潭门老渡口

楼主:倾城紫贝 时间:2016-11-02 22:59:09 点击:1775 回复:20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top_logoopen_app下载应用
  潭门老渡口(3)
  碧海连天2016.02.24
  老渡口是潭门人出海回来必经上岸的口岸。潭门人出远海或是近海捕鱼满载而归就是经过这个口岸把海鲜货物拿上岸。在潭门港没有挖掘成规模的时候,通常潭门渔民把大船停在大潭(潭门港外面的海里),然后他们开着翘板把货物运到老渡口提取上岸。老渡口除了潭门渔民必经的口岸,它还是对面一个村庄人口的唯一进出之道。对面的村庄叫排港村,它就像一个孤立的村庄,虽然它的一边紧靠着博鳌,但是在博鳌没有开发之前,它距离博鳌又显得那么遥远,它却是属于潭门的一个小村庄。


  老渡口的老是它的历史悠久,这是潭门渔民一代又一代人的老渡口。老渡口有多老,恐怕没有人知道。老一代的潭门人说,潭门渔民出海有多久就有多老,从潭门渔民的更路薄记录也就是从宋朝开始就有渔船到过西南沙,应该也有几百年了。可是老渡口还是对岸排港村的渡口,也许存在这个村庄的时候就有了老渡口,可是没有材料证实村庄是多久存在的。老渡口的老或许经历了上千年。

  在旧港码头富港街的马路侧边就是潭门老渡口。有块大石头刻着“潭门老渡口”,三个由旧船木组成的四根大圆柱形成的大“门”状,“门”的顶端有“潭门故事”的字样,无数根船木从顶端伸展,垂挂下来的铜铃铛像一个个风铃。旁边还建了一个木头搭起来的凉亭。这是潭门政府2014年建立起来的潭门老渡口的标志。

  这个老渡口的标志全部都是用废弃的船木制作的,还充分地利用木船上的每根木板。被海水浸泡腐蚀还生锈的铆钉而发黑的船木板看上去很沧桑古老,看上去也非常地坚硬牢固。潭门人说,这种旧船木板已经不多见,以前废弃在海滩边没人要的船木板现在都有宾馆酒店居家当桌椅或装饰,成了抢手货。在潭门很多的餐馆或是工艺品店里,还可以看到很多用旧船木做物件的痕迹。比如在工艺店里的茶几和桌椅,那种海水浸泡天然形成的灰色是任何人工喷漆模仿不了的条纹,还有铆钉留下洞口发黑的沧桑感是仿造不成的。挂在船木上的铃铛沉重而笨重,加上斑驳的旧船木,有种古旧沧桑感。站在此处,仿佛让人穿越时空的轨道回到过去的古旧沧桑的老渡口。

  潭门人说,那时候的老渡口是一片大浅滩,海港还没有挖掘之前只是一条浅浅的河流,是上游水渠灌溉淡水和海水的进出口,水位低浅,大渔船不能开进来,只能停泊在水位深的大潭。大潭就是海港外面的海湾,就像挡在海港门口一片深不可测的潭水,潭门港就像一扇大“门”,而“潭门”的来历大概跟这个有关系吧。
  潮汐时,海水滔滔从大潭往“门”里灌;退潮时,海港就变成一条浅水滩,露出白色的沙泥,人直接可以趟过去。每当大渔船满载归来,渔民就把海鱼放到翘板上,一条条的舢板上堆满白花花银灿灿的灯光鱼,有些灯光鱼还在活泼乱跳。由于搁浅,舢板开不到海滩边,按耐不住的渔民会直接跳进水里搬运海鱼。等鱼儿抬上岸,经过老渡口,直接就抬到岸边一旁的水产市场,然后过秤装运。说是水产市场,其实是一间空旷的水泥平房,是好多根水泥柱子支撑的房子,也没见人来买鱼。鱼儿是被渔民放在公平秤上,然后由水产工作人员来操作,一旁有人在拉动秤砣,一旁有人在看秤,一旁有人在拿着本子记着。所有的鱼都会装在大竹篮,再加上冰块,再拉到即将启动开着马达隆隆响的解放牌东风汽车里,鱼儿很快源源不断地向外输送。当时的海鱼会运输到哪里不得而知,但知道一定是运输到很远的城市里,那时候的县城对我们来说都是很遥远的距离。工人吆喝着,匆忙抬鱼的工人会喊着“一二三”的口号,鱼儿“呼隆”一声扔到大卡车里,那种竹缕发出来的“嗤嗤”声让人咬牙切齿也会“嗤嗤”作响,是一种丰收节奏的快感。

