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科道定安人应该了解下

楼主:myvvi 时间:2017-11-21 19:14:28 点击:321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吴科道轶事

  吴科道是海南省定安县雷鸣区石锦堂村人。解放前曾任苏区东定县县长,解放后在广东省教育厅工作了一段时间。他为人清廉正直,对违反人民利益的事情非常痛恨。他生前死后,民间都传说着很多关于他的轶事。现收集数则于下:
  一、吴科道卖猪肝
  六十年代初,吴科道退休,从广州回到家乡石锦堂村居住。当时正是物资紧缺的时候,要买点猪肉不但要证,还要排长队,且不易买到。
  一天,吴科道到雷鸣墟排队买肉,有一位排在他前面的老婆婆不时叹着气。吴科道便问这位老婆婆为何叹气。老婆婆告诉他说,她孙子患了鸡盲(一种缺乏维生素A引起的夜盲症,民间常用猪、羊肝蒸熟蘸锅烟吃治疗)病快一月了,不得已跟亲戚讨了四两肉证,要买点猪肝给孙子治病,可是一连排了三天队都没有买到。今天又来排队买,未知能买到否。吴科道听了便到肉案前张看,见一只大猪肝正搁在肉案上。他回来安慰伯婆说:“今天你来得早,一整个猪肝还在肉案上没有卖哩,快轮到你了,一定会买到的。”
  快轮到老伯婆买了,只见来了个人。跳进肉栏,跟掌刀的卖肉人咬耳咕噜了几句,掌刀的连连点着头。那人走后,掌刀的便拎起那只猪肝,扔到案底下的肉篮里。
  “买四两猪肝。”轮到老伯婆了,她举着肉证.颤着声说。
  “猪肝没有了,卖啦!”掌刀的大声说。
  这时,只见吴科道抢上来,从案底肉篮里提起那只猪肝,说:“这不是猪肝吗?怎说没有了?”
  这掌刀的认得吴科道,知道他的来历,便笑嘻嘻地说:“科道二爹,你有所不知,这猪肝是公社书记刚派人来叫留下了,等会他要来拿的,书记很爱吃猪肝,常常叫留。”
  吴科道听了很是气愤,他说:“人民买几两猪肝当药用也买不到,都是因为书记爱吃整猪肝呀!我今天也爱吃整猪肝哩,你给我过称!”说着将猪肝扔在肉案上。
  掌刀的非常为难,嘴里连声:“这,这……”叫着。
  “不关你的事,书记常常吃整猪肝,这次就让给我吧,等会你告诉他就是了。”掌刀的还是不动手称猪肝。
  “你不肯称,我自己来称吧?”吴科道火了,拿起称杆便自己称猪肝,将秤杆塞到卖肉的眼前。“看,刚好三斤半重”。
  吴科道将猪肝搁在肉案上,对排队的人群说:“谁要买猪肝治鸡盲,请排好队,每人买四两。”于是,就这样吴科道将猪肝卖给了那位老婆婆和其他农民,然后将钱和肉证给了卖肉的。吴科道卖猪肝的事情便在雷鸣地区传开了。还有好事者给那位爱吃整猪肝的公社书记送了个“猪肝书记”的雅号,而且自此名声远播呢。
  二、我的肉为何这么多
  一天,吴科道到雷鸣墟办事,肚子饿了,便进了一间公社供销社办的食店买饭吃。他买了三角钱的肉,一角钱的饭,捧到靠窗的一个座位,坐下来便吃。一位老农民也捧着饭和半碟肉搁在他旁边,坐下来吃。
  吴科道和老农民打招呼寒暄起来。他指着老农民的半碟子肉,问:“伯爹你买的肉多少钱呢?”
  “三角。”老农民随口回答。
  吴科道看看自己满满的一碟子肉,又看看老农民的半碟子肉,讶然地说:“咳,不对吧!我买三角钱满满的一碟子,你的却只有少少的半碟子,怕是给错了吧!.我代你问问去。”说着便端起二碟子肉去问食店掌砧:“谁都买的三角钱肉,为何我的肉这么多,他的肉这么少?”
  食店的掌砧阿兴看了看说:“二爹,你捧去吃好了,这是侬照顾你老人家哩!”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是吴科道不高兴了,他批评起阿兴来了:“唉,你这样做可错了啦,怎能拿公家的肉当人情照顾我呢?这影响多不好呀!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
  吴科道补交了三角钱,并且将情况告诉了那位老农民。
  三、“科道,知道你臭吗?”
  “文化革命”搞起来了,吴科道对那些极左的狂乱极为反感,他张贴了几张大字报,批评那些胡作乱为的造反派,说他们是些害人的苍蝇蚊子,并动员人民抵制乱抓人乱杀人的违法行为,他说:“国家对杀牛宰猪,尚且要按手续经过审查批准,发放屠宰证。杀人怎能如此乱来,不经司法部门调查审理呢?”这样,他触恼了那些造反派,便以同情牛鬼蛇神,反对“文化大革命”为名,抽他到县城批斗。
  在一次批斗会上,一位造反派指着吴科道的鼻子大声斥问:“科道,知道你臭吗?”
  “知道,知道呀!我要是不臭,怎么有这么多苍蝇蚊子围着嗡嗡叫呀!”他这么一回答,围观的群众便轰地一下都笑起来,弄得造反派非常尴尬。
  (原发表于《朝花》1991.3.4期)
  注:可转载,可引用,出版上媒体都可!但要注明原文作者许荣颂,若有重要的文章使用请与原作者许荣颂商讨联系!谢谢!

