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琼剧玉 琮 传 奇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21:00 点击:89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玉 琮 传 奇

  (大型古装琼剧)


  许荣颂 创作


  场 序
  第一场 灾后县城
  第二场 奏劾贪官
  第三场 巡按上当
  第四场 巡按遇盗
  第五场 乡村察访
  第六场 重访县城
  第七场 认婿团圆
  第八场 尾 声

  人 物
  赵 正 男,廿三岁,巡按
  王师直 男,六十五岁,告老京官
  柳 氏 女,师直老妻
  王青云 女,廿一岁,师直女儿
  胡育民 男,四十岁,当凃县知县
  朱月容 女,廿五岁,胡育民之宠妾
  李 大 男,三十七岁,灾民
  李 妈 女,三十二岁,灾民
  此外,胡育民侍姬二名,婢女一名;卖唱盲老一名;卖唱盲老孙女一名;公差衙役数名;民夫数名;王师直家人王大一名;胡育民心腹管家一名;强盗头目一名,喽啰数名。

  第一场 灾后县城
  景:凋蔽的灾后当涂县城,房屋坍败,唯县衙雄踞,朱添大门,画栋雕栏,甚是堂皇。衙中正在大兴土木,赶建迎官邸。
  上场人物:王师直、衙役、民伕、知县、大。
  墓启:乐奏哀怨,一群衣衫褴褛,脸黄肌瘦的民夫被衙役驱赶着搬运石头、木料。
  众民伕:(唱)
  天灾人祸共煎熬,
  百姓受苦如猪狗。
  滔滔洪水退去后,
  官府征伕筑高楼。(绕场)
  筋疲力尽多悲哭,
  汗水和着泪水流。
  民夫难觅活路走,
  当涂官府虎狼嚎。
  [王师直伴家人王大上, 一民伕晕倒,衙役上前举鞭抽打,师直上前拦阻。]
  师直:不许你等乱鞭打人!
  衙役:(回头认出是告老京官王师直)啊,是王老爷!这些伕役做工慢吞吞,不用鞭子抽打几下是不行的。
  师直:荒年饥岁,百姓苦不堪言,官府不着力救济,竟然征伕役,大筑什么迎官邸。实在有悖天意民心,你等凌辱民伕更是不应。
  衙役:这是县太爷之命,小的监督工程,不得不如此。
  伕众:老爷呀!救救百姓,劝县太爷将建迎官邸的事停了吧!
  师直:(唱中板)
  目睹百姓受苦罪,
  官府残忍乱所为。
  匤民济世行慈悲,
  救倒悬我应多过问。
  [幕内鸣锣喝道声:县太爷出巡,闲杂人众快快让路!]
  师直:一个小小知县居然如此威风,可恼!可恨!(暗忖)他来的正好,且待我上前问问。(下)
  衙役:县太爷来了,你们快搬!快搬!
  [衙役驱赶众民伕搬运石头、木料,众民伕喊苦声,搬运石头木料下场。]
  [胡育民骄气十足,全副仪仗,满脸得意地上。]
  知县:(唸)
  为官但顾腰包饱,
  不管百姓缺米缺柴。
  [师直上前]
  师直:轿中的官可是知县老爷?
  衙役:正是。
  知县:何人大胆阻路?
  衙役:是……是王老爷。
  知县:(从轿窗探出头)王老爷半路拦轿有何要事?
  师直:现今洪灾严重,百姓苦饥苦寒,流离失所,贵府应当着力救灾才是,却如何大征伕役,兴建迎官楼堂?
  知县:哈哈,王老爷!你也是官场的过来人,当知官场的利弊得失,这迎官邸乃修建迎接当朝严太师的,当然要着力兴建。
  师直:现在本县遭灾,自应以救灾为要。
  知县:救灾也好,建宫邸也好,这是本官之事,王老爷乃致仕在野之人,不须过问。
  师直:有关百姓疾苦,我虽然致仕也要过问。
  知县:哎呀呀!过问你就过问吧,可是你不要忘记,我是在为严太师兴建的迎官邸。
  [一差役上]
  差役:报告老爷!
  知县:何事?
  差役:赈灾粮船已到,请老爷前往验看发落。
  知县:好,待本县亲自前往发落。哎,起轿啰!
  [轿夫抬轿,知县等下]
  师直:好一个横行当涂的狗官!(转对家人)
  王大!你且到码头看看,运回几船粮,看这狗官如何将粮发落。
  王大:小的遵命。
  师直:要认真在意。
  王大:小的晓得。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23:11
  第二场 奏劾贪官
  景:城郊驿道旁。台右瓦房一幢,门向大道,照墙已坍半截,斜对面大柳树一株,左近村舍俱是断坦残壁。远处江流一线,田园多被沙堵毁埋,一派大灾后的凋败景象。
  上场人物:师直、青云、王大、柳氏、灾民。
  幕启:王师直缓步上。
  师直:(唱反线)
  洪水茫茫天降灾,
  锦绣江南成大海。
  人为鱼鳖碧波里,
  遍地灾民哭声哀。
  [走向门口往外张望,叹气,青云上]
  青云:爹爹,你又叹气了。
  师直:女儿啊!似此灾荒,百姓灾难深重呀!
  [大路上一群挑儿担女,扶老携幼的灾民过场]
  师直:你看,大路上都是逃荒的人群。
  青云:是呀,似此惨景,实在叫人目不忍睹!
  (唱反线)
  田园村舍尽荒败,
  遍地饿殍无人埋。
  茫茫前途夕照里,
  灾民苦难有谁知!?
  师直:(唱反线)
  百姓饥寒受苦灾,
  一班贪官发横财。
  王孙公子华筵开,
  弦歌宴饮上高台。
  青云:爹爹,人间确是多有不平呀!
  师直:杜工部“朱门洒肉臭,路有冻死骨”诗句,确是写得深刻啊!
  青云:不是说朝廷已拨下了救灾钱粮救济灾民吗?
  师直:赈灾钱粮是拨下了,可是经过一班贪官污吏之手,拔到灾民手中也就所剩不多了。
  青云:是官府贪污了?
  师直:是呀,我们当塗知县就是如此,救灾钱粮都不知被他弄到何处去了。
  (唱中板)
  朝廷拔款来救灾,
  狗官贪污将民害。
  (王大上)
  王大:稟告老爷,救灾粮船小的已弄清楚了,共运回粮船五艘。
  师直:知县如何发落这些粮船?
  王大:二船粮搬入官仓,三船粮尚停泊码头,小的看到耀记粮行老板李财在同知县谈话,行藏诡秘。
  师直:哼,可恶!果然不出我所料,这狗官又和粮商勾结,私卖账灾粮。
  青云:这狗官如此横行无法,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敢告他?
  师直:有,有呀!你爹爹今早已写就了告这狗官的奏疏了。只是尚未有得力之人送上朝去。
  青云:(唱中板)
  爹爹他,
  正气满腔除民害,
  青云钦敬在心里。
  (白)爹爹,这奏疏就交给女儿带上朝去吧!
  师直:这……这行不得。
  青云:如何行不得?
  师直:你乃一介幼女,如何能跋涉远途?况且现今盗贼横生,旅程难行,如何去得!
  青云:这却不妨,难道爹爹忘了女儿曾自幼学习武艺吗?
