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诗人李挺奋

楼主:李奋 时间:2019-07-28 00:57:50 点击:210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哲理诗人李挺奋
  邢孔史

  李挺奋,1951年4月出生,海南省乐东县黄流镇镇远村人。鲁迅文学院学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曾任《天涯》文学杂志副主编、海南岛作家协会秘书长、海南省文联秘书长、海南省文学学会会长。1984年主持创办《海角》文艺周报并任主编。1988年主持创办《海南开发报》任社长兼总编辑。自1979年以来,他先后在《诗刊》、《解放军报》、《作品》、《海韵》、《羊城晚报》、《边疆文艺》等数十家报刊发表了一批诗作,其中有些诗分别获奖、被收进集子或受到评论。此外,他还发表了一批小说、散文和文学评论等。出版诗集《蓝色的眷恋》、《绿色的遐想》、哲理诗选集《空间魅力》、文学评论集《艺海弄潮》、中篇小说集《蓝旋风》、散文随笔集《沙滩人生》,《李挺奋文集》(小说、诗歌、文学评论)等。
  李挺奋是海南本土一个独特的诗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他的诗具有深厚的哲理性,堪称哲理诗人。二是他创办《海南开发报》推出过一批海南本土诗人的作品。他是海南本土诗歌史上绕不过去的路标。
  哲理性是李挺奋诗的主要特色。也许是时代和历史的因素,他爱思考,对祖国、对时代、对人民的命运的关注,使他的诗具有强烈的时代意识和忧患情愫,闪射着属于这一时代的哲理性的思辨别色彩。诗歌,是诗人对生活深入认识、反复思考后所进行的高度概括;是诗人运用丰富的想象与联想,将全部感情在生活中发酵而酿造出来的美酒。李挺奋的诗,正是这样的产物。他的诗的意境美,往往不在于形象,也不是感情,而在于哲理的光芒。李挺奋在诗中特别强调哲理性,他的艺术主张是有其独特的认识价值的。
  李挺奋的哲理诗都收入他的诗集《空间魅力》中。本书分为三卷,以“海潮”、“地火”、“山风”的空间层次作为递进的关系。正如标题所示,这里写的是渔火、暮海、大陆架、赤道风、听涛、浪问、点山兰、雷公树、雾谷、瀑落……完完全全的自然景观,闻不到一丝半缕的烟火气。可当它们与爱好、惋惜、希冀以及感伤的呼喊交织在一起时,它们唤起了人们的一种情感,促使人们去思考,具备了足以动人的深刻性。我们可以称它是隐喻手法,但最好把它叫做象征手法,因为它集中了某种知识的表象,还隐蔽着一种玄虚、深远和无常的超体验。李挺奋作为诗人而有别于一般仵家,对于自然与原始的经历感受要比一般作家来得突出。我不是说作为一个诗人不需要别的东西,他还需要一种才品,只是这种才品不易做分析而已。它像一棵橡树那样,是由一粒橡果生长出来的。
  大海,是迷人的、诡秘的。它浩瀚、丰富、深邃、神奇、引人遐想、给人启迪。古今中外无数诗人,写了无数关于海的诗篇。海的题材,可以说是被写烂熟了,要写出新意,要有所超越,难度是很大的。海南岛诗人李挺奋爱海,写下了不少关于海的诗。
