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猫化岭望南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2:58:51 点击:3842 回复:3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入夏以来连续高温,热天虽不宜户外,可闷久了不动不行。打算挑战酷暑,骑行黎安镇老猫岭,去回味一翻旧日的光景,去看一看祖国很不平静的万里海疆。
  周六一大早看预报,晴、33-35度,几近体温不敢出动,整天和诺曼底登陆前的艾森豪威尔一样,为天气而纠结郁闷。
  傍晚,小骑在田野上兜风出气,百里之外的七指岭分外迷人,仙山之奇艳惊以为吉兆,计划便硬生生地落实在了周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8次 发图:3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0:00

  
  早上出发前看预报,33-35度、少云,特意放气降点胎压防爆。头一回这般逆天而行,有点嘴硬头皮也硬的感觉。
  刚出门不久,看到后头塘村道直得象火炮的长管,也就是民间说的“直冲煞”,而且20、20t的圆牌更象上了火的怪眼。不由想起了那民国时的旧事,据说当年后头塘村边打仗,马村人便爬上椰子树看热闹,有人被流弹击中了大腿从树上滑下后,其他人仍继续看。这和当年武汉中日大空战,市民不计生死爬上房顶观战是一个样。
  想想也是的,中国人怕死时怕死得吓人,可不怕死时也真不把死当回事。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0:48

  
  彭谷园村的路口,荣耀的红牌上赫然标着“革命老区彭谷园村”,每次经过仿佛仍听到近百年前“水隆机”(马克沁机枪的土称)的轰声。
  史载“彭谷园战斗”,“1928年 6月16日,许邦鸿率领军民在村庄周围构筑工事顽强抵抗,由于寡不敌众边打边撤,最后退到村中凭借坚固的民房固守,准备趁夜突围。傍晚,国民党军纵火烧毁民房,并以密集火力发起进攻。”,可读小学时却听亲历者这样讲述“敌人摸过来时,没听到哨兵鸣枪,水隆机已经从大门口嘟嘟嘟嘟地扫进来,兄弟们正在吃早饭,惨哪!”。
  史书记载和史实显然不符,没有记下革命者的无助和壮烈。读史真难,难于上青天。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1:43

  
  提蒙乡和椰林镇交界处,地界宣扬牌后藏着一个热火朝天的,也可以说是四脚朝天的故事。
  此地叫“白墓坡”,“白”不是说墓色白,是形容坡上密密麻麻全是墓,也可能形容路过的小孩都被吓白了眼。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大搞“深挖洞、广积粮”,提蒙公社发起了“大战白墓坡”的战斗,一时间干部、学生(有我)、农民不分昼夜一涌而上。不久,“白墓”变成了“白竹蔗”。。。那是个惊天动地的年代。
  四十年后的一天,白墓坡上发生土地权属纠纷。我到现场调处时,看到争议双方都理直气壮地吵吵嚷嚷,心里就觉得好笑:当年的坟墓不知迁去了何方,此地真正的主人都还没来呢!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2:48

  
  奋力摇车,上了陵保路向新村处高架桥。
  直冲而来的东环铁路,加上“高压危险”的警示煞气逼人,凶险的气势让人心跳加速,一心只想赶紧离开。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3:57

  
  东环铁路陵水站修得过猛,去港尾坡村的路口标石,活象蹲在马路边卖农家鸡蛋的村民。
  港尾坡村不在河边海边,怎么会明说是“港尾坡”上的“村”?更奇怪的是,当地人口头上都称为“狗尾坡村”,是“港”和“狗”近音生误?还是有意调侃其名实不符呢?况且,“狗尾”这玩意是人身边的祸物,不小心摸着或踩到都会出事,不可能把“狗尾”错标成“港尾”。
  我坚信村子边上当年有港,应该是很久以前陵水河改道的原因。苍海桑田,世事变化太大,令人嗟叹吁嘘不已。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4:40

  
  九点钟的阳光就白得象电弧,进入县城已大汗淋漓。
  风情街的大牛角造型,挑不起一丝风情,倒是平坦的路面让车轮转得象在水面上滑行一般,一溜顺过的感觉好得没空多想其他。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5:19

