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忆故乡小集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07:07 点击:299 回复:5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去年11月起,陆续随手写了关于故乡人事风物的小随笔、短诗,今作个小的归集。

  1.【追忆故乡的香火厅】

  村里的香火厅重新修建完工了,明天将举行盛大的竣工典礼。

  遗憾啊,路途遥远,公务繁杂,春节假期尚未至,只能再三解释道歉。

  遗憾啊,三百多年前的徽式木建筑,七进的祖堂,古色古香,雕梁画栋,今后只能在梦中追寻。

  曾记得,每年除夕,年夜饭前,跟随父亲,牵着弟弟,齐聚香火厅的主厅,全村几百人共同祭祀先祖,三跪九拜,呜呼尚飨,鞭炮齐鸣。

  曾记得,高考那年,香火厅前门,高悬着父亲毛笔所书的斗大的遒劲魏碑:“状元府”。我们一家三代,秉承爷爷立下的“家可破,子学不可废!”的家训,卧薪尝胆,历经艰辛,创造了村里一个又一个文明丰碑,改写着村里一个又一个文化历史。

  (2017年1月17日于三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7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10:00
  2.【难忘的一件小事】

  人生如梦,倏然而逝,已至中年。清晨,对着镜子,看见那个有些白发的人,这是自己吗?

  年年过年,小时候,在农村,过着苦日子,伸长脖子期盼着。岁岁天天,现在,生活改善,对年的奢望已不再是美食、新衣。

  过了四十来个年,最难忘有一年的除夕夜,风雪交加,父亲神秘的告诉我们姐弟三个,带你们去做一件终生难忘的事!我们立马来了精神,父亲带着我们,来到老屋后的老知识分子—文科爷爷的家,让我们送上猪肉、海带、豆参。我看见,老俩口弯腰鞠躬了快90度,泪眼婆娑,连身道谢!

  文科爷爷真是命苦,民国时期的老教师,新中国了,却因文革,丢了工作,快60岁的人,还要种田!偏偏膝下只有一残疾女,哑婆,瘫痪,远嫁到湖北做菜秧,年年过年都杳无音信。

  父亲在散文中记载,文科爷爷死后,是村委会、村小组出钱草草埋葬的!

  虽然过去快三十年了,我最难忘, 除夕那夜,父亲带我们去做的那件小事。

  (2017年1月16日于三亚)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12:00
  3.【堂姐】

  堂姐知道我爱喝点酒,每次我去她海口的家玩时,她都要特意加几个下酒菜,买几瓶啤酒。有时候,姐夫碰巧也在,陪着喝点白酒。酒后,她总要泡杯热的浓茶,说是好解酒。

  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形色匆匆,很少在她家过夜。在回酒店或者返回三亚的途中,堂姐坎坷的人生遭遇总是萦绕在我脑海,久久难以散去。

  堂姐是大伯的女儿,小学三年级就因家境贫寒而辍学务农。初婚时,顺父母之命,应媒灼之言,嫁到十里外的江家。那个姐夫貌似英俊,有些浮财,没成想,不到三年,就因盗窃、贩卖文物等多重罪名,锒铛入狱,被判了十年。可苦了堂姐,一个女流之辈,下田种地,还要抚育两岁的男娃。

  撑过了一两年,大伯看堂姐的日子太苦,又没个指望,遂安排堂姐办了离婚手续,将娃过继给江家同族人抚养。又担心她回娘家没面子,就带她来海口,给大伯作伴。那时,大伯逐渐在海口立脚,开了间小的私人中医诊所。堂姐因文化有限,只能做些简单的事务,于学医一途始终无法入门。

  其时,大伯的诊所办在海口一个老城中村,随着省委省政府搬迁,那片城中村的不少土著居民由是暴富。也不知何时,堂姐和村里一个有妇之夫好上了。据说,那村民是老村长的儿子,生了几胎都是女娃,和堂姐好的条件就是要生个男孩续香火。可怜,堂姐产下的是女娃,从此就断了往来。所幸,大伯的诊所名声逐渐传了出去,堂姐母女衣食暂时无忧。

  又过了几年,堂弟大专毕业,没合适事情做,来海口和大伯、堂姐商议,合伙做户外广告,承接一些力气活。堂姐把多年的积蓄全部拿出来,做小股东。好在,堂弟到底有些文化基础,人又灵活,生意逐渐做大。

