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钩沉】吉大文家族兴衰始末【海南在线首页】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9-06-17 11:27:33 点击:8265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吉大文画像
  
  说起吉大文,那是一个很有声望的人物。其人一肚子学问,在崖州无人不晓。但对于他的家庭成员,我们所知甚少。因此,本帖侧重于吉大文身边的亲人,侧重于揭开吉大文的身世之迷,包括他的曾祖父母、祖父母、父母、兄弟姐妹、子女及妻妾等。这里,全探个究竟。

  吉大文出身书香门第,他是崖州饱识之士。其长于诗文,工于书法,生前著有《镜湖诗抄》。《光绪崖州志》卷之十九“艺文志”辑录吉大文12篇诗文,为崖州先贤诗文入选数量之首。本帖题目,虽冠吉大文其名而内容不会过多囿于其人其事。但本帖要如何开始,如何写得精彩、写得好看?这对跛腿的作者来说,他是很不胜任,也是很不专业的。跛腿的作者,多年行走于荒墓,偏爱于墓碑。孤野荒坟,遍地是丧尸和幽灵鬼怪,将来,其少活几年都有可能。但荒坟里隐藏着许多秘密,它能让我们以最快的速度,找到许多重要的线索,让先人开口,还原一些湮灭了的历史。或许,经年墓地攻略、多地流窜,这跛腿的,没拿国家一分钱工资,但确实已藏着几套拙墓工具了。

  万“诗”开头难。是日上午,由文史爱好者育强先生陪同,他们一起驱车前往乐东镜湖村。去镜湖之前,作者电话新修《吉氏族谱》主编吉高翔先生,现居三亚的吉先生,人很热情,在发了有关族谱资料及照片的同时,他推荐本村热心文化公益的吉承典老人带领拍摄。吉承典年已78岁高龄,但其精神矍铄,目光炯炯。下午二点半,大家已饥饿难耐,但还是坚持完成最后的采访。离开镜湖,大家都感觉愧对吉承典老人,但也没有办法,因为他快饿昏了。吉承典老人多年为本村文化公益不遗余力,他不怕苦、不怕累,致力以推动吉氏宗族事业发展,今乃镜湖村文化广场、庙宇、续修吉氏族谱重要之骨干。他和吉大文同为吉氏十二世友醇公后裔。镜湖吉氏祖宗情况,他多有清楚。镜湖之行,可谓专业人士出马也。

  自2013年进入镜湖吉大文故居拍摄,至今六年。六年中,曾多次再入镜湖不断拾遗补缺。本文最后完成,完全得益于吉高翔先生的鼎力相助。吉高翔先生已研究吉大文家族多年,本文有关镜头和人物资料,多出自吉先生之手,本帖不再一一说明。本文作者,他仅是一个突然窜出的惯犯,且他对吉大文世家情有独钟。文中涉及到吉大文后代的“败落”时,作者多次得到吉先生的提醒,比如“要宽容一些”“写吉德坚时注意笔法,这人的后代显赫,权衡用词,不要自讨麻烦”等之语。有言在先,必定成全其意。

  另外,本文所涉部分有关文字,全然是本文作者干的“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暂时不好过多说明。说实话,这样的举动出乎作者意料,非常令人讨厌。

  吉大文《上唐芷庵刺史书》
  
  吉大文书法(碑拓)
  
… …吉大文奏折
  
… …吉大文高筒“官靴”
  
… …疑似吉大文手迹(节选)
  
  

  恩及先人,朝廷颁旨荫封三代

  吉大文不愧是个有志青年。他23岁科举于乡,中榜登科第49名,遂开崖州200余年之文运,州人盛赞。他三上春官,皆落第,例授内阁中书。1878年,吉大文因平叛纪绩,赴京报效,以道员身份发往福建,委办厘税总局。次年(1879),吉大文曾祖父吉友参、祖父吉启秀、父吉春(1801~1870)因大文纪功推恩,三代均被朝廷颁旨荫封,诰封为资政大夫;曾祖母罗氏、祖母罗氏、母陈氏诰封为二品夫人。诰封荣恩录,于民国八年再修的吉氏族谱和光绪州志均有记载。

