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海南行寻乐会 故县渺渺山河在

楼主:狗伊八 时间:2018-06-05 21:48:08 点击:589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寄寓嘉积十三年,有事无事总往北边走,潭门福田塔洋长坡大路是常来常往且耳熟能详。而南边,除了博鳌,其他地方只是路过,从未涉足其市井乡村,对其陌生有如遥远之县邑。前个周末,终于有心成行,后查阅有关乐会的志书,感概颇多。

  琼海市的源头

  今天的琼海成名于1958年,由当时的琼东县、乐会县和万宁县组合而成,寻析出万宁县而保留至今,故琼海市基本上就是过去的琼东县和乐会县。过去两县一北一南,嘉积镇河段朔水而上两县以万泉河为界,而离琼海市区顺流往下,夹万泉河两岸则为乐会县地界。乐会县南北很夹才40里,东边临海岸线不长,只有今天博鳌镇的海域那么大,但是东西跨度却很长,近300里呈长方形状一直延伸向中部,直达黎母山山区。顺着万泉河,这里是从海南岛沿海进入中部山区最近最方便的通道。

  乐会的历史很久远,久远得让人感到陌生,以致有些志书包括现在琼海市政府门户网站都错误的说琼海市在“唐太宗贞观五年( 633 年)属容琼县,唐高宗显庆五年(660 年)容琼县改为乐会县”。错矣! 容琼县跟乐会县不是前后相承而是互为并立,且一直并立了一百多年(虽然大多时间只是名义)。容琼县置于唐太宗贞观十三年(639年),20年后乐会县置于唐高宗显庆五年( 660 年)。容琼县的领地范围虽然没有准确的定论,但它的大致位置主要是在今天的定安县的中部和东部,或包括今天文昌市的蓬莱、重兴的一部分,今天的琼海市属于它的范围的至多只有万泉(民国时还属于定安县)、大路和烟塘的一部分。《旧唐书》记:“贞观十三年(639年),废琼州,以属崖州。寻复置琼州,领琼山、容琼、曾口、乐会、颜罗五县。”“琼山,州所治。贞元七年(791年)十一月省容琼县并入。”“省容琼县并入”的是琼山而不是乐会。宋人的《太平寰宇记》也持此说:“琼山县旧一乡今三乡即所治唐贞元七年省容琼县并入。”若干年后建置的忠州及元代建置的定安县,其辖地大部份是在原容琼县之地。欧阳修是非常认真的学者,由他主持撰写的《新唐书》这样记:“贞观十三年(639年)析置曾口、颜罗、容琼三县。乐会,显庆五年( 660 年)置。贞元七年(791年)省容琼。”《大明一统志》依《唐书》之说点到先后置容琼、乐会两县,也没有说两县的从属关系。唐胄的《正德琼台志》不知据何说:“容琼,今乐会境”,而且把建置时间延迟了几年:“容琼县置于唐太宗贞观十八年(644年),乐会县置于显庆五年(660年)。”但他还是记录两县置后同时存在。此后,地方志书有的依《正德琼台志》“容琼,今乐会境”而有的不依。其实,置两个县时间相隔约20年,是唐王朝当时在海南东部进一步向南向内陆扩张增置了乐会县,而不是过了20年便让容琼县改名乐会县。《正德琼台志》也记:“唐德宗贞元五年(789年)容琼乐会俱复”。唐胄并没有说容琼县在唐高宗显庆五年( 660 年)就改成乐会县,而是说过了一百多年后两个县在岭南节度使李复南征后同时恢复行使权力。又在两年之后唐德宗贞元七年(791年)容琼县才被省去。容琼县省去后其土地大部分归属琼山,少部分或归属乐会和文昌。一个具有1300年历史的县份,在中国的行政历史上已经算是悠久的了。乐会县是唐朝时期就在海南建置且能保留到新中国成立时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县之一。说了这么多,莫非就是为了正本清源。琼海市的源头不是容琼县而是乐会县。