  堂姐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姐夫。这个姐夫是湖北人,在工地做民工,人极其老实,沉默寡言,家境不太好,三十好几一直单身。两人静悄悄地结合了,没有声张。姐夫视堂姐的女儿如己出,堂姐的日子逐渐过顺了,前两年,她又生了个女儿。

  去年和前年,大伯和大娘先后离世,海口的亲人,就只剩下堂姐、堂弟了。每次回海口,我都要挤时间去看看他们,说说话,喝喝酒,知道堂姐的日子过的平安,就放心很多。

  (2017年1月8日于三亚)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15:00
  4.【讲鬼】

  小时候,在农村生活。每到夏天,晚饭后,大人们劳作之余,就一手拎只板凳,一手摇把草扇,到宽阔的晒谷场那里纳凉,讲鬼。

  那个年代,没有电视,更没有手机和电脑。除了偶尔看古装戏或者露天电影,最受欢迎的休闲活动就是听“讲鬼”。

  讲鬼的人,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者,又或者读过些古书的大人。记忆中,清一色是中年以上的男性。

  讲鬼最好的当然是二伯,因为他是老三届高中毕业下放农村老家“修地球”的,肚里有墨水。二伯身材魁梧,声音洪亮,当时在小学当“赤脚”老师。每次讲鬼时,全场鸦雀无声,仿佛面对的都是他的学生。二伯讲过一段,就不肯再讲,而且每次总要留些悬念,以待下回分解。

  也有一些跑过大码头、见过大世面的人很会讲鬼。他们把外面的见闻,稍加夸张,就当做讲鬼的素材。

  这世上到底有没有鬼,唯物主义者说是没有的。但我有次听完大人们讲鬼,当天晚上就亲历过一次“鬼压床”,半夜惊醒,一身冷汗。从此,讲鬼者一讲到真正的惊悚的鬼故事,我就不敢听下去,拉着姐姐和弟弟回家睡觉。

  随着时代的进化,讲鬼在老家已然不再。

  (2017年1月7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16:00
  5.【表妹】

  表妹是姨妈的小女儿。她比我小不了几岁。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特别诱人!

  她出嫁那天,破例叫人把我请进闺房,脸红了一下,柔声说:你是读书人,以后当大官了,可别忘记我这个种田的表妹啊。说的我囧囧的,脸也红了。

  小时候,经常看些才子佳人的课外书,很多表哥表妹之间是有些故事的。有时候,也难免在心里思忖,几个表姐表妹中,唯有她最可爱。所以,每次过年过节走亲戚,虽然去她家,要爬山过岭,立马飞奔出门,没有半点犹豫。

  没想到,她这么早就出嫁了,听说男方是户农村的殷实人家。那时正在念大学的我,渐渐懂得了些人情世故,也为她祝福,可总觉得有些小小的遗憾。

  (2017年1月5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18:00
  6.【外婆】

  外婆她老人家膝下二子二女,四世同堂。青年失夫,未再嫁,只身育儿女,披星戴月,呕心沥血,近九十高龄,仍独自种菜、做饭,生活自理。

  听闻我返故里,外婆必在村口张望;远行之日,复大包小包土特产相赠。去年,爱妻罹癌,伊专程托大舅来南昌医院探望,并送慰问金数百元!爱人感动备至,推却再四,终究拗不过大舅,只好含泪默然收下。

  其后代均有出息。倘若在古时候,也堪称一代贤母,百里称颂吧。

  (2016年12月5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20:00
  7.【大伯】

  大伯是去年离世的。在海口时,我和他最聊的来。他那时在海口做医生,开个小诊所。年纪大了,老睡不着,喜欢研究私彩——海南特有的娱乐项目。有时候一晚上看码不用睡觉,家里人都说我像他,经常熬夜到天光。

  父亲回九江后,有段时间生活的不太顺心。大伯也听说了一些。每次去他家闲聊时,都要劝我们,做个孝顺的人,正直的人,有德行的人。他很正,有时也会在电话中激动地训斥五湖四海的晚辈们,不讲半点情面!不像和他不太熟稔的人讲的那样,不食人间烟火。

  大伯在老家那个小山村属于名人啦。他天赋很高,多才多艺,到南昌念过江西共产主义劳动大学,读的林业系,未毕业就被下放农村。在农村时,不事生产,不务正业,喜欢天天在家打扫庭院,研究医术,偶尔做做戏帽,凤冠霞帔那种。改革开放后,做过一阵带珠子的竹帘,很有些销路。后来,和父亲一起来海口,靠医术谋生。

