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顾患病弟弟弟媳 他一人撑起一个7口之家

楼主:hainanrenwu2016 时间:2016-08-22 09:50:19 点击:45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定安县定城镇龙州村委会卜岭村,蔡敷勇听到房间里传来一声呻吟,从满是污渍的凳子上站起,快步走进房间。房间地板的席子上,躺着他那患肠癌晚期的弟弟。弟弟被癌痛折磨。他蹲下去揉弟弟的腹部,为他缓解疼痛。

  一声兄弟一辈子,弟弟弟媳都患了病,72岁的蔡敷勇一个人支撑起这个7口之家。


  


  无妻无儿

  独自照料弟弟全家人


  五保户,这是人们对定安县定城镇龙州村委会卜岭村蔡敷勇老人的介绍。

  但这个五保户有点不一样。72岁的他,是一个七口之家的管事的、干家务的和养家的。他的弟弟性情原本就不那么正常,2年前被查出患上肠癌,就此卧床。他的弟媳娶过来就是精神病患者,毫无劳动能力。弟弟膝下,还有4个孩子。这个家庭的所有担子,全靠蔡敷勇一肩挑起,一挑就是20年。

  10月21日上午,蔡敷勇的家中,阳光无精打采地打在瓦片上,在屋子里形成了几缕光柱。靠外面的一间主屋,已经有六十年的历史,瓦片已有不少残缺。蔡敷勇说,下大雨的时候,即使在家里,也要打开雨伞挡雨。

  窗子的木柱断了,但没换上新的。蔡敷勇觉得,反正不会有贼盯上。屋里,木板拼起的床露出床板,地上铺了张旧草席,一张花棉被上,侧躺着形容枯槁的蔡敷良。

  蔡敷良是蔡敷勇的弟弟。“饿了也不会说,只有痛的时候,会出声。”蔡敷勇心疼说。

  这天中午,蔡敷勇盛来了小半碗白米粥。他一只手举着粥,另一只手熟练地放到弟弟背部,把弟弟骨瘦如柴的身子支起来。他用调羹舀了口粥,放到弟弟嘴边。

  蔡敷良却闭着眼,吭了一声,不张口。

  见到弟弟不肯吃饭,原本已显颓唐的蔡敷勇,有些难过。“吃,吃了病才好。”

  蔡敷勇就住在蔡敷良的隔壁。房间是用木板隔开的,一张不大的床,是蔡敷勇和侄子、侄女睡的。三个人挤在这张床上,晚上不免不好睡,连转个身都要小心翼翼。近两年来,这个拥挤的房间更不安静了,半夜时常会从隔壁的房间传来蔡敷良因疼痛发出的哼哼声。听到声响,蔡敷勇就摸黑起床、开灯,到隔壁去,掀开弟弟的上衣,给他揉肚子,缓解他的疼痛。

  照顾弟弟的吃喝拉撒睡,让这个原本为养家劳累的老人更辛苦了。

  过了主屋往后走,中间的一面墙上,一根绳子上挂着蔡敷勇洗的一家人的衣服。屋后有两间小平房。墙上一个台风标志显示,房子是台风“威马逊”后,政府帮忙盖的。

  其中一间平房里,一个头发凌乱的女人坐在地板的席子上,知道有外人来,转过头,茫然地望过来,什么也不说。她是蔡敷勇的弟媳,蔡敷良的妻子,娶进来时就这番模样。

  此外,蔡敷良还有4个孩子,最大的17岁,最小的10岁。如今,除了上完初二就辍学、跑到海口打工的二女儿,其他人都没有劳动能力,衣食住行,全部担子都在蔡敷勇的肩上。弟弟一家的低保补贴加上自己的五保户补贴也只有一千多,远不够开支。于是,70多岁的蔡敷良仍在耕地,春天种稻谷,冬天种瓜菜。

  虽然蔡敷勇没有妻子和孩子,但他要养的家很大。


  那年往事

  也曾尝过爱情的甜 却打了一辈子光棍


  蔡敷勇终身未婚,和他肩上一直没能放下的担子有关。

  家里是一个姐姐和两兄弟。弟弟蔡敷良从小就有时正常有时不正常。龙州村委会副主任叶绵标说,蔡敷良正常的时候,有时候也偶尔会帮着干点活,但经常是不愿干活,不时破口大骂,行为怪异。

  父亲因病去世前,弟弟还小,父亲把20岁的蔡敷勇叫到跟前,嘱咐他:照顾好这个家。20岁的蔡敷勇当了家。

  老人不是没有爱情。他简短地说起了一段往事。在那个闹饥荒年代,他还未满二十,一天,有个同龄的外村女子来到他们村里挖番薯。两人一见钟情,并走到了一起。可惜,共同生活了一年之后,女子便离他而去,原因是蔡敷勇太穷了。

  也许是这段遗憾,在他的内心留下了阴影,从此他几乎不再主动追求任何女子。后来,即使有媒婆主动介绍,也没有成功的。一晃眼,小伙子成了老头子。说完这段,老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苦笑一下,不愿再多说。