  八十年代中期,那时候水产市场彻底开放,买卖海鱼不再是那间空旷的水泥平房过秤,不再是“隆隆”的机器混杂声,而是在浅水滩边,也就是在老渡口,就在那里直接交易海鱼买卖。渔民抓的大多数是“灯光鱼”,这种“灯光鱼”是用一种特制的渔网来捕捉的,船上开着很多灯泡,灯泡在夜间发出强烈的光吸引着鱼儿过来,渔民就赶紧拉开渔网开着船把灯光吸引而来的鱼儿通通围在网里,一个都跑不掉,大的有几十斤重,小的如小指头那么小。这种鱼都是半夜捕捞,天亮就回来。一大早的老渡口浅水滩边早就人头攒动,熙熙攘攘,买鱼的村民、贩子他们挑着提着扛着竹篮簸箕等装鱼儿的工具翘首等待;自行车、摩托车也横七竖八地停靠在都能停靠的地方,草丛里树林里石头边,有些干脆把自行车停在浅水滩。渔船一出现,人们会迫不及待涌向渔船,秩序有点混乱却又有点排序,买鱼的村民只跟渔民打声招呼就可以随便拿鱼,也没有人挑,见鱼就拿,时间也来不及多想,贩子就急着让渔民马上过秤,生怕别人抢去鱼儿。渔民的秤往往是那种杆秤,秤尾翘得好高,马上要翘到天上砸到人的感觉。村民拿多点鱼的交一点钱意思一下即可,拿少的就且当送给村民,也没有人来计较钱的多少。

  站在老渡口台阶上,总是会看到有翘板从海港里自由穿梭,机器马达发出的“哒哒哒”声仿佛响彻整个海港,由近渐远,留下一长长的水痕还在荡漾。在台阶上,可以感受到海水深不见底的混浊,海水折射着墨色的蓝光。在老渡口坐船,游艇稳稳当当地停靠在台阶边,直接跨上去游艇就可以了。潭门人说,以前他们坐船过去排港村是要踩踏着一跟横跨在木船和沙滩的木板,那木板踩踏上去有点摇晃感,体量重的就不堪踩踏,摇晃得更厉害,一个趔趄就会摔倒,或是不小心海水就浸泡了鞋子,所以他们大多数把鞋子脱下来拎在手上,寒的冬天也是如此。

  现在老渡口的浅水滩已不复存在,代替它们的是已经挖掘而成的真正能装下一艘几百吨大船的海港。海港是渔船的避湾港,渔船不再停泊在大潭外,而是直接开进海港。海港里整齐有序地停泊着很多大大小小的渔船。每艘渔船的桅杆上都挂着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非常壮观,特别是每年五月份的休鱼季节。这些渔船并不都是潭门当地渔民的渔船,有些是外地的渔船,外地的渔船会比潭门渔民的渔船小,他们是在附近海里捕鱼的湛江一带的打渔人,潭门人把他们叫“当家船”。有些“当家船”会长期生活在潭门,并且他们把自己的子女送到潭门的学校接受教育,他们没有固定的家,然后就在海港附近搭房子住下来,房子非常简陋。潭门人很友好地跟他们交往,潭门人很宽容大度地接纳他们。后来有一部分外地来的渔民地把潭门当成他们的家,他们在潭门买地盖房子结婚生子,在潭门九吉坡工业区就有很多这样的家,眼看着外地人购买一大块一大块以前荒芜的九吉坡,如今已经升值几十倍的黄金地,潭门人如梦初醒。还有一部分的潭门渔民也不是潭门本地人,他们的祖籍大多数是湖南人,早些年的时候他们来这里打工,时间一久他们也尝试着跟潭门人出海打工,等他们积累经验和财富,这些人中也有买船自己当起老板。还有一部分的渔船是海南本地的渔船,他们来自文昌、万宁、儋州、临高等渔民,他们常在海南各个码头停靠,潭门港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驿站。