  去年,他突然离世。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为他送行。

  每次回到海口的时候,我都会去他居住过的房子看看,仿佛他还在里屋休息。虽然,我知道这是不真实的,但我宁愿相信是真的。

  (2016年12月4日于三亚)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21:00
  8.【布鞋垫】

  早晨起来去上班,穿着妻新近买的皮鞋,脚板感觉有些异样。脱鞋一瞧,原来妻给我放了新的皮鞋垫。

  鞋垫还是布的穿得舒适,不咯脚。

  大约是念小学的时候,父亲还在乡文化站(后来叫镇)工作。每到周末他才有空,才能骑着自行车过十来里土路,回到农村的家和我们团聚。

  有时下雨,不方便带着我们姐弟仨帮母亲下田干农活或者上山砍柴,他就叫我们都拖了鞋,逐只仔细的检查我们的鞋垫有无磨损。

  一有旧损,他就要重操文革下放时的旧业——做裁缝!他在家里那架老旧的手工缝纫机上捣弄捣弄,不用多久我们的鞋垫就旧貌换新颜了。

  去年,在九江,他在厨房为我做饭,一边切菜一边教诲作壁上观的我:“不要看不起做这些小事,做点家务,做做饭,可以调节情绪,平和心态。”

  现在回想起来,或许这和他当年做裁缝、补鞋垫的人生理念如出一辙吧。

  (2016年12月2日于三亚)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22:00
  9.【家】

  我小时候的家,在江西都昌一个世外桃源般的小山村;后来,父亲到镇里工作,我跟着去读初中,那时镇文化站的小楼是我的第二个家。爸爸很辛苦,每天给我们洗衣服,做菜,送饭。我们姐弟三个都享受这种特殊的待遇而浑然不知老爷子背后的艰辛!

  到天津读大学本科毕业刚参加工作那会,集体宿舍就是我的家。大年三十,一个人躲在宿舍,对我关爱有加的老领导杨老师邀我去她家。第一次没在故乡过春节,自己悄悄地藏起来,红着眼睛,念想着故乡的鞭炮、烟花、年味、家人们。

  我九江的家,自己的房子,没住过一次,租出去了。都是辛苦父亲打理。每次回九江,都是远远的眺望户口所在地的那栋楼。

  这次一家三口,搬来三亚的家,像是有了自己真正的家!

  但正如丰子恺老先生说的那样,还是故乡好。等我退休了,就回都昌岛山,那世外桃源的地方,那里才是我的精神家园。

  (2016年12月1日于三亚)
  • 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举报  2017-03-15 03:10:48  评论

    这一节文字寥寥无几,但描写的最为真实,时光会让人失去许多,唯有感情属于自己,而自己属于那个精神家园。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24:00
  10.【这个电话该不该打】

  昨天,在海口当小老板的堂弟,给我打来电话,说南昌的另一个堂弟生了第二胎。他说,二伯刚来电告诉他的,是前三天生的,但二伯今天才告知他。我追问:男孩?女孩?他说:刚才已告诉你了。想了想,明白了。有些事情只可意会。

  二伯的儿子是独苗,早几年生了个女孩,一直期盼再生个男孩,以安慰传统观念极重的二伯夫妇。无奈,两人均公职在身,不敢越雷池一步。

  好不容易,政策变了,他们如愿怀上了第二胎,可最终的希望又一次落空了。

  正常的情况,是要恭喜一下,可这个电话还真不好给二伯打,担心他老人家有别的想法。哎......

  (2016年11月27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25:00
  11.【表弟】


  我有好几个表弟,这里说的是当律师的那个表弟。

  前些天,远在汕头的他,深夜打电话过来,问我春节前后有没有时间回趟老家,想为他奶奶也就是我的外婆过九十岁生日。

  表弟是细舅三个男孩中的老大,岁数比我小很多,加上自己回老家的次数稀少,印象中,他仿佛蓦然长大了,先是到南昌念大学去了,毕业后就去深圳当律师,再后来就定居在汕头开律师事务所。

  细舅夫妇是地道的农民,但表弟能考上大学,在我们老家那个小山村实属异数。在他念高三快高考那年,春节时,曾托来海口打工的大舅捎回去一副对联,上联是“暗香浮动樟树冠”,下联因时间久远都淡忘了,大意是鼓励和期盼表弟金榜题名。

  前两年,记起正好有个大学同寝室的同学,在汕头某银行当副行长,就在电话中给他们穿针引线。后来,他们就处熟了,每次酒酣之际,都念叨着我,要我抽空去汕头走走,可惜一直未能成行。

