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闲着也是闲着

楼主:jijiang 时间:2004-03-01 17:49:39 点击:1620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闲着也是闲着
  那时候,我们学校里充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可疑的人。
  其中有冷面杀手:这种人整年不笑,剃着光头,没事就在校园里遛达,专门管那些以强凌弱仗势欺人狐假虎威的人。
  还有流浪歌手:这种人穿的破破烂烂,留着一米长的头发,没事也爱在校园里遛达,坐在垃圾堆上唱:我们是虫子。这其中有我。
  另外也爱在校园里遛达的还有孤独的诗人,光看外表他们和常人无异,可一说话,就会有许多人得心脏病:
  
  这就是诗
  想比试比试
  打出你的屎
  
  如果你也爱在校园里遛达,你会觉的到了一所精神病院:别人都是护士,而你是病人。
  当然我们学校里不光有爱遛达的人,也有爱窝在宿舍的人,毕业的时候都成了白种人和白毛女,见了面互相说:原来咱们是同学啊,我还以为你是烧锅炉的呢。照毕业相的时候,为了不使场面显得苦大仇深,他们都化了油彩妆,场面于是有点象出征越南。
  校园里除了这两类人,还有白马王子和白雪公主,有美人鱼也有巫婆,有的人身兼数职:有时是白马王子有时是白雪公主有时冷面杀手有时是巫婆有时是美人鱼。
  
  许多许多人,使我感觉经历了一切。
  
  二
  我们的乐队现在的名字叫:沉默,大一的时候叫:怒火,大二的时候叫:呐喊,大三的时候我们叫它:随意。这就是乐队名字的变迁。
  
  “你不是同性恋吧“阿勇问我,他是我们乐队的鼓手
  “你他妈才是同性恋呢“我正在床上看书
  “那给你介绍了那么多靓妞,你怎么看都不看人家一眼,我还以为你没这方面需求呢非得冰清玉洁一尘不染“
  “你别他妈老拿你媳妇那样的妞来腻歪我“
  “我媳妇怎么啦,我觉的特好“
  
  这时候门开了,阿勇的女朋友阿灿推门进来
  “怎么了,在背后议论我。“
  我因为背后说了别人的坏话显的有点不太自在。
  “你怎么不敲门呀,我的玉体万一被你看见怎么办,我倒无所谓你以后怎么见人啊,就算是熟也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啊“我呵斥她。
  阿勇忙着倒水
  阿灿有点生气
  在阿灿背后有一个挺秀气的姑娘,一进门就东张西望,看见我就开上上下下的打量。
  “小姐,再这么看下去,可就不是免费的了,看大熊猫到动物园去看。“我还是那个口气。
  “你怎么嘴不饶人呀,这是玉儿,中文系的,特喜欢你的歌词,来参观参观你怎么啦? 玉儿别理他,就他那点玩意,还整天捂着掖着还玉体呢,谁没见过似的,臭德行,咱们走“
  三
  我上的是经营管理系,属于活跃经济类型的那种。
  我们的老师分成两个极端:
  一个极端就是年纪很大,老爷爷那种。
  他们一上课就拿出陈年的老玉米给我们吃,一开始吃大家都叫苦连天,可在他不断启发下
  “仔细品味一下,有什么滋味“
  不断有同学尝出新的味道来,有的说象冰激凌, 有的说象肯德鸡, 有的说象满汉全席,各种味道都有。
  我真想冲上去踢他们的头,问问他有没有感觉:是不是小时候被门框挤过了。
  我所有的感觉就是年头的长短:有时侯尝出是三十年,有时侯尝出是五十年。
  
  另一个极端就是年级很轻,其实就是上一届的毕业生留校当了老师。现在愿意当老师的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只要愿意,歪瓜裂枣也行。教的还都是当年他们不及格的课程,他们说:这些课印象深。而且特别严格,他们心里一定在想:叫你们也尝尝我当年的滋味。
  他们一对讲课,我就想笑。
  “臭小子,去年还吃喝嫖赌偷别人内裤追起女孩子来卑躬屈膝,今年倒神气了“
  
