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东人物】上校团长吉承灏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9-04-22 22:25:20 点击:233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独居中的吉承灏(叶孝良于2011年拍摄)
  
  2000年和海南黄埔同学合影
  
  吉承灏和女儿、女婿在冲坡村
  

  这份资料是为吉承灏家族写的,文中涉及的人有吉承灏的祖父、父母、妻子、兄弟及其子女。这份资料里的所有资料,均来自中国海南省乐东县冲坡村。这份资料,藏着吉承灏先生的遗稿、吉承灏先生父母的碑文、新编《吉氏族谱》和其居上海的长女及冲坡村侄子吉家杰的口述。这份资料是简单一些,因为事隔多年、材料有限,只能知道多少就写多少。这份资料,它由小见大,先家后国,里面多是笔者和大家并不熟悉的人和事,遗漏与谬误会甚多。故这份资料,拒绝官方刊物公开发表。

  2013年,经笔者搜集整理,民国时期崖县黄埔生近80人,其中乐东外区黄埔生一共55人。除了文昌、海口等少数北部地区,远赴大陆报考黄埔的崖县学子,远远多于其它海南市县。崖县黄埔学子,非等闲之辈。当年,他们胸怀一颗报效国家的赤子之心,辗转千里奔向黄埔。毕业后他们抱着挽救国家危亡的理想,舍身奋战,历经东征北伐、反帝反封建、抗日解放等战争,涌现出像韦烈三、吴钧美、陈兆丰、林荣灿、陈英教等民族忠烈。为民族大义,为国家民族之命运,他们携手共同赶走了外来侵略者。如今“黄埔军校”这个不朽名字,也有崖县黄埔学子的一份功劳。

  崖县的黄埔学子,父母光是送他们出去,很多都没有收回来。但吉承灏是幸运的,在乐东55位黄埔学子中,吉承灏是最后一个与人间长辞的黄埔人。2013年9月8日,出生入死、历经沧桑的吉承灏以98岁逾耄耋之年在家乡冲坡村谢世。吉承灏生前系民革成员,曾被聘请为乐东县政协常委、海南省一届政协委员、海南黄埔军校同学会理事等社会职务。2005年和2015年,作为“抗战的老同志”,吉承灏分别荣获“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各一枚。

  位于冲坡村的吉承灏故居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70周年纪念章(吉家杰藏)
  
  

  人生履历

  1953年秋,吉承灏在上海被捕判15年有期徒刑,之后分别在江苏、东北、青岛、安徽等地劳改,至1968年获释后即派安徽利新农场监视劳动。1975年冬,党落实宽大政策恢复其公民权,吉承灏随即被派往安徽省萧县北城玩艺场工作。他在萧县工作期间,参与政协工作,被聘为该县第一、二届政协委员。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吉承灏从安徽萧县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冲坡村。1987年,吉承灏70岁时在冲坡本家以“破落地主”的出身写下了自己的一生履历:
  1923年至1934年在崖县、福州、上海等地读书。
  1935年春至1936年春在国民党南京陆军步兵学校学习。
  1937年春至1937年冬任国民党陆军第六预备师特连中尉排长。
  1937年冬至1939年春在国民党陆军机械化学第一期学习(相当于陆军军官学校第十四期待遇)。
  1939年春至1939年冬任国民党福建省汀漳师管区第一团第六连上尉连长。
  1939年至1943年春任国民党甘肃省保安第七团第一大队少校大队长。
  1943年夏至1944年春入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高等教育班第十期学习。
  1944年夏至1945年春任国民党陆军第八十军二十七师七七团少校营长。
  1945年夏至1945年冬任国民党交通巡察第二总队一大队中校大队长。
  1946年春至1948年秋任国民党警察总局第一装甲车大队上校大队长。
  1949年秋至1949年冬任国民党广东省保安第6军上校团长。
  1950年夏至1953年秋在上海闭居养病。
  1953年秋至1968年秋在江苏、东北、青岛、安徽等地劳改。
  1968年秋刑满在安徽利新农场就业。
  1975年冬党落实宽大政策恢复公民权,调到安徽省萧县北城玩艺场工作。

  吉承灏亲笔履历
  

  通过这份亲笔履历,有关吉承灏的事迹传说,均得到证实。吉承灏戎马一生,历经抗日救亡和解放战争的硝烟。抗战期间,参加过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等战役。期间,曾击落日机两架,受国民党军委会嘉奖800元。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军委会颁发其抗战胜利纪念章一枚。

