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味

楼主:zhang873116 时间:2010-10-27 11:27:42 点击:208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想吃鸡肉,很想吃鸡肉。不是那种肯德基式啃得如番薯的大笨鸡。我想念的,是那种汁肥肉美肌肉坚挺、细皮嫩肉的,只需经开水一灼便能保留最美的味道的鸡。要记得调一碗酱汁,拍些蒜头切些生姜,滴入几滴香油才能勾出美味。灼水需要把握火候,多一分嫌熟,少一秒肉生血腥。须是那样的大火烈水,将鸡在水中翻滚几周,便可拿起,快刀斩剁,干脆利落。斩出的鸡,块块皮整肉均,金黄色的脆嫩的鸡皮夹着一层薄薄的鸡油,下面是厚厚的,饶有劲道的鸡肉。蘸点酱料,鸡的鲜美夹着蒜姜的味,穿过齿间,流过舌尖,满口浓郁的香气。脆嫩的皮,带点Q劲,夹着滑滑的肉,在嘴腔中大块大块的咀嚼,顿时所有的味蕾触电般的张开,这才是鸡。对,要的就是这个味,我想念的鸡肉。
  
  亦有别样做法,准备足够的大蒜、香料、虾皮、花生等,切均混匀塞满鸡的肚子,用锡纸将鸡包得严实,放入微波炉高火40分钟即可。出锅后揭开锡纸,香味立即扑鼻而来,所有香料的香味混着鸡的肉香,皮韧肉厚。香味逼入鸡骨,令人啃骨吮手,留恋不已。无需刀斩筷夹,手撕口啃方感受那种酣畅淋漓之快感。如今想起,果然 让人耿耿于怀,久久不忘。
  
  家乡有种特色,糯米酒。酸中带甜,暖身补胃。入秋,伯父喜欢用糯米酒煮鸡,大火煮10分钟后小火熬上20分钟,一锅肉嫩汤稠的鸡便做好。鸡煲得软绵,入口即化,骨肉分离。汤稠得浓郁,混有酒糟在内,如饮高汤,齿狭留香。
  
  母亲做鸡,向来传统,但每次必倒入白酒,用以去腥提味。喜焖,总是焖上10几分钟,等所有味道进入鸡肉。儿时饿肉,等不及母亲的焖煮,总是让母亲边做边夹出给我先吃,等母亲一桌菜做完,我也啃出半桌子骨头。母亲的爱,其实是那鸡皮的韧劲。离家之后母亲每次电话都说,家里留了十几只鸡给我,就等我回去杀了一起吃。于是鸡等了一轮又一轮,鸡皮韧了又韧。可恨的是自己,在外面的世界里早对美酒佳肴没有了兴趣,鸡肉更是觉得俗气。开始喜好吃海鲜,吃日本料理,吃西式西点,就是不愿再那样大鱼大肉,张牙舞爪的啃食。于是每次回家,母亲的鸡一只没有销给我,而今饿肉了,才知道母亲的心里,原来这么这么多的等待。
  
  而鸡汤,是我从小都难得的美食,因为母亲从不会细致的炖汤。去年母亲入院,我日夜照顾,期间献血不少,父亲很是担忧。母亲手术那天,父亲过来探病,给我带去鸡汤。保温瓶里,两只嫩鸡,些许参片,炖出精华的一碗浓汤。父亲眼里细细的血丝告诉我,这是他一夜的细火炖出,才能赶在清早给我送来。等母亲手术出来的期间,父亲牵我手,那淡淡的温暖与颤抖,如那鸡汤的美味,成为心底最深的回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小小波浪哥 时间:2010-10-27 14:10:00
  呵呵!口水直流。
  其实
  享用的
  就是那份浓浓的情意!
  
作者:芒果苏打 时间:2010-10-28 10:31:00
  海南人就是爱吃鸡。
  无鸡不成宴。
作者:唐家春 时间:2010-10-31 18:07:00
  谁都爱鸡,不管是大鸡小鸡,老鸡嫩鸡。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