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北京行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04-08-23 15:08:07 点击:2605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风吹佩兰:赴京
  
  我是个拔腿就走的人。
  我也不知道我的下一步是走向何方。
  唯一能把握的就是:做了就不去后悔。
  周五突然有了念头去北京。和洪霞简单商量了一下。她说好啊。
  我的一些朋友,永远对我的一些不可思议的念头表示衷心支持。于是我订了机票。
  即便这样,还没决定一定要去。想着,机票拿来,也可以作废掉。
  机票拿到手,就这样了。
  海航的航班竟然延误。我决定转签到国航的航班22:55起飞的,竟然是777,200的大飞机。很高兴。同事送我到机场,问:张姐,行李呢。我指了指手中的小包,说,这就是行李。
  他们掩嘴笑。是啊,我习惯了这样的简单。车到山前必有路。简单上路。和我的念头一样简单。
  胖不管。每次出行,他从来没有持不同意见的时候。唯一补充的一句就是:你带了多少钱?哦?太少了吧,多带点。每次都是如此。保证我充足的支出,是他的生活目的之一。他并为此奋斗不舍。
  到机场,值班主任竟然认识我,他喊出我的名字,可是,我记不得他了。看他的名牌:张吉才,还是没有印象。当然当然,是个清秀的男生。他帮我很顺利地转到国航。和同事告别,我轻松地过安检。一个人独自坐在拥挤的等待夜班机的人群中。
  我从前说过,我已习惯了这种孤独的样子。我拿出小相机,拍美女。
  洪霞深怕我换飞机会价钱高,一再嘱咐我,没问题,几点钟都可以到首都机场接我。
  海航原来那航班估计得次日凌晨1点多才到。我担心她的安全。这个国航的航班应该是子夜时分到。到了之后,我拿着相机继续拍来拍去。拍子夜时分的飞机。
  下电梯的时候,我心里想了一下,如果此时,我遇到小亮……我装做不认识好了。沉默着擦肩而过。况且,往返都算避开了东航的飞机。省却了万分之一的尴尬。
  况且,即便他不爱我便罢,我不知道他恨不恨我。
  他曾经给我我可以理智接受的很多。或许,女人都很善良纯洁。若分了,总会先想到自己不好,呵呵,去尽量原谅别人,呵呵。那又如何呢。
  一直拍到洪霞在我的相机屏幕上出现。她拥抱了我一下,笑西西的。我上了她的车,她的一个邻居也跑过来接我。我们一起回家。她的我很熟悉的家。
  我们聊了聊。她安排我睡下。
  
  
  风吹佩兰:女友
  
  我有几个女友。
  大部分的性格中有很传奇的部分。唯一中规中矩的子青例外,不肯冒险走错一步。
  远在海口的小单。南航毕业的,比我年纪大约小那么一岁。个子比我高那么一截。
  在青岛的千寻,被我直接说成小狐狸精的女生,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想着我们的关系能走到很近。并且不吝词汇地数落她。而细想来,这么多年,我们依然是走得很近。
  在北京的洪霞。如果说千寻的媚,小单的明澈,那洪霞显然似乎是另外一种类型。她对我大部分的行为都很鄙视,譬如我上网,见网友,与男孩子情意绵绵。经常数落我的是她。当然,她采用的是旁敲侧击的方式,不至于让我太下不来台。她不见网友,对聊天不敢兴趣,觉得是浪费时间。她有很多男朋友。这些男的对她都非常尊敬,甚至在打球被别人落败的时候都找洪霞替他们报仇雪恨。她的男朋友们与她和她先生都非常熟悉。但大部分对她的评价比对她先生的评价更高,这个评价是技术上的评价。譬如说我问,洪霞和王毅谁开车好。洪霞呗。谁打球好,洪霞呗。诸如此类。从小到大,她都在逐渐地赢得别人的尊重中度过的。比起我来,千寻太骚。比起洪霞来,我就太骚。
  我经常一趟又一趟莫名其妙地跑到北京去玩,去找她。大言不惭地两手空空地住她的,吃她的,指挥她开车带我去见网友。她一面好奇地望着我和陪着我折腾来折腾去。一面在最后会做出总结发言,对我的无耻和无聊。而我在迷惑的时候,可能会问她的意见和看法。在那种时候,她总是有力的。
  这姐们9月1日想去新疆,有个组委会邀请她参加新疆的汽车拉力赛。她打算搭飞机去。开车从新疆回北京。靠。这就是洪霞。
  开着车独自在北京到青岛来找我的老友。开着车跑到神农架跑到凤凰现在又想跑新疆的老友。恩。二十多年了,我们相识。她没有那写情意绵绵的东西。她却总在用她的智慧和勇气创造一个又一个传奇。
  千寻给我打电话,我说我和洪霞在一起。她说:替我转告洪霞,你去北京找她,我嫉妒她。
  小单问:到北京干吗去。我说:找洪霞玩啊。她说靠,怎么不来找我玩。我踌躇了一下,说:去海口成本太高。她继续说:吗的,来了一个大子儿也不用你花。
  呵呵,一群可爱的女生。我的天南地北的女友。
  