  三代准予树杆旌表。旌杆共三对六杆,同一规制。

  祖父吉启秀、父吉春墓前每侧各一,高四米许,青石质材,圆体光滑,于三米高处套方形石斗,谓之承天盘。石斗上再装一向端渐缩圆柱,顶雕成笔尖状。

  生母陈氏墓前立一对,六十年代坟茔遭破坏,旌杆被推倒碎断。吉大文坟茔前另有一对,形制较前两对旌杜高,杆上阴雕图案,高近五米许。

  吉大文墓碑共16块,它们和一对旌杆一起,于1958年被盗墓者砸毁或窃取他用。2012年5月19日,崖州吉氏族谱筹委成员一行12人前往九所镇木棉头村抱浅之原拜谒举人少史公墓,看到的是山墩一个,乱石碎砖,地面建筑坦然不存,一片衰败景像。坟茔已于1958年被砸毁、捣空,16块碑刻亦不一幸免惨遭打砸,拜谒成了空瞻遗迹,让人扼腕唏嘘。2013年10月14日,族人吉家运先生及海南诗词学会会员三人,再次驱车前往拜谒。当日,有幸得村民指引,他们搜得碎碑三块,华表石柱一段。

  还有啥比爹和娘重要。吉大文真有那么回事,那么,其成长过程中父母大人一定起着模范作用。吉举人的祖父母、父母、兄弟,他们都长成什么模样,具体情况如何,也许是作者最希望了解的。良心发现,本帖首推爹和娘。

   民国八年再修的《吉氏族谱》记载诰封荣恩录
  
  
  《光绪崖州志》卷16"封荫"记载吉大文曾祖、祖、父诰封资政大夫
  
  移葬后的吉大文墓冢及墓碑
  
  

  父吉春,清道光年间岁贡

  吉大文祖父吉秀启(1770~1833),字实圃,号因茂,恩拔成均进士。出继友参公,享寿74岁。祖母罗氏(1772~1833),乃抱旺辉文公长女。传男二,吉春和吉堃。

  据吉高翔先生提及,今见吉大文为他人撰写的墓志至少有十篇。其中二篇系为他的父亲吉春和哥哥吉大升所撰写。1870年2月,吉大文因军务,赴州会议,其父竟于二十八日一疟而卒。百里离家,千年永诀。同年12月,时为内阁中书、辛亥恩科举人的吉大文挥泪述记其父生平。今由作者对墓志稍作整理,节选部分抄录以下。

  父亲吉春,字青峰,别字忠堂,太学生吉启秀公长子。生而颖悟,少有大志,游郡学馆。历院试、州试,总能得到第一。1839年赴粤秀书院肄业,二载方归。1846年,考选丙午科岁贡生,由吏部铨选训导。

  吉春生平喜购书籍,凡用之书,必经手抄录。教授生徒,文行并重。书法端润,为一时翰墨之宗。自少至老手不释卷,屡赴秋围不第。以勤俭起家,广置田产。创捐新宾兴会,以资科举。平生自奉俭约,乐善好施,为乡里所称道。

  吉春热心兴本地社学,广授生徒。新修《吉氏族谱》记载,1840年,由吉春创建吉氏书院(文昌庙)于镜湖村西,三进格局,左右配有横房。它既是庙宇,又是书院。清咸丰、同治、光绪三朝,凭借本村才子举人吉大文声望,崖州名贤如何秉礼、吉麟炳、邢定纶等曾到此主讲。清朝末年,国民党要人吉章简先生曾在此启蒙读书。由于某些原因,书院文物遗址均已灭失。目前,村中吉姓父老正在筹资,计划重建吉氏书院。1848年,由吉春、吉云龙等人发起并主持《吉氏族谱》第一次大修。他们广搜先代遗书,阅陈年之老契,录神牌之记载,累辑成谱。今存成稿。

  吉春生于1801年,享寿六十有九,乡谥文敏。妣陈氏,先故。陈氏墓已被毁,今发现旌杆残存。碑失,生卒无考。共生男三女一:长男吉大升,道光巳酉科拔贡生,委用教谕;次男吉大文,辛亥恩科举人;季男吉大森,少故;女适光禄寺署正、抱旺村人罗廷正。

  吉春去世后,卜葬于镜湖南岸青山启秀公侧旁。墓前两侧,树立旌杆一对。

  不同时间拍摄的吉春墓前旌杆
  
  

  吉大文述记其父吉春生平墓志
  
  
  吉春碑志拓片
  
  位于镜湖边孤形吉春墓
  
  解放后被砸毁的吉春碑根
  

  祖父吉启秀墓及墓碑
  
  
  
