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东故事】陆军中将郑邦鉴的家国情怀【天涯聚焦】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14 20:57:09 点击:5803 回复:2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郑邦鉴黄埔照
  
  
  1989年,郑邦鉴将军回乡后和堂侄郑家洽等合影
  
  乐东沿海,一东一西各有“老郑村”。《民国感恩县志》记载:“老郑村沟,在城南(东方感城,笔者注)九十里,源接小河,流十余里。乾隆年间辟,引水灌田百余亩。与增银沟附近。”按记载,我们可看出沉淀其中的历史信息:早在乾隆年间,今乐东县佛罗镇新安村附近郑氏已在此立村,并以姓氏取名“老郑村”。郑氏人以种植为业,开沟辟渠,繁衍生息许久。如今,在佛罗地区的这个“老郑村”已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今天的“新安村”,其以石氏为主,还有曾、陈等姓氏共居。为考证“老郑村”故治所在地,笔者曾多次向村民打探,但村民对自己村子的过去多不知情,何时立村似难稽考。白沙河谷博物馆袁金华馆长说,“老郑村”只是类似的中国村落的一个缩影。袁金华馆长认为,岛民迁徙比较复杂,地名沿革新旧不断交替,循着地名,我们可看到人类迁徙的痕迹。

  亦耕亦读,贤能辈出,尤精于医卜

  老郑村,因郑氏聚族而居得名,是感恩、崖州地一个单姓血缘村落。历史上迁琼郑氏始祖有多人,其入琼时间,远则在宋,近则在清。按碑记,郑氏迁琼一世祖庆公,字至善,于明嘉靖时“宦游儋耳”,初居感邑南丰乡(今佛罗地区)老郑村,至善公之子琼华公,再由感邑移住崖之铺腊坡,今名曰老郑村。至善公殁葬于南丰乡月村西,后七世京公始率众迁葬利国老郑村,碑今尚存。郑氏乃栖身于崖州一隅,与人为善,他们或耕读或务农兼工,或习医卜以隐,后人有移居荷口、茅坡等村,经子孙繁衍生息,今传十几代千余男丁。

  老郑村,姓氏纯,人文独特。郑氏恪守家训,传承家风,对中国传统中医药文化他们有一种特殊的情结,尤精于医、卜,代代相传,济世救人。本文所述郑邦鉴即为利国老郑村人,至善公十世孙。郑邦鉴其曾祖父郑京公、祖父以襄公,均精通医理,经方屡起沉疴,悬壶乡里。父郑允煊,人称“五公”,光绪《崖州志》载其为清宣统已酉科拔贡。“五公”郑允煊,是清朝最后一批拔贡生,文才名重一方,先后讲学于鳌山、保平书院,因喜抄校旧籍,藏书甚丰,人称“广文先生”。郑允煊穷半生心力纂成《经义集解》18万言。1935年,郑允煊主持纂修《琼崖郑氏族谱》,历史考据,寻根溯源,历时两年而成。因预测身后风云激荡,郑允煊便将其所藏书籍、所纂《经义集解》及诗文手稿一律挖地窖藏于瓮储之,惜倭寇侵占期间乡村被拆迁后去向不明。郑允煊是古今名籍收藏家,于1938年11月辞世,享年69岁。
  郑邦鉴将军黄埔证件
  
  投笔从戎,身经百战,享百岁之寿
  授予陆军中将军衔


  郑邦鉴1903年出生,直至2005年以102岁传奇高龄在台谢世。1989年春天,戎马半生、身经百战、年逾古稀的郑邦鉴将军回到了阔别近半个世纪的出生地——老郑村。穿越了战火硝烟与和平钟声漫长时空,如今,物是人非,恍如隔世。这次,面对目不暇接、人山人海的乡亲,郑邦鉴感慨万分,同时给自己的亲人留下了自己最真实的资料。

