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特朗普鼓动“造反”的美国人 是有理还是有病?

楼主:我爱百林 时间:2020-04-21 16:53:15 点击:39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4月20日 阴,有时晴一
  面对灾难,据说心理学上分五个阶段:
  首先是震惊(shock):“我X ! 我家房子着火了?! ”;
  其次是否认(denial):对着熊熊大火说:“不可能,房子没着火!Everything is all right. We’re in good shape.(一切都很好,我们妥着呢。)”;
  然后开始愤怒(anger):“我X,房子居然着火着成这样!这个火灾应该命名为Chinese Fire!”;
  之后是长时期的抑郁(depression):我的房子没了,啊啊啊——这就是经济大萧条;
  最后是接受(acceptance):别再想房子和Chinese Fire了,大家还是一起“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次强大)”
  以上就是川普版的美国新冠遭灾实录。
  二
  美国现在已经快到遭灾心理学第四阶段了,经常还会在二和四之间有所反复,一会儿说自己根本没事儿,疫情都是有人编的;一会儿愤怒,把病毒挂上中国(人)的名字甩锅、出气;一会儿又不理智地行事叛逆,不戴口罩游行示威,像个精神病患者一样。
  大多数人都会有反复无常的时候,但川普在这一点上并不属于大多数人,他是专家,专门反复无常的专家。
  在何时重启美国这个事上,川普前几天刚刚跟州长们很戏精地大闹了一场,后来公开让步,承认在“何时”和“以何种方式“重启美国这个事上,他作为总统没有“全部”和“绝对”的权力,归各州自己管。话音刚落,川普周六就发推文,鼓动个别州在“重启”事情上跟州政府闹事,“LIBERATE MINNESOTA!(解放明尼苏达!)”“LIBERATE MICHIGAN!(解放密歇根) ” “LIBERATE VIRGINIA.(解放弗吉尼亚)”。
  现在,正是美国人在家待烦了的时候,病例不断,但似乎最坏也不过如此,中国又在复发中,连日本和新加坡都在病例攀升,疫苗一年之内搞不定:希望,很遥远,可失业率已经迅速上来了,股市看不到底,钱已经没了。
  这时候,川普的“解放论”一放出来,美国各地一片响应,本周反居家令的抗议游行,估计要风起云涌。今天周一,宾夕法尼亚州数百人举行了反对新冠病毒禁闭令的示威活动,抗议者们聚集在哈里斯堡州议会大厦前,聚集在台阶和人行道上,无视安全社交距离的规定,很多人没戴口罩,公然违抗禁止大规模集会和联邦安全指南的禁令。一些人穿着川普的竞选服装,手里举着标语,“别践踏我的尊严”、“一些人需要工作”, 说宾州民主党州长汤姆·沃尔夫( Tom Wolf )是“暴君”。
  类似的活动本周还会有,威斯康辛州本周五在国会大厦前的游行示威已经预定好了,据说还有其他州会加入。
  密歇根州的抗议早在上周三(4月15号)就举行了。抗议声音很大,据说州议会大厦被成千上万汽车示威者封锁,齐按喇叭鸣笛示威,人群挥舞横幅支持川普,抗议民主党州长格蕾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高呼“把她铐起来”。有人挥舞着美国国旗,高喊“自由,自由,自由”。
  密歇根州不想在家待着,想要自由的抗议者
  上周五,加州100多个示威者在亨廷顿海滩示威,举着标语牌:“自由的亨廷顿海滩”、“让我们工作”、“新冠是谎言”。有人带头高喊:“反对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和他破坏经济的做法!”
