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世界日報》:議論在散文詩中的運用(转载)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8-05-10 12:40:27 点击:88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創作手記]
  議論在散文詩中的運用
  蔡 旭
  (菲律賓《世界日報》2018年5月9日)

  

  散文詩以散文為體詩為魂,兼具詩美與散文美。大家都知道,敘述與描寫是散文美的主要表現手法,其實,議論也是。
  議論入詩是有風險的,弄得不好就會生硬、枯燥,失去詩味。散文詩中的議論,也同樣會有風險。但反過來,用得合適,處理得當,也會險中求勝,增強了作品的詩意、新意與深意。
  近來我試製了一批動物題材的散文詩。這個“動物系列”,其中不少應屬“寓言散文詩”。既是寓言,就得“寓”一些理,少不得要發議論。而且,在抒情、哲理、內在音樂性這“散文詩三要素”中,哲理也主要是由議論來體現的。為此,我對發什麼議論、怎樣發議論,進行了一些探討。
  在我的散文詩練習中,讓議論起了這麼一些作用:

  1,點明主旨。
  《鶴立虎群》寫的是兩年前一只白鶴鬥虎群的真實事例。在描述了這個驚心動魄、出人意料的事件之後,來了兩句簡單的議論:
  “兩年間,已經有多少人同今天的我一樣,從白鶴的得勝中汲取了能量?
  知道了,兇猛如老虎,也可以相形見絀,成為勇敢者的背景。”
  《老鷹重生》寫到,鷹到40歲就老化了,但不甘老去的鷹,選擇經受150天的痛苦磨煉,又脫胎換骨,得到重生。詩的結尾是一段議論:
  “誰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潛能,也許這些鷹知道。
  也許它也不知道,但它知道不能等死,它要死裏求生。
  誰也不知道即使冒死,能不能獲得重生?也許這些鷹知道。
  也許它也不知道,但它知道只要有一線生機,就要爭取。
  鷹與鷹也會有不同。
  命與命就會不一樣。
  有的鷹只有40歲,有的鷹活到了70歲。”
  這段議論點出了挑戰自我的重要與必要。
  《女畫家的“格林童話”》,是一個狼救人的故事,它議論的是世界的複雜性:
  “我見到了同東郭先生碰到的不同的狼。
  並不兇殘,也不狡猾。而是它的反面:善良,以及聰明。
  其實,動物的世界也如同人的世界。
  狼與狼不一樣,如同人與人,也不一樣。”
  《珠項斑鳩》講的是大樓陽臺上一雙斑鳩的恩愛,及50天來房子主人的愛心。結尾段的議論,是對這一事件的評價
  “不會有人不喜歡這一套照片,這來之不易的整整83張實況的記錄。
  不會有人不喜歡,難得一見的珠項斑鳩的戀愛、婚姻、產子與培育的全過程。
  不會有人不喜歡,在城市冷硬的大樓牆壁之外,那天外飛來的溫暖與溫馨。
  哦,我不得不承認,其實,我最喜歡的,是照片背後那一個真實的童話。
  是童話背後,那50天的守候。
  及在守候背後,那一顆大寫的,心。”
  它說的是人與大自然的和諧,及人對大自然的態度。

  2,設疑作答。
  《鳥的復仇》描述了紅嘴藍鵲與大花蛇殊死搏鬥最終取勝的過程。之後,詩中提出了一些疑問,這些疑問也正是現場觀眾與詩的讀者所疑惑的:
  “是怎樣的家國情仇,激起紅嘴藍鵲敢於以死相搏?
  是怎樣的無窮力量,鼓舞它不知疲勞,越戰越勇?”
  接著,詩中作出瞭解答:
  “圍觀了這場惡戰的遊客,用剪刀破開了大花蛇鼓起的肚子。
  驚訝地發現,蛇肚裏,有一只還沒消化的紅嘴藍鵲幼鳥……”
  這段設問,是順著觀眾與讀者的心理而發出的議論,它是結果與原因之間的一條引帶,在上承下接中起到了紐帶的作用。
  《釘在牆上的蜥蜴》寫到一條被釘在牆縫裏20年而存活的蜥蜴,靠同伴的接濟而產生了奇跡。詩中按照俗世的“見解”而提出了問題:
  “讀到這個故事,我的腦中,忽然冒出了一些怪念頭——
  這條蜥蜴難道還可能再顯身手、大有作為嗎?
  難道還可以為它的親人謀什麼福利,為它的家族作什麼貢獻嗎?
  它的同伴,圖的是什麼呢?
  有什麼價值與理由,要付出二十年的代價呢?”
  用議論來發問,後面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得到回答。這一發問觸及世態與人心,自然會引發讀者深層的思考。

  3,設置懸念。
  《魚吃飛鳥》,本身就帶有懸念。為此詩中就用一段議論開頭:
  “都說天高任鳥飛,怎麼這些鳥飛過海面,突然就消失了?
  都說海闊憑魚躍,難道它能夠躍出海面,吞食飛鳥嗎?
  誰聽了都難以相信。
  當然我也不敢相信。”
  既然難以相信,後面就得用事實來證明。這段議論起了渲染與吸引的作用。

