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广西——那条黄土飞扬的山路

楼主:孤独鱼的故事 时间:2020-06-25 18:47:26 点击:484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从公司回到宿舍开始收拾行李,珊珊边帮我叠衣服边问“这次你要去哪里?”“听说是去浦北。”我把宝贝书都放进行李箱。“浦北?哪里呀。”珊珊说着把我放进去的书拿出来“不要带书了太重我帮你保管。”“我也不知道是哪里只知道是在广西的一个县吧。”我挑出来还没看完的两本又放进行李箱。“你都不知道是哪里你怎么去?不行,你不能去。”珊珊有点担心。“亲爱的老婆,我是出差不是跟别人私奔,你乖乖等我回来。”我挑逗着她,我们两个嘻嘻哈哈打闹着。
  第二天一早我按跟同事约好的时间到了码头,同事是个小男生个子跟我一样瘦小就连个头都跟我一样高,果真如梁总所说“到时去那边你可是老大不可以欺负这娇小的孩子。”。小男生叫阿旺,比我小三岁,自己介绍是三亚人刚中专毕业但学什么专业的却不肯说。家里做海鲜批发生意,这次来公司上班是想锻炼一下自己的。看着就知道是个没出过门的家伙得需要照顾。
  我去买了船票,上了岸坐车到湛江汽车站又转车到广西玉林。在玉林汽车站下车的时候已是下午三点。我看了一下车站的地图和汽车表竟然没有车到浦北了。我叫阿旺看着行李跑到售票处打听怎么去浦北。售票员说“下午没有车了你可以坐车到那林,估计那里有车。”看来只有这样。
  上了那林的车才知道广西的山路有多弯多陡是多么的偏僻。公路都是黄土,车窗外的村庄都是黄土泥糊的矮矮的土房子。天呀,这是个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呀?我心里骂了梁总N多遍,派我来这种地方叫我出销量,确定不是开玩笑?
  更大的玩笑还在后头。一路跟司机聊天边打听怎么去浦北。“浦北?你们坐错车了,那林没有车去浦北。通浦北的路还在修。”我听完傻眼了,真是哭都哭不出来了。“我看地图上那林去浦北很近呀,而且问车站工作人员她说可以到那林转车。”“她们坐车站里哪里知道人家修路呀。”司机说着“到那林你们住一晚明天坐车回玉林吧。”“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我还心存一丝希望。“有,可以坐摩托车去浦北,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愿意拉你们。”一听有摩托车坐我就知道看来不算太坏。
  到了那林(是不是那林我到现在还不能肯定)司机停车对我说“你们在这里下车,看,那里有摩托车拉客的你们问问去不去浦北。可能要几十块钱。”我们两个下了车,汽车丢了个黄土屁喷了我们一脸留下模糊的背影。我看看周围这也太荒凉了,街不像街村不像村的,人也没几个,几座房子稀稀拉拉,心里有点毛。下车的地方有棵大树旁边有个矮小土屋小卖部,看来这里是经常上下客点。小卖部门口停着几辆红色嘉陵摩托车,几个中年男人一看我们就知道是外地人围上来七嘴八舌用不是很流畅的普通话问“去哪里呀?”“坐车去?”我说“去浦北不?”有几个一听就转身去坐车上然后叽叽喳喳议论开了,也听不懂说的啥,估计是在讨论我们从这里去浦北是一件很傻的事吧。只剩下一个瘦瘦的满脸胡子的大叔问“你们出多少钱?”“你们平时收多少钱?”看来不是没希望,我赶紧回应。“从这里去浦北修路,路不好走要25元。”大叔回答。虽然大叔满脸胡子看上去有点凶神恶煞但眼睛却透着纯朴很干净善良。“能便宜点不?”我问道。“路有点远又修路,我到那里都晚上了还要回来。你们两个人坐两个车吧,一个车20元,这样我回来也有个伴。”大叔看看我们又看了看行李。我看看天色确实不早了,而且都是山路,就同意了。大叔走到那群摩托车车夫那里说了什么有一个年轻点的大哥就和他骑着车到我们面前,他们把行李绑在后架,又拿出纱巾把自己包得只露出两只眼睛,然后发动摩托车叫我们上车。
  这一上车我才明白什么叫黄土滚滚呀,一路上到处是挖机在挖山修路,都是那种细细黄土沙,这要是打个滑那是连人带车飞出去呀。我一支手紧紧抓着后车架一手捂着嘴巴鼻子,但还是感觉黄土往鼻子嘴巴里钻。真是一条黄尘路呀,怪不得两位摩托在起程前要全副武装了。
  在夜幕初落下时终于到了浦北,在汽车站下车找旅店。旅店老板看着两个黄土人是一脸的惊讶,还好没有嫌弃地给我们开了两间房。我在酒店门口拍了拍行李箱抖落厚厚的黄土,再拍拍自己身上那简直是黄土飞扬,一抖头发就如黄土雨落下,站着的地方一圈厚厚的黄土沙。到房间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水从头上冲下来,哇靠,简直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呀。一卫生间的黄土,那个衣服放水里捞出来那都是泥水呀。
  这就是我刚到广西所受到的欢迎仪式,一辈子都记得的黄土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