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说“哥隆人”与“哥隆话”

楼主:泰康 时间:2010-12-01 19:09:34 点击:11337 回复:1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作者:东方巡抚 时间:2011-06-24 23:13:00
  大家要保护哥隆话这个小语种啊!!顶楼主,给力!!
作者:没有翻胡 时间:2011-06-25 00:21:00
  1
作者:大风随 时间:2011-06-25 19:24:00
  回4楼,哥隆人跟汉族人长得也不想.别一厢情原.;再一个他们也不见得有多精明
作者:黎婆 时间:2011-06-26 10:16:00
  泰康 说的很有道理。
作者:萨洒 时间:2011-08-20 10:03:00
  1哥隆人是匈奴人后裔。(这点是有证据的)。2哥隆话是汉代汉语和匈奴语的混合体(这点证据不是很充分)
作者:萨洒 时间:2011-08-20 10:06:00
  准确的说哥隆人是西汉时南迁匈奴人中的一支部落的后裔。琼崖是一的奇怪的岛屿。南北朝时迁入了一支鲜卑族人。还有从阿拉伯半岛迁入了一支阿拉伯人。但是却很少有独立或者民族战争。而大汉王朝却曾经自动放弃对琼崖管辖。自己撤回了设在琼崖的行政机构和官员。
作者:萨洒 时间:2011-08-20 10:08:00
  其实很多材料都堆在社科院里。
作者:地瓜哥25 时间:2011-08-24 17:03:00
  我只知道我是中国人,其余的不知道了。另外希望大家可以相互反驳,但是不要贬低别人就可以了,不利于团结,社会和谐。
作者:醉笔泼月 时间:2011-08-25 14:49:00
  受益匪浅,谢谢各位!!!!
作者:先锋之家 时间:2011-08-26 10:38:00
  需要更正一下:
  分布情况有出入:
  昌化镇:上小载只有一小部分人讲,先锋村才是讲哥隆话的人
  十月田镇红阳村要改成叉河镇红阳村委会:大洋基村、红著地村和坊塘村
作者:文家人 时间:2011-09-06 12:17:00
  在读到文益思的海南岛哥隆人之探索与发现,点进来看的,我想秦先生应该不是仡儱人,另一方面对于仡儱人的人群分布和历史也不太了解。很多村不是您所说的镇或乡,是比较集中的,另外有很多会说仡儱话的人也并不是仡儱人。
作者:i移民者 时间:2011-09-06 16:02:00
  哥隆人和哥隆话真是博大精深啊!
作者:只身在外5111 时间:2011-09-06 21:30:00
  受教了
作者:散客之生命过客 时间:2011-09-09 00:41:00
  红阳、大昂机、红薯地现在已属于叉河镇管了,不再是十月田镇管辖的范围了。
  
作者:文家人 时间:2011-09-16 17:10:00
  103#,可以理解你的文化水平不咋地,哪地都有精明与不精明的人,看得出你是正儿八经的“汉族人”,但同时也看出你并不精明。“戈隆人”长相和“汉人”的长相从哪区分,是不是你见人走在公路上就能区分他是“汉人”还是“戈隆人”。更何况现在戈隆人是汉族。
楼主泰康 时间:2011-09-21 21:37:00
  这个帖子拖了好长时间一直没有了结,看来有必要收尾了。
  今天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有一位未曾谋面的老兄约我就这个帖子整理成一个稿子,说是出书用。我有些受宠若惊,本人不才,难于成器,瞎说可以,真要摆上场子,还真有些心虚。
  我不是一个勤奋的人,而杂事又多有缠身,多年来形成的一个坏习惯,在没有灵感和冲动的情况下,一般写不出东西来,除非强烈地酗酒和吸烟,可这两样东西都是伤身之物,我极为少近。
  
  憋了好一阵,一字一句地敲了半天总算写出一些,却好像写不完(老觉得有东西还要写),又写不完整,只好将刚敲出来的一半文字发出来,留待日后补充修改。
楼主泰康 时间:2011-09-21 21:42:00
  “村话”成形的时间
  