  师直:爹爹并没有忘记。
  (唱中板)
  追往事,
  沧桑变幻十年前,
  也是长江发水灾,
  女儿不幸淹水里,
  生死存亡我未知。
  青云:(接唱)
  女幸得,
  普济法师救出来,
  教习武艺在山里。
  潜心习武历十载,
  学成武艺喜归来。
  (白)爹爹,为了救一县灾民,这奏疏就交给女儿带上朝去吧。(柳氏上听)
  师直:女流之人,远涉途程,实在诸多不便。
  青云:爹爹,你又忘了。想女儿在山上习武之时,一贯是男儿打扮,走路举动都是男儿的样子,这次上京,就依旧男儿打扮不是很好吗?
  师直:(想)好吧,为了救一县灾民,你就去吧!(交奏疏)女儿,这奏疏就交给你了。
  青云:是。(接奏疏,柳氏突出)
  柳氏:你们父女瞒着我要上京送什么奏疏呀?
  师直:夫人,是送弹劾知县贪污账灾钱粮的奏疏。
  柳氏:老爷,你又老糊涂了。想你在京为官之时,为奏劾奸臣严嵩,被害得九死一生,老爷你就忘记了。
  (唱叠板)
  云烟变幻,遥忆当年,
  几多苦情,多少往事?
  朝廷昏暗,淆乱纲纪。
  奸臣当道,结党营私,
  横行无法,暗地昏天,
  生灵涂炭,民苦悲凄。
  老爷为民,坚执正义,
  上疏弹劾,贪官污吏。
  岂料奸党,权势遮天,
  陷害忠良,囹圄之地。
  幸得海瑞,出力维持,
  才救出来,得免一死。
  那时老爷,气结胸臆,
  不愿为官,告老归里,
  又逢水灾,冲走女儿,
  孤苦无靠,老夫老妻。
  有幸女儿,获救未死,
  现今承欢,仅此一女,
  你却叫她,远送奏摺,
  跋涉程途,赴身危地。
  老爷呀,尚有半点差池,
  你我老来晚景悲凄。(煞板)
  师直:那次冤狱,姻亲赵家,已是家破人亡。
  孤儿逃难,至今尚未知其下落。
  青云:爹爹,是哪一处姻亲有此苦情?
  柳氏:唉,可怜你尚未得知!
  师直:现今女儿也已长成,这事也该告诉她了。
  柳氏:女儿呀,待为娘告诉你吧!当年你爹在京为官,和御史赵岳山友善,因此将你许配赵家公子赵继孟,后赵御史被陷害致死。奸党尚要斩草除根。赵公子由乳妈携带逃亡出京,至今未知下落。
  青云:(唱中板)
  呀……听娘亲一席言语,
  青云早已定藕丝。
  可恨奸党行横势,
  陷忠害良太不是。
  除奸当有英雄志,
  誓扫云雾澄天宇。
  (白)爹爹,这弹劾奸官的奏疏就交给女儿送上京去吧!
  柳氏:此事关系重大,女儿去不得。
  师直:她满腔报国豪情,还是让她去吧!
  柳氏:身边仅此一女,怎能忍心让她远去。老爷,你还是把奏疏烧了,不要管那些事吧!
  师直:夫人,士为国效命 似此四野荒乱,民不聊生,奸官横行之际,我岂能苟且偷生!
  柳氏:话虽如此,可是……
  青云:女儿自会小心在意,不妨事的。
  师直:好吧,女儿就去吧。顺便到海瑞大人处告知此情,并留意打听你夫婿下落。
  青云:(含羞)女儿晓得。
  柳氏:唉,去便去吧!(忽有所思,下拿一玉琮复上),这玉琮原是赵家订婚之物,女儿,且将这玉琮带上吧。
  青云:(含羞地)遵命。(接玉琮带上)
  柳氏:唉,一个独身女子,我怎能放心得下!
  [青云学男儿姿态,绕场迈步]
  青云:爹娘,你看怎样?
  师直:像,像个男儿汉,像个男儿汉!
  柳氏:这……娘就放心了。
  青云:女儿就此拜别爹娘。
  师直:柳氏: 路上多加小心。
  青云:女儿晓得。(下)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25:01
  第三场 巡按上当
  景:县衙后院。翠竹假山,曲栏红亭,亭前台墩上摆有几盆盛开的秋菊。
  幕启:胡知县得意地狂欢喜舞。
  上场人物:知县、月容、家人、侍姬、探事、赵正、公差、衙役、师直。
  知县:(唸)
  做官不怕小,
  只要赚钱多,多,多,多。
  (白)本知县胡育民。唉,诸位,我这七品知县大名,千万要听清叫准,切莫叫我鱼肉民啰。嘻嘻,有那么一些不知下民就是爱叫我鱼肉民,反正由他们叫去,本县也不见怪,也不见怪!嘻嘻……
  (唱太和腔)
  身穿朝服做知县,
  官职虽小赚钱多。
  一朝猢狲穿靴鞋,
  老虎狮子放头低。
  巴结上司我最会,
  生财有道笑开怀。
  官场随机看高低,
  逢迎奉承窍门多。
  诗词文章不甚解,
  爱饮浓洒吃肥鸡。
  三妻四妾莫奇怪,
  爱花惜柳风流知县。
  (白)人常讲大官好做小官难当,我讲大官好做小官也好当。做小官的只要骨头软,嘴上抹油,舍得跪拜,善于溜须拍马,做小官也是吃香的。你不要低看我这七品芝麻官,朝里有大官给我撑腰,手下有胥史衙役为我办事。嘻嘻!见了上司我是绵羊,见了下属嘛,我却是老虎了。哈哈!
  (朱月容伴二侍姬上)
  月容:老爷何事发笑?
  知县:官运亨通,财源广进,心里高兴焉能不笑。哈哈哈!
  月容:老爷高兴妾也心畅。闲来无事,院中看花也是好的。
  知县:好!我的美人说得对,说得对!
  月容:(唱江浪腔)
  无限景色后院里,
  绿竹红亭曲栏矮台。
  知县:接唱
  靓装丽人站面前,
  月貌花容无限娇媚,
  (白):哎,我的美人儿!我的美人儿!
  (上前挽手)
  月容:老爷,你看又是秋菊盛开时节了。
  知县:是呀,又是秋菊盛开时节了。
  月容:听说晋代有个陶渊明很是爱菊。、
  知县:他是爱菊花,可我却爱金钱。
  月容:你,你就只爱金钱吗?
  知县:(想)哦,还爱……
  月容:还爱什么?
  知县:还爱你们这样的美人儿啰!
  月容:(喜笑颜开)多谢老爷!
  侍姬:多谢老爷!
  知县:那个爱菊的陶渊明曾说过什么:“归去来兮,岂愿为三斗米而鞠腰。”
  月容:这个人满肚牢骚。
  知县:我却是要归去来兮,大箱小柜都是钱。哈哈哈!
  月容:哈哈哈,哦,运来的五船账灾粮老爷都发落了?
  知县:发落了,已经入了我的腰包了。月容美人,你到房中将那红漆盒拿来。
  月容:拿来干什么?
  知县:有好东西给你看。
  月容:那好,待贱妾去拿来。(月容下复拿红漆小盒上)老爷,拿来了。
  知县:(打开)你看是什么!
  月容:(拿出金链、珍珠项圈、玉镯等)啊!都是些值钱东西。
  知县:这便是用新近运来的那五船赈粮换来的。我将它卖到杭州去了。
  月容:啊,老爷手段真高。
  知县:手段不高还能做官赚钱。你拿回去放好好吧(指红漆盒)
  月容:好,贱妾拿去放好。(捧红漆盒下复上)老爷发财,贱妾也就有福享了。
  知县:是呀,我发财你等自然是有福享啰!不过……
  月容:何事?