  四
  “准备好没有“阿勇神经质的大叫
  “好了,上场“
  台前有一个穿着一身黑的女主持人,高高瘦瘦的,画着黑色的眼影和嘴唇。见我们上来,兴奋的大叫:
  “下面请著名的’沉默乐队’为大家演出“
  这个主持人是中文系的’才女’,这次演出就是她邀请我们来的。我一上台就盯着她看,感觉挺怪。
  我们首先唱了我们那首’沉默’
  
  他们让我们沉默
  他们让我们别太执着
  我的老师说
  阳光真美好
  你们太龌龊
  我的爸爸说
  钱给你们的太多
  你上房揭瓦危害社会不会有好结果
  我的女朋友对我说
  我给她的只有噪音和承诺
  可她需要漂亮的衣裳
  和别人羡慕的目光
  我们说
  沉默
  沉默沉默
  沉默沉默沉默
  
  女主持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太好了,告诉我“她冲着台下大喊“你们有多久没有听到这种声音了,我们还需要忍受多久,还是只能说沉默“
  她说起话来象个女痞子,可说的挺好。
  “下面的一首叫’声嘶力竭’“
  鼓点又一次响起
  
  我已经没有力气了
  我不再有勇气了
  天昏昏的
  暗暗的
  我想起了那个约会 关于死亡
  我想起了一次流泪 关于忧伤
  我想起了不愿离去 她的目光
  风凄凄的
  凉凉的
  我看到街上的人们匆匆忙忙 既不喜悦也不悲伤
  我看到永恒的黑夜里有一点点灯光 很明亮可是很渺茫
  
  那一夜很轰动。中文系的人都有点神经质,简单的说就是不合实际,有一点点盲目的冲动。
  
  五
  我的梦很多:几乎每夜
  大概有这么几个类型
  1.恐惧型
  我的老师:其中有数学老师,物理老师等等,拿着大砍刀追我,我四处乱窜,后来还是被追上了。
  数学老师说:不求上进,给你一刀;物理老师说目无尊长,给你一刀;化学老师说:无所事事,给你一刀……..
  做了这种梦的第二天,同屋的人都回来问我:
  “昨天晚上国民党拷打你了吗“
  2.兴奋型
  我拿着大砍刀追我的老师,尽管他们作鸟兽散,我还是把他们一一抓回,给他们带上高帽,感觉回到了文革。
  第二天,他们又回来问我:
  “你是不是叛变革命,投敌然后又为非作歹,怎么嘿嘿冷笑了一夜“
  他们的想象力太差了
  3.淫秽的
  比如说有一天我梦到中文系的那个’才女’,穿着还是那次那身黑衣服,我们聊啊聊,从世界和平谈到不讲道理的玉儿从爱滋病谈到早恋。故事到这,好象没什么特别的,可我仔细一看,她身上只是涂的黑染料,什么也没穿。
  第二天,他们什么也没问我。
  只是看着我怪笑。
  
  六
  “你是不是喜欢’黑寡妇’“玉儿问我
  “谁是’黑寡妇’“
  “那天你在台上看了那么久,别装蒜了“
  “你说的那个主持人啊,挺好的。你怎么随便给人起外号,这不是毁人家名声嘛“我给她倒了点水。
  玉儿现在是我们宿舍的常客,我们宿舍一共六个人,给她排排行,都叫她七妹:她感觉象七仙女似的。她没事也拿她写的东西给我看:
  有点小女人气,可也挺有意思,有一首我记得叫’情人节’
  
  以前我们不认识
  在街上偶尔相遇心里还想
  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耻和荒唐
  
  后来我们相识
  偶尔也在街上打架
  气得要杀了他
  
  可从此以后日子总变的漫长
  特别是没有他的时光
  
  今年的情人节
  天上阴阴的好象还要下雪
  他缩在屋里就是不肯上街
  我对他说
  哇
  街上怎么那么多玫瑰花
  这对他是一种启发
  可他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风吹佩兰 时间:2004-03-02 07:41:00
  八
    女生宿舍的外形就象一个倒扣的碗,上面还插了一个旗杆。看门的大姨跟所有的男生都有仇,我猜她是被二十多个男人每人抛弃过二十多次,所以她的目标就是阻击所有的可能的危险。每一次捉住偷偷溜上去的男生,她心里一定充满了快意,想:
    “又使社会纯洁了一点“
    
