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七零后的成长经历

楼主:记忆里的人生 时间:2014-08-18 08:53:43 点击:13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出生于偏远山区的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里,排行老二,那时候的小孩基本上是顺应了天生天养的规律,自打我会走路后基本上是和小伙伴们或者是长辈一起在村里跑来跳去度过童年的时光。
  小时候村里有集体的晒谷场是我经常去的地儿,因为在我家隔壁的缘故,没事的时候总是跑到晒谷场和小伙伴们玩游戏,不过晒谷场给我最深刻的记忆是每每到了稻谷收割的日子,我的耳朵里总是塞满了谷子,黄昏母亲放工回家后的首要工作是逮住我,抠完耳朵里的稻谷,每次抠完稻谷,我的小屁股总会留下母亲的巴掌的恩赐,总会留下我稚嫩的誓言。虽说每晚给母亲留下“不会再塞稻谷"的誓言,但是小孩的玩性总会让我不断重复这一难以忘怀的动作,至今我还想不通为什么当时经常重复这一无知而危险的行为。这也是记事起第一件在脑海中有印象的事。
  我在农村的童年时光是我人生经历的一笔财富,记忆中我的父亲比较重视子女的教育,我在五岁将满六岁就送到村里的学校读书,那时候的农村小学基本上是完小,整个学校虽然教学条件比较简陋,但是老师们个个都是严厉的,农村的小孩子课外的生活的也比较丰富,因此我们经常在下午的课堂上迟到,那是我们村的小学老师基本上是外地的,那时候的校长和教导都是文昌的,校长姓云,教导姓林,他们的子女那时还和我们是同学呢,还有我的一些老师来自其他乡镇,本地基本上没有老师,印象中一年级时的数学老师因为不会写下“2"这个数字的我经常受到拧耳朵的待遇。不过还有个别同学挨罚的程度比我还严重。记得那时我的一位伙伴经常受年龄大点同学的唆使,他老爱在下午的时候先是到家乡的小河游泳,然后拖着湿漉漉的身子,背着军绿书包一路小跑到学校,然后大大方方的喊着当时迟到时小孩常哼的顺口溜,变着法儿捉弄老师,老师下不来台,最终的结果就是老师拿着教鞭追着他满校园的跑啊,被逮住是受几大鞭子的,想想那时候学校基本每天都会有所谓的体罚现象啊,不过那时要是没有老师的体罚,我想农村的小孩子就学不了多少的知识了,当时的体罚可以说是老师管教学生的法宝。而这位同学逮不着的下场也不是很好过,傍晚的时候他家长自然也会拿着扫把之类的神器在等候着他呢。校园之外的生活那就更加丰富了,一下课,全村的小孩骑上自家的牛群,哼着没人明白的小调把牛群感到山坡上,小河里,田野里,或者是灌木丛中,任由牛儿吃草,我们这些小主人可以起游泳,采摘野果,玩游戏,打野战等等,可以说那时候去放牛的”节目“很多很多。偶尔还会在农时收获的季节去偷田地里的瓜果。弄得主人家看到后追着大伙满地儿跑。有时候这种事情还会激起大人的矛盾。不过小孩的稚气总会被大部分人原谅的。只要破坏不过分就行。
  我们村是个集体农场,地处丘陵地带,距离县城太远,附近的西流农场的连队就成了我们的邻居,也是我们常去玩耍的地方,因为那是的农场经常种植一些新颖的农产品,所以我们这些成群结队的放牛娃也会趁着丰收的季节去偷些玉米,毛薯之类的粮食充饥,自然的这些农产品的主人就视我们这些小孩为破坏粮食的敌人,我们也经常受到他们的追击,记得有一次一小孩被逮住后他嗯在水里吃了几口河水,幸亏这小孩机灵在水里挣扎了一下就趁机游走了。想想那时候老是去偷人家的东西也不是很光彩的事啊。不过那时候的小孩真的有点无知。