  老渡口路边全都是卖海鲜的摊位,他们坐在凳子上卖海鲜。贩子把各种各样的海鲜放在有水的白色塑料泡沫里,放上氧气的白色塑料管口不停地冒着白色的气泡,海鲜是活的,也有死的放在冰块里冻着。很多游客好奇地在围观,也有很多游客在购买。讲价砍价、指手画脚、评头论足的人群拥挤不堪,他们殃及到那条黄金地带的富港街引起交通堵塞,然后会惊动边防派出所的干警来治理交通。老渡口的鱼儿越来越少,吃鱼的人却越来越多,普通的灯光鱼也卖得越来越贵。围观的人群大都是“新琼海人”(新琼海人是购买房子在琼海的外地人,有些长年居住琼海,有些季节性居住)或是一些外地的游客,有些人在看新奇,有些人在购买海鲜,他们把价钱斤两看得很紧,大着嗓门在砍价。而潭门人吃鱼一般在墟上的菜市场购买,潭门人买东西从来不讲价钱,见好就买,卖鱼的人也不会随便开价,最主要的是怕影响他们的声誉,假如有人说某某人卖鱼很贵,那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少会损坏自己的声誉。卖鱼的小贩子都是附近的村民,自从潭门镇容改貌换新后,就是最近的短短两年,老渡口才被揪准商机的潭门人发现,这里的游客多,可以卖海鲜赚钱。不知不觉中,老渡口浑然变成一个小渔市,只是影响了交通便利,往往游客一多,这条路就堵死了,开车的人根本就进出不得。

  从港口这边可以清楚地看到对面排港村的房屋,有新落成的洋楼和衰败的旧瓦房,高低交错排列着,而它的后面又是兀地而起的高达几十层高的楼房,那是博鳌的开发区金湾。在这个接连着博鳌,虽跟老渡口一水相隔近在咫尺的排港村,在潭门大桥没有开通之前,这里的村民一直需要摆渡。以前摆渡的木船都是需要人工摇桨。随着时间,排港村的交通摆渡工具有了改善,从最初的摇桨木船到机动的玻璃钢船,现在就是可以承载几十口人的游艇。


  潭门大桥是2014年初开通的。这座架起了博鳌和潭门之间的桥梁长达三千多米,短短只需十分钟时间,从博鳌到潭门再来不用绕一个圆圈花费半个小时的时间。潭门大桥底下是潭门港,滔滔不绝的海水从大潭外往海港奔流,一直奔流到坡头桥。这座潭门大桥整整用了十年,这十年的原因不得而知,这漫长的十年对潭门人来说是等待也是希望,尽管多少有点遗憾和无奈。这座大桥实现了“中原——潭门——博鳌——长坡”公交路线的开启运行。这一路线途经27个行政村,是琼海首条农村公交线路。潭门大桥的开通,不仅方便了潭门和博鳌之间的来往,也方便了排港村民。排港村民不用担心摆渡的困扰。现在坐游艇可以过去对面的岸边。开游艇的师傅说,过去对面就得坐这艘游艇,五块钱可以过去。如果坐船在大潭外转一圈,收费是十五块。

  开船的师傅是个五十多岁的人,他笑的时候露出牙齿,那种被海水和太阳光辐射而黝黑的脸托出黑牙癍的大黄牙,显得很刺眼。他是排港村民,出过海打过鱼,现在不出海了专门开游艇。师傅抽烟厉害,出海的人几乎都会抽烟喝酒。以前的木船不是他开的,那时他还年轻论资格他排不上名,以前开船的是拍港村德高望重的人开的。对于开船不是一件小事情,而是关系到人命关天,一定挑选的人是办事认真责任心强的。

  以前的木船每次最多只能乘载七八个人,村民出去买菜和回来的时候是高峰期,人多只能排队,往往要等上一会儿。特别是搬运点大的物件就很发愁,买点家具都要考虑周到,抬上抬下船总要请很多人又要小心翼翼,很是费劲。刮风下雨的时候,不管村民有多大的紧急事情都不能开船。排港村民的不易,出入的不便,生活的艰辛,或许这一切磨练了排港村民坚强的意志和寻找生存的出路。排港村民几乎都把家搬迁到了对面的旧码头,那些早期做了生意发达起来的村民是最先把房子盖到了镇墟中心。后来买不到地的村民也陆续买了廉价的旧港码头这边,就是现在的富港街。若干年后,谁也没想到,如今最繁华最热闹的黄金地段“富港街”就是以前潭门海港风口浪尖的地方。以前那里是一片浅水滩,那里是咸水和农田里浇灌的淡水交接处,存在着一些大大小小的红树林,稀稀疏疏可以数得清。一下雨,海水和河水就会上涨停留在这片地方。干旱天,地里会出现干裂的泥巴,还能看到红螃蟹以及小鱼小虾的尸体外,其余时间都是沼地。每次下雨之后会有大批的小红螃蟹爬进爬出,甚是壮观。台风期间,简直就是一个风口浪尖,海水上涨把红树林淹没,汪洋一片。