  倒是表弟今年先来三亚了,和他爱人一起来的。他说,步入社会这几年,有些太顺了,想缓下脚步,静下心境。正好是他们两口子结婚几周年的纪念,没来过三亚,又有好几年也没和我见过面,所以就来了。

  表弟很喜欢读书,从他微信、QQ中嗮的图片得知的。在其短暂的旅游即将结束、离开之时,我正好搬家,挑了几册估计他爱看的书送他,留个纪念。

  近来,听说他做成了一件不小的事,和几位老乡,成立了汕头市都昌商会。是个人物,祝他愈行愈远!

  (2016年11月19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28:00
  12.【潘老板】

  潘老板和我是世交,父亲1992年来海南挂编,下海打拼商场时在海口认识的一个县的老乡。

  他文化水平不算高,但为人聪慧、热心。听说,刚当包工头时,有年春节,总包没钱结账,自己独自回老家到处借钱,给民工发的过年路费!后来,业内渐渐有了名气,生意越做越大。

  父亲2006年离开海口回九江定居,重返自己热爱的文艺事业后,潘老板百忙之中经常到我这里坐坐。每次,都要和老爷子通电话,絮絮叨叨说家父是个好人,传奇人物!

  他爱人也是我们一个县的老乡,后来因为老家撤乡建镇,让我们更近了,成为一个镇的老乡。她有着老家人特有的淳朴、好客,保养的很好,一般人看不出她的年龄。

  今年,三亚的新家装修,他们夫妇经常放下陵水的大生意不做,忙前忙后为我出主意,买材料,找熟练的工人。好似自家在装修一样。周围的邻居都羡慕不已,说你这个老乡真好!

  也是今年,老家当老师的姐姐为了她女儿读法学研究生的事,到处托人。碰巧,吃饭闲聊的时候,潘老板说认识省里一法学界前辈,找他有希望!姐姐姐夫亲自来海口周旋,一来二去,几个月后,果真外甥女被录取了。全靠潘老板的引荐之功!他却毫不居功说碰巧与这位前辈相熟。世上哪有这样的碰巧之事!

  随着时间推移,两代人的交往中,对他的了解越深入,我越发觉得潘老板是个值得终生信任的大哥。

  祝他健康,快乐。

  (2016年11月27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29:00
  13.【华姐】

  华姐,就是老乡潘老板的爱人。

  听父亲在海南时讲过,她们两口子是89年来海南的,困难的时候,在东湖给人家擦过皮鞋谋生。她爱人做包工头,逐渐发家后,她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老板娘。

  华姐天生丽质,保养的很好,虽然文化不高,有些首饰穿戴起来略显俗气,但为人特别热情。每次老潘叫我名字,她都要在旁边立马纠正:“叫刘总。”

  她喜欢说话,也很会说话,不像老潘总是沉默寡言,不停的发烟。

  昨晚,在省检察院任要职的刘叔来三亚找我喝酒。席间,对华姐就称赞不已,提到老潘,很淡很淡。

  (2016年12月25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1:00
  14.【坚守的魅力】

  今天早晨,远在老家的高中同学,一个电话,问了自己一愣一愣的:“你是不是处级干部?博士也可以参照处级的。咱们都昌一中在做杰出校友通讯录。”仔细询问,才了解老同学的意思,博士、处级都是家乡的标志性代表人物,全国各地都可以互通有无。

  清醒过来,小弟答道:“低调,报他们吧,我们企业没有级别的。你懂的。”他不依不饶:“你不是在国企高就吗,同样可以参照的。”国人学而优则仕,仕途才是正道的观念还真是流毒非浅。

  三十而立,四十不惑,回顾自己的前半生,靠本事吃饭,有一技之长,坚守自己的理想,足矣。

  (2016年11月8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2:00
  15.【过生日】


  今天是我公历生日。我有两个生日,身份证上的是公历,家人过的是农历,经常前后相差那么几天。

  小时候,在江西农村老家,每逢过小生日就可以吃到母亲煮的一碗热辣辣的面条,上面敷着两只煎的金黄的鸡蛋,因此总盼着过生日。后来走出大山,到外地读书,尤其是到天津念大学,在外省市工作,除了偶尔过次整十岁的生日,小生日就不过了。

  前两年,虚岁四十岁,远在九江的父亲,给我寄来衬衫一件和他写作出版的书,遥祝我生日快乐!我打开包裹的时候,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我自己几乎忘记自己的生日,他老人家却记得这么清楚!