    我去中文系找’才女’的时候都是爬墙上去。楼外的墙非常光滑,有些地方还很软,不过我爬的次数多了,练就了徒手攀岩的本领。后来我去国家爬山队把他们全镇了,介绍经验的时候我说是追女孩子的时候练的。他们以为我的女朋友是山神的女儿:住在悬崖峭壁上,穿着竹片做的衣服,靠喝露水维生。每天就靠在崖边的树上等她的情郎—就是我,来看她,而我象一只猿猴一样窜上窜下。
    他们在追女孩子的时候练就的本领也很多,象说大话,装文雅,装坏蛋,装孙子之类,都不如我这招实用。
    我爬上去的时候:有时候她在和一帮人争论,有时候独自一个人在镜前发呆,有时候她在穿衣服,当然如果碰上最后一种情况,我必须得再爬一次,因为她会一个飞腿把我踢下来。
    
    她们在争论的时候,我有时也搀和进去,因为那时候我相信真理越辩越明。大多数时侯我们俩观点一致,这说明了我们之间的默契,不过这样也有一定的危险性,因为他们会把我俩一起扔下来。如果是这样,我们就随便在校园里走走,看看一对对甜甜蜜蜜的走来走去
    “他们怎么这么腻歪人“才女说“闲着干点嘛不好“
    我发现在这一点上她也和我一致。
    
    有时候我懒得爬,就在楼下喊。从外面看,女生楼象一台整齐划一动作的机器。
    我如果大喊“美人,快下来“
    这时候,所有的窗户都打开问:
    “你叫我吗?“
    也有可能所有的窗户都打开,倒出无数盆洗脚水和破的内裤。那感觉就象鬼子用的最早的战舰:万炮齐发,有的窗口合上又打开,那是又发了一炮,场面非常壮观。
    所以有一个比喻说女生们都是洋炮手,这个比喻大部分男生都有切身体会。
    
    这两种可能性都有。这要看运气,也要摸规律,有些日子她们没来由的暴躁,有些日子她们没来由的温柔,说有规律也没有规律。我搞不懂,所以有时侯感觉到了天堂,有时侯被泼了一头内裤。
    九
    “昨天你和’冰激凌’逛街了吧“玉儿摆弄着我的琴,零乱又悠远。
    “谁是’冰激凌’“
    “就是’黑寡妇’啊,要不要我给你们撮合一下,千里姻缘一线牵:哈蟆看绿豆,总算我也做一桩好事“
    “你跟踪我了,我怎么听出有一股醋味,别是你也喜欢我吧“我冷笑着“我有那么受欢迎吗“我照照镜子“虽然说不怎么漂亮,可也挺潇洒的,是吧,哎哎,你怎么往我脸上吐唾沫“
    “我呸你一脸珍珠霜,叫你臭美“
    我抓住她就打,可她象一条刚出水的大鱼那么难对付。很有些蛮劲。
    最后我脑门在墙上撞了一下,起了个包。她跑掉了。
    我在后面喊“我跟你说,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了,可你别到外面乱造谣“
    
    晚上阿勇回来质问我:
    “你怎么欺负七妹啦,多好的女孩啊,今天哭的和个泪人似的“
    我非常懊恼。
    “以后,你让着她点不行,别跟前世有仇一样.她怎么和我们五个那么好,还帮我洗过衣服呢,再不行也不能打人家呀“
    “你有完没完“
    
    十
    我们平常主要有两项活动,要么打牌,要么喝酒,要么打完牌去喝酒,要么喝完酒去打牌。
    我们的扑克职业联赛每年举办一届,循环赛,一个宿舍有一个代表队。最近引进乐俱乐部制,有点象甲A,不过没他们有钱和神气,不会去打我们的牌迷。简单一点说,自娱娱人,没那么高尚。
    喝酒没有职业联赛,可我们都是职业选手。门口小酒店的老板见到我们比见了亲人还高兴。
    喝了一会儿,我们就哭了,说:
    “人生相识真不易,虽然你是露阴癖,我是虐待狂,可相识就是缘分,这个世界不公平的事太多:班干部都贪污班费还欺上瞒下打击报复小小的孩子什么都懂,门口的老大妈卖的糖葫芦洗都不舍得洗让你拉一个礼拜的肚子没问题,小姑娘们假装清高其实嘛也不是还老是没鼻子没脸的骂人,造谣,还爱往别人脸上吐唾沫,总之没有一件顺心事。“
    又喝了一会儿,我们又笑了,说:
    “虽然你是露阴癖,我是虐待狂,可咱们有理想啊,有本领啊,都不是凡人啊,想干嘛干不成?有往咱脸上吐唾沫的姑娘,可也有和咱志趣相投同病相怜同舟共济生死与共百年修得同船渡的姑娘啊。“
    喝到最后,我们又哭了,说:
    “咱们本领这么大,把事情都干完了,以后干什么呢。没事干多痛苦啊“
    
