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宁港北中心学校校长年收万元租金不入账?难道是私吞公款?(转载)

楼主:新锐风云 时间:2017-01-11 22:07:25 点击:32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万宁港北一幼儿园租用原港北中心小学一万余平方米场地办学
  学校年收万元租金不入账?
  幼儿园每平方米月租金只有6分钱引质疑

  记者调查
  □来源:法制时报 调查组

  近日,有知情群众向本报记者反映,万宁市和乐镇港北墟存在一个怪事,一所私立幼儿园租用原港北中心小学的场地办学,每年上缴给校方的租金,疑落入校长的腰包,根本没有上缴给上级部门。对此,1月4日,现任和乐镇港北中心学校校长黄运权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其承认收来的租金确实没有上缴,并称已向主管单位万宁市教育局汇报“不知道怎么入库(入账)。”针对该说法,万宁市教育局计财股却称:“不清楚这个事,校长(黄运权)他也没有书面向教育局呈报过此事。”

  目前,幼儿园上缴的租金何去何从当地教育部门尚未给出处理意见。

  幼儿园每年缴万元租金

  “我们这里有一个怪事。”日前,万宁市和乐镇港北墟一名群众拨打本报社会新闻热线反映,在万宁市和乐镇港北中心学校任校长的黄运权,从2015年起,每年都会收到由万宁市港北星光学儿乐幼儿园(下文简称星光幼儿园)上缴的一万元租用场地租金,可在校长收取后,并没有及时将该款上缴,而是留下自行处理,他怀疑该笔钱落入校长的个人腰包。1月4日,本报记者赶往万宁市展开调查。

  当天,记者来到星光幼儿园,在询问保安后,记者拿到了该幼儿园园长的电话,随后记者见到园长樊孟云,记者提出希望能查看幼儿园的手续,樊孟云以“必须经万宁教育局同意,才能给你们看”为由拒绝。无奈,记者当天下午赶到万宁市教育局,在与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联系后,记者见到有关科室负责人。万宁市教育局民办和学前教育管理办公室工作人员黄立军向记者出示该幼儿园的所有手续,记者注意到,其中未有申办时应提交的场地租赁合同,经协调,记者得到该幼儿园申办时提交的租赁合同。材料显示星光幼儿园从2010年9月1日起承包原港北中心小学校舍等场地,承包期为20年,即至2030年9月30日止,交款时间定为每学年开学后第一个月内(即9月份)。承包除了包括校舍,还包含所有(学校)场地。合同的签订人分别为时任校长林森、星光幼儿园白雪磊。

  校长称钱款没办法上缴入库

  记者多方核实获悉,2015年4月,原和乐镇乐群小学校长黄运权被任命为和乐镇港北中心学校校长,同年该笔租金由幼儿园老板上缴给校方。那么,收到幼儿园的租金后,作为学校的主管领导,黄运权是否将钱款上缴给教育主管部门?对此,本报记者向其进行求证。

  1月4日,黄运权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星光幼儿园租的事是万宁市教育局牵头的,我来(上任)后,2015年收取租金一万元时,我向市教育局计财股及市财政局报账员请教该怎么做,但没有人回答我。因2015年收的钱不知道怎么入库(入账),所以2016年的租金我都不敢收了,学校的报账员为此跑了多次(趟),都不知怎么办。”

  黄运权还解释称,因钱款没办法上缴入库,星光幼儿园2016年的租金至今还没有交,“我们多次跟市教育局计财股沟通过,计财股说没有办法,局里没有这个(收租金)项目。现在我们想把2015年的租金退回去给星光幼儿园。”

  记者询问2015年收的一万元钱在谁的手里?黄运权表示“钱还在学校。接下来,会尽量争取入库。”

  万宁财政局:

  建议学校租赁的收益租金先交到市教育局

  对于万宁市港北中心学校收取星光幼儿园的租金,到底该如何处置?记者请教了万宁市财政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该相关负责人听闻后说,首先,学校收的这笔款作为主管单位的教育局知不知道这个事?如果知晓,那么学校要给教育局先上报,然后由教育局与财政局沟通后再按程序办理。

  对于黄运权反映的报账员直接拿钱给会计中心入库的说法,万宁财政局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认为,“在工作人员不知道这是什么钱的情况下,工作人员凭什么依据来收?万一是来路不明的钱呢?你也让他收吗?得按程序按规定来。”

  “建议学校租赁的收益租金先交到市教育局,再由市教育局与市财政局协调沟通好后,按程序划转过来才算是入库。”该负责人表示。

  万宁教育局:

  校长之前没有汇报过

  在记者离开万宁财政局后,记者与万宁市教育局计财股取得联系,将情况反映后,该局计财股负责人表示,“我们不清楚这个事情,他(黄运权)没有跟我们讲过这个事,也没有汇报过。”

  随后,万宁市教育局计财股负责人马上与黄运权进行了解,经了解后,该负责人再次通过电话告诉记者,“我刚跟他了解了一下,前任校长跟星光幼儿园签了协议出租,具体收了多少钱,我没有问,他们(学校)一直跟财政部门那边联系想入库,学校在沟通时,财政部门那边没有答复他。他之前也没有书面向教育局呈报过此事,导致我们不知道这个情况。”

  采访时,记者调查还发现,万宁市教育局提供的材料显示,星光幼儿园的办园申报表中标明“占地12980㎡,建筑面积3800㎡,户外活动面积6000㎡”,一万余平方米的占地面积,以年租金一万元计,每月租金仅833.3元即“中标”。这个“超低价”着实让当地教育系统业内人士感到诧异,“按照行情,正常合理的类似场地月出租费用通常为每平方米15元-20元,而星光幼儿园却是月出租费用每平方米6分钱的价格承租,这是纯赚啊!以每平方米6分钱出租,是否存在权力寻租的空间?”该业内人士同时表示质疑。

  每月833.3元即可租下一所上万平方米的学校,2015年租金一万元至今未划转入库,2016年干脆“不敢收”,甚至要把2015年的租金退还给星光幼儿园,围绕在这所幼儿园的承租人与出租方和乐镇港北中心学校领导的故事让外界感到迷惑。

  截至发稿时,校长未上缴的租金具体将如何处理,当地教育部门尚未给出处理意见。

  法学人士潘研认为,该事件中港北中心小学系公办学校,公办学校的场地归国家所有,校长只是代为管理,不能私自将场地租给他人。公办学校若要出租场地应报请相关主管部门审批同意后,采取公开招租的方式,价高者得。校方领导私自低价出租学校场地,该租赁合同明显违反国家法律规定,属无效合同,星光幼儿园应当按照市价补足租金及其他费用后,归还场地给学校。如果相关单位查明校方领导在低价出租场地给幼儿园的过程中存在非法获利的情形,那么可能会以涉嫌职务犯罪追究涉事校长的刑事责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