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母山》2018年一期: 栖 居(五章)(转载)

楼主:海口广东菜 时间:2018-05-25 08:16:49 点击:90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栖 居
  (五 章)
  蔡 旭
  (海南《黎母山》2018年一期)

  

  尊 重

  我在小区的路上行走时,就把双手高高举起。
  手势如同10点10分的时针,动作是不是有点古怪?
  一次走200步,停一下,再走200步。
  早晨送孙儿上幼儿园来回做两次,下午接他来回又做两次。
  有空在小区散步,再做两次。
  对治疗肩周炎有好处,我做了几个月,大见成效。

  开始时只走在偏僻小路,后来就走上林荫大道。
  走起来旁若无人,其实道路上少不了人。
  人们迎面而来,又擦肩而过。
  没有人惊讶,没有人发笑,没有人窃窃私语或指指点点。
  我明白,各人都有各自的生活。
  对多彩的世界早已司空见惯。
  对各人的爱好与习惯,即使是奇怪的动作与姿势,也不再会——
  少见多怪。

  同 行

  下午4点40分,小区幼儿园门口,一群同类项在这里合并。
  都是老头老太,不需要有人召集,不约而同前来聚会。
  多为退休的人,又自动到此上班。不管以前什么职业,现在是同一工种。
  天长日久,早由陌生变成熟悉。只是,大家却不知道姓甚名谁。
  不过,也不需要知道姓名,只要知道孙辈的名字就行了。
  他们共同的姓名,就叫爷爷、奶奶。
  要有区别,只须把孙辈的名字,作为他们称呼的前缀。

  作为他们的同行,此时我也正在门口伫望。
  只需放学铃响,我就同他们一起,打卡涌进大门。
  迫不及待地跑到教室,兴高采烈地招呼相认。
  那位各自认为最帅最美的小孩,就是各自领回的宝贝。

  幸 运

  傍晚,小区的路上,走着两个老人。
  一个是我,一个是比我更老的人,我的岳母。
  我陪伴她,到儿子家吃晚饭。
  一家四代,分住在同一个小区的两处。
  一处是我们与岳母,一处是我的儿孙。
  她走得很慢。十分钟的路程,她要走成三倍。
  我也就拨慢我的时针,陪同她的缓慢。
  路上有人来问:“老奶奶80多啦?”
  “91。”她答得的轻松,我答的响亮。
  “哦。”听的人一声感叹。

  这时,我停下步来,仔细品味着简单的幸福。
  并无声地感谢,陌生的路人的——
  分享。
  污 点

  小区里不禁止养狗,但禁止它乱拉屎。
  这在布告里写得很清楚。没有布告,也应该清楚。
  可是狗总是要拉屎的。
  小区道路上,不时显示了狗屎污迹斑斑。
  清洁工用扫帚扫不去,用拖把抹不掉,用高压水龙头也冲不干净。
  丑恶的记录总是难以清除的。
  洁白的路上,长久收藏着肮脏的污点。
  谁也不知道是哪只狗拉的。谁也不知道是谁的狗拉的。
  即使在狗年,也无法减免人们的骂声。

  狗在做,天在看。
  不要以为没人见到就没事了。
  屎印经常被幼儿园小朋友踩到,就会骂一声:“呸,臭狗屎!”
  他不是在骂狗,是在骂狗背后的人。
  如果他的心还会颤动,就会被声音击出暗伤。

  怜 悯

  小区里的猫,突然多了起来。
  在道路上追逐,在灌木丛出没,在草坪上嬉戏。
  是从哪里来的?
  物业管理处的布告给出了答案:“不要给流浪猫喂食。”
  哦,难道要让它们在我们小区弹尽粮绝吗?
  要把它们,从我们小区赶尽杀绝吗?

  我不知物管的布告有什么根据?
  不知它的决定有没有道理?
  我只能悄悄装一些剩饭与骨头,放在垃圾箱旁边。
  ——并不是有意跟管理者作对。
  我只是不想让它们在人间遭逢更多的苦难。
  只想给它们一点力所能及的——
  温暖。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更多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8-05-25 22:17:31
  学习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