  吉大文母亲陈氏墓前残存旌杆
  

  胞哥吉大升,道光已酉科拔贡
  著有《袁文笺注补正》


  《光绪崖州志》记载:“吉大升,字伯阶,肄业琼台,与大文有‘大小吉’之誉,道光己酉拔贡。”吉大升即为吉大文胞哥。吉大升墓位于镜湖小学大门口外约50米许,墓体有毁损,主体尚好,石碑、石桌俱失。民国八年《吉氏族谱》有载吉大文为其胞哥撰写的墓志铭。

  吉大升,字入卿,别字伯阶。1825年12月生。自小颖异过人,九岁能属诗对。成童为文,有大家风范。1846年乡试,获“海滨之秀”之誉。1847年,吉大升求学琼台,从云贝先生游,次年,岁试列一等。1846年至1851年之间,吉春、吉大升和吉大文三父子同为崖州儒林,一时传为佳话。

  1849年,吉大升享受廪膳,考取拔贡生。1850年朝考结束,赴国子监游学,至1853年肄业旋归南下。其居乡期间,读礼兼教,一时名士,多出其门。1856年秋试归,授馆于乡。1860年,由省分发教谕。1861年,本地痘疫连年,吉大升施舍药材,救济贫人。1864秋闱后,吉大升远赴外地等待侯委,当时,讹传说其弟大文病得很重,于是他急急驰马归乡。自此,他非病即愁,已忘出仕为官。

  1865年崖州饥荒,升米百钱。吉大升熬粥于市,以等待饥饿的人,许多人为此活了下来。1868年,父去世,悲伤成疾。1870年,于临终之际,吉大升端坐养气。时吉大文旁坐,兄弟握手流泪,付托后事。突然,他拱手向弟弟三揖,瞑目而逝。享年四十有六。

  吉大升游京数载,博览群书,著《袁文笺注补正》。骈体文脍炙人口,近体诗则以神韵如一。书法出入赵董,秀骨天成,求翰墨者,满架投笺。一生喜读善书,存善念,广学诸艺。性格刚毅,嫉恶如仇,待故友尤有风义。至于建造桥梁,重修庙宇,为故友募金置田,为亡宦捐资运柩,俱不殚竭力任之。闲居无事,或携琴舞剑,或掩卷观棋,怡然自乐。论阴阳,辨虚实,凡星相、算命、卜筮之书,他无所不览,颇得其精。

  据镜湖吉承昶先生编《湖山遗萃》载,吉大升身后遗作,因年久、加之战火与动乱而湮没,今仅搜得其遗诗三首。分别是,《次韵邱琼山〈五指山〉》《镜湖》和《和陈思海先生〈咏怀〉》。其中,《镜湖》为《光绪崖州志》卷21“艺文志”所载。

  妻子罗氏,佑园村人。共育四女。其四女适十所村孟家,其他婚嫁未详。吉大升英年早逝,身后凄凉,无子无嗣,以弟吉大文长子德昭继承衣钵。

  历经时代变故、被毁损后的吉大升墓
  
  吉大升画像
  
  吉大升作品:《镜湖)
  
  吉大升撰写的岳丈人碑(局部)
  

  季弟吉大森墓志

  1842年,刚九岁的季弟吉大森不幸染上了天花而殇。其时,二位哥哥吉大升、吉大文尚年少,而父亲吉春,此时正负笈广州粤秀书院游学。1833年,母亲罗氏病故,吉春因赴试未送母终。今日,儿子意外身亡他却身在穗垣。返乡后,吉春不堪丧子之痛,挥泪撰文《大清孝友敏达爱儿吉三郎墓志》,勒石于祖侧悼念。

  吉大森生而好学,少负才名,一度被视为文曲星下凡。其习读既熟,自然成诵;命之习写,字法清匀。《爱儿吉三郎墓志》全文375字,字里行间透着父亲拳拳爱子之心,可谓字字泣血,句句掉泪。墓志全文附后。

  吉大森墓志
  

  娶一妻二妾,传男三女二

  吉大文一妻二妾。德配周夫人,妾周氏、何氏。

  德配周夫人,1830年生,1902卒。无嗣,生女未详。和吉大文同葬于抱浅之原。
  妾周氏,葬于村西,墓碑已失,生卒失考。

  妾何氏,临刚公之女。1847年生,1915年卒,享寿六十有九。原卜葬于九所水沟节园,2019年移葬于镜湖之西官园墩。石棺结构,有碑二块。

  吉大文传子三:长德昭,次德崇,三德坚;女二:长适罗马庠生符兆奎,次适抱旺贡生罗先明。男三女二,皆何氏出。

  妾周夫人及xx墓(因碑失,另一主人无考,以xx代)原状
  

  原卜葬于九所水沟节园、吉大文第二妾何夫人墓
  
… …吉大文第三妾何氏主碑,显示“晋封二品夫人”
  
