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荣颂新诗集

楼主:myvvi 时间:2018-04-30 18:50:05 点击:44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山村牧歌 茶山早晨
  沐浴初升早阳, 晨露像颗颗珍珠,
  赶着牛群上山, 悬在茶芽上闪闪发亮,
  一路牧笛吹响。 金色阳光照耀茶山,
  一任晨风吹拂, 翠绿茶林散发芳香。
  早啊,山村牧牛郎!
  绣花筒裙轻曳,
  满山青草嫩绿, 茶林阵阵笑声廻响。
  满山野花芬芳。 抖落颗颗闪亮露珠,
  山溪汨汨流水响, 带银镯的手采茶忙。
  山风阵阵送清爽。
  早啊,晨光初照的茶山!
  牛群低头吃青草, 早啊,采茶的黎家姑娘!
  牧牛郎趁闲采山忙。 喜采新茶心甜如蜜,
  前面山坳采益智, 采茶姑娘把山歌唱。
  后边坡野挖莨姜, 山歌声声唱不歇,
  再摘一兜先苦后甜余甘果, 巧手采茶已满筐。
  牧归送给心爱的姑娘。 早阳穿林照茶山,
  而今党的政策好, 满山新茶溢芳香。
  山村致富路宽畅。
  1981.夏
  1981.夏


  新 绿
  在滥伐光秃的荒山, 这椰树是杨老师您一手栽培。
  在当年造大寨田的坡岗, 记得三十多年前,
  又喜见满岭一派新绿。 老师您栽树时曾对我教诲,
  新栽的林木正在茁壮成长。 做人要像椰树一样,
  永远向上,挺拔笔直。
  高坡栽柑桔, 为青天增添青翠,
  低峪种槟榔。 为人类结下硕果累累。
  山乡农民有了自主权, 自此,我幼小的童心,
  再不在高岭山头栽稻秧。 深深刻下您的教诲。
  尽管数十年世事多变,
  封山育林山区重规划, 血雨腥风,乱舞群鬼,
  科学管山前景亮堂堂。 历经磨难,瓦鸣钟毁,
  喜看今朝山山漾新绿, 我都不敢将你的教诲违背。
  来日花果满山香。 啊,老师!
  1981.夏 在那是非颠倒的十年浩劫之岁,
  只因您正直无私,
  校园里的一棵椰树 只因您殷勤教学,
  ——悼念杨应汉老师 便有那群犬对您乱吠,
  每当我踏进定中校园, 便有那群妖对您加罪。
  总要情不自禁, 非人的折磨迫害,
  在一棵椰树下徘徊。 竟将您的生命摧毁。
  总要情思难抑心中生悲。 而今冬去春归,
  啊,怎能忘怀, 又见校园花卉含蕾。
  看着这椰树笔直苍翠, 心滴着春的甘泉。
  看着这椰树结果累累,
  我哀伤的心便有了安慰。 春将大地绿遍,
  从这棵椰树, 绿叶将春色装点,
  我看到了老师您为人的光辉。 清风奏响春的管弦,
  1982.夏 发表于《春芽》 绿叶衬着花朵舞姿翩翩。

  小草花 绿叶上,
  啊,春天来了! 印着阳春和寒冬竞争的场面;
  一棵在寒冬备受霜冻雪压的小草, 绿叶上,
  用它的全力开出了一朵小红花。 留有丑恶践踏美善的脚印。
  小草将它的这朵小红花, 啊,春长留在人们爱的王国,
  献给大地的春天。 啊,绿叶常绿在人们青春的乐园。
  1981.春 发表于《天涯》 春是长存的,
  春永远如此美丽鲜艳。
  写在绿叶上的诗
  绿叶上的脉络纵横屈伸, 啊,绿叶是春的躯体,
  绿叶上的气孔密密点点; 绿叶也是春的灵魂。
  啊,一张小小的叶片, 发表于《天涯》1983年第10期
  竟是一首春的诗篇。

  绿叶的条条脉络,
  编织青春的娇妍;
  绿叶的每个气孔,
  凋谢了的花朵 这妙龄的窈窕少女
  祝贺凋谢了的花朵吧! 都是美啊,这所有的一切。
  花朵正常凋谢,
  证明她已经顺利结籽。 然而花朵要凋谢,
  刚开放的花朵虽然芬芳艳丽, 柳丝会落叶枯死,
  但她的生命却是未从得知。 少女会变成老太婆
  也许她会由于喜欢虚荣, 所以形体的美都会变幻消逝。
  被人们撷去插在花瓶里, 古往今来中华曾涌现无数英杰。
  从而丧失了她花的真正意义。 雷锋、张志新、向秀丽
  发表于《天涯》1981.11月 虽然他们都已先后离别人世,
  但却留下了世上最永恒的美。













