嘲笑一整个中国诗坛!

楼主:剑魂2016 时间:2017-05-31 22:22:11 点击:787 回复:7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半个中国穿过鞋子抱徐秀华
  徐秀华穿过半个中国睡大作家
  阿妹啊,你睡成了阿哥的牵挂
  阿哥啊,你的睡姿水性杨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剑魂2016 时间:2017-05-31 22:23:04
  远的不说,近的,除顾城对诗歌入门之外,其实没有几人懂得诗?好笑啊,,
楼主剑魂2016 时间:2017-05-31 22:23:40
  瑞典诗人 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诺贝尔奖金获得者)被中国文豪为了权威跪着说他的诗等重于一座唐朝、宋朝!他的诗比不上李白、王维、韦应物等,不信文学作品进行对比!当然也不是苏东坡的对手!看来也不是洒家的对手,老吹!
楼主剑魂2016 时间:2017-05-31 23:51:27
  徐秀华:余秀华!
作者:宝贝小菩萨 时间:2017-06-13 09:38:31
  赞!好句: 阿妹啊,你睡成了阿哥的牵挂!
我要评论
作者:dlsonggy 时间:2017-06-14 08:58:16
  好!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7-08-04 15:59:29
  趁着青春还得顶,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7-08-16 22:14:48
  极度顶起,,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7 21:25:36
  顶一顶,
作者:舟羿2016 时间:2018-02-27 22:49:10
  文化的沙漠,口气强悍。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1:02:41
  中国字典里没有弱智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1:07:57
  弱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1:13:39
  他们转在现成的政治后,为了红尘声名和功利,他们有的是嘻嘻哈哈的“马屁精”,有的差不多是“戏子”,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1:31:57
  从哇哇的诗人主席到嚷啊嚷的大诗人,他们大多都笼罩在痖弦的笔法之下,他们光光沿袭,他们幼稚而可笑,他们是民族的艺术“奴隶”,他们为了现世为了金钱为了欺骗众人成就下三滥的“骗术”。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1:48:16
  真正的文人不会相轻,只有真假互相轻,“文人相轻”是所谓的中国文学留下的渣言。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1:59:09
  谁都知写啊写的,将减少罪犯,你们的贡献是减少罪犯,可是诚恳的农民也是良民,请问﹕你们写诗吗?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2:37:24
  艺术家应以艺术品说话,生长生短,生高生矮,贫富与否?先撇到一边,我乃一介草民,如有不满者,请这里呈岀艺术作品,从京都到琼州,甚至包括全世界,任何诗的体裁任何流派,不限制,彼拿“棍”,此也可以拿“判官笔”,光明沟通沟通,让世界说说,可以不?!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3:28:55
  请记住:别大大的倚老卖老,本宇宙公民不吃这一套,诚心切磋者,报上尊姓大名,最好是一个國或者一个省所谓之诗人!。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4:08:29
  在一些人看来,或许是石破天惊,可是这等事,最平常不过,可以说说海子吗?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4:28:30
  一九八九年三月二十六日

  -----悼诗人海子
  黄昏欲收起在风中晒了一天的裙裾
  太阳提着半块 西 瓜
  海子呵 来一块吧!
  山海关将胸口撕破
  一座宇宙向双轨驶了过来
  你的梦穿过这辆列车
  弥漫无数双攀爬的手
  这就是你所说的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母亲是门 为你轻轻开着
  你是门 开着关着你的写作
  你坐在一块西瓜的中央
  惊失:春天,十人海子复活的重要密码!
  为什么呵?你不向麦地寻找
  你的村庄不是比普希金睡得还要沉?
  黑色的宝藏
  你的手指会长出脚 印也印在大地
  距离秋天
  牛蹄把波涛盖掩