  剽窃许老文章的人曾口出狂言:天下哪个做文章哪有不抄的?汗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8个中文2017 时间:2017-11-23 00:58:47
  吴科道 好人。(非常时期)他救了很多人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8个中文2017 时间:2017-11-23 01:18:09
  为民请命的吴科道

  吴冠玉

  很早以前就读过鲁迅先生的杂文:《中国人失掉自信力了吗》。文中说:“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尽管多年过去了,可这一名言经常萦绕在我的耳边,由此想起了在定安流传多年的琼崖老革命吴科道的故事。吴科道在定安是个传奇人物,无论是在战争年代还是解放后的建设时期,他的故事总是在民间流传不断。这个人尽管级别并不高,或许名不见经传,可总是震撼着我的心灵,以至于非将其写出来不可,否则不吐不快。

  吴科道是海南定安县雷鸣镇石锦堂村人,1915年生,1939年1月,在中共定安县委王平同志的指引下,正在广东省立第六师范学校(琼台师范学校的前身)读书的吴科道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琼崖党组织领导的对日寇的斗争,第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吴科道曾任东定县(琼东、定安联合成立民主政权,称东定县)抗日民主政府一科(民政)科长,解放战争时期的定安县民主县长、琼崖东区行署一科长。解放后任海南区公安局治安科长、广东省教育厅财务科长等职。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广东在进行反“地方主义”时,将立过辉煌战功的“红色娘子军”解散,数百名琼纵战士有的得不到妥善安置,有的无家可归、流落街头;有的因思想不通而自杀。此外,还有不少琼崖基层党组织的领导,在土改整队中要么被撤职、要么被贬谪。冯白驹对此事很有意见,便向广东省委和党中央如实反映,并要求妥善处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作为中共琼崖党组织和琼崖人民军队的主要缔造者之一,被周恩来誉为“琼崖人民的一面旗帜” 的冯白驹,却因此被广东省委打成“海南地方主义反党集团”的头子。在这种政治气候下,时任广东省教育厅财务科长的吴科道因中小学工资改革问题跟有关领导闹矛盾,于是被送到中南党校“学习”。本来性格刚直不阿的他便到北京上访,广东省有关部门知道后便将其当“政治神经病”关进牢房,一关就三年。后来又将他送回老家定安农村长期“治病”。

  也就是在这“治病”期间,吴科道所作所为在定安县的民间流传更广。尤其是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这件事是值得大书特书的:1968年,文化大革命已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党纪国法遭到了践踏和破坏。这年1月20日,定安县的黄竹公社首先发生滥杀四类分子(指建国初期对地主分子、富农分子、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等四类人的统称)及其子弟的严重事件,接着事件波及到居丁、岭口、龙门、龙塘、雷鸣、九所、新竹等公社。造成许多出身地主富农家庭者人人自危。住在农村老家的吴科道知道这凌驾于国家法律之上的行径愤怒之极。于是他亲自书写当时流行的“大字报”,吩咐颇有正义感的年轻人带到定安县城和其他公社张贴,以示抗议。这些“大字报”里有一句话至今还印记在不少上了年纪的退休干部和群众的脑海里:“杀猪宰羊都须经畜牧站批准盖章才行,人岂能不经过政法部门判决就被滥杀?”。这年的1月30日是正月初一,家家户户都忙于过年,吴科道像当年发动和组织群众参加琼崖革命一样,派人到邻近的石锦、龙梅等大队发动群众,并亲自带领这支有几百名群众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到雷鸣墟上游行示威。这一举动轰动了全县,同时引起了定安县军管会的重视,军管会采取措施制止了事件的扩大。于是无数生灵得到拯救。
我要评论
作者:8个中文2017 时间:2017-11-23 22:20:54
  感恩英雄!!!
作者:定城 时间:2017-11-24 11:44:41
  了解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