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重庆大厦”很好奇!

楼主:宝马当驴骑 时间:2009-05-06 16:06:55 点击:2178 回复:13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来过香港两次,每每路过尖沙咀那儿重庆大厦都会见到约莫10来个年轻的南亚人在大厦门口与路过的西方女人嘀咕几句,而内地女人路过他们却不理会。谁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进重庆大厦会有危险吗?(我是男的),因为觉得大厦比较诡异,所以没敢进去过。香港的朋友能回答这个问题吗?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作者:chenmydream 时间:2009-05-07 01:04:00
  我在香港交流学习过一段时间,我对重庆大厦也是很好奇,就关注的比较多。我想我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那些南亚人都会讲英文,但不会讲普通话,所以看到西方的女子就过去问她们要不要租房,那里的房租算是香港最便宜的了。
  那里非常安全,是背包客和年轻人的天堂,没有银子的人去那里住宿最划算,那里各色人等混杂,让人感觉不安全,其实非常安全。毕竟香港是个法制国家。
  有个大学的老师还专门在重庆大厦住了一段时间,去探索里面的文化特色和人们的个性活动,还写了一篇很得意的论文。还在明报上发表过的。
作者:chenmydream 时间:2009-05-07 01:06:00
  哦,不好意思,应该是个法制社会,他已经是祖国的一部分了。希望内地的治安也有香港那么好。
作者:tomaxbiz 时间:2009-05-07 16:03:00
  重庆大厦——亚洲最国际化的地方(2007-06-08 10:00:05)
  
   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教授Gordon Mathews认为,重庆大厦是这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大楼,他曾经在这里找到过100个人,完全来自100个不同的国家、地区和民族。也因此,重庆大厦被近期的《时代》杂志评为亚洲最国际化的地方。
   这座大厦里面的人生百态,最能呈现出香港的多元价值。
  
  文/ Gordon Mathews
   从2006年5月开始,我每周在重庆大厦住1-3天,进行了一年多的调查。大部分时候,我就是和人说话。我坐在便宜的餐馆里,等着和进来的人聊天;我也坐在我一个朋友的店里,看顾客来往;我还在那里给政治避难的人讲课。
  
   于是,我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
  
   先说政治避难的人吧。他们有几百人,大部分来自南亚或非洲,包括斯里兰卡、孟加拉、巴基斯坦、乌干达、赞比亚等等。很多人在本国发起过政治运动又失势了,害怕在国内遭到逮捕或被迫害,逃到香港来。其中我认识的一个,在国内被警察把一只眼睛打瞎了;另一个,腿上还留有一颗子弹,说是被自己国家的军队打的。他们住在重庆大厦里,由于是难民身份,不能工作,只能靠基本救济为生,每天领点豆子和面包以为三餐,困顿艰难。很多人没有合法身份,却憋不住要出去走走,或提心吊胆,怕一旦被发现,就要被送进拘留所;或四处流荡,无所事事。
  这很可悲,因为很多这样的人其实极富才华,在本国也是中产阶级。我在那里给他们上英语课,但实际上我们只是讨论时事,他们根本不需要我来教英语,绝大部分人英语都说得很好。他们本可以做更多的事,却是不能。
  
   重庆大厦里最大的人群是世界各地的生意人。他们可能来自牙买加、墨西哥、厄瓜多尔,或者沙特阿拉伯,总之世界上任何角落的人,都可以在这里安营扎寨。这群人中,以非洲手机贩为最多。我估计,现在南亚和非洲正在使用的手机有20%来自重庆大厦。
  
   这些商人无数次向我抱怨过,他们不能完全信任中国厂家。譬如向中国的厂家订了1000件蓝色衬衫,但货运回国了才发现,只有600件是蓝色的,剩下400件变成了黄色,卖不出去;或者衣服的材料已被改换过。
  
   最有趣的是中国假货。很多非洲国家的人认为,我们很穷,为什么要穿真的Armani?我们确实可以买假冒的Armani。但问题是,如何使假货进出中国和非洲的海关?他们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有个非洲过来的人,看我一眼,就能判断我穿西服的尺寸是多少。他练就这番眼力,是因为他每次回国,都要带回去20套左右的西服用以贿赂官员。在他的国家,他是不给钱的,只用西服行贿。
  
   还有大量的假手机,各种牌子型号,从中国涌出来。我在重庆大厦里见过假手机交易。有意思的是,买卖双方在交易过程中,“假货”这样的字眼从不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中国制造”,换句话说,在某些特定语境下,“中国制造”就意味着“假货”。但更多的时候,他们还不这么直接。举例说,一次交易中,一个卖家出示了一款新的诺基亚手机,要价400港币。买家会说,我只出180港币。如果是在一场正规的交易中,严肃的买家还价不可能压这么低,他大概只会降到340港币。所以当买家只愿意出180港币的时候,卖家立即明白,对方的言下之意就是,他要买“中国制造”产品。
  
