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刘章高的《我必须活着》[已扎口]

楼主:黄永棠1 时间:2017-09-24 15:47:20 点击:462 回复:2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下面是钟爱今生在海南文苑发表《祝贺本版之文友刘章高先生系列作品陆续出版》附楼主:钟爱今生 时间:2017-08-07 00:26:50

  父亲是49年底(农历)、50年初(公历)出生,40岁左右即达到人生的第一个高峰,成为全国先进文化站长,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在那个年代,其中付出的百倍千倍努力,唯有其自知!父亲人生的第二个阶段,是下海经商,书生经商,难成大
  事。但几经周折,老人家竟然在海南成就一片天地,晚年安贫乐道,离职退养。回九江后的这十年,除主编《湖光》杂志、积极参与国家非物质遗产申报等各项社会活动之外,数年如一日,创作和整理了一大批作品。已结集出版文字近200万字。从小钟爱文学的长子——我,永远是膜拜之!祝贺老爷子,近古稀之年,仍才思泉涌,才了一长篇,另一长篇又跃上心头,形诸笔端。老爷子当年初三即被下放农村,当赤脚老师,后破格调至中学任教,再进军文化事业和商海,在我们老家堪称奇迹!父亲,对我们下一代的教育和关爱,让近十里的乡亲们交口称颂!培养了姐姐第一个上师范,为全村第一个;培养了我上南开大学,当年全县的文科状元;培养了弟弟成为全九江市公务员考试第一名,农村老家出的第一个处级干部,又创造了村里的历史!!但即便如此,父亲仍异常低调,老说,你们不要骄傲,名利是身外之物,父亲这辈子,唯一再想做的事情就是写写文章,为后代留下点精神财富。万一哪天真的老了,走了,你们就立个无字碑,拿我自己写的书当枕头,长眠于老家的岛山,这个小山村,无憾!

  如果说一个人,经历了历史的沧桑,又当上了一个文化站长已经退休,日子越过越完美,安分守己,享度晚年,真比像我们这样的人好过多少倍。儿孙长大应该是感谢党和人民,这是他的光荣之誉。但是刘章高,没有在这国家腾飞之日里感受和教育子女,而以另一方向,著书立说,不是说教式,用钟爱今生的话说:“老说,你们不要骄傲,名利是身外之物,父亲这辈子,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写文章,为我后代留下点精神财富。”原来这个精神财富不是什么,是像白求恩的精神,还是像雷锋的精神呢?还是大庆的王进喜精神呢?不是,统统不是,是三部曲,我不管他是什么曲,我只评他的《我必须活着》之曲(节选)不定期更新中。《我必须活着》是反毛泽东思想,毛主席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毛主席按照当时的国际形势国内形势做出来伟大的战略措施,既是让青年在大风大浪中成长又可以解决当时的物质和经济的困境。知识青年为什么形成全国的趋势,知识青年到农村去,在我们的乡,也是说过去的生产大队以及我们现在还称呼的生产小队,在我们小队至少每个生产队有两个知青,全村共有十七个生产队,存村数量每年至少40-50人。年年有更换,三年两年一批,我当时当生产队会计,记得清清楚楚。
  知识青年是宝贵财富,我们农村把他们当是宝,无论是男还是女,无论他是资本家的子女还是右派分子的子女,我们都十分爱护。女的反而让她们干些轻活,晒谷、做饭,从来没有歧视她们,除非是入团入党才严格要求一点。我们这里农村的下乡知识青年和农民非常融洽,哪里有刘章高笔下的女知识青年;雪梅的主人翁。