  郑邦鉴幼岁随父习读,少立志操。1919年,郑邦鉴肆业于崖县第一高等小学。1924年,郑邦鉴负笈省垣,入广州知用中学读书。1926年夏毕业后,同年秋,他考入广州黄埔军校第六期入伍生总队,经过训练考试,以数理化成绩优秀获准编入炮科。1929年春,黄埔毕业,郑邦鉴分派在陆军五十四师炮兵营见习,驻扎北平西郊圆明园故址。之后,历经军阀混战、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郑邦鉴先后历任排长、连长、少校中队长、少校营长、中校副团长、上校团长、参谋处长、少将参谋长、前线指挥所主任、闽浙赣三省边区绥靖指挥部第三区指挥官、虎门要塞副司令等职。1950年春,由港转台。

  崖县籍的黄埔生,经亲人们送出去后,多数再没有回来。郑邦鉴先生是幸运的,身经百战,枪林弹雨,却还活着。直至2005年,郑邦鉴先生辞世,百岁之寿,其余生应已过足。

  2018年4月1日,笔者在郑邦鉴侄子郑家洽老校长的陪同下见到了今年77岁、在家务农的郑邦鉴留琼儿子郑家伟先生。郑家伟先生又高又瘦,头发花白,铜色的脸上刻满了皱纹。见到我们,老人很平静,毫不半点惊喜。由于父亲郑邦鉴特殊的身份和历史原因,郑家伟没有读过多少书,加上年事已高,记忆中他的父亲已越来越模糊。他带着我们进入客厅指着挂在墙上的照片大声说:“来看,这位是我父亲!”相信没有谁会愿意站出来重揭人家当年的伤疤。今天,笔者没有摸错了地方,拨开关于郑先生身后鲜为人知故事,郑邦鉴和亲人的书信、遗稿、其子郑家伟和郑家洽老校长的口述,这些,都是非常鲜活的。
  百岁将军
  
  或行伍效力,或教坛执鞭,称誉“笔杆将军”

  郑邦鉴自21岁离开故乡老郑村,不顾舟楫劳顿之苦,只身负笈游学广州。不久,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六期。毕业后奔赴前线,九死一生。1950年,郑邦鉴溃逃台湾,派充国防部军事教导团教官组长,主持大陆入台军官训练事务。1951年夏,调任台湾炮兵学校中将研究委员,研讨炮兵现行典、范、令,向台国防部提供修正意见。至1964年春,郑邦鉴届龄退役,戎马生涯几十年。

  郑邦鉴出身书香门第。祖为地方名医,父为拔贡,一生教书育人,耕读传家。从小就受诗书熏陶的郑先生,自幼勤奋好学,熟读儒家经典。在退役后,他对教书育人甚感兴趣,闲暇之余钻研语文教学,先后在初中任教6年、高中任教6年。他的父亲在崖县教了大半辈子的书,这次,郑先生不忘初心,重新走上了三尺讲台,培养学子。

  1964年,他以中央陆军大学毕业资历,向台当局申请执鞭教坛。在屏东县万彤初中任教6年后,按规定附呈其所著《诗词的欣赏》一书送检,取得的高中国文教师资格证书,先后高雄县凤西国立中学、屏东县私立民屏荣商业职中等学校任国文教员,直至1976年秋,郑先生辞去教职,退休闲居,颐养天年。

  郑邦鉴先生在职务之余,著书立说。其所著《诗词的欣赏》出版,应酬人事之余,“诗作尚多”。他一生以书籍当朋友,藏书甚多。郑邦鉴给堂侄郑家洽校长的一封信里,写到:“此间藏书甚多,但因两岸尚未直接交通,照现在的航费计算,每公行300元(台币)则负担甚重,故须尚待时日。”他的藏书,本想是要寄回家乡广文图书馆的!但因年老体衰和两岸尚不能直接“三通”等诸多不便,寄书计划便只能搁置直到离世。

  武将如云,能称得上“儒将”的,寥寥可数。郑邦鉴一生,或行伍效力,或教坛执鞭,文武兼备,誉其为“笔杆将军”并不为过。

  郑将军捐建的广文图书馆(周长征拍摄)
  
  
  