  究其缘由,造成后人以错传错的主要原因,还是由于现存于世的清康熙二十六年乐会知县程秉慥主编的《乐会县志》中的这一笔:“唐贞观间,始置容琼县,未几,改乐会。”清康熙二十六年《乐会县志》是一部很潦草的地方志,当然这也难怪乐会知县程秉慥的粗心。他是安徽休宁人,贡生出身。清康熙二十六年刚刚到乐会县上任,就逢上级催缴各县编修县志。由于时间仓促,他也只能“公檄既下,秉慥不敏,裒采旧帙,与诸绅士商确,删繁去滥,增益时闻,不揣固陋,修葺成书。”所以后人大多也不大看好这部《乐会县志》,倒是看重由乐会本地人林大华编修的宣统《乐会县志》。林大华是乐会县朝阳市人,清光绪元年(1875年)恩科举人,宣统三年(1911)由他主笔编修的《乐会县志》,是自觉身为乐会人最为看重的“家谱”。

  考其历史,乐会建县要比琼东建县早得多,也可以说,琼东县就是从乐会县析生出来的。唐朝高宗显庆5年(公元660年)开始设置乐会县,而一直至600多年后的元朝至元28年(公元1291年),湖广行省平章阔里吉思才向朝廷奏议,从琼山县析出南境设置一个定安县,同时又从乐会县析出北境设置一个会同县(琼东县原名会同县,后因湖南省也有一个会同县,于1914年改为琼东县)。阔里吉思在历史上对海南的行政区划设置和加强各民族的融洽功莫大焉,海南古志书大多都把他列为名宦。

  
  坐落在河北省沽源县的阔里吉思墓葬(来自网友)
  尖锐激烈的民族矛盾

  元世祖忽必烈那个外孙阔里吉思在海南征剿很有远见,他从抚黎策略考虑,奏议划琼山的南部边境设置一个定安县,又从乐会县析出北部边境设置一个会同县,目的就是为了把政权的管理力度深入中部山区。但问题是历史上一般析县置县都象定安县一样,就是把新县置于析出的边荒之地。不同于定安县的是把乐会县北部汉族移民久居之地让给了新置的会同县(会同县在明朝正德年间已经完全汉化,时文昌县还有黎胞739人),而将乐会县置于靠近中南部对汉族人来说是荒蛮之地的山区,让其置身于蒙元政权跟黎族人民矛盾最激烈的前沿。这样,乐会县就必然担负起了民族融合的历史重任。乐会自唐代置县以来县城曾多次陷于暴力的掠劫。元大德四年就在析出会同县后迁治于万泉河北岸(今乐城对朝阳方向对岸的旧县村)仅几年时间,便遭遇了一次以王文河为首的大暴乱,歹徒恣情奸淫掳掠,县城因此被洗劫一空。经历了此次惨痛的暴乱后,为了便于安全防卫,元大德六年(1302年)县城便迁到万泉河对岸的江中岛上(今乐城岛)。有些传说说是因为建县衙时樑布被风吹到对岸,所以把县衙建在对岸乐城岛上,那是无稽之谈。

  
  建在清代边滩市(今龙江镇)附近带有地方特色的蓝山峒主庙

  
  建在椰子寨带有汉文化特色的关帝庙
  进入明朝大一统,朱元璋刚刚坐上帝位,洪武二年(1369年)乐会县小踢峒(今天中原镇的西南)峒首王观泰做乱不归顺朝廷。朱元璋命征南副将军朱亮祖指挥大军南征乐会县,最后削平叛乱。这个朱亮祖是个嗜杀成性的武夫,他为明太祖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在太祖亲自钦定的34位开国功臣中,朱亮祖名列第27,但最终还是被太祖殊灭全家,广州越秀山上至今还保存的著名的望海楼就是他坐镇广州时所建,楼上名联中还有他的痕迹。朱亮祖的剿黎揭开了明王朝征伐黎族人民的序幕,有明一代,由于统治者的民族政策有时错误,造成海南黎汉民族矛盾空前激烈。

  
  现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古迹明代朱亮祖座镇广州时所建的越秀山五层楼
  《宋史》这样记乐会:“乐会,唐置,环以黎洞,寄治南管。大观三年,割隶万安军,后复来属。”“环以黎洞”就是外围都是黎族部落。唐朝时曾经被颠覆废治一百多年,宋代为了上级救援方便曾改隶邻近的万安军(今万宁)后又复归琼州。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修《宋史》的元人为什么会把南迁之前的乐会县治称为“寄治南管”,修宋史的人认为唐代置乐会县于边荒之地,为了县治的安全而暂时将其寄在容琼县之属地,当然也可以这样理解。

