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府与学联代表对话实录

楼主:绿子的渡边 时间:2014-10-21 22:46:33 点击:67089 回复:179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港府与学联代表对话实录

  林郑月娥称,正在积极考虑如何在五部曲宪制程序外,向港澳办提交一份报告,交代8月底以来社会各界,包括学界就政改提出的意见。
  2014年10月21日 下午8:18 Sue Su

  (南早中文网讯)香港政府代表与学联代表今天(10月21日)下午6时在黄竹坑香港医学专科学院就香港政改展开对话,双方在5时30分左右抵达会面地点, 5时50分已经在会议室内就坐妥当。

  港府的5名代表是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律政司司长袁国强、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局长谭志源、副局长刘江华及特首办主任邱腾华。

  学联5名代表是秘书长周永康、副秘书长岑敖晖、常委罗冠聪、常委梁丽帼、常务秘书钟耀华。

  负责主持这次对话的是岭南大学校长郑国汉。政府代表坐在郑国汉左手边,学联坐在右手边。

  对话料将进行2小时,不设现场观众,但通过电视台全程直播。

  晚上6时,郑国汉宣布对话开始,称双方稍后会各自介绍己方的代表。

  郑国汉表示,八大校长会欢迎有今天的机会为目前局势寻找出路。

  郑国汉称,主持人角色是让对话有序有效进行,确保大家遵守守则,不是调解人,也不是作为不同观点或立场的仲裁人,对话内容主要是政制发展有关特首普选的问题。

  场外在电视机旁的市民希望对话有进展,希望早日结束占领运动,希望每个发言都聚焦在主题上,不要扯开。有必要扯开也希望尽快回归主题。相信双方有诚意了解对方的处境和诉求,寻求共识和出路。最重要守则是尊重每一位与会代表,任何时候都要以事论事, 不得进行人身攻击。一方发言时,另一方不得插嘴。

  双方其他已经同意的守则,不赘述。

  政府首先有5分钟介绍代表、立场、主要观点等。学联有5分钟作同样介绍。之后梅花间竹,有来有往,每个人每次最多发言3到4分钟,不超过5分钟,一到5分钟,会适宜终止发言。

  85分钟左右,希望代表适宜,我讲叫出名字

  学联10分钟总结,政府10分钟总结,最后本人简短作结。

  林郑:先介绍出席的同事

  学联同学10月2日傍晚发出给我的公开信,要求与我对话,提议政改是唯一议题。当日深夜,特首作出正面回应,委派我和政改小组的两位同事,与学联代表见面。

  除了回应学联要求,今天的对话符合社会大众期望,希望可以借着这次对话稍微缓和社会上比较紧张的气氛。

  筹备这次会面经过多位中间人在过去两个多礼拜的斡旋和协助,借此机会向他们表达衷心谢意,感谢郑国汉出任主持人。今天带着诚意和同学会面,不是辩论赛,今天没有输赢,希望与同学进行坦诚和有意义的讨论。

  港府尊重同学追求理想的坚持,以及对政制发展的执着,大家都热爱香港,希望香港成为更加民主进步的地方。这一点港府充分理解。同学的声音和诉求,港府、香港社会和中央政府都已经听到。无论理想多崇高,都应该合法合理合情争取,长期占领街道堵塞交通,不会有助于解决政改争议,只会影响大众生活和生计,不少民众的家庭和关系也受到困扰,受害的是每一位香港人。希望同学顾全大局,带头呼吁占领者撤离。

  让生活和秩序可以恢复正常,让紧张关系得以缓和,对于各位同学、市民、香港警队以至每一位香港人都是及时正确的一步。

  政制发展一直都是一个复杂、具有争议性的议题,不同人士有不同意见和诉求,政府完全可以理解,恳请大家发表意见和表达诉求的时候,可以守法、和平理性、不影响其他市民前提前提下进行。民主不仅是制度,也是态度,不凌驾于他人,才是真正民主的精神。

  世界各地民主制度都是从宪制层面作出规定,香港的民主也要根据国家宪法和基本法作出规定。基本法经过4年8个月的咨询酝酿,基本法规定,特首候选人由提名委员会产生,是清晰规定,不是新生事物。

  8.31决定香港可以从2017年开始普选特首,并订定普选框架。全港500万选民直接选特首,都比1200人选委会选特首民主、进步得多,也是政制向前迈进的重要一步。所以应该把握机会,聚焦讨论2017特首普选安排,在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框架内寻找最大政治空间,凝聚最大政治共识,落实普选。

  相信广大市民和港府一样,希望依法如期落实普选。在8.31决定之后,不少人都提出两个疑虑,一个是8.31规定的限制是不是永远适用?二是框架定下之后,是否有意思讨论具体方案?

  就着8.31决定,里面虽然有限制,但这些限制不是永远适用的,港府不止一次说过,永远适用的理解是错误的,2017年之后的特首选举办法,还是可以通过政改五部曲向前发展。

  第二是有人认为,因为8.31决定设限,再谈具体方案也没意思,现在的制度是半钦点的制度。我们绝对不认同。在框架下,可以落实真普选。有人认为条件过紧,我们认为是见仁见智。与其消极抵抗,为什么不发挥创意,想办法提高民主程度、透明度和竞争性。希望在第二轮咨询时,运用灵活的集体智慧,构建一个公平公正透明的选举制度。

  今天希望可以寻找到共识出路。今天能够进一步见面,就政改问题展开对话很有意义,希望社会能上下一心,在政制发展路上迈进。

  郑国汉:司长用多了几分钟。周永康也可以用多两三分钟。

  周永康:明天罢课就即将满一个月,当日有一万三千名学生罢课,大家都决定香港的政制在沉沦,政制有问题,大家都认为要走出来,唤醒香港人。到9月28日,大家走上街头。大家吃了很多胡椒喷雾、催泪弹、警棍,很多人都头破血流,为什么大家要走出来,因为大家都是被政府逼得要走出来。

  一个月前我们就希望与梁振英对话,一个月后我们终于有这个机会。很多香港人都会认为,不抗争,对话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大家这么愤怒要出来抗争?因为大家都对8月31日的决议不满,甚至不认同。香港人从80年代开始争取民主争取了30年,人大决议好像在说,你们的民主路,我们今天就阉割了。

  8月31日添马公园的集会上,陈健民教授很悲凉,30年前他是大学生争取民主,30年后,他仍然在争取。 30年后再有学生走出来。

  8.31决定四大界别沿用、1200人组成、过半门槛、候选人2到3人,提名门槛见仁见智?梁振英给出了另一个答案,他说,如果提委会不存在,政府就会向低下阶层倾斜。换言之,他希望提委会可以将很大部分人排除在外。政府是否希望提委会选出来的候选人继续为财阀和大商家把关?

  不少学生和市民都会问,这样的制度是否就是民主自由,可否保障公民权利,是否我们社会发展的方向?是否会走向一个更加平等的社会?是否贫富悬殊会更加严重?

  当特首说提委会可以排除14000港元月入的市民时,说明这些市民的政治权利是被人剥夺掉的。

  2012年梁振英当选特首时,很多人在会展外抗议,我也在那里。

  我看到一个爸爸,他手上举着一个牌,说我的上一代是因逃避共产党而来,我不想我的下一代再次落入这个魔爪。我相信他不是想推翻这个政权,而是希望有一个更民主的选举制度。

  当天梁振英由689人选出来,今天提委会1200人,政改如果成功,未来它可以再钦点梁振英当选特首。这是否一个正常的社会发展和正常的政制?我有很大保留。

  现在说一人一票是进步了,民主了。

  以往提委会八分一门槛,现在二分一,是进步还是倒退?似乎是倒行逆施,而非民主平等开放进步。

  在座几位官员好几位都是港大毕业,大家都知道明德格物是我们的校训,是说我们要求真,要捍卫真理,今天我们的政府是为了真理而发声,还是因为特权要低头?