  
  风吹佩兰:美男
  
  洪霞问我到北京还有其他的事吗。我说无。
  到了北京之后。洪霞说:张铁要演出,她答应了去看。
  啊?我神色尴尬。
  早在春天,我和张铁之间有一些观点不能达成一致,所以不大再常来往,除非他的朋友们要买机票。一副比较公事公办的面孔。
  若是无意中提到工作之外的话题,必是夹枪带棒,互相挖苦一下。
  我没有见他的预料和打算和计划。
  突然之间,他和洪霞说好的演出,我觉得有点困惑。说:不想去了。后来洪霞说:还是去吧,她也和她的几个邻居说了,一块去。她的邻居们热情很高。
  硬着头皮和他们一起走出去。果然,在女人街附近的豪运酒吧见到张铁。
  我在等洪霞去接她邻居的时候,我站在路边玩手机。一个要饭的老太太一个劲地往我这凑。我看都没看她,说没零钱。她继续往我近前凑。我不躲,也不挪动半寸,也不再说话,继续玩手机。她凑到不能再凑,已经和我的身体达到相切的时候,就不再坚持,转身离开。
  后来我意识到这一幕可能被张铁又都看在眼里。我想他会笑。
  他还是老样子。其实大家都还是老样子。除非我的腰围宽余了一点。
  象洪霞,和同样一小长大的饭桶。大家的经济形势有着变化,而性情,都从未变过。
  我没那么热情,我礼貌地很谨慎地打着招呼。这是我能做到的。也只能如此。
  在友谊上,怕的不是面貌的改变,而是观点的不一致。那样,你们无法再站在同一条线上。
  可惜我们去的时候,张铁已经演出结束了。我们继续性质勃勃地看别人演出。
  现在好看的男生真是越来越多了。这个年代,是美男的天下。
  从前,男生只为知己者死,现在,一旦开始为悦己者容的时候,他们稍加修饰,漂亮的男生足以让你眼前一亮,眼花缭乱了。
  譬如说在这个酒吧里,漂亮的男生的比例,就大大地超过了漂亮女生的比例。各个都油头粉面,容貌清秀,气质独特。看,现在已经是美男时代了。
  
  
  