  
  陵河北岸的桃源村,“桃源”一词肯定来自《桃花源记》,但此地我却从未见过一棵桃树。其实,陶公笔下的“桃花源”也并非真有,完美的东西往往存在于理想之中。
  这棵高大的酸豆树其实只能算小,十五年前比它又高又老的到处都是。三十年以前,县城的小孩经常会结伙过河来摘酸豆吃,桃源村的小孩当然会认定受到了侵略,两股势力战斗的英雄故事流传了不知多少年。
  资源争占永远是战争的根源,守方称正义攻方为无义,正义方往往最终都是输家,人世间所有的鬼应该都出在这里。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5:50

  
  县城段的陵水河,古称大河水,可想而知古时的水量该有多么大。
  对面神塘岭背后的博吉李村是原来的县治,明正统五年被倭寇毁了,才被迫搬到河南来的,发生在这里的故事任你三天三夜也说不完。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6:42

  
  看到陵河里这不为灌溉发电只图好看的滚水坝,想到了河中千百年来靠回游繁殖的鱼儿们,为它们陷入了断子绝孙的境地而感到伤心。为何把坝造得如此死直?留个斜坡给鱼儿上下很难么?
  左丘明曾借曹刿的口骂过“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左公心明如镜,笔力穿透了千秋万代,这才是真正的立言。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7:26

  
  金聪河和陵河的合口。金聪河古称小河水,它流经老家提蒙,“他乡遇故知”的亲切之感油然而生,“美不美家乡水”这句话真的接近了真理。
  金聪河口上那座桥,因通往河东的大坟场,故民间称为“奈何桥”。这桥曾因为质量差不知重修了多少回,加上有喝孟婆汤那些老话,各种离奇古怪的事时有发生。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月白水白的夜晚,一村民大呼“鬼太大,没见过这般大的!”,从“奈何桥”方向狂奔回桃源村寻求救人。经胆大的结伙前去察看,原来是两人结伴过桥时,桥面上刚破了个大洞,前面那位连人带单车都没了进去,五米高的桥直直掉下去竟然不死也不伤也不叫。。。
  鬼吞人不怪,连人带车都能吞下的鬼,谁遇上了都会喊大!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8:07

  
  因为太热宁走弯路也舍不得离开水,顺着河堤往出海口方向过去。不久,水面上浮出了名扬天下的椰子岛,岛后的山凹里就是陵水著名的水口侯王庙。
  青山、绿水、蓝天和骄阳,身心融入其中便生出了奇妙来,骑行的苦乐交织得化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8:42

  
  水口港之所以称港,是因对面那条天然沙堤把河和海分隔开了。据说,沙堤的出海小口子是时开时合的,而且由水口侯王掌管着,合了渔船出不去时,渔民会到庙里去祈求放行,水口侯王的前身是古代有大功德的清官,他爱民如子有求必应。
  据传日本鬼子曾专门去毁了水口侯王庙,起因是侯王显灵保护过抗日的人。我想,这不畏强暴、是非分明、主持正义的神,是永远值得我们世代供奉和信仰的!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09:15

  
  右拐往卓杰村方向,田洋中的排水沟又直又大,防海水倒灌的闸门有点古怪,有点一夫当关万夫莫过的气势, 劳动人民的勤劳和智慧让人佩服得紧。
  不过,如此丰水的沃野,竟然全部撂荒,难免带来了些许忧心。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0:14

  
  田不产粮出草,农民变成牧民,寸土如金的东华地区,竟然有成群油光亮泽的山牛走来。
  骄阳似火,牛们不理公路法,后面的人只能安心随尾而行。这一道人牛相知相让的风景线,亮丽地提醒你,中庸之道真的合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0:47

  
  田中央那两棵相依为命的马尾松,本是专供歇人的,现在改为歇牛了。
  农民不种田哪来米吃?不是吃海水长大的人,都会想到这个问题。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1:52

  
  毒花花的太阳晒得两眼发昏,好在东高岭迎面送来了一阵阵宜人的绿,好在半山腰的庙宇仿佛传来了声声梵音,绝处喜逢生,顿觉全身清静而有灵性。
  这是古法云寺之所在。陵水古文化名人礼纪镇廖纪,他少年时曾在此读书,并写下千古不朽的诗句:寺后峰阴合,阶前树影斜。 可惜,解放初期礼纪镇一带割给了万宁县,廖公不知何年才得又荣归故里。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2:37

