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记忆

楼主:步地快乐 时间:2018-12-22 16:55:09 点击:153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976年9月9日的下午,与所有年份的9月9月下午一样,并不显得有什么异样,也没有显出特别的气氛来,一样的秋高气爽,一样的阳光灿烂。夏天的酷暑渐渐散去,太阳也没有往日的炽热,收敛了许多,一改夏天残暴的脾气而变得像个慈祥的老者,一朵朵的白云在蓝色的天空上飘乎不定,四处云游,像少女的裙服,显得温柔多了,塘的莲蓬错落有致的排列着,花瓣都掉完了,像是等待检阅的士兵,空气中弥漫着禾苗的青香,一片祥和的影像。出工不出力的男人们悠悠地劳作着,在田野里边打药边聊天,如蜗牛一样地前行,懒洋洋的女人们在田里揉草,一幅漫不经心的样子,东家长西家短的聊着,多年的大集体劳作早已让男女社员失去信心,消极而慢怠着,与报纸上的形势大好形成鲜明的对比。相邻大队的生产也是哥俩的鸡鸡,一个球样。形势大好的生产队只在报纸上而绝不在现实里,乡亲们生活饥寒交迫,在生死的边缘徘徊。生产队长佝偻着身子,戴着一顶破草帽,一件看上去很不美且有很多补丁的蓝色上衣零星的坠着些泥巴,有大块的黄色的陈泥印,也有小块的新染的鲜泥印,断然不是一粒粒的明珠,却与碧天里的星星有些神似,远看像个叫化子。队长抽着旱烟,一片愁云惨淡的样子,虽是渐秋,远未到乍暖还寒冷冷清清的时候,却是一片悽悽惨惨戚戚的样子。队长没有读过书,不知道有个叫李清照女士,却有与李清照女士一样的愁绪。不同的是,李清照女士的愁是离愁,一个人衣食无忧孤守寒窗红颜空枕愁云惨淡万里凝,不时有三杯二盏淡酒作陪消愁,队长的愁是忧愁,200多人的生产队,下半年粮食保障能否满足大伙度过漫长的冬天不至于忍饥挨饿不至于冻馁寒窑不至于糟得很而是好得很,数月不知肉味,用于解忧的杜康就更是无从谈起,这出工不出力的男男女女任凭队队喊破嗓子都是没有任何效果做不出样子的,就像鲁讯的呐喊唤醒不了沉睡的中国人一样,队长的大叫也唤醒不了磨洋工的乡亲,残花败柳一样的庄稼在丝丝的秋风中正如劳作的乡亲,不知有多少可以熬过即将到来的严冬。

  那年我7岁,学校闹革命,下午没课,我与小伙伴在大港边搬虾子,准备家里晚饭的菜肴。鱼米之乡搞不到海鲜,但时不时总可以搞一点河鲜,这在那个食物短缺的年代是难得的美味。小伙伴小卵子正搬上一只大螃蠏,兴高彩烈的乱叫,正在考虑是清蒸还是红烧。突然,大队里高音喇叭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有些庄重有些严肃,一改平时斗地主斗牛鬼蛇神斗右派那种高亢的奋进的革命的腔调,显得的有些肃穆。正当小卵子兴高采烈骄傲地吹嘘自己搬到螃蠏准备向家人报喜时,佝偻着身材的队长和男女社员莫名的大哭起来,如丧考妣,纷纷丢下手中的活计向大队部的戏台走去。我和小卵子不知所措,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清晰的记得,这时,太阳从白云间缓缓出来,暖暖洋洋的样子,一阵秋风过去,微微有缕缕的清香,水面阵阵的涟漪向四周扩散,如同那个低声而庄重的声音,几只喜鹊在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很多年后我才知道,这一天是改变中国人命运的一天,挂在每家神龛前我们每天都要“三请示”的伟大领袖和导师逝世了,这是中国人民的一大损失。叫化子一样的队长担心这以后农民的生活咋过,为有没有饭吃担心起来,夜不能寐,一连愁了好几天,头发都花白了不少,佝偻的身躯更佝偻,越发显得苍老。很多天以后,大队通知开“掉念会”(我们湾上最有文化的赖子把“悼念”说成“掉念”,他们家信佛,曾经掉过一本经书。),男女老少都在大队部前的戏台集合,有规则的站成几排。年龄稍长的长者理着光头站在前面,光头在秋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小学生站在戏台边缘,也来参加“掉念”活动,我的同学二狗很聪明,说长者的光头像天上闪闪的红星,照耀我们去战斗,然后一个二个三个四个不停的数起来,三鞠躬的时候不鞠躬,还在数光头,对伟大领袖不尊重,被同学“赖皮狗”告发到老师那儿,“掉念会”结束后二狗子被老师修理了一顿。后来,有好事的同学编了个顺口溜:“二狗子不鞠躬,掉念会上耍威风,数着光头开大会,读书原来不用功”。

