一些冠“罗”的地名,除因姓得名外,也是壮侗语地名(转载)

楼主:面前海黄昏 时间:2018-04-18 23:05:21 点击:183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些冠“罗”的地名,除因姓得名外,也是壮侗语地名,罗沙(云浮)、罗旁(郁南)之类。有的认为“罗”指“山”,但开封长安讲标话的居民认为“罗”为“田”,读音为---
  广东不少冠“六”(禄、碌、录、陆)的地名,“六”壮语指山谷。壮语称“塘”为“榃”(潭),如榃芳(信宜)、榃蓬(郁南)、榃新(罗定)等,这些是通名在前,专名在后的壮侗语地名;有的却相反,通名在后,如德庆的下榃,则为汉语结构地名。
楼主发言:5次 发图:6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面前海黄昏 时间:2018-04-18 23:05:52
  广东地名的起源可以追溯至传说时代,即部落名,地域名产生的时代。传说“言(交趾人)脚胫曲戾相交,所谓雕题,交趾也。”(参见《山海经·海外南经》郭璞注)即“谓古代相传其地人卧时头向外,足在内相交,故称交趾。”(参见《礼王制》“雕题交趾”疏)古时,包括广东在内的岭南地区称交趾的来源就在于此。交趾地处南方,亦称南交,即所谓“论地名以南交为古”(据清屈大均《广东新语·地语》“南交”条)“伯虑国,离耳国,雕题国······皆在郁南水,······”(参见《山海经·海外南经》)离耳即儋(dan阴平)耳,在朱崖海渚中,即今海南岛。在今博罗县古时还有扶(缚)罗国。这些所谓“国”,实为自封之地域,各自为政的部落。
  岭南是北方移民和土著居民共同开发的,移民达到新居地,与当地语言发生一系列渗透交融取代影响等过程,其结果也在地名上反映出来。这就是说地名与民族习俗和民族迁徙有着重要的关系。“东晋南朝衣冠望族向南而迁,占籍各郡”(参见清道光《广东通志》卷92),产生一些地名。这类地名来源于中原或其他地区,以小地名为多,而没有作为郡名称,说明移民是分批南下,小股聚居。如著名的南雄珠玑巷,唐代称敬宗巷,“而旧谓(河南)祥符(县)有珠玑巷,南宋渡时诸朝臣从驾入岭,至止南雄,······亦号其地为珠玑巷”。(参见黄慈博《珠玑巷民族南迁记》)又如广州的高阳里源于东汉至河北高阳郡,颍川巷为河南颍川陈氏聚居地,汾阳里为山西汾阳郡郭氏住地,陇西巷为甘肃陇西郡李氏居地,眉山巷乃四川眉山县人居地等都可说明。这类地名在广东其他地区也不少。
  移民多聚族而居,故以姓氏为起首之地名遍及广东城乡。在粤北和珠江三角洲多以屋,村为通名,以姓氏为专名。例如东莞有陈屋、麦屋、何屋、缪屋、马屋、胡屋等村落,在粤北乐昌有欧家村、邓家村、昌家村、王村、魏村,关村这类地名。潮州市以姓氏定村名有200多个,占自然村总数六分之一。如余厝(cuo去声)村先民余梅于明弘治年间从澄海来此定居,是以村名;又李厝村则是明末李云轩从揭阳来此定居。如饶平有张厝、陈厝、林厝、崔厝、施厝等,澄海有刘厝、蔡厝、灰厝、王厝。而丰顺也有罗厝、张厝、林厝、洪厝、胡厝等,虽属很个别,说明丰顺为客家语和闽南语民系的分界地区。广东城镇则以里,巷为街道通名,以姓氏为专名,如广州有钟家巷、李家巷、杨姓里、宁家里、赵氏巷、司徒右巷等,也充满移民色彩。
  历次用兵岭南,是移民的一种重要形式。这些军人及家属后来在当地驻守或屯田,每以所、亭、都、堡、军、台、营为地名通名,再加上专名,构成军营兵站式聚落地名。例如海南岛有八所、九所、十所,汕头有所城;海南有保亭,湛江有金堡、军堡、新堡;海南有三都,龙川有四都,肇庆有六都;湛江海南有军田、军寮、军府;沿海有炮台、炮子;湛江有营盘、营仔;海南游营根,广州有小营东、八旗二马路(与满清旗人有关)等。构成广东地名又一特色。
