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见的诗与人生(初稿)

楼主:邢孔史 时间:2018-03-13 08:43:26 点击:478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邢孔史/文


  孔见,原名邢孔建,1960年生,曾任《海南开发报》副总编辑、《新东方》杂志副主编,现为海南省作家协会主席,《天涯》杂志社社长。20世纪80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主要从事随笔、小说、诗歌创作和哲学研究,兼习书法。作品以思想性见长,有随笔集《卑微者的生存智慧》、《赤贫的精神》,《我们的不幸谁来承担》,诗集《水的滋味》,评论集《韩少功评传》,小说集《河豚》等行世,主编的著作有《云起天涯》、《蓝色的风》、《对一个人的阅读》等。1996年获海南省作家协会第一届“美兰杯青年文学奖”,1999年获海南省作协“海南文学探索者三十强”称号。
  孔见是文学大家,写诗不是他的主打产业,只可称为副业。从孔见的诗集《后见》可知 ,他写诗不多,也不怎么向刊物投稿,发诗不多。孔见只出过一部诗集,但他却是海南本土一位重要的诗人。他的《水的滋味》也是味道奇特,让人品尝不止,难于穷尽。王少平在《关怀人生》一文中指出:“孔见所涉及的人生逼问几乎都是一些色调灰暗、苦涩甚或是沉重的命题。”[ 王少平:《关怀人生》,海南特区报,]王少平认为邢孔见的包括诗歌在内的全部写作内涵和动机,都朝向一个大主题“关怀人生”。我觉得而他的诗歌构建主要包涵苦难人生、人生修为、人生追寻三个方面的内含。
  一、苦难人生
  孔见的《海南岛一个土人的编年史》长篇组诗共25首诗,在一个广阔的背景中叙述他的人生境遇,用众多亲人的悲惨境遇来衬托他的人生际遇。邢孔见出生在海南岛西南角一个崖州民歌热传地方——莺歌海——著名的《百怨歌》就诞生在这个地方。孔见在这里展开了他生命的寻根之旅——
  但在遥远的过去
  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祖先
  我翻看过厚厚的族谱
  里面密密麻麻 全是陌生的名字
  有一种温暖的水流
  萦回在我胸间
  ——《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祖先》
  邢氏族谱中的祖先他们都是周公的后裔,全是陌生的名字。只是我想,有一个名字孔见并不陌生的,那就是公元1265年至公元1298年间,举文学并任崖州佥判后升万安知军的过琼始祖诗人邢梦璜。
  孔见在《我来到的地方 已经有无数人离开》唱道:

  1960  庚子年冬天的夜晚
  我被母亲生了下来
  在这座多风的岛上  我不是
  第一个被生下来的人
  也不是母亲怀里唯一的孩子
  孔见在《我常在梦中醒来》中向上天发出了他人生的生死之问:
  我想起这个古老的村子
  死去的人比活着的还要多
  今夜 他们的灵魂
  漂泊在哪里? 匆忙的人生
  又留下多少委屈?
  是否 是否还有更多的生灵
  从未获得肉体的身份
  始终保持着精神的自给?
  唉 这迷津中的迷津
  谁能够明白地向我开示?
  生和死是置于人生重要的两端,是生命的入口和出口,孔见的《海南岛 一个土人的编年史》写到许多亲人的生与死,为他的不幸的人生背景涂上浓黑的色彩。凭直觉,我觉得这个“土人”及身边的亲人都是历历史史、真真实实的,不是艺术形象,也没有虚构情节。
  父亲是孔见此生中难以割舍的感情之重,他6岁时,父亲过早地离开人世,连报答生养之恩的机会也没有给他留下。孔见在《大人有十分紧要的事情》写首:
  1966  正是这个愤怒的吼声
  把我从黑暗中惊醒
  伸手摸不到父亲的臂膀
  六岁的孩子惊恐无比……
  一个陌生的叔叔告诉他
  爸爸到很远的地方去了
  大人有十分紧要的事情
  不能和孩子在一起
  孔见的许多亲人都是在忧伤中离他而去的,他在《我们不再与那些出卖良心的小人过不去》唱道:
  所有失去的亲人中
  最让我愧疚的是你啊  父亲
  海岛上的土地并不平坦
  你背负着我  一路穿过尘埃
  如今  我能够数得出的孝行
  就是用细细的沙子
  把你来掩埋  再插上
  几株枯黄的兔窝子草
  并非没有爱  只是刻在骨头里
  上苍没有给我机会
  让泉水从岩石里喷涌出来……
  你的存在完全依赖于我的追忆
  将来  无可挽回的
  我也要失去自己
  包括胸腔里深深的愧疚
  到那时  我该把你存放在哪里啊
  父亲  在这喧嚣的人世
  我真的找不到一个可靠的位置
         来安放你的身世
  还是让我们互相释怀吧……
  这首诗在构思的匠心独运,情感的宽博深沉方面,达到了本土诗人难以企及的高度。
  勤劳、善良的祖母是诗人童年最亲近的人,也是他诗中浓墨抒写的亲人:
  十七年 她的人生
  始终都与米粒发生关系
  最后两年  她瘫痪在床
  姐姐和我伺候她的饮食与便溺
  那天  吃完了她还要一碗
  当米饭再度盛来
  她的头已经偏向一边
  任我千呼万唤也不答应
  随着瓷碗尖锐的碎裂声
  白花花的米粒撒了一地
  ——《白花花的米粒撒了一地》

