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琼剧乱世人鬼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0:44:04 点击:69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许荣颂创作
  人 物

  钱为忠 男 三十五岁 县革委会主任,造反派头头(简称忠)
  林春妹 男 三十岁 农村妇女,钱为忠妻(简称妹)
  孟 娜 女 二十六岁 县文艺宣传队演员,钱为忠的情妇(简称娜)
  钱开仁 男 六十岁 钱为忠之父(简称仁)
  钱 母 女 六十岁 钱为忠之母(简称母)
  李在民 男 五十九岁 老公安局副局长、保卫组成员(简称民)
  张玉武 男 二十七岁 民兵连长(简称武)
  钱为义 男 二十九岁 为忠胞弟,连长、军管干部(简称义)
  王春花 女 十八岁 为忠胞妹(简称花)
  钱小丽 女 十岁 春妹的女儿(简称丽)
  陈世权 男 二十九岁 保卫组新组长,为忠之心腹(简称权)
  吴明信 男 四十八岁 看守所所长(简称信)
  李小兰 女 二十二岁 农村赤脚医生(简称兰)
  刘小燕 女 二十岁 女公务员(简称燕)
  民兵二人 群众若干

  时间:1969年春
  地点:某县

  场 序

  第一场:升官梦
  第二场:施毒计
  第三场:诬 妻
  第四场:冤 狱
  第五场:魔 窟
  第六场:看守所决斗

  第一场 升官梦
  登场人物:钱为忠、孟娜、刘小燕
  地 点:县委大院,钱为忠住宿的一栋华丽的小楼上。
  布 景:楼景。台左侧一门接一宽长走廊,通楼梯。走廊栏杆图案华美,上摆盆花,从楼门外望,高楼绿树掩映,楼上前半为客厅,后半为卧室,卧室有门通客厅,厅中摆设奢侈,靠窗摆有沙发椅书桌。壁上贴一张林彪高举小红书接见红卫兵的照片。并挂有一大照镜。
  幕 启:(乐奏轻狂得意调)为忠从卧房出,边扣纽扣,走到镜前,梳头、整衣。
  忠:(自言自语)好,好啊!今非昔比了。(仔细对镜打量)像位首长的样子了,有点威风了。
  (刘小燕提保温瓶上)
  燕:首长,送茶来了。
  忠:好,好。
  燕:刚才孟娜同志来电话了,她说晚上八点钟要来看首长,请首长等她。
  忠:好,好极了,我等她,我等她。
  燕:(要退出)首长,还有事吩咐吗?
  忠:唔,有,有啊!你到食堂去拿几盘小菜,一瓶甜青梅酒,还要几块阿娜爱吃的蛋糕。
  燕:是,记住了。(转身出门,装了个不满的脸相)又是喝酒行乐来了!不三不四,不像话!(自知不慎,急抿嘴回头张望,下)
  忠:好极了,我的美人就要来了。
  (唱中板)
  龙虎添翅风云遇,
  鲤跳龙门上了天。
  革命造反得胜利,
  平步青云官运起。
  钱为忠,烽烟滚滚多往事。
  满腔豪情忆当年,
  那当时,不过是个小教师,
  无权无势人看欺。
  虽有雄心怀大志,
  怎奈无云难上天。
  幸喜得,文化革命卷大地,
  英雄用武在此时。
  为忠我,造反大旗高高举,
  跟随有一帮兄弟。
  斗当权派走前边,
  勇敢夺权不迟疑。
  真难得,有位孟娜女同志,
  出谋献策跟身边,
  真好比,良将得到好军师,
  行兵打仗定胜利。
  看现在,县革委会我主持,
  堂堂首长实非昔比。(煞板)
  (笑)哈,哈哈哈!
  (白)我的孟娜美人就要来了,就在这儿接待她吧!(坐下不聊,起开收音机,收音机播出语录歌音乐和忠字舞音乐)
  (唱中板)
  史无前例跳忠舞,
  处处打锣又打鼓。
  举国上下将忠表,
  林副主席真有计谋。(煞板)
  (白)今后的中国必定是林副统帅的了,我要紧跟,再紧跟啊!看清政治前途,还怕官不升吗?
  (坐沙发上,随手拿一张报纸看,觉得疲劳,斜躺沙发上,报纸滑落,睡着,二道幕落,烟雾起,化入梦境)
  (乐声大作,演奏当年跳忠字舞乐曲)
  (钱为忠自台左,孟娜自台右手捧忠字牌,跳忠字舞出,遇于台中,相对微笑,同跳向台左,引出封建皇帝及其侍从仪仗,忠,娜围着跳忠字舞,皇帝赐忠乌纱帽,赐娜凤冠。忠、娜携手共跳,春妹手携小丽出,春妹对钱大骂一声:“你好毒呀!”向忠猛击一巴掌。灯全暗,烟雾弥漫,梦境化去。)
  二道幕启,忠大叫一声从沙发上跃起。
  忠:(白)啊,好一个恶梦呀!
  (此时孟娜突然跨进)
  娜:(白)唷,刚八点你就睡着做梦啦?
  忠:(白)啊,亲爱的娜你来了。
  (唱中板)
  欢迎孟娜你到来,
  使我欢喜笑颜开。
  孟娜你,
  婀娜美姿多光彩,
  都如嫦娥降凡来。
  娜:(唱中板)
  为忠呀,
  百花竞放在园里,
  百鸟闹春齐飞来。
  狂蜂浪蝶将花采,
  春色撩人你欠知。
  忠:(唱中板)
  孟娜呀,
  花开并蒂惹人爱,
  蜂蝶飞舞在花前。
  俩人,
  情投意合相惜爱,
  虽不结婚已同卧。
  温柔乡情记心里,
  此生白头不分开。
  娜:(唱中板)
  为忠呀,
  听你如此的讲来,
  孟娜我,
  倍添愁烦在心里。
  说什么,
  情投意合相惜爱,
  温柔乡情记心里。
  说什么,
  此生白头不分开,
  骗我话言乱说来。
  忠:(白)孟娜呀,这是我肺腑之言,心底之语,怎说是骗你的乱话呢?
  娜:(唱中板)
  池中鸳鸯照影来,
  一雌一雄难分开。
  为忠呀,
  你如对我真心爱,
  又缘何,不离前妻留她下来?(煞板)
  忠:啊,原来你讲的是这个……
  娜:什么这个那个!难道你要我永远做你的小老婆,永作你的秘密情妇吗?
  忠:娜,亲爱的娜,你别说了,别说了!刚才我就是在梦中被春妹打了一巴掌惊醒的。我决不让她打搅我们的甜梦!
  娜:那,你怎么办?
  忠:我一定将春妹离掉,让你当……
  娜:让我当你的情妇是不是?
  忠:不是,不是,决不是!
  娜:是什么呢?
  忠:让你当堂堂县革委会主任夫人啰!