  一块西瓜的中央
  坐着一座大海
  大海的门
  被你打开


  你打开海子
  坐在一块西瓜的中央
  坐在断了头的太阳上
  坐在像雪一样白的你的牙齿中间
  门 轻轻 关了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4:50:31
  我为海子写过好几首诗,其中有获奖的,有上中国诗萃的,这是其中一首,对于这位诗人,我表示尊重!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4:58:55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海子
  从明天起,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5:00:52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好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5:02:33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有诗味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5:06:08
  其余呢,诗歌的语言怎样呢?善诗者应该知道,,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5:10:33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诗歌的思想性怎样呢?这是诗歌的极度之退避,这是死了的绝望!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5:17:47
  该诗有些语言比较超前,但思想性差!一些诗评家乱评,作为对诗人生命个体研究,可以保留,当上副本,放到课文里去让中学生读,失策!!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5:31:49
  海子的亚洲铜 祖国(或以梦为马)写得好!尤其是《亚洲铜》!那个时代能写岀这样的诗,不简单!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5:45:43
  海子是很难转向积极的,因为他懂的东西嫌少,他天赋内部的厚重成就了他的某些诗歌,诗评家们不能乱吹,你们懂评诗吗?海子这位诗人的特质,是自在的,他对诗歌民主有某些自在的爆发,但太可惜了,离自觉差远!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6:05:31
  电视台拿海子与余秀华的诗去朗读,反应冷淡,这不是笑话吗?一群虚假的文人,根本不懂诗,一些新诗怎么可以拿去朗读呢,,哈哈 笑死!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2-28 06:20:03
  本农民还要打工,吃饭重要,暂停!!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4-19 21:02:45
  斗胆就顶!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4-29 22:21:54
  一个诗坛,当一个农民说了,也没有好话坏话岀现,自己躲在哪里说自已厉害,安慰自已:我是"亚圣",用不着与俗人计较! 你们啊,自欺欺人,你们的作派,或许不过是"皇帝的新装"而已,,哈 哈
作者:海南儋州购房001 时间:2018-05-03 12:52:19
  极度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5-06 14:25:39
  起顶极度,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8-06-18 19:17:28
  海子在中国诗歌历史上到底起什么作用?
  • 剑魂复生: 举报  2018-06-23 05:26:52  评论

    这位兄弟或姐妹,好吧,,就用那个叫叫韩东的话"诗至语言止"... 哈,哈, 版友好!
我要评论
作者:黄永棠 时间:2018-06-28 00:54:57
  徐秀华是一个作家,听说她的诗是世界诺贝尔和平奖是吗?我没有读过她的诗。我最不喜欢没有标点符号的诗。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1:46:18
  《我爱你》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在干净的院子里读你的诗歌。这人间情事
  恍惚如突然飞过的麻雀儿
  而光阴皎洁。我不适宜肝肠寸断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
  春天


  《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其实,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无非是
  两具肉体碰撞的力,无非是这力催开的花朵
  无非是这花朵虚拟出的春天让我们误以为生命被重新打开
  大半个中国,什么都在发生:火山在喷,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关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枪口的麋鹿和丹顶鹤
  我是穿过枪林弹雨去睡你
  我是把无数的黑夜摁进一个黎明去睡你
  我是无数个我奔跑成一个我去睡你
  当然我也会被一些蝴蝶带入歧途
  把一些赞美当成春天
  把一个和横店类似的村庄当成故乡
  而它们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你说抱着我,如抱着一朵白云

  木质楼梯。空气里晃动着小粒蝴蝶
  为了捕捉那些细语般的颤栗,我一次次探头,走神
  阳光透过古老的百叶窗,轻描淡写地往下落
  香樟树的气味里有蠕动的小花虫
  它们的腹部有光,正在完成另一次折射

  你的喉结滑动了一下,身上的气味停顿了一下
  此刻,我们在第一层楼梯和第二层的连接处
  我以为已经够了,但是你还在往上走
  不高的合欢在不停地炸开
  此刻,天空适合昏暗,适合从街上传来警报


  风吹

  黄昏里,喇叭花都闭合了。星空的蓝皱褶在一起
  暗红的心幽深,疼痛,但是醒着。
  它敞开过呼唤,以异族语言
  风里絮语很多,都是它热爱过的。
  它举着慢慢爬上来的蜗牛
  给它清晰的路径

  “哦,我们都喜欢这光,虽然转瞬即逝
  但你还是你
  有我一喊就心颤的名字”