  富港街的小洋楼,就像墟上所有房子一样,2013年政府的改造工程之后,外面装修风格一样,海石头装饰的门面,甚至连招牌都是统一的,但却不一样风格的招牌。这几年潭门贝壳工艺品的掀起,给潭门带来可观的经济收入。富港街很多闲置的店铺都纷纷出租或自家做起生意。楼房的价格也不知翻了多少倍,商人的鼻子是最灵敏的,外地的人也闻讯而来,店铺越来越多,铺租也越来越贵。靠近码头的店铺实实在在地给游客带来了很大的实惠,随便进去就能看到精美的贝艺品,随便坐下就能品尝可口的海鲜。

  富港街繁华了,排港村民富了。老渡口的变与不变,也一直牵连着潭门人的感情,多少有点失望却又是希望。正像排港村的房子,新与旧,落成和衰败,一直静静地记录村庄发展的历史,也记录着潭门的发展历史。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作者:朝天劲松 时间:2016-11-03 18:54:00
  潭门的故事
作者:ice5099 时间:2016-11-03 19:37:00
  m
作者:一刀切等你 时间:2016-11-14 12:59:00
  没图
作者:水泉2010 时间:2016-11-18 15:37:00
  好久不回潭门,想念。紫贝妹妹写出了潭门人的情怀,赞赞赞
作者:博鳌之恋 时间:2016-11-22 17:50:00
  有河流穿越的地方,都有老渡口,每个老渡口都有一个个古老的故事传说,听着这些故事长大的孩子,他们以后会一辈子怀念和热爱自己的故乡。紫贝大姐已经很真实的流露出这种感情。好帖!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1-22 21:51:00
  什么叫“人文科技”?“人文科技尖子”一定很厉害!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1-22 21:55:00
  人文科技跟卫星科技是否同一门类的?你不会是在国家发明局上班吧?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1-22 22:07:00
  这个“傻人”真逗
  
作者:博鳌之恋 时间:2016-11-23 00:14:00
  勤顶帖的傻人多先生是不错的,他要比很多人强。尊重他,就是尊重天涯论坛。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1-23 00:27:00
  呵呵复呵呵。没文化只能呵。理解?望理解并包容!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2-07 22:23:00
  不管傻人多还是不多:
  这贴是文学贴,是楼主精心奉献给论坛的作品,也是因为论坛有了这些作品给我们品读、鉴赏,论坛才展现出他的风采跟魅力来。
  以上是顶楼主的一句由衷的话。接下来,我们畅所欲言……
  在这里叫喊了几天不累吗?如果没有人回应,用你上面的话问你:“羞不羞啊?”,回答当然是羞啦!没人回应,你跟一个在自言自语的精神病患者没有区别,这点不说大家都觉得很像,并且是像极了;有人回应呢?有人回应就一定是有面子的事吗?也不一定是,年三十夜,家家户户张灯结彩、高高兴兴欢度春节,杨白劳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不是来拜年送祝福的,是黄世仁问债来了,我不是黄世仁,但是你还是“羞”得无地自容!
  叫侬侬就应,管他好人坏人,做人要有礼貌、懂礼节,这是小时候侬学到的,在这里用上了。所以,侬轻轻应一声。
  时常把文化挂在嘴上,开口闭口文化的人,一定不是文化人。一般来说,文化人的处事风格都很低调、谦虚,追求和谐,而且还有谦让的美德。你要这“文化人”干嘛?真给你,你敢要吗?不过,如果用烂泥巴往自己脸上涂上厚厚的一层,要这“文化人”,你还是够格的!
  对了,说文学,说文学书籍,说文学领域的奇人逸事……你扯这些干嘛呢?是想出你很“有知”吗?这里就你有钱买北京的书读吗?我就有一本封面烂了看不清书名,但是还是可以看出北京某某出版社字样的古书,我逗不好意思对外说。尽说些贴金的话,也不想想,万一这里的网友当中真有一位在图书馆工作,对各种书籍尤其是文学书籍从书名到内容都倒背如流的呢?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你羞不羞?”。当然,我不是那个人,没在图书馆工作过,我也承认自己没文化,跟“人文科技”这些宇宙概念的东西不沾边,连火箭卫星这等“天外之物”更没听说过,虽然是“畅所欲言”,但还是有那么点丝丝的胆怯,——没“文化”,不自信。
  还有,我既不是斑竹,也不是你所说的上面的哪个人,不要那么喜欢叽叽歪歪,会招人烦的,疯子和乞丐当中就有博得社会同情得到爱心施舍的,也有招社会唾弃被彻底被边缘化的,希望你不要做那样的网友,伤侬事小,伤及无辜事大。到底“我是谁”?成龙会来回答你的!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2-07 23:02:00
  人文跟文化,风牛马不相及。古时候说这人有才,到了近、现代到文化大革命这段时间,却说这人有文化,那人有文化。文化,是社会处于一种愚昧状态,急需科学知识、急需专业技术知识的时代背景下的流行说法。
  古时候,缺乏科学;近、现代到闭关锁国的文革时期,缺乏专业知识,所以都兴说文化。如今还会吗?还有人这样说,说你有文化,他有文化?说着别扭,听着也别扭!看来傻人不傻人的思想仅是停留在文革时期的六七十年代,远远跟不上时代的发展,有点落古。所以,看到他说的火箭卫星跟人文科技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 海上婧鸥: 举报  2016-12-07 23:17:15  评论