  当村长的祖父,儿子加入了游击队,他知道自己将难久留人世,盖好新房后毫无遗憾的等死,终于,一个早晨来了几个持枪的人把他带走——
  在村外的渡桥上
  祖父紧紧地抱住了一根木桩
  你们就在这里开枪吧
  我不能抛尸在别人的家乡
  顺着河沟里的清水
  祖父的鲜血流过了黎明的村庄
  ——《祖父的鲜血流过黎明的村庄》
  这首诗可与博尔赫斯的《祖父》对比来读。博氏也写到祖父之死,两相比较,是两种不同质的美,一阴一阳,一刚烈,一柔弱。
  外婆,“她曾经是这一带有名的美人/她两度出嫁 都成了未亡/平生最钟爱的弟弟/也因为莫须有的罪名推上刑场”,已经九十岁了,子孙们都远走高飞,她买好一口红木的棺材等死,她的身体至死都不能伸直。(《她的身体至死都不能伸直》)
  姨母 ,如花似水,“财主的出身决定了她的命运/固定要多难多灾/……她迁怒于身边所有的事物/甚至连一只母鸡也不能幸免”,怨恨毁了容颜,疏远了亲人,她又开始诅咒上苍,一朵花插到了不合适的地方,没有一个人懂得珍惜,直到成为废品。(《没有一个人懂得珍惜》)
  祖伯父,十六时被蛇咬伤致残,“后来 老人还收养过一个男孩/可惜也没有长大成人/
  未能让血脉流传下去/是祖伯父一生的遗憾”(《一生遗憾的祖伯父》)
  三叔,当过民兵营长,因工地出祸伤残,只能和鸽子度过一生。(《三叔这一辈子》)
  孔见的人生编年史,一路读来令人伤感多多,为之动容。幸好下面的《一根大梁压在我的床上》《我不懂得读书的意义》《柚子的味道有些酸涩》《素昧平生的奶牛》等几首诗让人觉得可以松一口气了,此中的幸运、童心、春心、感恩也让人铭心欣慰。
  《一根大梁压在我的床上》写道:
  1975 那场巨大的台风过后
  我住宿的那间茅屋已经陷塌
  一根大梁重重压住了我的床铺
  不是因为要去帮助农民收割稻子
  就不可能还有今日
  ……
  数十年来的生活  可能已经错失了
  许多飞黄腾达的际遇
  然而  就因为这根木头的缘故
  我都应该心怀感激
  不能有任何的抱怨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想想孔见所取得的成就,他有理由心怀感激,不再看看抱怨什么了。
  ……
  其实  危坐在窄窄的板凳上
  我并不懂得读书的意义
  只是那钟声的震荡让我心旌飘扬
  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
  我会猛地抓起锤子
  狠狠地敲击那段铮亮的铁轨
  听它的颤音响切云霄
  ——《我不懂得读书的意义》
  我也做过同样的傻事啊,读来如回到童年,又听到那久违的校园钟声。
  ……
  还是二年级的时候
  有个女孩常常来到我家……
  她圆圆的脸上有欢乐的浮云
  我心里却有说不清的意思