  在钟爱今生推荐其父亲刘章高《我必须活着》,在刘章高的笔下写下说媒是从城里来的知识青年,到这里已经四年了。同来插队落户的人,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山里,被招工、招干、回城,而大队主任麻眼,屡次阻拦,坚决不让她走。开始说让你做大队妇女主任,后来脸一变,终于原形毕露:“一个老右派的子女还叫什么叫,老老实实做我的儿媳妇。”看我们国家级的作家,把国家的知识青年尤其是成分不好的知识青年,诋毁到什么程度,又把贫下中农的主要干部大队主任写得那么毕露。看我们的作家搬弄是非,搬弄得何等悬浮。因为钟爱今生,可以允许其父亲的写作行为,因为有了小说可以虚构。于是刘章高就可以用小说把白的说成是黑的,黑的说成是白的。虚构要以事实为依据,要使人明白,使事物的发展成为自然和规律,而不是凭空捏造,然后用作者的独白去反衬道义,必然是失去了理性。其小说表现了结果是浮夸和荒谬的。
  如果说刘章高描写的情节有事实,也只不过是中国两千多万下乡的城市知识青年极少极少的一部分,也没有必要写成文章广为传播,难道中国的知识青年下放到农村去是错误的吗?还不包括回乡之青,我就是回乡之青,我们的这一代虽然在文化大革命被耽误了的一代,但也活得平安,活得潇洒,回说到广东电视台的例行节目:《外力媳妇本地郎》的主要演员“娇娇”就是我们大队里的佛山市下乡的知识青年。她在我们的乡里经过了劳动的苦练,现在已经过去了,她还经常组团回乡再接受“再教育”。现在从知识青年回城到现在,走过的历程他们都是在改革之中担当了历史的重任,共同托起了毛主席的期望,“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的时期,好像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的身上。”由文革走向了改革,也是党指引了我们走向了披荆斩棘的道路,社会的阵痛,忧其是现在的反腐道路,是必然的。反顾刘章高的小说文章,可以描写的是国家的阵痛和过渡时期。土地改革,这是伟大的创改,土地收归的全民所有制。但是刘章高文章一指指向了国家,但他不是直接接触去写,只是通过小说的主人翁方刚去描写:“方刚的父亲叫方泰安,清末出身,逢辛亥革命,期望国泰民安一生无忧,遂名之。(用文言文表示)泰安见故乡穷辟,少年到瓷都学徒。凭心灵手巧渐做成瓷窑老板。在家乡建造了祠堂、学校又买田给租,(意思是说买来田,收入专用于学校的经费支出),在瓷都建造了商会、会馆。当然也买了田地养家小,惠堂亲。在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中,泰安抖上了“工商业兼地主”,家产均了贫富,泰安重返家乡,住分给的破屋,做社会主义新农民,艰苦中把儿子送读了高中。”看来作者在小说之中把方泰安人物写得逆来顺受吗?没有!其他按照1950年开展的土改运动,城市资本家是由国家与资本家的公私合营,除了那些恶霸的资本家,一般是公私合营的。而我们的广东各农村的小商店,由1950年到文化大革命前,都是有公私合营的形式,供销社也不是国家的,是农民协会股份制,也是股份制的供销社,一般的小商店合作社是小资本家的公私合营,也是小手工业工作者的一种经济形式。
  以刘章高写的小说方泰安从小造陶瓷,陶瓷是手工业,资本家,以捐钱建学校、建祠堂,理应是中产阶级的资本家,决没有全部资产没收的理由,虽然作者,而作者的推荐者钟爱今生岂不是在搬弄文字的游戏?作者不是挖掘社会小说的内容,而是挖掘射向我们社会的炮弹,也许是无硝烟的炮弹,显然作者的用心昭然若揭,请看作者的文笔,他在《我必须活着》,主人翁说媒中写到:“就倒霉,插队没插好,偏偏插在这麻眼大队。麻眼从当案中看见说媒的父亲是右派,一丝诡笑窜上眉头,在内定的班子会上,麻眼不由分说:‘这个给我儿子做老婆’。”请看我们的作者,多么荒唐,就连小学生也不会写出的这么不假思索的文字素描。他把我们社会的基层干部,基层的行政管理,写得多么肉麻,多么的蛮横无理?即使我体会最深刻的我的家乡的官僚作风的干部,也不会这么露骨放肆,在大场广众之下而且是干部会议上作出对知识青年的人事安排。“这个给我儿子做老婆。”作者简直是疯了的精神病人吧!文学作品作出这比封建的奴隶主还奴隶主,还是在奴隶社会的人口市场呢?