… …吉氏族人发现何氏第二块碑,意义非凡
  
 移葬何夫人墓(石棺墓,族人动用炮机挖掘)
  
  2019年初移葬后的妾周夫人、何夫人等墓园
  
  妾周夫人墓碑被砸毁,生卒失考
  

  长子吉德昭

  吉大文长子吉德昭,字懋中,1872年生,1912年卒,享春秋四十有一。一妻一妾,均陈姓,为官村及州城人,皆无子。有养子一,名进发。女一,适十所村孟继言。后继无人,以弟德坚子进恢为嗣。有碑文,由抱旺名士、岁贡生邢定魁撰写。

  1880年,因胞兄吉大升无子,吉大文将八岁的吉德昭过继给其为后。吉德昭两次参加童试,皆不中。后奉命和父宦游,以增长学识。之后,在父亲的努力下,吉德昭获得了一个县丞捐官衔。

  1892年,吉德昭带着这个“县丞捐官衔”入京考验,分发福建听候。因时事艰难,万里思亲,不久告假归省。1896年,吉大文再次奉檄赴闽,委办善后总局。吉德昭随任侍养,兼候补用。1897年,吉德昭被派往考场当差。

  1897年12月,父亲卒于榕城官寓,吉德昭扶柩归里,卜葬于抱浅之原。1897年父丧去职,1902年又遭逢嫡母周氏病故,以致其积忧成疾,卧病十年。期间,他绝意仕进,专讲医术,遂精于内外科之学。

  1908年,清朝庭举行新政,广开学堂。吉德昭同弟弟吉德坚,按其父生前遗嘱,捐田百亩,值银一千零六十两充学堂经费。州守闻悉,奉旨旌表,其事载于《光绪崖州志》。

  吉德昭墓
  

  吉德昭墓碑
  

  次子吉德崇和三子吉德坚

  次子吉德崇,字象姚,增广生。二十一岁便病故,具体生卒未详。葬于抱浅之原,与父吉大文、嫡母周氏同城。妣韦氏,无嗣。碑失,仅残块留存。

  三子吉德坚,字定吾,童生。因墓碑已失,生卒未详。一妻三妾,正妻何氏,生于1877年,1953年卒,乃保平岁贡生何焕公女。妾何氏、罗氏、凌氏。传男四:进灼、进恢、进铜和进乾。女二:长女瑞姬(1904~1989)及次女瑞霞。长适抱旺陈作培,共传男三女四,男求炯、求熙及女福爱等。次适梅东孙有瑄,传男少闻、少匡等。

  吉大文次子德崇碑残块
  

  孙、曾孙等生卒情况

  人生,或许就是生人。晚年的吉大文,他已经没有什么好心情写诗了。这时候,他想得最多的是抱个孙子。怎奈老天不睁眼,直至他撒手归天,没能等来儿孙绕膝。煞费苦心的媳妇们,不能为他生出半个孙子来。吉大文的三个儿子中,长子吉德昭、次子吉德崇分别刚过四十、二十岁就病故,没有留下嗣继。只有三子吉德坚挺争气,一口气生了四个儿子。可不幸的是,这四个儿子中三个又是未成年或刚成年便死去。今日,吉大文已传至第五代玄孙。吉家血脉虽不至陷入绝境,但玄孙仅有二人:家钦、家环俩兄弟。弟弟家环刚娶媳妇,哥哥家钦则尚在张罗。以下系吉大文孙、曾孙生卒情况。

  德坚长子进灼,少故;
  次子进恢,1912年生,1929年卒,卒年18岁。少聪慧,有至性,与常儿异。高小肄业,娶韦氏,无出;
  三子进铜,1915年生,1958年卒。高小肄业。妣邢氏,罗氏。传男二,承攀,承铨。女二:承蓉、承顺。
  四子进乾,少故。

  进铜长子承攀,少故。葬庙公坡。
  长女承蓉,1935年生。适十所村,健在;次女承顺,适赖昌村,健在;
  次子承铨,1952年生,2003年卒。葬高园仔,今与曾祖吉大文同城。妻王姑媛,皇悦村人,健在。传男二:家钦和家环。女二:家蕊和家婷。“家环”之名,为族中长老吉进盈所起。“环”者,有始有终,寄予了吉氏族人殷切期望。