  娜:这你骗我多次了。
  忠:不再骗你,一定要兑现的。
  娜:那你要立即离了春妹。
  忠:我都多次提了,可是老父老母都不同意。
  娜:爹妈不同意就不离了,是不是?(忿然起身)那我永远离开你,永远不要见你了!你这无情义的人哟!(跨步欲出,忠上前拦,娜忽觉肚痛,手按肚部。)
  忠:娜,亲爱的娜,你别走!你别走!我怎能离开得了你呢!(发现娜双手按肚)怎么啦?亲爱的娜,你怎么了?肚子痛吗?
  娜:唔……
  忠:是病了?我打电话叫医生马上来。
  娜:(娇嗔地)不用,不是病。
  忠:那……
  娜:枉你当个男子,连这点也不懂。
  忠:(省悟)哦,又是有孕了。
  娜:(点头)嗯。
  忠:要不要叫大夫给你搞掉?
  娜:(勃然发怒)你,你太无情了。这一次我再不搞掉了,我要让孩子出世,我要当妈妈!
  (喝反线)
  为忠你,
  做人实在无情义,
  骗我上当多惨凄。
  多次坠胎败身体,
  到日后,
  孟娜如何过日子!(伤心)
  忠:(唱反线)
  劝孟娜你莫悲啼,
  为忠我,对你爱情永坚持。
  坚决回去将妻离,
  与你结婚永同居。
  你已怀孕在此时,
  我做阿爸乐无比。
  (白)好了,离春妹的事我立即回去办。
  娜:你这个人在这儿嘴硬,回去一见到春妹,人家眼儿一勾,嘴儿一笑,你就心软抱着她睡觉啦。
  忠:决不会那样,春妹不过是位农村妇女,粗粗笨笨,一身牛屎臭,怎比得你花容月貌,香气扑鼻啊!(上前抱娜)
  (唱中板)
  我对春妹并不爱,
  心上只有你一个。
  孟娜你,
  花容月貌好人材,
  犹如牡丹对我开。
  孟娜你,
  歌声唱进我心里,
  真心爱你你应知。(抱娜接吻)
  娜:(唱中板)
  为忠呀,
  县革委会你主宰,
  离妻小事何障碍?
  忆当时,
  造反勇斗当权派,
  几毒手段你都使。
  到现今,
  助你为官发了财,
  孟娜我,完全不在你的眼里。
  忠:孟娜,亲爱的孟娜,你不要骂了!常讲道:无毒不丈夫,脱离春妹乃小小事情,像我这样有权有势,谁敢不给我办?
  娜:哼,要是春妹不同意,吵闹起来,向上级告你呢?
  忠:谅她无这胆量,要是这样,我就……
  娜:就什么?
  忠:下毒手!(小燕提食盒上,听,惊,停步)
  娜:这,要是弄得不好,人命官司非同小可呀!
  忠:不怕的,仗着我的权势,谁敢追究?你看,当年不是有几个当权派被我整死了?现在又有谁敢来追究?哈、哈、哈!
  (小燕回过神来,敲门)
  燕:首长,酒菜送来了。
  忠:好,好,摆在桌上吧!
  (燕摆酒菜)
  燕:食堂老张说,主任要什么尽管吩咐,一定办到,一定办好。 (燕转身下)
  忠:老张对我也忠着啰!(转对娜)你来喝几杯吧!
  娜:(微嗔带娇)看你这主任也还会搞甜的一手哪!
  忠:这,这不还是向你学来的。
  (两人入座喝酒,半醉,忠扭开收音机,收音机机播出当时的流行音乐。)
  忠:亲爱的娜,你来跳跳舞吧!(忠娜在厅中拥抱跳舞,频频接吻。灯光转暗,幕落)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2:38:18
  第二场 施毒计

  登场人物:春妹、春花、小丽、钱母、为忠、玉武
  时 间:紧接前场
  布 景:乡野农村,椰树高耸,绿竹半掩旧瓦房。
  幕 启:春妹、春花荷锄从田野归家。
  花:(唱高腔)
  山村浓春,槟榔花香,
  一路山歌,清风送凉。
  妹:山清水秀,是俺家乡,
  满山花开,谁人观赏?
  花:树上鸟儿,成对成双,
  蝶舞花丛,翩翩飞翔。
  妹:只怕风雨,落花埋香,
  景致虽美,好景不长。
  花:(转中板)
  嫂嫂你,因何出言把心伤,何事不乐请讲端祥。(煞板)
  妹:(唱反线)
  春花妹,
  情场风云多变幻,
  花开易谢无芬芳。
  怨我当初嫁错人,
  嫁做官人把心伤。
  为忠他,
  将我抛弃在家乡,
  寡守空房几多凄凉。(煞板)
  花:啊,嫂嫂是思念为忠哥啦!
  (唱中板)
  春心易动是女人,
  嫂你多情想夫郎。
  劝嫂嫂你莫心伤,
  为忠哥,干革命他日夜忙。
  嫂你应放宽眼量,
  莫愁烦来莫悲伤。
  妹:(唱中板)
  春花妹,
  你哥存心很反良,
  一言难尽把心伤,
  蜂糖发酵酸味重,
  情丝砍断各西东。
  为忠他,
  前月写信回家乡,
  劝我改嫁重做新娘。
  花:(白)嫂嫂,真有这回事吗?
  妹:千真万确。
  花:这是为什么呀?
  妹:为什么?他官做大了,说我农村妇女土头土脑,和他不相称了。
  花:哼,哥哥真是干部做大了,便忘本了,要当陈世美了。我记得为忠哥上县城读书,靠的是你的劳动钱,要不,他能当上小学教师,能做现在这样的大干部?
  妹:那是过去的事了,他早忘的精光了。
  花:这不行,为忠哥如回来,我一定骂他劝他。
  妹:他肚里已安了秤砣,铁了心啦。劝不听的了。啊,到家了,你吃午饭去吧!
  花:好。可是嫂嫂你要放宽心点。(下场)
  (春妹将锄竖放在墙边,准备进室,小丽天真活泼地跑出来,抱住妈妈)
  小丽:妈妈回来了,妈妈抱抱我呀!
  妹:小丽,你今年都十岁了,还要人抱!
  丽:可是后屋小花今年都十一岁了,他爸爸还是常常抱着她玩。
  妹:(略触动心事)那你就叫爸爸抱啰!
  丽:爸爸做大干部去了,不在家呀!我要妈妈抱抱!妈妈抱!
  (钱母出)
  母:小丽,阿妈刚做工回来,累啦,你不要找麻烦了。(转对春妹)春妹,快吃饭去吧,饭菜都做好了。
  妹:阿公阿婆都吃了吗?
  母:阿公老毛病又发了,不舒服,卧他的去了。
  丽:阿婆,快叫爸爸回家抱我呀!怎么爸爸不喜欢回来抱我呢?(春妹伤心,潜然泪下)
  母:春妹,你不要伤心了,有我二老在,为忠是不敢做出那无良心的事的,吃饭去吧!