  很多市民觉得民主路窄,政府会不断说,人大设下严禁框架,有很多法律限制,无法推出其他方式。第一轮咨询报告不是港府撰写呈交的吗? 8.31决议不是根据这份报告吗?但现在港府似乎可以推卸掉所有责任,让不少港人诧异。

  公民提名,拒绝钦点,废除功能组别。

  这个诉求已经讲了很多年,功能组别更是说了十多年,是社会上的共识,这两个发展方向是否可以纳入未来政制改革的方向?很多市民希望在座官员有政治魄力。

  如果我们希望教育下一代公平自由民主人权,成长在香港依然有理想和希望的话,官员应该提出方法,告诉大家未来怎么走下去。

  这一次运动不光是年轻一代发起,如果你们有空去不同的占领区,你会发现,几代香港人都在这场运动中,最能让大家回家的是特区政府。如果港府可以提出路线图、时间表,香港人自然会认为,港府有意愿有魄力解决当下的问题。

  林郑月娥:

  完全同意我们需要求真,但希望各位同学,我们也要守法。

  在基本法中规定了,香港政治体制应该如何发展。这个政制发展不是新生事物,是在当年颁布基本法之前经过了4年8个月的广泛咨询和讨论,定出了政治体制的内容。尤其是45条中,给香港最终普选特首,是今天整个讨论的根源。在落实45条时,我们必须依法办事,这个是重要的宪制基础,也是为什么筹备会议时,希望在第一次会议中可以多谈宪制基础和法律规定。香港是一个特区,不是独立国家,不可以自己决定所有政治体制。我们不能漠视中央的宪制权利和责任。中央早在2007年已经给我们时间表和路线图,到2017年,第五任特首可以由普选产生。过去一段日子我们向着这个方向做工作。设计普选制度时也要记住,基本法中有几个基本原则,这些原则可能是周永康不太能接受的原则。

  这些原则包括,符合香港实情——香港不是独立政治实体,我们只是国家中的一个特区。第二是符合一国两制。第三是有均衡参与,让香港各级各阶层都有集会可以参与这个政治体制,找到一位特首,可以各界利益为依归。第四,法治循序渐进。我们会根据45条规定推行特首普选。

  刚才你提到咨询工作。作为政改官员,我们非常小心,也提交了一个我们认为是全面客观的咨询报告给中央政府,中央有通盘考虑的需要,8.31决定一开始就说,除了参考和审议报告,也有听和考虑香港各界的意见,当然也有它自己的考虑。是否完全只以特首的一份报告做依归?我认为没有那么简单。国家有通盘考虑做这个决定。这个决定也已经走了民主的一大步。只要第二轮咨询中,将具体内容经过与社会讨论放进去,2017年就可以让500万选民一人一票选特首,完全不明白这为什么不是一个重要的民主进程?

  你形容学生是和平抗争,但有头破血流,有暴力事件。过去20多年,市民看到,警队以最大的容忍和克制维持社会秩序,我不想,你说了我没回应,会让市民觉得,我们整个期间都用你刚才形容的手段处理示威者。同学自己可以和平有序地有公民意识地去示威,我们也稍微肯定,但毕竟这些都是违法行为,希望同学在争取民主的同时,也要坚持法治,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法治都不保的话,会危害香港前途。

  梁丽帼:今天这两个小时的讨论要有意义,一点迷思要拆解,各位官员一直以来的一些说法都是说8.31决定是不可撼动的。必须指出一点,这个决定的宪法基础是要质疑的。

  2004和2007年人大常委决定中,特首要就实行普选提出建议和报告给全国人大常委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报告内容确定,也就是选择接受或拒绝。谭局长2004年曾提及,李飞颁布释法时说,是否需要修改和决定修改决定权在中央。这句话本身没有法律约束力。这句话没有在当年释法框架下。这一点不能混淆。

  中国宪法62条11款,人大知道人大常委决定时不适当时,有权推翻改变或撤销该决定。 8.31决定是否真的不能撼动,对话前设是否真的可以为港府阻挡近几个月的情况转变?希望各位官员不要模糊这一点,让市民以为8.31决定等于一切。

  罗冠聪:各位官员不要模糊焦点,这不仅是一个宪制和法律问??题,这更是一个政治问题。 8.31决定框架是全国人大常委会政治决定,是我们当下需要面对的政治问题。

  这么多人上街抗争是因为这个政治问题衍生出民生和良心问题。 100万人生活在贫穷线下,老人要拾纸皮维生,警方出催泪弹。香港一直希望解决这些民生问题,这些民生已经迫使我们要面对民主的政治问题。

  我们要认清,这些政治问题起点是8.31人大决定,再前一步就是港府提交的咨询报告。这个报告未必客观而全面。根据中大亚太研究所调查,72%受访者不接受建制派人士才可以成为特首候选人。报告中,这一点从未被引述过。

  8.31决定出来之后,也只有建制派才可以被提名。

  政府从来未就“爱国爱港”作出清晰定义,任何限制人权的条件必须有清晰定义才能生效。政府报告中说特首要爱国爱港完全没有根据。

  咨询报告与民情出现严重落差。官员如何弥补这次失误?让市民可以对政制发展重拾信心?

  袁国强:人大是中国最高权力架构,人大常委是最高权力架构的常设委员会。 2004年4月6日的解释是“确定”,不是“决定”,梁丽帼刚刚讲的问题,“确定”这个字眼在人大常委作出应该或不应该修改的同时,也可以作出其他方向性指引。原因有很多,简单说是'确定“这个字的演绎没有你说的那么狭窄。

  在确定方向的时候,就算不完全用内地法律,参考普通法或其他国家法律,很多时候政府机关或其他机关有权做一件事的时候,也有在做这件事时,可以列举一些方向性的指引,甚至提出一些条件。这个观点,陈弘毅教授有说过,我们内部也有研究,认为在这个情况,8.31时,人大常委有权作出其他条款。这个情况,即有权力去决定或确定应不应该、可不可以做的时候,同时做一些方向性的决定是,在这次情况中完全可以理解,完全有效。

  政改五部曲中,第一部,特首提交报告之后,第二步,人大常委作出决定,再到第五步,人大常委才再参与。所以如果人大常委有意见,在第二步中说出来,对整件事有帮助,而无负面影响。

  中央政府有责有权处理香港政制发展,也绝对需要参与。如果到第五步才说这一样东西是不会赞成的,希望你们用常识想想,香港和内地会面对的宪制危机更大。所以在第二步的时候,人大常委作这个决定时,不仅说可以,而且有其他方向性指引,第一合法,第二在香港情况完全可以理解。

  大家看回历史,第一次就基本法附件一作出修改讨论,人大2004年4月6日作出解释,同一个月份,4月26日也作出决定。当时的决定,不是单说改或不改,也有说其他东西。当年没有人提出人大常委无权做这件事,也很肯定,解释的时候4月6日决定26日,相隔20天,不相信同一批人大常委会成员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这次8.31,我也很肯定,出席的人大常委是经过深思熟虑,知道自己在法律上的权和责,才作出8.31的决定。

  在这方面不需要再有任何疑问。这个法律问题,在香港法院不可以处理。

  梁丽帼:因为今天考虑到人大第五步时会不会对香港提出的方案落闸,所以我们在第一第二步就要自断双臂,因为这是香港政府自己在放弃。

  李飞先生的说明是没有法律约束力的东西,在这个时候,港府应该担起宪制责任,为香港市民争取最民主的制度,而不应该是因为考虑到人大常委有否决权,而港府就放弃争取。

  我们也不应该聚焦在8.31决定是否能够撼动,因为已经说明,这个决定是可以撼动的。

  钟耀华:民主是一种态度。政府所做的咨询报告,如果觉得是全面客观,司长局长大可以走上街,20万人公民抗命,他们认为自己的意见在咨询中完全不被重视,才愤怒而上街。政府在写咨询报告时,民意都存在,但因为不被重视,所以才要公民抗命,告诉政府公民的不满。

  民主如果要向前,不单是选票上的增加,民主的精神同样在于平等自由的权利。 8.31决定之后,人大落闸之后,港人政治权利大受打压。大家有常识的话,都可以理解,人大落闸之后,民主权利受到重大损害。这并非民主大进步。

  政府文宣“袋住先”,说明政府也知道这不是面向实际的做法,但要民主袋住先,这不是民主的精神,不是民主的做法,希望政府提出实质性办法解决现在的问题。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绿子的渡边 时间:2014-10-21 22:53:00
  运动之后,大家也说了会自首,接受法律制裁,这也说明法治的精神,是在法治下的最大抗争。

  谭志源:周永康提到明德格物,我想发挥一点点,格物以致知,我们要回到事实考虑问题。

  8月31日决定出来之后到今天,大家都留意到,大学、学术机构、智库都有不同的民调,都有公开。如果客观来说,8.31决定并不受到一面倒的接受,也不收到一面倒的不接受。民意调查都显示,接受和不接受的民意各有千秋,30%多或40%,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是,纵然接受或不接受,如果2017年落实普选,是依照8.31框架推行,大家的反应会如何。大概有几个民调,50%多的受访者愿意“袋住先”。大概六成多的受访者认为如果2017年有普选,也会去投票。

  如果我们去讨论这个问题,说民意是否对人大常委决定一面倒接受或不接受,大家要公道一点,我们确认不少市民对决定失望,也有不少人认为可以接受。有同学提到,特别钟耀华提到,8.31决定是“市民政治权利受到打压”。我们不要凭空立论,试试看今天和2017年的比较会是如何。

  今天,我和钟耀华都无权投票选特首,我虽然做了政改第三少,我也没票可以投。如果2017年可以落实,我和你都可以去投票。比今天是进步。

  第二点是参选权的问题,中大有个调查是70%多的受访者不接受只有建制派人士才能选特首。我相信我也是这70%多的人中的一个。

  我认为根据基本法,44条,是对参选人的唯一限制。凡是符合44条的香港永久居民,都可以出来争取提名委员会的提名,争取500万选民的投票,争取中央委任。届时不是制度限制,而是个人能力、政纲、团队的政治竞争。到2017年,所有候选人都要面对公众,政纲要容纳到社会上所有人,不会官商勾结,也不会民粹主义,才可能拿到提名,才能拿到选票,才能拿到中央认同。如果我们原地踏步,这些政治生态的改变都不会发生。为什么我们不以2017年作为政治生态改变的开始?