  这些年,除了去年爱人在南昌住院,一家三口,每年都给在上小学的儿子过生日,吃蛋糕。想给他人生中留下一个美好的童年、少年之回忆。可是,我给父亲、母亲、爱人过的生日就屈指可数。

  父亲常说:等你做了父亲,就知道父亲对你的爱是不求回报的。以前不太懂,这些年逐渐有些感悟,一晃就人到中年了,父亲也挨七十边上。

  每每想到这些,总是愧疚不已......

  (2016年11月30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4:00
  16.【拎龙】

  小的时候
  在农村老家
  每年中秋节
  都要和伙伴们
  一起玩“拎龙”

  当天中午
  就齐刷刷去央求
  善扎草龙头的冬狗老爷爷
  给我们扎个最威武神气的
  大大的龙头
  里面还可以放蜡烛

  傍晚
  天渐渐暗淡下来
  一二十个小伙伴
  带着自己扎好的草龙身
  龙尾巴
  急急地和龙头组合
  开始狂欢了

  龙
  自香火厅而出
  在百来户的小村庄
  沿着老祖宗几百年前
  规划铺设好的青石巷
  挨家挨户
  送上祝福

  龙每至一家
  家主必放鞭炮迎接
  发糖果、纸烟和月饼儿
  拎龙头的一般岁数稍大
  事先学会“长彩”
  请求龙王
  保佑家主平安吉利
  有时说
  一条龙来二十四条筋
  保佑生子又生孙
  又有时说
  龙头呜一呜
  保佑老板会养猪

  上百户人家
  一晚上走完
  伙伴们
  兴高采烈
  丝毫不感觉到累

  那时的小孩
  真幸福

  (2017年1月10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6:00
 17.【抓周】

  农村老家
  有个乡俗
  叫抓周
  很灵验
  说是可以预知
  人一生命运的蛛丝马迹

  长大后
  听父母讲
  姐姐抓的是书
  所以当老师了
  弟弟抓的是算盘
  有经商头脑
  所以大学读市场营销专业了
  毕业后还真做过几年生意

  唯有我
  是个例外
  第一次抓了书
  却放下了
  而后又抓了佛珠
  还是放下了
  舅舅看我什么都不喜欢
  拿出一张崭新的人民币
  我立马抢了过来
  可惜
  玩了一会
  不小心丢在熏桶里烧掉了
  从此
  小时候我就有个绰号
  化钱炉

  大人安慰父母说
  能花就能赚
  可是
  人到中年
  还没灵验

  (2017年1月13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6:00
  18.【堂叔】

  父亲十岁那年
  过继给他的堂叔
  也就是我的堂爷爷

  三十多岁一直未生育的堂奶奶
  在父亲过继没多久
  终于怀上了
  十个月后
  堂叔出世

  两家的大人
  顿时尴尬起来
  父亲的童年
  也更加不幸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父亲回到爷爷这边过了
  虽然
  族谱上
  仍然写的是过继给堂爷爷

  由于这么一个曲折
  我也多了一个堂叔
  虽不是亲堂叔
  却比一般的远房堂叔亲

  堂叔
  在我小的时候
  对我很疼爱
  常常让我骑在他的肩膀上
  满村转悠

  他有血性
  不喜欢念书
  喜欢习武
  听说
  专门去拜过师傅
  学过一些基本功

  后来又去学手艺
  学过木匠
  终因性躁
  娇惯的他又不能受气
  没出师
  就回家继续务农了

  打工潮
  在我们村蔓延开来
  堂叔也跟了去
  广州、汕头、珠海
  四处兜兜转转
  一年到尾
  存不下多少钱

  父亲下海来海南后
  正缺帮手
  堂叔就跟着来了

  几年后
  我也来到海口工作
  因长年在外求学
  堂叔于我而言
  已变得有些陌生

  他当然
  结婚生子了的
  只是不爱说话
  常常沉默寡言
  只知道埋头干活

  有一年假期
  父亲为方便我的时间
  组织大家
  集体去桂林洋海滨浴场
  游玩了一整天
  堂叔水性好
  在海里游泳很尽兴
  事后对我说
  这是他在海南过的
  最开心的一天