    对! 辞源第一册P0158,人文:一指礼教文化。易贲:“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 二人事。对自然而言。后汉书七三公孙瓒传论:“舍诸天运,徵乎人文”
  • 侬上侬下: 举报  2016-12-07 23:43:01  评论

    辞源侧重于古代汉语,即文言文,辞海才是解释现代汉语最好的工具书。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2-07 23:19:00
  古时候,腹有诗书,说有才——也就是有文化;近代到文革时期,掌握科学知识,说有文化;如今文化只是一个空洞的概念,是一个笼统的泛指名词,很少被使用,因为太空洞了,都被科学发展观的时代细分的概念架空了。过去说这人有才有文化,如今也变成这人是“学霸”、“才子”、“精英”,很少说有文化,因为大家都接受过教育,多少有些文化,只是文化高跟低的问题。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2-08 10:43:00
  @正牌傻人,鲁迅、茅盾你知道,但是以鲁迅和茅盾名义设立的文学奖你一定不知道,即使你知道,也不一定了解,要是了解,也仅是一知半解,就如散文对茅盾文学奖、长篇对鲁迅文学奖这般使人哭笑不得的一知半解。不说还好,偏偏又热衷于提这些对于你来说是无声胜有声的东西,什么价高价低、老师长老师短,你是文化人吗?你是文化人的正料吗?你也说言由心生,文如其人,但是从言中看不清你人啊?你跟那些在大街上做“枉乐”的有什么两样?一个火箭卫星的老师教出的只能是飞机大炮的学生,飞机大炮的学生启蒙的只能是土团弹弓的小学生……说人文科技可能有点过,那可能是“人文”跟“文化”在输入上的误操作,跟知识面和逻辑思维无关,但是火箭卫星,一定不是这方面的错误,明显看出了两个概念的名词……你还要当老师,你还要教学生,你还要当祖师爷……呜乎!……我前面说,你言不由衷,言中无人,虽然是说你,但实际上,我也是个没文化的粗鲁人,说话不会委婉、含蓄,本应不具备发言权,毕竟水平有限。但是看到火箭卫星,听闻人文科技尖子这些的文盲因子在论坛里流毒,我就要指出来,如有不对,望你放宽心胸笑一笑就好了,在笑的过程中也慢慢回顾整个过程。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2-08 10:45:00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2-08 10:48:00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16:56:00
  叽叽歪歪,歪歪唧唧。我又哪里说不对题了?我选关键词关键语言说不就够了吗?你不是想说文化吗?那么我就摘取文化这一关键词说有什么不对的?说跑题,我看你是看火箭卫星发射多了眼睛远视吧?抑或是函授人文科技课程多了变得落古了?你还清香四溢,尽往自己脸上贴金,我看你是得了肠胃病,开口闭口带都出来口臭,臭不要脸那个臭。一个火箭卫星,一口人文科技,一个思想、眼界和见识还停留在六七十是年代的文革时期、动不动就拿文革时期的社会现象来说事、在论坛里就是不合时宜跟新时代思想格格不入的落古,落古包!(用文昌话翻译给你听)
  还真有脸来显耀在他论坛里清香四溢,尽往自己脸上贴金。试想一下一个火箭卫星的人能有多大的知识面和视野,一个火箭卫星的人……还说猫冬冬,你是什么物种多大的人物,也敢谈这类的话题。
  长着一副汉奸相,却总摆正人君子范,你呀你,呸!(打错,删掉)不要装了,你这个据你说在海发及几个市县板块清香四溢的吃里扒外、人模狗(打错,删掉)样的物种,按我说,像极了那些在大街做“枉乐”卖老鼠药的江湖走鬼,他们都说他的老鼠药一吃就灵,不灵通通找他退钱,可是买回去后,总是发现老鼠一个长得比一个肥。你这火箭卫星说得再多,也仅是火箭卫星,不能跟宇宙飞船比。
  别在这里卖弄斯文了,你那点斯文论只能忽悠一下那些喜欢汉语的外国小朋友,到底他们买不买你的帐那还不知道呢!
  说唱歌,我会;说唱戏,我懂听;说到读书看报,我也有兴趣。所以,大部分人有的爱好,我也有一点。我也说了,我就是没有文化,也就是因为我没有文化,我才敢“说”有文化的人,像你。
  清香四溢的你,请继续清香四溢下去,不过,文昌又要发射火箭卫星了,全省人都跟着你着急!
  