  看看明代志书中有关乐会县人口情况的记载:

  永乐十年(1412年)9073人;

  成化八年(1472年)10222人;

  弘治五年(1492年)13320人;

  正德七年(1512年)13447人;

  万历四十五年(1617年)12839人。

  以上数据可以说明从明朝永乐十年到万历四十五年的200年中,乐会县的人口增加得很慢,到万历年间一度还大大减少。

  在地方志记载中,乐会县在明代一直少市。明正德年间只有县门市、沙牯市和坡藔市3个市,都在乐城之中或者城邻,同时期的北邻小县会同县就有6个市。到了100多年后的万历年间也只是在乐城岛上增加了两个市,县城外反而少了一个市,即县门市、南门市、北门市和新寨市四个市,而同时期的北邻会同县则增加到了11个市、南邻万宁县增加到了12个市,西北邻定安县更是增加到了27个市。就是又再过了100多年后的清乾隆时,《琼州府志》记录乐会县还只有西门市、北门市、坡藔市和朝阳市4个市,尽管此时博鳌市、中原市、阳江市、椰子寨市、新寨市、新市等等集市都已经先后出现过,但大都是时兴时废,有的仅仅是昙花一现。乐会县明代历史上如此少市而且都离不开乐城岛及周边,可见人民生活环境之恶劣。每一次社会动乱或者盗贼抢劫,目标和受害的都是市,政府往往总是防不胜防,许多村民非死则迁。直至民国时期,乐会县乡村民宅建筑的特色其中之一就是防盗防匪功能。

  
  
  带有乐会民居防盗防匪功能特色的仙寨莲塘村王家宅,庭狭廊窄门窗小,院墙上建有望楼
  进入清朝后,尽管清初社会极其动荡,但清廷采取了一系列有利于民族团结、有利于边疆开发的政策,同时重视和加强文化教育的推广,社会逐渐走向安定。满清入关后,顺康雍乾诸帝虽然遵循传统的农本政策,但在各级地方官的实际执行中逐渐从“轻商”和“抑商”逐渐偏向“重商”和“恤商”,这是商品经济发展的必然,也是时代发展的变化。

  到了乾隆期间,乐会县的经济得到了长足进展,移民大增,人口增长很快,农业经济由原来围绕乐城周边繁荣快速的向西部山区扩展,随着农业生产的不断发展,商品经济的发展也势在必行,博敖埔也逐渐由驻兵防海盗之所变为乐会县最大的贸易商埠。

  乐会的地名

  明清两代的地名有"乡都"、"铺"和"市"。明清时行政基层组织称为乡,乡以下为都或图,铺是政府或者军队设置的驿站,市的功能仅仅做为贸易买卖的埸所,跟行政基层组织没有关联。

  从元代至清初,乐会县的地名很土很俗,大都是依俗名而叫。不但是汉族移民较早的中珠乡、莫七乡、白石乡、博敖乡没有变,就是那些从元代就叫的上小踢乡、下小踢乡、上大踢乡、下大踢乡、上北偏乡、下北偏乡也没有变。乐会县的历史很悠久,这些小小的乡都名称也很古老,几乎是有史以来就这么叫,几百上千年都没有变。

  而乐会的地名首先是从“市”开始改变的,到最后保留下来的大多也是这些市的名称。

  康熙期间,社会渐趋稳定,乐会那秀丽的山水、富饶的田园,吸引着大批移民来附,一改以往那种“海洋居吭背之冲,黎歧作腹心之疾。”(程秉慥志语)的窘态。乐会大地此时呈现出一派“自魏晋以后中原多故,衣冠之族聚家于此,至今文物礼乐盖班班然。”(乐会文人林大华引苏轼语意)

  生产的发展促使市场活跃,但社会治安还是常常存在隐患,所以市场交易地点常常变换,盗贼洗劫一空的现象还是时有所现。今天我们熟悉的地名朝阳、中原、新寨、阳江、文市、椰子寨、新市等等地名都已经先后在那时时隐时现。