    十一.
    今天我上楼的时候,看见101室开着门,有点奇怪。上了四年学,从没见过那门开过,我走进去,看见一个挺秀气的姑娘。屋里有些昏暗,她的面目有点看不清,只看清了一条刺目的红围巾。
    “你在这干嘛?“我问
    “随便看看“她说完冲我一笑。
    我一激凌,感觉有点怪。
    
    回去我讲给他们听,其中有一个老留级生说不可能。
    他说七年前,那个房间的六个人都突然死了,过了好多天人们才发现,因为门从外面锁上了。据说他们的死和一个中文系的姑娘有关,后来那个姑娘也退学了。
    我带他们去看。
    门是锁的,看门的老大爷说从没见到那个姑娘。他们气的要死,说再不和我玩了。
    也许是我记错了?
    我仔细回忆哪个姑娘的面容,当时明明非常近,可怎么看不清她的脸呢。
    或许她就没有脸?
    可那笑容怎么那么怪呢。
    也可能我没记错,是我偶然回到七年前,看到了那个下午:她匆匆从屋里出来,把门锁上,屋里静悄悄的。这种可能性是有的,我经常不自觉的走到未来走到过去,看到奇怪的新奇的事,我也不敢表示出怀疑,怕人们说少见多怪。或许那些事都是挺正常的,或许现在就不是现在,我就不是我呢。
    有一次我一下火车,就感觉不对:街上的人怪怪的,仔细一看才觉出他们全穿着绿军装,胳膊上戴着红袖章,默默的前进,悄无声息。这是挺可怕的事,我还遇到过让人兴奋的事:有一天一个我不认识的姑娘老是抓着我,腻歪我,我心里美滋滋的—难道是她对我一见钟情,非我不嫁。我说请问小姐芳名,她当即给了我一巴掌说:
    “没良心的,自己的老婆都不想要了,是不是迷上哪个狐狸精了“
    说完又给我一巴掌。
    这个结尾不怎么让人兴奋。
    我回到现在以后,怎么也想不起她的模样,不然这样歹毒的女人我是不会要的。
    
    十二.
    阿勇在故事的结局自杀了。
    他们问我为什么,我说我也不知道。那天我看见他们从我们宿舍抬人,我一猜就是他。
    不为什么,没什么原因。
    也许沉默之后就是死亡。
    那一阵阿灿见了我就哭,说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正赶上’五一’节,学校里放假。我独自去了嵩山。
    颠颠簸簸坐了一夜的火车,到了郑州再转汽车,坐了好几个小时后,终于到了那个山下的小城。然后是问路买票,我登上了那座中原闻名的嵩山。
    嵩山的路象栈道一样修在悬崖峭壁上,走在上面胆战
作者:风吹佩兰 时间:2004-03-02 07:42:00
  走在上面胆战心惊。山崖上时而有细细的泉水流下来,叮叮的响,满眼的绿色中冒着缤纷的山花,几只小鸟上下乱飞。
    天擦黑了,我才赶到少林寺。寺门紧闭,我找了个小旅馆住下。
    五月的夜晚,有些凉意,我加了件衣服走到街上。一条小河在街边宽深的河床里,蜿蜒的流,轻轻的喘息。
    偶尔有几个人影子般晃过去
    不知不觉竟
  
作者:风吹佩兰 时间:2004-03-02 07:43:00
  转贴在这里来了,容易看一点.呵呵。写得很好.别告诉我不是原创.:)
作者:听涛居主人 时间:2004-03-02 11:10:00
  终于贴上了。
  回风吹佩兰:这篇是绝对原创。几年前我是看着jijiang在机场宾馆的宿舍里一字一字地写这篇文章的。当时我们同居。。。。一室。
呵呵!
  

作者:风吹佩兰 时间:2004-03-04 18:20:00
  写得真好。:)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