  吉大文玄孙家环在吉大文故居
  

  吉大文故居

  吉大文个子矮小,长面庞,在家闲居时常穿一条竹白长衫,一双凤头鞋,手里不离一把铜制水烟筒,出门多以轿代步。1851年,吉大文举于乡,文名播噪。1853年至1859年,吉大文三上春官,皆落第,例授内阁中书。之后,他主讲于乐罗、鳌山两书院,勤于课士。

  1868年,崖州官坊“黎叛”,他募乡勇三百名,随官征剿,后“以军功,议叙同知”。这年起,吉大文积极为官府效劳,招兵买马,镇压黎民起义,获朝廷赏赐无数。

  1881年,崖州东部黎民起义,吉大文从福建告假回籍防御。回乡后,他大兴土木,在镜湖村西建起了一座庞大的建筑群——“资政第”。大厦既成,大摆宴席,地方豪绅官员相邀到场,大闹七昼夜。

  “资政第”有“四宅院、八门楼,大小房屋三十六间”之说:第一宅院为起居院;第二宅院为书屋;第三宅院为家庙,三进格局;第四宅院为库房,内设作坊、工房等。“资政第”构思巧妙,每一院落均为四合院,整体组合构成“富贵”二字。经百余年变故,如今,故居现存建筑有:起居院正室及北门楼,家庙二进共六目,工房及五目大屋。2017年,入选海南十大名人故居之一。

  另外,今存吉大文部分故居,除了“资政第”外,还有一间三目祖居。吉大文祖居建于乾隆年间,由国学生、“成均进士”吉启秀建造。其坐东向西,为典型的崖州合院建筑。门楼、耳房及照壁已于1975 年拆除。

  吉大文故居全景
  
  
  
  以下带扇形房屋系吉大文孙子吉进铜于1935至1937年间拆除原部分旧居而建。今为家钦和家环一家人所居住
  
  吉大文祖居(仅存正屋)
  
  吉承典老人在祖居前
  

  生前显赫,死后哀荣,身后败落


  吉大文生前显赫,死后哀荣。吉大文年七十卒于行馆,次年归葬故里。按当地民间丧葬礼俗,限棺入堂,于是临时盖起一间停柩堂,以方便接待吊唁。为了表达对死者的敬仰、哀思,当时,地方绅士、清朝文武官员前来凭吊,从全国各地送来花圈挽联,挽幛、挽幅,挂满停柩堂。其中铭旌挽幛用辞,有多字,但常以四字句,民国《吉氏族谱》有记。部分四字铭旌挽幛,刻石置其墓前,名碑留存,可惜1958年悉数被毁,今尚见部分断碣残碑。

  吉举人停柩堂第一进屋
  
吉氏族人发现的珍贵文物,录有挽幛的碑刻残存:桑梓懿范——平海县丞叶锡琪候补县......;福寿全归——候补知县倪惟钦、陈侃、成心中、孙兴寿、李开泰、寇宗华等顿首拜輓;海天豸节——福州府知府胡廷幹顿首拜輓。
  
  


  吉大文逝世后,家境在二位儿子的手里日渐败落。至上世纪二十年代初期,吉大文留下的整个连进宅第群被殃及,它们卖的卖、拆的拆,不过二十年,吉大文留下这座风格独特的大宅院竟然不翼而飞,或人去楼空。吉大文这二个儿子,时至今日,尚见村民大骂其为“败家子”。

  吉大文传三子,长德昭,次德崇,三德坚。这三个儿子,能坚持活下来的有吉德昭和吉德坚。而次子德崇,在其父去世五年后,年纪轻轻便死了,享年廿一。吉大文留下的东西很多,但于其次子,尤如浮云。出名的败家子,主要是指其大哥和季弟。

  长子吉德昭,本文前面已介绍。这个吉德昭,本和大家一样,也是一个普通人。他学业一般,成绩平平,两次应童子试未中,从此,他失去了继续参加科举考试的资格。不久,奉命和父宦游,说是为增长学识。和父远游期间,吉德昭想出仕为官,于是他的父亲通过关系,向朝廷“捐献”一定数量的银钱,这才“捐”出了一个福建候补县丞。但捐官的实在是太多,而实缺却非常少,“时事多艰”,无奈,吉德昭只好返里。1896年,吉德昭再次随父赴闽。次年,吉德昭被派往福建乡试考场当差役。是年底,因父病卒,吉德昭扶柩还乡。

