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

楼主:青脂懒雍妆 时间:2013-11-14 16:08:05 点击:12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不好,但全世界只有一个我。珍惜也好,不珍惜也罢。如果哪一天你把我弄丢了,我不会让你再找到我。友情也好,爱情也罢。我若离去,后会无期。
  ——题记


  再见她,还是在那棵飘落的柳树下。
  她还是那般清瘦,如同垂柳依依,不同的是,曾经如轻烟般惆怅的忧郁不见了,她的眸子绽放着一丝丝光亮。
  那颗柳树一年四季都保持翠绿,从未枯萎过。
  她着一套水粉色衣衫,上面绣着一对正在戏水的鸳鸯。粉若桃花。
  坐在柳树下的石凳上,长眉连娟、齿如编贝、秋波微转着。
  我忍不住去拉她那嫩若白藕的芊芊玉手。
  “不要……”她朱唇轻启,轻盈地躲开了我。
  仿若湛蓝的天空中有一道闪电划过,霹雳作响,心在哀鸣着。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是有心上人了。
  这是早晚的事,我知道。只是我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潇公子,对不起,上次的离别太仓促,小女此次前来想和你见上最后一面,想和你告个别……”还是那个熟悉的、淡淡的声音,却犹如泉水般轻柔,划过我的心房,荡起了圈圈漪涟。
  我的泪一点一滴地散落下来,越流越多,最后汇聚成一条江河在心里翻腾。
  但我不能掉泪,尤其是当着自己心爱的姑娘。
  “哈哈哈......”虽然心在流泪,但我还是我刻意地大笑了几声。表情尽量投入,不让她看出任何破绽。
  她站起身,疑惑地看着我,“公子为何大笑?”
  “我是为紫衣姑娘高兴,紫衣终于寻得了如意郎君。”深情凝望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我口是心非道。
  “公子......”她被我的直言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芙蓉池畔都开遍,旧欢新恨几凄凉,渐看一轮冷悬秋,不如与尔且饮且吟。”望着她又微微发红额脸蛋儿,我拿起了搁置在石桌上的酒和酒器,为双方斟满了酒,端起酒杯来到她面前。
  “姑娘,请。”
  “紫衣不好饮酒,多谢潇公子的好意。”她见此,赶紧推却已到面前的酒。
  “这是在下今年秋天采摘上好的提子,又提取了名贵的果萃酿制而成 ,此酒虽名酒,却更像果汁。姑娘,你就不要推辞了,喝一两杯,是不会醉的。”微笑着依旧将酒杯举在她面前,我知道,知书达礼的她是不会拒绝的。
  果然,她微微叹息,接过了我手中的葡萄酒。“那紫衣就恭敬不如从命。”
  “紫衣。紫衣。”念着她的名,像是要刻进我的心中。
  总感觉自己真的醉了,平日千杯不醉的他,今日一两杯葡萄酒,竟让他的思绪越来越模糊。
  古言说的对,人不醉心自醉。

  思绪像是一团团光怪陆离的小火焰般越燃越烈。
  早有算命先生预言文曲星下凡的位置正好是他家宅的方位。
  那年,他进京赶考。大雨磅礴,他途经一家庙宇躲雨,却意外地发现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泪光点点,娇喘微微,态生两靥之愁,却丝毫不能掩饰她清秀的脸庞。
  “紫衣,你可曾记得,那年建申之月你我相识,在法刹寺。那晚,你说你逃婚在此,我取下包袱里的桂花酒,为你斟了一杯酒暖身。”
  “紫衣,再饮一杯。这一杯,权当给我庆功,终中金科状元。”
  他又斟满了两杯。
  紫衣,紫衣,难道你真地忘了吗,那些日子虽然清苦,但你我也曾十指相扣、桃花为盟,你侬我侬,忒煞情浓 。
  许是面前的人儿饮了酒,清秀的脸上飞起了两朵红云,愈发娇艳了。
  她水灵灵的眸子里竟有晶莹剔透的东西在闪动。还是想起了,她为他织布添裳。她最喜欢给他做鞋了,那鞋的名字叫“虎头鞋”。尤其在他上山砍柴时,总要穿上她亲手为他缝制的虎头鞋心头才踏实。虽然她不懂他写的那些个诗词歌赋,可总会在夜深人静之时为他研磨或者添上一壶好茶。

  一阵冰冷却很柔软的感觉传来,才发觉,不知何时,已握住了她的小手。
  “公子,你喝醉了。”紫衣抽回了自己的手,出奇地抬起了头,望着眼前的我。
  她绝美的脸上,燃烧着怪异的火苗。当火苗退去,泪水已爬满她的小脸。
  望着梨花带水的她,我波澜不惊的心慌乱了。
  心顷刻间又乱了,不知道是第几次为了这个姑娘。
  “紫衣,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该握你的手,不要哭了,好么?”我赶紧走到她的面前,措手无及地望着她哭。
  蹲下身,伸出手,接住了她的眼泪。
  滚烫如火,刺痛了我,痛到了我的心尖。
  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将她拥入我的怀里,好好地疼惜,不让她掉一滴眼泪。
  和她同喜同悲。
  可那是再也不可能的事情,我深知。
  身后一一阵阵仓促慌乱的马蹄声响起,声声痛彻心扉。
  那是清河崔氏之家牛员外的百寿骑龙马~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青脂懒雍妆 时间:2013-11-19 17:32:00
  冬夜里的离歌~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