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柴记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19-05-13 22:23:52 点击:186 回复: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每年清明节,我都会回老家永兴镇扫墓。镇子位于海口市西郊,辖区内有好几座高耸的火山岭。我家就住在山脚下,打开卧室的窗帘,便可以看到远处的群山和山峦间层层叠叠的绿色丛林。
  扫墓的时候,行人得在山林中蜿蜒穿行。山林中长满了各色各样的果树。高大的果树有龙眼、荔枝、椰子、杨桃和菠萝密;低矮一点的有番石榴、木瓜、柠檬、芒果和莲雾。缺乏管理的山林,除了果树外,还杂长着桉树、苦栋、厚皮树、榕树等等树木。
  穿过山林去扫墓时,你可以看到脚底下随处可见的干枯木柴。这些掉落在地上的木柴,任凭风吹雨打,最后被风化成泥土。每次看到地上有上好的木柴,比如说手臂粗的荔枝木,我总是免不了端祥片刻,心里生出无限感慨来。想当初,这些木柴对于我们来说,是多么的珍贵!
  煤气和电力在老家的广泛使用,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的事情。在八十年代,当地做饭烧水用的都是木柴。那时候,生产队已经解散,土地已经分到各家各户。经受过大饥荒考验的人们,天天都在地里忙活,恨不得把家里的粮仓全都填满。自然,每一家找柴火的任务便都落在家里的青少年身上。柴火是外地人的说法,当地有不一样的语言,他们把“柴火”简称为“柴”,找柴火,自然就叫做“找柴”。
  柴火分好几种,第一种是农作物的杆,比如黑豆杆,芝麻杆,玉米杆,蓉豆杆;第二种是大人将木头劈成的劈材,比如荔枝劈材,苦栋劈材,菠萝密劈材;第三种是牛、羊吃掉叶子及嫩枝后剩下的树枝残枝。把那残枝绑成一捆,丢在路边,等它们被太阳晒干后便成了柴火。这几样柴火不能够满足一个家庭的全部需求时,农户就得到山里另觅柴火。
  在其他地方,人们把找柴火叫做“拾柴火”。可为什么我们当地人却把它叫做“找柴”?因为当地土地比较奇特,全都是火山岩地貌。土层薄,地下全都是火山岩,很适合种植水果。如何确保土地上又能种果树,又能种庄稼?聪明的人们便在承包地的四周种上果树,而地中间都种上庄稼。果树上掉下来的枯枝很少,那怕有一些,也被地里干活的大人顺手拾走了。我们能做的,就是把脑袋抬高了,留意观察每一棵树。如果树上有枯死的树枝,便高兴地爬到树上,把枯树给弄下来。这种寻寻觅觅,以爬树的方式取得柴火,自然得叫“找柴”。找柴的时候,不管树的主人是谁,只要是树上有枯枝,谁都可以将其据为己有。
  那时候,我已经是个十岁左右的少年,家里缺乏劳动力,找柴火这个责任自然就落在我身上。现在这个年龄的孩子,尚为穿衣吃饭的事情让父母操心。可那时候的我们,就得开始为家庭干各种力所能及的活了。比如做饭洗衣,放牛割草,还有找柴。
  找柴的时间,大多是节假日。有时候家里柴火紧缺,也会在中午放学的间隙去找柴。去找柴的时候,首先要考虑的是找柴的地方。柴火多的地方,自然是离村庄远,人迹比较少的深山老林。去那里找柴,树上、地上都有大把的优质柴火。可路程远,背回家去很费劲。柴火少的地方,是村庄周边。离村子近,人就多,老人、小孩都去找,不光光是地上,连到树上的枯枝都少得可怜。总之,离村庒越近,柴火越少,质量越差。这就决定了只有周末或节假日的时候,我们方可到深山里找柴。而平时找柴的地方,离村庒都不会超过两里的路程。
  找柴的装备很简直,一般只有一只砍刀。如果在村庄周边找,则可以带上一支带有铁勾的长竹杆。对于孩子来说,长竹杆的重量太重,带上它是个累赘,所以很少会把它带上。砍刀则是必不可少的,因为树上新枯干的树枝与树身还紧密地连在一起,需要我们爬到树上,挥动砍刀,把它给砍下来。也有些人喜欢随身带上一条绳子,以便捆绑找到的柴火。我向来是不喜欢带绳子的,因为山林里到处都有当绳子用的竹子、藤条,芒草叶,犯不着带条绳子碍路。
  在所有的柴火中,最耐烧的当归荔枝柴。我们找柴的重点目标,自然也在荔枝树上。高大的荔枝树,除非近期有别人光顾过,要不然,往往都有一些枯枝挂在树上。如果能从荔枝树上找到一些手臂粗的枯枝,那可真的令人很兴奋。我们或伏或坐在树上,拿着砍刀,一刀又一刀,慢慢地把树枝砍断。看着干树枝从树身上“轰”的一声掉落地上,有一股成就感从就会心底升腾起来。当然,容易收获大批柴火的,当属入冬的八角枫树。老家的所有树木中,很少有树木过冬的时候会落叶,八角枫就属于会落叶的一种。每一年叶子掉光之后,八角枫树都会有一批树枝枯去。用刀背轻轻一敲,枯枝便会掉落地上。运气好的话,从一棵入冬的八角枫树身上,就可以找到一小捆柴火来。最不受欢迎的是菠萝密柴火,一来它不耐烧,热量也低,还冒出大量的白烟。况且,它树上粘乎乎的树液,很容易从破损的树叶及树枝上滴下来,一旦滴在皮肤或衣服上,便难于洗干净。
