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吾意就翻脸:美国“断供”世卫恐令本国抗疫雪上加霜

楼主:我已昏了 时间:2020-04-16 16:20:04 点击:21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当地时间14日,美国宣布暂停资助世界卫生组织。消息一出,基本全是反对声。联合国反对,美国医学协会、《柳叶刀》反对,谭主数了一下,至少8位美国参众两院议员立刻公开表达了反对意见。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作出回应:
  “我们对美国总统下令停止资助的决定感到遗憾,但我们将与合作伙伴一道填补资金缺口,确保我们的工作继续不间断地进行。”
  曾在世卫组织总部任职的谢铮告诉谭主:
  “大家都在全力以赴的时候,它在后面挖墙脚。这一行为违反国际规则,前所未有。”
  眼下美国疫情依然严峻,美国为什么死盯着世卫不放?
  抗疫不力是谁的锅?
  先来看看美国的“指控”。从4月7日开始,美国就把矛头对准世卫组织。罗织的罪名有这么几个:“信息不及时不透明”、“未及时组织调查”……
  世卫组织是否真的失职?谭主把世卫组织公开的信息和美国的抗疫举措放在了同一条时间线。
  早在1月14日,世卫组织便称“有可能暴发更大范围的疫情”,当时的美国总统在海湖庄园度假,斥责汇报新冠肺炎情况的卫生部长阿扎是“危言耸听”。
  半个月后,世卫组织升级警报至最高级别,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彼时的白宫仍然视之为“危言耸听”。
  直到41天之后,3月11日,美国才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距离世卫组织宣布紧急状态晚了整整6周。
  是谁漫不经心,是谁行动迟缓,一目了然。
  孰是孰非,美国人自己看得清清楚楚。
  美国国会参议员墨菲表示:“现在白宫和他们的盟友正在努力寻找替罪羊,为在疫情早期阶段犯下的致命错误开脱。”
  哥伦比亚大学的著名经济学家萨克斯专门写了篇评论,一针见血:
  “对世卫组织的攻击是荒谬的,所有国家都是同一时间从世卫组织获得同样信息,为什么亚洲国家成功了,而美国和欧洲很多国家却失败得很惨?”
  更讽刺的是,早在2017年,美国政府起草过大流行防备计划,该计划主张“扩大大流行防备和反应的国际协调”,并特别呼吁为世卫组织提供“持续支持”。
  现在,抗疫不力已是人所共知,只能出尔反尔,自己打脸。
  当然,事情远不止“甩锅”那么简单。往前再看几年,这次的“断供”,像是美国怨忿已久的报复,也是美国唯我独尊的惯性表现。
  美国打的什么“算盘”?
  早在世卫组织建立之初,美国便有诸多不满。
  世卫组织的前身是法国牵头组建的国际公共卫生办公室和美国成立的泛美卫生局。由于在这一领域美国国际影响力不足,英法更具优势,世卫组织成为少数美国没有获得主导权的国际组织。
  没有主导权,埋下了此后美国与世卫组织诸多纠缠的伏笔。资金预算是其中的一条暗线。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世卫组织尝试建立母乳替代品销售守则和基本药物示范目录,却动了美国部分利益集团的“蛋糕”。美国随后反击,在其牵头下,可供世卫组织调配的核心预算资金连年缩水。 
  美国挟“资金”以令“世卫”的举动不止于此。
  2009年H1N1流感疫情期间,世卫组织表示美国政府的消极防疫措施造成了疫情的流行,美国却反击道:“美国作为世卫组织最大捐助方,不应受到这样的指责”。
  通俗点说,美国在海外奉行的原则是花一分钱最好能出一块钱的结果。当千金买不回美国的主导地位后,这笔钱便被视为花得不值,需要削减了。
  世卫组织的资金来源包括评定会费与自愿捐赠。前者主要由大会决议,自行支配;后者绝大部分已被捐赠方事先指定了用途,更加符合其利益需求。
  而美国本次暂停援助的是用途不被其单独支配的会费,试图逼迫国际组织为美国利益服务的意图已不言而喻。
  逼迫不成,就想另起炉灶。
  在“断供”之前,美国总统专门说道,要扶持一个泛美卫生组织,这个组织其实就是世界卫生组织在美洲地区的办事处,关键是,这个泛美卫生组织前身就是泛美卫生局,美国要在卫生领域“统领”世界的野心从未褪去。
  概言之,美国始终把世卫组织当成是国际政治竞争的对手,而非人类共同健康的推手,希望以资金迫使世卫组织为美国服务。
  “退群”三部曲
  回看这一波“断供”的操作,先是指责,然后发出威胁,最后停止资助。
  这样的“三部曲”并不新鲜。美国近年来面对国际组织,上演了一出出先指责,再掐“钱袋子”,最后“退群”的戏码。
  ·开火指责是第一步
  每一次表达不满,美国都试图占据言论制高点,先把“脏水”泼到别人身上。
  巴黎气候协定是“将美国的财富重新分配到其他国家”,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在批评美国移民政策后则被安上了一个“并不是真的为支持人权而存在”的“罪名”。
  五花八门的理由归结成一句话其实就是:你们不听美国的话了。
  ·掐“钱袋子”是第二步
  威胁不成,就“断供”资金。举个例子,2011年美国宣布中止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支付会费,到2017年拖欠的会费已达5亿美元之多。
  美国智库全球发展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2017年,美国仅把其国民总收入的0.18%用于发展援助,远远低于1970年联合国通过的发展援助资金占富裕国家国民总收入0.7%的倡议,在27个最富裕国家里垫底。
  此后数年,美国对外援助预算经费还在持续削减,2018财年与2019财年预算中用于对外援助的拨款较上一年的削减幅度分别达到了35%和28%。
  ·“退群”是第三步
  如果指责、威胁、施压各种手段轮番上,还达不到“为我所用”的目的,“退群”变成了美国的选择。
  从2017年1月美国退出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以来,美国已经退出了8个国际组织,平均每年要退大约3个群。
  无论是“断供”还是“退群”,美国就是在幻想所有国际组织都为自己服务,重建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格局。
  国际问题专家宋欣告诉谭主:
  “美国想要建新型国际合作框架,它不是多元的或者多边的,可能是以美国为核心,一个像蜘蛛网一样的一个形式,它跟所有的其他国家进行这种所谓双边的、以它为主导的谈判。”
  意欲成为蜘蛛网的中心显然不能帮助美国走出疫情泥潭。4月16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63万,仍然是全球目前疫情最严重、规模最大的国家。
  长期研究全球卫生治理的学者汤蓓告诉谭主:
  “单边主义其实是忽略了国际公共卫生问题的本质,它要把世界上所有的领土、所有的人口都纳入进来才能解决问题。在这个卫生安全链上,不能留下任何一个缺口。”
  这正是人类命运与共的题中之义。在美国宣布“断供”世卫组织之后,美国参议院拨款委员会的一名议员写了一份声明,其中有句话,谭主印象深刻:
  这一举动等同于“在敌人逼近时切断盟友的弹药供应”。
  14日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表示:
  “当前,全球疫情形势严峻,正处在关键时刻。美方这一决定将削弱世卫组织能力,损害国际抗疫合作,受影响的是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特别是能力脆弱的国家。”
  疫情面前,全球都是战友,人类共同的敌人是病毒,而不是彼此。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