  我曾经在特首办工作,知道特首的生涯。要平衡社会上不同利益,不能偏向任何一边。我学到的是聆听不同的声音,决定对公众长远最有利的政策,这是我们的良心、专业和使命。不要动辄问官员有没有良心,有良心当然重要,还需要有专业和召命。

  岑敖晖:我本来很期待今天的对话和会面,因为港府官员在8.31之后,或9.28释放催泪弹之后,从来没有直接回应过,没有提供过方法。各位香港人,包括我自己在内,希望给位有实权的官员可以公开交代,拿出勇气和魄力面对和解决这个你们搞出来的政治问题。

  听到这一刻,我自己和其他在看直播的市民一样,都失望和愤怒。没想到到这一刻,政府仍然叫我们“袋住先”,而不是拿出勇气和诚意解决政治问题。

  我自己是第三次来自黄竹坑。头两次,第一次是我和另外500多名市民被警员押到警校。第二次是几个星期前,再被押到黄竹坑。今天是我第一次用自由的双脚走到这里。

  为什么我们要走出来?为什么愿意被捕被检控?为什么有同学睡在街上24天?为什么有市民每天出来吃胡椒喷雾和催泪弹,挨警棍?

  为的就是希望港府可以保障港人很基本的权利,包括港人争取了30年的民主政制,港人民主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和提名权。这些都是基本的权利,也是法治应该保障的内容。

  司局长多次提到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我们当然认同尊重法律和法治,法律是为人而写,写出来是保障人的基本权利,不是让少数权贵和政府官员当成政治工具践踏和打压民众的基本权利,政治才是我们这次面对的最大问题,是港府和人大常委的政治意愿,这不过是港府官员用法律手段包装起来的政治问题。

  罗冠聪:政府没有正面回应,咨询报告与民情出现落差,导致全国人大常委会对民情有错误判断,司长和官员未来是否会提出修订或解决办法,修订民情报告,或提交补充报告?
楼主绿子的渡边 时间:2014-10-21 22:54:00
  谭志源局长刚才提出一些基本事实。我也想提出当年可以拿到五成半选票的何俊仁,在选举委员会只可以拿到一百多票?

  建制派可以掌握立法会中的七成铁票。如果一个人因为政治倾向,而被选举权受到限制,是违反人权。

  如果港府不提出修订,让全国人大常委会了解香港的民情,是违宪的做法。根据宪法规定,人大知道人大常委的决定不合适,是可以调整。为什么你们明知道现在这个选举办法不符合香港实情,也不愿意提请人大常委修改决定?

  这完全可以在宪制框架下做到,也绝对可以改变现在的状况,为什么港府不做?

  郑国汉:学联同学是否希望政府提交额外报告给人大常委?这是否是主要要求?

  周永康:学联的同学有两点很清晰,现在的政制争议是政治问题,应该政治解决,港府有宪制权力以任何方式解决当下的宪制问题,从罢课到现在,看不到港府用政治手段解决政治问题,警方说胡椒喷雾用得七七八八,这是用暴力解决问题。第二,香港民情有变,港府有责任履行自己的宪制责任,废除功能组别是当下之急,公民提名是一个更好方式的话,为何港府不想办法,将这些东西纳入未来政改?

  梁唐之争时,香港人完全是局外人。当时的选举非常受到大陆政治的影响。梁振英从来没有港人提名,也没有港人选举,选委会变成提委会是权贵钦点、平民抬轿,还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制度?

  刚刚谭志源局长提到民意,6.22投票有80万人参与,很多人都认为民选政府、公民提名应该是政制改革的方向,港府报告中提出种种限制时,到底是提倡什么愿景和价值?是不是在开历史倒车?

  香港社会的诉求是废除功能组别,提委会基本与功能组别如出一辙,为什么一方面民意要废除功能组别,一方面提委会功能组别更进一步?

  政府当下有什么方法解决当下的社会争议?

  林郑:听到几位同学说,论据都似乎是建基于你们代表的意见是香港社会对政改的意见。政改是非常复杂、敏感的议题,社会上有多元的意见,我们不能一元化,这是唯一的意见,基于这个意见,港府就要做一些工作,全国人大常委会就要做一些修订。

  6.22是有一个所谓“公投”,但不久之后也有一个百万人计的签名行动。香港社会特别在于,对于这些议题,有不同意见。在我们提交的报告中,完全没有隐瞒不同意见,包括公民提名、三轨提名,都悉数放在报告中,全国人大常委作出决定的时候,就着三个核心元素,就是看到港人对核心议题有不同意见,所以要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在第二步时作出决定,希望在下一阶段可以凝聚共识,收窄分歧。

  我们很难接受各位的指控,说是因为我们和特首交了一个片面或误导的报告,让全国人大常委会作了这个决定,全国人大常委会完全理解和知道香港意见不同,这不单靠特首和我们的报告,它也有听香港各界的意见。咨询期结束之后,港府也很努力将不同意见人士安排会面,他们可以直接将他们很不同的意见,包括废除功能组别,更加民主的提名的方法直接向中央政改官员反映,包括4月特首安排所有议员到上海见这些官员,特别让泛民议员安排会面。在香港也安排张晓明与泛民会面。在深圳也安排议员与李飞会面。

  我们没有隐瞒,反而制造了不少机会,给国家负责政改的官员可以亲自听到意见。他们听完之后,也要为这样重大的事,考虑国家各方面的情况去作出决定。我们不同意你立论的基础,作出一个不好的报告,所以我们也不会再做一个报告。

  不得不承认,过去的罢课和占领是一件大事,影响也非常深远,包括负面的情况,我们愿意考虑向中央提交一个报告,将在8月底之后的按全国人大常委决定,在本港发生的事和表达诉求制成报告,交给国务院港澳办,各位在这段时间内表达的意见和关注,透过特区政府的报告交给中央,给他们参考。这是我们这次会面的回应。

  谭志源:各位提的有两点。

  罗冠聪提到,何俊仁在特首选举中只得到一百多票,当时社会有很多民调都显示何俊仁的支持率一直偏低,甚至当时有市民说,如果有普选的话,何俊仁也未必能选上。

  很多时候我们做选举的时候,有两方面,一个是选举的制度,另一方面是实力的比拼,前者是常设性的,后者是流动性的。选举制度确立之后,会进行一段时间,再优化。政治实力的比拼是流动的,政党支持率是浮动的,候选人所得的支持也会变化。

  两届前的李永达无法入围,但梁家杰有,因为他的支持者超过了门槛。

  门槛从来都是八分之一没有变过,不同政见的候选人,有时实力不够,有时实力足够,可以或不可以入闸。有时我们无须将制度设计与政治实力混为一谈。我也完全同意不应根据政见不同而作出不合理限制,基本法也规定,我们不应该因为任何人的政见不同而作出限制。

  未来普选特首时,同样的原则也在这里。未来制度设计的时候,要保证不要让任何人的政治倾向而作出制度上的限制。

  周永康提出更加公平的提名方法。公民提名从去年年中到现在,讨论也不少。公民提名不是8月31日的问题,而是基本法规定的问题。

  基本法45条说到,要由提名委员会作出提名。整套基本法是授权给香港,如果没有授权,则不能做,行政长官产生办法牵涉三中权力:提名、选举、任命权。如果我们从这个宪制安排角度,公民提名无法放在45条规定中。纵使同学可能认为这是比较理想的提名方法,在目前的基本法之下难以做到。

  世界上有公民提名的地方也并不普遍。包括在英国,也没有公民提名。我想这个讨论不需要回头作为困住思想的一部分,眼光不一定是2017年,作为一个长远的,大家讨论的,也可以探讨。

  袁国强:周永康说政改问题上,政府要有承担,我完全同意,我们也很希望做到。正是因为我们有承担,我够胆说,全港大多数市民都希望2017年可以落实普选,但我们现在面对的问题是,社会上有很不同的意见,有你们提出的公民提名,也有其他人士其他意见。

  也有人说应该维持现有四大界别,以维持均衡参与,也有人提议应该看回基本法草拟的历史,为何会有四大界别?其实不是内地提出,而是港人自己提出,以防止任何集团或政团垄断。社会上有这么大的分歧,我们时间有限,作为有承担的政府,应该在有限的时间,2014年10月到2017年初普选的时候,我们要尽量做到,我们认为可以让香港落实普选特首的工作,其中一个方法是根据8.31人大常委决定的基础去进行第二轮的政改咨询,以及往后的本地立法。如果不这样做,就对不起香港仍然希望2017年进行普选的市民。

  我打个比喻,或者不是百分比吻合,但可以作为参考。大家说最低工资,是在说30加到32.5还是36,如果大家当时一开始就说,如果没有50,我不会要最低工资。如果当年如果有人这样说,今天还会不会有最低工资呢?我相信是很大问题。

  我相信在处理有争议性问题时,我们作为有承担的政府,我们要看不同人事就政改一事的意见。明白大家希望追求民主,希望大家意识到民主要多元化,也要尊重其他人,就同一件事的不同意见,要让步。

  希望正正因为我们应该对政改有承担,所以我们现在像林郑司长一样,愿意在五部曲框架以外提交一个反映香港情况的报告,同时希望有两手准备,希望政改工作可以往下一步走,不希望现在这个事情窒碍了下一步的工作。

  现在有很多人在金钟和旺角进行活动。希望大家知道,不在旺角不在金钟的人,都希望香港有普选,不一定要公民提名。希望大家考虑兼顾这些人的意愿,不然就是口说民主,并非实行民主。

  梁丽帼:我们明白政治非常多元,政府要考虑多方意见,很多证据都显示报告没有这个功效。很多民调都显示,很多民众希望特首候选人多于3位,为何报告中提出2到3人?