  印象之中的孩童时代真的可以说经历丰富,真实无暇,那时候的中国的人口,正以膨胀型迅速增长,每家每户都有着五六个小孩,甚至个别家庭的人口达十个小孩,因此小孩的玩伴是可选择的,不过在我印象中的农村小孩都是成群结队一起玩耍,有的游戏去晚了还真就没位置了,到了那时候没有机会加入游戏队伍的小孩可真的有点失落了。不过那时候的游戏可以说应有尽有,一天当中每个时辰都会有特定的游戏,一年的任何季节也会有符合气温变迁的游戏,这些游戏体现了当时生活环境下生活的中国小孩子的创造力——当时的野菠萝叶子可以在我们的手中折叠成不同的车型;当时的几节单车链条可以经过变成一把具有杀伤力的小手枪;一个香糊盒子或许就是我们进行“蜡嘛”(方言)游戏的工具,一片树叶更可以变成一种乐器;一块木片还可以经过精雕细琢变成一把木枪;要是有张废旧报纸那更成了我们小孩梦寐以求的奢侈品,我们会小心翼翼的用这张报纸用饭粒作为香糊,然后糊出一只纸风筝,看看哪位同伴再出一两毛钱买上一条胶丝绑带,然后把这条胶丝拆成风筝线,到空旷的晒谷场或者宽阔的地里一起分享着放飞风筝的快乐......这些游戏可以说是留给七零后最美好的回忆,也是七零后激发创造力的源泉啊,看看现如今的小孩的玩具,到手基本是现成的工具,只要有钱,应有尽有。
  可以说七十年出生的我们是快乐而健康的一代,那时候刚刚经历苦难的中国在1978年就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时期,我们刚好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年代,同时我们也历经了社会主义大锅饭的一点点洗礼,七零后的生活既历经了大锅饭后期的困难时期,也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所带来的幸福生活。
  不知不觉,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号角的吹响,我在农村小学的日子也即将结束,二年级第一学期结束后,我的语文科成绩终于排上了班里的第二名,我也收获了有生以来的第一张奖状和一本软皮的小笔记本。我的心里那个高兴啊,我把他贴在我家客厅的墙壁上,父母为我高兴,邻居们偶尔到家里坐坐还要夸夸俩句,那一段时间是我沾沾自喜的日子,好景不长,春节过后我们还是按部就班的回到学校开始了第二学期的功课,不过从此并没有以荣誉为起点继续努力,而是无忧无虑的进行着农家小孩们不变的 生活节奏,该放牛时还放牛,该玩耍时还是照完不误,这一学期一结束,我的成绩一落千丈,从第二名的八十几分变成了六十几分,走出了获得名次的行列,数学还是老样子,过不了四十分大关。
  1984年的秋天,倔强的父亲把姐姐送到波莲中学的第二年把也送到了县一小去上学。我父亲这一生从小失去父亲,我爷爷在他十几岁还未成年的时候就因病去世,我父亲没上完初中就辍学回家了,但是在我的印象中父亲酷爱书法,也喜欢读书,平时要是有废旧报纸,父亲总会捡起拿来看看,当时很多家庭基本以排行取名时,父亲特地用保家卫国给我兄弟仨儿取得名字。闲暇时间他总会拿些木炭来练书法,那时父亲练习写的字总带有社会主好,伟大领袖毛泽东等等之类的爱国言语,或许是受到影响,在后来我的上学之路我也时常练练书法。至今我我家春节的对联父亲一般都是亲自书写,时不时还会用上自己的 对联来写的,这一生父亲为了送我们几个兄弟去更好的 学校上学,基本上他毕生所赚的钱都投资在我们几个小孩的教育费用上了。
  进入县一小之前是要通过入学考试的,那时我的入学考试语文数学两科总分都没达到80分,数学更是丑死人,才20分,不过那时候我的姑父是学校领导才特殊把我塞进了班里,但是我还得从二年级开始读。“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玩性未改的我进入县城小学后面对新环境的诱惑更加调皮,在不到一学期的时间里,我已经对县城的任何角落相当的熟悉,不过唯一改变的是我的课外时间我会在晚上的时候利用一个钟头左右的时间做作业或者练习,虽然看上去我是个调皮的小孩,不过由于我坚持每天做的练习是我在农村所没有的,一学期结束后,我在期末考试中语文就考了98分,也得了个全年级第二名,不过我的数学还是不怎样,回到家后我把奖状贴在家里客厅上还是获得家人和邻居的赞赏,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当时还健在的奶奶给唯一的两块钱一学期都没花完,最后回到家后还把余下的四毛钱给了奶奶,奶奶还激动的摸着我的头使劲的说真是个老实的孩子。