  她常常给我偷来家里的好东西
  她家的柚子吃起来总是那么酸涩
  后来  春心荡漾的岁月里
  我还喜欢过一些女孩
  她们当中  有一个成为我的妻子
  其他则投入别人的怀抱
  生出一些淘气的孩子来
  ——《柚子的味道有些酸涩》
  女孩子的心事总是比男孩子来得早,如果孔见当年能明白“她家的柚子吃起来总是那么酸涩”,可能后面的诗要重写了。
  孔见的苦难人生,就像一副苦口良药,是这副良药后来把他营养成为心比天高,志向如刚,心如柔水的著名作家、诗人。如上所述,我都觉得孔见“应该心怀感激,不能有任何的抱怨”,原谅自己的人生,感激自己的人生。
  二、人生修为
  孔见少年时代的人生是寄居嫁接在亲人身上的人生,可以说,他还不是自己人生的主人,他的人生还是一种被动的人生。成年后他了大学、有了安定的工作和事业的成就,他的人生发生的根本的变化,变被动为主动,他真正成为自己人生的主人,有了对理想人生的追求,并为之强化了自己的人生修为。“在孔见二十多年的写作生涯中,无论供职何处,他都始终保持着做人的本色……日常生活中的孔见衣着朴素、性格温和、言谈儒雅、谦恭谨慎、乐观豁达,是一个不事喧嚣的低调的人。但是,他在智性的出世中坚持着积极的入世。”[ 《人生不过一种意见》,天涯朴素博客
  ]我认为孔见的人生修表现为言、听、行的全面修为,这在他的随笔、诗歌、小说等全部作品有所体现。而在诗歌作品则主要表现为对自由平等、回归乡土、禅心修炼的咏唱。
  1.追求自由平等
  “联系诗人的一贯哲学兴趣和良好素养,或许,很难说他的诗没有潜在的海德格尔存在哲学的背景。对于熟悉存在主义哲学的读者来说,这一点是可以清楚感知的。”(出处?)
  存在主义自称是一种以人为中心,尊重人的个性和自由的哲学。在孔见看来,只有通过与它们平等共处,我们才能领会人类自己的生存意义。这里面含有对人类中心主义那种高高在上的自大、狂妄心态的质疑。正如诗人在另外的随笔中所说: “这样的表达也许更好些:存在不仅仅是一件物,而且是一个运化着的灵。这就意味着万物皆灵,万物皆在灵中化。”人类只有把自己放得很低,以平等的姿态看待人生万物,才能获得存在的尊严,这也是另一种“卑微者的生存智慧”。在孔见的诗中,展现了一个万物有灵的世界。各种生命形式获得了一种平等的观照与对待,而对其它生命形式的尊重正是为了看护人性。
  天空在头顶无限开放
  万里阴云都变成了彩霞
  刹那间我看到
  杜鹃夜夜呼唤的一切
  皆已荟萃于此
  而杜鹃自己
  却杳然不知所去
  往日的张狂和消沉
  一样的无端
  风仍然没有刮起
  我与松冈上的一草一木
  共同呼吸着清新的大气
  就这样一个寻常的早晨
  因为呼吸的关系
  我们便成了知己
  ――《一个寻常早晨》
  人生平等、善待生命,一草一木,皆成知己。

