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东故事•人物]琼州府学教授——清末乐东拔贡陈锡熙

楼主:春风细雨润大地 时间:2018-06-23 23:49:54 点击:255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东东故事•人物]琼州府学教授——清末乐东拔贡陈锡熙

  导语
  乐东县黄流镇黄流村是一个历史悠久、人文厚重的文化村庄,清末拔贡陈锡熙即从黄流村走出来的著名人物。陈锡熙曾游学广雅书院,通经博古。他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先后掌管琼山县儒学宫和琼州府儒学宫,除博通经史,教管诲所属生员、学校课试等事归门甚众外,其平生以天下事为己任,设帐传经、捐修《崖州志》、重建祠堂、调解民间纠纷等可谓不遗余力。为朝廷效力,颇有政声,生前被朝廷诰授奉政大夫(文散官名),官阶五品,地位显赫。其积德行善,自壮至死,未尝一日言退。
  出生书香门第 自幼勤奋好学
  陈锡熙字纯一,咸丰十一年(1861)十月二十三日生于乐东黄流镇中南坊(黄东村)玉帽墩的一个书香门第、仕宦之家。陈锡熙祖父陈儒英,廪生,微仕郎(从七品,文散官名)。父亲陈毓麟,光绪恩贡生,文林郎(正七品,文散官名)。陈毓麟是当时黄流村名气很大的读书人,陈毓麟聪颖好学,弱冠能文,童试中均列首选,得食廪饩,光绪元年(1875)考取恩贡生。他博览群书,即便是星卜医理,也有所贯通。他业儒而兼贾,善于经营,逐渐富裕起来,又不断购置田产,建筑家院,成了当时比较有威望的乡贤。他为人仁厚平和,教育孩子为人处事,要学会忍让,不怕吃亏。乡里发生民间纠纷,陈毓麟常常前往说服双方,做劝解工作,化解矛盾,当地人称为“父兄”。陈毓麟享寿六十五岁,育有二子,都取得功名,长子即陈锡熙,次子名锡镜,是宣统恩贡生。
  陈锡熙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感受文化的熏陶,加上天资聪慧,嗜书勤学,学业长进很快,年过二十岁已考中秀才、廪生。随着在科场中崭露头角,陈锡熙的文才渐为人知,他在崖州文坛的名气也越来越大。
  北上求学广雅 考取丁酉拔贡
  陈锡熙成为廪生后,越发上进,但家乡的读书条件有限,无更多的良师益友,又无丰富的藏书,很难在学业上取得更大进步。求学心切的陈锡熙在父亲陈毓麟的建议和资助下,北上广州,通过严格的考核,就读广雅书院。
  广雅书院是两广总督张之洞于光绪十三年(1887)奏请朝廷兴办,翌年建成的一个著名书院。“广者大也,雅者正也”,即广雅书院名称的寓意。广雅书院以培养学识广博、品行雅正的经世致用人才作为办学宗旨,学员由两广各州府县严格挑选,各选拔100名,一律住院,考试成绩70名内均有奖励,学制3年,教学既吸收传统教育模式,又具有新学的特色,其建立后逐渐成为晚清时期岭南地区的最高学府。
  与旧时大多数读书人一样,陈锡熙亦视科举为走向成功之路,然而他先后两次参加乡试都未如愿,但并未影响他考取功名的信心,反而更加激发他读书的热情。
  光绪二十三年(1897),三十六岁的陈锡熙在广州参加丁酉科生员选拔,功夫不负苦心人,一举考中,成为拔贡。于此,有必要对“拔贡”作些介绍。清代贡生有岁贡、恩贡、拔贡、优贡、副贡、例贡六种,其中,拔贡是“六贡”和各种监生中素质最高、最受朝野重视者,号称“六贡之首”。“拔贡”的“拔”,即从生员中选拔优秀者之意。清代拔贡的考期,雍正时,确定每六年选拔一次,乾隆七年(1742)后,改为每十二年(逢酉年)选拔一次,每府学贡二人,州、县各贡一人。拔贡选拔时间间隔很长,人数又少,因而有“举人无数,拔贡有数”之说。清朝后期,对拔贡的综合素质,要求之高、选拔之严,近乎苛刻。不仅要求应试者文章好、书法好、品行优,还要家世清白,体貌端正,体无残疾,仪表堂堂。非相貌出众、一表人才者,即便是才高八斗,也只能考选举人、进士或其他贡监生,而不能参加拔贡的选拔,因而考中拔贡的大都是德才兼备的名士。以乐东的陈德昌、邢定纶二位清末拔贡为例,他们皆品学兼优,堪称读书人之楷模。
  先授琼山教谕 升任琼府教授
  次年(1898),陈锡熙赴京朝考,以廷试二等授琼山县学教谕一职,因传播经史,教绩显著,后升琼州府学教授。海南第一所官办学校为 “琼州府学”,其前身是北宋庆历四年(1044年)奉诏创建的“琼州学”,旧址在海口市琼山区文庄路的琼山中学校园内。琼州府学后经历代治琼者不断扩建修缮和迁建,她和琼州府官署一起,各类建筑遗迹、文物等今已荡然无存。