  没有史料可以证实“村话”的成形的时间,在这里我个人认为应该在北宋之前。因为到了宋朝,迁移到昌化江流域的汉族人越来越多,由之前的零星移民到这个时候开始出现群体移民。
  如果这个地区之前没有一种固定的语言成为大家交流的工具,那么,后来的人群就会让他们带来的语言占据这个地方,成为这个地区使用的主体语言。事实上,之前和之后到来的多种汉族方言土语,在昌化江下游都不能取代以前的黎语,汉族人使用黎语的局势到现在一直没有改变。
  从自宋朝之后汉族人大量涌入昌化江流域,却没有改变原来的语言格局的情况来看,说明这一土语在宋朝之前就已经基本成形,且在这个区域已经广泛运用。
  当然,这个看法只是我是个人的主观臆断,欢迎有识之士提出依据对我的观点加以反驳,并能给大家一个更为贴切的说法。
  
  “村话”一词的得名
  
  “村话”的得名我认为是在明朝时期,由军话人所取,这里有三条依据:
  一、从“村话”的语音来看,“村话”语言中把“说村话”说成是“gang cun”,(语音为“刚存”),里面的“gang”与现在的儋州话中的“说”同音,这个“说”字的语音应该是来自“雅音”,而“cun”的读音完全是“军话”的语音,从这个词的说法来判断,“村话”一词应该由军话人所给。如果是黎族语,应该是“tun mei”,如果是由后来的说海南话的人所取,应该是“gong wui”。
  二、在明朝之前,在昌化江下游所设立的县治只有两处,这两处的设置到底是怎么样,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去弄清楚,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两处县的治所都没有建城的样子。明朝在今昌城的所在地建了昌化城,有了城,行政官员、驻军和居民就住在城里,有了城,就能区别于村。在没有建成城之前,村和村之间没有差别,村与村之间说的话又相一致,因此在没有城之前,没有人会对全部村子说的相一致的话给它一个相应的名称,有了城,便有了“城里话”和“村下话”的区分。
  三、明朝在昌化江一带的屯兵,形成了后来的军话村,这些军队的人员有可能对非屯军的村子里说的话称为“村里人说的话”,这有别于军人的话,也就是后来的军话(明朝时的官话)。军话里的“村”的读音,与村话中的“村”的读音一致。
  
  明朝屯兵保护“村话人”
  
  在明朝时,在昌化江下游的这些说村话的人多是汉族人和已经归顺的黎族人,是历代处于朝庭的管辖范围,人们属于国家的保护对象,而在村话人的周边,多是不服朝庭管制的黎族人。由于不断迁来的汉族人的增多,加上汉族人有占据山林开垦为农田的习惯,长期以来,汉族人与黎族人在争夺空间的过程中形成不可调和的矛盾,黎族人经常偷袭攻击汉族人的村子,从治安角度来看,朝庭有必要在民族矛盾十分激烈的地方驻军。
  有史料可以证明现在的军话村为明朝时的“军屯兵制”造就的村子,当年的屯兵,一是巩固边防,扩大统治力量;二是发展农业,让军队自经自足,减轻国家负担;三是镇压当地的少数民族反抗力量,安定汉族人的生活秩序;四是分流中原的人员,减轻土地使用压力等。
  屯兵所在的地点一般是选在没有开发的地区,或汉族人与少数民族之间的区域。从今天来看,在“村话”村子组合成的这一片区域的周边,环状存在一串“军话”村,从昌化江入海口附近按顺时针方向来看,依次有以下军话村:西北边有新县(城)村、杨柳村、咸田村、昌城村、昌化村;北边有靛村、乌烈村和道隆村,稍远一点的有沙地村和打显村;东北边有姜园村、乐安村、岭村、纳凤村和长塘村;西南边稍无的有罗带村、十所村、小岭村和八所村等。处在昌江黎族自治县和东方市境内的军话村基本上都围绕着村话村。
  超出军话村环状带之外的“村话”村,估计是在明朝屯兵海南之后形成。
  我看过编修于清朝后期的《昌化县志》,编者为县令李有益,里面有一张地图,上面标明当年在昌化县境内的村子,可见现在的许多村落在清朝后期就已经成形,而没有标明村名的村子,应该是后来成形的。
  
  
楼主泰康 时间:2011-09-21 23:25:00
  发完之后再看,发现有不少的错字错句,又不能改。现在的特邀斑竹没有任何权限,连给自己帖子改字的能力都没有,只能望字兴叹了。
  下回要多看几回才发,以此为鉴。
作者:牛饮昌江水 时间:2011-09-25 01:38:00
  @泰康 2011-9-21 21:42:00
    “村话”成形的时间
   一、从“村话”的语音来看,“村话”语言中把“说村话”说成是“gang cun”,(语音为“刚存”)
  ………………
  -----------------------------
  对历史资料,我几乎一无所知,所以其它的我就无话可说。
  