  (春妹,钱母,小丽下)
  (汽车喇叭响,刹车声。为忠手提一皮包上)
  忠:(唱中板)
  一路坐车小吉普,
  车轮滚滚扬尘灰。
  家乡山水犹依旧,
  今非昔比喜登归途。(煞板)
  (白)常言道衣裤旧了买新的,鞋袜破了换掉。春妹过去虽对我恩爱,但那是过去的事了,今非昔比,我是大干部了,不相称了,要吐故纳新嘛,我一定要离掉她。
  (唱中板)
  过夜花朵色不鲜,
  过时老婆睡不味。
  春妹她,
  生来呆笨不标致,
  原来是个农村女。
  为忠我,今旦回家将她离,
  重娶美女孟娜她。
  心狠手辣应牢记,
  旧日恩情放回边。
  爹娘他,
  对此如果不同意,
  耐心说服是正理。
  春妹她,如果伤心哭与啼,
  我心肠硬不查理。
  离春妹,软硬兼施有妙计,
  不必怕她不肯脱离。(煞板)
  (白)啊!到家了,(要进屋,小丽在门口玩,发现)
  丽:唷!阿爸回来了,亚妈快来哟,阿爸回来了!
  忠:小丽,不要嚷,过来阿爸给糖你吃。
  丽:不,我不要吃糖,我要阿爸抱。(小丽跑过来,抱住忠的双腿,忠要抱,忽又止住)
  忠:(唱反线)
  看到小丽亲生女,
  骨肉之情怎忍离。
  想孟娜,
  花容月貌多美丽,
  能歌善舞多情女。
  我和她,
  相爱形影不分离,
  革命路上在一起。
  我这候,
  父母之情放回边,
  离妻弃子我不迟疑。(煞板)
  (为忠将小丽推开)
  (白)小丽,走开!快走开!看你将阿爸的裤弄脏了!
  (小丽吃惊地放手,不解地呆立,母出)
  母:为忠你回来了,(小丽一见婆婆,哭了。)小丽,爸爸回来了,怎么却哭了。
  丽:爸爸不肯抱我,爸爸不爱我啦!
  母:你好几个月不回家,小丽日夜盼你抱她玩,你就抱着她吧!
  忠:(推脱她)看她脏成那个样子,怎能抱?
  母:(对小丽)好,小丽,洗澡去,洗干净了,再让爸爸抱。(母,小丽下,为忠将提包放方桌上,母复上)
  忠:春妹呢?
  母:洗衣服去了。唉,春妹是够辛苦的了。我们老了,一家的轻重都要她操持。
  忠:阿爸呢?
  母:阿爸老病发了,在后屋卧去了。
  忠:那,我看阿爸去了!
  母:他睡着了,等会他醒了再去吧!
  忠:好,这次回来是要和阿爸阿妈商量件事的。
  母:什么事?
  忠:(唱五字板)
  回家有件事,
  将春妹脱离。
  母:(唱五字板)
  春妹与你是,
  自由结藕丝,
  今日欲脱离,
  缘由从何起?
  忠:(唱五字板)
  石头与珠玉,
  怎能放一起。
  春妹不过是,
  农村一妇女,
  配我不恰意,
  所以要脱离。
  母:(唱五字板)
  畜生不仁义,
  乱语将我欺。
  春妹好妇女,
  劳动走前边。
  在家苦操持,
  敬老养幼女,
  如欲将她离,
  实在丧天理。
  为忠呀,
  做事莫做缺德事,
  决不许你将妻脱离。(煞板)
  忠:(唱中板)
  母亲呀,
  此事儿已决硬志,
  春妹我定要脱离。(高尖)
  母:(唱教子腔)
  为忠做事惹母气,
  离妻弃子丧天理。
  胡作非为,让人笑议。
  喜新弃旧,行为卑鄙。
  春妹本是,结发夫妻,
  前情旧谊,怎能忘记。
  为忠呀,
  你如欲将春妹离,
  母子之情从今收起。(怒)
  忠:母亲!母亲!(旁白)看来,母亲是不能说服的了。(对母)好吧,就先不讲这件事吧!
  母:不许你提了。等会春妹回来,你要好好地安慰她。
  忠:(假情假间地)好吧!
  母:你在此休息一下,待我煮饭给你吃。
  忠:好。可是刚才的话不要告诉春妹。
  (母点头下)
  忠:(唱中板)
  母亲对此不同意,
  我应灵话来排比。
  看风驶舵有妙计,
  心狠手毒莫再迟疑。
  (从衣袋掏出一瓶药物,一看又急塞进衣袋)
  (春妹拎洗好的衣服上)
  妹:(唱反线)
  春妹我,
  心里愁烦多悲凄,
  追忆往事泪淋漓。
  十年前,
  我和为忠结夫妻,
  共誓白头不分离。
  怎料到,
  流水无限侬情意,
  红花易谢他心机。
  为忠他,
  一朝做官有权势,
  便将旧情放回边。
  路边野花将他迷,
  追求靡登的美女。
  笙管弦歌几得意,
  行欢做乐在城市。
  反良他,
  对我已绝情弃义,
  写信回来讲脱离。
  (转中板)
  越想起来越激气,
  他如回,
  我定骂的痛快淋漓。
  (春妹晾衣服,完别进屋,为忠出遇)
  忠:(假情假意)春妹,你辛苦了!
  妹:唷,是主任大人回来啦。
  忠:是我回来了。你怎么生气啦?
  妹:怎么生气?你做了大官心里还有我吗?
  (唱中板)
  反良呀,
  一朝做官有权势,
  就要将我来脱离。
  忠:(接唱中板)
  春妹你
  原来是为这件事,
  待我讲明给你知机。
  妹:(唱中板)
  反良呀,
  哪朵野花将你迷,
  如此薄情与绝义。
  忆前日,
  你求和我结藕丝,
  多少誓言尤在耳。
  那当时,
  我受甜言蜜话迷,
  爱你都如金与玉。
  你读书,
  我为你耕田种地,
  给你支持钱和米。
  后来结婚生小丽,
  你也教学当老师。
  那时候,
  夫妻之情还可以,
  恩恩爱爱过日子。
  到现在,
  你做大官绝情义,
  写信回家提脱离。
  反良呀,
  做人都欠按十指,
  如此行为实在卑鄙。
  忠:春妹,你误会了,你误会我的意思了。
  妹:你白纸黑字写信回家脱离我,还说我误会。
  忠:(旁唱中板)
  春妹她,
  满腔怒火将我骂,
  忍气吞声且静静。
  口蜜腹剑做政客,
  妙计安排在这下。
  (对春妹)
  劝春妹你莫发性,
  错将为夫乱乱骂,
  为夫我,
  干革命苦日苦夜,
  三月半年难回家,
  贤妻你,
  寡守空房日与夜,
  寂寞愁烦床被冷。
  为夫我,
  远在县城有职责,
  失陪我妻罪条有加。(煞板)
  妹:你的心这么好,怎么又要脱离我?
