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刺骨毒

楼主:舟羿2016 时间:2018-05-15 22:56:29 点击:32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刺骨毒》
  20170808

  微信里一位从未谋过面的朋友写了篇文章,叫《茨》,引用《诗经·鄘风·墙有茨》作开篇,深深吸引了我。原因有三:一是我确确实实不知“茨”为何物;二是作为一个理工男,对“诗经”知之不多,此前也从未读过“墙有茨”;三是此人文风泼辣,敢说能说,确有钦佩之意。拜读之后才知,茨原是一种一年生蒺藜科草本植物,原名叫刺蒺藜或硬蒺藜,粗俗点,用我们乾州农村的叫法,刺骨毒是也。

  说起刺骨毒,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我再熟悉不过。我们村子处于乾州半坡地带,一条水泥铺制的漆惠渠从村子前面贯穿而过,向北是旱塬,向南是水浇地,层层梯田有如登天阶梯般平铺开去,横看如蛇蜿蜒,竖则条块割裂,纵横交错,煞是好看。在路边,在沟沿;在梯坎,在垄行;在崖坝,甚至土坯的院墙上,只要脚步少去之处,都会长出这种使人生厌又唯恐避之不及的植物来。一场春雨过后,草木返青,贮藏了一冬的植物发芽抽节,争相拥抱阳光。刺骨毒根系发达且深,往往先于其他植物。它沿着地表面,一面四散延伸,一面在蔓上向空中扩展叶子,占据有利位置。为了保护自已,在分节处会长出一簇带刺的小花球,星球状的复果两端长出10根长长的刺,俩俩相接,呈五角星状,初期绿色柔软,不几日便球质变硬,刺也变得尖利了,能够抵御各个方向的侵扰。盛夏是刺骨毒疯长时期,一个根系甩出的蔓长达一米以上,蔓上分支,四通八达。哪里有阳光,哪里有水分,哪里就有它的身影。深秋时节,刺骨毒蔓枯叶衰,状似耄耋老人,但本性却暴露无疑:它满身的刺球个个愈加发青发白,坚硬、锐利。一旦入冬,生命虽油尽灯枯,刺球却通体变黑,干裂坠地,即使强力使其分裂,每个瓣上的两根又黑又硬又长的刺让人胆战心惊,小心翼翼。其刺的后半截硬而宽,足可扎穿车胎、鞋底;前半截既尖且脆,刺入肌肉后最易断裂,一旦中招,疼痛难忍。别说徒手,就是穿上千层底布鞋、胶鞋,一旦踩上,都很难抵挡得住圆球状的刺骨毒伤害。藉于此,农村人称它“刺骨毒”,完全合情合理。

  在我的记忆里,关中地区除了山羊,能直接吃这种草的牲畜再也没有了。这种山羊嘴呈锐三角形,舌头细长且薄,上面长有倒刺。这种独特造型有利于山羊吃到带刺的植物叶子而不受其伤害,譬如说酸枣、刺骨毒、刺荆一类植物。但牛和猪却不同:牛靠舌头一股脑卷入,溶进胃里再行反刍消化,坚硬的刺骨毒会对牛的内脏器官造成很大的伤害;猪吃靠拱,则更惨,直接伤害到嘴巴。有一次我给猪拔的草里混了一条刺骨毒,猪拱了几次,痛得嗷嗷直叫,逃得远远的,可怜地对着青草,再也不敢上前。所以父母亲平时很在意这种草,在铡草时挑得很仔细,我们出去打草一般也躲着,既防止刺伤自已,又避免以后伤害牲畜。