  山民

  你把我灌醉,说镇上人群聚集。但我想着山里的一棵槐木
  你把我灌醉,说有人请我跳舞。但我想着山里一棵落了叶的槐木

  照着我的阳光,能照着槐木北面的小松鼠洞,照着它慌张的母亲
  才能被我赞颂

  我是背着雨水上山的人,过去是,未来也是
  我是怀里息着乌云的人,过去是,现在也是

  你看我时,我是一堆土
  你看我时,风把落叶吹散,我是一堆潮湿的土


  ◆爱

  阳光好的院子里,麻雀扑腾细微而金黄的响声
  枯萎的月季花叶子也是好的

  时光有序。而生活总是给好的一面给人看
  另外的一面,是要爱的

  我会遇见最好的山水,最好的人
  他们所在的地方都是我的祖国
  是我能够听见星座之间对话的庙堂、

  而我在这里,在这样的时辰里
  世界把山水荡漾给我看
  它有多大的秘密,就打开多大的天空

  这个时候,我被秘密击中
  流着泪,但是守口如瓶

  2015年1月9日17:33:00


  ◆雪下到黄昏,就停了

  雪下到黄昏就停了,而时辰还是白的
  这白时辰还将持续,如同横过来的深渊
  万物肃穆。它们在雪到来之前就吐出了风声
  “海底就是这个样子”。那个一动也不敢动的人这样说

  “我这么白的时候,他来过
  那时候他痴迷于迷路,把另外村子的女子当成我
  他预感不到危险
  因为这倒过来的深渊”