  有一年
  堂叔
  在给父亲打工之余
  借钱买了辆摩托
  载客赚些外快
  不到三个月
  半夜遇到吸毒仔
  持刀抢劫
  他舍不得新买的车
  将车钥匙丢进荒草堆中
  人却被吸毒仔用匕首从后背连捅几刀
  路人发现后
  他第一个求救电话
  却是打给了我

  在父亲等亲朋好友的救助下
  堂叔大难不死
  但医院出来后的他
  身体大不如前
  重活干不成了
  我帮他安排到一个工厂
  做些轻松的事
  没几年
  工厂却倒闭了
  他仍旧回老家务农

  去年底
  在老家碰到他
  他说作田不挣钱
  儿子不太孝顺
  做生意又虚了帐
  这两年
  继续出外打工
  帮独生子还帐
  都五十多岁的人了
  身子骨又不好
  听后
  我一阵辛酸

  (2017年1月15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7:00
  19.【消逝的年味儿】

  腊月二十七
  在江西都昌农村老家过的
  很多年没有在老家过年
  还真有些不太适应

  小时候
  每年这一天
  晚饭前
  村里要集中举行盛大的祭祖仪式
  这回
  各家单独行动
  放完鞭炮
  草草祭祀
  各自回家
  少了几分年味儿

  小时候
  每年这一天
  晚饭都是近亲的家庭串场
  各种佳肴美酒
  好不快活
  这回
  各家相互约定
  都不串门
  又少了几分年味儿

  小时候
  每年这一天
  的前后几天
  家家户户都要熬制米糖
  那是我们小孩子最爱吃的零食
  这回
  一家也没碰到
  大概都嫌费时费力
  更少了几分年味儿

  还有很多新乡俗
  一桩桩
  一件件
  让我这个久未归来的游子
  隔膜和陌生
  只好
  每晚仰望星空
  在儿时的记忆中追寻旧时的年味儿

  
  (2017年1月31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8:00
  20.【爬山】

  每次回老家
  都要爬爬山

  2015年国庆
  从好汉坡
  沿着古道
  登临庐山

  今年春节
  回到故乡
  也爬了两次山

  一次是腊月二十七下午
  独自爬了爬
  刘公山和庵里
  气喘吁吁
  成功减肥
  青山绿水
  寒风习习
  不由得感叹
  故乡哪里是世外桃源
  分明就是世间桃源
  天然氧吧

  后一次
  是在县城
  和姐夫一起爬南山
  重温高中记忆
  那时
  每天晚饭后
  都要爬爬这座南山
  二十多年过去了
  步履不再轻盈
  心情不再纯真
  但
  每次爬南山
  总是想起高中那些老同学
  如今
  他们都五湖四海
  散落各地

  要是高中老同学毕业三十年办聚会
  建议都来爬次南山
  说不定
  勾起
  不少风花雪月的旧事

  (2017年2月1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8:00
  21.【陪父亲聊天】

  这次回老家过年
  前后九天整
  大部分时间
  都在路上
  东奔西跑
  真正陪父亲的时候
  不到三天

  父亲近来忙于创作
  他计划写的
  人生三部曲第二部
  已近尾声
  但
  千里之遥的儿子归来
  他还是愉快地挤出时间
  和我像“朋友”般聊天

  他说为主
  我听为主
  仔细想来
  他这次主要讲了两方面的事情

  一是关于故乡的风土人情
  包括这次祖庭落成典礼
  他写的几幅对联
  和他作为全村代表作的致辞

  二是关于他的文学观
  他说文学不能带有功利
  要有一颗文学之心
  悲天悯人
  劝我退休前
  只可练练笔
  积累些素材
  退休后
  再来

  这是我十年来第一次
  陪他在九江过除夕
  他很开心
  却又有些伤感

  (2017年2月1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9:00
  22.【升级】

  2013年国庆
  2015年五一
  和今年春节
  回过农村老家三次
  见证了不少事物的升级

  先说香烟吧
  我们乡俗是出门在外归来的游子
  见面第一个动作就是派发香烟
  不分男女老中青
  2013年发个13元一包的普通金圣牌就算有面子
  2015年升级到25元一包的极品金圣
  今年春节更是升级到45元一包的硬中华

  再说交通工具吧
  2013年包个的士荣归故里就算有面子
  2015年升级到开个皮卡也勉强
  今年春节已升级到10万以下的轿车丢份了

  类此种种
  不一而足
  倒不是说
  社会主义新农村在我们老家全面建成了
  只能说
  虚荣和攀比之风
  在农村已蔓延开来
  越演越烈

  唯一没有升级
  甚至降级的
  恐怕就是
  邻里之间
  互帮互助
  友好和睦的
  那种淳朴和善良

  (2017年2月2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39:00
  23.【农村的大人物】