  后人如此普通,要归罪于他吉德昭的。这里也请大家遣责一下。作为长子、少史公的血脉,即使不是神童,但不会是傻子,其非愚笨。吉大文晚年纳妾,喜得贵子,以致爱怜过甚,教养缺失。吉德昭因不好学,每年一童试,他居然不通过。自此断了进身之路,丢尽了举人脸面。为不想让儿子混迹于市井,出于父亲苦心,年老的吉大文,曾两次带着吉德昭远赴福建等地。其时的吉大文,为了儿子可谓是操尽了心。

  1898年,吉德昭从福建归里,不久病卧十年,直到民国初年抱病而卒。其“病卧”原因,从今天的考证来看,多数说是“风流成性”导致。少史公的这儿子,养尊处优,坐享其成,成年后更是绯闻不断,纳妾藏春,最后患积劳损削之病暴亡。

  吉大文外曾孙陈求熙先生捐建的吉大文故居门楼
  

  家庙遗存
  
… …家庙前遗存——中亭石柱
  

  1912年,长子吉德昭41岁撒手归西。其时,吉大文留下的家财还不少,真正的“败家子”,不是别人,非三子吉德坚莫属。

  吉德坚手下有二个心腹差使,皆爱财之辈。一个是吉德阳,一个是王至文,他们都是邻村抱旺人。德阳为其跑腿,至文为他理账,德坚的败家,与他们无不关系。

  吉德坚“败家”原因太多了。经人统计,主要有几条:一是交官送礼,或遭勒赎;二是赌博;三是游浪消费;四是随手施抛;五是遭偷盗。

  吉德坚不事生产,喜爱游侠花销,交官送礼是德坚的一种交际手段。不少地方官员要来巴结他,德坚对此自以为荣。官府衙门不论差使大小,一有来访,动辄杀猪宰羊,大摆筵席,吃罢赠送礼品。地方豪绅如有过访者,也大尽东道之谊,留宴数日,大吃大喝。如此兴师动众,大肆挥霍,手中现金多半溜走。

  吉德坚有的是钱。他沉迷赌博,除了与人赌,自己还当老板,开摊设档,招众集赌。他在州县设赌,在外县也开赌放红。他一个人哪能管理得多头赌档?大多数交由心腹代理,结果大部分钱财被人骗去。第一次被骗,第二次又来,这样一次次消耗,全不把钱当回事。有时,一夜间他打牌九输掉三、四千光洋是常有的事。传,他曾用牛车拉着光银去赌博。

  自小,吉德坚就已染上鸦片烟瘾,日子一久,烟瘾加重。他的客厅里有烟枪,妻妾房里也有烟枪,自己吸还呼朋引伴吸。九所殷商“寿昌号”就专门代他贩卖烟土。一年之中,从他那几支烟枪之上不知溜走了多少田园。

  钱在吉德坚眼里根本不算什么,他以为,自己的钱永远花不完。德坚有个痴好,喜欢别人吹捧自己。而谁向他吹嘘捧场之后,都得到赏赐,随手施抛,毫不吝惜。乐罗颜任光,与他仅一面之缘。有次,颜来访,得德坚热情款待。颜任光称赞他为人明朗,乐善好施。席间,颜任光告诉吉德坚,他将负笈赴省求学,不待任光说完,吉德坚立即叫管家拿出一袋光银来。据说,后来颜任光留美获得博士学位,正是与他这袋光银有关。晚年,吉德坚学习医术,为乡人治病博得赞许。所以,他虽然败了家,但还是有很多人感激他的“随手施抛”行为。

  身边躺着许多惯偷,但吉德坚未必知道。他不懂理财,糊里糊涂。今天他卖了这片田庄,得到一大笔钱,放在床头,过几日就不见了。原来是心腹吉德阳、王至文等人,抓其弱点、趁其不备从中偷窃。吉德阳原是胞哥吉德昭心腹,德昭死后又来给德坚跑腿当差。追随他不过一年,就建房二间;那个王至文,也不过如此,他同样盖起了房屋二大间。王至文还是一个偷书贼,他什么都偷,除了偷钱还偷书。吉大文留下的大部分书籍,都被他用牛车拉到抱旺的家里藏匿。抗战时期,这些书籍连同他的房屋一起被小日本烧了。