  后来,她看见了许多细小的脚印
  首先是猫的,慢于雪。然后是黄鼠狼的
  哦,还有麻雀儿的,它们的脚印
  需要仔细辨认:这些小到刚刚心碎的羞涩

  -------它们是怎么来的呢,哦,这些仿佛陡然
  生出的秘密
  在她点燃一根烟,在她往天空看的时候?
  或者,它们本来就在这里了

  这白时辰里,她喜欢深色的事物
  首先是即将到来的夜,然后是生活
  接下来是爱
  最后是她自己

  2015年1月9日20:12:18


  唯独我,不是


  唯有这一种渺小能把我摧毁,唯有这样的疼
  不能叫喊

  抱膝于午夜,听窗外的凋零之声:不仅仅是蔷薇的
  还有夜的本身,还有整个银河系
  一个宇宙

  ——我不知道向谁呼救
  生命的豁口:很久不至的潮汐一落千丈

  许多夜晚,我是这样过来的:把花朵撕碎
  ——我怀疑我的爱,每一次都让人粉身碎骨
  我怀疑我先天的缺陷:这摧毁的本性

  无论如何,我依旧无法和他对称
  我相信他和别人的都是爱情
  唯独我,不是


  渴望一场大雪

  渴望一场没有预谋,比死亡更厚的大雪
  它要突如其来,要如倾如注,把所有的仇恨都往下砸

  我需要它如此用力。我的渺小不是一场雪
  漫不经心的理由

  我要这被我厌恶的白堆在我身上!在这无垠的荒原里
  我要它为我竖起不朽的墓碑

  因为我依然是污浊的:这吐出的咒语
  这流出的血。这不顾羞耻的爱情,这不计后果的叩问

  哦,雪,这预言家,这伪君子,这助纣为虐的叛徒
  我要它为我堆出无法长出野草的坟

  我只看中了它唯一的好处:
  我对任何人没有说出的话都能够在雪底下传出


  再见,2014

  像在他乡的一次拥抱:再见,我的2014
  像在他乡的最后告别:再见,我的2014

  我迟钝,多情,总是被人群落在后面
  他们挥手的时候,我以为还有可以浪费的时辰

  我以为还有许多可以浪费的时辰
  2014如一棵朴素的水杉,落满喜鹊和阳光

  告别一棵树,告别许多人,我们再无法遇见
  愿苍天保佑你平安

  而我是否会回到故乡
  ——一个没有故乡的人,怀揣下一个春天

  下一个春天啊,为时不远
  下一个春天,再没有可亲的姐姐遇见

  但是我谢谢那些深深伤害我的人们
  也谢谢我自己:为每一次遇见不变的纯真


  颤栗

  云朵打下巨大的阴影。云朵之上,天空奢侈地蓝
  这些头顶的沉重之事让我不择方向
  不停行走

  我遇见的事物都面无颜色,且枯萎有声
  ——我太紧张了:一只麋鹿一晃而过
  而我的春天,还在我看不见的远方

  我知道我为什么颤栗,为什么在黄昏里哭泣
  我有这样的经验
  我有这样被摧毁,被撕碎,被抛弃的恐慌

  这虚无之事也如钝器捶打在我的胸脯上
  它能够对抗现实的冷
  却无法卸下自身的寒

  如果我说出我爱你,能让我下半生恍惚迷离
  能让我的眼睛看不到下雪,看不到霜
  这样也好

  这样也好啊,让一个人失去
  对这个世界的判别
  失去对疼痛敏锐的感知

  可是,谁都知道我做不到
  爱情不过是冰凉的火焰,照亮一个人深处的疤痕后
  兀自熄灭


  ◆ 感谢

  阳光照着屋檐,照着白杨树
  和白杨树的第二个枝丫上的灰喜鹊
  照着它腹部炫目的白

  我坐在一个门墩上
  猫坐在另一个门墩,打瞌睡
  它的头一会儿歪向这边
  一会儿歪向那边

  阳光从我们中间踏进堂屋
  摆钟似乎停顿了一下
  继续以微不足道的声音
  摆动

  2014年12月5日18:39:23


  ◆ 阳光甚好

  去火车站取了车票,对着阳光看了看
  隐约听到从北京开来的k268的轰鸣
  我摁紧胸口,如同摁紧黄河之浪的一次起伏

  走过长长的长宁大道,过竹皮河,挤出沸腾的民主街
  这中间,我4,5次把火车票拿出来
  对着阳光看

  在步行街看见一个男子抱着孩子在讨钱
  我摸过火车票夹着的一张纸币
  躬下身体,递给他

  2014年12月6日20:22:04


  ◆ 生活的细节在远方回光照我

  一说到远方,就有了辽阔之心:北方的平原,南方的水城
  作为炫目的点缀:一个大红裙子的女人有理由
  把深井里的水带上地面,从黄昏倾流到黎明

  源于今天的好阳光,我安于村庄,等她邂逅
  我们的少年,中年,老年一齐到来,明晃晃的,银铃叮当
  哦,这冬天的,不可一世的好阳光

  他拍打完身上的煤灰,就白了起来
  吸引他的却是黑。他不在地面上的时辰是金黄的
  金黄得需要隐匿才合情合意

  年轻的人啊,把自行车骑得飞快
  他却故意拖延了几个时辰才敲响本身就虚掩的
  一扇门

  2014年12月21日11:38:58


  月光

  月光在这深冬,一样白着
  她在院子里,她想被这样的月光照着
  靠在柿子树上的人,如钉在十字架上
  有多少受难日,她抱着这棵柿子树,等候审判
  等候又一次被发放命运边疆
  月光把一切白的事物都照黑了:白的霜,白的时辰
  白的骨头
  它们都黑了
  如一副棺材横在她的身体里


  ◆春色

  眼巴巴地看着:爱着的人与另外的人交杯换盏
  他们从汉江上行,一路豪取春色
  ——这些,都是我预备于此的,预备把一辈子交给他的
  他叫她亲爱的(我从来不敢这样叫,这蛇,这雷霆,这毁灭)

  我种植的美人蕉是她的,我豢养的蝴蝶是她的
  我保留了半辈子干净的天空也是她的
  甚至我写下的诗句,我呼唤过的声音
  也是她的

  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在浩荡的江山里跳舞
  他们不知道两岸枯黄
  不认识在水边游荡衣衫单薄之人



