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宁昂[ang]文化和毑[jie]文化的考源

楼主:海南文昌王英良 时间:2020-04-02 17:04:59 点击:7551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万宁昂[ang]文化的初论
  所谓昂者,我也。
  《诗经·邶风·匏有苦叶》:…招招舟子,人涉昂否。人涉昂否,昂须我友。笔者注释:摆渡的船夫向着岸边的人频频招手,招呼着客人上船。别人要涉水过河,而我是来等人而不是要过河的。别人来渡口是要过河,我来渡口不是过河是要等人,我要在这里等待我的挚友。
  在这首表达爱情和等待的古诗中,出现了一个被后世人遗忘很久的第一人称“我”的代词“昂”,昂通卬,也通仰,所以仰有“yang”音,也有”ang”音。而海南话读作“riang”时,信仰的仰;读作“naiang”时,是仰头的仰。那么,仰就都是某种思想和行为的自我表现,所以,昂、卬、仰皆可以做第一人称“我”的代词,在《邶风·匏有苦叶》的原文又见为“人涉卬否”,可见在古辞中,卬和昂通用是很普遍的事,但是这其中又有什么样的内在关联,就有得细说了。
  昂,一般都是指高昂,高昂一般都是指气势,气势的形成一般都是通过身体夸张的昂立而体现。昂头挺胸,那就是仰起头来并挺起胸膛,这是一种表现式的行为自信,有时候也是一种很明显的挑衅行为,也可以理解为好斗的一种特征。
  在《邶风·匏有苦叶》中,女子在岸边翘首以盼的在等待自己意中人出现,浑然不顾身边过往的行人目光和船夫的招呼,一心一意的在等待意中人,是在表现一种心有所属的矜持姿态,就好像在暗中表达自己是名花有主,非一般人可能亲近的。
  而在郑玄笺中是这样解释:"人皆涉,我友未至。我独待之而不涉”,这样的解释就和以上等人的场景是相背的?如果是在等人一起上船的话,就不会仰头望着河里的渡船,也不至于被船夫频频向其招呼上船去,这就只能是女子仰望着在河尽头可能随时会出现归来的其它渡船,而被船夫误认为女子在犹豫是否要不要上船?所谓仰者,必是心有所想、目有所望时的下意识动作,这也是心随形动,不被外来因素影响。
  “人涉昂否”是指别人涉水过河,而我独不渡?这其中的缘由,也只能是作者最为清楚。此情此景被后用来比喻自有主张,不随便附和,这就是“昂”这个第一人称代词的独特词性——自我意识强,有鲜明的性格和个性,这不是唯唯诺诺的“在下”,也不是故作谦虚的“不才”,如果要理解成为“我行我素”其实也是不为过分的…
  “我行我素”被现代人理解为接近贬义的词性,而在戴圣《礼记·中庸》中:"君子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君子无入而不自得焉。原来在嚮候“我行我素”是特行独立的君子言行,并非莽夫俗子的意气用事,而是君子的特行独立。
  君子和而不群,昂立其中。小人群而不和,阴藏其内。圣人之心,怪哉。君子之行,昂也。
  当君子的“我行我素”不能变通的言行在俗人的眼里变成了不可用常理去比喻时,这时候倒会被众人之口冠上“甕㼜”的种类。甕㼜者,大癭貌,在医学上一般是指大脖子病,这种病的形成多因郁怒忧思过度,气郁痰凝血瘀结于颈部,或生活在山区与水中缺碘有关的病。而当一个人经常脸红脖子粗的不依不饶的和别人犟腭说理不做任何让步时,不是会被骂做“甕㼜的”,就是被指做“生病的”。这都是因为少了“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谦让胸怀。
