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东

楼主:银灯鸳帏 时间:2019-12-19 02:13:51 点击:2666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三十年前,我见过阿东,那时候他是个初中生,我还是个小学生。那时候的阿东长得秀气,穿着整齐,看上去朝气蓬勃,从精气神看,像个上进的人。
  如今的阿东,蓄着长发,因为长期不洗发,头发沾满了泥尘,本应用丝丝缕缕来形容的头发,却已经打了死结,像个睡在垃圾堆里的疯子,头发粘糊着,结成一块块,这一块块的头发,渗着油渍,这油渍散发出来的味道,有股浓郁的恶臭,你若靠近他,会被他的体臭呛到。阿东的胡子也几乎不修,黑白参差,仔细看看,胡子间有许多污垢。但这不是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他也不是一个风尘仆仆的路人,从他廉价的笑容下,你会想到他是一个散漫的男人,再从他那张掉了一颗门牙的嘴巴看,你会想到“智障”二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银灯鸳帏 时间:2019-12-19 23:27:33
  阿东的衣服从来不洗,不论春夏秋冬,外套都穿在身上,他的裤脚是烂的,是被一双磨平底的拖鞋踩烂的。
  • chen0000001: 举报  2019-12-25 09:56:28  评论

    你如此形容阿东,小心阿东灭了你,阿东可是三亚市人民政府市长哈
我要评论
楼主银灯鸳帏 时间:2019-12-19 23:47:06
  两年前,我回到生我养我的村子,对于漂泊在外三十年的我来说,对村子里的人已经存在一定的陌生感,对他们的印象仍停留在记忆的源头,也没有几个人能认出我。三十年,死的死,生的生,老的老,有记忆的小孩如今也已经是中年人了。
  我这个人贪玩,喜欢热闹的地方。回到村里,我就给一位偶尔联系的小学同学打电话,他带我到村里喝茶。我在一群陌生人中感到孤独,但在听他们闲聊中知道这些年来村子里发生的许多事,听人聊天也是我的兴趣所在。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银灯鸳帏 时间:2019-12-26 02:47:02
  问好诸位
楼主银灯鸳帏 时间:2019-12-26 03:08:26
  人多的地方必然热闹,特别是在农村,那种没有秩序的人群,没有统一规律的生活方式,没有组织纪律的讲谈举止。在和我的老乡亲们交谈中,会让你在融洽中感到跳出逻辑思维的漫谈,从一个不着边际的话题说到另一个不着边际的话题,又从一个不关痛痒的人物聊到一个不关痛痒的人物。在“高谈阔论”中有应诺的,有争辩的。有懂得很多但考虑对方立场的而不据理力争的,也有一知半解但持野蛮态度而居高临下的。我不习惯的是他们随时打断对方的讲话,但正是这种谈话方式才不了了之,心态上胜利的愈战愈勇,心态上失败的愈挫愈勇。我有时候也参与他们的谈论,我是被卷进去的,因为他们的谈论就像一场龙卷风。
楼主银灯鸳帏 时间:2019-12-27 01:52:13
  阿东是一个善谈者,他虽然懂得不多,但也能对答如流,不管是真理还是歪理,他认为自己说的就是有道理。他谈人生,谈国是,谈过去,也谈将来,好若和他意见不一致,他会说你是个疯子,说你什么也不懂,他的口头禅是“你都不懂得”“发疯了”,所以与他谈话的人都无法谈下去,扫兴地不说话了,有的会对他发起进攻,当然少不了脏话。
我要评论
楼主银灯鸳帏 时间:2019-12-27 02:26:38

  他们骂阿东是个脏东西。可是阿东并不生气,也不回应,他只是语速减慢,自言自语,好像没有听到对方说话。有些人说不过阿东,他们会骂阿东是个阳萎。阿东是不是阳萎,只有天知地知他自己知道,但是他从来不碰女人,五十岁了还不娶媳妇。阿东一聊到女人的话题就故意闪开,他不聊女人,也不说性事。有些女人喜欢逗阿东,叫他去嫖,也说介绍个女人给他,但他从来不回应。有些人还一本正经地说,性障碍是一种病,当今社会患这种病的人不少。
楼主银灯鸳帏 时间:2020-01-03 02:32:46
  生命与性,性与生命,一样重要,一样平等,先有性才有生命,还是先有生命才有性,这好比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的问题。一个男人,丧失了性功能,就等于丧失了生命的尊严。
楼主银灯鸳帏 时间:2020-01-05 14:46:59
  阿东初中毕业就去打工,他混社会很早,当时赶上海南建省,接着是三亚由县升为市,有许多酒店陆续兴建,有许多外国人来旅游。阿东没文化,在酒店当服务员,拖地打扫浇花冲厕所,样样都干,得到酒店管理人员的赏识,于是把他调到采购部。采购部是个油水部门,阿东时时得到供应商递过来的香烟抽,供应商的香烟好,阿东总会在耳朵上夹一根,回到集体宿舍再拿出来抽,同事们看阿东抽好烟,都问他要一根,可阿东口袋里装的只是二元一包的软壳宝岛牌香烟。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