  我记得一件与刺骨毒有关的事情。上大学前,家里养牛养猪就一直没间断过,一来务庄稼确实需要,离不开;二是养殖是农村人出差钱、凑学费的一个有效图径。每年暑假,给牛割草就成了学生娃的主要任务。大清早迷迷瞪瞪地就下地,在太阳出来天热前,背一大笼青草回家吃早饭;下午四点以后热气散时,又一伙出发,赶天黑回家铡草安顿牲口。家家如此,千篇一律。有一个下午许是玩得过了,只割了一点点,想草草敷衍一下,企图蒙混过关。母亲看到后,一言不发,拿起镰刀和背篓,匆匆出门去了。天黑透了才回来,背了满满一篓青草。借着昏黄的灯光,母亲捋顺青草,用镰夹不断地拍打和刮擦,地上很快落了一层密密麻麻圆球形的刺骨毒,这时我才看清大多数青草是很难收割的刺骨毒。那天晚上,等安顿好牲口,已经很晚很晚了,光从地上收集起来的刺骨毒差不多装满了一料升。第二天,母亲的手上、脚上和膝盖上扎满了断了的小刺,有的伤口都已发炎,化成了一个个小脓包。当我帮妈妈用针一点一点清理余刺的时候,懊悔的眼泪吧嗒吧嗒长流。我痛恨刺骨毒,更痛恨自己贪玩,害得母亲遭罪。从那以后,割草喂牛,我再也不敢懈怠。小小的刺骨毒给母亲的一次伤害,也给了我一个永久的教训,那就是做事一定要认真。

  听中医讲,刺骨毒还是一种常用的中药材,在《神农本草经》里列其为上品。它的主要成分含挥油、刺蒺藜甙、生物碱、脂肪刺油等。药理作用有疏肝熄风、行瘀去滞;能解郁、明目、止痒,还能降压、镇静;临床观察结果表明,刺骨毒还有一定的抗过敏作用。对于治疗风热所致的皮肤发痒和皮诊,如荨麻疹、神经性皮炎、某些类型的慢性湿疹等,具有奇异疗效。

  听母亲说,我能够活下来,可是多亏了刺骨毒。那是在我生命的第一个夏天,不知怎的得了一种怪病:开始身上长了一连串的白泡泡,后来不断扩展,直到化脓破裂。小小的我,包在襁褓里,除了眼睛和小鸡鸡,全身上下没有一指头完好的。溃烂的疮口腥臭难闻,再加上我日夜不断的干涩的哭声,一切都像刀子一样剜割着母亲悲痛的心。那时候医疗条件也不好,小孩子生这样的病一般都听天由命去了。族里的长辈们包括爷爷奶奶几乎都认为我活不下来,劝说母亲放弃。但是母亲舍不下,她听到一个偏方,说刺骨毒可治。于是天天采集,长时间熬煮后用热水不停擦洗我的全身。秋后刺骨毒长得更硬,就用石窝捣烂再熬汤。一入冬,刺骨毒又黑又干,就放到锅里烤焙,再捣成粉末继续熬。就这样持续了半年之久,我竟然奇迹般痊愈了,而且直到现在,从没有再得过任何皮肤病,就连小时候流行的红眼病什么的,都与我绝缘了。

  得亏刺骨毒,感恩母亲!正是母亲的不放弃、不拋弃,才有了今天的我和文字。对于刺骨毒,母亲从来没说过抱怨的话,正如她老人家对子女一样,恬淡雅静,宽容有加。“母子连心”,我爱母亲,一方面是生了我养了我,为我吃了很多很多的苦;另一方面是母亲传授给我许多善良做人的道理,保我一生平安,一生受用不尽。

  墙有茨,不可道也,不可详也,不可读也!娘亲恩,可道,可详,可读!

  20170808于公交车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朝闻道a2011 时间:2018-05-17 18:04:21
  沙发。——曾读过的好文章。
楼主舟羿2016 时间:2018-05-17 19:51:38
  @朝闻道a2011 2018-05-17 18:04:21
  沙发。——曾读过的好文章。
  -----------------------------
  谢谢!用手机发帖,重了!也无法修改。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8-05-20 01:25:31
  再读,有味
楼主舟羿2016 时间:2018-05-20 20:23:23
  @钟爱今生 2018-05-20 01:25:31
  再读,有味
  -----------------------------
  手机试贴,发重了。问好。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