  春秋时期的“甕㼜”是指虽然在生理上有病态,但还是以重视人的思想修养为主导,故而有思想品德者,皆可昂昂之。而唐宋时的“瓮盎”是借用器皿的空洞,来批评人在精神上空虚和愚昧,故而喧聒盈耳者,秕糠俗物也。而从“昂”到“盎”的蜕变,也就是在一个人的执念之间,是由一个人的智慧觉悟和思想修养决定的。
  而在海南各地,能够被称作“昂”的,也只有万宁这堞(地)人了?堞[die]地,海南话特指做“哪里”。堞地人,指哪个地方的人。
  昂者,敢于表达自己的疑问,也敢于表达自己的意愿。在和人交往中,敢于质疑别人表达的立场是否符合自己的标准,不会轻易被蛊惑,合则视为良师益友,不合则避之鄙之。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在对话时,此方在回复彼方的陈述时,会出现这样一个拟声词组“a-ng” ,原本是啊[a]和唔[ńg]的组词,啊是叹词,唔是疑问,两字急读便变成了“ang/昂”,这其中的意思一般就是“我不理解,我不认同,我不同意”等,也就是否认和疑问的意思。
  2001年我在南大桥底下一家销售电缆的私人门市打工,认识了一个万宁大茂开柳州小货车的老蔡司机,这算是我真正认识的第一个万州汉子。老蔡阿嫂在南大桥下卖槟榔,儿子和伊一起开小柳州,在海口的各个家具店拉家具送家具,同时接一些过路的活。在远离万宁老家的海口,有这样一个由万宁人形成的小货车运输圈子,团结,精明,强悍,吃苦耐劳,懂生意经。有义气,也乐于助人。
  我在海口所见到的部分事实是,万宁人的相对团结和其他地方出来的人有点不同,伊人是有钱“大家”一起赚,一人出来带一帮,这样才能相互帮持,这也叫做“抱团取暖”。伊人在外忙于生计,为了做家做业,可以说是无利不早起,有利忙暥暥。就这样起早摸黑的一天干到晚,身边无关之人是可交可不交的。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不是一个圈子的人,是谈不到一块的。没有生意做,又不是亲戚朋友和老乡,没有共同话题,谁会有闲工夫跟你坐一桌?
  所以说,特行独立是万宁人的特征。伊人一般不会和无所事事的人交往,那样会浪费光阴。伊人的目标也很明确——出来混,就是要想方设法多赚钱。伊人也眽不起早上一卦茶,下午一卦茶,晚上还要一卦茶的人?什么海口老爸茶,是那些在安享晚年的海府地区的老爸们的专属,而年纪轻轻的整天去泡一壶乌龙榾,是无且中用的,就算厝里有铺租唊,也是一种安乐死法。除非你是坐在茶店和包厢里谈生意的老板,伊人可能会服你,但是伊人也会想要超过你?但是老爸茶店出入来谈点小生意的,不是工头仔就是二包三包,不是来赚便宜工价的就是想人垫资和赊账的,甚至弄点介绍费或者找个借口让人过盅茶铞(钱数)的。
  很多地方的人把万宁人叫做“万宁昂”,其实还是带有某种鄙视的心理,伊人心里认为的“昂”,其实是当做“盎”来混为一谈的,那是骨子里自卑的心理在作祟。拼吃苦,拼不过万宁人。拼精明,拼不过万宁人。拼彪悍,拼不过万宁人。
  万宁人的前身,算起来大多是历朝历代来自中原的屯军屯田后裔,其中也不乏各个朝代从中原流落海南的文官武将的后代,更有不屈于蒙元蹂躏的大宋子民后裔。南宋后期文天祥宗弟文天瑞远遁海南,匿身之地就在万州。