  写给一位作家 我伫立在这座坟前,
  你耕耘在人们心灵的沃壤, 凝望着绿的山绿的水,
  你在人们心灵播种真善美。 禁不住心潮激涌思绪万千。
  点点滴滴心血通过笔尖, 啊,为了振兴中华解救人民,
  流向人们神圣的心灵深处。 曾有多少英雄志士,
  将头颅抛掷,热血洒荒原。

  真善美的花朵是你心灵的美丽, 透过浓重的历史烟尘,
  文明智慧之果, 射一束强光照亮黑暗的角落,
  凝聚着你心血的甘蜜。 掀翻那灯红酒绿的盛宴,
  发表于《朝花》1981.第2期 撕开那世俗的人情面纱,
  看到了一批堕落的革命同路人,
  清明,我伫立在一座坟前 看到了一批嘴脸狰狞的投机者。
  清明,我伫立在一座坟前, 他们在罪恶的深渊,
  坟里埋着一位失去头颅的人, 狂热地谋取私利和玩弄特权。
  他是一位英勇的革命战士, 而在这长长的堕落者名单中,
  一位真正的共产党员。 竟也有着烈士当年的战友和领导人。

  在解放海南的一场激战, 我伫立在这座烈士坟前,
  他英勇地将自己的头颅奉献, 我要问一问坟里的这位共产党员,
  战死在大拉岭的小山林,① 你当年有否想过,
  死在共和国诞生后的第一个春天。 革命是为了摆设谋私盛宴?
  他的战友将他草草安葬, 谋取那发臭的社会特权?
  埋在这野花盛开的南渡江边。 你有否想到革命征程中,
  还要将什么人的关系学钻研? 写在银幕上
  如果你能寻回那失去的头颅, 这人类小小发明,
  重新张眼看这人间的丑恶, 这长方小幕布,
  你一定深恶痛绝难以容忍。 这闪亮光束,
  你必定会大声疾呼: 上演着人类历史的一幕幕。
  党啊!为了您的纯洁和光荣,
  快彻底清除那些冒牌的党员! 男女老少,三教九流,
  不然,我们这些洒热血抛头颅的人, 各自在幕布销魂荡魄,
  埋在九泉也难合眼安眠! 如痴如迷,似梦似醉,
  寻找着自我世俗心理的满足。
  我伫立在烈士坟前,
  荒野吹拂着春风阵阵, 官民贫达共坐一堂,
  啊,但愿这春天的暖风, 君子小人同聚一处,
  能把那寒冬的余寒扫尽, 在这小小幕布舞台,
  展现出一个烈士向往的春天。 真善美同假丑恶同步共舞。
  发表于《水晶花》1983年第二期
  注:①大拉岭位于海南岛西北部, 宣扬真善美,
  澄迈县辖。一九五〇年春夏 教唆假丑恶,
  之际,解放军渡琼部队在此 同在一地进行,
  进行了一场激战。 同在瞬间起步。
  男盗女娼寻欢作乐,
  烈士仁人轻掷头颅,
  淫荡床第,铁血战场,
  都同时一齐入目。

  在这小小幕布, 跃上了中华振兴的征程。
  人世罪恶跟女人胴体同时裸露, 啊,弹指数年间,
  残忍和良善同时得到超度。 绝望重将希望点燃,
  屈辱再捡回人的尊严。
  在这小小幕布, 荒漠流淌甘泉,
  智慧和愚钝同时悔悟, 秃岭又见新绿。
  在这小小幕布, 求是精神把极左妖言深埋,
  人人均可见到自己真脸目。 重把真理阐明。
  改革开放铺就钢铁轨道。
  多少人从这幕布振奋精神, 把历史列车送上振兴的起跑点。
  多少人从这幕布走向堕落。 数年向前飞驰,
  这其中原因值得探究, 赢取了国家的繁荣昌盛。
  愿世人能从幕布细认人生路途。 而今,又喜见党的十三大召开,
  收入《海南诗社诗选》 举国狂欢,处处美好前景。
  啊,中华!又站上一个新起跑点。
  啊,中华!又站上一个新起跑点 历史没有终点站,
  ——贺党的十三大召开 理想没有满足的止境,
  社会主义也要有新的发展。
  是十一届三中全会指路灯, 沿着现代化的途程,
  把中华民族的历史指引。 解放思想,摒弃旧思维的禁锢,
  从愚昧的荒漠, 一路播下精神文明,
  从极左的泥泞, 一路收获美和芳馨。
  跃出了是非的颠倒, 历史列车将从这一新起跑点,
  跃离了贫困和落后, 向前奔驰不停。

