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古装琼剧:《帝妃情缘》

楼主:takesun 时间:2019-12-18 13:45:47 点击:436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大型古装琼剧:
  《帝妃情缘》

  编剧:朱德松


  第一场:审情

  时间:元朝泰定元年(1324年)农历二月
  地点:雷琼道宣慰使都元帅府
  人物:
  李青梅,都元帅陈谦亨义女
  紫竹,青梅贴身丫环
  陈谦亨,都元帅
  夫人,陈谦亨之妻
  家院,陈家老仆人

  幕启,远山銜海,苍翠秀碧,云蒸霞蔚。
  近处,元帅府后院演武场,紧邻花园,围墙迥宛,花影修竹,交相辉映。
  青梅内唱:(内程途〉
  闻鸡起舞练扎枪
  上场。(手持宝剑边舞边上,造型)
  唱:再把剑术练一場
  (舞剑动作)紫竹手握扎枪,从里面气喘吁吁赶上。
  紫竹:小姐,小姐,歇一歇再练吧,婢都快累得气接不上了。(稍顷):小姐,你看看你,这大冷的天,你都满头大汗了,来,让奴家给你擦擦。(放下扎枪,解下手帕要给青梅擦汗)
  青梅:我自己会擦。(伸手接帕,紫竹不让)
  紫竹:还是让奴婢来吧!(帮青梅抹汗)
  紫竹:(边抹边说)小姐,你每天练得这么认真,莫不是真的想上阵去杀敌么?
  青梅:难道还会假?
  紫竹:小姐呀,上阵杀敌那是男人的事,我们女子呀……
  青梅:女子什么了?你不是与我一起去梁三拜过夫人庙吗?冼英夫人不也是个女人,还是个统帅呐。
  紫竹:是、是。哎,小姐呀,按婢看呀,你是想练好本事,与那个图玉尔一较高下吧!
  青梅:(娇嗔地)紫竹,你真坏,么皮痒了欠打。
  (俩人追打嬉戏,青梅抓住紫竹咯吱,紫竹求饶)
  紫竹:小姐放过奴家吧!奴家有话要告诉你。
  青梅:什么话?
  紫竹:是我偷听来的,元帅说?
  青梅:我义父说什么了?
  紫竹:小姐呀。
  (告啰腔):小姐哎,
  昨天送茶到书房地,
  夫人元帅连声叹气。
  黑鹰作乱蜂烟再起,
  朝廷责令限期剿除。
  元帅为此心情焦虑,
  夫妻商议把你谈起。
  青梅:谈我乜事?
  紫竹:(四字板)
  元帅说是审情度势,
  除了小姐再无第二,
  再无第二。
  究竟他心想乜事,
  奴家也是心中痴迷。