  悠悠故乡情,拳拳赤子心

  1938年底,接到父亲丧报,郑将军扔下战事回乡守孝。十几年颠簸飘浮,此时的郑将军,本有谢绝世务、闭门读书的打算,期间,乐罗二高还准备请他出来当校长。但1939年初,日寇压境、崖县沦陷。此时,郑将军强忍着丧父之痛,在父亲遗像前再三鞠躬,之后告别怀着身孕的妻子和家乡亲人,重返部队,驱逐日寇。

  自父殁一别,这一走就是49年!郑将军自走出家门,却并未走出对亲人的牵挂。他在回忆录中曾写道:“我和二弟邦玺抗日之始末,皆披坚执锐,未尝或离。客戌海峤,亦三十有年矣。三弟邦杰及诸姐妹,皆居原籍。鹡鸰音断家千里,天涯涕泪一身遥;况乃年事益长,慕亲益切,午夜梦回,杜鹃枝上一声声。” 郑将军对故乡之思、亲人之念跃然纸上,情真意切。

  悠悠故乡情,拳拳赤子心。1989年春天,郑将军第二次回到阔别近半个世纪的故乡。“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当日,老郑村的乡亲们像过年一样兴高采烈,男女老少几百人站在村口,准备了大红花、鸣炮迎接这位特殊的儿子的归来。老郑村村道被围得水泄不通,乡亲们争相与“台湾公”合影,人人都敬他一口槟榔,请他去尝一尝家乡菜。面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看到这里的一草一木,闻到了家乡熟悉的泥土味,郑将军不觉泪流满面,他与父老乡亲一一握手,共诉离别之情。

  耄耋之年的郑邦鉴将军回到乐东家乡,在当地引起广泛关注。县委、县政府专门开茶话会热情接待他,让他感受到家乡的发展和变化。省亲期间,郑邦鉴将军还赴各村寻访一些健在的同学、老战友。见到了罗才藻、吉承灏、吴强、陈啸夫、陈亲禄等乐东地区健在的老黄埔人,慰问了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烈士的后代。2015年11月24日,本文作者曾在望楼村韦校长家里,发现一份郑邦鉴将军的遗稿《韦烈三先生抗战殉国记》,这是1989年87岁高龄的郑邦鉴将军从台湾回老郑村探亲时留给韦氏亲属的回忆稿。可以说,郑将军这篇遗稿浸透着烈士的鲜血,它揭秘封尘了几十年有关韦烈三烈士在南昌抗倭以身殉职的后期资料,弥足珍贵。

  据郑家洽校长介绍,郑邦鉴将军这次回来,做了两件事:一是修祖坟;二是捐助家乡人民拉电灯和捐建“广文图书馆”。现老郑村广文图书馆门联系郑邦鉴将军撰写,当天,笔者和郑家洽校长参观了广文图书馆并誊抄以下:

  广罗往圣图书,继绝学,斯乐道无忧,虽顏子一瓢,贫而无怨;
  文会后生昆弟,推赤心,辄当仁不让,故周公三吐,德乃不孤。

  郑家洽校长继续说,返台后,郑邦鉴将军常写信询问建图书馆一事,且提出了要修老村水井和在老村场建老人及儿童娱乐场的设想。他还决定,在两岸直接通航后,将多年购置珍藏的几万元图书,送给“广文图书馆”,让子孙后代受益。同时,郑邦鉴将军还表示,去台后要宣传家乡的变化,尽点微薄之力,劝说在台子女和亲朋好友投资海南、建设海南,设法资助本村20至30岁头脑灵活的青年来台工作,学习各种技术以便回乡创业。最后,郑家洽校长说,遗憾的是,因诸多不便,许多计划只能搁置着,直到2005年郑将军离世。

  郑家伟先生在老郑村其居所前
  
  郑家伟先生还在使用的农具
  
  血脉父子,盖世情深
  长男郑家伟,被聘为县政协委员


  郑邦鉴将军兄弟三人,他居长,次弟邦玺亦居台,上校军衔;三弟邦杰在原籍,曾当过“教书先生”。去台湾前,郑将军在家乡娶二房妻妾,原配韦氏,利国镇望楼村人,育有一女出嫁佛老;二房陈氏,九所镇乐罗村人,育有一子一女,儿子名叫郑家伟,现居老郑村,女儿郑金松,出嫁十所。原籍孩子皆务农。1989年郑将军回乡时,三弟邦杰、二房妻妾均已不在人世。