  • 那年世界杯: 举报  2016-12-08 20:27:13  评论

    哈哈~是想说你是个文学蓝领还是科技白领?
  • 那年世界杯: 举报  2016-12-08 20:44:04  评论

    我也问你:你知道嘎丁祖为何物?……我的女朋友叫什么名字,身高多少,体重多少,出生地是哪里?这些你也知?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17:03:00
  一个猫的敌人,老是不敢说出自己的家乡椰子树最多,在这个椰子树没有他家乡多的地方,总是向着故土的方向唱椰子树的赞歌,有意思吗?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17:08:00
  “我有一系列的 ID”,在海发某某市县版清香四溢。你抓一把污泥往自己的脸上涂上厚厚的一层,那又叫芳香四溢!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20:24:00
  火箭卫星在跳将。火箭卫星再怎么蹦也仅是火箭卫星,不是宇宙飞船。我就喜欢看到这场景,这也是我希望看到的。有请火箭卫星继续清香四溢。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20:30:00
  你上面问我,会下象棋吗?我的回答是:让你一马,不出百步棋,你在我面前死得很难看!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20:33:00
  你上面说你吃盐很多,我想轻轻的问你:是碘盐不?为什么你还是这般落古落哩!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21:01:00
  楼主的帖子有点击量了。很好!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21:12:00
  听傻人说了这么多,难道他会是个好人?有谁同意?我可不敢保证。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21:22:00
  倚老卖老,拿自己吃盐多笑别人吃糖少。故事多,经历多,吃过儋州千年盐田的盐,和国家领导人握过手,参加过国家重大项目的建设,当过记者,杠过日本人造的相机……怎么怎么看怎么像一个兢兢业业的国家建设者呢?这跟他的汉奸造型有点南辕北辙呀?
  
作者:海上婧鸥 时间:2016-12-08 21:25:00
  倚老卖老,一枪干倒!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21:31:00
  傻人,琼海不好,你又何必来呢?回去吧,回老家收椰子去。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8 21:40:00
  深度宽度广度,也不是这论坛零零碎碎的回帖内能体现出来的吧?说这些干嘛呢?你文笔好,会写报告,会给领导做年报,是这个意思不?但是口说无凭啊?报告在哪里?一份工作报告有什么深度宽度以及广度的?没有文艺手法,又不是文学作品,一篇报告也来谈深度宽度以及广度,那请假条是不是也有深度宽度以及广度?不说还好,越说我越不相信你得过茅盾散文奖,北京的奖项不是那么好拿的。
  
作者:我是来找儿子的66 时间:2016-12-09 21:38:00
  楼主看到你们这样帮她顶贴,是要感动哭了的!
  • 我是来找儿子的66: 举报  2016-12-09 23:19:46  评论