  然而作者刘章高还不够又选写了小说的另一个主人翁月娥,“月娥的父亲是山里有名的机灵人。”运动来了有人嫌他太机灵,“地、富、反、右,”都不合格,于是划入“坏分子”——“坏”字没准尺,那个谁没坏过?“刘章高是身手独到,另辟途径又一对不同的主人翁的对象“望生””他在(钟爱今生引述)写道,赤脚老师(刘章高的新名词)叫望生,家里是:漏网富农。五类分子,儿子是找不到老婆的,可是望生竟跟月娥把如出一辙,找五类分子女儿,惺惺相惜,他看中了月娥又是一对鸳鸯。
  作者又说“世界上的可憎可恶是必然存在的,文学有责任揭露和鞭挞,总不能让丑恶霸道。如果使是丑恶的心灵回到了善美的正道,文学的责任就尽到了终极。”现在请看作者的文学作品小说内容,描写一个断崖湾大队,一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地,富,反,右分子,以及其家属的人身经历,有城市的知识青年,城市的中产阶级资本家及其农村地主的双重身份,小说的主人翁仅从节选在的篇章,小说的人物地点断崖湾四五个小村,单设为一个大队,又叫断崖湾大队。时间:三十多年前的改革前,社会主义改造、文化大革命(节选),改革开放(暂未节选)仅表示节选的主人翁雪梅,方刚,方泰安,月娥,望生。
  方泰安:工商业兼地主。(实际是资本家兼地主)
  方刚:方泰安之子,1968年上山下乡知青,被打回原籍。
  雪梅:女知识青年,城里右派的女儿。
  月娥:断崖湾大队坏分子的女儿,18岁。
  望生:断崖大队漏网富农子女。
  那么刘章高要写小说的形象很明显,以上就是他要写小说的主人翁(节选)
  是作者贬渎社会尤其是三十年前的社会,贬得一文不值,过去虽然是有这种阶级成分的事情发生,也有这样的事实,但不是主流。群众也不会执行这种妄动的方针政策。在对待地、富、反、坏、右的子女问题上,我也同感,有些地主子女比我们的普通的贫下中农子女好得多。在我们乡里的生产队,一个坏分子的家庭里有四个子女,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在我们生产队里最有名分,以生产队长和副队长打得火热,入得来。什么粗重功夫不用他们干,按照生产劳动,主要是后勤和出差由队长安排,往往坏分子的四个子女干轻活,杂工,挑屎挑尿不用他们干,反而是我们的贫下中农的社员。如果运动来了,当然上级的指示精神,队长不敢违抗,只是象征性让坏分子到大队的“黑七类”的队伍里去干活,回来生产队以后只安排其坏分子去看牛。看牛那是一份最轻松的工作,生产队里的哪个敢言,风言风语传到队长里,队长会给小鞋穿,谁敢去反映意见呢。坏分子里的人面大,又主要又有一条“可教育好的子女政策。”由于我生产队的队长执行政策好,还受到表扬,1976年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而又另一个地主家庭,两公婆还有两个女儿,1965年我们的生产队还是文化大革命前他们两个子女属于老三届,跟文革前的应届初中高中毕业生。他们两个属于初中生和高中生,家姐做了老师,而小的初中的她,生产队里非常重视文化人,初中毕业只有她一个。生产队里安排她担任队里的毛主席著作的辅导员,还把她作为可教育好子女的典型,准备发展她加入共青团,由于她结婚而放弃了对她的发展,这个地主女人靓话也甜,讲学习毛主席著作很吸引人,她也身教,重于言教,工作选择重的做,轻的让给老年妇女,开工开得早,收工收得晚,这样的青年哪里挑,她父亲从来没有社员骂他们,没有因工作的疏忽而诬告他们。
  这就是实情,无可否认是事实,“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毕竟历史已经过去,当然汲取的以往的历史教训,也是文学工作者的人格和神圣职责,但绝不是那种浮夸臃肿谩骂搜肠刮肚的文学作风,扭曲了的人性,把人性描绘得一塌糊涂吗,污蔑改革前的三十年,特别是改革之前国家和政府作出的所有努力,他不是有理性地分析和解释社会,理解国家的困境,而是以一种貌似正确的理论和文化的谩骂,把改革前的三十年描绘得漆黑一团,所谓的人性和理性强加在政府的头上。这才是作者的内心世界。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水火大天 时间:2017-09-24 17:40:49
