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传说中的昌化江清代第一狂傲才子郑安康(转载)

楼主:村痞三爷 时间:2014-08-29 22:14:49 点击:6005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昌化江南岸一直流传着清代的一首民谣:

  乐蔓郑安康
  江元罗自芳
  那凤三脚岭
  红地符瑞煌
  岭村李维汉
  玉雄吴金兰
  旺老赵式谦
  三家符应康
  酸梅母牛村
  玉章林婆娘

  这首民谣罗列了清代昌化江中下游齐名的八大才子,流传于两岸村话人群和军话人群。
  因为民谣中罗列的顺序恰好也是昌化江沿岸村庄由东向西的排列顺序,因此民间就有了各种猜测和争议,有的说排名是由村庄所在的位置而定;也有的说是个人才能的排序;也有人说是为了暗合民谣的格律才作如此排列,各种说法、莫衷一是,唯独对乐蔓(今三家镇乐安村)的郑安康名列第一的排序,大家都觉得无可争议。
  今年清明,回家祭祖时本想亲至第一才子墓地凭吊、顺便了解一下他的生平,后因故耽搁,非常遗憾。痞子自幼便喜欢极这个以狂傲称著的才子,总想弄明白,一个狂傲如斯的人,怎么能那么深入人心、为何他的故事总被民间乐于传颂。前天深夜,浏览天涯帖子,无意中看到版友“昌化江南”的一句话“为什么没有人写一下郑安康和李维汉”,心里动了一下。恰好身边有几位说村话的老人,因而便找来他们,跟他们了解一下。老人们对郑才子的生卒年份和遗世诗作没有什么了解,但对关于他的狂傲传说却都津津乐道。以下是根据老人们的口述整理的传说,因为老人年事已高,也许会有遗漏和错误。痞子在此权当抛砖引玉,希望有比较清楚这些传说的版友给予指正和补充。

  郑安康出身富户、自小聪明,深得父母喜爱。因此,年幼时便被父母送到岭村师从名震两岸的老李公(不知是否是李维汉)读私塾。当时的他,大概也就七八岁吧,因为惊人的记忆天赋和好学善问,辩才已遍传乡里,因此被老李公视作得意门生,常带着他课后四处走。于是,就有了“几问老李公”的传说。
  一问:
  二人村中走,迎面走来一黄牛。
  康手指黄牛问:角何后生而长于耳?
  李公心里咯噔了一下,知乃孺子挑衅,便意味深长地回答:角虽后生而长于耳、但为死角,故虽长犹短;耳虽先出而后反短于角,因为活耳,虽短犹长。
  康不语,脸露不屑。
  二问:
  师生同游,至村间大榕树下。
  康手指榕树问李公:榕何以叶茂?
  李公答:榕心实故叶茂。
  康手指边上竹再问:竹本空心,为何叶亦繁?
  李公不答,眼显忧虑。
  三问:
  一日,师生二人立于庭。
  康指檐上鼠问:鼠因何故鸣叫?
  李公随口回答:鼠叫因尾长。
  康复问:犁尾亦长何不叫?
  李公哑然、康暗笑。
  四问:
  二人同游池塘,见蛙鸣。
  康问:蛙本无尾怎也鸣?
  李公:蛙嘴宽。
  康:畚箕嘴宽怎不鸣?
  李公:竹篾制。
  康:箫竹篾制怎又鸣?
  李公:箫有孔。
  康:筛亦有孔怎不鸣?
  李公语塞。
  五问:
  二人游于郊,雁过而鸣。
  康:雁何以鸣?
  李公:脖颈长。
  蛤蟆颈短何亦鸣?
  李公:蹲坑。
  康:螃蟹蹲坑何不鸣?
  李公无语。
  六问:
  二人游于野,见牛吃草。
  康:牛何匍匐亦可行?
  李公:四足。
  康:小凳四足何不行?
  李公:木制。
  康笑,继而续问:牛铃木制怎可鸣?
  李公:铃铛中有二子。
  康:人裆中有二子(睾丸)何不鸣?
  李公震怒:尔乃夭寿子!

  相信大家看过以上几问皆会大笑,亦见识了郑安康的“年幼轻狂”。但待细品二人对话中的意象所指之后,大家可能都会产生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痞子细品两人的较量之后,便也理解了郑安康的年少轻狂,一个人的天赋会使得他有着强烈的求知欲望,但当时的地域环境,如何能满足得了才子的需求?所以,当这种欲望得不到满足时,他便会挑战权威。民间老人在讲述这些往事时都带着一种复杂的心里,既感叹于郑安康的辩才、也稍有一些责备他不尊师重道,更惋惜于老李公的“一语成谶”,才子终是郁郁而终。

