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东故事】光绪《崖州志》协修邢定魁和其子邢国黼轶事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4-28 13:35:30 点击:843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海新民大学文学学士邢国黼毕业照
  
  夜泊说过,某人有二种“病”:一是不务正业、鬼鬼祟祟,喜涉足荒野寻找杂乱建筑和遗存;二是嘴巴不干净,爱嚼舌头,四处打探别人私事并编造文字放网上传播。这次,不是旧疾复发。
  古老的崖西,一条条深巷、一片片旧宅,背后故事不少。诸多原因,他们的历史已变得支离破碎,有的甚至面目皆非。本文邢定魁是谁?幸运的是,他还留下一块“石头的书”(墓志铭)。挖掘埋没在岁月中的人和事,口述者不可以忘记。2018年4月1日,某人再次出现在这个当年崖州四区的黎伏里(即抱旺村),通过对邢定魁后人的口述记录、墓志铭和有限的遗稿,本文旨在揭开一段尘封已久的历史,还原逐渐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的邢定魁、邢谷黼父子。

  邢定魁故居
  
  
  

  二块墓志铭

  邢定魁,1856年生1920年卒。字子春、号对湖居士,冲坡抱旺村人。和崖州历史上的大多数社会乡贤一样,邢定魁的生平事迹并未一定有多大传奇,但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光绪《崖州志》记载:“邢定魁,抱旺人,清宣统年间岁贡。”
  之前,本文作者已多次和《海南邢氏历代宗谱碑铭文辑》一书作者、梦璜文化研究会会长邢越先生通话,并获得了有关邢定魁的不少信息。2018年4月1日,在白沙河谷文化遗产学会秘书长叶孝良先生的陪同下,本文作者分别在抱旺村和利国市采访了邢谷黼媳妇陈氏,以及邢氏族人邢福攀和乡亲罗亲仁。邢福攀,邢定魁堂侄孙,其居家和邢定魁故居仅一墙之隔。当日,在邢福攀的指引下我们拍摄了邢定魁故居和仅存的一块墓志铭。邢福攀介绍,邢定魁共二块墓志铭:《前清敕授文林郎铨选按察司经历岁贡生邢公墓志铭》和《崖县邢子春先生墓志铭》,一块放旧宅一块立墓地。《前清敕授文林郎铨选按察司经历岁贡生邢公墓志铭》撰写的时间是“公卒六载”之后的1925年,由崖州直隶州劝学所总董、兼州视学员、优廪生黎炳桂撰铭,书写者为曾任崖县教育局长、广东高等师范本科毕业、宗侄邢谷洞(邢定纶长子);立于墓地的墓志铭约于1930年前后,由与邢国黼同游于上海的陈宝书铭写,陈宝书时任上海中华书局编辑、复旦大学中文系主任。可惜这块碑志已在大修水利的年代被拆毁,现去向不明,但《邢氏家谱》录入其铭文。

  至于前面一块墓志铭为何没有立起来,曾和邢定魁后人同吃一锅饭的邢福攀也无法解释。邢福攀说,解放后因破四旧,父辈们就把这块碑埋入老室旁边的园子里保护起来,后来在挖土干活的时候,才发现了这块碑。时至今日,不少墓碑还被人踩于脚下,或被迁移后就地砸毁。须不知,碑铭极有可能就是先人留给我们最后的作品,真所谓“石头的书”。二铭之中,黎、邢铭在前,陈铭在后,它们依然散发着余温,触动心弦,它们是关于邢定魁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其见证了过去的一段历史。
  

  受学广雅书院,嗜古博学
  藏书万卷,毕力于著述


  邢定魁祖承龙,父修俊,定魁为其次子。邢定魁自幼失母,父子相依。少颖悟,博极群书。年二十为县学生,食廪饩,受学于广雅书院,与同郡名宿符柏台、吴铁桥、王国宪并擅美名。邢定魁自“秋闱一蹶,遂绝志进取,息影里门”,但他为时移势易,“以乡邦文献为己任,汲引后进,惟恐不及”,前后主讲崖县各书院及县立第一高等小学校讲席,时四方学子, 踵门云集,从其学者逾千人。亲授业的弟子有孟继达、陈其庚等人。