  李挺奋爱海,爱得那么深沉,那么真挚,那么动人。“我的爱海,似乎主要还是爱它的深沉它的捉摸不透,爱它的渺远它的引人遐思,爱它的哲人般不断阐释着的哲理,爱它的天书般令人诵读不完的警句……”(见李挺奋诗集《蓝色的眷恋》自序。)他既是多情的诗人,又仿佛是睿智的哲学家。他面对大海,对社会、对人生进行思考,于是,总有所悟,有所得,并凝聚而为诗。朝山暮海,俯看地火,这是李挺奋哲理诗的基本题材。这与他的生活不无关系。他的家乡依山傍海,山叫金鸡岭,海叫莺歌海,两个名字都是美煞人的。“地火”的来由是他居住的海口市有个火山口。海潮,地火,山风,有着同样伟大的气魄,同样非凡的品质,同样广博的内涵。所有这些,恰好给诗人虚写物象、哲理思考提供了广阔的联想空间。当他写夕阳,写月光,写郁郁森林、茫茫大海时,他的思维实际上已越过这些具象而陷入深沉悠远的对社会对人生的思考之中。《流吧,五条河》取材于五指山受到“热情的点燃/力量的灌注”。更有意思的是,诗人在海边的沉思:“轻浪一个又一个向他拥来,/他走过一道又一道想象之门;/他望着一层一层远去的缥缈,/思路也一步一步陷入朦胧”。这里所写的,其实就是诗人写作哲理诗的思考过程,它呼唤着人们去沉思,去反省,去向往,目的就是要去解开纷乱模糊的人生之谜。以致于对于诗,诗人有这样的浩叹:“海太神秘了,如同人生;/人生太复杂了,如同海事。”这些美好诗句的迸发,并不是出自任何自我表现,而是出于诗人对人生和社会的关注,是在形象思维之枝上开出的理性之花。
  这些诗,从多角度表现了海,表现了诗人的主体意识和审美趣味。诗集中《渔火》就写得与众不同,别开生面。他在诗中写道:“看渔火,我总爱/到渔火中间/自己其实也是一朵渔火/融会在四周灼灼的光焰/脚下一片火的平面/头上一块星的平面/组成了星与火的/立体的空间”。这是一种主客体浑然交融的境界,是有我之境。接着,诗人写出了自己深刻的独到的感受:“于是,我不再有了/身在缥缈星汉中的那种/虚无和惆怅/而是感受到/热情的点燃/力量的灌注/和迎着潮汛收获的/不可遏止的欲念/于是,我才真正/爱上这渔火的世界/并在其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那就是灿烂的星光世界中的/微灯一盏”。在宏阔的意象世界中,诗人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在这里,诗人虚写物象,得心应手地表现了诗人的哲理思考。而在理念的表达中,又显出灵动、奇幻的意趣,给读者提供宽广的联想空间,增添艺术的魅力。
  对于写海,李挺奋有他自己的角度,他宣言“更多的是写抽象的海,是社会之海,人生之海,是可以叫做海又可以不叫做海的‘海’”。他是借海抒发对社会和人生的感受。诗人不愿意自己的诗停留在生活的平面,他要写出更深邃更丰富的内涵。他在追求题材的超越,正如他在给我的一封来信中说:“当我写海、贝壳,甚至树或花草时,我的思维实际上已越过这些具象而陷入了对于生活和社会的思考中了。”无疑,诗人这种追求已取得一定成绩,他对诗的哲理有特殊的爱好,他认为历史造就了爱作思考的一代人。他对哲理的追求固然体现自己的偏爱,但优秀的诗往往是富有哲理的。一个伟大的诗人,同时应该是一个深沉的哲学家。
  依我看,一首诗,从整体大致上说必须是合乎理性的,这不会有错,但在某些地方必然也有一点点不合乎理性的东西。这个包含在大而深的理性之中的“小小悖理”,也有它特殊的魅力。悖理,无非是一种尚未被理性认识的合理罢了。李挺奋在“诗人是谈张扬理性的同时,似乎忽略了悖理的东西,出现构思平直、感情外露、思想大于形象的毛病。哲理化和概念化本来只有一步之遥,稍不留神,就会流于干巴枯燥的说教。他的几首富于诗味和哲理色彩的诗,譬如《浪问》、《空谷足音》、《海之魂》,不但能给人以哲理的启迪,而且能给人予美的享受。原因就是,它们还有一些还很原始的东西,一些有待揣测解谜的东西,一些神秘地诱惑着人的东西。也许因为这些,就像一个外国诗人所说那样,“唯有诗人创造的,是永存的……”