  去年
  春节
  十来年
  第一次
  在农村老家
  过年

  小时候
  村里的大人物
  都是老师
  哪怕是小学老师
  都备受尊敬

  如今
  村里的大人物
  都是老板
  哪怕只是包工头
  都备受追捧

  像父亲
  当过老师
  现在是作家
  也是曾经的风云人物
  如今
  除了清明扫墓
  干脆很少回老家
  他说
  没人识货

  (2017年2月15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40:00
  24.【儿时的玩伴们(1)】

  这次
  春节回老家
  终于碰到了
  好几位
  小学同学

  卖狗叔
  比我大好几岁
  小学一至五年级
  一直同班
  初一就退学了
  先学木匠
  后来当包工头
  他爸爸是老村干部
  娶了公社老书记的女儿
  风云际会
  在汕头立足
  开了间装修公司
  年营业额过千万元
  在老家也盖了栋小别墅
  座驾是凌志
  不少村里人
  羡慕嫉妒
  今年春节前
  他老娘过世
  歹心人
  终于报了莫名的仇
  愣是
  让他老娘
  在他家老屋停放了
  两个星期
  才发葬
  入土为安

  我陪他
  为他母亲坐夜(守灵)
  他说
  老同学啊
  真是怀念
  咱们小时候
  一起下河摸鱼
  逃学的事情
  这次
  村里人
  就是看我
  挣了几块钱
  故意整治我呢

  (2017年2月22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40:00
  25.【儿时的玩伴们(2)】

  和卖狗叔一起退学的
  圣豹兄
  还是瘦瘦高高的
  老模样
  眼神中
  总有束光
  跟着射出来

  早几年
  在外打工
  小有积蓄
  返乡创业
  在镇上开了家店
  专卖装修木材
  接生意容易
  唯独赊账的多

  听说是前年
  他竞选上了村委会主任
  年底收账时
  难度小很多

  卖狗叔的娘过世时
  他也来了
  很匆忙
  和我简单的叙旧中
  竟带着些官气了
  这也难怪
  他管着
  几百户
  一两千人的生计呢

  看着他匆忙离去的
  背影
  我心中
  老想起
  小学三年级
  我们两个
  步行十多里
  去乡文化站
  找我爸爸
  看电影的事情
  我们都光着脚丫
  将家里大人买的新鞋
  一路上都拎在手里
  担心泥路把新鞋子
  弄脏了

  刚才聊天的时候
  忘记问了
  不知
  他
  是否
  也记得
  那回事儿

  (2017年2月24日于三亚)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42:00
  26.【故乡】

  小时候
  总感觉故乡
  很大
  很热闹
  有一两百户人家
  有二三十个儿时的玩伴
  有玩不尽的各种小孩游戏
  有听不完的各种民间故事
  有一次
  三五个小学同学
  一起爬到村庄背后
  近200米高的山巅
  仿佛就站在世界顶峰
  地球就被我们踩在脚下

  后来
  走出大山
  一路求学
  初中--高中--大学
  90年代初某年春节重返故乡
  突然惊诧
  故乡原来这么小啊
  和大城市的高楼一比
  故乡的房子太矮了
  和大城市的街道一比
  故乡的泥路太窄了
  和大城市几百上千万的人口一比
  故乡的几百人太少了
  言谈举止中
  我这个混迹大城市的游子
  学子
  天之骄子
  竟然有些嫌弃故乡的荒凉寂寥了

  去年春节
  独自回故乡
  腊月二十七日傍晚
  独自气喘吁吁地
  爬行在村庄背后
  还算平坦的
  刘公山、庵里的山道上
  忆起
  小时候和家人、玩伴们
  无数次在这砍过柴
  歇过脚
  听着大人们讲鬼怪故事
  和村里的家长里短
  才恍然中
  体会到
  故乡还是
  那么大
  那么热闹
  自己
  原来一直
  那么小

  (2017年3月14日于三亚)
  • 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举报  2017-03-15 03:26:03  评论

    虽然反感豆腐干这种文体,但细细读起来,有些神曲的感觉,当然是属于楼主个人的神曲,无须伟大,只求真实!老猫感觉楼主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我要评论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47:00
  27.【一个梦境】