  
  一口气骑了近三十里地,在大本尾村头稍事休整。眼前的大树、木桌、吊床、水桶、垃圾透出了人类活命的基本信息,勾起了我的一个回忆。
  十七年前也是在这里歇脚,一个老妇告诉我,说六十年代对面的海里鱼很多,有一回一网拉上来的鱼就多得用担挑不完,剩下的队里分派任务由各家各户就地掩埋。她当时的表情我还记忆犹新,既哀叹资源的枯涸,又饱含了对昔日无尽的怀念与留恋,当然也包括她己逝去了很久的芳华。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3:11

  
  开始踏入黎安镇了,项目突然死火后的怪味,使人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前面不远处有个老乡道的零公里桩,那里曾流传着一个怪异的事“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多次有人路过时看到,“那个”年轻的解放军战士,操着冒烟的手榴弹口喊冲啊,从后面追赶过来。。。”,讲述的人认为,“那个”战士因年轻且死得惨才会冤魂不散。
  我觉得,烈士的英灵如果定期得到祭奠,就会镇守一方平安,如果没人查理就会变成孤魂野鬼,搅人不得安宁。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4:10

  
  想看看出了名的在建的“海风小镇”,往左行到了原来的“高量坡”上。
  因为建得如此标配,街道上又没个人影,老觉得心里怪怪的,还想着“那个”年轻战士的事。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5:00

  
  到“高量坡”尾了,曾经十分熟悉的地方,因为旧貌变新颜而越走越感到陌生,心里还是继续琢磨“那个”战士到底还在不在?不在的话又究竟去了何方? 是人都会怀旧的,除非他已变不是。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5:36

  
  走着走着,正得意于新路的舒坦通畅,料不到前路突然断了。停下查探,发现方向正确,是选择新路线出了问题。
  无奈只能往回走,又回到了“那个”故事里去,去寻找那个记忆中的“零公里桩”。此时,心里猛然省悟:人啊人,如果你自以为有了大方向,忽视了历史经验,又不面对现实,结果等着你的肯定是死路一条。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6:18

  
  费了好些周折,才找到老路走上了正道,看到了黎安镇墟前面的黎安中学。
  记得1986年秋,全县中学教师排球比赛在此举行,我参加了。那时在提蒙中学教书,二十刚出头的年青教师,好不风华正茂,一眨眼三十四年过去了,母鸡变鸭,往事如烟。
  1980年代,是改革春风吹绿神州大地的年代,是教师尚教学生尚学的年代,是思想自由健康向上蓬勃发展的年代,是回忆起来就回肠荡气的年代,是永难忘怀的伟大得再也找不到的黄金时代!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6:50

  
  黎安大戏台,历经千万年地址从未变过,其架势从一堆篝火一根木桩开始,不知换了多少代才进化到如此模样。经陵水城南人王明忠带队挖掘证实,此地区住人已愈万年。这估计是全国最早的有史可考的“文化娱乐用地” ,它承载着的民族情结和历史文化,恐怕连对面浩瀚的南海也装不下。
  据说八十年代,琼戏巨角红梅、道修就来演出过,当时戏迷们追捧的热度比天上的太阳还火,火得连道修解手的姿势被粉丝发现并复制出来,广为模仿流传。。。都说文艺之力能倾国倾城,不由得你不信!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7:25

  
  过了黎安镇墟往老猫岭走,路边难得见到了仙人掌和马尾松,它们防风固沙功能堪称一流,是沿海沙滩植被的代表。七十年代初,人民日报就刊登过一篇《绿色长城锁风沙》的文章,报道的就是黎安到长城一带全民种树治沙的成就,一时间风光无限誉满神州。
  的确,那次我来黎安中学参加比赛时,海涛声和着林涛声送来阵阵清凉,其美妙难于言状。可惜九十年代初,第一轮土地热征地后,楼没盖上一栋,倒把地上的树木全给卖光砍光了。今天过来路边树少,真真热得想往海里跳。
  立难破易,不吸取历史的教训,不行。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17:59