不过那一学期后我就对校门外拿些小贩卖的玲珑满目的零食更感兴趣了,那时每天我都会吃上一两毛钱的零食,特别是当时带有甜味的零食和冰棍。现在依然还记得当时我的师母用琼山方言吆喝的“冰淇、冰淇,一毛两根,不甜不要钱”广告语呢,那时候刚从农村到县城听到最好听的海南话就是这句了,后来一看到用保温瓶卖冰棍的小贩我们就随口吆喝这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语。
  不过我得到的 奖状并没有给我带来好运气,由于我的贪玩,小学五年级毕业后我的成绩一落千丈,我的成绩距离临中初中部还差50几分,我无奈地回到家乡再也不想上学了,但是父亲暑假结束后还是把我送到县城复读,复读的那一年我意识到只有读书才有出路,同时那一年我也结交了一位学习伙伴,这位姓秦的同学经常和我讨论数学问题,特别是当时的应用题和几何题,我俩有空还会去新华书店看看书,买些学习资料来看看,同时我俩也是书法爱好者,那时我还特意买了冯宝佳的硬笔字帖来临幕,复读的那一年里,我借着住在学校的优势,每天晚上会学到很晚才睡觉,甚至偶尔还会开开夜车,第一学期结束后我的成绩有了明显的提高,不过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我到校门外的公厕方便的路上被当时的一地痞拉住搜身进行勒索,之前晚上去晚修的时候经常在小巷里被这些小流氓搜身,没钱带在身上的时候经常是挨上几巴掌或者是被拽上几脚是常有的事,不过这一次看到这人大白天的做这种事情很害怕,特别是当时看到他那凶样我挣脱了,我快步跑回住处,也没给谁说,期末考试一结束就兢兢战战的回家乡了,直到第二学期和父亲去学校报到又碰到这厮,我当时一看到这厮下意识的拔腿就跑,最后我父亲追上我了解事情后非拉这我去找这厮拼命呢。当时的我哭喊着再也不在县城上学了,幸亏我三表哥出来找到这厮说和后安抚了我恐惧的心情才罢了。不过由于当时住在学习里,我这一学期基本上在教室和住处间穿行。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毕业考试结束后我终于如愿考入临高中学的初中部。
  不过总是住在大姑家让我始终感到很内疚,大姑一家可以说我这一生的第二父母,姑父当时是学校的领导,但是当时他们一家人口就有八口人,他们这个家里吃饭的人口却不止这么多,当时农村去上学的和他们有点关系的好多学生都住在他们家里,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当时的“田七”牌牙膏一周就要用完一支,而且基本上就早上刷牙而已,还有当时所用的 香皂基本上不超过十天,一顿饭需要四五斤米才能满足,前年去看望大姑的时候大姑还特地杀了一只鸡给我吃,她还特地提到现在不想以前了,让我好一阵感动。那时一吃饭,我吃饭的速度比较快,只需要三五分钟就可以,由于吃得快,基本上桌上的菜我都能吃的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gyzh0898 时间:2014-08-18 11:13:00
  丰硕人生。
  此文再好好加工修改,必是一篇好文章。
作者:gyzh0898 时间:2014-08-18 11:13:00
  丰硕人生。
  此文再好好加工修改,必是一篇好文章。
作者:欲海飞鱼 时间:2014-08-19 10:07:00
  同感,共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