  世为崖州望族

  吉承灏世为崖州望族。其祖父吉岳华(1853一1907)是《光绪崖州志》记载的人物。吉岳华是清朝末年人,他遵循家训,矢志寄郡读书而数年不归省亲。后负笈羊城游学,困于场屋,考选拔亦不遇。援例报效,选英德县教谕,因双亲年老不赴任。1904年,朝廷补选吉岳华为惠来县教谕,仅接任一年,因病告归。1907年4月16日,吉岳华病逝于冲坡村。《光绪崖州志》记载:“吉岳华,冲坡村人。禀贡生。惠来教谕。国子临肄业。署钦州学正。有传。”

  吉岳华病逝五年后,1912年,崖州优贡生王国栋为其撰写了墓志铭。墓志铭提及,吉岳华教训子侄,“各因其材,少者督课于塾,长者命赴郡从学”。其生七子:“长敬全,师范学堂毕业;次麟英(章礼),巡警学堂毕业,其余肄业高等小学堂,均能绍承家学。”七子中除了介绍长子和次子,其余皆年少。年少的五子分别是:三子章义、四子章忠、五子章信、六子章宽和七子章简。五子吉章信,黄埔四期毕业后病逝于家乡;七子吉章简(1901一1992),黄浦二期毕业,去台前,曾出任上海市保安总团少将总团长、陆军预备第六师中将师长、甘肃省保安处中将处长、新七军中将军长、军委会交通巡察处中将处长、交通警察总局长等职。

  吉家杰带笔者查看其爷爷吉敬全的碑文
  

  父母亲及二哥吉承颖

  长子吉敬全(1886一1948),即是吉承灏的父亲。1912年前,吉敬全从崖州师范学堂肄业后居家教书和务农。1948年秋。因地方军队扰民,吉敬全深为不满,便带女儿福昆赴三亚榆林向地方军政申诉,回家途中被恶徒伤害致死。

  吉敬全生三子,其一生倾力支持诸子女外出异地求学。长子承颂,十岁时不幸溺水死亡;次子承颖,远赴北平黎明中学读书;三子承灏,曾赴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等军校学习。吉承灏的母亲关氏,生于1887年,卒于1952年,享寿六十五岁。

  吉承灏的二哥吉承颖,于三十年代初,因看到村里幼童失学,便在村里的一座庙堂里开办私塾教学。吉承颖开办的虽说不是经县教育局备案的“私塾”,教的却是“洋”学堂里的课程。他教学生不止是识字、写算、唱歌和各种体育活动,还在学生心田里播下爱国主义的种子。1934年,他教孙恢尧抗日救亡民歌,谴责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暴行。

  当时,吉承颖开办的私塾招收大大小小的学生共三十人,还破例招了三个女生入学读书。吉章简长女吉春燕(又名承兰),是这三个女生之一。上世纪八十年代,在广西的吉春燕曾写《他,我的启蒙老师》一文怀念被日伪汉奸杀害已四十多年的“我的老师”——她的堂兄吉承颖。

  1936年夏天,吉春燕和母亲陈荷花离开了崖县家乡,她们这一别就是“快五十年”。吉承颖牺牲的消息是抗战胜利后母亲写信告诉她的,这时吉春燕已经是一个大学生了。1939年崖县家乡沦陷后,吉承颖选择放下教鞭,参加了当地的国民党抗日游击队。1940年夏天,吉承颖下山为游击队弄药品,潜回村里时被汉奸发现出卖被捕。不几日,吉承颖被日本押往黄流杀害。吉承颖牺牲后,亲人们花了一百元托人才把尸体偷偷背出。《他,我的启蒙老师》一文最后写道:“他,一个平平凡凡的乡村小学教师,我永远怀念他。因为他不但是我茅塞初开的启蒙者,而且他言传身教,最后用火红的青春和宝贵的生命,为我和他的学生们树立了高大的榜样:爱自己的乡土,爱自己的同胞,爱自己的国家,在侵略者面前宁死不屈,浩然正气!”吉春燕对她堂哥吉承颖的感情最深。吉家杰说,之前,吉春燕每次从广西回乡做清明,她一到她堂哥坟头前就跪拜不起,失声痛哭。

  吉承颖妻子韦氏,望楼村人。母亲本仁慈,奈何世事无常。1953年,韦氏被判5年有期徒刑发配澄迈县某农场劳改,直到1958年始释放回家。1992年,孀居长达52年的韦氏在冲坡村病故。吉承颖生前和韦氏育一女一男,均健在。女儿家凤,1937年生。男儿家杰,1939年生。家杰年今已80岁,但是身板硬朗,精神矍铄。本文作者曾三次入冲坡村采访了吉家杰老人。吉家杰传子四人:训丰、训豪、训波和训畅,他们多数在外地生活和工作。