  知县:朝里严太师派人来报信说,有人上疏劾奏我贪吞账灾钱粮。朝廷派新科状元为巡按,即来江南视察放账详情。嘱我在意留心对付。
  月容:这却如何是好?
  知县:我自有妙计安排,不妨事的。
  (唱太和腔)
  神机妙算巧安排,
  有谋略瞒天过海。
  就算天子亲自来,
  也在我的圈套里。
  (一心腹家人上)
  家人:禀老爷,小人探得巡按大人午时将到。
  知县:哦,这么快呀!我所吩咐之事办得如何?
  家人:已贴出告示,百姓人众不穿新衣不许进城,违者拘役半年。
  知县:好,还有呢?
  家人:已吩咐开官库取出白米20担,在东西南北四街熬粥救济饥民。
  知县:好。还有呢?
  家人:已开官库称出白面千斤,分配给胥吏衙役家属,令其制作各种烧饼糕点在大街上摆卖。并令迎官邸暂时停工。
  知县:好,还有呢?
  家人:已令大小胥吏衙役,商贾居民准备香案迎接巡按大人。
  知县:好,好。一切就绪,只待巡按到来。(对家人)你再认真前往探事,巡按大人一到郊外立即来报,不得有误!
  家人:是。(下)
  月容:巡按到来,那些钱粮呢?
  知县:爱妻,你别担心,常言道:“百姓受灾,官家发财”现在正是我这知县发财的时候,吞下肚的鸡肉还舍得吐出来吗?我这不是计策都安排好了?
  (唱中板)
  口中鸡肉香喷喷,
  账灾钱粮对半分,
  十万灾民合一份,
  剩的由我一口吞。
  月容:(接唱)
  但愿老爷风帆顺,
  做官发财富子孙。
  老爷喂,
  人生在世似行云,
  纵情行乐莫负青春。
  知县:美人说得是。(忽然想起)哦,昨天写给你的那首曲词可曾演唱操练熟了?
  月容: 侍 姬:已操练演唱熟了。
  知县:好。待巡按到来,我传呼唱曲时,你们便充做歌妓在巡按面前演唱。
  月容:贱妾晓得。老爷确有妙算。
  知县:没有妙算怎能做官发财。(忽又想起)哦,还有一事要办。叫家人。
  月容:家人到来!(一家人上)
  家人:老爷有何事吩咐?
  知县:令你带书信一封,珠宝一盒,上京交严太师大人。
  家人:小人领命。
  知县:(下取书信并珠宝盒复上交给家人)路上小心在意,不可有误。
  家人:小人晓得。(下)
  知县:花了小钱,赚来大钱,这就是做官的窍门啦。哈!哈!
  月容:老爷妙算!
  (探事上)
  探事:禀报老爷,巡按大人已到城外,请老爷定夺。
  知县:下令依前定计划行事。大小胥吏衙役立即列队跟随本老爷出城迎接巡按大人。
  探事:遵命。(下)
  知县:爱妾也请回衙,静坐待命。
  月容:贱妾晓得。(下。知县整冠束带,闭二道幕)
  (四公差伴赵正上)
  赵正:(唸)
  奉旨巡按驿途劳,
  为民请命赞声高。
  (白)本状赵正,御封江南巡按,奉旨视察灾情,整肃吏治,账济灾民,如有贪吞账灾钱粮,或救灾不力的地方官吏,定然依法从严惩办,决不姑息放过。(对跟随)已到何处地方了?
  公差:已到当涂县城下。
  赵正:已到城下为何不见县官来迎?
  公差:想是这知县屁股痒了。
  赵正:胡说,嗯……也许知县放账忙碌,哦,不对,这当涂知县是有奏疏上朝弹劾的。
  (知县带胥吏衙役上)
  知县:(长揖到地)小官胡育民……
  赵正:啊!你鱼肉人民知罪了!
  知县:(股栗下跪)不,不……小官岂敢鱼肉人民百姓,是下官的贱名叫做胡—育—民,有点音近鱼肉民而已。
  赵正:哦,你不是鱼肉民。
  知县:唉,小官就是胡育民。
  赵正:(厌烦)你说你不鱼肉民,转口又说你就是鱼肉民,真讨厌!
  知县:是,是,都怪小官这贱名不好,令大人讨厌。
  赵正:你可就是当涂知县?
  知县:是,小官正是敕授七品当涂知县胡育民。、
  赵正:胡知县,你可知罪吗?
  知县:(叩头)知罪,小官知罪!
  赵正:何罪?
  知县:大人步长,小官腿短,恭迎来迟,请大人恕罪。
  赵正:非此!
  知县:(有惧色)小官不知。
  赵正:(唱五字板)
  有人奏告你,
  非法行贪污,
  不为民做主,
  办事太糊涂。
  灾民无屋住,
  饥冻如狗猪,
  百姓逃荒去,
  四野多饿殍。
  (白)你可知罪吗?
  知县:(连忙叩头)(接唱五字板)
  效忠今明主,
  下官不贪污。
  赈灾将实务,
  为民敢做主。
  功德在宦途,
  百姓尽欢呼。
  何从有饿殍,
  奏告皆是虚。
  (白)小官一向尽忠职守,关心灾民,实无贪吞赈灾钱粮之事,请大人明察,为小官做主。
  赵正:我正为此事而来,没有便好,如有贪污害民之事,一定依法严惩,决不宽贷。
  知县:请大人进城审察,便知下官所讲非谬了。
  赵正:也好。你可前导。
  知县:多谢大人!(起立,对众人)侍侯巡按大人进城。
  衙役:是。(鸣锣唱道)巡按大人进城,所有闲杂人众,一律闪开让路。
  (绕场,二道幕启,显出县城景色)
  知县:请大人仔细审察。
  赵正:(唱高腔)
  庶民跪迎,两旁案香,
  人群来往,街市熙攘。
  黎民百姓,士农工商,
  各自乐业,太平景象。
  (白)看来贵县灾情并不严重。
  知县:请大人细看,可曾到处有饿殍。
  赵正:哦,是不曾看到饿死街头之人。
  知县:请大人细察,可曾有衣不蔽体之饥民。
  赵正:(唱高腔)
  行人都穿,崭新衣裳,
  绿女红男,打扮排场。
  放眼再看,两旁景象,
  卖糕卖饼,气味芳香。
  (白)果然贵县城市繁荣,人民乐业。
  知县:可是却有人奏告本县贪污赈灾钱粮,致使百姓饥饿,流离失所。请大人细察,为小官做主。
  赵正:是真是假,当然本官要细细审察。
  知县:请大人观看救灾粥棚。
  赵正:好(绕场,看看)
  (唱高腔)
  四街粥棚,普济民众,
  领粥饥民,得饱肚肠。
  好知县,救灾果然尽力量,
  百姓乐业应当赞扬。
  知县:(得意地)大人过奖了。
  赵正:本巡按一向处事公正,据实论说,好则讲好,坏则说坏。(对众胥吏、衙役公差)你等认为这当涂知县该不该赞扬?
  众人:该赞扬!该赞扬!
  知县:多谢大人勉励。
  赵正:还有何处可看吗?
  知县:大人驿途劳苦,且请即近馆舍歇息一下吧!
  赵正:不是说贵县正在大兴土木,修什么迎官邸吗?
  知县:是,是。(观颜察色)不过……
  赵正:不过什么?