  邢定魁好读书,终日不倦,“所获名章杰句,必什袭而珍藏之”,“于学,无所无通,而邃于史,尤长于诗”。《崖县邢子春先生墓志铭》载其“为文不囿于一家”。按墓志铭,邢定魁藏书数万卷,毕力于著述,所著有:《对湖文钞》四卷、《文外》三卷、《诗钞》三卷、《赋钞》二卷、《读史杂咏》一卷、《邢氏历代名人小传》二卷、《州志人物拾遗》二卷,遗世诗文计7册共17卷,“藏于家”。据罗亲仁说,邢定魁、邢谷黼父子留世诗文解放后被邢谷黼唯一的儿子邢诒芬藏于乐罗村,致力保护,邢诒芬死后因遭到漠视而被丢弃,实在可惜!今天邢谷黼幸存的部分遗作是他多年前从其子邢诒芬家里拿出来复印的。

  邢定魁一生未入仕途,平生博览典籍、通晓文史,他对地方文史的搜集与整理做出了一定的贡献。抚今追昔,物是人非。其遗世诗文计7册17卷,其中就有《读史杂咏》一卷、《邢氏历代名人小传》二卷和《州志人物拾遗》二卷,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文史资料。

  解乡亲之困,乐于善举
  扬崖州乡贤精神,化解黎汉矛盾


  邢定魁三岁失恃,可谓无母,可他侍奉继母,却无微不至。他和伯兄友爱甚笃,伯兄逝,视三侄子如已出。侄儿有病,他亲自汤药,晚上几起。儿辈们长大开房兴居,邢定魁不以贫穷而草率。对于村里族人,耕田、种桑、婚葬,他们或不能养活自己的,邢定魁必为之筹措。对于贫困乡亲,他总是嘘寒问暖,抚慰他们。邢定魁平生喜游览山水,而性情与明朝诸老蓄学敦节者相近,尤勇于表忠、义。邢定魁曾经这样说:“做善事不在大小,只有全力以赴而已!”邢定魁先生向善崇德、急公好义,其天性使然也!

  邢定魁为承烈公撰写碑文,崖州举人吉大文长子德昭墓志铭亦为邢定魁撰写,他还是光绪《崖州志》编纂邢定纶墓志铭的起状草者。光绪崖州志从成书至出版,因经费无着,几近荒废。时吉大文、唐镜沅复提修志,“终以赀巨难筹,事仍中止”。后知州钟元棣自捐廉百金倡率,东西里绅士,深受鼓舞,“皆乐捐赀以赞其成”。不吝捐资的“东西里绅士”中,就有邢定魁本人。

  当时的崖州,苦于黎害,穷于治术。但邢定魁对此胸有成竹,只是抑而不发。时值学使到琼,于是他慨然向其陈述黎情本末得失,及规划白天剿抚的十件事,为学使倾重,特移其言于广东府。广东府依照他的计划,黎民从此不敢侵犯侮辱,境赖于安。先生治黎方略,为当朝所器重,全县耄宿,无不高举先生之行,于是同声曰:“先生的功劳在梓桑,您让我们知道有什么办法解决(黎患)了!”

  “主持文献,领袖儒宗”

  庚子年(1900年)五月,邢定魁和崖中人士张隽、邢定纶、赵以濂、黎炳桂等人,积极参与了地方志书《崖州志》的编纂工作。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邢定纶在《重修<崖州志>序》一文中写道:“是役也,纶与张、赵二君实总其成;而分其任者则陈君子云、邢君子春(邢定魁字子春)、黎君丹墀、翟君燕台也。至于司理出入,则尹君图南与有劳焉。”1925年,崖州直隶州劝学所总董黎炳桂在铭文中写到“清季庚子(1900年),州牧钟公景愉大修志乘。余与邢公,同任协修”。
  是时,作为光绪《崖州志》协修,邢定魁“每见断碣残碑,刓编蠹翰”,“旁搜遠绍,挚领提纲;独运匠心,特筆编慕”,他对各类崖州地方资料进行分析和概括,对志书的性质、源流、体例、编纂等方面有独到的研究和阐述,成一家之言。“会纂州志,非难前书。”县中掌故,乾、嘉而后,已湮没百四十年,“踵事增华,殊非易易”。当时,邢定魁手辑明季殉节诸贤传略,他考据详明,采披精当,主持公道。最后,他力排众议,亦无冒滥:于黄士谔、彭信古等,力极消去其“贼名”;于王熀、曾咏廷等,则编入“忠义”。时当专制,文纲未驰,邢定魁却敢掀前案,黎炳桂赞其“尤具手、眼,至性过人”,亦作“主持文献,领袖儒宗”溢美之言。