    评论 琼海傻人不多 :你今天是怎么了,感觉你怪怪的??? 喝了酒??
  • 那年世界杯: 举报  2016-12-09 23:30:26  评论

    @666 他——傻人多吃盐过多,都是来自儋州千年古盐田的粗盐,而这些盐又通通缺碘,不是市面上经过国家食品监督局卫生审核过的碘盐,所以他跟正常人有点不同,言行诡异,你就当是平时在路边碰到的那种疯子得了。这样就好理解。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9 21:51:00
  清香四溢的火箭卫星不知昨夜是不是随人K歌去了。当时他说时间紧,青筋爆裂地泄了一堆他了不起的过往:坐过初时的轮渡出过海南岛,扒过绿皮火车到北京串联见林副主席,杠过日本牌子的相机行走在云贵川的崇山峻岭间;有和国家领导人握过手的朋友,参加过国家重点工程的建设,从江湖郎中处学到女人周期的计算方式……他的意思,就是他是一个有经历的人,且是有不平凡经历的人,这些经历凸显出的人生高度足以秒杀一切中生代以及新生代。看着都累,我把他的话大概的整理了一下。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9 21:56:00
  清香四溢的火箭卫星,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智商,什么又是情商,智商跟情商有什么区别,又有什么联系,是智商重要还是情商重要,还是两者都重要?现在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希望你懂,因为我不懂。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9 22:16:00
  清香四溢、擅长于研究女人生理周期的火箭卫星,你不就是那首《我和草原有个约定》吗?想问你,每次唱这歌时,有没有注意到K歌房外面的服务生们,他们在向你们投来不屑的眼光,而连同和你一起的朋友们都“爱屋及乌”了。这歌不老,但绝对不新鲜,时而唱唱无所谓。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9 22:33:00
  火箭、卫星,算是知识点吧?就说“知识点”如何?“知识面”的概念就太大太广了。先“点”后“面”,这才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要是连“知识点”都不具备何谈“知识面”?先学会走路,后面再谈跑步,是这个道理吧?
  
作者:海上婧鸥 时间:2016-12-09 23:19:00
  琼海傻人不有。
  就是嘛,书您都读过两本了,以后就乖乖一点点不要老较劲,在阿婆面前装小鲜肉了,好不好。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9 23:20:00
  清香四溢的火箭卫星,要是你的“火箭卫星”能让我吊死,我早就看不到你了。别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 博鳌之恋: 举报  2016-12-10 11:05:18  评论

    早死晚死不可惜,就是吊在一棵树上死太可惜。永远是一棵树,不是三棵树,三棵树环保,因为那种涂料用过,知道。
  • 博鳌之恋: 举报  2016-12-10 11:08:21  评论

    做个严肃一点的版友,多好!攻击别人太多,不好。我也攻击了你,请谅!尽管语言过了一点。同样,我也觉得他少说两句更好。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09 23:58:00
  黄鼠狼的眼泪不值钱。
  
作者:而而立 时间:2016-12-10 00:12:00
  每次去琼海谭门是一定要去的,当然也必量一量谭门的码头,看一看谭门的海,品一品谭门的海鲜,一切都是那样幔妙美好,可就是说不清道不明,只有读了《谭门的老渡口》,才似乎真正走进了谭门。下次回去一定再到谭门去好好地读一读《谭门的老渡口》!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11:29:00
  就这火箭卫星的脑瓜也配去看国内第二大风洞,就是第一百大都不行,他这个火箭卫星脑瓜看了也是白看,看不出个1+1不等于2来。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11:40:00
  这个傻人多和不多还有博鳌之恋都是一家子。傻人一家傻傻的,傻得可爱。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11:58:00
  即使下面垫了两块砖头,你的视野仅是如此:出过岛就牛逼;有和领导人握过手的朋友说牛逼;用过日本牌子的照相机就牛逼;会算女性生理周期就牛逼;参观过人类前沿科学国家实验室就牛逼;喝过少数民族酿的山兰酒就牛逼;参与过重大工程建设就牛逼;……牛逼牛逼牛牛逼!——你到底有没有见过牛逼?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15:47:00
  傻人多一日不摘除“军衔”——“琼海”两字,就永世被我打。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15:52:00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清汤挂面先生博博之恋博肚士一样被我打,打出他的深度宽度以及广度让世人看看。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15:56:00
  揭开这位博肚士的神秘面纱,到底有没有真善美,还是仅是纸糊的博肚士。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16:02:00
  拿出你的清香四溢以及深度宽度和广度,趁污泥还没上脸之前绽放出你的全部光芒,让版友见证你最伟岸的一刻。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16:20:00
  君(7cm)生我未生,侬生君已老,恨生不逢时,与君闹革命。革命队伍里何止一个7cm,千千万万个7cm在城上。
  