  蔡敷勇没想到,直到70多岁,他还要照顾弟弟一家。他只知道,他有责任要担。


  二十年前弟弟敲门投靠 他让出半间屋

  上世纪九十年代前后,他和弟弟外出打工。弟弟去文昌帮人养鸡,他蹬着三轮载着年迈卧床的老母亲去了屯昌。他通过蹬三轮车赚生活费。后来,他自己做黑豆酱油,拿到市场上去卖。

  “一个月下来,最多赚个100元钱,刚好够两个人的生活。”蔡敷勇回忆。

  当时他和弟弟都在外谋生,过年回家相聚是兄弟俩最快乐的时光。20年前的一天,在屯昌的蔡敷勇打开家门,发现弟弟带着一个女子站在门外。一问才知道,原来弟弟在文昌打工时,和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女子组成了家庭。当时的蔡敷良也已不那么正常,无力养家,只好投靠哥哥。

  照顾弟弟一家,慢慢地占据了他生活的全部。“是兄弟,哪抛得下。”蔡敷勇也知道,自己的能力,仅够养活自己和母亲。但他还是把弟弟接进门来,把原本拥挤的草房隔成两半,一半让弟弟、弟媳住。

  弟弟来了后,活没干,倒是有一天糊里糊涂地把他的自行车骑到县城卖了。

  也是在这,蔡敷良有了第一个女儿。生活变得紧巴巴的,蔡敷勇靠卖酱油赚来的那点钱,已经远远无法撑起这个家。两年后,他只好和母亲以及弟弟一家回到定安。贫困压得这个哥哥喘不过气来,连米饭都没有,蔡敷勇只好求助姐姐救济。

  母亲不久后过世了,而紧接着,弟媳又生了3个孩子。

  未能放下家庭担子的他,打了一辈子的光棍。蔡敷勇扛着的这个家庭,越来越沉重,再也放不下。


  如今愿望

  希望孩子们健康长大


  3亩地,稻谷刚收过,田里还是水,等水干了,农历十月底就要开始冬季瓜菜的种植了。由于只有一个劳动力,又要照顾弟弟一家,虽然有3亩田,蔡敷勇只能种一亩冬季瓜菜。

  “我们肥料足的,一亩地可以挣七八千,他的地缺肥料,就挣个四千。”蔡敷勇的堂哥蔡敷贵就住在蔡敷勇家旁。他心疼这个堂弟。有时碰到要给小孩交学费或要买肥料,蔡敷勇没钱,跑来和他借钱,他都会借给蔡敷勇,三十元五十元的。

  “他又要在外面赚钱,在家还要做家务,还要照顾卧病在床的弟弟,太不容易了。”蔡敷贵看到蔡敷勇每天一大早就起来干活,“整个家庭都他担着”。

  龙州村委会副主任叶绵标说,蔡敷勇挣的一点钱,连同一家人的补贴补贴,除了维持家用,还要供两个小孩上学。一个小学五年级,一个初中二年级,成绩都还不错。

  在一个房间里,几个孩子一屋子的奖状,是蔡敷勇心里最大的欣慰。

  但就在去年,一件事给了蔡敷勇很大的打击。

  去年的这个时候,4个孩子都还在上学。最大的蔡秋(化名)上了一家免费的技校,上学前,蔡敷勇还鼓励她要好好读书,要有出息。谁知,读了3个月,学校就发现这个孩子行为古怪。当看到蔡秋退学回家时,蔡敷勇心如刀绞,忧心忡忡:“难道是遗传了她父母的病?”

  如今,一个房间里还贴满了蔡秋的画。画里,蔡秋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她画小鹿,在小鹿和飞鸟的上方写“启程,奔跑,彼岸”。“我想出去打工,但不知去哪找。”早些时候,她还会跟着蔡敷勇去地里拔一下草,慢慢地,连家务也不怎么做了,常常是抱着手机玩一整天。

  蔡敷勇想带蔡秋去检查。但就连检查的钱,蔡敷勇也没有。“没有办法。如果有社会人士愿意帮助我,我希望能带孩子去检查。”

  如今,还有两个孩子在上学。到了放学的时候,蔡敷勇就骑着一部刚买来的二手电动车去接最小的孩子放学。在不久之前,他用来接孩子的还是一部老旧的自行车。人来人往,年过七旬的他踩踏着脚踏板,吱吱呀呀。

  这两年来,蔡敷勇感到脚板痛,不知患了什么病,但一直没去检查,依旧去干活。脚踩在泥泞里,传来疼痛。

  蔡敷勇说,他会继续照顾弟弟一家。如今,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在自己离开前,看到弟弟的这几个小孩健康长大。“那样,我一辈子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链接

  患精神病的人如果生子, 孩子患病风险高


  据报道,目前我国的精神疾病终身患病率为15%,这其中的1%,将近1300多万人是重型精神病,包括精神分裂症、双向情感障碍等,另外有14%是轻型精神障碍,包括能够确诊的抑郁症、焦虑症等。海南省安宁医院防治科科长徐锐介绍,目前,我省精神障碍终身患病率为14.56%,患病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但父母患有精神疾病会增加患病风险,假如父母有一方患病的话,孩子的患病率就会增加至30%,父母双方均患病的话,孩子的患病率就会超过40%。

  资料来源:http://www.hainanhaoli.com/meitu/735.html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