   生意人在香港停留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一个手机商,可能每次只在香港停留四五天,他们把买到的手机放在行李箱里,然后就走了。
  
   还有一种住客,是持旅行签证来香港的工人。他们大部分来自印度,因为印度生活困难,宁可飞到香港打一段时间的工再回去。他们许多在餐馆、客房服务,或者帮人装运货物、打包装。旅游签证一般最长180天,这期间这批人就住在重庆大厦。
  
   真正长期住在重庆大厦里的人,是客房老板。他们几乎都是中国刚解放的时候从大陆过来的,很多来自上海,还有些来自福建。他们在重庆大厦里经营客房,自己也住在这里。
  
   王家卫的《重庆森林》毁了重庆大厦。它使绝大部分的香港人对重庆大厦深怀恐惧,不敢进入。
  
   事实上,重庆大厦并不比香港的任何一座普通公寓楼更危险。
  
   这里有大概100间客房,房价通常在100-200港币,极其便宜,所以世界各地的生意人愿意选择住在这里,以节约成本。大部分时候,各种族之间都能和平共处,相安无事,因为人人都有自己的事要做。我有一个相熟的巴基斯坦手机经销商,专卖手机给非洲人。他们经常讲价还价,场景很好笑,一个人用计算器打上价钱280块,另一个打200,这边又打260,那边又打220,有时还争得很激烈,但无关文化和种族。
  
   在重庆大厦被抢劫的可能性非常小。我在那里住了许多晚,从没见过一起抢劫案。我惟一听到的一起抢劫,是一个大陆来的妓女,坚持让她的非洲顾客去洗澡,然后拿着他的钱财走了。但这也只是我道听途说而来,作不得数。
  
   在重庆大厦里,并没有人们想像中的黑社会聚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香港本地的黑社会分子根本不敢进重庆大厦——他们不懂英语。
  
   如果你上网搜索,可以发现很多古老的关于重庆大厦的网站,都说这是一个可怕的地方,充斥着犯罪、火灾和毒品,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我想,在过去三年里,重庆大厦一直很安全。最大的变化是重庆大厦的业主们加强了联合,使大厦的走道和公共区域里布满了闭路电视,有效地减少了犯罪。此外,垃圾回收改善了,客房虽然很小,但很舒适干净。附近虽也有妓女游荡,但她们都不在大厦里做生意。
  
   上星期六,我问一个客房老板,她最喜欢的客人是哪种人,她说是非洲穆斯林,因为他们大多言出必行,举止得体。而她最不喜欢的,其实是中国大陆客。很多旅行社安排的住宿非常便宜,就把客人带到了重庆大厦。游客根本不知道会住在这样的地方,来了看到后,很震惊。
  
   我曾和一个从广州来的旅客聊天,问她感受如何,她说她不喜欢非洲人,觉得非洲人“好恐怖,好臭”。他们也看不起印度人。很多中国人的种族歧视很严重。
  日本游客则不同。他们通过日语网站和旅游手册,对重庆大厦很了解,慕名而来。日本不是个多种族的国家,所以日本人到重庆大厦来,想看看其他人种是什么样子,他们在那里就餐,和人聊天,显得轻松愉快。
  
   此外,还有欧洲和美国游客,他们中的很多人是曾经的吸毒者。大概在1970-1980年代,重庆大厦是很多西方瘾君子的旅游圣地,据说在这里充斥着毒品。今天,仍会有个别西方游客在重庆大厦住下,缅怀过去,觉得这是个浪漫的地方。
  
   现在的重庆大厦里,开了大概七八家高级饭馆,由于媒体的推荐,吸引了很多本地食客。但当他们去饭馆的时候,显得很害怕重庆大厦本身。所以你经常见到香港人一进入大厦,就快步疾走,迅速穿过大厦进入饭馆,然后觉得自己又安全了。这很傻,但是是事实。
  
   而在这些本地人集中的饭馆里,你会觉得和在香港其他的高级饭馆一样。我不常去,因为我的研究对象们,不去那里。
作者:阿礼露耶 时间:2009-05-07 18:49:00
  
   很有求實精神的一篇,幫不少人掃出意識盲點。經常在重慶大廈經過,也屬於加快腳步,匆匆而過,不知究裏的類型。
  
   印象中,那個地方是南亞人比較集中的地方,房間價格特別便宜,環境似乎不太好。有次慕名進去品嘗一家印度餐廳的咖喱,但中午居然並不營業,走廊也有點陰沉沉,莫名其妙讓人有點緊張。從此沒有再進去過。
  
