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的太阳依旧升起

楼主:远方的孤人 时间:2018-05-12 17:48:06 点击:119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常言说的好,没有攀不上的高山,没有过不去的大河。可当这群老兵真的到了脱下军装的那一刻,却感到这山是如般的难攀,这河,又是如般的难涉。放下,是多么的不舍,离开,又是多么的心痛。曾经,我们以朝圣般的虔诚之心穿上这身军装,踏上这片红土地的时候,我们也曾振臂高呼:八千里路云和月,任我海疆驰骋。
  做为一名当代军人,我们有过得意,有过骄傲,那一身朴素之风和阳刚之气,总能指引我们气宇轩昂地看世界,看人生。我们在暴雨中摸爬,在烈日下滚打,那无数次不堪负重的磨砺,让我们远离了浮躁,远离了诱惑,拥有了厚重的人生。
  如今,我们一个个的离开,可记忆犹存,昨天,似乎不曾真的远离,这段记忆也一直在我们的心里,有时凭窗闲坐,想曾经的光荣,曾经的辉煌,无论怎样的曾经,近声也好,远景也罢,一切都是听得真切,看得分明。
  其实,每一位转业军人,在离别生活了很久的军营时,都会不自觉地一阵阵伤情,总觉得哭一鼻子心才会痛快。他们有的用足不出户来让时间静止,有的用酒精的烈性来麻醉自己的思想,为什么,说不清也道不明。
  今晚,我们几个战友还是如期地聚在一起,还是象过去一样天南地北地神侃,那种豪爽,那种乐观似乎没有改变。只是一旁的张团却是话少了很多,他一身便装,可军人的特质还是在他那无奈的背后透显出来,他是和我们一同转业的,我们是领导很早就谈过话了,所以也就有了思想准备,痛过哭过也就放下了,而他,军区把他的名字报到广州时,他还是闻所未闻,而那时的他还指挥着全团的官兵在外海训,当他接到通知时,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想不通,就来了个不辞而别,除了司机,谁也不知他去了哪里。他有一天喝得酩酊大醉,仰面朝天地躺在军区司令部,满脸的泪痕,满身的酒气。写到这里,也许朋友会莫名惊诧:这哪里是当代军人,这不是一匪吗?可我要说,军人也是血肉之躯,他们视这抹绿色如生命,穿上的那一刻,就没想过放弃,而今一下子要告别,做出这样的举动,也只有我们这些脱下军装的人才能能理解,军人的心是诚恳的,坦率的,而我们这些军人,也常用军人的眼光看周围的种种,十多年的春山秋水,几多风晨几多雨夕,生活中结下的感情,谁又能轻易放下。
  一段时间里,战友曾成了军区的名人,可首长也没有过多去追究,军人的正派,耿直与豪爽,使大家都有了一种默契。
  我常想,军人是以奉献为本,他们做出的牺牲要比常人大得多,他们爱军队胜过爱自己的家人,那种用风雨酿就的感情,是那样的浓烈,这份感情也是钢铁与烈火熔铸的。一份对部队的依恋,也是经过长久酿制,熏陶和积淀。
  此刻,张团又慷慨淋漓,举杯痛饮,也许,这是他发泄痛苦的唯一方法,我们陪他一起醉,一起痛。凡是当过兵的,都会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战友之间的热心相帮胜过自己的兄弟,这种在一个战壕里结下的友谊,是经得起风雨浸蚀时间磨损的,因为战友情是没有掺杂任何利益关系的,是不受世态炎凉的影响的,他是一片清清的湖水。
  曾经,为建设营区,泥深没膝,各个成了泥腿子;曾经,秋夜拉练,野外露营;曾经,大雨之中跑五公里,那落汤鸡的形象也让我们狼狈,可我们依旧觉得潇洒。海风吹皱了我们的脸,太阳晒黑了我们的身,而我们依旧会在风中矗立,在太阳下甩着大步。
  脱下军装,我们是普普通通的男人女人,可一身军装,使多少热血儿女壮志激烈,临风长啸,这种美与力,刚和柔的结合,也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
  部队没有灯红酒绿,更没有花前月下,难怪有时战友在一起会调侃说:“看看咱营区的荔枝树吧,这么多年了不开花不结果,究其原因是阳气太浓,连雌株也多了一份阳刚少了一份柔情。也许,战场是男人们的代名词,尽管女兵没有他们的十八般武艺,至少精神是挣扎着同他们看齐了。