  公民提名的问题。政府一开始回应就说基本法里面中,公民提名不合法。但大律师公会曾经说过,有一些我们明知它们最民主的方法,而市民也有渴求的话,政府应该贯彻公众的期望,而非以法律尝试挫败公众。但一直以来,政府都没有告诉我们政府是怎么看,政府会如何回应对公民提名的诉求。

  政府一直在说提委会要有权力,但基本法45条也提到,提委会必须按民主程序产生。如果提委会由市民普选产生,是否符合民主程序?希望政府公开交代。

  四大界别,袁司长说是港人提出来。立法会都正在尝试摒弃这种做法。如果我们要政改,为什么要走回头路?中央说可参照四大界别时??,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走回头路?

  郑国汉:同学是否希望将特首候选人加到3到4位,或完全没上限?
  • sxt1618: 举报  2014-11-27 20:49:35  评论

    你这个狗屁港灿以为香港能离开中国过好日子吗?香港人靠什么繁荣?吃大陆的,用大陆的,赚大陆的钱,靠大陆生存。过去50年。香港因为是内地与外部世界的主要通道,利用这个特殊地位,赚足了大陆的钱,造成了香港的畸形繁荣。也助长相当一批香港人对内地人歧视和狂妄自大的优越感。
  • sxt1618: 举报  2014-11-27 20:50:17  评论

    港灿们也不想想,没有内地你们到哪里去赚那么多钱,能繁荣起来吗?中国改革开放后,对外交流和贸易的通道四通八达,根本不一定要经过香港。香港逐步被替代,走向衰落是历史的必然!中国政府为了不让外界误以为香港回归后经济就变糟糕了,这十几年一直给香港输血。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绿子的渡边 时间:2014-10-21 22:55:00
  梁丽帼:政改咨询报告没有如实反映市民意愿,希望官员回应他们如何切实反映民意?

  郑国汉:学联在人数上有没有立场?

  周永康:建议这个问题给回官员回答,校长如果有时间可以看看相关民调。近日政府都已经放过风声说,会写报告给中央。这份报告是否可能调整未来政改的方向?是否可能加入公民提名?是否可能废除功能组别?

  法治本身是保障大家的公民权利,而不是肆意限制,现在的法律是一切权力归于提委会还是归于人民?

  基本法第45条规定提委会提名,基本法不是可以修改?如果基本法不合宪,为何不提出修改基本法?

  不知道港府的报告有什么效用,在占领区上的人也想问,报告似乎是问责式的报告,但下一步是否有路线图?

  8月末9月初有一批立法会议员说过,政制如果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明年提请立法会的方案会被否决,如果政府认为如果走完五部曲就是完成了宪制责任,这是否符合港人期望?有很多事情大家都认为符合港府宪制权力,港府是否能提出一些方案?

  谭志源:当我们落实2017年普选时,如果用提委会提名再一人一票普选,在民主程序这四个字上还有什么可以发挥?

  第二轮咨询中如果我们可以从三方面充实。

  一是否可以尽量让不同政见人士入常参选,是否可以宽松处理?

  二是民意表达,纵使提名阶段未进入一人一票,数百万市民是否可以对有志参选的人意见、倾向、爱好,可以让民意表达,让提委会作出决定时,参考市民意愿?
楼主绿子的渡边 时间:2014-10-21 22:55:00
  三是民意监察。提名程序的透明度,提委会如何交代他们处理提名的考虑,相信民意监察方面可以入手。

  这三个方面可以在二轮咨询中进一步探讨。如果可以从这三方面充实,相信不少市民愿意看到。

  林郑:咨询报告中港府似乎有引导性地告诉全国人大候选人是2到3人。事实上在报告中,我们的说法是,因应过去特首候选人大致都是2到3人左右,社会上大部分意见认为可以保持2到3人,也有部分人有其他意见。我们有悉数将意见提交给全国人大,所以没有任何引导。

  在我们的咨询中,真正可以说是普遍存在的意见。市民普遍希望2017落实特首普选。市民认同普选时要根据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决定。市民同意如果能够落实??普选,对香港未来的管治和社会经济发展都有正面作用。

  这几个正反映绝大部分市民的意见。在其他议题上我们只说收到许多重大不同的意见。

  与其让这些意见纷纭,不利于政改前进,他们有必要作出决定。公民提名在政治和法律上都不可能。 45条已经有规定。

  政治上,不知道同学讨论政改时是否有机会与建制派议员见面和交流,如果现在将公民提名意见交给立法会,要拿到三分之二通过,也是不切实际。

  是否可以修改基本法?基本法颁布了超过24年,回归之后运行了17年,保障了我们各项权利,这个如此严肃的宪制性文件,不可以随意说修订。现在任何说修订基本法,根本解决不到香港现在的问题。我们现在的问题是推进整改,2017年落实普选。

  我刚才提出的一个报告,我们认为这个是民情的报告,反映人大常委决定之后,香港的民情是怎样的一回事。有很激烈的意见,也有很大关注,也有不同的行动和运动。某程度上,我们也认为,这对于日后政制的发展是有挺好的参考的价值。大家记得我在开场时说,2017年不是一个终极方案。 2017年如果可以顺利走完五部曲,2017年以后,或2017年普选的特首可以按照香港实况,按照当时的民情民意,再次启动五部曲,为2022年特首普选做一些完善的工作。整个政制的过程中,如果有任何重大的民情民意,可以记录下来,可以让中央从港府手中收到报告,将有助于推进民主进程。

  近日我也听到社会上有人提出,这么复杂这么多争议,是否可以构建一个多方平台,收窄分歧建立共识?港府认为,这个意见值得大家思考。一方面将这方面民情记录下来,另一方面,也希望大家可以思考,是否可以有一个多方平台,参考这些民情。

  袁国强:曾经有人说因为45条有民主程序,所以45条可以被理解为容许公民提名,我们不认同,认为是错的。

  民主程序是形容提名委员会提名程序民主,不可以撇开提委会单纯用民主程序提名,这不可能,也违反了45条,45条唯一有实质权力提名的就是提委会。

  法律是用来保障人,不是用来限制人的。基本法是保障香港稳健长远发展,当年大家决定用45条的模式,有人对45条的内容有不同意见,这个可以理解,不同人对不同法例可以有不同理解,从而衍生出修改基本法的建议。我唯一??希望说的是,基本法如果要修改,相关的条文是基本法159条,里面的要求和门槛比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或五部曲更加高。换言之,香港要做到符合159条修改基本法要求,是更加难。特别是香港社会意见分歧这么大,没什么可能在2017年之前修改基本法。如果我们希望完成绝大部分香港人的心愿,落实2017特首普选,修改基本法现阶段不是一个务实的想法。
楼主绿子的渡边 时间:2014-10-21 22:56:00
  罗冠聪:希望政府交出时间表,现在的管治危机是管治微信受挫,很多人不信任政府。特首说不应该给1.4万月入以下的人普选权,已经让港府有很大管治问题。

  修改基本法的问题。司长说这不是一个随意的决定。这个决定要经过慎重的考虑和经过严谨程序做到。但现在香港的问题已经到这个状况,看到20万人抗命上街,也有年轻人冒险上街,修改基本法是可行而且有迫切性。希望港府有政治魄力,不因为困难就不去做。应该迎难而上。希望政府给出时间表。

  钟耀华:司长说,这个方案建制派议员很想落实,我们建议很难在立法会通过。我想说一点,已经有很多议员说过,会否决这个框架下的方案。如果这个政改方向继续用人大落闸的方向,没有实际改变,这个方向同样会被否决。

  我相信很多朋友都很失望。各位官员说的不同意见在过往两年都耳熟能详,大家都知道这些词令,知道是在游花园,而没有回应实质问题。正是官员将看意见时,没有将很多人的意见纳入,现在才会有这么多人走出来,不接受港府。民主是很多人的决定,不是精英玩弄的东西,这次是很多不同阶层的人在街头实践民主,这与官员说的袋住先的民主相比更加进步。希望港府提出实质性方法,就2017年特首普选的规限提出方法,港府最终要面对全港市民,将全港市民都放到讨论中。

  岑敖晖:今天这个政治局面,街头有这么多人,原因只有一个,港府和人大的决议扼杀了港人的未来,扼杀了港人争取了30年的民主梦。我们看到,这个对话,我们的期望港府拿出承担,拿出魄力承担这个问题。但谈到现在,我们只接到一个信息,就是政府依然希望我们袋住先,接受人大框架。

  政府不断要学联或街头市民作出让步。我想问,难道香港人、年轻人作出的让步还不够多吗?年轻人让出时间、学业、精神、前途、未来的自由,为的只是一件很卑微很简单的东西,就是享有提名权、选举权、被选举权。但这么多天以来,港府的第一个回应就是希望我们袋住先,希望我们接受现有框架,接受现实,收拾东西回家,继续我们的生活。这是我们整整一个世代年轻人不能接受的东西。政府在没有任何让步的情况下,有什么可以叫我们走?很多人说我们是被时代选中的学生,你们才是被时代选中的官员。你们究竟是有承担很能打的官员,还是成为扼杀香港人未来和民主政制的千古罪人?这个答案是在几位官员和特首那里。

  周永康:在不同广场和占领区的香港人,很多人争取民主争取了30人,除了一人一票,每个香港人都希望可以自由选择特首候选人,这才体现他们有权利在这个地方成长和生活。港府现在面对严重的认受性和管治危机。如果民主制度仍然朝着小圈子方向发展,未来这些事件只会一再重演。

  司长提到一些方向,比如报告,比如委员会,很多人都想问,这些有什么效用?有什么路线图?可以告诉香港人,港府和香港人一起在走民主路,将港人的民主诉求纳入改革?

