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的杰作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7-09-16 08:16:07 点击:296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有位自是非凡,却无处留名的穷画家,穷其半生而于人前无所作为,又不甘寂寞。每有画展他都报名,但不受睛睐,无人欣赏.。连画廊也不由他留迹处。
  一天,他将自己的得意之作悬于闹市,一幅七彩斑斓的油画。并留言:
  大师请留步,小生有一拙笔旁悬于此,恳请知遇斧正,若有败笔处,请括下。或留言。
  他在画边留下笔纸,和括刀。
  第二天.。。。

  第二天,画家过来一看,七味杂陈。画面已不堪忍睹,唯是留言可观。
  留言第一条是:大老远,以为是我爷爷的那条揩脚布!近来才知,原是一幅画。
  有的说:画本是一幅好画,但我看不懂。
  下面是:因为这是大师!
  紧跟着:大师的画没几人看得懂。

  画家只好再次将破布取下,匆匆换上一张素描一样的初稿,附言道:若有不善处,请大师请留墨!
  并留下画笔与油彩。
  画一挂上,就有人留言:这才叫画画!你来我来大家来,为了一幅画。这本来就是公众参与的五彩缤纷的世界,很精彩!
  喝彩的真不少.涂墨的更多!不是很精彩。而是很热闹!
  下面有人随即鼠尾继貂:精彩个屁!这世界正就是由于那太多的龙!一个香果,谁都要戳一下。一塌糊涂!
  还真是的。那画已不再是画。面目全非!靠近看是五彩缤纷,远看却是一塌糊涂。再也找不到当初的痕迹。甚至连大师曾留下的墨宝也早已被深深地淹没在那一塌糊涂中!
  下面的留言很好:如此杰作我家也有。很多!谁要?
  紧接着附和的说:怎地是谁在此挂上一张脏兮兮的抹脚布?
  最后有人偏坦言:还不如我奶奶的那条抹尿布好!
  画家只好将那一塌糊涂收起。不再留迹。

  第二天,有人在大师撒走杰作的地方留下一堆澄黄发味的“人中黄"”。并插上一只小标签:
  “大师的杰作”!

  本来故事到此为止。但下面的故事,已不仅是画家的故事。在“大师的杰作”下,路人竞相留言:
  好辉煌的杰作!
  只叫人掩鼻。
  不敢靠近!
  臭!
  好臭!
  真的太臭了!
  大师的屎也一样的臭。
  可能是大师的屎,更臭!
  好一副大师杰作!这才是。
  最后是,恰好一位挑着粪桶的老农夫经过,他将大师的杰作收起,并也东施效颦地留言道:
  正就是其臭.它才是样好东西!只是放错了位置!今日老夫将之收起,将它放到它所该放的地方。一个月后,再在此重逢。共同品尝“大师杰作”的果实!

  一个月后,人们应期而至。只见在原地,放着一筐澄、黄、青、红夹杂同在一筐的桔子。筐子边有留言道:
  这是北方之橘与南方之桔杂交,在太空催芽,通过专家精心培育,嫁接,用“大师的杰作”施肥,原生态的新品种。请有兴趣者品尝,并将感言留下。
  众人竟相前来品尝,一筐果子不一会也就所剩无几。但大多随之将果子丢得满大街都是!竞相留言:
  酸!
  太酸了。
  不仅是酸,还带有苦味而且是辛涩!
  怎地这种怪味?
  亏了大师那一泡“杰作”!
  画家姗姗来迟,筐中仅剩一个果子.画家毫无犹豫地,剥开即吃.不禁连声喝彩:好!酸甜适中。好果子!

  别人嘴中的食物,你能品出他是什么滋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水火大天 时间:2017-09-16 11:02:58
  故事新编,浮想联翩。。。。好!
作者:黄永棠1 时间:2017-09-16 13:10:03
  这个地方本来是大家的,有些人把它作为自己一伙的,自视为了不起,其实是一堆破烂货。写得好,骂得也好!
作者:星河钓客 时间:2017-09-16 15:49:48
  不错
作者:黄永棠1 时间:2017-09-16 19:42:57
  写的文章大家都懂,这才是人民文学。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17 00:16:45
  夜读
作者:萧烟2011 时间:2017-09-17 00:23:04
  别人嘴中的食物,你能品出他是什么滋味?