作者:侬上侬下 时间:2016-12-10 16:43:00
  潭门好地方。
  
作者:ty_121623694 时间:2016-12-10 16:48:00
  潭门每天都有新鲜上岸的马鲛鱼吗?年快到了,想备一两条春节期间吃用。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23:05:00
  三十万一副的发烧耳机侬听过,百来万一套的发烧音响侬听得忘了回家吃饭……从中国的发烧圣地——广州的大沙头、海印城到国际大都会上海滩;从茶香缕缕的音响坊间到富丽堂皇的音乐殿堂,侬十几年的发烧之路就足以堪比傻人的山兰酒经历。其他就不细说了。
  
  • 那年世界杯: 举报  2016-12-11 00:00:09  评论

    你所谓拥有的不过是鸡毛蒜皮和粗茶淡饭,长得肥头大耳,活一天排泄一天,一个粗人,一个俗人。卑微得只是个人类。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23:12:00
  问你傻人,听过纯音乐会吗?会听吗?星海音乐厅留过我的许多身影。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23:17:00
  星海音乐厅靠近墙体体积庞大的管风琴知道做什么用的吗?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23:18:00
  就会装逼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23:22:00
  叮叮咚咚呜呜咽咽的打击乐或是大、小提琴,手风琴等这些杂音就要你几百元的入场费。
  
我要评论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23:32:00
  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灯光音响制作以及监制全部来自中国最出名的发烧重镇、中国发烧友的朝圣地——广州大沙头的民间音响联盟,因为他们代表了中国的最高水平。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23:36:00
  品一杯香茗,听一段音乐,听听音评人述说儒雅人生。人生何止只有三界,发烧人生就是一界,而且是最高级的一界。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23:49:00
  广州海印城有一家叫典雅音乐厅的,不过可不是星海音乐厅那样的殿堂,它仅是个卖音响器材的地方,里面配备有听音室。光从橱窗外面看到的器材就上千万,不到两百平的店铺的器材过亿,有空可以去看看这些发烧名器。一般从穿着打扮,以及言行举止所透露出的个人气质,服务生一眼就可以看出你所处的生活阶层,也就了解你逛来店里的目的了。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0 23:55:00
  请不要污蔑7兄,7兄不在这里。7兄的人生经历一样精彩。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1 12:02:00
  看了某楼层里傻人提供的信息,傻人说的他个人所谓的伟大经历,大部分都是沾了他朋友的光,说他朋友和领导人握过手,他朋友参加过某国家重点工程的建设,说来说去只是他朋友的成就,除却他朋友的成就,真正属于他个人部分的就是只是喝过山兰酒啦,会算女人生理周期、男人性欲望周期等;再来就是以参观者的身份观看了国内第二大风洞实验室,而不是以一位科学工作者的身份去进行科考学习,在参观过程中还不受待见,严格说是警告,警告他不要乱摸,摸不起!试想一个连火箭和卫星概念都混为一谈的科学盲,谁敢让他摸?他如果是这方面的个科学工作者就不同了,怎么实验室人员(如果腕大,还可能是领导上阵)会向来宾详细介绍整个风洞实验室的建设情况、设备情况、国家的重视情况以及科研成果等等相关的知识和动态,怪不得人家警告他。所以说吹牛,他这个牛没吹都已经飘在天上了,一个把火箭和卫星都混为一谈的科学盲,也说他有过参观国家第二大风洞实验室的经历,真是滑稽之谈。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1 12:28:00
  还有最近几年国家反腐风疾雨急,好些人纷纷躲避,言行举止慎之又慎,可偏偏有些人交友不慎,阴差阳错间被这些智商情商欠费的朋友糊里糊涂的出卖。傻人在贴中就提供了一条是违规的信息,也是可以列为当前反腐对象的。不说得那么详细了,像他这样的人,连朋友都出卖,做人成了那样,他上面所说的辉煌的人生经历中还能有几条是真实可信的呢?
  
作者:那年世界杯 时间:2016-12-11 12:36:00
  据我所知,目前的网络论坛里,就有公检法的眼睛在盯着,还有比这些更高一层的,像中纪委和国安厅,他们的眼睛时时都亮着。我家里就有一位从事这方面工作的。要说明的是,他们之间的信息是共享的。傻人,悠着点。网络上嘴欠没人打嘴巴,顶多骂你几句,但是因特内的后头藏着打击罪犯的棍棒。你悠着。
  
作者:琼海梁兄 时间:2016-12-18 01:02:00
  潭门老渡口,我的记忆中只有那块石碑和刚上岸的海鲜。呵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