  夜月池边 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上。
  一轮明月沉浸在池塘里,
  她扔一块小石将月儿敲碎, 夜风轻轻地吹,
  只见满池波光粼粼。 蛐蛐声声鸣响。
  我仰头望向夜空, 在我注视的窗口,
  啊!明月还高挂中天。 照射着灯光明亮。

  恋人哟! 他窗口深夜的灯光,
  你敲碎了月亮的影子, 照出美好的青春理想。
  让我专一地看到月亮的实体; 一个自强不息的人,
  可是,我须用什么 让我走进爱情的甜蜜梦乡。
  才能将你感情的影子敲碎。 发表于《椰林歌声》2期1983.春
  从而真切地看到你感情的实体。
  1982年春

  在我注视的窗口 读史随感录
  晨风轻轻地吹, 在时间伸展蜿蜒,
  鸟儿声声欢唱。 在空间辗转起伏,
  在我注视的窗口, 历史走过的路,
  传出了他读书声琅琅。 曲曲折折反反复复。
  人是历史的玩偶,
  他清早的琅琅读书声, 社会是历史的幕布。
  是我心中的美妙乐章, 真理和谬误,
  一个顽强自学者的形象, 美善和丑恶,
  忠良和奸佞, 寻找我失落的青春
  暴君和明主, 忘了是什么时候,
  同在历史舞台翩翩共舞。 忘了是什么地方,
  雄浑、悲凉、可歌、可泣! 我把宝贵的青春失落,
  一幕一幕又一幕, 而今却苦苦寻找,急急忙忙。
  上演着无尽头的剧目。
  也许是阳春三月,
  指南针的发明, 失落在盛开鲜花的芬芳;
  不能指引历史的航路; 也许是凉爽的秋夜,
  印刷术的应用, 失落在柔情脉脉的月光。
  不能印制历史蓝图;
  火药的爆炸, 我重游旧日走过的园圃,
  不能炸开残暴对人的禁锢。 用记忆翻看所有的绿叶,
  而发明纸和笔, 用思考搜遍所有的花心,
  只能将历史一页页记录。 然而我的青春不是失落在那里。

  从愚昧通向文明, 我彷徨在清风吹拂的月夜,
  历史慢慢将人类摆渡。 用激情把月光细细审视,
  从专制通向民主, 用哲理把缕缕月光梳理,
  历史只开出一条窄窄的路。 然而我的青春不是失落在月光里。
  我仔细寻思,认真回忆,
  终于我清楚地记起,
  原来,我宝贵的青春,
  是失落在禁锢知识的牢狱里, 可是,战争已经结束,
  失落在囚缚真理的刑房里。 当年的战场百花竞放,
  阵阵春风吹送芳香。
  必须解救被禁锢的知识, 这位战士旧地重游,
  必须营救被囚缚的真理, 狂热爱上了那株玫瑰花。
  我才能寻回失落的青春。 可是,在他采撷花朵时,
  翻开一页页人类历史, 竟被玫瑰花刺扎伤,
  唯有知识的力量 鲜红的血从他心里流出,
  才能解救被禁锢的知识。 再一次滴落在玫瑰花绿叶上。
  唯有真理的力量, 这位战士深感失望,
  才能营救被囚缚的真理。 他的心感到从未有过的悲凉。
  让知识汇成洪流冲刷愚昧, 1982.夏
  让真理堆成坟墓埋葬权势。
  青春便会长驻我的心里。 朝花礼赞
  1982.春 亲吻晶莹露珠,
  沐浴光辉晨曦,
  战士和玫瑰花 开放了,开放了啊!
  在炮火纷飞的战场, 这早开的花鲜丽妩媚。
  这位战士不幸受伤,
  他倒在一株玫瑰花旁, 阳光照耀,雨露滋润,
  殷红的血从伤口流出, 花根深深扎进大地,
  滴落在玫瑰花绿叶上。 开放了,开放了啊!
  这早开的花姹紫嫣红装点春色。 我要天天向上茁壮成长,
  像我们的先辈那样挺拔笔直。
  蜂蝶在花间飞舞, 我要勇敢地抗击台风,
  美丽的花结出甜蜜果实, 像先辈那样维护人类利益。
  开放了,开放了啊! 我要结出一串串甜蜜的硕果,
  这早开的花开遍乡野城市。 像先辈那样给人类奉献甜蜜。
  1981年《朝花》发刊诗 1983.10

