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记忆(童年的一段故事)

楼主:呆子先生 时间:2021-03-01 01:08:36 点击:463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家乡的记忆

  纪明教

  那是七十年代初期,我小时候,最为贪玩,到田地里玩泥巴,在家塑人、塑马、塑猪,塑狗之类。拔牛尾毛装鸟,抓来各类鸟儿啾啾齐鸣,用绳子绑住足,用谷物喂它。所以许多小孩子都来我家里玩耍。
  邻居有个哑巴外号叫桔坚,带来了一本名叫《三打白骨精》的小人书,我们都围着观看。这本书对我影响很大,是我第一次开蒙读物。这本讲述的是:唐僧师徒四人为取真经,行到白虎岭前。白虎岭住着一个白骨精,为吃唐僧肉,后变成村姑、妇人、老父,全被孙悟空识破,白骨精害怕,变作一阵风逃了。我看了,信以为真,想象更加神奇,山里真的住有牛头、狗头、虎头、狮头,人身的妖怪呢。我很激动,好奇心很大。心想一会儿飞到山里看妖怪。我家附近有一棵很高的酸梅树,每天一清早,我就爬上树上朝东边山里遥望,看看有没有出现妖怪,一连在树上守望了十多天,终不见妖怪出现,认为藏在山洞里,没有出来巡山吧。我母亲白天总是找不到我,不知道我是去那儿玩耍,原来我在树上呢。
  我那时候年幼尚未上学,但我认识了许多字,因为我每天清晨,都听隔壁邻居谢哥哥诵读课文,谢哥哥已读三年级了,说话口齿不清,本来课文是“锯子锯,刨子刨,铁锤敲得叮当响,黑板擦得清又亮。”他却诵念成“注了注,抱子抱,铁锤敲失叮当早,黑板擦得之三箩”。我经常站在窗外听他读书,有时也看他抄字,我自然认识了许多字。后来,谢哥哥和我们一道放牛,烈日当空,沙漠火烫,当时孩子们都没有鞋穿,不过我们会骑牛,唯独谢哥哥不会骑牛,他赤脚走在沙漠上赶打着牛跑着,双脚被沙漠烫红肿,差不多熟了。他不会游泳,不会爬树,有一次河水冲垮了小坝(罗马人的水库),小坝水干了,坝里鱼很多,罗马村人大老幼小带着鱼网到小坝水库捕鱼,谢哥哥不会游泳,跟人去捕鱼,不幸就在小坝一个深泽里淹死了。从此我就听不见谢哥哥晨读了。
  七十年代的农村,就是这样荒凉,落后、贫穷、艰苦。我记得每天晚上,生产队长都会挨家挨户安排第二天的出工内容。所有劳动力都有一本记工本,生产队有一名记工员,在每天晚上在生产队文化室,煤油灯下为社员记工。我母亲每天晚上都叫我带记工本去记工,多次在路上被村东坊一个无赖少年拦住,用手背勾敲了我的那光晃晃的脑袋,敲很响,痛得我大哭。从此,我不敢去记工了,就换我哥哥去了。
  当时的人出门全靠双腿。好的家庭才有一辆自行车,汔车少见,能看见一辆汔车,准会围着一大群人,仔细看个够。我记得有一次一辆拖拉机开来我村,孩子们围着盯,因为太稀罕了。拖拉机开走了,我们小孩子爬上车上去神奇享受,约离家乡五六里路才下车来,徒步回家。
  在那个年代,家家都每年都养两头猪,一头交食品站,叫交任务猪,我家每年养的两头猪,肚子滚圆,皮毛光泽,每支毛冒着油星,走慢慢的。每当母亲一勺一勺地喂猪,我都要骑在猪背上,看它一口一口地吃着。一只猪养一年,都会长一百三十多斤。猪喂肥了,够重了,便拉到收购站去交任务猪,这时就能吃上香喷喷的猪肉了。那时候,农民自己养的猪,是没有权利随便宰杀的,养一头交收购站,另一头,允许宰杀。记得有一年,有人偷杀自己养的生猪都挨批斗,只见一个村干部一边敲锣,一边跟街叫道:“罗马村的群众,听着,今天晚上在市子上召开偷杀生猪批判大会嗬!”其后跟从着一大群看热闹的小孩子。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候的猪肉很肥肉,油多,特别香,那时候的人少生病,是因为吃的是真正的健康品,绝对没有瘦肉精,饲料抗生素等。