  忠:这也是为了你好呀!
  妹:哼,要脱离我,抛弃我,还说为了我好!
  忠:(唱中板)
  春妹呀,
  我为革命日夜忙,
  一年半载难回乡,
  委屈你,
  生活寂寞守空房,
  虚度青春形影单。
  为使你,
  不再愁烦多怨叹,
  准你脱离另觅情人。
  (白)春妹,你看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你吗?
  妹:(唱中板)
  反良呀,
  我不是醉酒糊涂,
  看我笨如狗和猪。
  看到你,
  讲假话言做干部,
  甘心情愿做包驴。
  分明是,
  城里美女你羡慕,
  忘忆前情喜新弃旧。(煞板)
  (母上听)
  忠:唉,春妹呀,你不理解我对你的好心啦。
  (假情假意)春妹呀,你不肯离那更好,
  只是我不能回来同你陪伴,花开无蜂采蜜,
  你忍受得了吗?
  (唱中板)
  春妹呀,
  夫妻原是相唱随,
  都如红花并蒂开。
  云雨之情常相会,
  枕上蜜谈等天光。
  看现在,
  你我分离难相会,
  空负你红花幼蕊。
  妹:(唱中板)
  为忠呀,
  爱情不是长相陪,
  心心相印情花开,
  何必云雨常相会,
  枕上蜜谈等天光。
  两地分离何所畏,
  寂寞空房我心不乱。(煞板)
  (白)要是你心里有我,你就是三年五年不回家陪我,我心里也是甜的,决不骂你。
  忠:(旁白)看来软的不成,硬的更不成了,为了我和孟娜的爱情,我只好按计划行事了。
  (背过身去,拿出一药瓶一看,又急塞进衣袋。对春妹)你的感情这么真心,我真感动啦。你既然忍耐得了分离苦,那么不离就不离,我们就做分离夫妻吧!(更加亲密地)春妹呀,你在家日夜操劳够辛苦的了,(从提包里拿出一瓶牛奶)我买了一瓶牛奶 给你补养身体呢!
  妹:(天真欢喜地)你真是在关心我了?
  忠:怎么不是呢?我就是向来都在关心你呀!
  妹:那就感激你了。、
  忠:你我多年夫妻,说什么感激不感激的,冲牛奶吃吧!春妹,你去拿开水来。(母笑下)
  妹:(稍犹豫)好,我去拿开水。(妹下,忠拿出衣袋里的药,开盖,要倒进杯里,忽又止住。)
  忠:(唱中板)
  忆前情,
  春妹对我有恩义,
  怎能下毒害她死。(想)
  又只是,
  我和孟娜深情谊,
  不除春妹无法子。
  我为忠,
  心狠手毒决硬志,
  赶快下药不可误迟。(煞板)
  (为忠将药倒进杯里,再开牛奶倒进杯里,妹拿开水上。)
  妹:开水来了。(忠接开水。)
  忠:牛奶都倒好了。(冲牛奶,将牛奶给春妹)你吃吧,甜着呢!
  妹:(将牛奶推给忠)你先吃吧,你一路辛苦。
  忠:我在县城天天吃牛奶的,还是你吃吧!吃吧!
  妹:(含情地)那就二人一同吃,我吃一口,你吃一口。
  忠:(情急地)唉,春妹,一杯牛奶你就吃吧,何必推推让让的。(张玉武上)
  武:钱主任你回来了?有件要事要对你汇报哩。
  忠:(为忠出门口)什么事?
  武:(神秘地)还是到那边给你汇报吧!
  忠:(犹豫地)好。(回头对春妹)春妹,你快将牛奶喝了吧!(同武下)
  (春妹端起牛奶要喝,觉得有点热,吹了吹,要喝,忽听后屋老父叫声,重将牛奶放下,听,老父内声:“春妹媳妇,你给我送些开水来!”
  妹:知道了。(春妹一想,将牛奶捧起给老父送去,。妹下。)
  (为忠上,不见了春妹,看桌上的牛奶也不见了,顿感焦急。)
  忠:春妹!春妹!(不应,急出门要找,春妹上,同忠相撞)哎呀,春妹!你不喝牛奶,到哪里去了?
  妹:(有点诧异)拿牛奶给爹爹吃呀!
  忠:(大惊失色)什么?刚才冲的牛奶你给爹爹吃了?
  妹:是呀,爹爹老毛病发了,口渴要喝水,我便将你冲的那杯牛奶送给了爹爹。
  忠:(急)爹爹喝了吗?
  妹:喝了,爹还说牛奶很甜呢!
  忠:哎呀,坏了!(急冲出去)
  妹:(顿觉惊疑)什么坏了,你那么急?
  (为忠急下,春妹随后下,幕落)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2:39:40
  第三场 诬 妻
  登场人物:钱开仁、为忠、春妹、钱母、李小兰、王武、春花、小丽
  时 间:紧接前场。
  布 景:房间,靠墙一木床,对面一小桌,桌旁二木椅,一般农家房间陈设。
  幕 启:为忠,春妹挽扶老父坐床上,此时药性已发作老父按肚。
  父:咳,肚痛死啦。
  (唱哭板)
  祸从天降急病起,
  肚痛死来肚痛死。(挣扎)
  (母、春花、小丽闻声上)
  忠:爹!(对众)快,快去请医生。(矛盾地)不,不要请医生。
  妹:不,要请医生,我去叫赤脚医生来!(急下)
  母:老的,老的呀,刚才还好好的睡着,怎么一下便肚痛如此厉害了呢?
  (为忠心情矛盾,后悔。老父继续挣扎,突然倒地而死)
  母:(唱哭板)
  看到老的急病死,
  心如刀割泪淋漓。
  你死去,
  黄泉新鬼别阳世,
  夫妻此生永别离。
  你死去,
  阳台弃我多悲凄,
  子孙思念多哭啼。
  (春花哭喊爹爹。小丽哭喊阿公。为忠也流泪悲伤,但又强忍住。)
  忠:爹爹死了也哭不活啦。母亲不要悲伤过度。
  (春妹同小兰上,发现老父死了。)
  妹:唉,爹你死了!(唱哭流水)
  兰:伯爹得的什么病,死的这样快呀?
  众:不知什么病,肚痛一阵就死了。
  兰:肚痛一阵就死了?(走近尸体仔细观察,发现尸体紫黑,兰检查尸体,对众)看来伯爹不是病死的呀!
  众:啊!不是病死!
  兰:是呀!肯定不是病死的。
  忠:(忠情急)不是病死,是如何死的呢?你这个赤脚医生懂得吗?