  我是一棵小椰苗 心城
  我是一棵小椰苗, 你说要让我走进你的心,
  翠绿的羽叶在阳光中摇曳, 让我在你的心地漫步。
  长长的根须深深扎进大地。 然而你的心却层层设防,
  在阳光中锤炼向往光明的意志, 围着铁丝网还砌高高围墙。
  从土壤里将生命的营养吮取。 你的心扉用钢板铸造,
  还锁上大大的铜锁。
  我生长在浩瀚的大海边, 你的心城还挖有爱的陷阱,
  大海给了我很多生命的启迪。 安装有发射冷漠毒箭的强弩。
  胸膛要像大海一样宽广, 我的好奇心将我诱惑,
  理想就如大海一样壮丽。 而我热烈的爱火却将我鼓舞。
  虽然我还是一棵小椰苗, 我全身披挂进攻你的心城,
  但我深深懂得我们椰树的价值。 挥舞丘比特的弓箭向你宣战。
  用缪斯的花束制造重炮,
  轰开了你钢铸的心扉。 根儿深扎虚心向上,
  我要在你的心城仔细搜寻, 几回春风春雨爱抚,
  发挖你深深埋藏的爱情宝矿, 嫩笋节节长高,展叶舒枝,
  摘取你心地上开放的野玫瑰。 悠然间长成一棵修竹。
  我的朋友曾对我劝诫, 亭亭玉立,滴翠摇绿,
  那埋藏在荒漠中的古老心城, 舞风弄影,装点无限春色。
  你千万别走进去, 2004,仲夏
  那里群妖曼舞,鬼怪长嚎,
  我是个考古探险者, 春天,我走进一座花园
  我是位热血奔腾的男人, 春天,我走进一座花园,
  偶然发现的这一古老心城, 园里百花盛开,一派芳馨。
  定要勇敢走进去, 哟,我一踏进这座花园,
  认真发挖,认真考研, 便发现高贵的紫罗兰特别多情。
  将这古老心城的埋藏探明。
  1990.春 她色艳香浓,
  含情脉脉对我笑靥相迎,
  题竹 可是,我并不对她倾心,
  ——赠女作家李木兰女士 我知道她决不会有爱的真诚。
  喜得温暖春气,
  更有雨露滋润, 我不是常在园里鸣唱的黄莺
  聚集生命全力, 我深把广阔的原野爱恋,
  一株嫩笋钻出大地。 在那儿有一株山野之花,
  已占有了我整颗狂热的心。 枇杷树只有这华盖似的绿荫,
  这高楼掩藏中的翠绿葱茏。
  这株山野之花很是平常,
  没有紫罗兰那样的芳馨, 绿荫下有炎夏的蝉鸣,
  没有紫罗兰那样的娇艳, 绿荫下有琅琅的读书声,
  可是她开放得非常纯洁天真。 绿荫下留有美好年华的欢笑,
  1984,春 绿荫下藏有无数人美好的真情。
  啊,枇杷树绿荫浓浓,
  啊,枇杷树的绿荫 枇杷树下吹送习习凉风。
  ——写给定安中学枇杷文学社 我在绿荫寻觅早日的诗魂,
  在落尽经霜红叶的寒冬, 期待着又一个非常美好的梦。
  枇杷树便做着绿色的梦。 1990,5,21
  聚积着生命的活力,
  孕育着校园的一片葱茏。 南丽湖小景