  风吹佩兰:网友
  
  靠近黄昏的时分,我见到了董超。一个曾在MSN上契而不舍泡我的人。
  我在MSN上知道他很久。我也忘记我什么时候曾经给过他手机号码。
  他在我的头脑中面貌有点模糊。我甚至不知道他在天涯的ID叫什么名字。
  我们时常发些短信。我隐约了解到他是个很有优越感的男生。我看过他的照片。照片上有我喜欢的很MAN的一面的气质。尽管当见到时,他其实没我想象的那么粗犷。相反要细腻很多。
  这样说起来,我们似乎发短信互相了解的时间,比起在MSN上聊天要多。你知道,有时候一个人去饭馆吃饭,在等餐之前的时间是很无聊的。可是有些人是不能随便发短信的。还有一些人可能不够有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04-08-23 15:10:00
  也许,我发给的,就是他。
  这样说来,也许我们在寂寞的生活中,真的需要有这样的一些可以一起寂寞的朋友。
  在看演出中,我又有点无聊了。在北京认识的朋友很多。但没有一一都要见面的必要。
  发短信给贩子。他和我确定说晚上请我吃饭,他在打篮球。饭桶也说好晚上请我吃饭。我就又随便发了条短信给董超,很得意地说:西西,我在北京。
  他很快回我短信:是吗,在哪,我去找你。我晕。我们没那么深的交情,他不找我,也是理所应当的。我只是炫耀一下而已。我开句玩笑说:你真的想见我?我现在的情况不适合做高难动作。
  他很快打过电话来,说他想过来陪我玩。可以一起去嘉年华。洪霞在一旁说,嘉年华是个大游乐城,很大,很贵。但有些项目,可能不适合我玩。我就问他:你难道没看我博客?不知道我有小宝宝了?
  他说:哦,没注意。如果那样,那些危险的可能就真的不能玩了。那可以一起吃晚饭。我说,我再想想,决定了再电话你。
  后来,他又打电话过来问我地址,我说了。他简单说五十分钟之后到。
  后来他问:如果他不打过这个电话,我是不是不会给他打电话。我点点头。是啊,他打来这个电话,然后在五十分钟后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回绝了贩子和饭桶。说:对不起,有帅哥请客,你们排后吧。
  董超,我感觉应该是一米八多一点点的样子。而不是我印象里的一米八五。我不知道把谁的身高安到他身上了。或许是星星?
  他应该是个很英俊很有品位的男生。不过,在酒吧里,我看过那么多眼花缭乱的帅哥之后,觉得他就成了中人之姿了。
  我们在门口见面的时候,正好张铁也在。后来我坏坏地想,难道应该这样介绍才有型有款?嗨,介绍一下,这是我的新欢,董超,这是我的旧爱,张铁。
  
  
  
  风吹佩兰:董超
  
  我很快决定,把洪霞他们撇下,跟董超玩去。
  他开着一辆白色的本田。这两天,无论是洪霞的富康,还是饭桶的SONATA,车子外面都有一层雨痕。但车子里面还是很干净,哈哈。
  我和董超在马路上瞎转,瞎聊。
  他属马。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我对这个属相的人有好感。嘿嘿。
  我比较含蓄地和他聊。他带我到后海去看那片荷花。
  突然想起老榕的博客里曾经提到的后海,原来,那片美丽的地方哪个,就在这里。
  许多美丽的咖啡馆,或者酒吧,或者是西餐厅,美丽到可以超出平凡的想象。那些地方都有美丽的窗子深绿色的植物。任何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坐在那里,你都会觉得她是仙女。
  后海,那面美好平静的水,泊着条条小船。那面远远的岸,有着深密的柳,柳下还是一些有特色的小酒吧,柳旁的湖面,是一大片摇曳的荷花。
  我们坐在靠在湖边的座椅上,随便聊了许久。
  他毕业于北京外交学院外交专业。曾经到英国计划留学。在英国的时候很无聊,他知道我的名字。我猜想是这样。所以就出现在我的MSN中。
  现在他通过长辈的一些关系做着一些比较大的生意。每天在灯红酒绿之中。发给我短信的时候,不是在喝酒中,就是在去喝酒的路上。
  他慢慢跟我讲一些事,我就慢慢地告诉他我的看法。
  这样好的天色。这样好的北京的初秋,这样好的湖面,有一个这么好的大帅哥——出了酒吧之后,他就成了大帅哥了。这一切都很合谱。
  晚一些的时候,本来他想带我去吃涮肉,这次改主意到后海街对个的一个叫日昌的粤菜馆去吃东西。这家饭馆生意也是巨好。要排十个号。他说,预约的涮肉排的号估计更多。是北京最好吃的。时间晚了怕我饿,加之那里又太远。
  进门的时候,他对我说:奇怪,为什么你走进来的时候,饭馆很多人都抬起头看你。
  我没注意,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他们是在注意一个永远不会注意他们的人吧。呵呵。我算是个比较漠然的人,一直习惯着被别人观察。
  当然,也可能是他太喜欢我,每个人的举动,都认为是对我。
  他温柔细致地给我布菜,象青岛的女友千寻一样。
  他是个非常会说话的人。只要他想,他会让你非常舒服。
  比如我说:到青岛,让我女友伺候你,让你平衡一下。
  我本就是个不大会照顾别人的人。最重要的是,我身边的人都在忙着照顾我,我就愈发没机会。
  他则说:到了青岛,我和你的女朋友要比你一下,看谁把你照顾得更好,谁照顾得好,谁买单。
  你看,他多会说话。
  吃过饭,我们慢慢地走到后海那面找回车子。他继续温柔细致地陪在我左右。
  我们讲了许多话。谈到许许多多他想带我去的北京餐馆,谈到红酒,果园,高尔夫球,谈到他的快乐与哀愁。
  他最后一直把我送到洪霞家的门口。我们握了一下手。
  过了一些时候,他发过短信来,说:到家了,爱你。
  早上在线上遇到老榕,提起那片后海。怎么没来找我?他问。
  你看,我才知道,原来yun妇的爱情也很容易。嘿嘿嘿
  
