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文化大师”余秋雨

楼主:居然先生 时间:2004-08-11 16:49:21 点击:475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九十年代,读《文化苦旅》时,余秋雨在我的心目中是高大的。那种将文化的因子注入山川风物之中的学者式散文,应该说,开了中国当代文学的先河。这个时期,默默无闻的余秋雨是纯洁的,一如他苦旅中的文字。
  但余秋雨暴得盛名之后,握着文字的手杖,在经济和文化的领域开始乱点起来,趁着各种泡沫疯狂膨胀。
  我依然还记得,那年在余氏在长沙岳麓书院设坛讲学的情景。俨然大学者状的余氏,口若悬河,天马行空。看似大话中国文化,实际是一些理论名词的堆砌加上个人主观臆测,有很浓烈的文革遗风。我当时听得一头雾水,而又稍稍不敢做声,痛恨自己的浅学,而未窥大师的硕学于一毫末。
  不论在深圳、台湾等地的所谓文化演讲,还是频频出镜作嘉宾,余秋雨总是喜欢咬文嚼字,故作高深,故弄玄虚,制造文化烟幕弹。有的甚至还是别有用心。
  1995年,荣座深圳市文化顾问,昧着学者的文化良心,炮制了一篇《深圳是中国文化的桥头堡》的优美赞歌。背后的交易就讳莫如深了,即使杂文家朱建国先生揭露后,余秋雨也是百般狡辩,极力掩饰自己的司马昭之心。
  北大才子余杰的一篇《余秋雨,你为什么不忏悔》摘下了余秋雨的伪道士的眼镜后,余氏大概开始愤怒了。与古远清的官司未了,又于肖夏林干上了,其大名人之势咄咄逼人,开庭现场都不露面。好在法律是公正的,余秋雨最后也只能以败诉收场。
  读者指出自己书中的“硬伤”,知识错误,一般来说作者是应该唾面自干,低头认错。这不,金文明的《石破天惊逗秋雨》就是这样一本对余氏作品“硬伤”探测的书,余氏非但不表谢意,反而倒戈,将很正常的学术之争衍变成了人性攻击,一时舆情大哗。
  一直对文革中的不洁历史极力掩饰的余秋雨,已经愈演愈烈了。今年他在《收获》杂志上发表的回忆录《借我一生》,文字一见光,立即遭到曾经当事人的质疑。书中不仅制造谎言,颠倒黑白,掩盖或推脱自己的所作所为,而且还对披露一些真相的人语多不敬,大肆中伤。孙光萱发表在《文学报》的《“金牙齿”有话要说》就是这样一篇愤怒之作。“金牙齿”(余秋雨在书中对孙光萱的辱称)几年前捅了这个马蜂窝,余大师当然不会放过的。但想想当年在“石一歌”写作组捉刀的光影,余氏的现在的非马之论,诋毁之言,已经是温柔得多了。毕竟文革的喧嚣已经远去了。
  说余秋雨是一个文化学者,不如说他是一个很精明的文化商人。可以说他是深谙商业炒作之道的,从《霜冷长河》后,他多次在媒体上大肆声明,自己就此封笔,其实书一本接一本的出。作家写书,本无可厚非,这就是他的职业,可无端的说要封刀,其意深藏,还真有点街头小贩的“店门即将转让,放血大甩卖”的兜售味道。这大概就是为什么余氏的书越写越烂而纳入囊内的银两一路走高的原因吧。
  作为知名文化人,余秋雨应该谨约自己的言行,所谓的历史也就罢了,至少你不能欺骗你的读者,他们才是你真正的衣食父母。(2004/8/10)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aame 时间:2004-08-11 19:10:00
  太悲哀!做为文人,最起码的是不能利用谎言欺骗善良的人们。
作者:夏雨辞 时间:2004-08-12 09:49:00
  怎么不加个红捏?
作者:黄永棠 时间:2018-05-19 05:39:00
  他还在珠海的文学讲座时候,已经觉得他是一个唯心主义者,现在证实了他是一个失败主义者。
作者:严伍台b 时间:2018-05-19 08:08:24
  一直对文革中的不洁历史极力掩饰的余秋雨,已经愈演愈烈了。


  ————这句我尤其赞同。
  前段时间,我在凤凰网看到他的一篇文章,也是为自己的文革历史百般狡辩。

  其实,错了就错了。承认了,没人会长期地来惦念着你。但他总不认账。

  ——也许这是他的一种屡负盛名的招式。

  为人啊!坦诚了就心安理得。
  ——可怜的秋先生,你负了马兰一腔好心。不耻啊!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8-06-18 18:58:24
  深圳是中国文化桥头堡,这是卖楼的广告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