  ◆ 楼兰

  其实是被扔在沙漠深处的一座废城
  其实是城里没有盖上的棺材发出的呜咽
  其实是一个女子反反复复寻找的一处水源


  ◆ 我爱着的都不是我的

  那时候他们从池塘边走过,倒影婆娑
  那时候云那么白,不理会这样的婆娑
  我看见清风里的许多事物:繁茂和颓废共居一枝
  他们的轻言细语里,摒弃了人间残疾
  而光,把他们环绕得那么紧

  我只想嚎叫一声,只想嚎叫一声
  一个被掠夺一空的人
  连扔匕首都没有力气


  ◆源

  我爱上这尘世纷纷扰扰的相遇
  爱上不停重复俗气又沉重的春天
  爱上这承受一切,又粉碎的决心

  没有一条河流能够被完全遮蔽
  那些深谙水性的人儿,是与一条河的全部
  签订了协议

  ——你,注定会遇见我,会着迷于岸边的火
  会腾出一个手掌
  把还有火星的灰烬接住

  而我,也必沦陷为千万人为你歌颂的
  其中一个
  把本就不多的归属感抛出去

  一条河和大地一样辽阔
  我不停颤栗
  生怕辜负这来之不易又微不足道的情谊

  哦,我是说我的哀愁,绝望,甚至撕心裂肺
  因为宽容了一条河
  竟有了金黄的反光

  2014年12月2日21:16:05


  ◆ 床

  在这里,我渡过了许多不该渡过的时光
  比如阳光好的中午,月季花在窗外啪啪打开
  那只花猫在院子里打滚
  有时候嘹亮的交谈,如同天空落下的云朵
  我也不为所动

  在床上的时光都是我病了的时光
  我慢性的,一辈子的病患让我少了许多惭愧
  有时候我想把一张床占满
  把身体捶打得越来越薄。这时候总是漏洞百出
  心盖不住肺

  这张床不是婚床,一张木板平整的更像墓床
  冬天的时候手脚整夜冰凉
  如同一个人交出一切之后的死亡
  但是早晨来临,我还是会一跃而起
  为我的那些兔子
  为那些将在路上报我以微笑的人们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1:49:47
  老黄,余秀华的好诗我就打上去了,你看吧,评吧,,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2:09:10
  余秀华这个家伙是有勇气的,她是当今诗坛相当会吵架的婆娘,她敢吵,是的,比很多诗人都好,别太吹,不乍的,,这样的姑娘国家应给诗歌饭吃的,,





  余秀华应有自知之明,离道差一万八千公里,她只能配当洒家这位醉侠的徒孙,,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2:19:01
  ◆ 楼兰

  其实是被扔在沙漠深处的一座废城
  其实是城里没有盖上的棺材发出的呜咽
  其实是一个女子反反复复寻找的一处水源




  不错,算余知一点,,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2:23:05
  余秀华只懂一点,但别吹得太厉害,普通+乱可而已,,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2:32:43
  余秀华敢写顾城的诗吗,余秀华一出手就马上跌倒,顾城知诗,余秀华知一毛,余秀华会吵,敢吵,中国的硬也应需要这样的声音,,,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2:54:49
  余秀华忧患意识可以说比较强的,感受嘛,也比较深的,吵嘛,她也敢吵出来,可以吃国家诗歌饭,可,,不三不四,小里小气,不要吹什么大诗人,把中华民族的脸丢尽,,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3:14:25
  登鹳雀楼
  作者:王之涣 年代:唐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出自唐代李白的《望庐山瀑布》

  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

  余秀华能用古韵新声或现在的新诗语句写出上面这两首是吗,每一句给她五十个字,她能办到吗?不要太吹她,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会是骗子,,,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3:27:59
  古韵新声嘛,每一句给余秀华20个字,余秀华能够办到吗????








