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在全国各地流放“月亮”的艺术家来自万宁

楼主:尹晓眠 时间:2018-02-12 15:09:18 点击:592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关于吉木——
  吉木,故乡海南,独立艺术家,MOON计划公共艺术发起人。
  常居北京,从事装置、影像、设计、行为相关的自由创作。
  尤其对环境、科技与艺术的交叉领域,以及公共艺术领域感兴趣。

  

  MOON计划是吉木发起的一个公共艺术项目。要在湖面、草原、沙漠、广场、楼顶、废墟等场景,放入一个巨大而柔软的球形光体装置,通过互联网征集参与者来到公共艺术现场体验,建立一个热爱公共艺术与支持公共艺术的社群。

  

  MOON @ 三里屯CHAO
  主题:超越语言的交流
  参与行为: +静声默语 +月下凝视

  

  MOON @ 篱苑书屋
  主题:逃离都市初级隐居体验之旅
  参与行为: +在绿皮火车上阅读 +植物拓印 +星光旅途 +静声默语 +用即兴戏剧阐释书中内容

  

  MOON @ 绍兴老房子戏台

  【吉木与海南:逃离与回归】

  在吉木的个人介绍里,“故乡海南”通常放在第一句话,「万宁游子」也渐渐成为他为自己打上的一个重要标签。在这看似微小的细节背后是吉木对家乡态度与情感的变化。

  如同我们常在电影小说里看到的那样,出生于小地方的青年都曾迫切地想要离开家乡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吉木小时候常受长辈教育“要是不好好学习,将来考不上好大学,那就只能留在这里……”尽管他们并不明说留在这里意味着什么,但语气中的怨念与无奈让吉木觉得留在家乡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庆贺的事情。于是吉木努力考上了外地一所不错的大学,从那时起他便一直在外漂泊,偶尔回趟家。去年4月,吉木回万宁开完分享会后与友人吃饭闲聊,在酒精与家乡美食猪皮粉汤的共同催化下,吉木终于坦白——“我的青少年时光,像是一场逃离家乡的预谋,直到最近几年,才逐渐有了对故乡的归属感。”

  可能对于离乡在外的游子来说,「归属感」恰恰产生在漂泊的过程中,因为长久居住而觉得平淡无奇的家乡的事物反而成了异乡游子的心理安慰机制。对于吉木而言,海浪涛声是他的心理安慰剂,每当他夜晚难眠的时候,故乡的海浪声便会涌入耳朵,是他熟悉的那片海,熟悉的海浪声。

  【吉木与海南:汲取与回报】

  不是所有艺术家是天生被创造出来的,艺术家的创作必然离不开他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在吉木的孩提时期,大人们常常从海边挑海沙回来铺在院子里,晒干之后变成一片纯白,夜晚渡上月光的皎洁,这样的画面对一个尚未形成审美观的小孩子而言无疑是有一定冲击力的。以树枝作画笔,吉木在这片海沙画布上挥洒下了一个孩子无限的奇思妙想,因此后来吉木常常打趣道“我四五岁就开始大地艺术创作了。”除此之外,像烧砖窑、稻草堆这些被小孩子当作玩具的普通乡村事物,在给童年带来乐趣的同时,也在潜移默化中影响了吉木。

  小时候的吉木从故乡汲取乐趣,踏上艺术之路的吉木从故乡汲取灵感,过往的生活经历、家乡的自然人文都可以成为吉木进行创作的素材。但同时,吉木也在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去回报家乡,比如致力于家乡环境研究与保护、尽可能为海南艺术文化增添一份色彩与生机,这是作为一名艺术家,亦是一名海南游子的使命感。

  去年11月,吉木在万宁的一片沙滩上用竹子和霓虹灯带搭建了一个看上去像是花生外壳的发光体,名为「海岸虫洞」。这件作品的灵感源于吉木小时候常常见到的竹摇篮,母亲轻轻摇着竹摇篮,伴着隐隐约约的海浪声,孩子酣然入睡。吉木找到了当地为数不多的还保留着手工编织竹摇篮技艺的师傅,一起完成了这个作品。除了将家乡情怀融入作品,作为从小在海边长大的万宁孩子,吉木对大海有着深厚的感情,多次回到海南调查研究海洋生态环保问题,“海岸虫洞”的概念就来自吉木研究的一个关于幼杂鱼过度捕捞的课题,吉木希望通过公共艺术的形式将这些问题展现出来。