  星期天,也就是昨天,游行的科罗拉多州抗议者,对挡路的医护人员大喊“滚去中国”。抗议者里有人说“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现在是开始生活的时候了。”
  同一天游行的还有华盛顿州的2500多人,还是许多人不戴口罩,公然违抗州和联邦的规定,游行的人里有人说:因为病毒非要待在家,是某些民主党州的谎言和骗局。
  川普这回在推特上的情绪煽动,完全是不管不顾美国最高公共卫生官员发出过的多次警告:过早取消居家令限制,可能会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导致新感染病例激增,让医院里重新涌现大量危重病人
  华盛顿州州长杰伊·英斯利( Jay Inslee ),把川普发出的这个煽动信号比作“精神分裂症”。他在美国广播公司(ABC)的《本周》节目里说,川普作为总统,居然鼓励人们违法,“我不记得我在美国的任何时候见过这样的事情”。
  2002年普利策评论奖的获得者、《从贝鲁特到耶路撒冷》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L. Friedman),也直接点名指责川普,说他是在拿全美国人民的生命玩轮盘赌。
  美国第一传染病学家、目前正在领导美国人民抗疫的安东尼-福奇博士也警告示威者说,这么做会适得其反。
  但是,川普就是这么逆反。周日晚上,他说,那些示威的人“热爱我们的国家”,“他们想回去工作。” 川普完全不顾忌他的政府之前刚刚公开表示过:如何安全“重启”由各州自行决定。
  三
  在无数次的反复无常之后,川普这次终于把我的好多中国朋友彻底搞疯了。“美国总统说话那么前后矛盾不着调,还伤害了好多人的利益,为什么大家还信他支持他?” “我真是看不懂美国人。”
  我说美国人现在也在说同样的话,也在发出一样的疑问,他们也觉得看不懂中国人啊。(此处省略一万字。)
  如果说中国的问题是始终没有完成一次彻底的“启蒙”,在思想、文化、意识形态等始终存在着“短板”,而经济地位又突然上来了,就像猴子上了树,让美国觉得中国的形象越来越难以忍受;那么,美国的窘迫也不比中国好太多。最近看到一篇访谈,我非常认同,一个美国学者说:美国现在面临19世纪南北战争以来最大的政治和文化危机。以前的时候,共和党和民主党也互相骂,也有骂得很厉害的时候,但从没像现在一样:以前大家还是在一个框架之下互掐,大家是有共识的;以前你不会觉得你的邻居投另外一个候选人的票,他就是你的敌人,你没法跟他说话,现在可不是这样。美国,也是在经历一场自我分裂的可怕的危机啊。
  这场让中国人完全看不懂的公然挑战“居家避疫”的游行,当然是两党的政治斗争。盖洛普(Gallup)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跟共和党人相比,民主党人更倾向于“居家避疫”。抗议行为也并非完全不能理解,因为抗疫的人也说了:得病会死人,经济不景气、没有收入,也一样会致命,我们不想待在家里没钱等死。
  川普带头,竟然公开煽动大家造“居家避疫”的反,美国人居然还支持他?被川普鼓动造反的美国人,是有理还是有病?这个周末我一直琢磨这个问题。
  “从新冠病毒疫情蔓延到美国领土那一天开始,至今、往后,当局在抗疫模式设计上,始终存在两条路线斗争:” 我尊重的一位师友把这个问题讲清楚了,“以生命至上的激进抗疫派,和以经济至上的渐进抗疫派;但最终各州付诸行动的,基本都是’兼顾生命和经济的机动平衡模式’ 。势不两立的路线斗争只存在于话语空间,雷厉风行的是摸着石头赶紧过河,绝不存在一言九鼎。”
  “真的很难说两条路线孰错孰对,也永远说不清;或许,有时激进是对的、渐进是错的,有时又相反。甚至很难说川普和库莫,谁是激进的、谁是渐进的,有时库莫是激进的、川普是渐进的,有时两人又互调。但可以肯定,两条路线的斗争很有必要,这样做未必最好,但至少可以避免最坏的结果。(省略一万字)”
  美国撕裂吗?非常撕。
  川普和抗议“居家避疫”的人都那么无理、可笑吗?有时并不。
  争论,纠错,即便在如此的撕裂之下,也胜过在新生未知的病毒挑战面前,千人诺诺,无人愕愕,一言九鼎,举手通过。
  四
  又有人说,就算在死成这样的情况下,美国人还是抗议“居家避疫”,想出去拿命换钱,这也可以理解,可是,有的示威者打出标语“新冠是谎言”,说纽约那些悲惨的新冠感染和死亡的新闻都是民主党人的宣传,这个怎么理解?——对美国人来讲,如果在中国发生的新冠病毒新闻都不可信,都是宣传,那么,截止到今天下午15:25,约翰-霍普金森大学公布的统计数字:美国新冠感染总计749,666人, 死亡人数总计35,012,这是有公信力的第三方数字,为什么美国人会不信呢?换句话说,为什么“新冠病毒是民主党的宣传”,这么一个一看就假得不行的谎言,会有人信呢?