  万宁人给人的感觉好像就是排外,第一是奋斗目标和志好不同——伊人到大城市是来搏钱的,不是来呗臼黱(bui.jiu.dai)的;第二是伊人的拼命精神也被当地人排外——本地人命生好的唊铺租,使的是死钱,外表风光,内里俭出汁,睋儾(人)搏钱不停心时也疼。覨儾(人)起高楼,眽儾(人)换新车,心里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如果你能够和万宁人做朋友,首先你这个人已经不是一般的人物?人与人之间的能够交合得好时,是存在一定的内在需求的,说好点是相互帮助,说不好时是相互利用。伊如果没有潜在价值,就不会得到你的帮助和利用。你没有被人利用的价值,就无法得到伊的认可而得到自己想要的。
  昂者,首先是要能够自食其力,更要有头脑,又敢于和伤害自己利益的居心不良者做斗争,甚至去做生死。在这点上,万宁昂的表现是绝对令人刮目相看的…
  昂,最早出自诗经,从中可见万宁人传统的文化传承,是非常悠久而不可磨灭的,这就是万宁人的“昂文化”。
  二、万宁毑[jie]文化的初论
  毑者,母亲也。
  万州毑,与万宁昂是相配的。一个地方有什么样的公爹就会有什么样的婆姩来配对,这是夫唱妻随的基本前提。文昌公爹外出做官爹的多,老婆在家闲闲潦胩甲手甲的也多,上厝下厝誐样的也多。
  小时候,笔者曾经听伯爹喜说过,让堂弟叫伯姩做“毑”,这样子就能避免了一些上天有意无意会出现的劫数。认计妈,认计爸,又改名,弄到最后一个就有了好几个名号,人都被搞糊涂了,鬼神同样也更是弄不明白了?有福自己做自己享,有祸想降神鬼也不识来作怪?其实,贫困才是导致家庭出现各种不幸的因素,包括人丁不旺这方面的问题。
  那时候,我也以为“毑”就是“姐”,或者伯爹喜也是这样认为的。但是琼文地区的人,也是非常的奇怪,为什么万宁人会把“姐”当成“母”?只是我还是知道,我的祖上从文昌的东郊青昌千户所迁至龙楼的加乐百户所,最后才迁至南阳的山嵻里,这和万州的千户所都是有历史渊源存在和关联的。
  毑和姐同音,但是海南很多地方人都认为只有姐而没有毑,因为长兄如父,长姐如母。所以,在海南人的理解中,姐也就是母,这样就让人忽视了“毑”原本就是母亲称谓的本字?好像世上本无“毑”字一样。
  在海南,为什么独有万宁少数地区的人把“母亲”称做“毑”?我问了从万宁嫁到文昌的妗姩,伊讲以前伊爸、伊爹都是叫伊婆做“毑”,或者“阿毑”,不过现在万宁地方上人也都改口叫做“母”的比较多了。这是和建国后万宁人走向世界,受到外面大众文化的影响导致。以后,万宁人可能会忘了自己独有“毑”的历史和出处?
  万宁人的口头禅:“犕汝毑”. “犕汝厝毑”,这和“犕汝母”、“肏(chao)你妈”,“干你老母”是有神似?像这种口头禅,有时候是无意识的就出口而出,有时候对事说,有时候对人说,有时候也会对自己说。虽然听起来不是很文明,但是骂人的话,再文明也是骂人,并且讽刺的话更是伤人伤透骨。相反粗鄙的话,才是真性情。最起码比经过深思熟虑来咬文嚼字的刻意中伤,更让人怀恨在心。无意的粗话是修养素质问题,刻意的讽刺是居心险恶问题。
  当“犕汝毑”成了口头禅,无论是亲人、朋友、同事,还是对手和自己不喜欢的人,都可以脱口而出。你想犕我,我想犕你,开心不开心时大家就一起来互犕一通,其乐也融融。
  所谓犕者,驾驭也。人犕人,又分思想驾驭和肉体驾驭。
  万宁人常讲“毑”,也爱“犕汝毑”,是较早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原著民的文化风俗,这应该是有其历史出处的?可以肯定的说,这些能够影响传统语言使用的原著民并不是广义上的闽南人,而应该是来自广东、江西、福建一带的客家人。客家人在秦朝开始就大举南迁,经赣南、闽西到达梅州,客家人因为土地资源的不足导致的移民常遭受当地民众的排斥,所以就逐渐养成了尚武好斗的性格。尚武好斗,这就是和“昂”本身具有的一言不合就杠上的鲜明个性就非常吻合了。