  但对于“村话”一词的得名我想泰斑竹应该是错误的了。
  1、“gang cun”意思是“讲话”而不是“讲村话”,一字之差,但很关键,让泰康的推理结论变得……呵呵
  2、 “村”字的发音是“fon”(第二声调),在哥隆话里指的人群聚集居住的地方,不论讲的是什么语言,与汉语中的村、寨、屯、庄等一样。中国人说“讲国语”那就是指讲汉语,美国人说“讲国语”那就是指讲英语。“讲村话”表达的意思也一样,就是讲咱村里的话。在昌化江下游的人群聚集居住的地方多数都叫某某村,所以也翻译成汉语自然也叫村话了。如果是在大陆的某个地方,或许会叫做寨话、庄话等。
  
  
楼主泰康 时间:2011-09-27 08:23:00
  谢谢楼上的指点和纠正!我立即改过来,放弃我的看法。
楼主泰康 时间:2011-09-27 09:52:00
  对上面两节做以下的修改:
  
  
  “村话”一词的得名
  
  在海南有两种方言被称为“村话”,一种是在海南岛北部临高县、海口市和澄迈县境内所说的“临高话”,另一种就是在昌化江下游东方市和昌江县境内的“村话”,不过,临高话与壮语接近,而“村话”与黎语接近,是两种来源不同的语言。
  这两种方言为什么都叫“村话”?目前笔者还没有找到相关的历史资料来加以认证,但根据本人的推测,应该是跟“村落里的人说的话”有关系,可以肯定的是,这种话不是军队里的人和城里人说的。
  在这里有几种可能:
  一、历代县属衙门里的人在某个时候对周边乡村人所说的话给的一个泛称,起到“官方语言”和“民间语言”的区别。
  二、驻军对当地村民使用语言的统称,有着“官话”、“军话”和“民话”的分类。
  三、建城之后,有了城与村的不同,可能就存在“城里话”和“城外话”,或“城话”与“村话”的名称。
  如果“村话”一词来自于“官府”,也许会能够找到史料,但来自军人所取,具体的年代就无从考究了。
  对昌化江下游的“村话”的得名,我个人比较偏向在明朝建了昌化城之后。在明朝之前,昌化江下游所设立的县治只有两处,一处在旧县村,一处在二水洲坡头(或陂头,今杨柳村东边)。这两处的设置到底是怎样的情形?现在没有遗迹,我们无从了解当时的格局,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这两处治所都没有建城,根据是这两个地方没有看到有城墙的遗迹,也没有留下城的名字,驻军的地方顶多不过是一处驻地,属于一般的防护所。
  明朝在今昌城的所在地建了昌化城,有了城,行政官员、驻军和居民住在城里,有了城,就能区别于村。在没有建成城之前,村和村之间没有差别,村与村之间说的话又相一致,因此在没有城之前,没有人会对全部村子说的同一种话给它取一个相应的名称,有了城,便有了“城里话”和“城外话”、“村落话”的区分。
  另外有一点可以找出蛛丝马迹,那就是从“村话”的语音来判断,“村话”语言中把“说村话”说成是“gang cen fun”,,里面的“gang”的读音与现在的儋州话中的“说”同音,这个“说”字的语音应该是来自“雅音”,而“cen fun”的读音双是从哪里来呢?希望有兴趣的人给以考证,欢迎在这方面有研究的人提供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以便找到一种正确的说法。
  
  明朝的屯兵保护“村话人”
  