  刚才都说我们要配合人大决议,港区人大本身的认受性和代表性都非常受到港人的质疑,要港人硬吃这样的决议,这是一个尊严的问题。

  刚刚提到最低工资的问题,起码30元大家觉得尊严有基本保障,但在政治权利不平等的时候,港人如何觉得自己受到保障?

  街头上我们看到不少人,有老中青??。我在旺角遇到一个学生,那是夜晚,他说,我走出来,我就准备了中子弹。我想问港府,是什么社会和政府逼到年轻一代宁可吃子弹都要上街争民主?

  梁振英都经常受到泛民或建制的批评。港府中,我们希望还有很多官员可以拿出气魄,为港人争取民主政制。接下来,官员还要做出很多决定,到底是成为英雄还是成为罪人,是官员的决定。

  有司机说,学生堵路,但他宁愿学生继续堵路,因为政府中有更多人堵路,堵住香港人的民主路。希望港府官员不要堵住港人民主路,而帮助港人拆下路障,让民主在香港植根。

  林郑:我们明白8.31决定可能与某些人心目中的普选理想有一段距离,有时光有理想是不行的,我们要从实际出发。

  我们是一国两制下的特区,符合宪制是很重要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说8.31决定是扼杀民主。 8.31决定是让我们在民主上迈出一大步。

  如果2017年可以做到特首普选,政制才要走下去,马上要面对2020年,立法会普选,如果按照香港情况,社会的民情民意、各位的诉求,我们可以继续探讨2020年的立法会普选方法会是怎样。这样一步一步我们认为符合香港实情。

  特首没有说收入少于某个银码的人不应该是选举权。 2017年如果做到普选,500万人就是一人一票。这个选举权是普及而平等的,也是很多人挂在口边的国际标准。

  我也要为警队做一些澄清。事实上,大部分市民,起码我接触到、听到、看到的意见是,我们的执法部分,主要是警队,是非常克制的,原因也是出于对学生的关怀,希望学生可以自己撤离,而毋须动用最低武力,但实际上占领是一个彻底违法的行为,所以近日警队也已经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有两位金钟当值的警务人员和两位在示威的女孩子在聊天。这是警队用了最大的包容才可以有这样的场面。

  我希望这件事可以尽快结束,日后也应该用公道一些的态度你们和警察的关系。

  今天可以与学联进行2小时的交流和对话,希望同学认为这是一个有建设性、有意义、心平气和,不需要校长介入调停火花。我们很清楚听到同学全面表达了对香港政制发展的诉求,你们也很耐心,我们也希望这不是唯一一次对话。

  10月2日给我的公开信中,同学说了一句口号,香港问题,香港解决。但我必须重申,香港是国家的特区,中央在香港的政制中有宪制的权和责。特首的宪制地位特殊,既要向特区负责,也要向中央负责,普选特首整套程序一定要非常审慎。

  基本法规定,经唯一有实际提名权的提委会提名,到最后中央任命,是有明确规定。虽然大家对今天的会面可能有些失望,但作为港府负责任的官员,我们要依法走这条路,否则会浪费时间,甚至原地踏步。

  最近很多朋友跟我说,他们很担心香港的现况,因为香港的法治精神受到严重冲击。互相尊重、求同存异、理性务实也好像被淡化。有人说香港社会被撕裂,人际关系越来越紧张。我们看到的运动与当初倡议者说是一个“爱与和平非暴力”的目标已经越走越远。

  根据警队评估,旺角现在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方。张超雄议员也形容,旺角接近暴乱边缘。在不让形势进一步恶化之前,希望大家有勇气和智慧给香港走一条出路。学联在这次运动中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希望你们和政府一起承担责任,突破目前的困局。

  为表现政府的诚意,我提出四点回应:

  第一是就2017年行政长官普选,在8.31决定框架下,仍然有相当空间给我们处理一些具体问题,例如提名程序、选举方法,希望稍后启动的二轮公众咨询,可以与市民共同寻找最大的政治空间,落实公平、公正、高透明度、富竞争性的特首普选。乐意在咨询中与学联保持对话。

  第二是2017年特首普选办法并非终局方案,可以根据大家的诉求和看法作进一步完善。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条说明了,如须修改,有一套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也有五部曲规定,这些仍然存在和有效。有需要的时候,特首可以再次启动五部曲,完善特首普选。

  第三是希望和大家进一步探讨成立讨论政改的多方平台。让社会各界,包括学生和年轻人,参加讨论。重点是放在2017年后香港政制发展。

  第四是港府同意直接向港府反映学生运动带出的关注和诉求,我们正在积极考虑如何在五部曲宪制程序以外,向港澳办提交一份报告,交代8月底以来社会各界,包括学界就政改提出的意见。

  我留意到10月17日学联的声明中说,对话绝非要向政府示好或示弱,而是要根据政改问题,从港府官员中直接得到答复,再思前路。我们已经给了答复,希望学联可以以市民福祉为依归,能够看到市民尽快恢复社会秩序的诉求。

  今天之后,沟通的大门会继续打开,也希望再和同学作今天这样的理性平和对话。
  • jyk0772: 举报  2014-10-24 15:23:05  评论

    请学联到英国去占中试试,卡梅伦在1分钟后就会清场了,这些香港学生还是移民离开香港吧。脑子进水
  • oyfm: 举报  2014-10-27 22:12:43  评论

    jyk0772就是一傻逼,跪习惯了!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晨风语 时间:2014-10-21 23:04:00
  希望不要超出人大框架,中国的领土中国做主。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4:07:28  评论

    弄清了一国两制再说话!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 郭大路是帅哥: 举报  2014-10-22 14:58:30  评论

    只不跟中央对抗,不搞独立,随便他们怎么玩都可以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leeyln 时间:2014-10-21 23:22:00
  谢谢楼主。
  • 倒在路边: 举报  2014-10-23 09:06:03  评论

    不得不承认:香港的官员还是比较有涵养的。其实对待这些网络喷子,最好的办法就是像踩蟑螂一样踩死。
  • heartily: 举报  2014-10-23 13:45:36  评论

    追求加快民主是可以理解的。我相信以“民主的方式管理国家,以实现×××的目标”,这就说明民主只是手段,不是目标。占中的各位,你们追求的目标到底是什么呢?香港以第三产业立足,就算实现了真普选,政府会更多的照顾到泛民利益,资本家的话语权少了,资金撤离香港必然会出现。而前期的蝗虫等事件
剩余 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leeyln 时间:2014-10-21 23:29:00
  搞学运的都这样嘛,一跳出来就满嘴代表香港人民了。
  • shenyj0331: 举报  2014-10-22 12:43:56  评论

    学联好像满口民意,那么“占中”来个民意投票到底是赞成多还是反对多?如果反对多那就是强奸民意,立即去自首!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4:17:22  评论

    几十万人上街不是人民?他们是人民中的一部分,他们的诉求港府理应回应。别来那一套,拥护你的就是人民,反对你的就是人民的敌人,随便编个口袋罪就把人给抓起来。看看那些所谓的人民代表,有谁是人民选出来的?都是指定的。大陆人中,很多人几十岁了,还从未见选票的模样!
剩余 2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缤纷雨加雪 时间:2014-10-22 00:13:00
  对话很有意义。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4:21:25  评论

    虽然双方分歧仍然很大,但对话总比不对话好。
  • 平常心615: 举报  2014-10-22 15:53:35  评论

    两方对话,一个是讲道理,一个是漫天胡说,说啥都不知道。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汤婉儿 时间:2014-10-22 00:24:00
  学联的人真把自己当天使啊!可惜说理比不上港府
  
作者:缤纷雨加雪 时间:2014-10-22 00:53:00
  对话很有意义。
  
  • 单线条家伙: 举报  2014-10-22 15:29:36  评论

    确实很有意义,更加看清了学生的无知。难道“很傻很天真”以后真的要成为香港年轻人的标签了么......
  • 炎炎夏日abcd: 举报  2014-10-22 16:38:10  评论

    香港年轻人80,90这2代是被他们教师毁了的,没有是非观的2代 因为它们的教师也是在英国殖民时期受的奴化教育的,所以灌输给他们的思想也是扭曲的人生观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让你记得我的好 时间:2014-10-22 00:53:00

  花了一个多小时看完了,这样的对话不错。
  港府这边还是要厉害很多,毕竟都是政治人物。


  学联的意思似乎是想要把全国人大挡在门外,然后鼓动港府去动摇基本法.....
  唉!对于这些基本常识,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民主,不一定非要通过暴力抗争、流血牺牲来获得。
  很多人说的很好,民主本质上是一种妥协。


  学联,其实也就是泛民的诉求,其实是很容易得到的,方法如下:
  1、彻底解决香港的双重国籍问题;
  2、落实好国语教学;
  3、通过基本法23条;

  如果上述三条,泛民能够支持,别说真普选,就是泛民当特首,中央都会支持。
  而且这三条放在全世界都是说的过去的,根本就无损港人利益,无损港人尊严。
  现在的情况是这三条都成了国际笑话了,只能说是泛民心里有鬼。
  如果人大不解决上述三条,就让泛民当特首,在内地,GCD就没有存在了。
  对于台湾,也是一样!


