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天很近

楼主:上官仕君 时间:2018-03-26 23:07:01 点击:383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世界最远的距离,不是天,而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阿姐是个旅行者,但她又是棵藏在木杆下生的柔弱的含羞草。她喜欢阳光,喜欢静静的开满红粉色灿烂的花儿。风雨来了,她会与风雨一起哭泣,与阴冷的天气萧瑟,憔悴成一团灰色沾有许多瑕疵的乱麻。
  阿姐既坚强又很敏感脆弱。父亲病逝后,她成了妈妈的天。她必须坚强。假装自己一切阳光灿烂,有能力向妈妈奉送爱心。而苦她深深地掩埋。阿姐已婚,还有一读书的孩儿,但都以婚姻的维持和孩子的教育失败告终。工作也遭排挤;同事间心照不宣,勾心斗角;外面的成年人看过来的眼神也古怪,很难感受到柔和和温度。阿姐很难过,人只是沧海桑田一粟,天底下如尘埃渺小,人生短暂,生命脆弱,随时带不走半片云彩回到来时所谓根的故乡。人与人之间为何还要有战争,斗个你死我活,而不求和平相处,端端正正地立人快乐地生活呢?阿姐感到冬天般刺冷缺氧痛苦的窒息。
  阿姐想去寻找春天一片清朗纯净的天空,沐浴温暖美好的阳光,静静开出灿烂的花朵,于是阿姐背上单薄的行囊,踏上了旅行的征程。首先去了西藏,拜访佛弥漫的拉萨,祈愿世界一切安好,人间有爱,亲人健康如意。然后一路追寻,一路风雨哭着也前行。遇到狼时,微笑应对,尽量躲过;遇到羊时,很感激给予的善良和暖意。
  阿姐第一次遇见他,感觉自己正如一只单纯的小兔子,遇到了一只威猛的巨兽,瞪着利刃的眼神,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个见红的捕猎。可淡定细瞅,只不过是个不符自己审美习惯的人而已。如李逵的腮帮,胡须一根根似暴力的钢针,粗暴地冲破肌肤,做折扇摆开式随时投向对面自认危险的胸膛。阿姐感到莫名的惴惴不安。
  阿姐曾经试图去粉碎这种不舒服感。耐住心中的羞涩勇敢地向他伸出双手,寻求一个血肉之躯的温度。可回应的冷漠彻底冻结了她的妄想,呆呆僵硬着任由冰寒的冷气浸透被爱燃暖的心,忍受颤抖的折磨。祈愿这遇见的人是天边的那片海,热爱自由的帆船怎样驶都够不着它的尽头。
  可是事与愿违,世间总存有许多难以避免和说得清的凑巧。一路旅程,举起镜头预记录脚下的足迹,一不留神像头闯进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以为绕道拐弯可以避见;一不小心又撞上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溶进如蚁的人群以为淹没了无,不一会儿又出现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出发的翅膀起程了,前面的位置又望见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一次次的凑巧如排山倒海的波涛撞击着礁石,阿姐的心更脆弱得不能自已。避见偏见难以言状的痛苦充斥着整个身心,令阿姐更不安,尴尬得无以自拔。她几乎不认得自己,以为丢了自己,手呢?脚呢?心呢?放哪了?谁能帮找回来?
  阿姐似乎看到,那片海干涸成了沙漠,寂寥无边,风任性地扬起沙尘,在空中嘶叫着。太阳投射着干燥的日光,在一个角落里,一棵不知名的绿草生成花开的形状,迎风立足。也许他不是这样的,只是他的春天迟到而已。谁会拒绝春天呢?阿姐想。

  
  (图片来自网络)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张 | 更多 |
作者:诚诚琴行 时间:2018-03-27 16:09:17
  阿姐的旅行,必定充满期待与惊喜,支持楼主!坐等更新。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