  去台后,郑邦鉴将军续娶黄氏,孩子三人。一男在空军, 中校军衔,已役,现在航空公司任职;另一男在陆军后勤,现役中校;女子现任台湾某高中英语教师。

  1939年,郑邦鉴重返部队后不久,崖西四、五区沦陷。此时,日寇大兴土木,修筑南进机场,于是,强行拆迁机场附近各村庄,老郑村便是其中之一。这是老郑村人民遭遇的最为黑暗的岁月。村民因慑于日军的淫威,四处逃散寻找居所,大部分搬至椰子园村,其他村民分散各村亲戚。这时候,郑的二房妻妾携儿带女,回到娘家望楼村。在望楼,她们历经诸多坎坷与艰辛,相互搀扶,含辛茹苦养儿育女。那时候,全家都不清楚,作为丈夫和父亲的郑邦鉴是生是死,也找不到关于他的消息。孩子们因为年幼(长男郑家伟在郑邦鉴1939年离乡后才出生),都不知道父亲长什么样,父亲究竟是什么人。

  等了49年,亲人终于来了。孤苦的二房遗孀,已入天国。
  血脉父子,盖世深情。当我和郑家洽老校长离开老郑村时,郑家伟说,他们现在住的房子是郑邦鉴拿钱回来盖的,房子盖好后他们于1990年才从望楼村搬回来。郑家伟自己也被聘为乐东县政协第四届、第五届委员。

  郑家洽校长和郑家伟先生
  
  郑家洽校长在自己家里
  (其手中拿着:郑邦鉴先生在台湾的次子鄭家鉢先生写给郑家洽的信件)
  
  郑邦鉴写给郑家洽校长的信
  
  
  
郑邦鉴将军撰写的门联:
  广罗往圣图书,继绝学,斯乐道无忧,虽顏子一瓢,贫而无怨;
  文会后生昆弟,推赤心,辄当仁不让,故周公三吐,德乃不孤。

  


这里可与作者联系,微信号:yb813263958
楼主发言:8次 发图:16张 | 更多
作者:08983998 时间:2018-05-14 22:13:22
  叙述得很祥细,很好!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14 22:18:15
  “乐东舌头群”崔龙(石头)留言:
  坐在流溪河绿道石墩上,赏读着夜泊同志的“陆军中将郑邦鉴的家国情怀
  ”一文,足以感慨万千:一个事件背后,一个感人故事;一日黄埔生,一生足自豪;一名抗日热血青年,一份家国情怀。纪实式的写法,总是把一个个故事写活重现,读“夜泊”文章,犹如本人身入其境。@夜泊2009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15 02:17:41
  高律师:郑公村里人称"台湾公",我和郑公同村(新民村委),两家相距不过几百米,世代为邻,我的爷爷幼年师从其父习医、卜之术,爷爷喜抄校旧籍,藏书甚丰,手不离卷。其侄郑家洽校长,为我启蒙老师,周公三吐,德乃不孤。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15 02:18:09
  高律师:我的爷爷上有一兄和一姐,兄长、姐夫是民国时期年轻军官,爷爷少年时,兄长、姐夫姐姐部队北上抗日,怀有身孕的兄嫂留守家乡,三兄姐弟终生不得相见,兄嫂一生未再嫁,生一男,爷爷视如亲出,排行老大,亲生四男,依次排后。1989年,郑公回乡,爷爷打听兄姐消息,失望而归。东风无力百花残,爷爷晚年嘱后人,生不能见兄,死后要建兄嫂室同祠堂,盼兄魂归故里,祠中有誓两心知!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8-05-15 09:01:23
  致敬楼主!有意义的工作!
  试试“图上作业”,还原老郑村遗址。
  