  教授、学正、教谕、训导均是古代社会的教职,根据《清史稿•卷一百一十六》记载:儒学府教授、正七品。训导,从八品。州学正、正八品。训导,县教谕、正八品。训导,俱各一人。教授、学正、教谕,掌训迪学校生徒,课艺业勤惰,评品行优劣,以听于学政。训导佐之。陈锡熙升任琼州府学教授,坐上府学的正堂,掌管琼州教育事业,这是文职官员中的一个教职,相当于今天的教育厅长,且身兼重点中学校长。
  琼州府学教授作为一府学官之首,他们多为进士或举人出身且为朝廷直接任命。据查,从宋到清,以拔贡身份充当琼州府学教授的目前只有陈锡熙一人,其以拔贡出身能当任教授实属少见。陈锡熙也是崖州史唯一任琼州府学教授的读书人,当年陈锡熙学识渊博、质粹行纯,深得朝廷信任。
  由于历史久远和其他原因,目前无法查找到陈锡熙在琼州府任职的时间,但根据推算,陈锡熙应是最后一任琼州府学教授。据《海南省志》记载:“1922年,府学宫成为琼山县立中学新校址。遗迹、文物皆毁。”陈锡熙为清光绪丁酉(1897)科拔贡。琼郡陈氏大宗祠(府城)宣统元年(1909年)第一次重建,陈锡熙作为创举人并捐银壹拾元,说明陈锡熙1909年还在琼州府学任教授,至民国后废除旧学。
  勤俭起家 营筑崖州合院
  陈锡熙继承良好的家风,以勤俭起家,致力垦荒,渐臻富有,营筑颇有规模的拔贡家院二幢。这是琼南民居崖州合院代表建筑之一,也是目前乐东地区保存相对完整的两栋一进崖州合院,作为中国传统民居首次全面调查成果刊登上国家级杂志,海南省内住建厅专家曾专门进行实地考察。
  拔贡家院座落于黄东村中南坊,靠近玉帽墩,故居门楼、影壁、正屋、左右厢房、书斋及附院等一应俱全。青砖灰瓦、窗棂雕花、雕梁画栋、凌空飞檐,这些都是崖州古朴的传统建筑风格,其处处刻着岁月的印记。屋里,大木隔板,穿斗式的梁架,木雕精细的神龛;檐下,彩绘或鸟兽,或山水,或花草,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宅院的屋脊、檐墙、板壁、门楼、窗户、门扇上都有笔墨丹青,或亲自留笔,或请人作画,饰以宅院满目的楹联、诗词书画,整座房屋沉浸于典雅的艺术氛围之中,显示出书香门第的独特气质,从中可看出陈锡熙的文化素养和胸襟抱负。书房檐墙有两幅彩绘图案,一幅是砍柴下山的樵夫和在山涧垂钓的渔夫,另一幅是牵牛耕种的农夫和在树下苦读的书生,寓意“渔樵耕读”,是传统文化里“耕读传家”的基本治家之道。门扇上的菊花、玉兰等雕刻生动形象、栩栩如生,显示出工匠高超的技艺,也寓意着陈锡熙高洁的人生追求。
  上世纪50年代,陈锡熙两幢家院分别被乡政府借用做托儿所和幼儿园。文革破四旧时期,拔贡家院的彩绘图案、门楼、影壁均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改革开放后,宅院已归陈锡熙后人居住。
  光绪《崖州志》编撰者邢定纶墓志铭书写人
  邢定纶(1859-1909),黄流佛老村人,光绪十一年(1885)选拔贡生,曾任高州署石城县训导。光绪二十六年(1900)5月,州牧钟元棣开局纂修《崖州志》,由张嶲、邢定纶、赵以谦共同编撰。全书22卷,疆土沿革、气候潮汐、风土人物、典制艺文记录颇详。1962年,文化巨匠郭沫若在点校时称之在“地方志书中尚属佳制”。
  陈毓麟(陈锡熙父)与邢修愈(邢定纶父)两人均是州西六里的光绪恩贡生,常有来往,交情甚好。陈锡熙和邢定纶年龄相仿,从小认识,俩人都是才情横溢的才子,常常相约青山秀水之间品酒和吟诗作赋,交流学问,相互欣赏、认可,最后成为莫逆之交。陈锡熙与邢定纶家有姻亲关系,即邢定纶的女儿嫁给陈锡熙第五个儿子兆新。
  邢定纶夜以继日修改志稿,积劳成疾,于1909年农历十月病逝。收到消息后,陈锡熙非常悲痛,亲自为其书写墓志铭(撰写人为奉补学部主事杨裕芬),以表哀悼。陈锡熙为邢定纶书写墓志铭历经百年风雨洗礼,至今保留完好。陈锡熙书写的1024个楷字,俊秀妍美、清健飘逸,据业内人士评价说,笔势沉稳,字体精妙,风姿俊逸。大量采用露缝切入,流畅中求稳健,轻而不浮,重而不滞,秀而矫健,稳而灵动。在结体上,结构精巧,造型优美,于飘逸中见稳妥,于典雅中见遒劲,是优秀楷书之典范。
  从陈锡熙为其书写的墓志铭中,仍能感受到他书法造诣高超,也为两人因文而交的友情所动容。
  捐修志书祠堂 以天下为己任