  梅州是客家人在广东聚居最密集的地区,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客家文化。而在海南岛的万宁人也形成的独具特色的万宁人文化,这就是“昂”和“毑”。笔者并不认为万宁人完全是客家人的后裔,但是受到一定客家文化的影响那是应该存在并且深远的。万宁人也说祖上来自福建,但可以是讲闽南话的闽南人,也可以讲客家话的闽西人,由于受到闽南话强势语言的影响,也会逐渐接受和被改变。
  假定嚮候在万宁是有客家人的存在的,那么他们迁移至海南的历史节点是在那个时期?又为什么在万宁形成了独特鲜明的“昂文化”和“毑文化”?如果要推论到冼夫人时期的入琼,万宁的军坡风俗形成地区不算多,而且远离海南军坡文化中心。并且冼夫人是广东俚人文化进入海南的代表,而不是客家文化的代表。
  从口头文字的历史上去探索,在客家人的"毑婆"中,毑是母亲的意思,毑婆,就是来自母亲那边的阿婆(姥姥),即"毑婆",仍普遍使用。所以说在客家文化中就长期存在了“毑文化”的历史。那么,万宁人的“毑文化”也正是客家文化的最有力见证,不过这个“毑文化”特性正在慢慢消失中。
  闽南话做为海南方言中的强势语言,是在海南各市县普遍通行的。少数民族除了会讲本民族的母语外,为了和外界主流社会的交流接触,有部分的苗族黎族同胞也会讲海南闽语。相反会讲苗话和黎话的海南汉人并不多,这就是语言强势和优势导致的,同时这种优势有时候也是一种劣势。
  而万宁的“毑文化”的在海南方言中形成的独特性,也是在海南各地汉区闽语的一种突出存在,这就意味中万宁人的先人和广义上来自福建闽南人后裔是不同族群的。而能够深刻的影响万宁人的传统文化,可以肯定的说,就是来自中原大陆的客家人。而代表着万宁客家文化的代表,绝不会是一般的普通客家群体,而是有着一定号召力和影响力的群体和人物。
  南宋末年的民族英雄文天祥,就是江西庐陵的客家子,而文天祥的堂弟文天瑞就是海南文氏的迁琼始祖。…文天祥的胞弟文天壁任广东惠州知府,文天瑞随文壁同往视事,留惠州,娶冼氏,生长子应麟。因宋元交战,天祥被捉,天壁降元、天瑞避难渡琼,落籍万宁后安镇。史书上的记载虽然模糊,不能清晰的还原当年和文天瑞一起渡琼的人数?但是能够从惠州渡琼避难直达万宁,那么,文天瑞一系的势力是不可小窥的。文天瑞渡琼登陆海南万宁卜居文田村,死后却葬在后安镇的桥头村。而万宁文氏宗祠又是在后安镇曲冲村,曲冲村也就离当时的万安州不远了。
  文田村,顾名思义就是文家的田园。而据说文天瑞公葬在后安桥头村附近的文田园,也是文家的田产。那么从龙滚的文田村到后安的桥头村,直线距离都有三十五里地。如果按照文田村为中心来计算,那么当时方圆百里都是文天瑞公的家山和田地。当时万安州是万宁的政治商业文化中心,而文氏宗祠就在万安州的南端不远的半铺路(五里地)靠近和乐小海(内海)的地方。可以这么说,整个和乐小海四周都可能是当时文氏的势力范围,并影响了当时的整个万安州。
  唐胄编纂的《正德琼台志》中记载:万州千户所城址,宋绍定年间(1228~1233)以砖瓦包砌。广袤不及一百丈,历久倾圯。元时,有令禁修。洪武七年,千户刘才奏请开展,周回四百六十丈,高二丈,阔一丈五尺。
  从史料记载中可以揣摩出一些端倪,文天祥的从弟文天瑞渡琼绝不是单纯的逃难,而是有目的登陆朱崖万州。甚至可以叫做集体性的军事远遁,也可以叫做战略性转移,可以认为是风雨飘摇的南宋残留政权重新建立一个大后方,也可以理解是为了躲避蒙元铁蹄的血腥杀戮。伊选择了万安州,是一个比较中心的位置。进可反攻,退可远逃。甚至可以直接绕过崖州跑去日南,因为事实上南宋灭亡后,逃到日南的南宋流亡军队并不少,并参与了元朝征讨交趾时的反抗战斗,最终使蒙元的铁蹄止步于交趾(海南各地对如今越南的称呼:日南,阿南,安南)。