  青梅:哦,?(自言自语)会是乜事呢?
  紫竹:小姐呀,奴家只是在门外听到元帅那句话尾:只要小妞肯应承请图玉尔,这事就好办。奴家进去后,他们又都不讲话乎啦。
  青梅:(惊讶无解)我出
  面请图玉尔?他一个帅府参事,有多大能耐?
  紫竹:这个奴家不知。
  青梅:(寻思,自言自语)爹爹不是一直不让我跟玉哥哥走得太近吗?(佯怒状)好你个紫竹,今天一定是想招打了,竟敢戏弄本小姐。(做欲打状)
  紫竹:(躲避)小姐小姐,借紫竹几个胆,也不敢诓弄小姐呀,紫竹讲的是真话。
  青梅:果然真话?
  紫竹:半点不假。骗你是小猫,喵、喵。(作状)
  (回复正经)哎,小姐哎,那天玉尔哥哥要去南雷峒,你去送行,元帅不是也不阻拦了吗?
  青梅:说的也是,爹爹近几个月确实对玉尔哥哥态度好多了。
  紫竹:婢就讲嘛,一定是小姐坚持对玉尔哥好,让元帅和夫人都感动了。
  青梅:爹爹才不是那样的人吶。
  家院内喊:小姐,小妞。(上场)小姐呀,元帅跟夫人正找你呢,快跟老的回去吧!
  青梅:陈伯,哦。(做收拾状)
  陈谦亨:(幕内)不用啦,不用啦。(上场,夫人在后跟着,家院退身一旁)
  青梅:(迎上)青梅见过爹爹娘亲。
  紫竹:(施礼)紫竹叩见元帅,叩见夫人。(退身一旁)
  夫人:(拉住青梅双手)好女儿,一大早就起来这么穷练,早餐也不回去吃噜。
  陈谦亨:家院,快下去叫人把早点送到演武厅来。
  家院:是(退场)
  夫人:(摸着青梅额头)你看你看,一脸都是汗,当心着凉。紫竹,还不快点过来给小姐擦擦汗。
  紫竹:是,夫人。(掏帕巾上前)
  青梅:娘亲,女儿不累。
  陈谦亨:唉(作摇头叹气状)
  青梅:爹爹何事唉声叹气呀?
  陈谦亨:女儿呀。(中板)
  黑鹰作乱扰多河
  南牛岭是他贼窝
  此贼前翻除不尽
  今再次兴风作浪
  青梅:(急中板)
  提起黑鹰怒难忍
  杀父仇人不共天
  十年苦把枪剑练
  只为一朝报仇寃
  望父帅
  早日发兵去剿灭
  青梅请缨一马当先
  元帅:(旁唱中板)
  南坡事变时局转
  朝中情状非前番
  王子一党重得势
  找靠山勿失良机
  我正好
  乘东风审时度势
  借青梅顺路骑驴
  (转对青梅)
  果然豪迈气昂然
  不输须眉巾帼身
  吾女志气堪嘉勉
  只可叹
  你是闺中女儿身
  青梅:
  父帅偏心出此言
  杀敌岂分男女身
  忆当年
  黑鹰作乱设伏击
  攻县衙杀我双亲
  蒙父帅顾念垂怜
  十载养育厚情恩
  青梅心中怀感激
  惟恐此生难报恩
  (转三七板)
  平日里
  金戈铁马勤习练
  为的是
  偕父帅随军出征
  恨不得
  此身飞上南牛巅
  雪仇寃
  阵前亲把仇人刃
  纵然是
  裹身马革生不枉然
  陈谦亨:吾女志气可嘉,志气可嘉呀!李光璧,李知县,你听见你女儿的话了吗?我可不枉为与你同僚一场啊。唉,只可惜我有心杀贼,独木难支呀
  青梅:爹爹何出此言?
  夫人:女儿呀。(示意紫竹退下,紫竹收拾枪剑退场)
  (四字板):
  黑鹰此番,贼势强大。
  占尽地利,仗据深山。
  你两兄长,带兵在外。
  一驻澹耳,一驻崖城。
  元帅手下,将弱兵寡。
  计所难出,举棋不定。
  举棋不定。

  青梅:父帅手下不是还有马、罗、林、楊、邱五大骁将,三千劲旅吗?

  陈谦亨:马将军年纪老迈,罗将军患心口痛病,林、楊、邱三将军虽然骁勇,但也草莾。黑鹰狡诈异常,胜算不大呀。

  夫人:是呀!

  青梅:父帅给女儿讲这些话,是??

  陈谦亨:就是想你帮帮父帅拿个主意。

  夫人:对、对、对,帮你父帅拿个大主意。

  青梅:爹爹娘亲真爱开玩笑,青梅一个小女孩,能帮父帅拿出什么主意来?

  陈谦亨:这事只要女儿肯应承,主意就会有。

  青梅:哦!只要女儿答应,主意就会有?爹爹这话让女儿越听越糊涂了。

  陈谦亨:女儿呀!(中板):
  惯匪黑鹰性狡黠
  造反作乱罪滔天
  朝廷下旨严饬令
  限期剿灭不迟延
  那乱贼
  盘踞南牛山绵延
  易守难攻非可轻
  倘若战事旷时日
  匪首走失祸非轻
  斩草如果不除根
  雷霆震怒大祸来临
  大祸来临
  (摇头,作无奈状):唉!

  青梅:(同情,焦急):
  爹爹,如此重大军情,你要去跟那些将军们商量才是呀!因何来找女儿?

  陈谦亨:女儿呀,爹爹找你,就因为你身边有个文武双全的大人物呀!