  
  风吹佩兰:夜里
  
  夜里的时候,我想起一个个爱我的和爱过我的人。感觉幸福。
  想起我们家小亮同学,有一点点黯然。
  我知道,董超对我这么好,当然不是真的爱我。他是想征服我。
  他是个雄心勃勃的人。向着他每一个既定的目标,矢志不渝,永不言败。
  我,或者SOHU,是他前进路上增加经验值的砝码。
  他喜欢,他爱,他得到。他还会最终怀疑到厌倦到抛弃。
  小亮是真心爱过我的人。爱,所以才会恨。
  尽管,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如和董超在一起多。
  董超说:我看你文字中提到张建,小胖,小亮,开始就感到很迷惑。最后把你的文字一点点都看了,就知道谁是谁了。有一次到机场,去广州,一个英俊的男生给我办的手续,我就想,他应该是李小亮吧。
  不过,小亮不再是我的了。我们烟消云散的爱情。
  深夜里我发了条短信给小亮同学:如果在机场不幸相遇,大家千万装做互不认识埋头匆匆而过。
  在回来的时候到了机场的时候,我果然远远地避开他从前工作过的F导,转到一个比较远的导去办手续。办过手续,匆匆拿着登机牌去过安检。低着头走向31号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坐下。
  我说不清我想见到他,还是怕见到他。
  还是微微地觉得遗憾。遗憾我丢失了一个曾经那么爱我的人。
  