  兰:你们看,伯爹全身紫黑,嘴角流涎,这分明是药物中毒而死的。
  众:啊!药物中毒而死的。(春妹心情极为沉重又略有所悟)
  兰:是,肯定是药物中毒而死的。刚才伯爹吃了什么吗?
  妹:吃了牛奶呀。是为忠冲给我吃的。我拿来给你看看。
  (春妹拿来刚才冲牛奶的茶杯和牛奶递给兰)(为忠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
  忠:(唱中板)
  节外生枝起突然,
  浪潮汹涌乌云捲。
  错毒父亲实可怜,
  只因春妹起祸根。
  眼看此事要牵连,
  我应设计求脱身。
  事到此,
  将计就计不迟延,
  嫁祸春妹何怕残忍。(煞板)
  忠:(装作地)唉呀!春妹你的心好毒呀!为了我提出和你脱离的事,你竟毒死我的爹爹来报复。你这女人的心好毒辣呀!(假哭)
  妹:(顿悟,气极)什么?分明是你这个反良人要毒死我呀!(哭抱母)娘呀,媳妇冤枉呀!
  母:畜生,不许你诬陷春妹。
  (唱中板)
  春妹她,
  一贯对公婆敬爱,
  贤孝媳妇人众知。
  日夜操劳苦安排,
  敬老爱幼心不歹。
  说她下毒将爹害,
  诬害春妹太不该。
  花:是呀,嫂嫂良心善,决不会下毒。
  母:(对忠,接唱)
  畜生呀,
  是你做官良心歹,
  害春妹错将爹爹害。
  忠:(急)娘,你说什么话啦?
  (傍唱中板)
  此事对我多危害,
  当机立断紧急安排。
  (忠急出门口)
  忠:(喊)张玉武!张玉武!快带二个民兵来,这儿出事啦!
  (玉武回应:好,就来!张玉武带二民兵上。)
  武:主任,有何事吩咐?
  忠:春妹为了我要脱离她,竞毒死我爹爹来报复。你快将春妹缚送专政机关惩办。
  武:(犹豫)哦,有这回事?
  忠:这是阶级斗争新动向,命令你快执行!
  武:(环顾左右)是。(上前要缚春妹,母阻拦。)
  母:你们不可乱来,春妹不是凶手。
  花:(上前护住春妹)嫂嫂是好人不是凶手!(武犹豫不定)
  忠:这是严酷的阶级斗争,阶级斗争是不分母子夫妻的。玉武,你要忠于首长呀!
  武:(坚决)好,立即执行。(玉武和民兵推开老母和春花,将春妹捆缚带走)。
  妹:(哭喊)爹呀,你死得好惨呀!
  (小丽哭喊妈妈跑跟春妹跌倒,春花抱起小丽。
  母气倒地。(幕在哭喊中急落)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15:29
  第四场 冤 狱
  登场人物:李在民、陈世权、春妹、钱母、春花、小丽、卫士。
  时 间:紧接前场。
  地 点:看守所审问室。
  幕 启:李在民手拿案卷上。
  民:(唱中板)
  为民审案二十年,
  秉公执法无偏私。
  细查访,
  处处讲实事求是,
  案情断明合情理。
  按律例,
  事实是最好依据,
  有罪无罪明判处。
  想今朝,
  一场造反败法制,
  法律威严已扫地。
  实可恨,
  一班强徒行威势,
  胡作非为乱法纪。
  有些人,
  判案凭个人意志,
  胡乱上纲无律理。
  冤假错案比比是,
  天怨民怨何日止。
  李在民,
  有心为民来办事,
  身处逆境叹何如!
  前天受理一案子,
  被告是,钱为忠的结发妻。
  钱为忠,
  县革委会他主持,
  此案件,
  毒杀家翁实稀奇,
  我应细心认真审理。(煞板)
  (喊)老吴,老吴所长!
  (吴明信上)
  信:老李,这么早你就来了。
  民:人命关天,案情严重,必须抓紧点。
  信:钱主任昨夜来了电话,说不要认为是他的妻子便不敢从严处理。
  民:他也给我来了电话,说他同春妹的恩情已断,要给他立即办离婚手续。
  信:那你以为怎样?
  民:离婚的事我管不了,主要是审清案情要紧。
  信:你不怕得罪这位红人吗?
  民:(唱五字板)
  依法律办事,
  据实来审理。
  信:(接唱)
  为忠有权势,
  独手遮排天。
  你要多注意,
  勿惹祸端起。
  民:(接唱)
  有党的支持,
  认真审案子。
  不畏权与势,
  敢主持正义。
  (转中板)
  共产党,
  解放人类求真理,
  怎能含糊乱审案子。(煞板)
  (白)这一案件有很多疑点,所以特别来提审案犯问清楚。
  信:现在就提审春妹?
  民:是的。你快带春妹来。
  信:是。(下带双手上锁的春妹上)
  妹:(唱反线)
  晴天霹雳起风波,
  含冤负屈多苦楚。
  反良人,
  狼肝狗肺情这薄,
  手段毒辣世上无。
  分明是,
  喜新弃旧情义薄。
  欲毒死我他另娶。
  错毒阿公起风波,
  春妹含冤多苦楚。
  到现今,
  天大罪条给我当,
  椿椿条条怎说清楚。
  (进审讯室,信指示春妹坐在被审位上)
  民:你是林春妹吗?
  妹:正是。
  民:春妹,钱开仁是你毒死的吗?
  妹:唉,同志……
  兵:(喊威)春妹,你现在是犯人,不许你称同志!
  妹:好。称首长大人好吗?
  民:不,这也不可以。我不是什么首长大人,我是人民的勤务员,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你就称呼我审理员吧!
  妹:啊,审理员呀,冤枉啦!
  (唱叠板)
  民女春妹,为人良善,
  嫁给为忠,共结朱陈。
  丈夫在外,造反革命,
  平步青云,官运连升。
  居住县城,不回家庭。
  春妹在家,敬老养亲。
  日夜操劳,种地耕田,
  养家活口,力量使尽。
  哪料为忠,做人不仁,
  嫌我村妇,弃旧喜新。
  骂我丑笨,对我反脸。
  迫我脱离,解除婚姻。
  前天为忠,回家会面,
  假情假意,送我牛奶。
  适逢阿公,病症缠身,
  连声喊叫,口喝难忍。
  因此春妹,送去牛奶。
  因此春妹,送去牛奶。
  (转中板)
  那料到,
  阿公中毒死丧身,
  害得春妹备受苦冤。(煞板)
  民:(唱高尖)
  听春妹他的申辩,
  合情合理有原因。
  未免我,
  细心审理究底根,
  水落石出弄分明。
  (转中板,对春妹)
  春妹你,
  丈夫告你心残忍,
  毒死家翁罪条非轻。(煞板)
  妹:冤枉呀!春妹我为人如何,左邻右舍知道一清二楚,请审理员调查清楚,为我伸冤。
  民:当然要调查清楚。
  (吴明信拿一叠公文上)
  信:老李,这是刚送来的尸体检查书。证实钱开仁确系中毒致死。毒药是剧毒氰素。
  民:春妹,你听见了吗?