  雍正十年,知县何齐圣以嵌义儒学的忠孝仁义礼智信把上小踢乡改为尚忠乡、下小踢乡改为秉信乡、上大踢乡改为崇文乡、下大踢乡改为笃行乡、上北偏乡改为归仁乡、下北偏乡改为顺义乡、莫七乡改为执礼乡。至嘉庆二十五年知县姬光璧又把东隅改为东荣、西隅改为西成。至此,从元代以来一直叫了上千年的那些原始名称便成为历史,今天已经鲜为人知。

  但是不变则罢,一变便不可收拾。民国易帜,乐会县又改设16个乡镇,以带民国特征的集美、启明、敬群、岭南、岭北、互助、共济、乐群、忠公、温泉、信义、团结、中庸、博爱、和平和首善所代替。

  新中国成立后,乐会的地名改得更加频繁。解放初设三个区,以“新乐会”命名三个区的乡名。一区区公所驻地仙寨,以“新”字辖新泉、新朝、新江、新南、新会、新成、新昌、新泽、新兴、新政、新乐、新风、新义等乡。二区区公所驻地乐城,以“乐”字辖乐东、乐西、乐岸、乐南、乐和、乐亩、乐城、乐北、乐善、乐放、乐流、乐田、乐海、乐平、乐连、乐泉、乐朝等乡。三区区公所驻地阳江,以“会”字辖会中、会南、会群、会联、会文、会林、会东、会阳、会山、会和、会西、会民、会乐、会平、会安等乡。

  此后,还经历了人民公社时期、文化大革命时期的不断改名,五花八门,朝名夕改,以致一时海外华侨邮件难以投递。

  感谢乐会的先贤清代文人,他们从清代开始就给予乐会的地名以阳光、温馨等正能量文字。阳江龙江九曲江,中原朝阳博敖埔。尽管改来改去,清代流传下来的"市"的名字大多保留。从乐会地名的变异中,我们可以看到这种民族文化在变异中的传承。

  近日听说已经争吵了几年的关于琼海改名博鳌的论争还在继续,支持者与反对者各执一辞。其实,1958年采用琼海一名只是为了琼东、乐会和万宁三方都能够接受。第二年万宁析出后,如果恢复琼东或者乐会,两个县也是可以接受的。有什么不好? 琼东显示地理方位,可以突出在海南东部独大一方,象台湾就有台北、台中、台南,而海南显示方位的县份仅有琼中。乐会是千年古县,沉积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而且,琼东的前身会同也是从乐会派生出去的。不论是琼东还是乐会,都是掷地有声的名字,但看来琼东和乐会是难以搭上历史的列车了。那琼海和博鳌又孰是孰非?

  多年前,我曾看到过一本台湾出版的宣统元年编纂的《乐会县志》,只是自己不是乐会人而当时不大关注,记得整理重印人是龚少侠。

  
  龚少侠,乐会县文市乡文坡村人。他跟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上将周士第同为乐会人。他们年青时跟在嘉积警察局当局长的徐成章(海南早期共产党员)是好朋友。徐成章1924年到黄埔军校当教官,龚少侠和周士第同入黄埔军校第一期,他们跟随周恩来等曾经共过事,东征北伐。可他后来却结识了一个文昌人郑介民,最后追随蒋介石到了台湾。1979年惊闻同乡同窗周士第在北京逝世时曾作了一首“同学好年思不群,相将投笔去从军。英才遭妒悲先逝,泪望海天梦上坟。”诗作寄予深情的悼念。

  龚少侠蛰居台湾多年,他晚年为寻找《乐会县志》藏本费尽心思,遍访乐会同乡。请旅美同乡莫秋怀及其女儿穗泽女士,在美国近则亲自访问,远则书函查询,搜遍了全美大小图书馆,经历多年的努力,终在1983年寻得清康熙二十六年乐会知县程秉慥续编的《乐会县志》藏本一册共四卷。1984年又收到乐会华侨符大焕寻得的林大华清宣统三年编修的《乐会县志》抄本一册八卷。他喜不自胜,然后邀请在台乐会同乡共同整理,因年老多病拜托乐会同乡阳江人王会钧于1986年4月集资在台湾整理印刷出版。其中那份赤子之心让人动容。

  海峡两岸无独有偶。

  
  