  《百花岭二题》是孔见生命自由的精神象征。
  ……
  生命不过是水的流程
  拥堵  意味着最终被冲决
  当水路过你的家门时
  请务必保持通畅
  至于它流向何方
  就大可不必介意
   
  百花岭  生命狂欢的高地
  所有的花朵都朝天空最深处绽放
  所有的窗户都在阳光里打开
  当怒放的心花撑破了躯体的蛋壳
  你就会闻到天国夺命的奇香
  任何的保留与珍惜
  都不过是对腐朽的收藏
  ——《雨林 豪迈的乐土》
  生命自由开放,雨林才能成为豪迈的乐土。自由的生和自由的死,自由诀择,适者生存。生命之河,拥堵意味着最终被冲决,务必保持自由通畅;生命的花朵,要打开所有的窗口,才能闻到天国的芳香。

  ……
  百花岭瀑布
  昭示的却是另一种可能——
  涌出大地豁裂的创口
  冲向惊险的绝壁悬崖
  然后松开手中的枯枝败叶
  蹬倒脚下巍峨的峰峦
  纵身跃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将身家性命交给
  从未露面的神秘之主
  就像一个自由落体
  全然抛给了万有引力
  ——《水的涅槃》
  静水深流,存在于时间之外,是一种难以企及的境界;百花岭瀑布才是造物的神来之笔,冲向绝壁悬崖,跃入深渊,自由落体,境界全新。生命自由,才成就水的涅槃。
  2.修炼禅心
  孔见的人生修为无疑也受到了佛法的启示。他对佛学经典有深入的研究,同时也身体力行一些最基本的禅修实践戒律,比如食素,打坐等。他的博客中也有禅修的栏目。中国的禅宗思想对他影响应该不浅。禅宗所蕴含的对本性的关怀,以及由此出发而展开的人生追求、处世方式、直觉观照、审美情趣、超越精神,凸现着人类精神澄明高远的境界,从而保持了持久魅力。禅宗把握世界本体、宇宙自性的一整套思维观照方式,对中国诗学的建构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
  “一个企图洞察命运迷阵、参破生死牢关的修行者。他的文学具有同时代绝大多数作家少有的那份静谧和深邃,他的文字开显了一种近乎禅意的透亮和明澈,他是一个具有超越性的作家。对于终日营营于市井行情,为货币增殖和身份宠辱算尽机关,心浮气躁的人们,史铁生的文字是一种清凉的灌顶,一种精神的沐浴。”孔见对史铁生独有情钟,并非偶然,实在是惺惺相惜。读邢孔见的诗你也可以得到与史铁生同样的精神沐浴。它能够驱除复杂社会生活和恶性人际关系给人心灵降下的阴霾,还原人性的天真、活泼与豁达。
  我们每个人都在万丈红尘中,不会有一个纯净佳美的世界虚位以待,让我们欣然进入。我们都是红尘一粒,不要责怪他人,只要我们每个人都从自我修持开始,才可能再造一个新世界。从邢孔见的诗中,我们可以窥见禅心就是包容的心、感恩的心、悲闵之心!
   
  我想起这个古老的村子
  那些死去的人  比活着的还多
  他们的灵魂  今夜
  漂泊在哪里  匆忙的人生
  留下了多少委屈与遗憾
  是否还有更多的生灵
  从未获得肉体的身份
  在云层之上  保持着精神的自给
  唉 这迷津中的迷津
  谁能明白地向我开示
  但愿幸运的人们
  能够体恤不幸者的不幸
  而不幸的人们啊
  你们就原谅幸运者的幸运吧
  ——《我常常在半夜里醒来》

  还是让我们互相释怀吧
  互相遗弃  不管是天上地下
  还是云霭浮绕的半空
  我们都不再像山谷里的藤萝那样纠缠不清
  不再抱怨命运的不公
  不再与那些出卖良心的小人过不去
  ——《我们不再与那些出卖良心的小人过不去》
  这是诗人的包容的心。 包容是一种气度,一种美德,一种境界,一种幸福,一种动力。有容乃大,海阔天空。

  ……
  其中就有一头奶牛
  我们从来都没有照面
  可就像是亲生的犊子
  我日日吮吸着她的乳汁
  想到夜里通宵达旦的反刍
  我感到了一种惭愧
  看到牛群在和边吃草时谦卑的样子
  心里便升起崇高的敬意
  ——《素昧平生的奶牛》

  这是诗人的感恩之心。感恩是珍惜自己的缘分,是一种孝行,一种给予。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人要懂得感恩,才是具备人格意义的人。