  在明朝时,昌化江下游的这些说村话的人多是汉族人和已经归顺的黎族人,是昌化县的主要居民,他们生活的区域是历代封建王朝设置行政区域的管辖范围,他们属于王朝的子民,是国家的保护对象,而在村话人的周边,多是不服朝廷管制的黎族人。
  由于迁来的汉族人不断增多,加上汉族人有占据土地的习惯,黎族人生存的地域被占领,生活的空间不断受到挤压。长期来,汉族人与黎族人在争夺生存空间的过程中结下不可调和的矛盾,致使离开原来生活区域的黎族人经常会回来偷袭和攻击汉族人的村落。从治安的角度来说,朝廷有必要在民族矛盾十分激烈的地方安排驻军。
  有史料可以证明现在的“军话”村为明朝时的“军屯制”造就的村子,当年的屯兵,一是加强边疆防卫,扩大控制区域,巩固统治地位;二是发展农业生产,由军队实现驻守和生产的能力,达到自给自足,减轻国家负担;三是镇压当地少数民族的反抗力量,安定汉族人的生活秩序;四是分流中原的人员,减轻中原土地使用压力等。
  屯兵所在的地点一般是选在尚未开发的地区,处于汉族人与黎族人之间争夺的区域。从现存的情况来看,在“村话”村子结合而成的这一片区域的周边,环状分布一连串的“军话”村落,在昌化江入海口附近,按顺时针方向依次有以下军话村:西北边有新县(城)村、杨柳村、咸田村、昌城村、昌化村;北边有靛村、乌烈村和道隆村,稍远一点的有沙地村和打显村;东北边有姜园村、乐安村、岭村、纳凤村和长塘村;西南边稍远有罗带村、十所村、小岭村和八所村等。
  处于昌江黎族自治县和东方市境内的军话村,基本上都围绕着村话村构成一个包围圈,将村话村包了起来,在这个包围圈之外的北边、东北边、东边、东南边都是黎族村落,这个包围圈有着明显的保护成分。从这个布局来看,早在明朝之前,村话村在昌化江下游一带就占据了一定的田园和山林,形成一个完整区域和整体,军队不可能在村民已经耕作的地界里去分割地方,在村民所占地界之外地空地选择驻地,是比较符合实际的情况。
  
楼主泰康 时间:2011-09-27 09:54:00
  昌化县境内的村落
  
  在清朝之前有关昌化县的历史资料我能见到的比较少,只有一部编修于清朝的《昌化县志》,编者为昌化县县令李有益,里面有一张地图,上面标明清朝时,昌化县境内的村子,从中可以找到许多村落的地名与现在的村落大体相符,说明这些村落在清朝就已经成形,这些村落有黎族村和汉族村,在昌化县管辖区域内的这些村落,应该是归顺的村落。当然,里面没有找到现在的一些村落,证明有些没有标出名称的村子,应该是在后来才形成。
  从目前所见的情况来看,那些超出军话村环状带之外的“村话”村,比如昌化岭东北边的江门坑村、白沙村和进董村,石碌河口西边的红阳村、方塘村、大洋基村(又名大昂机)和红薯地村等,应该是在明朝屯兵海南之后才逐渐形成。
  
  村话人与黎族人在生产生活方式上的差别
  
  黎族人是一个山野民族或丛林民族,他们依山为居,据林而活,过的是原始的捕猎生活。在解放前,黎族地区农业生产普遍落后,只有简单的园圃(山栏)种植业,基本上不耕种,主要依靠从森林中采摘果实和猎取野生动物为食,在捕猎过一片林地中的较大野生动物后,觉得野生动物稀少,就会整体迁移到下一片原始森林生活,过若干年后又会轮流回到原先生活过的林地。这种移动式的生活方式,容易将原有的林地“丢弃”。而汉族人是农耕民族,喜欢开垦农田,在汉族人定居海南后,不断地占据黎族人以前赖以生存的土地山林,并将破坏森林变成耕地,在沟谷地带将沼泽地开挖成农田。
  黎族人原有的土地和森林一旦被汉族人所占有,他们就失去其占有权,从此不再拥有这一片土地。
  