  崖州举人吉大文手迹《奉天诰命》碑拓片
  
  吉大文手迹
  

  吉德坚妻妾过多,很多钱财,都是花费在这些爱妾身上的。妻妾间经常谩骂,互相诋毁,从无宁日。吉德坚惧内,河东狮一吼,就手足无措。他那个第三妾凌氏,稍不如意,瞬间翻脸。凌氏系高州籍,人称“高州母”。她有一个弟弟,死后葬于镜湖村坡,碑文为吉德昭所撰。德坚败家后,手头局促,“高州母”叫闹更凶,不久便带着弟弟的骨骸回高州家乡去了。解放初期,长女吉瑞姬,因为想念母亲,曾只身一人跨海到高州寻母,以解思念之痛。

  吉德坚堪称民国琼南最大的“败家子”。他一妻三妾,广厦二十多间,田园二千多亩,钱财衣物数不胜数。由于他挥霍无度,享受成癖,房屋、田园基本卖完,加上大盗小偷、大漏小渗,殷实的家业在德坚手里不过一二十年就消遁于尘世。村民说,其中吉大文家庙第一进卖给原吉大文随从吉进先的后人,书室则卖给了村民吉训定。

  吉德昭、吉德坚兄弟,素以风流放荡、生活奢靡闻名。兄弟俩因沾染恶习,沉迷其中,家道从万贯家财成为烟火难继,最后让家庭陷入窘境,惹人愤慨。对于吉德昭、吉德坚兄弟,本文不得不写,在此向各位后裔说声“抱歉”。


… …热心公益,博得好评

  此后,吉家开始过着清苦的生活。吉德坚正妻何氏,是个裹足女人,走路一扭一扭,不能下地干农活。家道败落后,村民尚见其照样有钱花。有的村民觉得纳闷,这小脚女人又哪里来的钱。原来,她看到丈夫嗜赌如命,无止挥霍,迟早坐吃山空,于是,她趁没人时悄悄将光银放进罐里盖严,埋进了自家的院子内。突遭变故,家徒四壁,丈夫吉德坚除了一条老命,他再不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供家里开支了。吉德坚死后,何氏果断出手,叫邻居小女孩吉承爱帮忙,挖出光银,之后过上了一段开心日子。

  不过,吉德坚并不是一个为富不仁的人。他为公益事业,毫不犹豫,慷慨解囊。1908年,他和哥哥德昭,按父命捐银一千零六十两支持崖州新式学堂。同时,他捐款修建桥梁,方便抱旺、镜湖等村民出入。乡间有活动,他知道了,也会主动施赠一点,帮助解决困难。他喜欢施舍,常常拿财物接济有困难的人,博得地方好评。

  吉德坚仅是童生出身, 好吃懒做,不爱学习。但他却嗜好土歌,身入迷魂。为了心爱的土歌,他常常口嚼槟榔,嘴唇红红走村串户与人对唱。有时,他在自家搭台助兴,引众吆喝。有一次,父亲吉大文教子心切,用绳子把吉德坚捆绑吊起来逼其学习。但这个亲生儿子却不听管教,作"呱"给父,至今传唱:

  父爱诗书子爱呱,
  子笑呱来得心宽。
  诗书又不作饭凯,
  笑呱时常当作饭。

  吉大文故居神龛
  
  北门楼
  

  土改受冲击

  吉氏家族人丁不旺,后代簿命单传。吉大文传三子,长子、次子均无子嗣。三子吉德坚传四子,四子中,长子、次子和四子也无子嗣。最后仅孙子吉进铜传男丁二人:长子吉承攀和次子吉承铨。可曾孙吉承攀,小小年纪便去世。好不容易留下一个独苗吉承铨,今传下四世孙吉家钦和吉家环。

  解放后,社会鼎革,吉氏三代单传的独苗孙子吉进铜一家被划为地主成分,房屋、田园被没收,钱财衣物洗劫一空。土改中,原“资政第”院落群悬挂的牌匾被抱旺人罗德桐带头打砸。

  解放前,吉进铜把家庙第三进屋让给一村民居住。土改时期,村里把宅院里一进家庙的一半房子分给吉进铜一家,但那户人却不同意,说他们不愿与地主住一起。无奈,他们分得祖父吉大文用来储存粮食的一谷仓后全家才搬进去,旁边前庭给女儿住。

  吉进铜能活下来的亲人,解放后均受到冲击,他们死的死,伤的伤。1953年,76岁的嫡母何氏,在其去世时居然找不出一处停柩遮阴之所。1958年,43岁正值壮年的吉进铜在长茅水库劳动时饿死,死时难觅一片棺木,只用草席包裹下葬。之前,吉进铜因交不出金银财宝,遭受土改积极分子的捆绑、吊打,他不堪羞辱跳井自杀。不想井水不多,想死却没死成,最后被村民发现用竹杆钩了上来。这口水井是吉举人当年挖的,位置在今停柩堂旁。1968年,吉进铜侧室罗氏因故去世,其时子女尚小。