   看完這篇文章,對重慶大廈有了全新的認識,再了解的興趣也大了很多。所以,無知的眼中最少風景。
作者:tomaxbiz 时间:2009-05-07 22:21:00
  这里要澄清一下香港的治安问题。香港各区的治安一般来说是比较安全的。实话实说,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在《古惑仔》系列电影中两帮古惑仔(即小混混)互相砍杀(香港叫“劈友”)的场景,再者,我在新界荃湾凌晨三四点回家的路上也从来没有被打劫过。香港电影和电视剧是在不知不觉中妖魔化了香港。香港有拍这样的电影和电视剧的自由,据说新加坡是不准上映香港《古惑仔》这类的电影的(新加坡是个法制廉洁,但没有民主和自由的地方,香港也是个法制廉洁,有自由,但没有民主的地方)。
  应该说香港在整个中国来说,是数一数二的安全城市,香港警察是佩枪巡逻的。香港很多“金铺”(卖珠宝首饰的)都是临街的,不像大陆城市那样都是商场里的。许子东说过,在社会主义国家里,报纸和电视上的比现实的要好,但在资本主义国家里,报纸和电视上的要比现实的要差。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SARS(非典;香港叫“沙士”),我是第一个在班上,甚至可能是全学校第一个戴口罩的人,进教室时还遭杨柳笑了一声。我是从香港电台网站和香港报纸网站知道SARS在大陆和香港的肆虐的,当时香港街头已有不少人在戴,不少艺人如谢霆锋也被记者拍到戴着口罩现身。大陆当时不是要举行会议嘛,最初消息是被封锁的,后来传开了后,才有猛学农和张文康的下台。香港方面,起初香港政府还在说没事没事的,但是香港媒体已在“恐吓”市民说SARS很有可能在社区爆发,结果被媒体不幸言中。香港媒体一向尽到第四权力的责任,即对政府的监督权,是不用说了,要赞赏的是广州《南方都市报》,它是第一个揭发SARS的大陆媒体,勇气可嘉!《南都》向来都是走在中国言论舆论的最前线的。另外,上海《东方早报》记者简光州第一个记者出来揭发三鹿毒奶粉,也相当了不起!媒体对政府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的批评尽管苛刻 ,但是应被理解,而且也是责任所在。
  希望这次甲型H1N1不会像SARS一样肆虐全球。对了,那时香港政府还向世界卫生组织提出抗议,说SARS有影射香港的成分,香港特别行政区英语是“Hong Kong Special Administration Region; HKSAR”。Time时代杂志封面那时说中国是“SARS Nation”(见附件),公然地在“妖魔化”中国。
  说回重庆大厦,那就是著名导演王家卫的《重庆森林》的拍摄地。我和郭媛媛和赵殷还特意去了重庆大厦吃咖喱,他们比我还地道,我那时还不知道重庆大厦是个南亚人如印度人巴基斯坦人的聚集地(香港人叫他们为“阿差”)。重庆大厦无疑乱了一点。大厦门内门外都是南亚人在招徕食客和要住酒店的客人,我告诉其中一个说要“cheap and good”吃咖喱的地方,他们就一拥而上抢着给你卡片。
  自从那次后,我方知道重庆大厦的酒店房租是比较便宜的,我带过一个韩国人在那里住。重庆大厦是位于尖沙咀的旅游旺区,星光大道、香港太空馆、香港文化中心近在咫尺。

作者:静兰悠心 时间:2009-05-07 23:00:00
  顶,,,,无知的眼中,最少风景,经典
作者:monkey2046 时间:2009-05-08 02:02:00
  我在重慶吃過都有好幾次, 我就說一下啦~ ^ ^
  
  第1, 我自己就比較喜歡在3樓的新德里餐廳 (在3樓幾號就忘了)
  我喜歡那裡的: 芒菓乳酪,蒜茸烤餅&芝士烤餅,羊肉咖哩角,鐵板雞.
  近期又食過, 所以記得 ;)
  
  第2, 7樓的(名同號碼忘了...好像是叫咖喱王), 都不錯.
  
  
  另, 我朋友帶過我去幾次的一間在尖沙嘴的樓上印度寺(好清潔,環境好好), 是吃素食的, 食物好好吃, 吃的食材都很特別, 一般印度餐廳都沒有吃過, 而且一點也不貴, 都是給二,三十元就行. (是任食的)
  
  
作者:giwa 时间:2009-05-08 03:38:00
  我去過一次食咖喱...
  不過間餐廳衛生唔係咁好..
  有一大陣尿壓味..
  揭開個menu..有隻好細o既曱甴仔..
  我呆左...
作者:点点圈圈123 时间:2009-05-10 10:26:00
  怎么用我们的地名命名呀!
作者:老哥8888 时间:2009-05-10 16:02:00
  我的印象就是个大杂货铺
作者:飞过的痕迹 时间:2009-05-10 21:32:00
  咖哩咖哩,三樓xx號.....
作者:Toffeeyip 时间:2009-05-10 21:57:00
  咖哩咖哩

作者:东北小神人 时间:2009-11-09 17:37:00
  纯粹路过,
  止步一下。。。。。。。。
作者: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