  洪寿祥,1943年3月生,广东潮州人,1998年2月至2002年5月任海南省省委宣传部部长。周伟民,1933年生,广东开平人,海南大学退休教授,古典文献学专家,1988年海南建省之初就到海南大学工作。他们对海南一往情深,为海南的地方志古籍的搜集、保护、整理、出版披肝沥胆、殚精竭虑。他们经过多年的工作,终于在本世纪初出版了一套有关海南的各种版本志书,为海南做了一件功泽千秋的好事。

  
  
  原海南省省委宣传部部长洪寿祥,原海南省省委书记罗保铭和周伟民教授夫妇

  两岸炎黄子孙总有人忘不了乐会。

  海口市合并琼山市时愚曾经向有关部门提议要设府城区而不应设琼山区,理由是琼山是整个海口市的前身、是海口市的源头,设府城区最能体现这个区的特征。海口市政府的回答是为了保存"琼山"这一个千年古县的名称。啊! 毕竟有人还是不愿意琼山故县就这样销声匿迹。

  而和琼山一名几乎一样古老的乐会县之名却没有多少人为之轻怜重惜。

  故县渺渺山河在,转眼已越一甲子。适逢今年是乐会县消失60周年的日子,特作此文以志纪念。是为祭。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次 发图:11张 | 更多 |
作者:川芎嗪初显奇 时间:2018-06-05 22:52:22
  乐会不愧是琼海的源头
  琼海的人口增长也是及其的缓慢
  哈哈。。。
  琼海升地级设区的时候
  可否设一个乐会区?
  • 北海道0888: 举报  2018-06-06 11:04:03  评论

    新琼海市区设嘉积区,博鳌区,加设乐会区,是不错的建议,但可能性恐怕很小
我要评论
楼主狗伊八 时间:2018-06-06 08:51:32
  @川芎嗪初显奇 2018-06-05 22:52:22
  乐会不愧是琼海的源头
  琼海的人口增长也是及其的缓慢
  哈哈。。。
  琼海升地级设区的时候
  可否设一个乐会区?
  -----------------------------
  是的,最起码也应该有一个乐会区。
  • 嘉積溜: 举报  2018-07-01 12:58:52  评论

    设琼东,乐会,嘉积,万宁区
  • 狗伊八: 举报  2018-07-01 21:26:29  评论

    评论 嘉積溜:万宁就不要说了,那还是个未知数。现在的琼海发展起来就可以设四个区:琼东(塔洋、长坡、烟塘)、嘉积(嘉积、万泉、温泉)、博鳌(潭门、博鳌)、乐会(中原、阳江、龙江、石璧)。
我要评论
作者:朝天劲松 时间:2018-06-06 19:10:42
  好好好
楼主狗伊八 时间:2018-06-06 20:25:12
  @朝天劲松 2018-06-06 19:10:42
  好好好
  -----------------------------
  谢谢你对乐会的关注!
我要评论
作者:YuyingCheung 时间:2018-07-01 12:47:57
  写得很棒!请问前辈还知道有关留客村的什么信息吗?我是大一的一名学生,几天后将会去留客村调研,看了很多相关资料得知乐会县志中有提到过这个村子,但是关于村子的资料太少,我们大多是外地人,也不是很了解,调研的时间也很紧张,所以希望前期整理的资料尽可能丰富,如果前辈有相关的信息可否分享一下呢,我自己家乡的很多古村落都销声匿迹了,能有这个机会参与海南的古村落调研,对村子的保护和发展出一份力我感到非常荣幸,再次感谢这篇帖子提到的三个版本的乐会县志,让我查找资料更有方向了~
楼主狗伊八 时间:2018-07-01 21:34:17
  @YuyingCheung 2018-07-01 12:47:57
  写得很棒!请问前辈还知道有关留客村的什么信息吗?我是大一的一名学生,几天后将会去留客村调研,看了很多相关资料得知乐会县志中有提到过这个村子,但是关于村子的资料太少,我们大多是外地人,也不是很了解,调研的时间也很紧张,所以希望前期整理的资料尽可能丰富,如果前辈有相关的信息可否分享一下呢,我自己家乡的很多古村落都销声匿迹了,能有这个机会参与海南的古村落调研,对村子的保护和发展出一份力我感到非常荣......
  -----------------------------
  抱歉!我对这个村不太了解。目前工作较忙,尚没有时间去搜集资料。况且,搜集到的资料也要经过考证,还要进行实地分析。我们都是外地人,做好这项工作不容易。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