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旧儋村

楼主:石浩奇2020 时间:2020-11-09 08:40:47 点击:486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回望旧儋村

  文/石浩奇

  三月和煦的微风荡荡漾,吹散了莆公英洁白的花絮,,似羽毛,轻轻飞升,又似花瓣,悄然飘落,埋没了时光的眼泪,又埋没了岁月的泥土。
  一个古村落遗址,已被绿野覆盖了五百多的春秋,在时光深处,她不灭的灵魂依然缠绕着她迁离别处的代代子民的梦。就象老祖母慈祥的双眼,不时不刻地牵挂着她的子子孙孙。
  二○一八年三月四日,基于丹村古老文化的发掘,中国作家、海南乡土文化学者,张跃虎先生,原东方市常委、政法委书记潘硕儒先生,由乐东县政协委员、海南省青年作家郭义忠,丹村村委会副主任石群义及海南省作家王昌雄先生的陪同下,带领一支乡土文化团队,一同来到了佛罗镇一个早被遗忘多年、西南沿海住居较早的古村遗址,当地人称一一旧儋村。
  旧儋村座落在丹村港渡口的东沿港岸,是丹村人的原基老村。海南省作家王建光老师沿革《崖州志》的历史记载中写道:“明朝嘉靖庚子年即公元1540年丹村立村。村址在离月村一里的港边,现称旧丹村,隶于感恩县南丰乡。原名为"旧儋村"。最早由石姓等几户先民从儋州迁徙过来。为了表达怀土情结,故村民把村名命为"儋村",清朝顺治初年,福建的明军官兵和明朝子民因被清兵追剿,一部份迁来琼崖。官兵和子民看到儋村靠海傍港,林茂粮丰,交通便利,利于生存,便于东山再起,于是落户丹村。由于大量明军官兵和明朝子民的加入,改变了儋村村民的政治成份,文化成份和人数此例,故而经过商议,辛卯年(1651年)把儋村改为丹村”。
  村史留痕,不难揣度旧儋村所经历的世事沧桑。有渡口的地方,水陆交通顺畅,捕鱼舟楫和贸易商船来往繁多,又逢乱世江湖,明清战事连连,兵荒马乱,海盗和劫匪恶作娼獗,加上旱涝交替,天灾人禍接踵而至,村民哀叹,旧儋村先人身受世态动荡,生活无奈,即此举村迁移,从此,一个家庭,一个村庄的故事就此终结。
  走进旧儋村,漫步近观,沃野无边,水草丰茂,丹村港碧浪旖旎,波光潋滟。极目远眺,崇山巍峨,连绵起伏的群山,林木苍深。沿着通往佛罗铺的古道,约一百米的地方,有一棵立村时留下的古榕树,孤阒地耸立在那里。
  一棵苍老蓊郁的榕树,遒劲的枝干像一把张开的大伞,荫护着大地,缠绕着乡愁。它的根紧紧地抓住明代朴拙的村魂,历经岁月的沧桑,枝干和厚实的叶子仍然伸展春天的秀色。
  榕树植根错节,柱根相连,梢冠旁飞,枝繁叶茂,宛若一座墨绿的山形,神奇而宁静,在古垣的荒野里相映成趣,古道和幽蔽的树荫相得益彰,既充满着灵气,又显得落寞悲凉。
  潘常委、张作家及随行人员默默地站立在荫蔽的榕树底下,置身其中,如沐古风,沉重而肃穆。他们似乎回味童年的初衷,默思光阴一隅,跟着耳目的足音,缱绻着心伤,激发那份曾经磋砣岁月的记忆。一条条垂珠一样的榕须,一种魅人的古朴风烟,伴随着优雅的意韵,轻轻灵动着他们悠悠吟诵的诗行。
  睹物怀古,旧儋村那些往事,那些景物,一代代逝去的人,那些遥远的生命记忆和传统的农耕文化,不仅展现了佛罗地域的世态风情,也张扬了古榕树柱根相连的生命情义,坚毅刚强的风格。它是故乡的化身,母亲的情怀,是树的神灵,一尊慈祥的守护神,守护着一方水土,也祈祷一方村民的平安,它何尝不是一位虔诚的文化先祖。时代的变迁带着岁月的风尘渐行渐远,它把生命的记忆留下,熔铸成村落历史的烙印,缕刻在丹村人生命中永无磨灭的记忆里。
  故乡,宛如一支忧伤的民歌,总是在月亮升起的夜晚唱响,歌声悠扬,有欢乐,有悲伤,令人荡气回肠,思绪万千,抒发一种幽悠深沉的怀乡之情。故乡的怀念是一种乡情的记忆,一间小屋,一条路巷,一棵棵庭院的树木,都能构成一幅追忆过往的缩影,恍惚在白雾朦胧的梦境里。旧儋村,一份静谧和安宁,一种无法触摸的灵魂淬火,背负着曾经人文历史的精神皈依,用榕树的倩丽昭示世人,诉说心事,见证旧儋村那份沧桑的岁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LVYESHE 时间:2020-11-09 18:52:11

  要保护好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