  邢国黼其人其事

  邢定魁配罗孺人,膝下二男二女。长国黼,广东省立第一师范毕业后继读上海新民大学;次国翰,高等小学校毕业,配陈氏(国翰死后,陈氏未曾改嫁,83岁时于抱旺村老宅病逝),“先公卒”。婿罗德富(崖县副参议、民国乐东县长罗以忠父)、陈德滋。

  邢国黼是民国上海新民大学文学学士,现存毕业照一张,为当时州县有名文人。今发现其就读上海新民大学期间四篇学生习作,分别为《著述词赋两体分别说》(附老师评论)、《世異事发人道不殊论》和《孟启二都赋》。习作《著述词赋两体分别说》,得上海新民大学导师评语:“词丰义赡,饶有汉魏六朝韵味,少年中曾不多见。努力自重,勿为时风所靡,行与韩欧争席也!”
  2018年4月1日,笔者在抱旺村村民罗亲仁家里还发现邢国黼遗世文章《母弟西林行实》,系为“吾弟既殁三年而作”。“西林”是国翰字,《母弟西林行实》回首兄弟情深,读来感人肺腑,不忍细看。邢定魁于1920年病故,次子国翰 “先公卒”,写作时邢国黼应游学穗垣。
  约1930年前后,邢国黼上海新民大学毕业后受聘于崖县县立中学当教员。邢国黼曾在《崖县校刊》发表过文章。2015年11月24日,笔者在望楼村韦迪壎老校长家里的一本《崖中校刊》里看到一篇邢国黼的文章,当时笔者还拍了照片,只是今天照片未能找到。

  邢国黼是个有志青年,不想年纪轻轻就病故。1939年春日寇压境,邢国黼退回故里。2个月后,日控制了整个崖县。因邢国黼精通日本语,这时日本人看上了邢国黼,威逼利诱叫其当翻译,邢国黼不为所动,为不落入日本人之手而与日周旋,带着全家到处“走日本”。邢国黼的这一举动招致日本人无情的报复,于是把他位于抱旺村的宅院烧了。直到今天,故居里处处可见日本侵略者当年留下的过火痕迹。“宁做亡国奴,不当卖国贼。”这是他流传至今天的一句话。因为长时间入山区腹地,邢国黼竟患上疟疾,1942年偷偷回乐罗村养病,不久在抱旺的家里病故。邢国黼配吉氏、孙氏和林氏,膝下一男四女。子邢诒芬在邢国黼死后不久出生,已故。后人现住利国市。
  房子过火痕迹
  
  
  
  
  埋入老室园子里的
  《前清敕授文林郎铨选按察司经历岁贡生邢公墓志铭》
  
  
  
  
  
  
邢国黼遗世文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15张 | 更多 |
作者:面前海黄昏 时间:2018-04-28 15:22:45
  顶!
作者: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8-04-28 22:56:49
  夜泊求索精神,令人感动!
我要评论
作者:1534248928 时间:2018-04-29 13:17:12
  邢定魁为承烈公撰写碑文,他是邢定纶墓志铭的起状草者。光绪崖州志从成书至出版,因经费无着,几近荒废。时吉大文、唐镜沅复提修志,“终以赀巨难筹,事仍中止”。后知州钟元棣自捐廉百金倡率,东西里绅士,深受鼓舞,“皆乐捐赀以赞其成”。不吝捐资的“东西里绅士”中,就有邢定魁本人。

  当时的崖州,苦于黎害,穷于治术。但邢定魁对此胸有成竹,只是抑而不发。时值学使到琼,于是他慨然向其陈述黎情本末得失,及规划白天剿抚的十件事,为学使倾重,特移其言于广东府。广东府依照他的计划,黎民从此不敢侵犯侮辱,境赖于安。先生治黎方略,为当朝所器重,全县耄宿,无不高举先生之行,于是同声曰:“先生的功劳在梓桑,您让我们知道有什么办法解决(黎患)了!”、???、? 为什么要这样说当时的崖州,苦于黎害,穷于治术。?
  ?
我要评论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4-29 16:50:46
  崖县邢子春先生墓志铭