  二狗子读书不用功的的确确是事实,初中没有毕业就放牛去了,聪明的赖子后来考上大学,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每到9月10日教师节的时候,我总会调侃他一下节日快乐,不知道现在赖子是否记得“掉念会”的情形,不过,赖子回复说,“掉念会”以后的时代为他开启了一扇窗,让他有机考上大学。

  小卵子的螃蠏到是清蒸还是红烧就不得而知了,“掉念会”后不长时间国家就迎来的改革开放的好时代,螃蠏像就旧时王谢堂前的燕子一样,也飞入寻常百姓的餐桌,

  小卵子读书不怎么样,小学没读完就回家放牛去了。不过,没有读书的小卵子和上了大学的赖子都说我们这代人很幸运,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不再为吃喝发愁,正在全民小康的康庄大道上砥砺前行。佝偻着身材的队长早到另一个世界去了,再也不用为大伙的三顿饭而发愁。队长在另一个世界里是不是佝偻着身材,有没有三杯二盏淡酒解愁,只有鬼知道。

  仅以此文献给改革开放40周年纪念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清荷99abc 时间:2018-12-23 05:03:56
  循着作者的墨迹,记忆一下子回到了那个年代,真的有太多的难以忘怀。作者语言朴实却又不失大气,能写出如此厚重的文章,可见作者文学功底很是了得!好文章总能让人赏心悦目,拜读学习了。
楼主步地快乐 时间:2018-12-23 15:03:42
  @清荷99abc 2018-12-23 05:03:56
  循着作者的墨迹,记忆一下子回到了那个年代,真的有太多的难以忘怀。作者语言朴实却又不失大气,能写出如此厚重的文章,可见作者文学功底很是了得!好文章总能让人赏心悦目,拜读学习了。
  ----------------------
  谢谢青荷美女的鼓励和褒奖,年龄大了,突然对文字来了兴趣,童年的记忆,也是改革开放的前夜。
作者:钟爱今生 时间:2018-12-23 15:05:05
  红脸,谢分享好文字
楼主步地快乐 时间:2018-12-23 20:59:28
  件看上去很不美且有很多补丁的蓝色上衣零星的坠着些泥巴,有大块的黄色的陈泥印,也有小块的新染的鲜泥印,断然不是一粒粒的明珠,却与碧天里的星星有些神似

  王朔有文,《看上去很美》。
  零星的坠着些泥泥巴,仿《荷塘月色.》

  下半年粮食保障能否满足大伙度过漫长的冬天不至于忍饥挨饿不至于冻馁寒窑不至于糟得很而是好得很


  毛有《糟得很与好得很》,80年代初中课文
楼主步地快乐 时间:2018-12-23 21:10:59

  80年代初一的课文《糟得很和好得很》

  农民在乡里造反,搅动了绅士们的酣梦。乡里消息传到城里来,城里的绅士立刻大哗。我初到长沙时,会到各方面的人,听到许多的街谈巷议。从中层以上社会至国民党右派,无不一言以蔽之曰:“糟得很。”即使是很革命的人吧,受了那班“糟得很”派的满城风雨的议论的压迫,他闭眼一想乡村的情况,也就气馁起来,没有法子否认这“糟”字。很进步的人也只是说:“这是革命过程中应有的事,虽则是糟。”总而言之,无论什么人都无法完全否认这“糟”字。实在呢,如前所说,乃是广大的农民群众起来完成他们的历史使命,乃是乡村的民主势力起来打翻乡村的封建势力。宗法封建性的土豪劣绅,不法地主阶级,是几千年专制政治的基础,帝国主义、军阀、贪官污吏的墙脚。打翻这个封建势力,乃是国民革命的真正目标。孙中山先生致力国民革命凡四十年,所要做而没有做到的事,农民在几个月内做到了。这是四十年乃至几千年未曾成就过的奇勋。这是好得很。完全没有什么“糟”,完全不是什么“糟得很”。“糟得很”,明明是站在地主利益方面打击农民起来的理论,明明是地主阶级企图保存封建旧秩序,阻碍建设民主新秩序的理论,明明是反革命的理论。每个革命的同志,都不应该跟着瞎说。你若是一个确定了革命观点的人,而且是跑到乡村里去看过一遍的,你必定觉到一种从来未有的痛快。无数万成群的奴隶——农民,在那里打翻他们的吃人的仇敌。农民的举动,完全是对的,他们的举动好得很!“好得很”是农民及其他革命派的理论。一切革命同志须知:国民革命需要一个大的农村变动。辛亥革命⑶没有这个变动,所以失败了。现在有了这个变动,乃是革命完成的重要因素。一切革命同志都要拥护这个变动,否则他就站到反革命立场上去了。
作者:黄老呆 时间:2019-01-03 05:44:02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