  妹:我在家务农,那有此毒药?
  民:那天的牛奶是谁冲给你阿公吃的?
  妹:是为忠冲给我吃的。
  民:你吃了吗?
  妹:没有吃。
  民:为何不吃?
  妹:刚要吃便听到阿公喊叫口渴,因此将牛奶端给阿公吃。
  民:(点头)哦,是这样的。这是事实吗?
  妹:一点不假。
  民:你端牛奶给阿公吃时,你丈夫在家吗?
  妹:不。那时恰好民兵连长张玉武把他叫出去了。
  民:(唱中板)
  此段细节有来由,
  顺藤摸瓜抓凶手。
  细查访,
  把凶案真情探求,
  不查清楚决不罢休。
  (民写记录,静场)
  (陈世权上)
  权:(唱中板)
  受主任首长嘱托,
  来把凶案审清楚。
  效忠首长有功劳,
  飞黄腾达机会好。
  (进审理室)
  权:(得意地)老李,县革委会特别重视春妹毒死家翁案。这是阶级斗争的新动向,派我来协助你审理此案。
  民:(扫了世权一眼,冷笑)这案件和主任有关,当然要特别重视了。你认为此案如何审理好呢?
  权:这有什么难办。春妹这个凶手如不坦白招供,便将她吊起来下刑。不许她狡辩。招了便立案判决。
  民:(冷笑)可是这春妹嘛,乃钱主任结发妻子,县革委会主任夫人,你刑讯逼供,不怕得罪钱主任吗?
  权:(傲漫地)咳,怎会得罪钱主任呢?是他交代我这样审的,他早和春妹断情啦!
  民:(冷笑)哦,是钱主任交代你这样审的。
  权:(略知不对)不,不,是我要这样审的。
  (猛拍一下案子,对春妹)春妹!你这个凶手可知罪吗?快坦白交代!
  妹:冤枉呀,我没有罪!
  权:(大声恐吓)不许你狡辩!( 上前猛打春妹一巴掌。春妹跌倒在地)
  民:(愤怒地)老陈,你这是干什么?
  权:审案啰!
  民:你哪里学来的这一套审案方法?
  权:这是革命造反派的审案方法。
  民:(更加愤怒)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革命专政机关,要讲无产阶级的法制,不能使用国民党法西斯的逼供信的那一套。(下扶起春妹)春妹,你将事情真实情况讲清楚。
  权:老李,你同情案犯,你的革命立场哪里去了?
  民:(尖锋相对地)审案是以事实为依据,我只知道依照党的政策办事,不理解你所说的革命立场是什么意思。
  权:(讽刺地)你不理解吗?不理解是要吃亏的。难道你不懂得什么叫权势吗?
  民:我只懂得相信真理,却不害怕权势。
  权:哼,说得好听,你等着瞧。告诉你,现在的天下是我们造反派的天下,你跟不上形势,就要倒霉!
  民:(气极)不许你来干扰我审理案件。
  (吴明信上)
  信:好吧,老陈,老李,这些事以后再商量吗!(门外吵闹声)
  民:外面吵的什么?
  信:钱开仁的一家人要求来作证。
  权:(兴奋地)好呀!对凶犯人民是痛恨的,都自动的来做证了,快让他们进来吧!
  民:好吧!以后我们还要向群众调查。(明信带钱母、春花、小丽上)
  母:春妹媳妇,你好命苦呀!(抱头痛哭)
  花:嫂嫂你好冤枉呀!(抱头痛哭)
  丽:妈妈呀!(上前伏在春妹背上哭)
  权:(喝叫)不许你这些人哭哭啼啼的。
  民:请大家安静点,有话慢慢讲清楚。
  权:你们都是来作证春妹毒死家翁的罪行的吗?
  母:不,我们是来作证春妹无罪的。
  权:不许你们做这样的证!
  民:审案要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准许她们讲。
  权:老李,你的立场站到哪里去了?
  民:我的立场吗,站在人民群众方面嘛。(对钱母)伯姩,你请讲。
  母:(唱中板)
  法官同志听我学,
  春妹含冤受苦楚。
  民:你是谁?
  母:(接唱)
  我是春妹的家婆,
  为忠母亲到公堂。
  权:好极了,你是个苦主,要为你的亡夫报仇呀,怎么都替凶手喊起冤来。
  母:(接唱)
  春妹不将凶手做,莫屈好人冤枉多。
  权、民:凶手是谁?
  母:凶手吗?凶手是钱为忠。
  权:你,你这婆婆疯了!连做县革委主任的儿子都不要了!
  民:请伯姩细细讲来。
  权:不许她诬陷首长。
  民:她是为忠的亲娘,春妹的家婆,被害死者的妻子。她对一切是会一清二楚的。一定要让她讲。(对母)请讲!
  母:(唱中板)(民记录)
  春妹为人很良善,
  敬老爱幼心不偏。
  操劳家务多苦辛,
  今朝何堪受屈冤。
  忆往情,
  与为忠谈爱当年,
  支持为忠恩义真。
  后来结婚成爹姩。
  生下小丽女婵娟。
  那料到,
  为忠做官良心变,
  旧日恩情放回边。
  回家来,
  借口春妹不相称,
  吵闹脱离恩义尽。
  我对此事心不忍,
  劝解多来费心田。
  那料到,
  畜生为忠心这偏,
  害妻不成害死父亲。
  权:你这婆子胡说!
  母:这不是胡说,这是实情。
  权:你这婆子真笨,儿子是亲生的,春妹是娶来的,你不同情儿子,却同情媳妇。
  母:同理不同亲呀!
  (唱中板)
  为忠是我生下来,
  艰苦怀孕十月胎。
  亲生儿子谁不爱,
  自小捧尿和拾屎。
  那料到,为忠他,
  一朝做官良心歹,
  这样儿了我爱不来。
  权:你这婆子真疯了!你骂的不是你的儿子,他是我们的县革委会主任,也是要治罪的!
  民:(怒)老陈,你,你还算个政法人员吗?
  权:(唱争辩腔)
  忠字当头最要紧,
  对特首长心要真。
  李在民,
  不识形势在发展,
  阶级立场最要紧。
  民:(唱争辩腔)
  共产党,
  赤胆丹心为人民,
  怎忍百姓受含冤。
  陈世权,
  干扰审案理不应,
  破坏法纪罪非轻。
  权:(怒)(唱中板)
  李世民,
  一意孤行不听劝,
  违背上级罪条难免。
  (白)我向革委会汇报去,你等着瞧吧!(愤然转身而出,又折回来)在民,你将案卷交给我!
  民:我受党委委托办案,这个案卷材料不能给你。
  权:你真的不肯给我!