  
楼主风吹佩兰 时间:2004-08-23 15:11:00
  风吹佩兰:周日
  
  周日睡到很晚。起来就吆喝着要吃饭。洪霞亲自下厨,给我做椒盐炒蛋,,蛋炒饭。。。番茄汁,,点心。。
  饭桶也来到洪霞家接我。他在北京已经奋斗了三套房子,两辆车。同济毕业的88级男生,我的十多年的好友,也是我的亲人。
  他在33岁的今年,终于奋斗到一个小宝贝:小庄。他更是兴奋得喜不自胜。
  中午,我要到他家去看看他的小崽子。
  至于他老婆,是不喜欢我的。我想在她眼里,我很象一个不务正业的,惹男生喜欢的……小狐狸精。呵呵。
  和桶到了他在青年路小区的房子。看到头发花白,身材臃肿的他太太。他太太本就不美,但非常能干,有时候工资是桶的七倍,嘿嘿,,桶自然最少的时候也有六七千。嘿嘿
  但我还是理解她对我的不喜欢,我本就不是什么善人。并且对她的直接表达,好恶分明报以好感。至少诚实。
  或者说,生小宝贝对女人的牺牲也真是很大。从形象到精神到物质到个人享受。
  可是,这是女人的职责。完成了这一件事,才是真正的尽到女人的天职与义务。这也是我在还算年轻的时候,宁愿放弃一些宝贵时间去努力做的原因。我要在做女人方面,做得,无可指责。
  饭桶在家里做饭给我们吃。海米冬瓜汤,尖椒炒肉,辣炒大头菜,炒鸡蛋,火腿肠。我吃得很来劲。看他家小庄,唉,宝贝啊,因为是我哥们的小崽子啊。越看越有感觉,真心替他高兴。
  饭过,我们分别睡觉。小庄跟妈妈在大屋睡。我睡在小屋的一张跟了桶多年的毡子上。桶在沙发上睡。睡到三点,是贩子该来洪霞家找我的时间。他上午在清华开会。我只好哼哼几几地起来,要饭桶送我回洪霞家。
  本来也约了一下西门,下午有空见一面。可是睡觉很舒坦。。就没再约。想着见不着,就不见了。
  在洪霞家和贩子见面,嘿嘿,又好久没见到贩子了,嘿嘿,他胖了一点,但还是没变。人还是那么谦和低调。
  我和桶还谈起北齐书之类,想找贩子求证,被他断然拒绝,说:不跟你们谈历史。
  哈哈,从前好象说过,贩子是北大历史系的本,硕,博。在我们对历史装出很有兴趣的任何时候,他都用这句话回绝我们:不跟你们谈历史。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看奥运的乒乓球。他们都是乒乓球爱好者,当然我也是,但我属于浅尝辄止。玩到有人赞赏一下的程度,就束之高阁。他们三个显然更深入。
  对了,做为我光着屁股长大的洪霞和饭桶,我在2000年来北京的时候,就曾经带他们和贩子认识过,所以这次还算是重逢。
  快到五点,西门也来了。(就是那个写<你说你哪都敏感>,<谁的莲衣>,<红粉世家>的那个西门大官人)因为我六点就要动身到机场。这次是和西门的第一次见面。当然,我们已经认识很久很久了。
  高大的西门梳个小辫子,那气质一看就是搞艺术的。现在从事写作和影视剧制作的西门,从前也是天津美院的高才生。
  他是66年的。但还有一份不能抑制的单纯。他看人也非常单纯。也没什么门槛。看谁都觉得好,义气,哥们。把谁都随便就可以当朋友。没有任何戒心。
  他本身就是个非常仗义的北方汉子吧。单纯美好的侠骨柔肠。不狡猾,不怀疑,不牛逼哄哄。我觉得,其实西门,才是个很容易受到伤害的人。
  
  
  
  风吹佩兰:回家
  
  飞机晚了一会会,大约半个小时的样子。国内的航班老是延误,真令人厌恶。半个小时已经算很客气的。
  回去是山航的航班。我随便找了个靠前的座位,抬起扶手,倒下当卧铺。
  飞机飞得好快啊。转眼之间,就到了青岛。
  同事小张在门口接我。一眨眼,我就到了家。
  望着熟悉的楼门与楼道,我仿佛是才刚宴毕夜归,仿佛这个周末不曾离开过青岛一样。
  胖还在兢兢业业地看奥运。我象平常回家一样回家。
  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声:飞机真是好。城市与城市之间已毫无距离。只要你想念一个人,你就可以让她立刻出现在你的面前。
  
  
  (the-end)
作者:gLanfan 时间:2004-08-23 17:18:00
作者:小泳泳 时间:2004-08-23 17:24:00
  哎,终于还是没有见到小亮-_-b

作者:风物长宜 时间:2004-08-23 19:11:00
  生活的精彩回味,让人羡慕
作者:andy1314 时间:2004-08-23 22:13:00
作者:writerpc 时间:2004-08-24 19:17:00
  飞机真是好
作者:伊娃_Eva 时间:2004-08-29 10:53:00
作者:housefancy 时间:2004-08-30 17:24:00
  大姐,日昌是个粤式茶餐厅,跟粤菜馆还有一段差距
作者:脚踏白云 时间:2004-09-05 18:36:00
  你真的够小气的!
  为什么不能在文章给我几个字?!
  我虽不是你曾经的恋人,也不是你亲密的挚友,但是你的老乡和一个还算真诚的网友。一杯薄酒和一顿热乎的饭菜还是可以接待你的哟。下次来得时候,可以给我个电话,可以和你坐坐!!
作者:半个无花果 时间:2004-09-05 21:29:00
  上次去北京什么朋友都没见到,培训了两天就回来了
  可惜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