  • BitA099: 举报  2014-10-22 01:00:44  评论

    很多人说的很好,民主本质上是一种妥协。 在这个地球上. 民主是一个手段. 它和独裁是双生儿. 它的终级目标是夺取政权. 当然. 民主就文明多了. 至少败了败了. 下次再卷土重来. 不需要千万颗人头落地. !
  • 胡賽恩: 举报  2014-10-22 01:41:03  评论

    BitA099说出民主真谛
剩余 1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古城秋月772014 时间:2014-10-22 01:02:00
  香港大学生如此,看起来也和内地差不多,哎…、…
  
  • huxinghua2002: 举报  2014-10-22 12:53:26  评论

    呵呵,让你上去讲话估计腿都发抖了吧。看了他们的对话,我觉得内地大学生比之香港大学生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面。内地大学生除了赚钱,把妹,什么时候关心过政治?
  • 薪传禅者: 举报  2014-10-22 13:12:32  评论

    你没看到内地的精英。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让你记得我的好 时间:2014-10-22 01:22:00

  泛民如果改变对中共的敌视态度,2017年普选我不敢说,但之后下一届的普选。
  十有八九是可以拿下来的,这不是占中人士梦寐以求的吗?

  在街头无休无止的闹事,不如好好想办法先把特首的位置拿下来再说。
  是骡子是马,到时出来遛遛就是。

  这次持续占中,大部分内地人对泛民这方的影响极差,时间再往后,我估计泛民会越被动。唉!已经过去17年,时间也不多了,希望泛民好好珍惜.....


  • 缤纷雨加雪: 举报  2014-10-22 08:54:08  评论

    大部分内地人根本不了解泛民,就又被你给代表了。
  • 九支笑晴: 举报  2014-10-22 11:36:11  评论

    不了解啊,但是对占中这这种行为很反感。游行就游行嘛,示威就示威啊。占中手段太激烈,伤害同人利益。越闹越反感。你看大陆多重视好像是江苏就游行示威反对建工厂污染,一示威工厂立马萎了。大陆不是不争取只是比他们方法保守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Orion3000 时间:2014-10-22 01:30:00
  看了半天,才明白原来学联是一帮小怨妇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本唯物重唯心 时间:2014-10-22 01:36:00
  多谢楼主
作者:鹰隼001 时间:2014-10-22 02:00:00
  这就是香港高校培养出来的几个傻逼,难道这就是精英?真的怀疑这种人的智商。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4:56:44  评论

    有党委的那种高校培养出来的才是傻逼!睁开狗眼看看,全世界所有的一流大学,有哪一所大学里面有党委?
  • 西村的鱼: 举报  2014-10-22 19:23:17  评论

    顶这句。
剩余 1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ycyc2018 时间:2014-10-22 02:48:00
  看过内地在香港读书的人写的记录,大意是说:香港学联是个不务正业的政治组织,很多人都是被洗了脑的。没法让想学知识的人呆的地方,那些学生想不加入学联都不行。香港这个非法组织早就应该取缔了。
  • uci08: 举报  2014-10-23 11:52:08  评论

    呵呵!!你真逗!你黨的抹黑你就信了! 學聫在港歷史悠久,由全港八間大學和其他專上院校學生組成!因為都由學選出,所以他們絶對代表學生!因為學生都有遠大理想,加上天真,學聯在六七十年代基本上由左傾學生把持,對抗港英政權,和聯合海外發動保釣,深受你黨頌讚!現在你黨居然抹黑學聯,真是諷刺!
  • heartily: 举报  2014-10-23 15:39:46  评论

    @uci08 请给出香港学联再学生中施行“真普选”的有关资料,谢谢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自由像风 时间:2014-10-22 02:51:00
  "修改基本法的问题。司长说这不是一个随意的决定。这个决定要经过慎重的考虑和经过严谨程序做到。但现在香港的问题已经到这个状况,看到20万人抗命上街,也有年轻人冒险上街,修改基本法是可行而且有迫切性。"
  -------------------------
  看到这段直接笑喷了,这帮豆饼是要有多不切实际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以为人大是你家的啊说开就开?修改基本法人大常委会根本就没有权利,必须是人大开会期间,这帮豆饼真奇葩得让人无语,还可行的急迫的,直接把哥笑尿了。。。
  
作者:自由像风 时间:2014-10-22 03:03:00
  @自由像风 2014-10-22 02:51
  "修改基本法的问题。司长说这不是一个随意的决定。这个决定要经过慎重的考虑和经过严谨程序做到。但现在香港的问题已经到这个状况,看到20万人抗命上街,也有年轻人冒险上街,修改基本法是可行而且有迫...
  -----------------------------
  再说了人大常委会可是堂堂一国元首,作出的决定这么随便就撤销了?仅仅因为鼻屎大的一点地方的一小戳人违法闹事?这些学联的渣渣通篇就是港独强调,不得不让港府官员一再重申香港是国家的一个特区。
  
  • uci08: 举报  2014-10-23 12:08:36  评论

    你真逗!如果堂堂一個人大,要違法強拆你家,他作出的决定这么随便就撤销了?你反對,你就是搞獨立?
  • heartily: 举报  2014-10-23 16:06:10  评论

    @uci08 什么逻辑?我有房子的所有权,你只是有居住权,我要拆要改要修难道必须经过你同意?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勤劳诚实不吃亏 时间:2014-10-22 06:44:00
  完整的看完了。
  港府的官僚真的很有专业精神。涵养素质很高。理由论据前后照应口径统一。
  而学生代表我看了看。从发言内容上仍然没有摆脱人民自由民主这一类空洞口号。这一类口号我相信极左思想人士最喜欢用的。各个代表的口径也不统一。难以让人信服。
  对话的结果我认为是没有任何结果。
  不可能达到学生所想象的理想国状态。如果此次对话对全国转播。我相信大多数人会站在港府这一边。因为港府代表的是稳重可信赖。学联代表的是浮躁且虚华
  
  • Xin宝贝Qin: 举报  2014-10-22 11:22:03  评论

    同感。。。
  • 一日丧命散1717: 举报  2014-10-22 12:52:54  评论

    真的
剩余 1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nanbaishu 时间:2014-10-22 07:31:00
  学联没有具体诉求。没诉求无法谈。
我要评论
作者:何未晓 时间:2014-10-22 07:34:00
  文学创作吗?
我要评论
作者:牛多头怪 时间:2014-10-22 07:43:00
  主持的校长问:你们想确定几个人(就是候选人人数,不同意人大的2-3人)就这,学联那帮人都立马转移走了。不做明确答复。搞什么啊。
  • emailbb1: 举报  2014-10-22 14:48:27  评论

    为闹而闹呗,只有所谓理想,没有一个清晰目标。
  • csgs99: 举报  2014-10-22 21:41:48  评论

    怎么也要整个10来个,最好一百来个吧,这样才能充份发挥民主的光忙,让他老爸也有机会参选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ah3938425 时间:2014-10-22 08:12:00
  这些学生都是狗屁。没有知识,没有法律。就是美国人的一条狗。港府对他们讲道理,他们懂什么,根本就讲不通。也没那个必要和他们讲。最后让这帮人自做自受。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5:08:44  评论

    这种事对党国来说太简单了,以一个“寻衅滋事罪”就全都装进去了!不过,香港实行的是一国两制,样子还是要装装的!
我要评论
作者:静看JY吃狗屎1 时间:2014-10-22 08:25:00
  学联方果然是一水的网络喷子像~
  洋洋洒洒一大堆,也不知道列了几条数据,讲了几条事实
  全是他妈的假大空,造谣诽谤扣帽子~
  港府的都是文化人,还老老实实跟他们讲道理~
  需要讲那么多的道理么?~
  逮到一条没根没据的,就去盯着扇狗脸,好好给他破到位~
  再造谣,再扇~
  两次一扇,我看那帮沙比还有那个脸皮再胡扯了~
  拿秀才那套对付无赖,无赖自己都会嘲笑你。。。
  • huxinghua2002: 举报  2014-10-22 11:14:47  评论