  诗坛啊诗坛,“骗”,,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3:33:19
  我已经说得够真了,以后诗坛不要骗人了,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3:37:25
  祝余秀华越来越好,诗歌更上一层楼!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3:54:54
  现在诗坛的一些诗歌啊,根本乱七八糟,乱吹!!
作者:黄永棠 时间:2018-06-28 04:07:08
  不伦不类,谎话百出,这是对她诗的评价。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6:09:25
  教几招给你吧,余秀华,就教一段吧,




  《我爱你》

  巴巴地活着,每天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阳光好的时候就把自己放进去,像放一块陈皮
  茶叶轮换着喝: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这些美好的事物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带
  所以我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它们过于洁白过于接近春天
  ----------------------
  打水煮饭按时吃药
  把自己放进去阳光好的时候像放一块陈皮
  换轮喝着茶菊花茉莉玫瑰柠檬
  美好仿佛把我往春天的路上
  一次次按住内心的雪
  过于洁白过余接近春天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6-28 06:19:16
  就教几招给你吧,余秀华,农民要做工要吃饭,如想学,不客气,你的作协要出钱,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7-01 17:47:29
  ----------------------------------------------------------------------------
  ----------------------------------------------------------------------------


  嘲笑:安不成家!

  不从云中走出 就想获得明净的水珠
  象荒漠中的风吹
  让人知道你是谁
  给你一千个铜板,你也还不来一滴夜露。

  不依附深深的河流
  胡乱捧喝
  你的心那知水波
  与啦啦队一起对名的守候

  连字母和阿拉伯数字也不会写
  在哪里彪(口雷)天才。
  你轻啊,抵不上一片雪,
  你重啊,抵不了“龙与凤”青睐!

  要假,就到阴谋诡计哪里去假,
  要假,就到世俗人情心计伎俩去假,
  这么光明的地方,给你十个假编辑,也安不成家!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7-14 12:49:16
  顶一顶,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8-16 12:21:42
  让整个中国诗坛那些假的“权威”道貌岸然去华丽堂皇,,从你的“椅”子上下来吧,让有能力的人上去吧,别“儒儒”的坐着,丑得半死,你吹什么,你们太丢人现眼,你们阻碍了中国文化发展,,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8-18 11:45:01
  顶顶,
作者:椰林天堂 时间:2018-08-18 18:52:11
  中国诗人何时获得诺奖?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8-22 09:56:06
  作者:椰林天堂 时间:2018-08-18 18:52:11
  中国诗人何时获得诺奖?
  ---------
  问得好,屈原很早就获得,如果真正评的话,中国很多诗人都获得诺奖,所谓的当代中国诗坛权威∶“特罗姆等重于中国唐朝宋朝”。伙同十个、八个“大诗人”半真假弄骗术乱七八糟垃圾废纸诗人,想卖掉中国文脉的命,他们算什么,他们应该叫做垃圾诗人,他们能代表什么,他们又发明什么?他们总步人后尘,直接骂为“盗贼”之儿,什么文豪大诗人,“装腔作势”,不三不四欲盖弥彰之辈而已,一个特罗姆,算什么,200多首诗而已,如果中国作协中国诗歌学会出据摆到桌面上来∶我这个草民只用部分唐诗宋词一字不改的唐诗宋词临摹特罗姆先生,随便都达到他的效果, 当然,要是我创作,他就差远了,哈 哈 哈(临摹下周星驰)
作者:漂泊儋州 时间:2018-08-22 12:26:22
  主要是大家都变得现实了,绝大多数人对虚无缥缈、无病呻吟、空洞无物的文字,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呵呵,现在都在街头,谁都不敢说自己是诗人,否则有被送去187医院的危险。
  • 剑魂复生: 举报  2018-08-22 22:21:44  评论

    版友所说来得剀切中理,“缥缈”,中国“象形形声会意”外国极绝聪明的留学生呼作“魔鬼方块”,极不象交易中的金钱有板有眼,又因其“缥缈”,故无法去苟同,文苑上有很多版友,于庭众,他们阳光健康,记者捉拍,有些作家和诗人的相帅死你,有几个还是打拼的大富豪,羡煞人!听说他们还是经济学家呢,
  • 剑魂复生: 举报  2018-08-22 22:37:37  评论

    当然,也更不敢苟同,“某君”朝三暮四里吃俸禄,既意马又猿猴,围火锅或云炉灶,有其手里拿着一只水蛭,进食的人民呢,稍不注意,有其水蛭掉进饭菜危险,此行,看来不是上187应风风光光一两层楼特A通辑犯189大监狱-----去了大地狱,,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