  锡熙得官,乡人慕之。殊不知陈锡熙除博通经史,教管诲所属生员、学校课试等事归门甚众外,其一生深明大义,关心国家民族命运,以天下事为己任,设帐传经、捐修志书、重建祠堂等为民排难解纷可谓不遗余力。其积德行善,自壮至死,未尝一日言退。
  光绪二十二年(1896),陈锡熙虽在外地求学,但他心系家乡各项事业,这一年,由他和黄流京儒等为首发起迁建黄流颍川书院(陈氏六房宗祠),六房位于黄流正中南坊,坐北向南,有门闸,四进室,中八角亭,边有横房,祠堂民国初期被借办学校,1955为黄二大队办公室。六房宗祠为陈彦祥第三世孙陈乾隆之祠堂,由陈禄等发起修建。
  光绪崖州志从成书至出版,因经费无着,几近荒废。光绪崖州志于庚子年(1900年)五月开局纂修,始于知州钟元棣自捐廉百金。身在琼州府学宫任职的陈锡熙,得知崖州志重修的消息,深受鼓舞,当时并不富裕的陈锡熙慷慨解囊,捐银十大员,为外出从政的士子作出表率,最后,在社会各界积极响应下,“集成巨款”,至辛丑年(1901年)冬书始纂就。
  1909年,琼珺陈氏大宗祠(府城)年久失修,历经风雨,祠堂有些部位已经破烂不堪,急需修缮,当时在琼州府学任教授(儒学正堂)的陈锡熙联合全琼六十多名陈氏亲宗发起第一次重修倡议,并作为创举人捐银壹拾大元。
  黄流陈氏大宗,是琼南地区建筑规模较大、艺术水平较高的祠堂,1912年,已从府城辞官回乡的陈锡熙,召集锡清、灼华等族内兄弟,主持黄流陈氏大宗第二次重修,将后进祠堂和八角亭破损的部位按原样修复。
  陈锡熙先赴省城讲学,后隐于乡梓、造福乡梓,陈锡熙拥有了如今这个时代最需要的家国情怀。陈锡熙因为朝廷效力,掌琼州府学,颇有政声,并且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其生前诰授奉政大夫(文官封赠),官阶正五品,地位显赫。
  重教育系家国 传承拔贡遗风
  陈锡熙一家三贤,同为崖州志记载:锡熙之父陈毓麟为清光绪年间恩贡,弟陈锡镜为宣统年间恩贡。因陈锡熙考中拔贡,所居誉称“拔贡坊”。贯穿长而狭小的小巷,来到有古老鸡啄树的玉帽墩,瞻仰着眼前这幢历经百年风雨的拔贡故居,百年前的黄流陈氏文人吟诗作对,挥毫拨墨的情景仿佛再度重现。
  陈锡熙早年曾游学于广雅书院,饱览诗书,光绪二十三年(1897)考取拔贡后,就步入仕途,先后在琼州文化重地的琼山县儒学宫和琼州府儒学宫教书育人。他每到一个地方教书,颇受欢迎,“知名之士一时称盛”。
  “陈拔贡一生致力于教育事业,培养的学生遍布全省各地,名气很大。他的知识渊博,教学有方,积极传播学问,其遗泽一直惠于后人。”多年致力于乐东乡土文化研究的知名人士夜泊先生说。
  说起陈拔贡,后辈人都说他是心中的一座丰碑,是一棵荫及子孙的大树。这是因为,一是他发奋读书、才学并茂、为后人树立了学习榜样;二是教书育人、教绩显著,尤其为政期间,捐修《崖州志》,重建陈氏祠堂,为民排难解纷,享有很好的口碑;三是只身在外地,清廉为官,心系家国,曾受皇帝褒奖,被列为清正五品文官。
  陈锡熙虽然百年前已逝世,但后人在谈到他时,无不自豪、骄傲,在他影响下,后人以他为榜样,发奋读书,热衷于社会公益事业,有从政、从教、从医、从商等各行各业,在各地各界成为领头人、骨干和精英。
  如今,陈锡熙教授逝世已整整100年。100年后的今天,早已换了人间。笔者撰写此文,亲切怀念先贤,同时勉励广大有志青年向先贤学习,努力为国家、为社会作出更大贡献。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夜泊2009 时间:2018-06-24 20:45:37
  好贴,赞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孔山人 时间:2018-06-25 10:49:46
  点赞。
楼主春风细雨润大地 时间:2018-06-25 12:53:41
  @孔山人 2018-06-25 10:49:46
  点赞。
  -----------------------------
  谢谢教授
楼主春风细雨润大地 时间:2018-06-25 12:54:30
  @夜泊2009 2018-06-24 20:45:37
  好贴,赞楼主!
  -----------------------------
  感谢乐东名人夜泊。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