  我平日里的欢笑实在太不应该
  我想对她说对不起
  请为了我的缘故安静下来
  如果有一个人在痛哭
  另一个人就不应该快乐
  从深夜到黎明
  女人的哭声断断续续
  ……
  无名的女人啊  我是有罪的
        这个深黑的长夜
  罪人终生都难以渡过
  ——《一个女人的哭声》
  这是诗人的悲闵之心。“如果有一个人在痛哭/一个人就不应该快乐”孔见有一副孔子的菩萨心肠。用一种博大的爱的眼光看待人间的苦难,以大智大慧的胸怀来怜悯同情苦海中的世人。悲闵之心是上天在人的灵魂中植下的一方净土,培育纯净而慈悲的花朵。
  孔见的《你把善意埋藏得太深》一诗,写出了人类之恶,大地之恩,悲天闵人,佛心顿现。
  “孔见诗中流露出的那种悲悯,对近乎一切的生命形式或生存本身的悲悯。这不是一种社会学意义上的,或伦理学及道义责任感意义上的情怀,而是人生哲学意义上的一种在世的情绪。如《掩埋顺叔亡身体》、《祖父的预言》、《一个女人的哭声》、《她的身体至死岸不能伸直》、《三叔这一辈子》、《雨水惊蛰里的老牛》、《快乐魔王》、《我常常在半夜里醒来》等等,这种情绪指向他人,也指向生物,还指向世界万象。”(刘复生《海南诗歌史》)
  3.回归自然
  回归自然是孔见的人生追求,这在的诗歌创作有充分的反映。他通过对乡村题材的抒写,回归乡土与自然,排除尘世俗念,使灵魂得到净化。因而他的诗歌富有浓郁的乡村情结。
  乡村情结是人们对故乡的强烈、执著而持久的亲缘感、亲近感和回归感,它把乡情和亲情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是人们对于哺育自己成长的亲人的深沉的怀恋和对养育自己的故土的浓厚的感情。一 方水土养一方人。上个世纪60年代初,孔见出生于西南海岸的一个村庄,那一带是古崖州文化的浸润最深的地方,而他的家族已经在海南岛上生活了八百多年。邢孔见称:“在一些场合,鄙人曾经宣称,自己是古崖州的遗民,旁人听来以为是一个幽默,于我却有几分认真。不仅我肉体的生命出生在崖州属地,而且精神生命也从这地里汲取了许多有机的营养。”这里的天地、山水、亲人、乡亲、民歌养育了他的肉体和精神。
  走进孔见的生命历程,我发现乡情是他生命中难以承受的感情之重,这种感情来自于他对亲人和故土的热爱。进城后,他最为怀念的仍然是家乡的亲人、乡亲、西海岸 、龙木湾、黑眉岭、感恩平原、天涯海角、木麻黄、海棠、酸梅、奶牛、台风、 只有故乡是他感情的根、灵魂的家园,诗人在全身心地守护着自己的精神家园。
  乡情题材是他诗歌创作中频繁出现,常写常新的创作主题。现在,孔见的博客其他题材的诗作已看不到了,剩下的只有《海南岛一个土人的编年史》《西海岸》等乡村题材的作品了。
  翻开他的诗集《水的滋味》,可以发现有一半以上写的都是乡村题材。孔见构造了一卜以木麻黄、“落地生根”、水莲花、椰子树、枇杷、棕榈等植物和杜鹃、麻雀及各种南方水族形成的属于他自己的动植物的谱系,是一种精神的回归路线图。
  怀念亲人的作品不待说,上面我们都欣赏到不到不少佳作,他时不时想起他的乡亲们来。
  孔见从小是在家乡土歌声中摇大的,伴随他长大的饱含着岁月忧伤和人性温情的崖州民歌,时至今日,他仍然能用低沉的男中音哼唱,最让他难于忘怀的是家乡的瞎子歌手竹匠。瞎子幼童的时候父亲就病死了,后来母亲也日本人的矿车碾死,“过多的泪水湮灭了他如星的双眼,妻子带着儿女委身于别人”。民歌是穷人的歌,是苦难人的心声。命运就不能够禁止他歌唱了,孔见在《他将人间的悲欢编篾成箩筐》唱道:
        
  ……
  那盲人正坐在矮矮的凳子上
  不停地摆弄着竹片
  编篾畚箕  或者一个箩筐
  舒缓的旋律泉水一般
  从他的胸口流淌出来
  打湿了一张张稚气的脸
  ……
  一唱三叹的长调
  在他们曲折的肠子里婉转
  时而高亢  时而低沉
  许多时候  人都走了
  空空的屋子里仍然唱叹不断
  这个孤独的老人
  歌唱与编篾是同一道程序
  他那十只长眼睛的手指
  将人间的悲欢
  编篾成一个个畚箕和箩筐