  问好秋草!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7-09-17 20:13:54
  谢各位光顾。随感而发,出于无聊。面对世间诸多万物,让人颇感孤独。
  “当你久久地目不转睛地看着深遂的苍穹,不知何故,思想和心灵就感到孤独,开始感到自己是绝望地孤独!一切认为过去是亲近的,现在却变得无穷地遥远和毫无价值的空虚!天上的星星,数千年来,注视着人间,无边无际的苍穹与烟云,淡漠地对待人的短暂的生命。当你单独地与它们相对而视并努力去思索它们的意义时,它们就会以沉默的重压你的心灵。在坟墓中等待着我们的每一个孤独之感便来到心头。生命其实质似乎是绝望与惊骇!”
我要评论
作者:黄永棠1 时间:2017-09-17 21:55:18
  团结一致,冲破阻力!
我要评论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7-09-18 08:49:31
  回黄永棠:你在七楼好像重复另一个人说话的内容。
  是的,佩服您的眼力。您的眼好尖!一眼看即看出端倪来了!那是我引用的一句名言。出于契轲夫的一篇文章。而到底出在哪篇文章,我忘了。这名言在我的笔记本上有好多年了。连她的出处早就遗忘了。是我早年在契轲夫一篇文章(好像是短篇小说)里遇上的,深深被他那充满智慧与哲理的话感动,随手抄下的。我多处总要想起他,想起他这句让人震憾的话!
  我最爱读契轲夫的短篇小说。说来颇也有意思。我早年失学,偏爱于读点书。而地时哪来的书好读?而能读的书实在太少。那时我简直就是像个饥不择食的乞丐,能读的书就是毛选,和列宁的,或是马克思的,说真的,我能得到的那些书我都读过。不敢说是读得透,只是朦胧的,只是自眼前晃过似的。现在早就交还与作者了。
  契轲夫的书,是文革时抄家时,村中的兄弟自中学图书馆和教师宿舍那儿抄来的,我是自他们的大麻袋里偷抽了好几本。藏起来。后来因为太爱了,本不忍释手,而被同样爱读书而无书可读的朋友借走。而不想,那一“借”却“借(土话与烤同音)”烧火了!
  说回来的,村中那些小我几岁的学生抄家抄来的书他们并不为了爱读书,而是爱打球!打排球!而他们没钱买,开始是偷学校的旧球,后来遇上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大抄家时他们几个也结伙去抄,抄来的书都要拿去卖了钱买排球!
  我开本是向他们讨。他们硬是不给,因为那时的排球很贵的。那些书后来还真还不够。他们再去抄!他们有好几个同伙,其中只有一二个在允也不行。后来我只好“偷”!
  那时读书也要很在意和小心的。要提防着,怕有人撞上!那时的禁书很多得太多而让我不可适从。本看来并不像是坏书,而他们说是坏书也只艰随他是坏书!
  当时我偷了好几本,契轲夫的有二三本。还有一本是歌德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开始我并不知那是怎么东西的书,只是郭沫若,我知道是谁。还有歌德,我也有点在意起来。加上那烦恼的书名,让我从中抽出来,后来偷闲一看,嘿!真是好东西!是好书!
  后来那些书也随之散失了。后来“少年维特之烦恼”我重买了一本。但凭直觉,并不如开始看到的那本了。不是郭沫若的那本。而契轲夫后来就一直没有机会再买到。
  又说多了!也不知上面的字中有错白否。
我要评论
作者:黄永棠1 时间:2017-09-21 16:18:56
  我和你有同感,和你一样,知识靠自己学来,那时没有文学书,连成语词典也没有,我还好有助学金,每一个月有两块钱助学金,买了一本鲁迅杂文选,成语是借别人的词典记录成语,用笔记本抄下来,花了很多时间,是用星期六,星期日抄写的。说起来......一言难尽。
  前两天关于说苏东坡的事,一定要看清楚,我就是怕上别人的当。谢谢!
楼主野下秋草 时间:2017-09-22 09:33:00
  @黄永棠1 2017-09-21 16:18:56
  我和你有同感,和你一样,知识靠自己学来,那时没有文学书,连成语词典也没有,我还好有助学金,每一个月有两块钱助学金,买了一本鲁迅杂文选,成语是借别人的词典记录成语,用笔记本抄下来,花了很多时间,是用星期六,星期日抄写的。说起来......一言难尽。
  前两天关于说苏东坡的事,一定要看清楚,我就是怕上别人的当。谢谢!
  -----------------------------
  看来你我是前后同时代的东西了。但最后所安放的位却相异太远。你我。可谓是遥遥相对于这个看拟拥挤却是疏远着的空间世界里。是这罱大网,无意之间将你我网在一个空间里。这空间看虚拟空旷,却也晕得实在而狭小。岂不?你我在这无意相遇。看来人世间。。。人往往是要找到自己的定位,那也是一种让自己有了一种存在感。尽管看起来是轻浮,人就是飘浮在半空的生灵。只为飘荡着也就显得轻浮。
  我此人看拟内向实质好言,实是破锣却也时时总要敲它几下子才行。这为了存在感?并不是的!只是有点忍俊不禁!要收敛才是!
我要评论
作者:黄永棠 时间:2018-05-19 05:23:46
  时间已经过了八个月,现在读起来还很有意义,大凡文学改革看不出来,无论中央到地方,文革时期没有文学,而现在是帮派文学,阶级文学,空虚文学。
作者:黄永棠 时间:2018-05-25 07:18:04
  还有一个是洋奴文学,还洋洋得意,弄着洋相。
  • 黄永棠: 举报  2018-08-26 01:28:15  评论

    文学必须与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相适应,人民生活相适应。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