  移民达到新居地,总希望安居乐业。于是,以安、仁、丰、兴、福、和、龙等词结合原籍地名命名周围地物,反映出传统心理转化为地名的文化形式。地名与方言有关,雷州半岛多闽人移居,其中带田、宅(厝的演变)、睦的地名属典型的闽南语。客家地名与浙、闽、赣等省区客属地名通用字有磜(qi去声)、嶂、岽、埔、圳等。据1982年地名普查,以磜为首尾地名,丰顺有11处,陆丰有12处。
  岭南古代为百越族聚居地,包括南越、骆族和闽越等。这些土著民族后来大部分汉化,一部分迁走并发展为现在的黎、壮等少数民族。地名也作为土著文化一部分留存下来,大量散布在岭南各地。这些地名属古越语。即后来成为上述少数民族使用的壮侗语各语支。“广东有瑶壮二种,瑶乃荆蛮(古代中原人对楚越或南人的称呼),壮则旧越人也”。(参见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这些壮侗语地名意义不能照汉语通常解释,而有特殊含义。其地名结构在通名在前,专名在后,即所谓齐头式,与汉语地名齐尾式正好相反。这部分地名多分布在海南岛和粤西。
  岭南背山面海,水网稠密,古越人根据此特点创造出极富特色的地名用字。
  壮侗语地名“田”,壮语称“那”,据不完全统计,冠“那”的地名,如那龙(阳江)、那粮(廉江)之类,海南岛有154个,徐闻56个,海康(现雷州)36个,阳江65个,遂溪8个;黎语称“田”为“什”(打、三、杂、大)如什缦(保亭)、什班(琼中)等,都集中在海南岛。
  “村子”,壮语称“板”(班、万),如板芙(中山)板弓(陵水);黎语则称“抱”(宝、报、包),如抱由(乐东)、抱道(临高)之类,海南岛有329个:也称“番”,番道(保亭)、番打(儋县)还有称“方”(芳),称“愤”的,都是方言的译音。粤西有不少冠“云”的地名,如云龙(新兴),其实“云”壮语指人,谓人居之地,不作云彩解释。
  黎语称“水”为南(湳),据1982年地名普查资料,海南岛冠“南”(湳)字的地名有255个,粤西,雷州半岛也不少。
  一些冠“罗”的地名,除因姓得名外,也是壮侗语地名,罗沙(云浮)、罗旁(郁南)之类。有的认为“罗”指“山”,但开封长安讲标话的居民认为“罗”为“田”,读音为---
  广东不少冠“六”(禄、碌、录、陆)的地名,“六”壮语指山谷。壮语称“塘”为“榃”(潭),如榃芳(信宜)、榃蓬(郁南)、榃新(罗定)等,这些是通名在前,专名在后的壮侗语地名;有的却相反,通名在后,如德庆的下榃,则为汉语结构地名。
  一些汉语地名也反映古越人的文化特征,例如:
  峒(洞)字地名在广东很多,本指山间谷地,盆地或群山环绕的小河流域,后来多指这些区域之水田,即垌田。再往后,含义扩大,即所谓居于该地区的某一血缘氏族的居地,即峒,绝没有洞穴之意。如隋唐时粤西冼夫人,“世为南越首领,跨居山峒、部落十万余家”(参见《北史》卷九一《列女》)梁大同中,海南儋耳千余峒俚人归附其麾下。宋代海南“峒落日以繁滋,不知其几千百也”(参见赵汝适《诸蕃志》卷下《海南》)。由此可知“洞”、“峒”作为地名的含义并非洞穴,而许多称“岩”者则为洞穴之意。据1996年编百万分一地图上统计,全省带洞(峒)地名有43个,大部分分布在粤西。

  《广东省志·地名志》
  广东省地方史志编纂委员会编
  广东人民出版社 1999年12月第一版
楼主面前海黄昏 时间:2018-04-18 23:09:13
  
  
  鱼鳞洲峒记

  带峒的地名不一定是指黎峒
楼主面前海黄昏 时间:2018-04-18 23:13:41
  关于有罗字的地名,可否做如下推论:
  “罗”(通名)在前,若非因姓得名,则为壮侗语地名;
  “罗”通名在后,若非因姓得名,则为汉语结构地名。
楼主面前海黄昏 时间:2018-04-26 17:20:47
  

  

  

  
作者:mcsheep 时间:2018-05-07 09:00:26
  好文,长知识,乐东县地名带抱的特别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是受什么语言影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