  这个问题,解释起来比上一个更困难了。因为,很少有人能意识到,我们倾向于选择自已愿意相信的东西,比如自己悄悄爱慕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做出一个毫无意思的举动,我们都会觉得这是在对我“示爱”;或者反过来,跟一个人吵架了,那个人只是无意说了一句话,我们往往会觉得“他是针对我”。
  而选择性地相信,把这个事扩大到一个群体,后果是惊人的。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标题叫《荒诞与真实:1938,火星人’入侵’美国》,讲的就是“选择性相信”的问题。文章写了美国历史上一个真实奇异的事件:1938年10月30号,100万人坐在收音机前收听一个广播剧,主持人奥森-威尔斯(Orson Welles)跟大家开了一个天大的荒谬笑话:火星人攻击美国!从新泽西降落!宾州以东进入紧急状态!国民警卫队数千人死于射线枪!纽约沦陷!……结果,竟然有大批美国人吓到当场昏倒,有的立刻收拾东西全家开车往山里跑,有妇女马上去堕胎,更不用说,有多少美国人当晚吓得睡不着觉。
  不管奥森-威尔斯在收音机或者电视机里说得多么活灵活现,公元1983年的人,恐怕都不会上当。但是公元1938年的人不一样,1939二战开始,战争的阴影,一直盘旋在1938的上空,所以,1938年的人们,因为恐惧,因为被各种仇恨的力量所惊吓,他们选择相信天大的坏事会真的发生。即便奥森-威尔斯在节目里好几次提醒大家“此事纯属虚构”,听众还是选择了听不见。
  2020年呢?2020年的听众,会选择相信一个由可信度很高的媒介传播的(比如CNN)、一个聪明的主持人描述的纽约的末世景象吗?就像奥森-威尔斯1938在节目里说的:
  “火星人的目标已经转向纽约!”
  “火星人入侵纽约市, 五个大型装置部署在哈德逊河边, 向纽约发射有毒烟雾和气体。人群像兔子和苍蝇一样四处逃散。”
  “我们的军队,陆军、空军,都被歼灭,码头上的船载满了撤离的人正在驶离,纽约的街头像新年前夜一样拥挤,有人看到火星人逼近的身影。”
  2020年,经过新冠病毒魔幻般的攻击、亲眼见过殡仪馆因尸体太多,被迫停放在街道上的“扰民”景象,纽约人会选择相信纽约有这么不幸的一天吗?
  可能会。
  为什么不会呢?既然共和党的信众至今还会认为新冠病毒是deep state, 是暗势力,是反川普的人散布给大家的一个流言和假象,那纽约的群众们,为什么不相信荒谬的另一个极端—— 纽约会更倒霉?
  中国人呢?中国人的新闻里,不也到处都是“XX吓尿了”或者“XX想要回归中国”的好消息吗?还是那句话:大部分人都选择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这就解释了罗素的烦恼:“这个世界最大的麻烦,就在于傻瓜与狂热分子对自我总是如此确定,而智者的内心却总充满了疑惑。”
  P.S.
  因新冠病毒疫情严重降低了需求,今天的原油价格在历史上首次跌破零,贸易商实际上是在付钱让人从他们手中拿走原油。周二(4月21日)到期的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5月期货合约,周一下午收于负37.63美元/桶,下跌55.90美元(306%)。
  这表明贸易商为削减膨胀的库存付出了高昂的溢价,原因是担心生产商正在生产过剩的燃料
  有人解释说:原油跌成负数是因为五月交割的原油期货明天到期,也就是如果明天之后,手里有五月期货的买家必须拿仓库储存这些物品,而这些油是危险品,储存麻烦,才有人愿意倒贴钱出手。
  “油价往往是衡量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标准,”柴金分析(Chaikin Analytics)首席市场策略师丹·鲁索(Dan Russo)表示,“在油价处于数十年低位的情况下,很难看好全球经济增长。”
  ▥ 作者介绍
  窦婉茹,毕业于复旦大学经济系,早期从事证券交易、投资银行工作,后历任《南方都市报》娱乐新闻部主任、新浪网娱乐新闻中心总监,多家媒体专栏作家,现居纽约长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