  
  提起九十年代征地,有一个事值得讲。有个被征地农民,他点树是这样数的“1、2。。。10,20、30。。。100,200、300。。。1000”。他才点了一小部分就突然停下来,笑着对国土局小周说“太多了,点下去就怕你们没钱赔!”。他的算法害得读数学专业的周才冠目瞪口呆,久经相持不下之后,双方同意目测估算,结果按500整计总数时他还是愤愤不平的表情。
  老周多年后曾感慨地对人说:为了工作进度,其实是多给了他一百多棵,到底我和他谁更懂数学?这还真不好说!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0:09

  
  突然看到了海,顿时觉得很是得意,得意于自己和这株海风柳一样,无比的坚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1:45

  
  极目处是著名的双帆石,真乃“天梯跌落陵水县,双帆一扬天下行。”之天物。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2:26

  
  老猫岭到了。神猫纹丝不动地仰望星空,它曾目送过郑和的船队缓缓地驶向“千里石塘,万里长沙。”,它不分昼夜地佑护着早出晚归的渔舟。。。我想,好男儿志当誓死保家卫国,保卫祖国可爱的西沙、南沙、曾母暗沙。。。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3:08

  
  龟者神也,神猫之尾龟尾一般,化生之妙,妙不可言。
  此刻,我的心情正如眼前,顶着烈日欢快地玩耍的孩儿一样。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3:44

  
  天然泻湖黎安港,恰恰10000亩水面。它养殖出过全国最大的珍珠王,输出过无数最优的鲜美海味,养育出过无数勇于挑鱼外卖的最为耐劳的黎安妇女,孕育出了美不胜收的陵水黎安话。
  想起2012年写的《太阳照山黎安妇女要唱歌》和《美不胜收的陵水黎安话》那两篇小文,旧曲新抚,感慨万千,沉思良久。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4:16

  
  才几十米宽的港门,繁忙险要之极。它承载着万亩水域的潮去潮归,承载着数不清的船只来来往往,承载着黎安不知多少代人的酸甜苦辣的故事。。。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5:14

  
  无意中注意到了港门另一侧那个小山,我顿时惊呆了,那岂不又是一只活生生的凫水神猫吗?
  小猫老猫,各望天地,扼住要津,遥望南疆,乾坤绝配。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5:41

  
  港门边上紧靠老猫岭的娘娘庙,庙虽不大可神力却不小。
  陵水渔港渔村不少,可就数黎安的海产质地最好,一般来说应该是特殊水土的原因。不过,有一个问题却众说纷纭,就是同时同渔场捕上同一种鱼,分别运回新村港和黎安港后,味道却变得各不一样。有人认为是心理作怪,有人分析说是空气中的细菌发生了作用,黎安渔民却认定是运过港门时被娘娘摸过的原因。
  我完全认同渔民的观点, 你呢?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6:14

  
  回来时图快,走的是老乡道,因为中午的太阳太毒气温太高,干脆反其道而行之,加速奔袭。
  途经黎安椰林交界的东高岭、落峰岭、长水岭时心中生出了个疑窦:古地图上这片山岭标的是“多云岭”和“黎苗岭”,黎苗岭不会有歧义,就是有黎族和苗族人住的山岭,是何时又是谁给改的名呢?
  由于车速太快,不想分心多想,一晃而过。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6:48

  
  回到县城,在椰林大桥桥头稍作停顿。
  烈日煎熬下的河景显得更加灿烂辉煌,红色的小道、灯笼和巨型广告牌,标志着时代的得意。不过,桥上那成串的小灯笼,让人想到了元颜阿骨打那两条下垂的帽耳,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感觉到了一种很遥远的东西。。。
  历史其实就是酒,泡了死蛇就称蛇酒,泡了虎骨就叫虎骨酒,喝不喝由不得谁,醉不醉是你的事。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7-26 03:27:34

  
  到家了,爱车无怨无悔地驮我风雨兼程,走过了坎坷的两万多里云和路,人非木石岂能无情。
  感恩所有曾为自行车的设计、生产做出过贡献的人,感谢捷安特质量过硬的产品:山地XTC800。

  --完--

  2020.6.8李毓培于老家陵水提蒙

作者:潇洒de兔爷 时间:2020-09-01 22:27:53
  文采飞扬,犹如身临其境。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