  他在《他是一个真正的水手》中唱道:
   ……
    突然降临的风暴
  颠覆了来不及归港的渔船
  陆陆续续  落水的人
  包括一名妇女  都回到了岸上
  只有一个水手不见生还
  他是这一带最有名的水手
  孔见对救人遇难的水手充满敬意和赞誉,虽然他没有回到岸上,可以他永久留在诗人的心里,他是一个真正的水手。
  孔见也会时不时想起家乡的海棠树和酸梅树,他在《院子里有两棵大树》中写道:
  海棠浑圆的果核  可以
  玩出许多开心的游戏
  让人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
  酷暑的中午 走 在烘热的沙路
  只要想一想酸梅树的荫影
  心里就有一片清凉
  再想一想那弯弯的梅豆
  嘴里就水汪汪地生津
  读了孔见的诗,特别怀念童年时用海棠子“击子”的游戏,孔见把它写进诗中为来,想必孔见小候就是“击子”高手。现在,这种游戏好像已经绝迹了,而在孔见的诗中成为化解不开的乡愁了。
  面对世风往下,人心不古的社会风习,孔见在《不陪你玩了——为H兄隐退而作》中唱道:
  成群的蚂蚁
  集聚在都会的广场
  他们要建立通天的高塔
  却失落了共同的语言
  于是 相互的撕咬
  ……
  豢养鳄鱼的人
  也被鲤鱼豢养

  这是孔见对世象的准确定位,这是孔见之所以感到入世之苦,出世之痛的所在,回归自然人生选择——
  不管到哪里 不论去何方
  一旦你想起了我
  我就与你同在
  在你忘怀的时候
  我便与自己一起
  与芦苇、空气和水一起
  汇入那条无声的河流
  无论天空投下多大的陨石
  都激不起一丝涟漪

  另外,孔见的《院子里的两棵树》《悲哀的木麻黄》《金花市场》《石碌铁矿》《海府大道》等作品,我们能够读出隐含在诗歌中的绿色的自然生态意识和深沉的社会生态意识,他在思考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关系的建构。
  作为农民的后代,孔见一如既往地歌唱着故乡的人、故乡的山水、故乡的花树、故乡的一切,把自己庄严、厚重、神圣、深沉的乡情倾注在诗句中,怀着对人与自然的本质力量的赞美,真挚地向往和追求人性美与自然美。孔见通过对乡村题材的抒写,回归乡土与自然,出发点是对世俗欲望、尘世纷争的一种抗拒而发出的心灵呼唤。排除尘世俗念,回归自然,使灵魂得到净化,不失为一种诗意的理想。
  三、人生追寻
  所谓诗言志,志包含思和情,又和景有密切联系。思、情、景是诗歌的三要素。很多评者都认定邢孔见是一思想型的诗人。我也以为然,虽然他思想中常常结合着深情和特景。思想性是邢孔见诗歌的重要特色。
  著名作家韩少功誉其“学涉东西,思接古今”。他广泛阅读西方哲学的经典,特别是尼采之后的存在主义哲学,后转向东方古典文化的研 括儒、道、佛三家的思想,他丰富的学识修养筑构了他的精神大厦。“孔见的诗具有某种冥思的哲学气质,在现代的语汇中深藏着东方传统的文化颖悟力,把对生活场景和细节的精细观察与平易的玄学不露痕迹地结合起来。”(耿占春)
  集中到一点上,可以说,邢孔见的诗是由西方哲学(存在主义)和东方智慧(禅宗哲学)孕育而成的诗化人生哲学。
  马克思说,世界上只有一门学科,那就是历史学科。我们似乎也可以这么说,世界上只有一门哲学,那就是人生哲学。任何哲学都和人生撇不开干系,其旨归最终都要指向人生。所以说,孔见诗歌中的哲学思考,其实就是人生的思考,是对人生意义、人生价值、人生修为等人生问题的诗意构建。“孔见锁定了一些高难度的人生逼问,把自己抛入一片片古老的思想战场,关于生命的意义,关于知识的可能,关于道德与事功,关于幸福与死亡……”(韩少功《赤贫的精神》序言)这些逼问历经数千年人类文明而仍无最终谜底示众。孔见的诗集题名为《水的滋味》,又何尝不是人生的滋味呢?诗集第一辑《一棵树招惹的风》我想应该是寻求人生的精神象征,是否可理解为人生大树招惹而来的四面来风。
  从《一个寻常的早晨》一诗中我们可以读出,孔见进入世界的方式,不是征服,而是融入,是成为世界的一部分。而他的《完整的秋天》则泯灭了世俗大小之辨,颇有庄子之风,如《逍遥游》所云:“至人无功,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他的《风从南边来》用语行如流水,如微风吹来——