  先生讳定魁,字元臣一字子春,姓邢氏。其先在宋有世爵,由汴梁迁琼州,至咸涥中,典文学梦璜者授万安知军,子万胜随任,计招黎有功,遂袭世职。为崖县人,曾祖讳有迈、祖讳承惠、父讳修俊,潜德隐曜,有闻于乡。

  先生生三岁失母,保育于父,秉性孝谨。以文行自殖,于古今图籍无不詠览。年二十为县学生,食廪饩,受学于广雅书院,与同郡名宿符柏台、吴铁桥、王晓云主并擅美誉。先后主讲县书院,从学至数千人。而黜华、崇事、严正、士趋。所成就者,多通经术识时务之彦!

  崖故苦黎害,治穷于术。先生沈优密计,抑而不发,值学使按部如琼,独慨然条状黎情本末得失,及规昼剿抚者十事,为学使倾重,特移言其于粤大府。下于琼,会师戌众,适拒依谋,黎魄由是不敢侵侮。陈君哲臣、陈君子云,皆县耄宿,而病黎者,高先生之行,则同声语曰:“君功在梓桑,使我辈知所策矣!”先生恒服膺伊川,一命之士,苟存心济物,于人必济之,言且曰:为善不在大小,惟力是视而已!强固而急公,其天性然也。

  平生喜游览山水,而性与明季诸老蓄学敦节者为近,尤勇于表彰忠义。所经江门白沙祠与崖山张陆殉节之所轨,低徊咏叹,咏不可聊。会纂府州志,多非难前书。如知府黄士谔、彭信古等之书叛为非,邢圣经之书出降为X,王愰、曾廷永之并应入忠义传!正辞谠论,萧然一时。又手辑明季殉节诸贤传略,皇皇若日不给世!乃拟先生与陈子云部郎、罗升侯明经为岁寒三友,昔非欲!

  年六十五以民国某年某月某日卒于家,明年葬于现西赖打园之原礼也。先生廉介弘毅,躬躬孝友,而周急饵变,观微于国,搜辑坠绪,篆复州书,恤孤惠族,攻苦戒满。海南之人,识与不识,莫不稍先生为辅世弼教,躬行有得之君子也。

  自号对湖居士,为文不囿于一家,法典、重质、谨学者。宗之诗,则冲澹真朴,高抗放翁。所著有对湖文钞四卷、文外三卷、诗钞三卷、赋钞二卷、读史杂咏一卷、邢氏历代名人小传二卷、州志人物拾遗二卷,藏于家。

  配罗孺人;子国黼,上海新民大学文学士;次国翰,笃行、中夭;女子二人,婿罗德富、陈德滋;孙二。弟子孟继达、陈其庚等,怆怀师门,走书上海陈宝书铭。宝书与国黼同游于宁乡程十发先生门,谊不敢辞。

  铭曰:于呼先生,崖之耄硕。不展厥施,而职先觉。荒边者圉,捍而遂坚。儒流敌忾,谁则异焉。丰泽安波,对湖不朽。玄石苍然,幽藏贞久。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4-29 16:51:00
  前清敕授文林郎铨选按察司经历岁贡生邢公墓志铭

  清季庚子(1900年),州牧钟公景愉大修志乘。余与邢公,同任协修。挹公德器,溢于眉宇。余少公八岁,公以文字契,引为忘年交。乙丑(1925年)春,余避乱水南。

  公卒六载,族人景其行表其阡斋状,属铭怆怀。蕉雨(黎炳桂的另一名字?)何敢以无文辞?

  谨按:

  公讳定魁,字元臣、一字子春、号对湖居士。祖讳承惠;考讳修俊,有隐德,公,其次子。

  三岁,失恃。父负耕读,授以经,能淬厲。

  稍长,博览群书,藻思坌涌。

  弱冠,补弟子员,旋除增广生。

  丙申(1896年),以高等食廪饩,应拔萃科,佹而复失。学使恽公次远惜之,咨调广雅书院肄业。该院为两广人文渊薮,以实学课士。藏书数万卷,昕夕观摩,学益渊博。

  暇,则自放于山水;发,为诗歌,以自憙其意。荣悴得失,无复动其中。

  秋闱一蹶,遂绝志进取,息影里门。以乡邦文献为己任,汲引后进,惟恐不及。

  歷主各书院、及县立第一高等小学校讲席。日进诸生,循循善诱,各因其资质造诣,衷之于道。学者奉为暗室传燈,及其门者,数达千人,多所成就。

  清廷变政,海内知名之士,竟谈西学,以冀振兴我县。风气未開,闇于外情,公撮其要,兼程授受,闻者咋舌。浸淫既久,士风亦変,當以余力,结社唱酬。

  所获名章杰句,必什袭而珍藏之。即投赠之什,启事之牍,亦荟叢成编。

  每见断碣残碑,刓编蠹翰,与夫投溷覆瓿之關。于斯文未丧,时事杂报之繫,于理乱至计者,罔不搜剔,校讐、補缉、謄纱,终其身如一日。

  往往因事而得其人,或因人而徵其事,其有功于斯道也,摩浅!鲜矣!

  县中掌故,乾、嘉(乾隆、嘉庆)而后,湮没百四十年,踵事增华,殊非易易。公之在志局也。

  旁搜遠绍,挚领提纲。宦绩人物,艺文三门。独运匠心,特筆编慕。

  事关忠孝、节义、幽潜悉阐。而于黄士谔、彭信古等,则消去贼名;王熀、曾咏廷,则编入忠义。时当专制,文纲未驰,敢掀前案,尤具手眼,至性过人。

  事继母,逾艾犹谨。以早失怙恃,不得承欢。偶忆及之,辄率子辈,省其墓,躬剪茆莿,比暝迺归。与伯兄友爱甚篤;兄早殉,抚三犹子,逾于己出。有疾,躬亲汤药,夜数数起。就传成立,开庐兴居,不以贫窭,而草草也。

  族氏環居,耕桑婚葬,不能自给者,必为筹措。嘘寒问暖,存恤摩遗。

  崖黎为心腹之患,恒引为大。戚学使、汪柳门、张埜秋校士先后莅琼,条陈平黎,方略上之。频年氛恶,迭逞黎伏当其冲。筹划捍卫,不留遗力,境赖于安。

  其行谊,又如此公。以有左癖于学,无所无通,而邃于史,尤长于诗。刺史唐公芷庵,称比白雪李公咏午,诗以必传。性个直,貌清挺,风骨珊然。取与不苟与人交,坦率任真,居恒恂恂,似不能言。及临事决疑,声情壮激,强直不桡。品重一时,四方徵文奉杖者,屦交阈外。

  天爵之樂,声闻之隆,近今未有也!

  所著有:《对湖文纱》四卷、《文外》三卷、《诗纱》三卷、《赋纱》三卷、《读史杂咏》一卷、《邢氏历代名人小传》二卷。

  中华民国九年(1920年),夏历八月初五日卒,距生于咸丰六年(1856年)十二月廿四日,年六十五。

  子二:长、国黼,广东省立第一师范毕业;次、国翰,高等小学校毕业,先公卒。兹于十四年(1925年)三月廿七日,葬公于赖打园,坐癸向丑。

  铭曰:

  鹗鳌之菘,镜湖之潨。

  秀霊钟毓,篤生邢公。

  圭璋其质,金玉其躬。

  卑以自牧,和而不同。

  主持文献,领袖儒宗。

  菁莪化雨,桃李春风。

  守先待后,丕烈丰功。

  我铭其碣,以诏无穷。

  清授文林郎、崖州直隶州劝学所总董、兼州视学员、优廪生、侍教弟黎炳桂拜撰。

  曾任崖县教育局长、广东高等师范、本科毕业、宗侄、谷洞敬书。

  定安、诒晟、诒标、孔任、孔和、孔彰、明生、定昌、定良、定豪、定樂、

  定崇、定吉、谷琼、谷蕃、谷礼、谷周、谷旺、谷濬、谷渊、谷勇、谷恩、

  谷庆、谷海、谷仁、谷均、谷光、谷香、谷琪、谷琰、谷祯、谷雄、谷寿、

  诒恭、诒掓、诒理、诒燕、诒安、诒清、诒玉、诒秉、诒蕃、诒金、诒罄、

  诒燦、诒琪、诒俊、诒傑、诒汉、诒茂、先业、诒奎、诒亨、诒惠、诒绪、

  宗香、谷魁、诒策、诒甲、福珪、福利、福宽、福生、家騂、福潼、福厚、

  福瑞、福光、福五、福成、福祥、亚養、宗进、孔蕃,等敬立。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4-29 16:52:46
  墓志铭录入者:邢越(《海南邢氏历代宗谱碑铭文辑》一书作者、梦璜文化研究会会长)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4-29 16:57:42
  崖州举人吉大文长子德昭墓志铭为邢定魁撰写