  
  ▲“海岸虫洞”互动艺术装置

  
  ▲海南竹艺人黄东喜师傅在编织竹摇篮

  有人说,这是海洋的子宫,我们都是渴望回归母体的小鱼儿。也有人说,这是时光虫洞,我们借助它回到不捕幼鱼的时代。这次创作,我邀请做了四十年竹摇篮的黄东喜师傅和学生们一起参与。孩子们就像发光的珊瑚鱼类,他们穿过竹编虫洞重新回到大海。给海洋一线希望,就是给人类一线希望。幼杂鱼的过度捕捞、海洋垃圾、海水污染、珊瑚礁消失,这些问题都迫在眉睫,我希望公共艺术能让更多人关注这些议题,希望更多人能参与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案,一起行动。(吉木)

  
  ▲倾听海洋的心跳

  通过播放心跳声配合灯光闪烁的频率,这个放置在家乡海滩上的艺术装置意在赋予海洋以生命的通感。当人们意识到海洋和所有生命一样,有呼吸、有性格、有心跳的时候,或许能唤醒更多人保护海洋环境的意识,会有更多人对海洋投入关爱、理解、关注与呵护。

  对海边长大的人来说,海洋并不是一味浪漫的所在,对地方文化的重视也不是进行椰风海韵、田园牧歌般的美化,而是要学会聆听这片土地的心声,正视它存在的问题,关注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着的真实的人。

  地方有发展经济的诉求,渔民渴望致富,但这不意味着海洋开发和海洋保育是不可兼容的,相反,只有保护好自然生态环境,经济才能更好地发展。(吉木)

  【吉木访谈】

  如何看待公共艺术与大众之间的关系?

  吉木:邱志杰老师曾提倡用公共艺术为城市多提供一些功能设施,通过功能设施与群众互动的方式去缩短公共艺术与大众之间的鸿沟。我一部分认同这句话,但又觉得现在大部分国人在衣食住行等功能方面已经很好地被满足,但我们内心深处还有一些精神诉求没有被满足,所以我愿意做一个农夫,种一些精神玉米与红薯,但公共艺术也要适应不同的环境,在当下政治、社会、商业给予艺术的资源还不够充分的情况下,只能调整自己的期望值,慢慢地一步步来。

  对于海南整体的文化艺术环境的看法?

  吉木:其实这些年海南开始出现当代艺术展,很不容易,这些做当代艺术的人也都很努力,但现状存在的不足是整个社会的资源对于当代艺术、公共艺术的支持不还够,并且目前海南艺术圈子的视野和格局还不够那么开阔,不过当代艺术真的太难了,需要给一些时间给海南的艺术家。另外我觉得海南的媒体,尤其是年轻一代的媒体人应该对海南的当代艺术多一些挖掘与支持。

  虽然海南现在看起来经济等整体发展有些滞后,但反而很大程度保存了其内在的质朴,相信海南本身的文化是独特的、丰富的,在海南文化这个大类下,可以有海南的设计、艺术、诗歌、文学、音乐等等,就像是一座还未完全被发掘的宝库,希望我们都能尽努力去发掘和传播海南的文化。

  对于家乡是怎样的情感?

  吉木:我对于家乡的认同感很高,尽管曾经逃离了家乡,但后来被家乡的很多神秘的东西牵引着而回来,又感受到家乡的温暖与厚爱,我热爱我的家乡,我希望尽我的力量去让它变得更好。近段时间我也在努力地学习乡音,试着用万宁话读诗。

  未来有怎样的规划和期望?

  吉木:未来也许会调整投入更多时间和精力来回到家乡创作,政府提出的全域旅游、共享农庄这些理念都非常好,期望在这样的理念下,未来大地艺术能在乡村的田野里落地,能够与海南大众产生更多地真实地连接,对此我抱有十分积极的心态。

  具体来说,我计划打造一个属于海南的“大地聚落艺术节”,一个每年冬季举行,在全岛展开的艺术节,通过筹备海南大地聚落艺术节,构建一种让公众都能参与进来的社群文化,同时要构建一座让政府、企业、文艺机构和民间公益机构能进行平等地、充分地沟通和协作的桥梁,虽然这并非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我们要一直用行动让它一点点变成现实。

  “寄望海南未来的30年/河流会更清澈/海洋会更蔚蓝/鱼儿在珊瑚中自由徜徉/每个人脸上有自信而充实的神情”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8张 | 更多 |
作者:啊立哥 时间:2018-02-12 21:43:41
  来看吉木老师,不知道吉木老师回来过年的不?
作者:千飞特 时间:2018-02-21 13:37:59
  直接点就是流浪汉
楼主尹晓眠 时间:2018-03-19 11:35:03
  @千飞特 2018-02-21 13:37:59
  直接点就是流浪汉
  -----------------------------
  呵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