  知县:不过尚未建成,已因灾情令其停工了。就委屈大人暂住在一般馆舍休息吧。
  赵正:本巡按奉圣上之命,了解灾情,查察地方官吏功过,自当不畏劳苦,不求安逸。
  知县:这就很好,请大人入馆舍休息,待小官叫几位教坊歌妓来唱唱小曲。
  赵正:为民请命,视察灾情,如何有心绪听歌妓唱曲?
  知县:聊为采风,于听唱中了解民情世态,不是也有可取之处吗?
  赵正:(想)这也使得,就借此采风以观民情!
  知县:请大人进馆。(众进馆,巡按坐定)茶来!(内应:“即来!”两靓装青衣捧茶上,复下。命歌妓上来弹唱,侍侯巡按大人!(内应:“即来。”李月容领四歌妓上)
  月容:叩见巡按大人!
  赵正:免礼!你们都是歌楼姐妹吗?
  月容:正是。请问大人欲听何曲?
  赵正:咏月吟花,怀春惜玉,一般流行小曲你等别唱。且将近来流传于街巷乡井之俚话村言、山歌民谣尽情唱些来听听。
  月容:遵命。(调弦清喉,弹唱插曲一,诸歌妓翩翩起舞。)
  朝阳照桃林,
  桃花吐芳芬。
  待时红桃熟,
  采摘献帝君。
  珠露润嘉稻,
  皇恩垂千秋。
  黎民同歌颂,
  功德永不朽。
  赵正:好啊!贵县百姓不忘皇上恩德,民风可谓淳厚矣!
  知县:大人过誉了。不过小官治理下民,也力使百姓不忘皇恩。
  赵正:这就极好呀。
  知县:再为巡按大人唱曲。
  月容:是。(唱插曲二,诸歌姬起舞)
  依旧柳绿花娇媚,
  当涂哪象遇灾年。
  只缘县令巧赈济,
  灾年一样乐滋滋。
  赵正:好呀!贵县德政可谓深入民心,教坊歌楼都谱曲演唱了。
  知县:歌妓胡乱唱来,小官受之有愧。
  赵正:本巡按目睹耳闻,待本巡按回朝奏闻圣上,定然升迁贵县官职。
  知县:(急跪)叩谢大人!
  赵正:可厚赠诸歌妓。
  知县:依命。(赠歌妓银两,月容等诸歌妓下)
  [一衙役上]
  衙役:禀老爷,告老京官王师直求见巡按大人。
  知县:(旁白)这个王师直老不死,总是和我做对,此时到来,定然搬弄口舌。(对衙役)巡按大人远道到此,正在歇息,不能接见。
  赵正:既然来了,就让他进来见见吧!
  知县:这……(无可奈何地)是。着令王师直进见!
  衙役:是。(下,王师直上)
  师直:拜见巡按大人。
  赵正:免礼!你便是王老前辈吗?
  师直:在下正是。
  赵正:王老前辈既曾为官,当知王法,为何乱上奏疏诬告胡县令?
  师直:并未曾诬告,所奏件件皆实。
  赵正:胡说!
  知县:乱讲!
  赵正:(唱教子腔)
  颠倒是非理不应,
  怎容你乱奏朝廷。
  县令本是勤恳爱民,
  赈灾有方执义行仁。
  县城繁华百姓感恩,
  教坊颂唱我耳听真。
  王师直,
  乱上奏疏诬良善,
  违犯律条当动杖型。
  知县:(乘机)求大人为下官洗冤。
  师直:大人不要听狗官之言,中其奸计。
  赵正:本巡按为政清明,决不傍听偏信,凡事都是亲自察访,以目见耳闻为准,有何奸计可中?(拍桌)不许你胡言乱说!
  师直:大人要以一县灾民为重,认真察视。
  赵正:本巡按已亲自察视了,你上疏诬告,本应责五十大板。
  知县:(得意)好,大板重重责打!
  赵正:(对知县)本巡按在此,也有你开口发令的份?
  知县:(扫兴,惊惧)不,下官不敢!下官不敢!
  赵正:恕他年老,暂免责打。(喝叫)左右,将他驱逐出去!
  公差:嘎!(上前将王师直掖出)
  师直:(回头)好糊涂的巡按大人呀!
  (被掖驱下)
  知县:多谢大人为下官做主,下官蒙恩自当厚报。(对内)家人,将礼品呈上!(一家人捧一红漆木盒上交知县。知县献与赵正)。些微薄礼,请大人笑纳。
  赵正:这是为何?
  知县:给大人珠链二串,玉器一件,聊报恩德。
  赵正:(勃然色变)本巡按乃奉公办事,公正洁廉为政,决不收受下属半点馈赠,你不要坏了本官清名。
  知县:(慌乱地观形察色)下官不敢。
  赵正:那赶快将礼物拿走!
  知县:下官拿走。下官拿走。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47:14
  第四场 巡按遇盗
  景:山岭起伏,林木茂密。时值深秋季节,枫林正丹,一大路穿过枫林,绕岭远去。
  上场人物:青云、赵正、王三、公差。
  启幕:青云上。
  青云:(唱程途)
  又是霜染枫林丹,
  策马道途越高山。
  京都歌舞夜不闲,
  天下百姓苦饥寒。
  群奸弄权限,
  狐鼠满朝堂。
  天灾人祸民苦难,
  四野悲歌心未安。
  虽是生非男儿汉,
  蛾眉志在除朝奸。
  (白)代父送奏疏,流连京城,不觉担误时日,据说朝廷已派新科状元赵正为巡按,前往灾区视察,未知事体如何,真教人心焦呀!
  (秋雁南飞鸣叫而过)
  (唱中板)
  鸿雁知秋飞南归,
  惹起愁情暗弹泪。
  赵郎逃难去未回,
  生死未知何处问。
  秋景惨淡催肠断,
  秋风萧瑟惹心乱。
  愁情难遗在闺门,
  人生离别何时重会?
  (白)离家日久,查访赵郎下落未得, 恐怕家中老迈爹娘挂心,且催马急上归程。
  (下。赵正率四公差上)
  赵正:(唱中板)
  巡按江南多劳神,
  为国何惧苦和辛。
  遇事察访看圆扁,
  是非结论情理真。
  当涂县令果爱民,
  赈灾用心民感恩。
  我回朝,
  将察访实情奏明,
  有赏有罚理之当然。
  (强盗头目王三带数喽啰出,围住赵正)
  王三:狗官,赶快交出金银财宝,便饶你性命,若不然,刀下无情,教你身首搬家。
  赵正:我奉旨巡按,视察灾情,何来金银财宝,你等强盗目无王法,众左右还不快替我拿下这伙强盗!
  公差:嘎!(抽刀上前与强盗交战,二公差败走,二公差被杀。赵正策马逃命,王三等紧追,下。)
  (青云策马上,忽闻喊杀声)
  青云:官道之上何来喊杀声?(登高而观,王三等紧紧追赶赵正上)
  王三:快留下金银财宝,若不然决不罢休。(强盗追上,赵正跌马,青云抽剑同王三等交战,杀死王三,众盗惊逃,青云走到赵正身边,赵正已经跌昏不省人事,青云取药放进赵正鼻中,赵正连打喷嚏,醒了过来。)
  青云:啊,醒了!醒来了!
  赵正:啊!我未曾被强盗杀死?
  青云:你未曾被杀死。
  赵正:强盗哪里去了?
  青云:被我杀死了。
  赵正:啊,强盗被壮士杀死了!多谢壮士救助!
  青云:行人遇盗,拔刀救援,理之当然。
  (赵正挣扎站起)
  赵正:有劳壮士。
  青云:敢问大人何事到此遇盗?