    第一:发公开信要求出来对话的是学联方面,不是港府。第二:学联争取的民主,而非港独。第三:香港人不是大陆人,不是政府想捏圆就捏圆,想捏扁就捏扁的。
  • 悦读越乐: 举报  2014-10-22 12:28:39  评论

    1.很明显学联就是谋求香港独立;2.占领就是违法,拿到那个正常国家都是违法;3.不要分香港人大陆人,都是中国人,分裂独立绝对是不行的
剩余 1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winghk 时间:2014-10-22 08:27:00
  候選人幾個人不是一個重點吧,重點是産生辦法啊!!!
  這個校長,是一梁粉來的,曾是粱競選特首顧問,你們不覺得他的問題有毛病?
  • 悦读越乐: 举报  2014-10-22 12:31:29  评论

    主持人是否偏向,暂且不论,他说的目的只是希望学联就具体问题表达诉求,因为到目前为止,学联的要求太大了,他要求中央政府修改基本法,有了香港独立的倾向
  • 单线条家伙: 举报  2014-10-22 15:45:12  评论

    毫无疑问他压根就没提问题。他只是向学联确认他们究竟是想几个人。我觉得要是有倾向的压根都不会问。这不是摆明了给学联阐述的机会么。还有说主持人问题......产生办法你学联如果有,也应该很清楚的表述出来啊。哪有?!偏偏一个个这么爱走内心戏.......那就去选亚洲小姐好啦,还不够靓!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winghk 时间:2014-10-22 08:27:00
  重申一次,我是香港人,我們要求的是體制內的進步。真的不是要顏色革命。更加不是港獨。

  基本法第六十八條第二款說:「立法會的產生辦法……最終達至全部議員由普選產生的目標。」
  基本法第四十五條第二款:「行政長官的産生辦法……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産生的目標。」

  現在已經回歸17年,兩個普選都還是遙遙無期,我們認為良性的政黨競爭輪替,真普選帶來的活力,才可以解決香港特首以及議會現在因小圈子選舉問題而帶來的總總社會問題。只有顧忌人民,庸官貪官才可以不敢亂來,只有競爭,好議員好特首,有魄力的官才可以選上來。



  • 缤纷雨加雪: 举报  2014-10-22 09:04:57  评论

    跟大陆一帮被政府洗脑的年轻人谈民主真是鸡同鸭讲,而且天涯现在很多网评员即所谓的五毛在引导舆论。
  • 门前的仙女山: 举报  2014-10-22 09:35:45  评论

    @缤纷雨加雪 开口闭口别人洗脑 你可真应了那句话 闭嘴,我们在讨论民主
剩余 3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天上的黑鸟 时间:2014-10-22 08:35:00
  林郑有水平
  
作者:994738646 时间:2014-10-22 08:35:00
  学联有30年的民主抗争?第一次听说。。。以前的13年港英时期他们是怎么抗争的?
  
  • DZXGG0001: 举报  2014-10-22 10:32:06  评论

    他们敢吗?
  • 九支笑晴: 举报  2014-10-22 11:47:44  评论

    问得好!→_→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u_93856050 时间:2014-10-22 08:54:00
  高
  
作者:泰山传奇 时间:2014-10-22 08:54:00
  MARK
  
作者:u_95521882 时间:2014-10-22 09:09:00
  特首爱港爱国 是限制人权自由?这是什么谬论 一个领导人如果不爱自己的国家 那还要他干嘛 学生的话真可笑至极
  
  • 苹果熟了2012abc: 举报  2014-10-22 19:07:09  评论

    爱港爱国应有明确标准、条件,贪官都说爱党爱国,结果呢?既然是前提,就应该明确,不能成为一方打压另一方的工具。
  • 许多猫和鱼: 举报  2014-10-23 03:37:50  评论

    @苹果熟了2012abc 爱本国家爱本地区,是民众对全世界想竞选本国家本地区候选领导人的基本要求,作为候选人即使心里并不爱国或爱本地区,竞选时也必须说自己很爱非常爱超级爱自己的国家和地区!任何国家或地区的民众都不会对“领导人必须爱国/爱本地区”这一点有质疑!想争取民心,请说点民众爱听的话!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woshi54dan 时间:2014-10-22 09:15:00
  有个疑问,香港高中生有投票权?
作者:残忍温柔 时间:2014-10-22 09:40:00
  需要警惕外国势力阴谋制造流血事件来污蔑港府,达到升级占中的目的
作者:刘焱work的股史 时间:2014-10-22 09:46:00
  真心希望天涯的兄弟姐妹们就对话具体内容再发表具体的有建设性的意见,发评论也要更客观为好。
  或者的分享自己从中得到了什么感悟都好过其他没有多大意义的东东。
  • uci08: 举报  2014-10-23 12:59:07  评论

    太難了!港方資訊不能貼,港人聲音不能說。貼了說了都會遭刪除! 反而某方面有系統地不斷造謠抹黑香港,大部份真心對話的港人早就意興闌珊撤出天涯,
  • 伏牛山石: 举报  2014-10-27 15:16:08  评论

    认为基本法没有什么问题,重点是8.31决定有问题,831决定有些拉偏架,没有吸充分收各界意见!扯基本法有点跑题,基本法对普选办法没有具体规定。
我要评论
作者:静看JY吃狗屎1 时间:2014-10-22 09:49:00
  学联方果然是一水的网络喷子像~
  洋洋洒洒一大堆,也不知道列了几条数据,讲了几条事实
  全是他妈的假大空,造谣诽谤扣帽子~
  港府的都是文化人,还老老实实跟他们讲道理~
  需要讲那么多的道理么?~
  逮到一条没根没据的,就去盯着扇狗脸,好好给他破到位~
  再造谣,再扇~
  两次一扇,我看那帮沙比还有那个脸皮再胡扯了~
  拿秀才那套对付无赖,无赖自己都会嘲笑你。。。

  • 刘焱work的股史: 举报  2014-10-22 09:58:50  评论

    反对!反对你这种态度!这种姿态!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2:47:55  评论

    这种混混,自己的话假大空,还有脸说别人!看过对话实录的,只要稍微有点水平的人,都知道香港学生是很棒的,思路清晰,有理有据,大陆学生要差一截。
剩余 1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投机的袋鼠 时间:2014-10-22 10:04:00
  他们现在争取的东西 ,其中,也是你们将来渴望的。。。。。。。
  • 悦读越乐: 举报  2014-10-22 12:47:04  评论

    绝对不能这么说,他们争取的是香港独立。
  • huxinghua2002: 举报  2014-10-22 13:17:56  评论

    错,他们什么时候说过要独立?你看到独立二字?
剩余 9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凤鸣岐山a2012 时间:2014-10-22 10:12:00
  学生确实是幼稚,也只有学生才会被煽动去为口号这些空洞的东西闹事。真正成熟的人都是为利益而斗争。为口号斗争的不可能成功,只有为利益斗争的才有成功的可能。当年共产党也不是喊了几句解放、共产主义就成功了,还是搞了打土豪、分田地才让大家跟着干。
  • 凉快了: 举报  2014-10-22 12:19:15  评论

    他们现在也在喊为穷人争权利 看样子是要打到资本家了 下来应该就能推翻资本主义了!我支持!!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2:59:39  评论

    梁特首不是说,公民提名会使选举向穷人倾斜吗?这是和共产党的宗旨相抵触的嘛!同无产阶级先锋队不一致,离下台就不远了!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欢迎你扑街 时间:2014-10-22 10:14:00
  @winghk 37楼 2014-10-22 08:27
  候選人幾個人不是一個重點吧,重點是産生辦法啊!!!
  這個校長,是一梁粉來的,曾是粱競選特首顧問,你們不覺得他的問題有毛病?
  ------------------------------
  正常啊?你们反梁,他派人来解决问题,不派他自己人来派谁来啊?
我要评论
作者:养虎遗患200919 时间:2014-10-22 10:17:00
  kk
作者:huabeicunluo 时间:2014-10-22 10:27:00
  只能郁闷的发一声长叹——哎!
作者:有缘人19800903 时间:2014-10-22 10:34:00
  “10月2日给我的公开信中,同学说了一句口号,香港问题,香港解决。但我必须重申,香港是国家的特区,中央在香港的政制中有宪制的权和责。特首的宪制地位特殊,既要向特区负责,也要向中央负责,普选特首整套程序一定要非常审慎。”
  说了半天还是想搞港独,学联说了算,学生太幼稚了,他们好像能代表全香港似的,他们的论据大部分也是“据说”等词语,他们就像是香港民众的救世主,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意见不同,可以求同存异,现在的做法又造成香港多好的损失,他们又算过没有!!!!!!
  • bobliu126: 举报  2014-10-22 11:29:03  评论

    他们会算吗?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3:04:59  评论

    强行让港人接受一个假普选,还有理了!
剩余 1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坦白从宽2013 时间:2014-10-22 10:38:00
  根本无法沟通,给他们讲法治,他们给你讲政治大于法治。可问他们什么是政治,又没人说的清楚。

  “大国博弈、资源争夺、舆论策反、压制控制、民族复兴、优胜劣汰”这才是这个世界残酷的本来面目,才是真正的政治!