  故事,人物均有生活原形。好比数个陶俑打碎,重新烧烤加工成一个。特殊性与普遍性共存。海南没有,不代表江西没有。。。两部著作,正在赏读中。很好,很精彩。是目前读到的最好的当代小说。
我要评论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25 19:34:51
  本来文章评论不应涉及人身攻击的,楼主断章取义,牵强附会,枉为文人。历史终将证明一切,包括楼主的一家之言
我要评论
作者:朝闻道a2011 时间:2017-09-25 20:07:17
  文学就是文学,它有它的角度和审美要求,它反映的人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的人性的升华或堕落,都是正常的。——吾国的文字狱自清代以降曾愈演愈烈,达到了社会禁言禁文的祸害程度,我们后人应以为戒呢。
我要评论
楼主黄永棠1 时间:2017-09-25 21:45:53
  什么权力,什么叫法律?我不懂,文字狱?我有权力你肯定坐牢。
作者:舟羿2016 时间:2017-09-25 21:54:40
  楼主能否显身真容?这不过分。
楼主黄永棠1 时间:2017-09-25 22:03:26
  行不改名,企不改姓。资料在椰树颂里。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7-09-25 22:16:50
  @舟羿2016 2017-09-25 21:54:40
  楼主能否显身真容?这不过分。
  -----------------------------
  老兄,掠过,我们玩我们的,谢谢
我要评论
作者:水火大天 时间:2017-09-25 23:29:56
  刚从凉亭散步回来,一老者Yue:身要健,B上炼。钱如流水,流走又会来。
  作为中间人,说句公道话,若要评论,务必通读全书。否则是没有发言权的。
  弄得不愉快,何苦来着,都一大把年纪的人。能清静一天是一天,何必要自寻不悦?恕我直言,亲爱的黄色永棠老兄朋友……
作者:水火大天 时间:2017-09-25 23:31:29
  不好意思,多打了一个色字,点错了
楼主黄永棠1 时间:2017-09-25 23:59:58
  原来是一场戏!?海南文苑。哈!哈 ! !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萧烟2011 时间:2017-10-05 23:43:25
  呵呵,评说过长,没看进去。
  但若用的是权力公式,不是圈内标准,说得再多也是白搭啊!
楼主黄永棠1 时间:2017-10-06 03:00:31
  国语水平有限,把‘萧烟’读成“硝烟”,查一查汉语词典,没有错,萧烟的烟字是加在萧字的后面,是作者的意识行为。汉语词典没有萧烟的解释。而是有硝烟的解释。这不是文字狱......
作者:水火大天 时间:2017-10-06 06:25:55
  萧总高见。黄总偏执,众矢之的,不识时务,出言不逊,差矣。。。
作者:古意盎然无双 时间:2018-01-30 20:06:54
  演讲稿(黄永棠)
  演讲稿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
  很高兴能在这里和同学们一起分享关于学习等方面的问题,我是九(7)班的黄永棠。我不是一个很棒的一个学生,但是我也不是一个很差的学生,因此我也希望同学们以后能够多与我交流学习方面的问题。……不好意思走错场了
作者:古意盎然无双 时间:2018-01-30 20:09:24
  再論【黄永棠的嘴臉】 H.K.黄纘有http://bbs.tianya.cn/m/post-220-18103-1.shtml
楼主黄永棠1 时间:2018-02-02 04:15:41
  《西游记》里的真假孙悟空,现在又有两个黄永棠,不奇怪,同名同姓很多......哈!哈!
作者:黄永棠 时间:2018-05-25 09:09:08
  乾隆皇帝有一个对联,至今没有人对上,‘烟锁池塘柳’,也难倒了科举状元,至现在已有两百多年,不知道我们的学生状元对上对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