  少年时代,郑安康渡海前往内地求学。相传归乡时,舟至大海,便打开随带书箱快速翻阅,每看罢一册便弃于海,意即书中所记、尽存于脑矣。待得归来,满腹经纶的才子已是信心满满,只待科考时间的到来,因此终日寻访高人谈诗论道,然而,寻访的结果却是大失所望。因此,又多了一个狂傲的传说。相传,一日,郑安康从唐马园(今抱英村)一路打马狂奔(这个故事也有传说从旦场村一路打马),其间沿途村庄皆策马而过,直到玉雄村口方才下地牵马而过(旧时乡间有不成文规矩,骑马过书香村村口必须下马,以示尊重)。出了玉雄村又复打马狂奔,经过岭村后在斑鸠花地(岭村与乐安之间)遇上了乐安村中长者,因而下马施礼。
  长者问:从何归?
  康:唐马园。
  长者:路上可曾遇人?
  康:一路未曾遇人,惟见玉雄村有名吴金兰手足刚发芽、初具人形。

  从这则故事,我们可以看出郑安康的狂傲已达无可复加的地步,位列“八大才子”的“玉雄吴金兰”在其眼中不过就是“手足刚发芽、初具人形”而已。但稍加留意细节,便也可以发现当地民间为何对如此狂傲的一个人会如此宽容,不以为杵、还乐于颂扬的原因。“村口下马”和“施礼于长”使大家看到了他的真性情,他只狂傲,或许还带点顽皮,但他并不狂妄、也不失礼,他与之较劲的只是读书人。

  乡考时间就在不经意中到来了。
  那天郑安康自信满怀地进入了考场,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洋洋洒洒地完成了答卷。然而,或许是狂傲的个性、又或许是顽皮的天性,终于还是给他酿下了天大的遗憾。郑安康在写好文章之后,恶作剧的瘾头又上来了,他故意把文章中的一个“未”字(有说是“末”字)写成两画等长,想捉弄一下阅卷者,看他会如何评审。然后第一个交卷、离开考场。

  张榜之日,一心等待好消息的大才子却等来了名落孙山的结果。才子当然不服,于是筹资买卷(据说清代落榜者若想看到评卷者对自己文章的评审,需要用钱买)。拿到卷子后,只见上面写着十个字:文章可中状,“未”、“末”不分明。郑安康当即弃卷,仰天大笑。此后一蹶不振,郁郁而终。关于这一段,有这样一个说法,据说,当时主考官刚到昌化就听闻了才子郑安康的大名、也听说了他的“狂妄”(一个人狂傲至此,肯定得罪不少人,因而在当地士子的描述中当然只能是“狂妄”而不会是“狂傲”),后在阅卷中果然从卷子的“玄机”中看出了这一点,因而有意挫他的锐气。未曾想,这么一挫,一代才子便自此陨落,让人嘘唏。

  今天写下这个帖子,是因为痞子内心有诸多的疑问。一个太过于狂傲的人,无论在什么朝代都不会太令人喜欢,而狂傲如郑安康,却不被人厌恶、两岸长者还常借用他的“角后出而必长于耳”的名言来激励后生小辈;以一个“落榜者”的身份,“才子”名气还远在中榜后当过大官的“江元罗自芳”之上,这是一个谜案。据说,郑安康打马过篱笆墙,只要马鞭沿着篱笆过一遍,下马便可按顺序报出几百条篱笆桩各是什么木料。这个传说无非想说明他惊人的记忆力,民间传说总免不了夸大,但即使是真的,我想那也不是他征服了两岸民间的唯一理由,我想,他应该有传世诗作。因此,希望有乐安村的朋友看到这个帖子时,能提供一些这方面的信息。当然,也希望各个村庄的朋友能把听到过的“八大才子”的任何之一的传说回帖分享。

  从篇首的民谣我们不难看出,昌化江两岸的村人和军人自古便亲如一家,否则,“八大才子”就不会既有村话人亦有军话人。也许,之前村人与军人的来往非常密切、几乎已经融为一体。官方没有发觉其实这是两个不同的群体,因而没在方志中将村人群体加以记载。
  最后,做一个说明,痞子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争端,本想把民谣中关于“那凤”(今纳凤)和“酸梅村”那两句隐去,但老人们建议说不该隐去。他们说如果隐去则会使得这首民谣不伦不类,另外,过去酸梅村存在着严重的重男轻女现象,这首民谣没有讽刺他们落后的意思,只是讽刺了重男轻女的观念。更何况过去的民谣不代表作者现在的立场和观念。痞子觉得有理,反正问心无愧,因而便接受了,希望各方理解。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不经意灬 时间:2018-10-07 12:39:59
  很好,我爷爷他们说郑其实是孔子七十二贤人弟子转世,这我不知道真假哈,求不喷
作者:不经意灬 时间:2018-10-07 12:41:27
  那个撕逼的还东方旅行者呢,估计眼里就有自己村吧,论事要客观
作者:不经意灬 时间:2018-10-07 12:47:40
  是姜园,不是江元
作者:至来县使 时间:2018-10-07 23:32:32
  不知红地是现今哪个村呢?江园三脚岭是指姜园村背后的岭有三只脚吗?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