  现实生活是复杂纷纭的,诗人对生活的见解和感受,通过提炼后熔铸出思想的晶体和内核。诗的题旨,诗的思想内涵,往往不是直露出来,而是通过艺术形象,调动各种艺术手段,在情景交融中流露出来;甚至隐得很深,显得很含蓄,或者给读者提供主题的多义性和辐散式的审美判断。当然,这并不排斥那些直统统地说出题旨的作品,这些诗只要处理得好,不是把理念变成外加的标签,也不失为好诗。但是,人们总是更喜欢那些把内涵融化在形象和意境中的诗,赞赏含蓄的诗。诗,毕竟是形象的艺术,而浓郁的诗味,更是好诗所不可缺少的。李挺奋看重诗的哲理,主张“形情理”皆俱。认为“无形则玄虚,无情则木僵,无理则浅痴,三者交融才有好诗。” (见序言)这个见解是正确的,是深谙诗的三味。在诗中,他是实践着这个主张的。他在《海平线的诱惑》中表现了诗人的信念:“一阵阵颠簸伴着一个个自信/线式的航迹紧撵着线式的追求。”“于是,我们心中/永远有一道海平线。”他的《风天观海》中的诗句,更富情趣:“它不想将怒气藏在洋底/而让浪花在洋面作虚伪的嬉笑/它想吼/便撼天动地吼/坦率,爽快/与天,与地,与人/发生如此强烈的共振。”海的个性,诗人的品格,浑然一体,主体和客体溶化在一起,形情理水乳交融,颇见力度。听涛,是许多人经历过的,但他却有独特的发现:“一种强弱无规的节奏,/将我引进思考和不安。”“一种悠远而清新的旋律,使梦境也变得活泼而且清晰。”最后,升华为“——哦,一种强烈的奔跑的欲望,催我扑向这个不安宁的奔跑着的蓝色世界。”在这里,认识和表述生活得到深化,理也上升为诗化的理,是可喜的突破。当前,诗坛中有些“新诗潮”的诗,脱离了诗的形,丧失了诗的情,只是在声嘶力竭地表现自我宣言式的呼喊,这是不可取的。那不是诗,充其量不过是自我呐喊的口号而已。真正的诗人,他的诗是不能脱离时代和祖国的,他的诗也必然植根于祖国和民族的土壤。对祖国和人民深沉真挚的感情,使李挺奋在诗中敞开了情怀,为祖国和人民的前进欢呼,为生活的甜美而歌唱,也为现实的缺憾和失误而痛苦忧伤。他的诗的基调是高昂的、豪迈的,他要努力弹好自己的琴弦;他面对海的巨琴,“正苦苦探索的是/如何使我的心音与大海的琴音共振”。(见《我弹奏大海》)于是,他在《冲浪者》中宣告“浪是失重的倾塌的大山/压过来,压过来/要把你压扁,埋没/而你,出人意料地/又挺立在浪峰上/于惊危中体现胆魄/于颠簸中寻找平衡/于跌宕中求得向前。”这是生命的搏斗,是人生价值的追求和完善,是对祖国和人民前途执著的信念。
  李挺奋于1988年1月主持创办《海南开发报》,开辟《世界华文诗刊》栏目,与世界华文诗人协会合编,聘请著名诗人雁翼任主编;1989年12月1日起至1990年下半年每周一期,每期一个整版,发表了许多海内外华人诗人的作品,推出过一批海南本土诗人的作品;在海外尤其在东南亚和港澳台一带有一定影响。
  纵观李挺奋的诗,我觉得他的诗是富有个性的。哲理性是李挺奋诗的主要特色。个性,正是艺术之所以称为艺术的可贵之处。当然,如果说他的诗已臻于成熟,已形成独特的风格,是不够实际的。然而,他已迈开了可喜的一步,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这是值得庆贺的。要说他的诗有什么不足的话,那就是有些诗构思比较平直,表现手法缺乏多样,个别诗句不够凝炼。这些都有待他在今后的创作实践中解决。我们深切地期待着他写出更多更好的诗。
  (本文作者邢孔史,海南省乐东县黄流镇人,海南热带海洋学院人文社科学院副教授;本文是海南省作家协会约稿的课题专稿。)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王辉俊 时间:2019-07-31 14:58:06
  红脸支持!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