  这是1931年的十万分之一地形图《佛罗市》局部,底本比较清晰,但不够准确。图上“老郑村”赫然在目,可见民初公路规划,通过老郑村、白井村南行到佛罗市。
  
  这是1937年的五万分之一地形图《佛罗市》局部,测绘更加准确,但底本不够清晰。两图相距仅六年,根据前面十万分之一地图倒推本图的相关居民点,完全没有问题。不过老郑村的位置,在这个图上似乎已经是当代的“老邢田”了,原因待考。
  图上可见,公路规划变了,更靠海边走了,从白沙村西到新安村,南行佛罗市。这样,随着公路沿线村落的繁荣,白井村、老郑村就开始被边缘化。
  
  当代卫星地图上,白圈是比较可能的老郑村遗址,但也可能就是“老邢田”。
  当地老资格文化人 @海戈团长  说:我们这里一直把新安村叫作老郑村。
  初步情况就是这样,欢迎乡贤们继续探讨。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8-05-15 09:21:32
  第一张图坏掉了?试重发。
  
作者:麦麦的MJ 时间:2018-05-15 10:15:45
  顶一下好帖,楼主辛苦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15 13:26:06
  郑邦鉴将军的遗稿:《韦烈三先生抗战殉国记》
  共六页,现在上传首页和最后一页。
  这里特别感谢《望楼河》杂志叶孝良先生把其打印成稿并传给我。
  早前,《望楼河》主编法戈先生也从后人手中拿到此稿的复印件,其将刊发于《望楼河》第二十期。
  
  

  韦烈三先生抗战殉国记
  郑邦鉴(老郑村)

  韦烈三同志,原名迪瑜,崖县第四区望楼村人。幼年丧父,由其母抚养长大。性豪迈、向外、好动,读书不求甚解;在乡村韦氏宗祠私垫上学时,课后老师稍不注意,就卷着书本溜出郊外,弋飞禽,追走兽,饿了在田野间捡番薯坑烤而啖之。
  民国十五年春,负笈广州。惯例:凡外县来广州升学者,必到补习班补英、数二科;惟韦同志则反是,仅在旧书摊上搜购些古今英雄传记浏览研读而已。初到广州,值三月廿九黄花岗烈士纪念日,各机关学校列队前往致敬。韦同志因心仪已久,乃促余同行。当其到达黄花岗时,却停立七十二烈士坟前,瞻仰不已,徘徊不去,忽而浩然叹曰:“我如早生二十年,其中必有韦迪瑜这个人,而成为七十三烈士矣。”而后,果以“烈士”为名,报考入伍生。
  民十五年秋,投考陆军学校入伍生,韦同志榜上有名,乃到燕塘入伍生团部报到受训。未几,上令规定此次招考之入伍生一、二两团,定为陆军军官学校第六期;同时,征求有志学习骑兵者,可报名编为骑兵连队,随同北伐军推进,实施战地教育。好动的韦同志,当然第一个签名参加,并跑到余寝室告其故。余寝具旁放置马援传一本,韦同志随手拿来一看,并指其中名句说:“马伏波不也说吗?‘大丈夫当立异域,以马革裹尸还葬耳!’我之选择骑兵科,盖欲勤习马战,跃马中原,马革裹尸云而。”随即将马援传携走。
  民十八年六期毕业,韦同志分发张发奎部见习,旋任排长。张原为革命阵营中战功彪炳者,受失意政客蛊惑利用,竟于民十九年科率兵犯粤;韦同志耻其叛逆行为,当军抵广州郊区时,拟战前起义,因事机不密,乃连夜逃入广州。
  民廿二年由穗赴沪,投效上海保安总团吉章简总团长麾下,吉先生为同乡先进学长,对韦同志之性格、智能,颇为明瞭,乃任以慰级军职,并设法磨炼其耐心与毅力。上海为同际商埠,经济中心,又是首都南京之屏障,地位非常重要。上海保安总团名义上虽为地方武力,但装备训练,比正规军并不逊色。民廿十六年八月十三日,倭寇侵犯上海,发第一枪应战者,当然是上海保安总团。而韦同志年来在该总团带兵练兵,以及“八一三”战役中,表现最为优异。
  上海保安总团经月余之抵抗冲杀,防务交替,伤亡大半。旋奉最高统帅部命令,以该总团为基干,成立陆军预备第六师,以该总团长吉章简先生为师长,接收新兵集中江西吉安整训,而韦同志亦擢升为少校营长。
  民廿七期,战事逆转,倭寇溯长江而上,欲犯湘鄂;但南昌尚在我军手中,乃调转箭头,以解除南昌后方威胁为进犯目标,而于南浔线与我军展开阵势。预备第六师奉令驰援,以万家山为布防阵地。时属夏季,倭寇利用炎日高张机会,以烧夷弹为主,配合杀伤、破坏炮弹,向我军阵地猛烈射击,迫使我军无法立足抵抗。而韦同志在阵地苦撑成旬,迨六月十六日中午才受伤倒地。当倒地之顷间,尤举手高呼“中国不会亡!蒋校长万岁”口号。接六月十六日,乃陆军官校十四周年校庆,韦同志在此日抗倭殉国,可谓是代表黄埔精神,而把黄埔精神发扬于最高潮者也。胜利复员,余与其团长许国钧先生(已在台病故)在南京中训团将官班相会,承告及韦同志殉国后的一些情形。他说:“我得此不幸消息后,立令担架班长率兵匍匐前进,把韦营长尸体抬运下来安葬,但据回报说‘当我们接近阵地时,倭寇又不休止地大量发射炮弹,天昏地黑,浓烟四起,俄而火烟忽变为云烟,像万马奔腾,驾空而去,而韦营长殉国地方已成焦土,遍寻不得等语。’你想:这是什么原因呢?我想一想回答说:‘此乃忠勇尸骸,不忍沦落敌手,故化为云烟,飘向上空,而永远邀游于青天白日之中也!然耶?否耶?”
  谨按吾县毕业于陆军官校六期者,计有麦邦垣、麦佩琼、陈艺儒、郑绍烈、任(?)太枢、麦绳武、陈华新、吉猛、邢家魁(步科)、韦烈三(骑科)、郑邦鉴(炮科)、黄霞鹏、陈若琼、邢勇义(经理科)共十四人。此十四人中,除麦佩琼在卫立煌部剿匪阵亡外,而亘八年抗战中,沙场杀敌捐躯者,唯有韦同志一人。文天祥有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壮哉!韦同志,您那忠勇殉国精神,洵足勲标麟阁而名留青史。