  ……
  当月亮从云中升起
  你最好向湖边走去
  如果那里停靠着一只小船
  你就顺水推向波心
  并不是对岸有什么货物可以装载
  而是为了卸下
  让自己变得更加轻盈

  不是装载,而是卸下,不世俗,而是脱俗,这是一种超然物外的人生态度。
  在自然面前,孔见的姿态是一贯的:放下,解脱,超度……。他在《天涯海角》中唱道:

  ……
  有什么心事
  都可以托付大海
  尘世之外 在这个地方
  在连骗子也要依赖

  掰开紧闭的蚌壳
  把珠子交给月光
  做一只断线的风筝
  从牵扯的视野里消亡
  让无云的天空
  来完成最后的超度

  孔见特别偏爱“杯子”这一物象,通过《你递过来的杯子》、《一个空着的杯子》、《杯子的存在》等诗,他发展出了一种关于杯子的哲学。我认为刘复生说的杯子的哲学,首先是人生哲学,是孔见人生观的诗意表述,反映了他对人生认识和诠释。《杯子的存在》是一首象征诗,杯子的存在就是人的存在,是人生的象征。  
  ……很多场合/都需要一些杯子/摆在显眼的位置/任何场合/杯子都还是杯子//……
  来人也一一散去/只留下空空的杯子/随意撂在那里……无论是羡酒还是毒鸠/无论是
  漫漫斟酌/还是一饮而尽/都不关乎杯子的质地//
  人作为人的属性是外物外力所不能改变的,不论他的社会地位高低,作用大小,贫穷或富贵都不会改变。 
  ……任何逾越的企图/都将导致杯子的破碎//……不过破了也就破了/还会有新的杯子/
  源源不断地烧制出来/摆满各种场合
  人生是宝贵,我们要加以珍惜,不要让任何过度的逾越危害到生命本身。然而,“生死是人生规律,生是寄来死是归”(崖州民歌),人毕竟是人,不是神仙,不能长生不老;到了死期还是要释怀面对,笑慰新的人生又要到来!
  他的《你递过来的杯子》:杯子不管所盛何物,是空是满都被同样看待。这反映的是如何正确看待人的问题。
  人生角色、地位的转换是人生经常要面对的问题,孔见的在《进入》一诗中幽默而风趣的写道:

  棕榈的道路
  将我的双脚 缓缓引向
  你辉煌的门户……
  但我被告知
  这不过是座空空的房屋
  从来没有人居住
  ……
  不知何时 你已经回到
  而我竟成了房子的主人
  来为你开门

  孔见在《隐秘的星》中唱道:
  ……
  却不能点亮灵魂的灯盏
  透过岁月的迷雾
  我仍然能够看到
  先人们临终时深陷的眼窝
  他们谁都没有料到
  九百年后  子孙们
  还要面对更加遥远的泅渡

  寻找人生坐标、点亮灵魂之灯,是孔建先人承禀的宿命,看来他和他的后人也将难以摆脱得开,还要面对更加遥远的泅渡。
  孔见关于人生逼问的诸多诗作,“意境却开阔明朗,意蕴深远,再加上他的笔下文句奇佳,往往出人意料之外,因此,他的精神漫游便呈现出一种举重若轻的气象”(王少平),这充分地表现在他那些象征意味极浓的作品中。如《水莲花》《进入》《鞋子的问题》《鱼的发现》《给自己的忠告》《静止的两种形式》《所谓水》《原谅身体》等作品回答了人生真谛、人生价值、人生启迪等诸多问题。读来风生水起,浪漫韵朗,诗意盎然。
  9300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阿敦2010 时间:2018-03-13 09:17:04