  赵正:(唱中板)
  江南洪水降灾难,
  百姓受灾苦饥寒。
  我本官,
  奉旨到江南巡按,
  视察灾情解民难。
  路过此,
  适逢盗贼绿林汉,
  险遭毒手一命残。
  幸蒙得,
  壮士拔刀解危难,
  搭救本官转危为安。
  青云:啊,原是巡按大人,小民冒昧了。
  赵正:壮士危难中救我于一死,实本官之恩人,何必因官职客套。
  青云:贵官乃朝廷大臣,某乃区区小民,恐防失礼。
  赵正:承蒙壮士救命,有心想同壮士义结金兰,未识壮士肯否?
  青云:这……
  (旁唱中板)
  乔装男儿充好汉,
  谁人识我是女郎。
  可笑这位大巡按,
  要与裙衩义结金兰。
  (白)这太过擅越,高攀不起的。
  赵正:大丈夫结交,以义气为重,请壮士不得推辞。
  青云:(旁唱中板)
  看此人,态度仪表还庄重,
  与他结义又何妨。
  假戏今日当真唱,
  他哪知我是女人。
  (白)这未免有辱巡按大人。
  赵正:何必客套,请问壮士年庚多少?
  青云:虚度年华二十一春秋。
  赵正:我历经风霜二十三载,然则我为兄矣。敢问壮士大名。
  青云:贱姓王名青云,请问兄长尊姓大名?
  赵正:敝人姓赵,单名正。啊,贤弟!
  青云:兄长!(旁白)呀,他就是赵正!
  (拔草为香,行礼,跪地礼拜)
  赵正:(唱)
  义结金兰深情谊。
  青云:(唱)
  患难相共互扶持。
  赵正:请问贤弟此行欲何往?
  青云:代父带奏疏上京,因事留连,今始归里,请问兄长,既然巡按江南灾区,可否到过当涂县?
  赵正:愚兄正好到过。
  青云:当涂天灾人祸都极严重,未知兄长取何措施救治?
  赵正:愚兄到当涂视察,并未看到灾情严重之事,当涂知县赈灾有方,市井繁荣,百姓乐业。
  青云:啊!(旁唱中板)
  这位义兄大巡按,
  究竟他是何样人。
  外表看他并未呆,
  缘何所讲这荒唐。
  分明是,
  当涂灾情最严重,
  知县贪横如虎狼,
  他却说,
  当涂灾情不相干,
  知县赈灾有大功。
  (白)兄长巡按当涂,果真是所见市井繁荣,百姓乐业,县官赈灾有方?
  赵正:愚兄所见确是如此。
  青云:可是事实却恰和兄长所见相反。
  (唱中板)
  兄长你,
  定是眼盲和耳聋,
  不识认清圆和方。
  赵正:(唱中板)
  按愚兄,
  遇事都是亲察访,
  不凭臆断偏信人。
  青云:(唱中板)
  兄长你,
  若非受贿良心丧,
  定是欺心有偏袒。
  赵正:(接唱)(勃然变色)
  贤弟你,
  说话不识轻和重,
  胡言乱语诽谤人,
  按愚兄,
  自有正气在心胸,
  岂能受贿与偏袒!
  青云:(接唱)
  兄长你,
  既无受贿与偏袒,
  又缘何,
  是非颠倒到这种。
  当涂县,
  县官横行将民践,
  多少灾民受苦艰!
  可是你,
  不能辨认良和奸。
  (白)唉,千里上京代父送奏疏,劾告贪官残害灾民,可是朝延却派你这样的人当巡按大臣,实在误了国家大事。(怒)恕不奉陪,你我各自扬鏕去吧!
  (欲上马,赵正急拦)
  赵正:贤弟,你代父带奏疏上京,劾奏的是哪位贪官?
  青云:当涂知县鱼肉民!
  赵正:哦,令尊可是王师直老前辈?
  青云:正是。
  赵正:(旁白)咦,这可巧了。幸好本巡按未曾对他动杖刑。(转对青云)令尊和胡知县可有私仇?
  青云:没有。
  赵正:可有成见宿怨?
  青云:没有!没有!你不要将我父亲看扁了。
  赵正:那必定是误会了。
  青云:一点也不误会。只因这知县鱼肉人民,贪吞赈灾钱粮,为害百姓,所以我爹爹才为民请命,上疏劾奏他。
  赵正:啊,是了。这知县的名字叫胡育民,音同鱼肉民,定然是令伯听这名字的传闻错了,故生出此事。
  青云:并非名字音同,这知县所行所为,确是处处鱼肉人民。
  赵正:当涂知县果真这么坏?
  青云:果真是个坏官。
  赵正:为何我却视察不出。
  青云:恐怕是兄长有眼无光,有耳无窃。
  赵正:贤弟你讲之太过了。
  青云:在我看来都是如此,既然话不投机,且各自上路吧!
  赵正:(急拦,白)啊,贤弟别走!常讲道救人救彻底,你看愚兄所带公差,已被强盗杀的杀了,逃的逃了,剩下愚兄孤身一人,如再遇强盗,却是难活命的了。
  青云:这……那么,请巡按大人随我到当涂寒舍暂住,一边养伤,一边再仔细察访,看看我爹所奏是虚是实吧!
  赵正:这……恐怕不便。
  青云:有何不便?我爹爹胸怀开阔,如果所奏确系失实,他也甘愿领受诬告之罪。如果所奏劾是实情,则重新处理当涂县之赈灾事务,这于已于国于民都是有好处的。
  赵正:(想)这,也只好如此。
  青云:那么请巡按大人上马赶路。
  (两人上马前行,忽闻喊杀声,一强盗追一人上,强盗挥刀将那人砍倒,正要上前抢劫那人所带的包袱,却被青云飞镖击死。青云下马将那被砍倒之人翻转探看,已是死了)
  青云:唉,已是死了!
  赵正:那个强盗呢?
  青云:(翻看强盗)也是不活了。
  赵正:天下灾荒,盗贼横生,行路艰难呀!
  青支云:人祸为崇,民不聊生,铤而走险上山为盗,责在朝廷为政不善,兄长如有心匡国救民,则应深入体察下情才是。
  赵正:贤弟说得极是。
  (青云俯身脱下死者包袱,打开检看,发现红漆木匣,开匣发现信函及珠链玉器等物)。
  青云:此人带有如此贵重之物!(读信)严太师大人台鉴,门生胡育民拜上。啊,兄长!这是胡育民这狗官送给严老贼的礼品信函呀!
  赵正:一个小小知县,何来如此贵重之物,贤弟,你且读读那封信。
  青云:好。(展信而读)
  太师严大人台鉴,蒙尊师扶持关照,悉遵台示,布置妥当。门生任上略获微利,今命家人李四,携带珠链二串,玉器三件奉上,聊为薄礼。望笑纳。门生胡育民拜上。、
  赵正:这胡育民原来和严老贼关系密切,如此,确是可疑。不过我视察之所见却又极好,却是为何?
  青云:这胡狗官狡诈多端,贪得无厌,当涂百姓谁人不知。
  赵正:这……(旁唱中板)
  严嵩老贼乱朝纲,
  祸国殃民臭名扬。
  胡知县,
  书信往返将礼送,
  为官邪正费思量。
  (白,对青云)贤弟所讲也有道理,不过愚兄处事断案从未偏听偏信,总以耳闻目见为真,这当涂知县是邪是正,总要再亲自勘查清楚。
  青云:那么,就请兄长上马赶路,再到当涂察访吧!