  中华民国七十六年八月十五日,追忆于屏东寓所。
  (原注:此稿是郑邦鉴伯父在1989年从台湾回乡探亲时付给韦氏亲属纪念,现由内侄韦吉阳提供。)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8-05-15 15:39:58
  感人至深!
作者:mcsheep 时间:2018-05-15 16:10:20
  致敬!
作者:mcsheep 时间:2018-05-15 22:07:00
  又看了一遍,文笔很好!
作者:陆零壹捌零零 时间:2018-05-16 00:44:13
  致敬
作者:蒹葭一旅人 时间:2018-05-16 17:48:16
  可悲可叹我中华儿女,辛亏土共力挽狂澜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17 09:40:31
  冷夏教授:先是投笔从戎,后又弃武执教,这位“笔杆将军”,便是乐东籍的黄埔第六期学生,国民党陆军中将郑邦鉴。夜泊先生的真诚之作,特以推送。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18 10:31:56
  回复冷夏教授:崖西是一个非常有故事的地方,共有五十多位黄埔生,个个背后故事不少。其中陆军中将除了郑邦鉴,还有吉章简、吉承侠和孟述美,吉章简知名度较高,其他三位却不为我们所知,私以为,宣传他们也是在宣传家乡,挖掘更多还需更大努力。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8-05-20 06:38:31
  感谢 @昔彧 推荐"天涯聚焦_发现"
  
作者:appctz 时间:2018-05-20 21:28:59
  楼主:夜泊2009
  .....................
  海南黄埔生有多少,看到网上文昌也很多,海南有多少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