  2017年清明前,吉氏族人几经周折,从东方境内运回《奉天诰命》碑。上世纪80年代,此碑曾被盗卖到东方当碑材
  

  民国八年重修的《吉氏族谱》记载吉春墓志
  
  
  《吉氏族谱》辑录部分铭旌挽幛
  
  

  由吉高翔先生主编的《崖州吉氏族谱》(11卷共16册,宣纸简体竖排)
  


… …这里可与作者联系 夜泊(微信):13389881261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7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LVYESHE 时间:2019-06-17 13:44:28

  是日下午二点半,大家已饥饿难耐-------你们下次再行考证,带些食物饮水,临时充饥可用,方便采访

作者:吉高翔 时间:2019-06-17 16:51:33
  夜泊辛苦了!
作者: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17 20:08:34
  很详细,夜先生下功夫大大的!
作者:天之南2008 时间:2019-06-18 11:17:31
  大作。
作者:LVYESHE 时间:2019-06-18 13:06:15
  解放后,社会鼎革,吉氏三代单传的独苗孙子吉进铜一家被划为地主成分,房屋、田园被没收,钱财衣物洗劫一空。土改中,原“资政第”院落群悬挂的牌匾被抱旺人罗德桐带头打砸。

  解放前,吉进铜把家庙第三进屋让给一村民居住。土改时期,村里把宅院里一进家庙的一半房子分给吉进铜一家,但那户人却不同意,说他们不愿与地主住一起。无奈,他们分得祖父吉大文用来储存粮食的一谷仓后全家才搬进去,旁边前庭给女儿住。

  吉进铜能活下来的亲人,解放后均受到冲击,他们死的死,伤的伤。1953年,76岁的嫡母何氏去世时找不到一处安身之所。1958年,43岁正值壮年的吉进铜在长茅水库劳动时饿死,死时难觅一片棺木,只用草席包裹下葬。之前,吉进铜因交不出金银财宝,遭受土改积极分子的捆绑、吊打,他不堪羞辱跳井自杀。不想井水不多,想死却没死成,最后被村民发现用竹杆钩了上来。

  ------------众人以 怨 贪 狡 狠 报德

我要评论
作者:清贵水利沟 时间:2019-06-18 15:27:24
  很真实的家族史!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9-06-18 19:41:22
  海南在线首页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9-06-19 11:50:47
  不错,不错。现在当官的都有秘书,动口不动手,估计很多的书法写得更鸡扒黱一样,更不要说写官场论文了?
作者:多港峒客 时间:2019-06-19 13:25:45
  小时候做了些特皮的错事,老妈气极就骂:“个衰仔,有抄家冇封诰!”那时候不明白,现在才知是很老年间的骂法。在外面闯了大祸,官府要来抄家的;成了大功名,皇帝则要“封诰”表彰的。吉大文就是诰封到祖上三代,光宗耀祖,确实非常牛!
  “旌杆”是“封诰”表征,在琼南属于很罕见的文物。吉氏旌杆历经波劫还能存,反而到2015年才断毁,太可惜了!吉大文《奉天诰命》碑,近年却能在东方市失而复得,完整如新,当事者用心费力,又值得大赞!
作者:08983998 时间:2019-06-20 08:48:40
  夜泊辛苦了,写得很好!
作者:张中平88 时间:2019-06-20 16:07:51
  好文!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9-06-21 15:22:06
  1958年,即吉大文入土60年后,无辜被附近村民挖坟抛骨,尸骨被辱,棺木被拉走制作板凳(如图)。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9-06-21 16:51:31
  《光绪崖州志》(1914年版)辑录吉大文诗文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9-06-21 16:54:35
  吉大文手迹:《奉天诰命》碑
  
楼主夜泊2009 时间:2019-06-21 16:59:59
  崖州举人吉大文三子德坚(字定五)手书一张,这是一份屋场立断地契。
  
作者:朝闻之 时间:2019-06-26 00:00:49
  晦涩的历史足迹,让人凝思。
我要评论
作者:HungarianDances 时间:2019-06-26 00:44:55
  编排有点乱,看个大概。
作者:非常平淡 时间:2019-06-27 10:33:40
  "逝者如斯夫",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这才是历史的达观。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