  青梅:(茫然无解)爹爹,女儿身边除了紫竹外,就只有爹爹娘亲了呀。(拉着夫人撒娇状)

  夫人:女儿。

  陈谦亨:女儿呀,爹爹问你,你觉得图玉儿这人怎么样?

  青梅:爹爹放心,女儿听您教诲,早就不与他来往了。

  陈谦亨:哎、哎,我什么时候反对你与他交往了?(窘态)

  青梅:爹爹,您不是说??

  陈谦亨:(摆手制止)女儿你误会爹爹了呀!

  夫人:是呀是呀,你爹爹哪曾反对过你们交往呢?他这是关心你,女儿可别想多了啊。来,给娘亲说说图玉尔。

  青梅:他呀。(中板)
  图玉尔
  弓马娴熟武艺强
  经纶满腹有主张
  能文能武见识广
  高山志向海胸量

  陈谦亨:女儿说得好呀,说得好呀。女儿呀,图玉尔与王官是结拜兄弟,你应该知道?

  青梅:(警觉地)爹爹这话怎讲?

  陈谦亨:女儿别误会啊!为父也就是顺口问问。

  青梅:娘亲,爹爹今早是吃了乜酒,问此问彼的?

  夫人:你爹爹刚刚已派李校尉去南雷,请图玉尔回来磋差要事。

  青梅:(兴奋地)是吗?(转而平静,去自言自语,故意地)你一个帅府参事,回来跟我何关?爹爹吩咐他就得回来,还用请。

  陈谦亨:女儿这话讲过头了,以后可不能这样讲啊。女儿啊,你可知道图玉儿究竟是什么人?

  青梅:(调皮地)公爹人。(笑)

  夫人:(爱抚地)正经和你爹讲话。

  青梅:娘亲。

  陈谦亨:女儿呀,你可知道图玉尔是先皇武宗曲律皇帝的二皇子?真名叫图帖睦尔,图玉尔是他的化名,为的是掩人耳目呀!

  青梅:(大惊失色)啊!
  唱 :
  父帅一语惊破天,惊破天
  原来玉尔是皇子
  怪不得
  他翩翩少年豪气盛
  经纶满腹武艺精
  怪不得
  他初来帅府自作贱
  意志消沉泪洗脸
  却原来
  人生坎坷他历尽
  宦海沉浮风浪颠
  倒回想
  青梅与他虽投合
  草鸡怎能参凤凰
  半是惊讶半恐慌
  青梅我
  思绪如潮、暗自神伤心泪流
  (呆征埀首,痛苦绝望状,抱夫人伏肩而泣)

  夫人:女儿,女儿。你应该高兴才是呀!

  陈谦亨:是呀,女儿你应该高兴才是,怎么反而伤心难过呀?(稍停)青梅呀,爹爹问你,二皇子可是真心喜欢你?

  青梅:(点了点头,略带哭腔)嗯。

  陈谦亨:(非常高兴地抚掌大笑)哈哈,真是好呀!(转对夫人)夫人啊
  我就讲嘛,咱家青梅花容花貌,棋琴书画,样样通晓,十八般武艺,精到娴熟。与二皇子呀,正是天造的一对,地设的一双。天作之合,天作之合啊,哈哈,哈哈哈。

  夫人:看把老爷高兴的,牙都快笑落啦。

  青梅:爹爹,你就爱拿女儿开玩笑,不搭您了,我要回去吃早餐了。紫竹,紫竹。枚鬼仔躲哪里去了?紫竹(下)

  陈谦亨、夫人:(齐声)女儿,女儿。

  夫人:老爷呀,看来这股青梅风,把你的愁云都吹散啦。(笑)

  陈谦亨:夫人说的是呀!正是:
  不关风月事,
  为借东风来。
  抱住如来佛,
  定然祥云开。
  哈哈哈。

  (落幕)

  第二场:梅岭寄情

  时间:与一场同日
  地点:定安梅岭
  人物:图帖睦尔,化名图玉尔。大元被贬皇子,二十岁。
  王官:南雷峒主,57岁,皇子的忘年之交。
  校尉一名,峒兵若干名。