  提到军人,威武雄壮就会饱满心头,军人的身后不仅仅是一个家,亦伸出宇宙,军人情怀高耸入天军人周身的筋骨和血液都得到了滋养,不管平日里以怎样的方式出现,他们显示的总是活力四射,魅力四射。
  在部队,大家总能把这片天喧腾得热热烈烈,他们舞枪弄炮,有一种呼风唤雨的气势,闲暇之时,也会拾捡起弹壳做出各种各样的武器模型,他们笑声和骂声也会如炮声发出硬梆梆的味道。
  这时,借酒浇愁的战友又开始在醉酒中哭诉:“我哪里干的不好,为什么要让我转业,我那么多的军功章还还不够延长我的军旅?九八抗洪,我冲锋在前,汶川地震,我又请缨上阵,这么多年,我一心为部队,八十多岁的老母我没在身前尽过孝,家庭的担子全由爱人一人扛着,从一个兵到团长,我的成绩是有目共睹,可为什么单单把我给开销了。这身军装伴随了我二十多年,又怎能忍心脱下?”哭着诉着,他又干了一杯酒,并随手把杯子摔碎在地上。
  做为一名军人,对部队的复杂情感又能怎样找到归宿呢,曾经,军功章寄托了他们太多的感情,而今情将何以托?曾经,一份特殊的责任和使命,一份对部队的深情与厚爱,让我们拥有了一份自豪与自尊,而今要放下,确有太多的不舍,我们的根已在这里,如今要离开,那是怎样的一种痛啊。
  岁月的风雨改变了他们的容颜,却未曾磨灭军人的光彩,他们有大自然的苍劲,亦有大自然的风骨,他们当初辞别了两情相依,选择了绵绵相思,他们拳击砖石,炮轰隔山,他们在该浪漫的岁月里没有浪漫,该享受的日子里没有享受,但是灵魂的磨砺,也让他们的灵魂得到了升华。选择本身就是一种壮举,选择了就无悔,放下却又有太多的纠结与不舍。
  有一些日子,我们无法飞快地翻过,他们曾激情满怀,想让生命富丽辉煌,为这,他们甘心背负一生,投身于这种事业,他们的价值,他们的所有的值得与不值得,全交给了热爱的事业,他们献上了全部的心,它在他们的心中是一座丰碑,这种热忱,使他们充满豪情,紧张着却也快乐着。
  看看战友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说,也真撩起了我们心里的怀念,也隐隐泛起了一丝的遗憾,为什么珍藏的种种,当时只道是寻常,蓦然回首时,泪水才充溢了眼眶,为什么会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为什么要面临转业这艰难的选择?
  走过军营,都是过客,我也理解过客的心情,是过客就要非走不可,不管你是否催赶,都有走过的那一天,泪,无声地湿了来时的路,开花结果是自然的本意,当灵魂与生命的原色溶合在一起,以一种参不透的精神融合时,心灵也必将有一种超然的领悟,拥有过,就无憾!曾经,我们缺失的人生得到了补偿,来到这里,失重的心态也渐渐平衡,走进军营,像一无意中撞开了美丽的大门,一种舒心的融化让思绪再也收不回来。不是为了印证什么,只因生命纯净如绿色。
  曾经,我们如一株十分随意的小草,长在这里,一种奋发向自然植入,人生是如此般的洁净透明,如今,曾伴我们的军歌,曾伴我们的营房,都将成为那时的年月,纵然放声呼唤,却早已一去不回。
  我们也知道,服从是军人的天职,离开是必然,我们无力选择。人生如行云流水,走过了便是永远,壮志亦如烟亦如水了。
  战友啊,哭过醉过未必不是英雄,你的思想,你的情绪,我已在交谈的音节词句中听到了,也看到了,你的醉是一种爱,你的泪是一种情怀,你是想把心醉成粗犷,想把心哭成苍凉,这原本也是正常,原本我们驻守边疆,一心守着一份平安,一份幸福,却没想过路的前面与后面,更没有想过故事的开篇过程和结局。
  昨天的一切已不再拥有。那么我们今天又该做些什么?迷惘中,晨已微曦,太阳就要升起。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8-05-14 21:08:06
  夜读功课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