  我家里劳动力少,全家只靠父母出工,挣得的工分少,分到的粮食不多。主要是年年超支,幸得母亲的姐姐布小妗的支持,每年都给我家几担谷子,我每次都陪母亲去布小村担谷子呢,再吃些番薯充饥。年年超支,不单是我家的事,家里孩子多只靠父母出工的人家都会超支。
  我七岁上小学一年级,穿着我哥哥的肥大衣服,没鞋子穿。开学几天,我就与同学们混熟了。我天生会绘画,同学们都请我为他们绘画。那个年代,没有现成的作业本买,作业本是用白纸自制的,封面空白,同学都要求封面空白处作画,我问他们“你的想画什么?”“我想画一只狗守门”“你的呢?”“我想画一头牛在吃草”“我的想画一只小鸟”“我的想画一只蝴蝶” “我的想画一朵山花”等等,这些我都给他们一一画了,而且画得很逼真,同学们都很高兴。
  我上学不正常,应该是“一日打鱼,三天晒网”老师多次点名不见我,有一天就带领全班学生到我家里来,排两队在我家唱歌,我母亲才知道我逃学之事,我就上学去了。
  我不专心听老师讲课,听着听着,脑子就想到别的事情来。因为我想起前几天六公叔爹给我们讲牛郎织女的故事。六公叔爹说牛郎要与织女相会,王母娘娘忽然拔下头上的金钗在天上划出一条很宽的河,波涛汹涌,牛郎无法过河,只好在河边与织女遥望对泣,他们坚贞的爱情感叹动了喜鹊,无数喜鹊飞来,用身体搭成一座彩桥。天长日久,王母娘娘只让她俩人每年七月初七见一次面。六公叔爹说想要见到牛郎织女,就在深夜盛一碗清水,放在屋顶上,碗底见天见月亮,就可在碗中看到牛郎织女相会的情景。这个神奇的故事听得我入迷。我就想尝试一下,在我家屋顶上盛一碗清水,这时,天上月亮圆又圆,照在碗里如玉盘,我一直守望到深夜,却始终不见牛郎织女出现。我连续实验了足够十几个月夜,尝试失败。有一夜鸡鸣叫了,我开始从屋顶上下来,夜里我大哥也起床,大哥在学校里学习成绩非常好,但我家无人参加生产队劳动,年年超支,生活艰苦,就辍学回家来参加劳动,成为一名社员。今天黎明到来之前,大哥收拾行李,锄头之类,和村里一群人出发去工地了,据说是去黄流修三曲沟水利工程。在七十年代初,乡村里,广大农民热火朝天的参加修水利工程、修水渠,也有一些女性的身影,这些农村姑娘们有个穿着军装,热情淳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们在那个年代都是受人羡慕的“铁姑娘”。
  一清早,在农村插队知青跟着农民迎朝阳去田野,村道房屋墙上充满激情奋斗的黑板报。
  当时村里驻有蹲点干部,由大队安排住在农民家里,吃在农民家里,白天带农民出工,当时筒称“三同”。那个年代的农村,生产条件低下,生活也很艰苦,但是那个时代的人有梦想,生活得激情昂扬。现在的人们之所以怀念曾经的岁月,正是因为那个时代的人生活得单纯。
  有一段时间,我大发奇想,潜心研究起自制火柴来。火柴头是黑色的,我想可能是手电简里的电池吧。我用砖头把电池打烂,取出黑色材料,用煤油拌均,用小木棒粘黑材料,晒干,在火柴合黑处擦,没有燃火,反复试验都不成功。然后又想制造飞机,为什么飞机能飞上天,鸟儿是有翅膀,蝴蝶也有,故能飞。于是,我用一支生竹干分左右两头,左边两头用绳子捆起来,拉左边绳子,左边竹子往天上弯上天,我庆祝成功,又拉右边绳子右边的竹子往天上弯上天,可是左边的竹子往地面掉下来,反复试验都以失败告终。