  民:当然不能给你。
  权:(威胁)你一定要担负后果。
  妹:审理员呀,你要为民伸冤!
  民:为人民负责,一切后果由我担负,用不着你担心。(权愤然下。对众)我一定要将案情真相弄清楚,(交记录给春妹,及母签字)你们回去吧!(喊)吴所长!(吴明信上),你带春妹回去,再回来商量件事。
  (信带春妹下,小丽喊叫妈妈)
  妹:小丽,你听婆婆的话!
  母、花:媳妇、嫂嫂,你要保重呀!(春妹下。母、花、小丽下)
  民:(独步沉思唱中板)
  力挽狂涛为人民,
  那怕滔天浊浪掀。
  钱为忠,
  作恶多端心残忍,
  如何将此案审分明。
  (明信上)
  信:老李:你刚才那样顶撞陈世权,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他是钱为忠的心腹呀!
  民:这一点我清楚,因此我们一定要争取时间。
  信:我们该怎样办?
  民:我立即将案情向县委王书记汇报。并要求将案情转报地区党委,要求派专案组来查处此案!
  信:这样当然好,但案件证据还不足呀!
  民:有了钱为忠亲母的作证,我们便可上报了。我已查明,宣传队的孟娜和钱为忠经常鬼混。
  信:他们那些人定然放不过你,特别是案卷记录他们定然要来抢,这咋办?
  民:案卷立即转送县委书记。我暂躲一下,并暗中查案。
  信:好。可是春妹呢?
  民:估计他们要对春妹下毒手。你要尽一切努力,保证春妹安全。
  信:好。你放心吧!
  (民拿起案卷下,幕落)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16:39
  第五场 麾 窟

  时 间:紧接上场
  地 点:县委大院,为忠住楼
  布 景:同第一场
  上场人物:为忠、孟娜、母、小丽
  幕 启:孟娜浓装艳抹,斜躺在沙发上翻看画报,看了几页后不耐烦地站起来,走到窗边张望。看了一眼手表。随手从盘子里拿起一块西瓜吃,吃完随手将瓜皮扔在地板上。
  娜:(唱中板)
  日丽风和艳阳天,
  绿掩高楼红花鲜。
  人生最美青春期,
  行欢觅乐应及时。
  学蜂蝶花间游戏,
  效春燕交颈喃呢。
  我和为忠深情意,
  爱情都如油入面。
  (望窗外,白)怎么为忠还不回来?
  (为忠上,孟娜扑进为忠怀里)
  忠:啊,我的孟娜,我的小鸟儿,你等久了吧!
  娜:什么事拉你的腿,都下午一点了才回来?
  (娜撒娇地双手搭在为忠肩上,为忠将娜抱起吻了一下,转身将娜甩了一圈,忽然踩着孟娜刚才扔在地板上的西瓜皮,为忠脚下一滑,同孟娜一同跌倒,一个在西,一个在东,桌上一瓶墨水掉下来洒在孟娜身上,粉红的连衣裙被墨水弄成到处黑点。
  为忠撞倒了脸盆架,被脸盆里的水洒得一身透湿。
  娜:(挣扎起身)哎呀,痛死我啦!
  忠:(挣扎起身,抖抖身上的水珠)啊,跌得好厉害!(走了几步,一瘸一瘸的,蹲下按摩)今天真倒霉,尽逢不吉利!
  娜:你又碰上什么不吉利的事啦?
  忠:早上出门碰个疯女人脱裤拉尿,回来又跌了这一跤,真是有点不吉利呀!
  娜:看你,也够迷信的了。(触及心事)春妹的案办得怎样了。
  忠:我想不会成问题的。那个李在民我不放心,我已经派陈世权去办这个案了。、
  娜:陈世权当然好,可是这个人勇有余而谋不足呀!
  忠:不怕的,他会把这件事办好的。(见娜衣裤洒满墨水,大笑)哈、哈、哈!
  娜:你疯了,笑什么!
  忠:(大笑)看你打扮成什么样子啦!
  娜:(看见身上溅满墨水)咳,你要赔我裙子。
  忠:娜,别急,我早给你买了。
  娜:笑了,拿来我看看。(忠拿出一条红裙子)
  忠:看,多漂亮的红裙子,你穿上会更漂亮。
  娜:好呀!红色象征革命,我们革命造反派就是爱呀!
  忠:好好,换上吧!
  (娜拿着红裙子,在厅间对镜比划,此时钱母携带着小丽进来)
  忠:(看到钱母一怔,转又镇静)啊,是母亲你来了。
  母:(扫孟娜一眼,娜转身进房)你还认得妈?这个女人是谁?
  忠:啊,啊,她,她是同我一道造反革命的孟娜好同志。
  母:哼!好同志!就是她迷了你的心,做出这害妻杀父弃子的事吧!
  (唱教子腔)
  畜生呀!
  为人良心丧失尽,
  为非作歹,祸及双亲。
  害妻弃子,心肠残忍,
  迷恋妖妇,蜜语甜言。
  生不孝子,毒死父亲。
  可怜春妹,狱中含冤,
  小丽孙女,难见娘亲。
  畜生呀,你罪条大犯五刑,
  家规国法皆难容忍。(伤心哭)
  丽:阿婆,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忠:啊,母亲!母亲!小丽!小丽!
  (唱反线)
  听母亲骂我言语,
  心中悔恨生悲凄。
  爹爹他,
  误服毒药已身死,
  使人进退心迟疑。
  (忠要上前抱小丽,娜从房间出)
  娜:首长,你!
  忠:唉,这叫我如何是好!(退一步)
  娜:注意阶级立场!
  母:(唱高尖)
  看见妖女吐毒语,
  激我万丈怒火起。
  败我家庭害我儿,
  上前去,
  重重挥掌去打她。(母上前扫了娜一巴掌)
  娜:(捂住面颊)啊!反了!反了!阶级敌人造反啦!这件事看你怎么办?(气忿,怒下)
  忠:娜!亲爱的娜!你别走!(追下)
  母:这畜生真被妖妇迷的发疯了!
  幕落。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18:25
  第六场 看守所决斗
  时 间:紧接前场。
  布 景:同第三场,看守所。
  登场人物:陈世权、钱为忠、吴明信、春妹、钱母、小丽、李在民、钱为义。
  幕 启:陈世权、钱为忠上。
  权:(唸)一夜劳顿空张网。
  忠:(唸)走了在民祸临头。
  权:(唸)只要春妹肯认罪,
  忠:(唸)化险为夷妙计高。(白:看守所到了)。
  权:(喊)老吴!吴所长!(吴出)
  信:(白)啊!是钱主任,陈股长!何事着急来此?
  忠:(白)我们要将春妹此案审理清楚!
  信:(白)啊!是要提审春妹(成竹在胸),报告首长!这可是不能审呀!
  忠:(白)为何不能审?
  信:唱(中板)唉,主任!