  有修改的问题可以发站内短信给我,我很乐意为版友服务的,呵呵!
楼主邢孔史 时间:2018-03-13 09:20:31
  @阿敦2010 2018-03-13 09:17:04
  有修改的问题可以发站内短信给我,我很乐意为版友服务的,呵呵!
  -----------------------------
  原来是你只皮箱管的啊!哈哈
作者:王辉俊 时间:2018-03-13 09:25:02
  从诗眼里窥视一位大家。
作者:阿敦2010 时间:2018-03-13 09:29:33

  为楼主的万字雄文点赞!
楼主邢孔史 时间:2018-03-13 11:43:27
  @王辉俊 2018-03-13 09:25:02
  从诗眼里窥视一位大家。
  -----------------------------
  谢诗兄赐读!
楼主邢孔史 时间:2018-03-13 11:54:05
  @阿敦2010 2018-03-13 09:29:33
  为楼主的万字雄文点赞!
  -----------------------------
  谢群主鼓励!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3-13 12:06:00
  我想起这个古老的村子
  那些死去的人 比活着的还多
  他们的灵魂 今夜
  漂泊在哪里 匆忙的人生
  留下了多少委屈与遗憾
  是否还有更多的生灵
  从未获得肉体的身份
  在云层之上 保持着精神的自给
  唉 这迷津中的迷津
  谁能明白地向我开示
  但愿幸运的人们
  能够体恤不幸者的不幸
  而不幸的人们啊
  你们就原谅幸运者的幸运吧
  ——《我常常在半夜里醒来》
  ---------
  是否还有更多的生灵
  从未获得肉体的身份
  在云层之上 保持着精神的自给-----------这好,后面就弱化了,唉,也说不得,谁叫红尘这么的复杂,从生活的角度,理解诗人,诗嘛,洒家不敢苟同,
楼主邢孔史 时间:2018-03-13 12:08:21
  更正:
  1.欣赏到不到不少佳作:应为“欣赏到不少佳作”,
  2.“联系诗人的一贯哲学兴趣和良好素养,或许,很难说他的诗没有潜在的海德格尔存在哲学的背景。对于熟悉存在主义哲学的读者来说,这一点是可以清楚感知的。”(出外?)
  “出外”,应为“出处”,出处失见,望大家指出。
  谢谢!
楼主邢孔史 时间:2018-03-13 12:27:02
  @剑魂复生 2018-03-13 12:06:00
  我想起这个古老的村子
  那些死去的人 比活着的还多
  他们的灵魂 今夜
  漂泊在哪里 匆忙的人生
  留下了多少委屈与遗憾
  是否还有更多的生灵
  从未获得肉体的身份
  在云层之上 保持着精神的自给
  唉 这迷津中的迷津
  谁能明白地向我开示
  但愿幸运的人们
  能够体恤不幸者的不幸
  而不幸的人们啊
  你们就原谅幸运者的幸运吧
  ——《我常常在半夜里醒来》
  ---------
  是否......
  -----------------------------
  谢诗兄赏读交流!
我要评论
作者:剑魂复生 时间:2018-03-13 12:32:52
  孔见当有对生活的深度感受和认识而发,一些诗歌能读,诗坛之上,能写出这样的诗句,也属不多!
我要评论
作者:朝闻道a2011 时间:2018-03-13 18:11:54
  海南能出有点天赋的有名声的作家,实在不易。——喜欢读邢教授的文学评赏。
我要评论
作者:南方的忧郁2016 时间:2018-03-14 08:53:05
  拜读!
楼主邢孔史 时间:2018-03-14 12:53:13
  @南方的忧郁2016 2018-03-14 08:53:05
  拜读!
  -----------------------------
  中午好!谢赏读鼓励!
作者:绿意洋洋 时间:2018-03-22 10:55:54
  拜读佳作,点评到位。
  问好邢教授!
作者:碧雅莲 时间:2018-03-25 07:09:51
  祝贺!学习!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8-04-04 20:40:03
  拜读佳作
楼主邢孔史 时间:2018-04-07 16:08:03
  @钟爱今生 2018-04-04 20:40:03
  拜读佳作
  -----------------------------
  问好!谢诗友赏眼鼓励!
作者:清荷99abc 时间:2018-04-18 16:42:48
  如此有血有肉的诗作,初见就让人眼前一亮,佳作!值得推阅!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