  文天瑞如果只是个人家族式的逃难,就算带有较多黄金白银,也是不敢去广置产业的?如果没有形成一定的势力,当地的土著势力会强取豪夺,后来的蒙元官府也会当做南宋余孽来围剿。而南宋南宋右显上将军陈仲达的归顺蒙元,在客观上也起到保护了逃离到海南的南宋遗民和残留的军队不受到杀戮。
  但是,元时,有令禁修万州千户所城址,其实也是担心养虎为患。但是毕竟还是保留了万州的地方势力不被清除,而这股地方势力首推万州的客家籍文氏一族。但这股客家势力还是受到当时以为陈仲达为代表的闽南籍的官府势力的牵制和左右,并且不断被闽南文化的影响和渗透。
  陈仲达在南宋大势已去时接受元主招安,只不过是改了个主子,虽然在大宋旧僚和遗民面前会失点名节,但是却庇护了海南当地千万的子民免遭兵燹。在某种意义上,就叫做起义吧,因为这种背叛是保护天下苍生,而不是祸害黎民百姓。万宁文氏天瑞做为抗元英雄文天祥的从弟,海南兵马大元帅陈仲达应该是有所了解的。如果想让其被株连和诛杀的话,那也是陈元帅一句话的事。所以说,是陈仲达主持下的军事长官放略了万宁文氏。但是,为了限制万宁文氏可能存在的对抗伊管辖下的朝廷势力而引起不必要的波折,故而才行令禁修万州千户所城址,只屯田不屯军,这才让文天瑞公成了万州当地的大地主。
  当时,以万州文氏为首的客家群体,毕竟在海南当地还是非常孤立的,从此也不再受到中原客家文化的影响,也不能形成一个有效的势力范围和文化氛围,因此伊人也就失去了客家文化的根本,只不过还是能保留了某种独特的客家文化特性,这就是“毑文化”。
  而事实上,随着历史的衍变,所谓的万宁客家人也已经不再是纯粹的客家人,伊人通过一代一代和当地人(土人,闽人)的往来交流,甚至是通婚,已经在风俗上也逐渐融入当地的主流社会,逐渐就失去了客家人的诸多个性,最后变成了新的万宁人。
  所以说,万宁人骨子里表现出来的还是客家文化的精神,但是在心理认同上,伊人还是比较相信自己的先人是来自福建闽南的。毕竟,无论是嚮候还是现在,大多数的海南人也都是这样认为,因为,那就是历史曾经的大潮流。
  海南话大讲堂《八十六》主题——万宁昂[ang]文化和毑[jie]文化
  
  个人微信公众号《海南话大讲堂》原创基地——天涯社区文昌版
  http://bbs.tianya.cn/post-189-597229-1.shtml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新冠病毒2020 时间:2020-04-16 23:45:42
  不容易,至今无一个万宁盎来凑热闹。
作者:吴松闰 时间:2020-05-10 13:55:33
  连自己的明日都整不稳固,哪有心思操500年前的七七八八呢
  • 海南文昌王英良: 举报  2020-05-11 09:46:07  评论

    人活在世上,灾难和明天不知哪个会先到?就算在某些人的生活里,明天充满了阳光,但是天灾人祸的事,没事能够预料得到什么时候会出现的?
我要评论
作者:亚洲冲浪圣地万宁 时间:2020-05-13 23:53:49
  @新冠病毒2020 2020-04-16 23:45:42
  不容易,至今无一个万宁盎来凑热闹。
  -----------------------------
  万宁已经没几个人还看这论坛 转战其他地方了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