  赵正:好吧!(上马,马失前蹄,赵正跌倒,青云下马扶起赵正,发现地上有一玉琮,以为是自己所带,伸手拾起,但自己所带玉琮尚在怀中,取出细认)
  青云:(旁唱中板)
  此玉琮,
  和我所带一样同,
  是谁失落此地方。
  看玉琮,细思量,
  心中欢欣在襟胸。
  拾到玉琮如见人,
  持琮寻找我夫郎。
  呀,细思量,
  莫非郎君是巡按,
  是非不分糊涂人。
  (白,对赵正)这玉琮可是兄长所失落?
  赵正:(连忙)啊,正是愚兄失落之物。(伸手要接)
  青云:啊,什么贵重之物,如此急着要拿回去!(青云,注视赵正)
  赵正:这玉琮嘛……虽不十分贵重,可却有一番来历呀!
  赵正:(唱反线)
  追往事,
  几经艰辛苦悲凄,
  风云变幻十几年。
  我爹爹,
  为官清正怀忠义,
  奏劾严嵩乱纲纪。
  哪料到,
  严贼仗权行横势,
  爹爹反被他害死。
  那当时,
  为兄仓惶逃异地,
  多蒙奶妈她携饲。
  青云:(旁唱反线)
  听他提起旧往事,
  和爹妈讲不差异。
  赵正真是我夫婿,
  路途巧遇缘分奇。
  (白)兄长原来也有过似此苦情!这玉琮又有何来历呀?
  赵正:(唱反线)
  此玉琮,
  是为兄订婚表记,
  因此时常带身边。
  刚才因堕马落地。
  失落玉琮弟拾起
  青云:(唱)
  玉琮是订婚表记,
  究竟订婚何女子?
  赵正:听乳妈告诉我,乃定婚京官右谏议王大人之女。这玉琮本是一对,一只送给了王家,这只留兄保存。
  青云:为何未完婚?
  赵正:只因王谏议大人下落未明,故未能完婚。
  青云:哦,原来如此。
  (唱中板)
  姻缘千里藕连丝,
  路途巧遇缘分奇。
  待我上前诉心事,
  途中认下夫郎他。(上前要认,又止)
  如今我乔扮男儿,
  不可贸然露根基。
  赵郎他,
  视察不明误国事,
  错误不改难认他。
  且乘机将夫郎试,
  看他心理是何如?
  (拿出自己所带之玉琮)
  (白)弟随身也带有一玉琮,同兄的恰好一模一样。
  赵正:(好奇地)啊,贤弟也有这样的玉琮?
  青云:正是。兄长看来!(交玉琮给赵正)
  赵正:(细观玉琮,惊奇)咳,一模一样!贤弟此琮何来?
  青云:此琮嘛,乃一官家之女所赠。
  赵正:呀,此琮乃一官家之女所赠?
  青云:正是。
  赵正:赠之何用?
  青云:赠琮定情啰!
  赵正:(唱中板)
  此件事情真巧奇,
  玉琮相同总一体。
  莫非是,
  玉家小姐心变异,
  赠琮义弟结藕丝。
  青云:(唱中板)
  暗中调情将他试,
  喜得今朝扮男儿,
  看他神情多懊气,
  心烦意乱情悲凄。
  (对赵正)兄长呀!
  莫非是,
  赠琮给我这女子,
  原是兄长定婚妻。
  赵正:(唱中板)
  长年不忘此婚事,
  赵正不是薄情义,
  都安说,
  一朝成名能遂志,
  琴瑟调合结夫妻,
  那料她,
  杨花水性志难持,
  早就变心多情女。
  (白)这……这样也就罢了!
  青云:果真如此,劣弟情愿退回玉琮,让兄长团圆完婚。
  赵正:世上哪有这样的事!贤弟,你勿乱说。我公事在身,办公事要紧。
  青云:这嘛,很好。(唱中板)
  天下事情多巧奇,
  谁料到,
  金兰结义是夫妻。
  我且莫轻露根基,
  试探夫郎为官何如。(煞板)
  (白)那么,我们回当涂县去。
  赵正:好。
  青云:慢,我们似此打扮很是不便,不如到前面林中化装成客商模样,到乡下细细察访可好?
  赵正:这是个好主意。
  青云:那么,就此行事。
  赵正:好。 (齐下)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47:57
  第五场 乡村察访
  景:水灾后的乡村,田野荒废,破屋断坦,情景萧条。
  登场人物:李大、李妻、李母、青云、赵正。
  启幕:灾民李大肩挑一对破箩筐,左为一女孩,右为破衣烂被,伴其妻挽扶一老太婆,衣衫破烂,脸黄肌瘦上。
  李大:(唱苦程途)
  年逢灾荒受冻饿,
  背井逃荒多若楚。
  扶老携幼道途上,
  苦雨凄风愁断肠。
  (转乞丐腔)
  天灾人祸,墙坍屋倒,
  家破人亡,悲叹奈何。
  逃荒异乡,叫哥叫嫂,
  叫爹叫姩,叫公叫婆,
  讨讨乞乞,乞乞讨讨,
  乞米讨饭,暂充饥肠。
  (叹气)唉,苦呀!
  李妻:(唱反线)
  身似浮萍任飘流,
  前途茫茫多愁忧。
  霜风落叶掩荒丘,
  悲苦情怀又一秋。
  李母:儿呀,一路跋涉路途,肠肚又饿,我脚软再不能前行了。
  李大:那就到路旁树下歇息一下吧!
  (李大将担子搁在大树下,李妻扶李母坐树下石板上。赵正、青云商贾打扮上)
  赵正:(摇着货郎鼓)卖珠宝首饰啰!
  青云:卖胭脂光粉啰!
  (齐到树下亮出货物,对李大夫妇)
  赵正:買否?
  青云:買否?
  李大:你这两位客官真不晓事理,我等乃逃荒灾民,连野菜糠皮也找不到填饱肚子,还要买什么珠宝首饰、胭脂光粉。
  青云:(故意)哦,你们是逃荒的吗?当涂县也有人逃荒呀?不是说当涂县知县救灾做得很好。市井繁荣,百姓乐业吗?
  李大:唉,你等远地客官哪里知道真情。
  赵正:真情却是如何?
  李大:当涂知县是个大混蛋,我们百姓都叫他鱼肉民。
  青云:这都为何?
  李大:这个当涂知县一向包揽诉讼,搜刮民财,而今遇有灾荒,却大兴土木,赶建迎官邸,公然吞没赈灾钱粮,那里管灾民百姓死活。
  李妻:唉,这世道没有下民百姓的活路了。
  李母:我一家饿死了老公、长孙,现今逃荒出来,前途茫茫,真不知能否找到一条活命之路。唉!
  李大:逃荒的逃荒,做强盗的做强盗,这世道如何过得!
  (唱反线)
  天茫茫,风凄凄,
  乡野村舍云雾迷。
  可怜百姓逢灾年,
  草根树皮难充饥。
  十室九空逃异地,
  田园荒废人烟稀。
  秋风秋雨添愁绪,
  荒野月暗鬼夜啼。
  天子远在京城地,
  怎知百姓冻和饥。
  任凭那,
  贪官横行将民欺,
  百姓逃荒失散流离。
  青云:(唱高尖)
  世道昏乱民苦难,
  目睹惨情心胆寒。
  可恨贪官太凶残,
  涂炭生灵罪如山。
  赵正:(唱中板)
  听闻灾民诉苦艰,
  本官心中暗未安。
  莫非是,
  前次察访未得当,
  不见灾民真面颜。
  青云:(唱中板)
  目前惨情堪悲叹,
  谁救倒恳解民难?