  我早上会多睡觉,经常不去上学,有个同学告我“老师说你扩课56节,准备开除了”,我就经常逃学了。每到上学的时候,我不去学校,不敢呆在家,我就爬上我家附近的一棵酸豆树上去呆着,实际上我的课堂是在设在酸豆树上,我第一个是往东边山里遥望,看看是否有妖怪出现,思考着如何做好牛郎织女相会的实验,二是思考着如何制造火柴、飞机成功,三是看我喜欢的崖州民歌《薛元贵征东》。当学校的放学钟敲响的时候,我就从树上下来放学回家。
  父母见我少出门,整天在房里转悠,有时自讲自话,聚精会神地做什么玩意儿实验,甚至废寝忘食。又发现我经常逃学,平日少说话,老实巴交的样子,神态呆呆的,看来都是个不中用的人,都为我今后的命运发愁。
  等到每周五九所市期的日子,各村农民都把产品到市上做贸易,市场繁荣,物产丰富,我母亲带我到九所市找算命先生箅命,先生盯了我一眼,然后看了我双手指一会儿,说:“你儿是个清华北大的学生”。我母亲不相信说“先生,我这孩子经常逃学,给学校开除了,那有啥福?”那个先生说:“是的,起码是个清华北大人才。青壮年平平凡凡,晚年稍好的,”
  父亲有一次对六公叔爹说他生了四个男孩,个个都是蹦蹦跳跳,非常精灵,唯独我这亚三(指我),是个不灵活的呆子,很担心我长大后的日子是否过得好。六公叔爹说我长大了自然就好。父亲又说前几天先生算我的命说是北大清华学生,六公叔爹笑着说,现在上大学都靠推荐,你开脑子思考一下,能轮到你家狗崽子吗?六公叔爹还告诉我父亲说,近期每天发现我在上课时间爬上附近的一棵酸豆树上去呆着,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从此我的家人才知道我是在逃学呢,我遭到一顿打骂,并将我那些做“科学”实验的器材全部打烂了。从此,我开始积极上学了。后来,我竟然考取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系,是否瞑瞑中有安排,还是巧合呢?
  六公叔爹出工前必拿着酒瓶喝一口酒,然后用木炭在酒平线上划记号,防止人偷喝。他是村里有名的结巴,说话的时候,满脸通红,说不出时就跺跺脚。我和许多小孩子笑着跟他学,因此我们村西坊里出了好几个结巴。
  几十年过了,如今的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娈化。在党的领导下,人们丰衣足食,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楼房,不愁吃不愁穿,过上了幸福美满的生活。但过去有许多东西消失了,永远无法找回来,就像秋日飘落的叶子,随风而去。这些一直留在我的记忆中,我只默默地怀念。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LVYESHE 时间:2021-03-02 21:12:32

  只要你还在怀念,消失了的那些就不会消失,读者依然会从你的文字里看到那些景象

我要评论
作者:假古大王 时间:2021-03-04 08:20:56
  楼主居然考取了北京大学,宿命呀!真看不出来。
作者:天之南2008 时间:2021-03-08 20:10:47
  倒数第三段的“瞑瞑之中早有安排……”“瞑瞑之中”应该是“冥冥之中”才是正确。
楼主呆子先生 时间:2021-03-09 18:07:00
  谢谢天之南先生,帮我改过来。
作者:甘工 时间:2021-03-10 08:02:26
  读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