  一等春风吹送, 奇丽的秀色,
  一等春风融融。 浸在潋滟的波光里,
  便有了这枇杷树的绿荫, 朦胧的美,
  便有了这校园的蓊郁峥嵘。 隐在远岸的绿黛里。
  湖光山色交辉,
  没有凤凰树的花开火红, 碧波蓝天互映。
  没有白玉兰的馥郁香浓。 南丽湖犹如妙龄少女,
  莫须浓妆打扮, 共产党不屈不挠把路开。
  自然地美都是如此妩媚。 艰苦抗争,英勇奋战,
  1990夏 二十三年红旗不倒,开创新时代。
  改革开放让母瑞山焕新彩,
  母瑞山颂 母瑞人民跟党把幸福栽。
  沿着红军战斗的足迹,
  群山凝绿, 红花开遍峭壁悬崖。
  远峰隐黛。
  莽莽母瑞山, 而今,历史跨进新时代,
  烟雨中丛林似海。 母瑞人在群山洒满真诚的爱,
  为历史树立一座雄伟丰碑,
  碧血在这莽林迸溅, 用汗珠和才智创建美好的未来。
  头颅在这群山深埋。 2006年夏
  历史曾钟情这深山野林, 本诗获2006年海南省老干部征文比赛三等奖
  母瑞山把那历史壮举记载。
  受伤的鹰
  无产阶级革命烈火在此点燃,
  红军在此创建了第一个苏维埃。 一只受伤的鹰,
  艰苦岁月谱写英雄篇章, 从高空跃落深峪的石崖上,
  开创出海南革命的光辉未来。 一群山雀从树丛飞出,
  吱吱喳喳嘲笑鹰的受伤,
  几回征战烈火焚烧, 鹰并不理睬山雀的嘲弄,
  只是认真地舔自己的伤。 无数抗日志士,
  他迎着山风啸鸣,声音在深峪廻响, 在此热血洒碧海,
  他凝望着高高的蓝天, 解放海南的大军,
  心儿想着更高地展翅飞翔。 也曾在此把敌人打败。
  1979.春 而今,夕照里,
  晚霞染红海岸无边绿黛,
  临高角 旅游区的小木屋,
  慢慢开始了夜的丰富多彩。
  一角沙渚,
  把大海劈开, 我在这海角慢步徘徊,
  这美丽神秘的海角, 在朦胧中审视这多变的海。
  海天茫茫一派。 在晚风的吹拂里,
  思考着这海角的历史和未来。
  东边放目, 1993.8月作于临高县委招待所
  大海风急浪骇。
  西向观览, 我独立伫立海边
  港湾浪细沙白。
  我独立伫立海边,
  临高角风云多变幻, 极目搜寻那远去的白帆,
  性格温柔却又粗野豪迈。 离去了哟,远远地离去,
  历史曾在这里 驶向云水缥缈的远方。
  上演无数壮烈和悲哀。 只留下海风拂脸,涛声轰响。
  夜幕降临, 童话诗四首
  我凝视深邃的夜空, 一、高峰顶上的一株小草
  寻找那颗我心中闪亮的星。 高高峰顶的石头缝,
  1957.夏 长着一株矮小的小草,
  这株小草非常得意地喊:
  写给某女士 “啊!我是最高大的了,
  看哪,白云在我的脚下飘,
  在你心灵的一处荒漠, 所有的树都不比我高。”
  栽一棵爱的绿树。 可是,几天没有下雨,
  在你感情的峡峪, 这株小草被晒死了,
  流淌一条清清小溪。 山风将它吹进了低低的山坳。
  每人都有远去的记忆长河,
  每人都有闪耀的生命灵光。 二、花朵和蜜蜂
  从你明媚的双眸, 花朵神气地对蜜蜂说道:
  读出你热切的爱的追求。 “你应当谢谢我呐,
  然而从你美丽的笑靥, 我总是慷慨地赠你花蜜。”
  却猜度不出你钟情的是谁。 然而,蜜蜂却不以为然地答道:
  1993.春 海口科技招待所 “应当是你得感谢我才对呢,我总是天天辛勤为你传送花粉。”
  花枝上有只黄莺听了说:
  “你们总是只看到自己给别人好处,
  却将别人给自己的好处忘记。”
  于是,花朵羞红了脸, 我懒得自己寻找食物,
  蜜蜂惭愧得不再吭气。 我害怕碰到风和雨。”
  花朵重新对蜜蜂说道: 山鹰听了画眉的回答不禁叹息:
  “谢谢你帮助我传送花粉。” “唉,这样的鸟是最不可救药的了。”
  蜜蜂重新对花朵说道:
  “谢谢你赠送我花蜜。” 四、喜欢吹嘘自己的乌鸦
  在鸟群中有只乌鸦,
  三、山鹰和画眉 它常常对百鸟吹嘘自己。
  山鹰在高空飞翔, 它本来是不学无术,
  它看到一只关在笼子里的画眉。 却吹说什么都懂什么都知。
  它低飞下来对画眉说道: 它本是碌碌无为,
  “啊,可怜的小画眉呀! 却吹说建立过丰功伟绩。
  外面天空是多么宽广, 它本是赤贫一无所有,
  绿色的原野非常美丽, 却吹说窝里藏满珠玉。
  你为什么不飞出笼子?” 它本是鸟里丑陋,
  画眉坦然回答山鹰: 却吹说唯它最为美丽。
  “谢谢你的好意, 自然,百鸟对它看得非常清楚。
  可是我非常满足这一切。 然而,它还是照样欺人自欺而得意。
  我的生活过得很好, 1965.冬
  你看,我在笼中可以自由啄食吃,
  或者还可以跳一跳,唱唱歌。
  我不愿飞到外面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8-05-08 21:08:31
  学习,赞
作者:黄永棠 时间:2018-05-08 22:42:52
  中国的现代诗歌,六十年的资历,保留得这么完美,不错,老当益壮。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