  图玉尔:(内唱程途):
  春风晨晖荡心扉。
  幕启,远处山抱岭绕,起伏逶迤。山脚下村庄错落,南雷洋阡陌纵横。近处,梅岭山坡,满山楊梅,硕果累累,青红杂陈。几株高大的红豆树,枝繁叶茂。山间,鸟声啁啾宛啭。
  图玉尔骑马上场,信马由缰。下马随手放繮让马自由活动,有马呜声不远处传来。
  接唱:
  今日踏青到梅岭
  不为闲花动真情
  我心只在赏杨梅
  (转中板):
  去国离家二年长
  异乡反成我家乡
  纵然是
  远离京邦是非少
  却堪虑
  囯势不振添愁肠
  (幕内传来马蹄声,马呜声)
  "吁"(王官骑马上场,勒马,下马,四带刀亲随跟上。舞台动作)
  王官:玉尔仁弟,你的骑术可真好呀。(将缰绳交给亲随):
  带玉爷的马儿一起溜溜。
  亲随甲、乙:是。(下。两亲随在场)
  图玉尔:仁兄,难道你忘了我是在马背上长大的吗?
  王官:说得是,说得是呀。
  图玉尔:仁兄,那几株大大高高的是乜名树呀,可以有果吃的么?
  王官:这叫红豆树。??但秋天有果吃,平时呀,连叶也可以做菜吃的。
  图玉尔:哦,红豆树呀?吟: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上前抚模树干):
  原来你就是让人见豆生愁思的红豆树呀!
  王官:玉尔仁弟,你不是要观赏楊梅吗?走,我们上山赏梅去。(两人拉手,做走路登山状)仁弟你看,这片楊梅长得多好呀!
  (图玉尔观看,摘尝,继而沉思)
  图玉尔(吟诵):
  自笑当年志气豪
  手攀银杏觅金桃
  溟南地僻无佳果
  问着青梅价亦高
  堪叹呀。(唱中板):
  南雷踏青心怅然
  伤情思绪万万千
  梅子晶莹娇滴滴
  子规唱和醉春烟
  怎堪此情与此景
  无端愁绪顾影自怜
  顾影自怜
  王官:(旁唱,内线)
  皇子他,触景伤情神思怔,神思怔。
  突无言情绪黯然。
  想到他
  本是凌云人中杰
  王权倾轧陷蛮烟
  我与他
  忘年之交情义重
  解他愁苦理应当
  (上前拉图手)
  仁弟呀,
  万望仁弟宽心量
  莫结愁肠莫悲伤
  你对青梅情意重
  愚兄早已有主张
  彩礼已准备妥当
  黄 百聘梅娘
  明日起程到海塘
  愚兄出面做你媒人
  图玉尔:仁兄如此大恩,玉尔没齿难忘。(施礼)
  王官:这是愚兄份内事,仁弟不必多礼。(执手)
  (幕内声):峒主,峒主。(一峒兵急急上场):峒主。(守护亲随用手示意指山上,峒兵登山,边走边喊)峒主⋯⋯
  王官(面对峒兵):何事
  慌张?
  峒兵:报告峒主,不是慌张,是帅府骑报信使,来找玉爷。急着找爷们回府。
  王官:骑报可曾说过是何急事?(峒兵摇头)
  图玉尔:骑报有几人来?今在何处?
  峒兵:两个人。(往山下来路上看)哎,那不是来了吗?就山下骑马那个。
  (一校尉上场)
  (王官、图玉尔眼望校尉方向。校尉上山,王官上前横挡在校尉面前,脸露警觉)
  校尉:(打揖施礼)王峒主别来无恙!(看见王官身后的图玉尔)图参事安好。(施礼)
  图玉尔:原来是李校尉。(欲上前,王官阻止)
  王官:请问李校尉所为何事?
  校尉:图参事,您来南雷月余,元帅分外想念,令属下前来接您回府,有元帅亲笔签名急函在此。(取函件,王官接过交图玉尔,图移步一旁拆函细看)
  图玉儿:仁兄过来。(扫了一眼校尉和峒兵
  王官:(对校尉和㟃兵)你俩先下去吧。
  两人:是。(下山,所有随从一并退场)
  图:仁兄,你看此信。
  王(看信,轻声):见函
  如面,即请速归。谦亨稽首拜书⋯(喃喃自语)稽首拜书?⋯
  图:元帅何曾对我这么客气过呀!
  王:这里面肯定有玄机。
  图:说来听听
  王:我看不会是坏事。我刚才试探了一下,那校尉不是下山了吗?
  图:难道与东南要发生的战事有关?
  王:我看不仅如此。
  图:除了战事,还会有别的事情?
  王:皇子呀,你想想,那黑鹰作乱,不过就是疥癣之疾,用得着陈谦亨低声下气求你吗?再说那黑鹰,又不是个灭不了的角色,咱俩不是前几天还暗地里踩过他的营盘,你不是早就有了破他之策?元帅此番屈尊,必定另有深意。
  图:仁兄的意思是?
  王:我的意思呀……哈哈哈,天上的太阳要出来啰。走,咱们也下山去。
  (二人作下山状,亮相)
  落幕