  昔日巡按都察访,
  为何未见民苦艰?
  赵正:(唱中板)
  听弟冷言多怨叹,
  我应认真再察访。
  (白,对李大)刚才你之所讲都是实情吗?
  李大:悲惨情景尽在眼前,客官为何还要多问?呀,时间不早了,我们要赶路去了。
  赵正:(掏钱)你一家这样受苦,且拿这二两银子到县城去,做些小本生意渡荒吧!
  李大:(连忙下跪接银)多谢客官!
  李妻:多谢客官救苦救难!(扶老母起身)
  李母:南无阿弥陀佛!保佑好人平安!(同下)
  (赵正,青云送李大一家远去)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48:32
  ——

  第六场 重访县城
  景:县城,市街萧条冷落。
  登场人物:赵正、青云、盲老、小女。
  幕启:青云,赵正上。
  青云:(唱中板)
  乔装客商还家乡,
  县城情景多凄凉。
  街道上,
  店铺关门不开张,
  秋风萧瑟少行人。
  赵正:(唱中板)
  昔日进城人熙攘,
  今日进城景不同,
  昔日街旁排案香,
  跪迎巡按许多人。
  昔日糕饼送芳香,
  行人都穿新衣裳。
  看今日,众灾民,
  瑟缩街头无衣穿,
  路人惨切多悲伤。
  难道是,
  昔日我眼受遮障,
  不见真情错拿主张。
  (白)贤弟,此日情景确是和昔日大不相同,此中缘故定要查察清楚。
  青云:正该这样。
  (一阵喝骂声,衙役驱搬运木石的伕役过场)
  赵正:这些伕役搬运木石何为?
  青云:赶建迎官邸啰!
  赵正:不是因灾情,已停建迎官邸了吗?
  青云:何曾停了。
  赵正:可恶!
  青云:看呀,前面来了两个人,我们且上前问问。
  (一少女带一盲老人上,老人手拉二胡,少女伴唱小调)
  少女:(唱小调)
  滔滔长江水流东,
  灾民逃荒路茫茫。
  一把二胡奏小曲,
  开声尽唱受苦人。
  青云:这位老伯可是拉二胡唱小调的?
  盲老:正是。客官是不是要听。
  赵正:要听,要听。
  盲老:客官要听何曲?
  赵正:乡野风情小调尽可唱来听听。
  盲老:恐会唱伤着官府。
  青云:管什么官府不官府,只要唱的是民众爱唱的,你尽可唱来。
  盲老:好的。我们且到街旁铺前唱去。
  (绕场同往)(盲老调二胡)孙女,你且唱来。
  少女:(唱插曲)
  二月阳春花开红,
  江南原是好地方。
  山青水绿风光美,
  鱼米之乡胜天堂。
  怎奈入夏水茫茫,
  淹了农田没山岗,
  人为鱼鳖漂入海,
  妻离子散逃四方。
  官府赈灾无粮放,
  尽入县衙后院藏。
  知县发财靠水灾,
  三妻四妾弦歌唱。
  苦了灾民受饥寒,
  遍地饿殍多怨叹。
  忽听声声锣鼓响,
  朝里来了赵大人。
  赵大人,当巡按,
  满城百姓齐跪迎。
  道是菩萨从天降,
  救苦救难除灾殃。
  原来是,糊涂虫,
  视听不明盲与聋。
  是非不分糊涂官,
  害苦灾民多少人!
  开声唱曲心悲伤,
  祖孙四方苦流浪。
  有谁抽剑斩虎狼,
  还我江南好地方。
  青云:(兴奋感动地)唱得好,唱得好!(对赵正)兄长,这曲唱得可好吗?
  赵正:哦,是……唱得好,唱得好。
  盲老:客官外地之人有所不知,这小曲唱的都是这当涂县的真情呢!
  青云:我们远地客商就是要听听真情。
  赵正:可是我前次来此,满街摆香案跪迎巡按,市街繁荣,人来人往都穿新衣裳,店铺营业,糕饼送香,还有四街粥棚救饥民,这难道都是假情吗?
  盲老:都是假情。是那鱼肉人民的狗官特别安排来骗那糊涂巡按的。
  赵正:哦,是这样啊!
  青云:这巡按大人也真够糊涂,竟被这知县骗了。
  盲老:那巡按大人官架子十足,进出的是官府衙门,问询的是官员胥吏,百姓真情他何能得知。
  少女:那巡按大人嘛,百姓的野菜糠皮他吃不得,百姓的破屋他进不得,百姓的汗臭他闻不得,当然百姓的苦情真况他就知不得了。
  赵正:(兴奋地)你们祖孙说得真好!说得真好!
  少女:说得好又有何用,你们又不是巡按大官!
  青云:不是巡按也有用,我们外地客商,知道实情,了解行情也是好的。
  赵正:是呀!知道实况总是有用的。
  盲老:客官做何生意?
  青云:我们是珠宝商人。
  盲老:客官也是糊涂不晓事体,似此灾荒之年,能有多少人要买珠宝?
  赵正:有贫的定有富的,有不买的定有要买的,我这珠宝百姓灾民不买,官府定有人买。
  赵正:好,我们就去。(掏钱)老伯,今有银子一两,赏你祖孙,且拿去买些食物充饥吧!
  盲老:(接银)多谢客官!(盲老少女下)
  赵正:(唱中板)
  一曲民歌唱得妙,
  使我心胸皆明瞭。
  青云:这次微服察访,兄长可见了当涂县的真相了?
  赵正:见到了,见到了。这狗官果然诡计多端,惭愧呀,为兄竟中圈套。
  青云:真相既明,就应追查真脏,捉拿这狗官,为当涂百姓出气。
  赵正:这真脏如何追查呀?
  青云:这……(想)且到寒舍同家父商量吧!
  赵正:这很好。也可向令尊大人赔错领罪。
  青云:赔错倒是小事,救灾民却是要务。
  赵正:说得是。(同下)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50:36
  第七场 认婿团圆
  景:同第二场
  登场人物:王师直、柳氏、赵正、青云。
  幕启:王师直愤愤然上。
  师直:(唱中板)
  本想为民除恶吏,
  怎奈那,
  巡按糊涂乱办事。
  官官相护丧天理,
  灾民苦难叹何如?
  (白)唉,当涂人民被这鱼肉民狗官害得衣食不着,失散流离,目睹此等惨情,怎叫我安然于心呢?待我再修书一封,寄与海瑞大人,告诉此情,求他为当涂灾民做主,想想方法。(磨墨写信,柳氏上。)
  柳氏:老爷,你又写何事?
  师直:给海瑞大人写信,求他救救当涂灾民。
  柳氏:老爷呀,现今官场官官相护,况那狗官又仗着严嵩的权势,更是横行无忌,如何奏得倒他!
  师直:夫人说来也是,但我怎能坐视当涂百姓遭受煮熬而不救呀!
  (唱反线)
  夫人呀,
  当涂百姓受苦艰,
  衣食不着忍肌寒。
  老稚饿死离人间,
  少壮逃荒多苦难。
  人祸天灾实堪叹,
  解灾救难有谁人?
  老夫我,
  忍看百姓遭蹂躙,
  誓救灾民脱苦难。
  (白)目睹此惨情,我不奏倒这狗官,死不瞑目呀!
  柳氏:(唱反线)
  老爹呀!
  朝政日非国危难,
  一班奸佞弄权限。
  官官相卫乱朝纲,
  有谁分别忠和奸?