  你是此案当事人,
  是原告,
  怎能审理被告人?
  (白)主任!党中央哪有一条法律规定原告可以审理被告的?
  忠:(白)这……,这……
  权:是我来审的!
  信:(白)你来审也不成!
  权:(白)我是钱主任,啊,不!是县革委会派来审理此案的专案人员,怎的也审不得?
  信:(白)春妹此案是毒杀人命重大案件,案情跟县革委会主任有关。县委已委派李在民同志专门审理此案。命令我此案除李在民同志可以提审外,不许任何人提审。
  忠:这,县革委会的委任就不算。
  权:县革委会的权力不算权力?
  信:我们应当服从党委的领导,党领导一切啰!
  忠:(唱中板)(狗急跳墙)
  县委都是走资派,是革命的大障碍。
  踢开党委闹革命,才能胜利不失败。
  (白)现已查明,李在民是个叛徒,美、蒋特务,我已通令缉拿,他不能过问此案!
  权:对!我们就是要踢开党委闹革命!这是毛主席号召我们造反派的。
  (静场)
  忠:我们一定要提审!
  权:快去提春妹出来!(信静立不动)
  忠:你这个看守所长究竟站在什么阶级立场?
  权:我站在无产阶级法律立场上!
  忠:(见硬的不成,转软的)好吧!不审就不审。我要见春妹总可以吧!
  信:(胸有成竹)好,到监号去见吧!
  (信带忠权绕场。二道幕启,转对春妹)春妹,你的首长丈夫来看你了!
  妹:(带手铐上隔着铁栏)
  (唱苦腔)
  愁未了,
  旦间风雨暗天地,
  身罗奇冤到何时?
  狱中受苦多惨凄,
  铁窗愁怀泪淋漓。
  恨难消,
  为忠做人丧天理,
  毒妻杀父罪滔天。
  (转中板)
  春妹我,
  强忍冤情打官司,
  揭露内幕我永坚持。(煞板)
  忠:(假情假意)唉,春妹!你我夫妻一场,真想不到你竟做出这样的事!你还是坦白交代,让政府从宽处理为好。
  权:坦白交代,立即放你出去!
  妹:(愤怒)唱高尖:“
  看见反良这当时,
  春妹我,
  七窍生烟怒火起。
  往事多少忆当年,
  错嫁豺狼悔已迟。
  都安说,
  恩爱夫妻永伉俪,
  白头百岁不分离。
  处料到,
  多情竟将我心迷,
  难见反良贼心理。
  到如今,
  失身一时害一世,
  夫妻冤仇大过天。
  (转对为忠)
  反良呀!
  处枚妖精将你迷,
  害妻弃子丧天理。
  你今官大有权势,
  堂堂主任大架子。
  旧日情义全忘记,
  学陈世美不认妻。
  反良你,
  当日誓讲不分离,
  而今反良害发妻。、
  反良你!
  你欲嫌我便脱离,
  何必害我这惨凄。
  真可怜,
  老父被毒死过世,
  又来害我丧天理。
  反良呀,到今日,
  我如被你害死,
  定做鬼吃你肝脾。
  忠:(唱中板)
  听见春妹的言语,
  声声骂我丧天理。
  为忠我,
  心不歹毒怎遂志,
  做官不怕丧天理。
  (转对春妹唱争辩腔)
  春妹你真太放肆,
  不肯认罪后悔迟。
  杀人偿命依法制,
  枪毙你是也可以。
  春妹:(唱争辩腔)
  为忠你莫行横势。
  你是凶手有证据。
  忠:哈、哈、哈!你说我是凶手有谁会信呢?有谁会信儿子会毒死亲爹?
  权:谁会信堂堂县革委会主任是毒死父亲的凶手!哈哈哈!
  妹:谁都会相信。像你这样官迷心窍的人,是什么丧天理的事都会做出来的。
  忠:(怒、冷笑)春妹!你好利的口 呀!(转对信)吴所长,快开门,我要把她带走!
  权:快开门!
  信:这个门我不能开,也不许你们把她带走。
  忠:这你不用管。
  信:这,我是一定要管的。我是看守所长,不能将案犯交原告带走。
  忠:这与你无关。
  权:是,与你无关!
  信:这,就是和我有关。
  忠:我是县革委会主任,我有权将她带走!
  信:没有党委的命令,我决不允许任何人将案犯带离看守所。
  忠:快开门!
  权:快开门!
  信:不能开门!
  忠:(掏出手枪指信),你开不开?
  信:我不能开!
  (此时,为义、钱母、春妹、小丽上)
  义:(义穿军装)
  为忠哥,什么事动枪动炮的?
  忠:哎呀,弟你来得正好。
  妹:娘呀!媳妇好苦呀!(向义)二叔呀!~嫂嫂我冤枉呀!
  义:嫂你放心,我就是为此案来的!
  忠:好呀,弟你也是为此案来的?
  义:正是。
  忠:弟呀!俺家门不幸,娶了个歹毒老婆,竟毒死了俺老父!
  义:这件事母亲已经详细告诉我了,害死父亲的不是嫂嫂而是你!你这披着人皮的狼!
  忠:啊呀!弟弟……
  义:我和你不再是兄弟!
  (唱中板)
  为忠你,
  造反发迹弄权势,
  毒妻杀父罪滔天。
  喜新弃旧太卑鄙。
  道德坠落禽兽不如(煞板)
  忠:(唱中板)
  为义呀!
  你我是手脚兄弟,
  手指如何屈外边。
  哥我做官有权势,
  为何都来拆台基。
  义:(唱中板)
  是非从来顾大义,
  兄弟之情放回边,
  为忠你,
  做人无仁又无义,
  心肠毒辣丧天理。
  为义我,坚持原则办公事,
  我不同亲应同理。
  为忠:(对钱母,唱中板)
  母亲呀!
  我是你亲生子儿,
  自小饲养在身边。
  儿今做官有权势,
  母你应该大欢喜,
  母亲呀!
  你同春妹做个么?
  不同(护)亲子缺道理。
  母:(唱教子腔)
  畜生呀!
  官字当头将你迷。
  为非作歹丧天理。
  害妻弃子毒父死,
  还有乜母子情义?
  忠:(愤然唱争辩腔)
  既然是,
  母子之情不再记,
  兄弟情义放回边,
  从今后,
  各人做各人的事,
  不用管我事今天。
  (重新掏出手枪,指信)(白)快开门!
  义:(此时也掏出手枪,指着忠)
  我是奉命来此地,
  进行军事的管制。
  为忠你,
  不许乱来做坏事,
  我要将社会秩序来维持。(煞板)
  (此时在民也带二名战士上)
  在民:为忠!放下枪,不许乱来。我现在是奉省军管会来处理此案的。要带你和世权、孟娜和春妹到案审理。
  (忠、权:瘫坐在地!)幕落。
  内众唱:岂让歹人行横势,
  党的威权护正义。(剧终)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