  昌化江下游的自然状况
  
  昌化江下游一带地处热带,长年高温炎热,在有原野森林铺盖的时候,这一片土地还有清凉,当这一片土地上的森林遭到破坏,从现在来看,平地上多是耕种的田地,以前的原始森林在开垦两千多年后没有踪迹。没有森林铺盖的地面直接暴露在阳光底下,除却雨季,总被太阳晒得直冒热气。
  历史上,昌化县是一个生活艰苦的地方,灾害不断,雨季很短,长年干旱少雨。每年到了雨季,台风和暴雨袭击地上的一切,房屋、庄稼往往是毁于一旦,靠河的地方,经常深受洪灾,人们经常遭受损失。
  这一片土地经常出现的干旱无雨现象,难怪许多县官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好挖运河引水入城,出现有崔公渠这样的运河,有时迫不得已还得兴师动众到昌化岭下向峻灵王“神石”求雨。
  在尚未兴修水利事业的年代,尽管有昌化江这样的大河从中穿越,人们只能每天眼睁睁地看着河水白白流向大海,河边两岸的土地在干旱中无法耕作。恶劣的环境制约着农业生产的发展,粮食生产的歉收,束缚人口的增长。解放后在昌化江中游兴修了一些水利,如石碌水库、戈枕水库和大广坝等,部分地区实现水利灌溉,但处在昌江县的这一边,到目前还有许多土地尚未能实现水利灌溉,许多高坡地只能种一些农副产品,许多村庄还不能实现粮食自足,大部分人处在贫困状态。
  发展农业是人们获得粮食、保障生存、持续进步的重要条件,如果一个地方风不调雨不顺,农业就无法发展,落后的农业生产,人们的生存就没有强大的动力。昌化江下游的自然状况,制约了人们的发展,尽管昌化江下游上海南开发较早的地域之一,开发有两千多年,到了民国,这一片土地上的人口还不多。
  
  
作者:大雄宝贝 时间:2011-09-27 09:56:00
  这是一个问题……
作者:昌化江南 时间:2011-11-05 20:05:00
  听我的祖父辈讲,村话是汉人与黎人美部落当中的熟黎的杂居的产物。熟黎是肯交税的黎人,被政府保护。生黎是不肯交税的黎人,属征剿对象。
我要评论
作者:棋子湾之恋 时间:2011-11-14 04:03:00
  看了这么多,我就想问厚顶天立地 ,泰康 是你爹还是你妈,吊这么高,而把文先生放地上踩,还不跟我们这些村人一搬见识!汗,以你这种言气!现实当中不是个马屁就是个跟班,别否认!否认没用。
  
  
楼主泰康 时间:2011-11-16 20:12:00
看来楼上气得不轻,这样咬牙切齿地骂人,应该可以减轻不少。不过,看来这斯极不够厚道,既然看到我“把文先生放地上踩”,怎么不直接到公安局去报案?
作者:昌化江南 时间:2011-11-28 00:30:00
  不是“漠”,是“美”,它是黎族的其中一个部落,但是,其实是黎汉杂居的居民的后代。古书称为“熟族”。
作者:昌化江南 时间:2011-11-28 00:31:00
  古书称为“熟族,是“古书称为熟黎”
作者:昌化江畔上的村人 时间:2012-03-23 01:34:00
  @泰康 2011-3-17 12:05:00
  汉族人(西汉人、汉朝人)在昌化江下游最早的居所——至来县治所(今旧县村)

  在今天的旧县村,已经无法找到当年西汉至北宋各朝代所建的县治遗迹。现在居住在旧县村的人说的是“哥隆话”,有些人自称是从别的地村落移居过来的。
  环顾旧县村,基本上住在一处靠河的沙堆上,在洪水到来的时候,这个巨大的沙堆就成了一个狭长的岛屿,村的南侧是昌化江,村的北边是一带低洼的田园,细致地看,这一条半围着村子的田...........
  -----------------------------
  我是旧县村的 我在这纠正一下康爷的说法 低洼的田园原是旱地 后土改以后我们党支部书记才规划为万亩田洋,把原来的坡地一片片的做成梯田,在这片如今你说成低洼的田园原是河床的足迹,那是错误的分析呀,我们父老乡亲用了几年的劳动成果才形成如今的比村庄还低的万亩田洋,那是因为真的没饭吃了,才有此力量 !
作者:2010血魔 时间:2012-03-23 08:39:00
  激烈啊,不要惨烈哟
作者:睡梦中的往事 时间:2012-03-23 12:46:00
  江郎才尽啦?老是重播以前的帖子?烦不烦。
作者:蒋生2014 时间:2014-07-25 21:30:00
  @番薯煮地瓜 30楼 2010-12-03 00:59:00
  红阳的哥隆人路过,顺便纠正下,红阳是一个乡,下面有三个村:方塘、大洋基、红薯地。
  —————————————————
  哈哈,老乡
  
作者:爱普生1978 时间:2014-07-28 15:10:00
  搞得好像很有学问的样子。
作者:1城市农民 时间:2014-07-29 02:03:00
  哈哈 哥隆人路过 顶一个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