  老爷呀,
  明哲保身心自安,
  何苦多事惹麻烦。
  师直:为民除奸,我心自正,生死祸福置之度外。
  柳氏:唉,老爷……(青云伴赵正上)
  师直: 柳氏: 呀,女儿回来了!
  赵正:(惊异)咦,什么女儿……
  师直:这位是……
  青云:他就是那位糊涂巡按啰!
  赵正:(脸红)在下是钦命江南巡按,有辱使命。
  师直:女儿,你是如何认识巡按大人的?
  青云:爹爹,问这位糊涂巡按便知。
  赵正:(唱中板)
  巡按当涂为国事,
  狗官诡计将我迷。
  是非错断太不是,
  忠奸不分错排天。
  路逢强盗差点死,
  幸得令郎救生起。
  指迷津,
  义结金兰互扶持,
  化装商贾访灾区。
  当涂真情已察见,
  狗知县,贪吞钱粮果然是。
  害得百姓苦无比,
  流离失所受冻饥。
  我赵正。
  来与老伯共商议,
  破奸情将贪官治。
  请老伯,
  原谅本官错一时,
  昔日冒犯缺情理。
  师直:(白)啊,原来如此,知道了当涂县之真情,这就好了。请坐下好商议。(赵正坐下)
  赵正:请坐。
  师直:(唱中板)
  为官应当存正义,
  关心民膜为宗旨。
  救百姓,
  放赈救灾应及时,
  贪官恶吏要惩治。
  赵正:老伯说得有理。(眼看青云)在下不明白,老伯为何称令郎为女儿?
  青云:(含羞)你看我是男儿还是女儿?
  师直:青云:巡按大人面前休得无礼!
  柳氏:老爷,你看这事……
  青云:爹妈,就将详情告诉他吧!这涂糊巡按还有件宝贝呢,叫他拿出来爹妈看看就明白了。
  师直: 柳氏: 是何种稀奇宝贝?
  赵正:在下并没有何种稀奇宝贝。
  柳氏:是那块玉琮呀!
  赵正:在下是有块玉琮,同令郎所带一模一样。
  师直:柳氏:快拿出来看看!
  (赵正取玉琮交给师直)
  赵正:此乃在下家传之物。
  师直:(唱中板)
  看见玉琮心欢喜,
  我应当,
  问明白他的根基,
  赵巡按,
  有件事情我心疑,
  继孟是否你名字?
  赵正:(接唱)
  继孟正是贱名字。
  师直:(唱)
  你父是否赵御史?
  赵正:(唱)
  家父正是赵御史。
  师直:(唱)
  你定婚谁家女儿?
  赵正:(唱)
  王谏议的千金女。
  师直:(唱)
  何物为凭定藕丝?
  赵正:(唱)
  玉琮为凭分藏两地。
  师直:(欢喜地)啊,贤婿!
  赵正:(慌忙)老伯为何如此称呼在下?
  柳氏:贤婿,你看她是谁?(指青云)
  赵正:昔日救命恩人,青云义弟呀!
  师直:你看她可像个女儿?
  赵正:这……
  青云:(含羞)好个糊涂巡按,糊涂人哟!
  师直:贤婿,我便是王谏议京官。
  (唱四字板)
  青云本是,我的女儿,
  定婚赵家,十有五年。
  只因官场,变故多事,
  你爹惨死,囹圄之地。
  弃你幼小。乳妈携饲。
  音信未通,难知住址。
  现今长成,巡按此地,
  得会贤婿,缘分巧奇。
  赵正:(唱四字板)
  听他讲起,有根有据,
  得会岳丈,缘分巧奇。
  未免我,
  上前认这门亲事,
  金兰结义竟是夫妻。
  (上前跪拜)
  (白)岳丈,岳母大人在上,小婿拜见!
  师直:贤婿且在此住下,老夫再择吉日为你们完婚。
  赵正:多谢岳丈厚爱,只是察访当涂之事尚未办好,胡狗官贪吞赈灾钱粮之事尚未办好,胡狗官贪吞赈灾钱粮之事尚未查处完当。完婚之事就暂搁一下吧!
  师直:难得贤婿关心国事。
  青云:爹娘,他国事办不好,婚事嘛就不要提了。
  师直:好,好。国事办不好,婚事就不办。女儿,且见过你的夫郎。
  青云:这糊涂官女儿早就见过了。
  赵正:昔日糊涂,现今已不再糊涂了。
  青云:不再糊涂好。你要查出胡狗官贪吞赈灾钱粮的实据,严加惩处,才能救得当涂县受苦灾民。
  师直:女儿讲之在理。
  赵正:我已有计策在此,我们再乔装商贾,到县衙卖珠宝,以探出胡狗官贪吞赈灾钱粮实据。这样可妙?
  青云:妙,这很妙!只是我还要当 回男儿。
  师直:这计策不错,要套出胡狗官同耀记粮行的秘密,凡事要小心在意。
  青云赵正:晓得!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28 16:51:02
  尾 声
  景:当涂县县衙。
  登场人物:知县、青云、赵正、衙役。
  幕启:胡育民得意上。
  知县:(唸)
  迎接巡按巧安排,
  计胜一筹官运通。
  (白)昔日赵巡按到来察访,我略施计谋,便使得那巡按事事听我安排,赞我是清官,救灾有方,德政入民心,还说要回朝为我奏请升官。哈哈!好官运!好官运!
  (一衙役上)
  衙役:禀大人,巡按大人到!
  知县:(不经心地)又来了何位巡按大人?
  (赵正官服上,青云武士打扮跟随)
  青云:(大声)巡按赵大人到来,为何知县不出门恭侯迎接?
  知县:(慌忙地)小官在此恭候巡按大人。
  赵正:胡狗官,你可知罪吗?
  知县:唉哟!前日大人到来视察,已见到本县德政,大加褒奖,今日却何出此言?
  青云:狗官你还不知罪?
  知县:小官无罪。
  赵正:哼,无罪!你可将我两人细细认来。
  知县:(仔细端详赵正、青云)啊,你们……
  青云:认出来了吧!我们昨天在贵府后堂还做成了一笔生意呢?
  赵正:胡狗官,你用二船救灾粮买了我的一匣珠宝,还写有契据的,(亮出契据)难道你就忘记了?
  知县:(大惊失色)啊……
  (唱中板)
  了了了,
  巡按原是卖珠人,
  微服察访到府堂。
  私卖灾粮罪条重,
  此翻大意露行藏。
  怕只怕,
  此翻难免把命丧,
  钱财美女一齐变空。
  (跪倒)小官知罪,请大人恕罪!
  赵正:升堂!
  青云:升堂!
  (众衙役上,赵正升堂)
  赵正:胡知县私卖赈灾粮,贪赃枉法,致使当涂百姓流离失所,田野荒废,饿殍遍野,按罪立即革职枷锁送京交刑部审理定罪,所有财产及妻妾籍没归官。
  知县:啊,完了!
  青云:众衙役,你等且将狗官枷锁监禁,听候发落。
  衙役:是。(将知县枷锁带下)
  赵正:耀记米行同狗官勾结,私買救灾粮,囤积居奇,盘剥百姓,着令立即封没捉拿归案。
  衙役:是。(下)
  (静场片刻)
  外面百姓群众声:啊,赵巡按大人查捉了鱼肉民狗官,发放赈灾钱粮啦!喂,快来领救灾粮呀!啊,我们灾民得救了!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8-05-12 01:27:19
  以前在海口听过几次琼剧,过公期的时候,十分着迷,红脸支持能写剧本的前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