  回老家了,江西都昌一个山清水绿的世外桃源。先进了祠堂,木质的祖厅;而后去大伯父老家稍坐,老人家去年仙游,他在海口十来年行医的日子,经常对我耳提面命,教导晚辈要做个正直的人,恍若眼前。

  也是去年,堂弟拆了伯父80年代做走货郎中挣的辛苦钱盖的尚新的木质房屋,斥资50万元盖了栋二层半小洋楼。一如老家许多儿时玩伴后来出息为包工头的少年闰土们对世界、人生的追求。

  南山脚下,自己家的木质房子,父亲当年当赤脚老师时建的“豪宅”,曾经培育了近300年来村上第一个女师范生(姐姐),第一个本科(我自己),第一个处级干部(弟弟)。一时村里的老人们都说,你们家风水好,载秀。三十年过去了,曾经的“豪宅”,成为了家乡的落伍“累赘”。

  爷爷来了,对我说:“千块,好孙儿,回来看我了。你小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秀才,日秀公说过我们家迟早要出秀才的,祖上还出过进士吧。应该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顿了一顿,他絮叨着:“你婆婆葬的是罗汉现肚穴位上,是块好地。”

  一转眼就是春节,大年初一,外地工作谋事的青壮男女拖家带口全回这个偏僻的古老村庄了,热热闹闹,走亲访友之余无非喝酒吹捧然后打打麻将或者斗斗地主。有些儿女大些的,就顺道相亲定亲,增加几分喜庆。

  一霎那,元宵将至,大伯父突然对我说:“要上班了吧,去了海南好好干,不要给老家人丢脸;要走正道,走正道......”

  清晨七点,闹钟响起的时候,依稀记得这个梦境,是为一记。

  (2016年11月4日于三亚)

我要评论
作者:舟羿2016 时间:2017-03-14 14:47:00
  第一个登门点赞。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4:54:00
  @舟羿2016 2017-03-14 14:47:00
  第一个登门点赞。
  -----------------------------
  谢谢点赞,故乡,的确有很多事情可以写写的,这个小集就暂时更新到这儿了,大部分内容估计老兄都读过呢
作者:南洋水手ABC 时间:2017-03-14 17:41:00
  这些文字,每行、每个字都浸透了感情和血泪!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18:46:00
  @南洋水手ABC 2017-03-14 17:41:00
  这些文字,每行、每个字都浸透了感情和血泪!
  -----------------------------
  谢谢水手兄光临,蓬荜生辉
作者:文诗雨 时间:2017-03-14 22:50:00
  支持钟哥!用文字记录生活,活得踏实,写得实在!赞!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4 23:46:00
  @文诗雨 2017-03-14 22:50:00
  支持钟哥!用文字记录生活,活得踏实,写得实在!赞!
  -----------------------------
  谢谢诗雨来踩
作者: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时间:2017-03-15 03:36:00
  看此类帖子不累人。节点小,不冗长,思路清,感情深。
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3-15 13:00:00
  @不喜欢吃鱼的老猫 2017-03-15 03:36:00
  看此类帖子不累人。节点小,不冗长,思路清,感情深。
  -----------------------------
  谢谢鼓励
作者:严伍台Z 时间:2017-03-21 09:47:00
  @钟爱今生 2017-03-14 14:24:00
  10.【这个电话该不该打】
  昨天,在海口当小老板的堂弟,给我打来电话,说南昌的另一个堂弟生了第二胎。他说,二伯刚来电告诉他的,是前三天生的,但二伯今天才告知他。我追问:男孩?女孩?他说:刚才已告诉你了。想了想,明白了。有些事情只可意会。
  二伯的儿子是独苗,早几年生了个女孩,一直期盼再生个男孩,以安慰传统观念极重的二伯夫妇。无奈,两人均公职在身,不敢越雷池一步。
  好不容易,政策变了,......
  -----------------------------

  要打的。女孩也很好的。我有女孩,也喜欢女孩。很孝敬我的。
  • 钟爱今生: 举报  2017-03-22 23:15:08  评论

    是啊,女孩是父亲的小棉袄,去年回老家劝了一番,二伯老人家宽心一些了
我要评论
作者:严伍台Z 时间:2017-03-23 08:33:00

  喜欢这样贴近生活的好文章!
作者: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17-06-02 17:13:36
  楼主是崖州人?就好!
作者:严伍台b 时间:2017-06-04 12:29:37

  有生活接地气!

  提起来!
作者:dlsonggy 时间:2017-06-04 12:54:48
  淡淡的香……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