  第三场:俠胆衷情

  时间:两天后的晚上
  地点:帅府东书房
  人物:图玉儿、青梅
  幕启,帅府一角,飞檐翘角,阁楼几处。书房里,案凳、书橱一应俱全,墙壁上悬挂一柄宝剑。天边,半轮下弦月斜挂,星光疏朗,树影绰约。
  图玉尔背手面窗,仰观星空,佇立思考。幕内传来二更梆声。

  图玉儿 唱:(中板)
  月上柳梢二更头
  迎佳人倦意全消
  我与青梅订婚约
  酬心願喜上眉梢
  今日里
  元帅设席宴同僚
  贺客盈门海翻江
  老夫人
  拉我俩人手牵连
  当众郎家叫声欢(复)
  在席间
  青梅与我悄约订
  二更过后到书轩
  世事如棋难料定
  直使我
  百感交集,浮思如云(复)

  踱步,追思状。接唱:
  (反线)
  忆当年,遭贬谪渡海飘洋
  皇子落魄到异乡
  龙落浅水遭虾戏
  凤入独林被鸟欺
  改姓换名隐身世
  忍气吞声避嫌疑
  元帅虚情又假意
  避牽连若就若离
  人情薄世态炎凉
  落叶飘零逢秋霜
  独有青梅心端正
  不畏人言送温情
  她慰我,
  莫丧气意志消磨
  遇坎坷莫怨身命
  她慰我,
  人生难免有波折
  放阔眼量天地大
  莫谓溟南地荒僻
  人间处处皆青山
  我慕她,
  聪明伶俐人标致
  通文墨知书达礼
  我慕她,
  精通武艺与琴棋
  胆识过人有高义
  (转快中板)
  我对她,
  苦情暗恋两年长
  偏遭冷棍打鸳鸯
  虽是情投也意合,
  怎奈何
  天涯沦落命运乖张,命运乖张。

  (慢中板)
  我对她,
  朝也想来暮也想
  恋情入心似火烧
  日日相见近咫尺
  却好比,
  关山万里雾云锁
  如何倾心表情愫
  仁兄为我做主张
  亲备聘 百両
  亲作媒人到府上
  元帅爽快许婚诺
  好事成真
  不再是美梦柯萝,美梦柯萝
  青梅(内唱,程途二板):
  与玉郎相约
  二更到书房(上场)
  喜会郎面时辰到
  踏碎月影沐星光
  我心中
  半是欢喜半徬徨
  脚轻步急到东廊
  (站窗外踮起脚尖观望房内,图玉尔坐在书案前,就着烛光看书。上前,轻叩门扉。
  图玉尔:谁呀?
  青梅:玉尔哥哥。
  图玉尔:(起身,欢喜地):是青梅妹妹来了。(上前,拉开虚掩的门)
  :妹妹来了,快快请进。
  (青梅步入,玉尔示意请坐。青梅将玉尔伸出的手轻轻拨开,转身把房门掩上,插闩,转身,四目相对。)
  图玉尔:妹妹,你可来了。(拉青梅手)
  青梅:哥哥,玉郎。(顺势扑入玉尔怀中,拥抱)唱(哭板):
  郎君呀,
  郎君你一去南雷、南雷无消息,
  一月还比一年长
  害得奴家心破散
  牵肠挂肚日衔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朝天劲松 时间:2019-12-29 16:48:10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