  吉家杰在吉承灏故居前
  
  上世纪八十年代,吉章简长女吉春燕写下《他,我的启蒙老师》一文
  
  

  两房妻子及女儿

  吉承灏共娶两房:嫡妻曾氏(1919一1991),崖县赤塘人;庶妻陈氏(1921一1974),上海人。

  1936年6月间的一天,吉章简夫人陈荷花准备携长子吉承侠、侄子吉承灏等人乘船北上福州读书。这天刚好是吉承灏和17岁的赤塘姑娘曾关亲新婚第二天。新婚夫妻,哪有分开的道理。临别,善良的赤塘姑娘哭得死去活来,她对丈夫说:“我等你,你一定要回来!”

  可吉承灏这一走就没了音信,似是绝尘而去。在家年轻的曾氏,无怨无悔,辛苦操劳。我本专情,可是苍天不许。离别时仅过一夜夫妻生活的曾氏,在丈夫走后肚子一点反应都没有。虽然都很拼命,但也没有多大用。

  奈何造化弄人。他们夫妻,一别就是50年!

  1953年土改运动,没有一儿半女的曾氏,她和国民党高级将领吉章简的6位同胞哥哥一起被划为地主或地主分子。六栋房屋和吉章简一栋楼房以及家庭使用谋生的耕牛、犁耙、牛车等都全部被没收,家族50亩水旱田、150亩坡园地也全被没收分给陈炸义、张开述等本村贫雇农民居住和耕作。此外,吉章简的6个哥哥和侄儿全被斗挨整。

  孤单一人、独守空房的曾氏一夜之间突然变成“地主太太”。要怪就怪国民党丈夫吉承灏,是他让老婆背上了黑锅。老实说,对于他们,解放后没有一件是好事情:在上海闭居养病的吉承灏先生也被捕了。当时艰难的境遇下,赤塘的娘家亲戚都极力劝说曾氏和这个国民党丈夫脱离夫妻关系,吉承灏也写信回家同意离婚,可却被痴情的曾氏狠心拒绝。这个吉承灏,他到底有有啥值得留恋的?解放后,曾氏和吉承灏二哥吉承颖的妻儿合住一起生活。当时他们一家情况是:吉承灏多年音讯全无,二哥吉承颖1940年被日本人打死,其妻韦氏,土改时服刑于澄迈县某农场。曾氏受了多大的苦难,没有人对笔者说。不过,笔者也不想知道太多这样的鸟事情了。

  1985年,吉承灏从萧县北城玩艺场退休还乡。他们共同生活六年后的1991年,无儿无女的曾氏便含恨离世。此前,除了1947年吉承灏随叔父吉章简回乡竞选“国大代表”而小住一段日子外,他们夫妻这一别就是五十年!

… …赤塘传奇女子曾关亲
… …

  曾氏不曾料到,她竟有这么个忘恩负义的丈夫。1948年,吉承灏在上海出任国民党警察总局第一装甲车大队上校大队长期间,续娶了上海人陈玉梅。吉承灏和陈氏生三女:长女陈家丽,1948年生;次女陈家佩,1951年生;三女陈家敏,1953年生。她们均改母姓,居上海。

  为完成本帖,笔者两次打电话给上海的陈家丽女士,问起她们父亲母亲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不太了解。陈家丽女士说,在她的记忆里,没有父亲。未知何故,她们姐妹三人自小就不跟父亲母亲在一起,甚至连自己母亲后来的遭遇她们都未必清楚。稍长后,姐妹三人下放到边远的农村地区垦荒,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让她们悲伤的是,1974年,她们53岁的年轻母亲在上海病故,至今,连自己母亲的遗骨埋在哪里她们都不得而知!

  陈家丽女士说,每年,她们都到上海的庙宇里叩头祭拜,默默保佑在天堂的母亲,祈求母亲原谅。父亲从安徽回海南后,她们姐妹相隔时日总会到海南来看望父亲,有时,父亲也到上海小住。2013年,父亲逝世后,只要走得动,她们都会回海南来给父亲烧上一炷香,磕一磕头。
  家中的吉承灏
  
  吉承灏证件
  
  吉承灏和海南民革委员会成员合影
  
  黄埔同学会
  
  快腐烂了的信件及照片
  

… …这里可与作者联系 夜泊(微信)13389881261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6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非常平淡 时间:2019-04-22 23:50:57
  为你点赞!
作者:08983998 时间:2019-04-23 09:55:15
  很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