  吉君懋中墓志铭
  吉君讳德昭,字懋中,乃观察公之冢子。公传男三,长德昭,次增生德崇,三德坚,皆侧室何夫人出。以胞兄拔贡生伯阶公无子,命君为之后。高祖讳友参,曾祖国学生讳启秀,祖岁贡生讳春,皆以观察推恩,诰封资政大夫。君英姿秀发,读书具有慧悟。少年跌宕自喜,故于举业不甚留意。两应童试不售。观察公思以宦游,增其学识,循例报捐县丞。壬辰年(1892)入京考验,分发福建候补。因时事多艰,万里思亲,告假归省。丙申年(1896)观察公奉檄赴闽,委办善后总局。君随任侍养,兼候补用。丁酉(1897)科福建乡试,调君入闱差遣。是年十二月,观察公卒于榕城官寓,君扶榇回里。连丁嫡母艰,积毁成疾。自是无心仕进,专讲医术,遂精于内外科之学。踵门求者无虚日,不索谢金,人皆诵之。戊申年朝庭举行新政,广开学堂,君同弟德坚捐田百亩,值银一千两,为通州学费。州守以闻,奉旨旌表,事载州志。君为人英毅明达,谦抑善下,无贵介气习。遇事接物,初若不可忤,胸次洞然,喜怒未尝形于色。观察公殁后综理家务,勤俭有节,待故旧以礼,处昆季以和,其天性然也。君少时锐意功名,以才自奋,思试用于州县。丁酉(1897)赴闽,余于羊城广雅书院相与泛舟,江门流连数日。临别赋诗饯行,有“春华须努力,行矣趁芳辰”之句,盖望之者深也。乃未几而观察公噩耗至,君亦淹蹇时命,卧病十年,竟为二豎所困,以民国壬子年(1912)三月十三丑时卒,距生于同治壬申年(1872)二月二十九日巳时,春秋四十有一,惜哉!君两娶陈氏,皆无子,以弟德坚子进恢为嗣。养子一,名进发。女一,适孟继言。侄进灼、进铜、进乾,养女婿吉多博,州同陈德真、蔡德辉,兹以中华民国七年(1918)岁次戊午三月丙辰十三庚子日庚辰时,卜葬□□祖茔旁,乙山兼辰,以两陈孺人附。元配系官村光禄寺署正讳际熙之女,附贡生汉宗、同知衔汉升之胞妹。赋性温恭,夙娴礼节,于归后,执妇道甚谨,治家整肃,僮仆不能售其欺。君素善病,常在床蓐,孺人扶持调护,始终未尝有倦容。距生于同治癸酉年(1873)二月初二日午时,卒于 年 月 时。侧室陈氏,州增生讳邦仕公之次女,生于同治癸酉年(1873)正月二十二日卯时,卒于民国(丁丑年<1937>正月十日未时)。乃并志而铭之,铭曰:
  其质则冲,其才则丰,其遇则穷,天不假以年,而以疾终。呜呼,吉君此惟其宫。
  例授文林郎候选按察司经历岁贡生通家愚弟邢定魁敬撰。

(上述铭文来自《崖州<吉氏族谱>续修专贴》一文,作者:吉高翔)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4-29 17:03:28
  @1534248928 2018-04-29 13:17:12
  邢定魁为承烈公撰写碑文,他是邢定纶墓志铭的起状草者。光绪崖州志从成书至出版,因经费无着,几近荒废。时吉大文、唐镜沅复提修志,“终以赀巨难筹,事仍中止”。后知州钟元棣自捐廉百金倡率,东西里绅士,深受鼓舞,“皆乐捐赀以赞其成”。不吝捐资的“东西里绅士”中,就有邢定魁本人。
  当时的崖州,苦于黎害,穷于治术。但邢定魁对此胸有成竹,只是抑而不发。时值学使到琼,于是他慨然向其陈述黎情本末得失,及规划......
  -----------------------------
  尊重史实。
我要评论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4-29 17:16:53
  邢定魁撰写的墓志铭还有以下:

  清故文恭吉希初先生墓志铭
  先生讳大士,字希初,别字伯奇,岁贡生青峰公从侄,太学生载峰公冢嗣也。曾大父讳友参,显大父讳启秀,皆以观察推恩,诰封资政大夫。先生生而端重,举止与常儿异,胜衣就傅,文词书法,为伯阶明经、少史孝廉两伯兄所赏,有家驹之誉。咸丰甲寅(1854)初试,丁巳(1857)再试,两困童军,益肆力于文。己未(1859)诣琼台书院肄业,兼应院试,亦不售。家贫亲老,且教且读,资馆穀以奉菽水。迨同治壬申(1872)科,始受知于何地山学使,取列弟子员。先生家学渊源,文名蔚起,艰于进取,仅以一衿终。识者惜之,至性过人。丁内外艰,哀慕如礼。居家事伯兄甚恭,待诸弟甚友,虽折居异爨,而人无间言,殆所谓怡怡者耶。先生虽生长名门,而谦抑善下,无贵介气习。生平足迹,罕到公庭。严束子弟,偶有不率,必绳以法。论事色温言厉,无稍徇曲。乡里有不平,常相约造门,取辩信诎。故贤者悦其德,不肖者服其教,时以比之荀慈明、王彦方云。晚年优游田里,惟以训课儿曹,整躬率俗为事。一疾经年,竟以不起。呜呼,痛哉!
  兹嗣君理问德基、廪生德华、茂才等将奉柩葬于青山祖茔之侧。其仁寿会进先,以先生能文笃行,不可听其湮没而不彰也,乞余铭其墓上之碑。余与嗣君相交,久知先生甚悉,不敢以不敏辞,爰为之志而铭曰:
  郁郁青山,森森乔木。中有衣冠,藏此邱壑。操履方严,仪容肃穆。和不同流,贞不绝俗。浴素陶元,守真抱璞。尔雅泽躬,诗书贻穀。驹隙易过,牛眠载卜。一杯未干,九原难作。敬勒短铭,庶彰芳躅。元石千年,定生金粟。
  丙申科陪拔优廪生愚侄邢定魁拜撰(增广生侄孙进敏顿首拜书)
作者: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8-04-29 23:35:36
  公卒六载,族人景其行表其阡斋状,属铭怆怀。蕉雨(黎炳桂的另一名字?)何敢以无文辞?
  ---------------------------------------------------------------------

  标点调整为:
  公卒六载,族人景其行,表其阡,赍(带着)状属铭。怆怀舊雨(旧雨:老朋友的敬称),何敢以无文辞?
  (公卒后六年,族人因敬仰其德行,故欲把其事迹铭刻上碑,于是拿来介绍其一生的状表,请我撰文为铭。我感伤怀念我的老友,哪里敢推辞不写呢?)
我要评论
作者:李大水 时间:2018-05-02 11:24:00
  《海南邢氏历代宗谱碑铭文辑》可曾正式出版?如何获取?
我要评论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02 19:39:17
  清故贡士吉君暨淑配孺人墓志
  君讳庆海,字应兴,乃恩授登仕郎讳振声公之嫡孙,太学生克春公之冢嗣也。少读书,倜傥有大志,绰绰具丈夫略。两应童试不售,授例入明经,转习医术。太翁精于外科,君能继其业,远近争延之。天性豪迈,善谈论,乐推解,喜宾客,有孔文举风。生于同治壬戍年,卒于宣统庚戍年,享年四十九。配孺人杨氏,太学生大敷公女。生而婉娩,能循礼,教君疏财广交。孺人亦黾勉同心,百事顺从,毫无吝色,盖贤内助也。生同治乙丑年九月初四辰时,卒(民国甲申年闰四月十五日子时,享寿八旬)传男四:家福、家禄、家寿、家嗣,俱年稚;女四:养女一,适陈运育,长适陈定敏,次适陈宗偶,三许字余长男国黼。君少从余游,继以姻好。今春,余适赴州采辑琼崖合志,君以疾邃捐馆舍,追维畴昔不能,己于悲焉。兹合葬于太翁右侧,谨撮其行谊大概,俾勒碑阴,以贻后人云。
  姻愚弟优廪生邢定魁拜撰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