  4,引出故事。
  《一條被鷹帶飛的魚》的開頭,用一段對人間社會的議論,引出了一個生物界生存競爭的故事;
  “並不是被帶著飛都是爽的。
  不過總有人夢想被帶著飛,在職場,在市場,在官場,在情場。
  省卻許多伸根長葉的光陰,許多夜以繼日的汗流浹背,省卻額頭波瀾起伏的皺紋。
  只想著可以直上雲天,高速開花結果,轉眼盤升砵滿……”
  接著,是描述了一條魚被老鷹抓住,而被帶著在空中飛的場景。鷹是兇猛而敏捷的,這一點無可置疑,但這條魚是否想飛?是否想借外力而達到飛黃騰達的結果?誰能知道?在這裏,作者只不過借“帶著飛”的現象,借題發揮,來“寓”一些為人處世之理罷了。把這段議論放在開頭,直到了引出故事的作用。

  5,挖掘深意。
  《魚吃飛鳥》在開頭設置了懸念之後,詩的主體描述了魚捕飛鳥的過程,解開了懸念。僅是這樣,當然也是動物世界一幅新奇的場景。不過,寓言也好,散文詩也好,它所表達的思想總是越深刻就越好。可能深挖而淺嘗即止,是對珍貴題材的一種浪費。而通過議論,則可以挖掘更深的含意。議論,是表達深意的最好的途徑。
  《魚吃飛鳥》的結尾是這樣的:
  “世界太奇妙了,世間又太殘酷了。
  在這弱肉強食的法則後面,有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有多少成王敗寇血淚史?
  我就奇怪了——
  那些珍鯵,一定有它們的父兄一代代言傳身教,並長年月累、反復磨練,才擁有這驚世駭俗的絕技的吧。
  而那些烏燕鷗的祖輩,為什麼不給它們的子孫,哭訴這一幕——
  血的教訓?”
  實際上,這段議論是敲響了一記警鐘。它應該引起人們的思考與回味。

  如何運用議論,也有一些應該注意的事項。處理不好,或是誇誇其談,或是強詞奪理,或是主題先行,就會導致作品的失色甚至失敗。做得好,就能規避風險,為詩增色添彩。

  1,簡明扼要。
  散文詩以抒情為主要職能,議論與敘述、描寫一樣,都是為抒情服務的。為此,議論的文字一定要簡明扼要,篇幅要短,文字要精。
  《大象產子》描述了一個莊重、神聖新生命誕生的過程,作者縱有千言萬語,有關母愛的感想也只能用幾句來表達:
  “這是一個平凡的日子。世上每一天,每一刻,都有新生命的誕生。
     這是一個偉大的時刻。每一位母親,都是一位偉人。”

  2,手法多樣。
  為避免與別人或與自己的重複與雷同,除了作品的內容與思想要求新之外,在樣式、寫法、角度等等方面,都盡可能要有所變化。
  比如,一般或多數情況下,議論會放在作品的結尾,以便在作品的內涵上進行總結與提升。其實也可以放在開頭,就會有新鮮感,或許還會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一條被鷹帶飛的魚》,就是用結論來開頭的。
  《魚吃飛鳥》,則在開頭與結尾都用到議論,一為帶來懸念,一為繼續深化。

  3,注意留白。
  議論常見的毛病,是說得太白,太滿。說多了,說滿了,一覽無餘,就會平淡乏味。留下一些空間,讓讀者去填補,去思索,去回味,更會增加作品的魅力。
  《釘在牆上的蜥蜴》在提出一連串的疑問,在“它的同伴,圖的是什麼呢?有什麼價值與理由,要付出二十年的代價呢?”之後,詩中並沒有作出對應式的回答,而只是這樣寫道:
  “——不過,我知道:
  這條蜥蜴的同伴們,並不是這樣想……”
  並沒有這樣想,那即是與此相反了。同一些世俗的想法相反,那麼是怎樣呢?詩中沒有直接回答,因為不需要回答。蜥蜴的同伴到底怎麼想,已用它們的行動作了回答。不說,讀者也完全清楚,就不必說了。這樣,既有了蜥蜴同伴的態度,也有了作者的態度。留下這樣的空白,詩就留有餘味了。

  4,順其自然。
  散文詩中的議論,既要適度,不宜過多;又要適時,議在恰當地方;還要適意,順著事件的發展與情緒的流淌而自然地湧出。不生硬,又不拘謹,行雲流水,水到渠成。這樣就需要做到構思時精心,下筆時隨意。看似是信手拈來,漫不經心,其實早已心中有數,成竹在胸。這樣的議論,當然會有極佳的效果。

  以上寫了這麼多,並不是說議論在這些作品中用得很好了。不是的。我只是想說,議論在散文詩中可以這樣用,我在“動物系列”中用了,覺得很有用,如此而已。至於用得好不好,哪些用得還可以,哪些用得很勉強、很不得當、效果不好,就得請詩友們批評指正了。
  (2018年1月31日,2月20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次 发图:3张 | 更多 |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8-05-10 15:34:29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8-05-10 15:35:10

  
作者:曾晓华 时间:2018-05-10 18:31:36
  祝贺!
  学习!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8-05-10 21:37:46
  学习,问好前辈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