  要到树上去找柴,自然得有爬树的本事。山区的孩子,爬树本事自然都是一流的。小点的树,抱紧树干,手脚并用,三五下就爬树上去了。太高大的树,可以从它紧邻的小一点的树爬上去。因为气候适宜林木生长,那里的树木都是长得密密匝匝的,几乎每一棵大树旁边,都有其他小树可以爬上去。还有一些大树,它的枝干低垂在地面上。我们便用小木钩把它的小枝条钩下来,接着通过小枝条拉低大一点的树枝,最后通过大树枝爬到树上去。
  除了荔枝树和八角枫,其他树种上有柴火,我们也会爬树上把它给弄下来。有些特殊的柴火是很受孩子们欢迎的,比如黑榄柴火。黑榄树长得有点与众不同,它生长速度慢,树身也比较粗直,树身上的枝桠也不多。自然,它身上的柴火也不多。可它树身上有枯枝出现,我们都会欣喜万分地爬到树上,把柴火弄下来。喜欢黑相榄柴火的原因有两个,一是黑榄柴火燃烧的时候,会发出一股好闻的香气;二来黑榄树树身上经常会溢出一种带有香味的黄褐色树脂,树脂极易点燃,是很好的引火物。趁着找柴的机会,我们可以把那些树脂抠下来带回家。有了那些树脂,起火做饭就方便多了。
  找柴火,得去林地,得爬树,这有一定的危险性。树林里有各种各样并不友好的小动物,如常见的山蚂蝗,毛毛虫和马蜂。它们都有攻击性,是每一个孩子都要小心避开的。柴火往往都挂在树冠的侧枝上,要想把它弄下来,就得小心翼翼地爬到侧枝上,用弯刀把柴火弄下来。有时候,树枝承受不了人的重量,就会折断落地。而树枝上的人,往往也会跟随着树枝掉落地上。所以,离地面较高的树枝,我们是不敢爬的。几乎每个找柴的小伙伴们,都有过坐在树枝上,因树枝折断而掉落地面的经历。那种骑着树枝,从高处坠落的感觉,给人一种魂魄出窍的恐惧感。而我最惨重的一回坠地经历,不光光是被吓得魂飞魄散,还在摔落地面的刹那间,被自己的砍刀在屁股上划了一道深深的口子。幸好没伤到血管,随便擦点草药便完事。
  柴火从树上弄下来了,得先把它们堆在一起,然后绑成一捆背回家去。背柴火是最为辛苦的。年少的我们,肩膀尚细嫩,根本无力长时间扛着一捆沉重的柴火回到家。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用两个肩膀,还有后背,轮流背着柴火走。有时候柴火比较沉,或是路程比较长,中间还得休息上好几次。纵使是这样,回到家后,人还是疲惫不堪,大汗淋漓。两肩膀和后背,往往都已经被柴火磨红了,有些地方还会磨出清楚的血痕来。
  背柴回家的过程很痛苦。多年过去,我还清楚地记得,沉重的柴火背在身上,像是万斤重负,压得自己几乎喘不过气了。山路崎岖且漫长,我们气喘吁吁地弯着腰,咬紧牙关,一步一步艰难地向前挪。肩膀和后颈脖刚开始的时候被压得生痛,再后来就麻木了。有时候在路上想过要放弃,但是想想家中急需柴火的炉灶,又不得不咬牙坚持下去。当时,我们不光光要背柴火,还要背甘蔗苗、木薯、地瓜等等农作物,或其他的东西。那时候很绝望,不知道这种负重前行的苦难,何时是个尽头。
  当然,找柴的过程中也有一些乐趣。树上的鸟窝,还有林地里的野果,都是我们所喜欢的。当时物质缺乏,缺食少衣。能在树上找到一窝鸟蛋,那可是件很令人兴奋的事情。林地之中,还有很多种长野果的灌木,如野石榴,如割嘴椤。找到一棵挂满果实的灌木,大家便一拥而上,把树上的小野果一扫而光。那种闹哄哄的开心场景,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当然,这只能算是苦中寻乐。如果时光能倒流,相信谁都不愿意为了这些小乐子而去找柴。
  三十年的时间转眼间便已经过去了。当年辛苦的少年们,大都已经两鬓斑白。他们大多都像我一样,为了生活四处奔波,只有节假日的时候才有闲暇回一遭老家。不知道他们清明扫墓,看到林地上那些风化腐朽的柴火时,是否也会像我一样,发出颇多的感慨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王辉俊 时间:2019-05-14 11:03:19
  欣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魏士根r 时间:2019-05-14 13:24:53
  有一种幸福叫天长地久,有一种拥有叫别无所求。喜欢就争取,得到就珍惜,错过就忘记,生活其实就这么简单。
作者:朝闻之 时间:2019-05-14 14:02:30
  述得细致。
我要评论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19-05-14 16:51:09
  涯叔是不是抽风了?怎么会有那么多与文章无关的回帖?
作者:尘炜 时间:2019-05-14 20:23:21
  山里的柴火打柴人
我要评论
作者:TYT大咖 时间:2019-05-14 23:14:24
  顶帖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