  所谓专制和民主都不过是为了本族群、本利益集团维持稳定的工具和口号而已。

  谁又能说清楚现在的中国到底是一个什么政体?你说他专制,可他有的时候又显得无比开明!

  世界是动态的,用是否民主和专制这样静态的指标来评判他都是不客观的。

  我只知道一点,作为一个执政党,随着人类世界大环境的不断变化,随着人类本身认知水平的不断提高,随着咨询交流的不断便捷。他为了保持自己执政的合法性和先进性,会不断地进化和完善自己。这才是符合客观的自然规律的做法。这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
  • 拼命三浪: 举报  2014-10-22 10:47:41  评论

    说的好!!!1
  • 人间正道似沧桑: 举报  2014-10-22 11:26:40  评论

    顶!其实人类都在不停增长,要想下地球的资源就那么多,而且在减少,我们一个占世界人口这么大的国家要崛起,那就肯定会开始抢夺别人的资源,这也就是为什么西方国家看我们为洪水猛兽了!归根记得就是资源的重新分配,看吧,我们要崛起还有很多好戏呢~
剩余 15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lzghgzx 时间:2014-10-22 10:39:00
  楼主辛苦,谢谢楼主让我们了解了这次对话的全部内容。
作者:abc18182010 时间:2014-10-22 10:39:00
  看出来了,学联要的是两制、一国在香港被这些无选权的代表是非法的。好戏开始了。一中一港才是学联背后得真面目。中共要一国必须叫香港立法二十三条基本法,还有叫香港向中央交税。只有叫它们知道什么叫进与退,它们想进必须打退它们。
作者:abc18182010 时间:2014-10-22 10:49:00
  基本法笫二十三条才是真正保障中国香港人,非中国香港是最怕得。不知中国香港人能理解否;这是所为主权==身份
作者:jiezoukong 时间:2014-10-22 10:50:00
  那个梁丽帼的女生据说是香港大学学生会主席,赢过最佳辩手,香港学生的水平就这样吗?大学生的态度,小学生的程度。既然来对话,却不好好做功课。一个连法条都没摸透的人,说就要修改基本法,能让人信服吗?

  确实是一场普及民主的对话,可惜学生是反面教材,偏激,煽情,高举民主和民意大旗,却缺乏法制意识和理性思维,要知道后两者才是民主的根基,学子们要的不是民主,是民粹。他们提议的公民提名,就是美国和英国都没这么干的。除了为反而反的破坏性,没有任何建设性的提议。民主是尊重,是互相妥协的技巧,是理性思维的切磋,直接说反对“爱国爱港”这种偏激话语,逼了别人,也把自己逼上死角。这场对话,让他们的幼稚思想露了腚。民主,不能妨碍他人生计,为了自己的主义,霸占街道,那是街头霸王,是民粹。他们就像万圣节里的孩子,不给糖就捣乱。香港的未来栋梁就是这样的吗?

  反而特区政府表现很好,可做民主范本,亲切合度,对法条烂熟于心,思维成熟理性,没有咄咄逼人,还给学生台阶下,可惜学生完全没听懂。其专业表现可供各省政府领导参考学习。
  • abc18182010: 举报  2014-10-22 11:16:03  评论

    各省政府领导是为它们的领导服务滴!学那么多干吗。不过这几个学联代表提出了中央的合法性问题、很好!代表港府的也没表态是否合法,只说港府无決定权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3:19:02  评论

    这个女学生说得很好啊!基本法可以修改是有宪法作为依据的,人家也当场引用了。要我说,人大的合法性都是成问题的。大陆人都知道,人大代表是谁选出来的?就能代表人民了?大陆同胞中,很多人几十岁了还没见过选票长得是什么模样!现在人大用一个专制的框架去限定人家民主的选举,人家能接受吗?
剩余 2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罗伯特卡帕1 时间:2014-10-22 11:00:00

  
  • 在乡村的泥人: 举报  2014-10-22 12:11:42  评论

    这是故意曲解,任何一个台面上的领导者都不会发表如此不经大脑的言论,虽然上面的话的确是事实。他根本没这样说,他的原话是“选举整体考量,不能搞民粹,要照顾各阶层利益,如果只是为了选举获胜,那么只听月收入1800美元的人的话就够了”
  • 在乡村的泥人: 举报  2014-10-22 12:12:23  评论

    他的本意是担心民粹绑架民意,却被你们曲解为“选举只听月收入1800美元的人的话就够了,不用听月收入1800美元以下的人的话”
剩余 8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喜宝baby 时间:2014-10-22 11:00:00
  特首难道不应该爱国爱港吗





  • 想去做农夫: 举报  2014-10-22 13:21:18  评论

    下个定义最好,怎样才叫爱国爱港?
  • ZHUIHUI123456: 举报  2014-10-22 13:37:45  评论

    做让国家强大的事,做让香港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事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Kaimaoge 时间:2014-10-22 11:07:00
  学生谈的很多是感情体验,政府谈的是政治建设,根本就没有什么对话效果啊。倒是看出学生内心处处透露这政府以及中央政府的不信任,港府倒是回应的挺不错
我要评论
作者:jiezoukong 时间:2014-10-22 11:12:00
  这些年来,香港成功的基础一直是法制和自由,而不是民主。有了法制和自由,香港确实有试水民主一把的资本,但是学子们的表现非但没有促进民主进程,反而先破坏了法制,这等于拖了民主进程的后腿。破坏社会秩序,把民主搞成无政府主义,这跟红小兵有啥区别?
  • 95895: 举报  2014-10-22 16:04:40  评论

    道理在这里,
  • 有缘人19800903: 举报  2014-10-22 16:40:57  评论

    @95895 说得好,同当年的红卫兵有什么区别。
剩余 6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格式化发呆P 时间:2014-10-22 11:28:00
  先学习下,你就会知道你们这些举动毫无意义,孩子们醒醒吧
作者:llhc2008 时间:2014-10-22 11:30:00
  那几个学生估计风波一过,没多久就该失踪了
我要评论
作者:kongzhongfeiyan 时间:2014-10-22 11:38:00
  港大、学联叙述观点的技巧不行,抓不住重点!!多派点高手上来
  • hely2014: 举报  2014-10-22 11:48:21  评论

    这部是技巧问题.是根本没料.
  • heartily: 举报  2014-10-22 21:57:31  评论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问题是目前香港的上层建筑确定了(一国两制,香港50年不变),哈哈哈哈!难不成要月入1800以下的去掠夺资本家??是要实现共产主义的节奏吗???哈哈哈哈
我要评论
作者:hely2014 时间:2014-10-22 11:52:00
  学生代表真真是太幼稚了.不懂什么是民生,什么石政治.好好的在社会上生活几年,历练几年,再谈为民请命吧.
  • hongkonger777: 举报  2014-10-22 12:30:33  评论

    就是學生沒有太多顧慮才可出來抗爭,成年人為了生計、家庭,往往有想做的事情不能做,有想說的話不敢說,變得逆來順受。 老一輩的香港人多是由大陸偷渡來香港,偷渡前他們都不知道會否成功,可能會被拘捕什至死亡,他們當時偷渡都是冒死求變。無論結果怎樣,香港人起碼努力過嘗試過。
  • ZHUIHUI123456: 举报  2014-10-22 13:50:33  评论

    假如尝试让香港渐渐地被边缘化了呢?看看大形势再说吧,现在毕竟国家在慢慢强大,老百姓的生活也逐渐好起来,说明现在国家的方向是正确的,起码目前绝大多数老百姓还是支持GCD的,想变颜色?只能用枪杆子说话。再说了,个人想说就说想做就做,那就是民主?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汇贤居士 时间:2014-10-22 11:52:00
  为什么港英时期没有民主大家相安无事,现在有了那么多直选,还要泛谈一步要位?其实说到底就是民生问题没有弄好,当政的不为老百姓充分考虑,老百姓就用脚投票!占中更多是内心苦楚的宣泄。
  与其坐而论道,不如放下分歧、搁置分歧,2017年还有两年多,急什么?先就民生工程大家好好谈,拿出个中长期规划和目标来,然后共同努力去做,和大陆的五年计划类似,每年给退休职工加薪百分之十,搞体面的公租房,搞新兴产业,有效提高大学生就业率等等,谈这些事情才能谈出成果,否则就是无休止的纠结。
  基尼系数这么高的地方,搞直选很有可能导致民粹,结果导致否决性政体的进一步发展,大家都整天议而不决,互相杯葛,还有什么秩序和发展?
  • ZHUIHUI123456: 举报  2014-10-22 13:52:41  评论

    为什么?其实这就是外部势力在插手的原因
  • 汇贤居士: 举报  2014-10-22 14:09:15  评论

    没有内因,外因煽不起来。治本在于民生。
剩余 1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