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企破产的前前后后——关于海南叉河水泥厂破产事件(转载)

楼主:牛角尖尖 时间:2004-04-16 22:32:35 点击:9957 回复:4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作者:semal 提交日期:2004-3-19 0:44:00
  
  一个国有企业破产的前前后后
     ——关于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破产事件的陈述材料
    
    2003年6月9日,由海南省中级人民法院出示的《民事裁定书》{(2003)海南民初字第22号}宣告海南省叉河水泥厂因严重亏损,无力清偿到期债务,破产还债。
    紧接着,11月11日海南日报第七版刊登了《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破产财产拍卖公告》,定于2003年11月18日在海南物资拍卖有限公司公开拍卖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破产财产。拍卖当天竞买人只有两家公司:海南琥珀水泥有限公司(法人潘先琥,主要负责人员吴其柏、王君信等)和海南叉河水泥厂有限公司(法人吴其柏,主要成员潘先琥等)。随后,在由海南物资拍卖有限公司出示的《关于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破产财产的拍卖情况报告》中写明,经竞价由海南省叉河水泥厂有限责任公司以2250万元整体竞得该标的。海南省叉河水泥厂责任有限公司的主要成员有:郭仁卿、潘先琥、吴其柏、王君信、陈国保、(以上四名为海南省叉河水泥厂副厂长)、陈坚(厂长助理)、张开智(现工会 ),注册资本仅只有500万元,无经营场所,又无固定资产。一个注册资金只有500万元且无任何经营项目和投资的企业为何能轻而易举地竞拍下一个有46年历史、注册资金2700多万元的国有中型企业,这一破产事件的背后到底有着多少不可告人的内幕?
    巨额债务,来历不明
    海南省叉河水泥厂建于1958年,属国有中型建材工业企业,隶属海南省建材工业总公司。工厂占地面积79万平方米,建筑面积1.6万平方米,年生产30万吨水泥,销量良好,生产供不应求,1993年盈利808万元,1994年盈利800万元。
    1995年起,由于市场变化和生产经营管理不善等多种客观的以及人为的原因,该厂出现效益大幅滑坡,生产经营出现连续亏损。在2000年9月31日召开的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第九届职代会第三次会议暨第六届工代会第三次会议上,公布企业负债总额已达12368万元,拖欠职工工资6-8月(约350万元)。会后决议,为了维持企业的正常生产,保障职工的日常生活,海南叉河水泥厂自2000年10月1日起租赁给由该厂副厂长潘光琥、工会 吴其柏等人组建的海南琥珀水泥有限公司。租期三年,每月租金为25万元,年租金300万元。每月向厂方上缴25万元为留守人员(含退休、下岗、医疗费等)一切开支。《租赁方案》中有明确规定:承租方自筹租金,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租赁后形成的债权债务由承租方负责处理。在关于租赁期间工厂管理机构及职工基本生活、福利待遇的条款中也有明确规定,租赁后,租赁方留守25人,承租方聘任300人,办理内退33人,下岗190人,留守人员及内退人员由租赁方按规定发放工资及福利待遇。
    如此说来,海南省叉河水泥厂在2000年10月1日至2003年9月31这三年的租赁期间内不应有新增加的债务。但是,在2001年10月31日,却公布了海南叉河水泥厂累计亏损14010元。(资料来源:海南省企业兼并破产和职工再就业工作协调小组出示的《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破产预案》)也就是说,从2000年10月1日承租给海南琥珀水泥有限公司起,至2001年10月30日,新增加债务1642万元。而在2002年2月22日召开第九届职代会第四次会议暨第六届工代会第四次会议上又再次公布了厂负债总额为28120万元。不到半年的时间,又增加了14110万元的债务。该厂在租赁的短短二年的情况下,为何新增债务15752万元??而至2003年6月9日宣告破产时,该厂已经负债高达30665万元,其中不计国家税金3282904.39元和滞纳金5148532.89元在内。如此触目惊心且来历不名的巨额债务增添,加速了一个拥有46年历史的国有中型企业宣告破产的进程。
    黑箱操作,欺上瞒下
    2003年6月9日海南省叉河水泥厂被宣告破产还债。随后,由海南省人民政府从本省各厅、处抽调一批人马组成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破产清算小组,由经贸厅金融建材处处长符传智当组长,请来海南省立信事务所的律师,仅对海南叉河水泥厂的资产做出价值2亿多的评估报告就草草了事,对海南叉河水泥厂历来的帐目只做表面帐,不算内面帐。名义上是清算小组,实质上是不清不算。而清算小组主要成员仅在破产企业住过几天,其他时间都是住在海口,对叉河水泥厂职工的安置问题,只用电话作遥控处理。工人想见领导小组人员,处理解决问题,比登天还难。2003年9月7日,由海南华宇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出示的《评估报告书摘要》中,确认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破产清算项目评估结果为:资产总计人民币4213万元,负债总计人民币29230万元,净资产-25017万元,并提交了拍卖报告和裁定了拍卖资产范围。而后,便以2250万元拍卖给由原海南叉河水泥厂领导班子组建的海南叉河水泥有限公司。海南叉河水泥厂有限责任公司只有注册资金500万元,且无经营场所和固定资产,其法人代表和主要公司成员又兼海南省叉河水泥厂副厂长等重要职务,这场国有企业破产拍卖实际上成了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自买自卖自办的骗局。
    而令人疑惑不解的是,从宣告破产至今,破产的相关法案从未公开出台,只是要求职工签名解除国有企业职工身份合同,不发《失业证》、养老保险证明、工伤致残证明等证件,一年工资只发一个月,作为补偿金,领取走人。
    藐视法律,私吞国有资产
    事实上,导致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破产的原因还有更让人怀疑之处。据知情人透露,1995年,厂里供给海口国贸大厦水泥,欠款125万元,是由财务科会计云彪等人自定供货,并无款项入帐。还有,该厂设置在海南省海口市的办事处从1996年出租至2000年,每年租金高达10多万,却也从未入过厂里的财务帐。更令人不解的是,该厂的老区从1996年承包至2000年,有人统一签名领工资,工人却未拿到手。而1998年停止承包后,照常发放的工资却不知去向。并且从1996年至今,工人的劳保问题就没得到解决,长期不发给工人劳保用品,而工人长期居住的职工房屋的房产权也没有解决。
    该厂在广州、海口、三亚、八所的办事处全部都在城市中心主要区域和路段,在出售后,钱不入帐,成品机械及原材料成品当成废品出售,或把厂里的汽车运输队象玩魔术一样最后变成私有财产,采取虚报、瞒报、多报、少报、不报等手段,国有资产就这样被不法分子有步骤有计划地私吞了。
    另一方面,2000年9月1日,该厂的资产总值11926万元,而到了2001年10月31日,公布的企业资产总值为10522万元,一年的时间里资产缩水1404万元,而负债却增加了6466万元。而在当地,现任海南叉河水泥厂厂长郭仁卿喜爱赌博的名声已经是家喻户晓了,一个晚上输掉上百万元是很正常的事情。
    再有,全厂在册工人819名,大约有700多工人,有29个月没有上交养老金等社会保险费,而实际上,该厂的职工在每月的工资里都已经扣除或自己上交社会保险费。那么钱到哪里去了呢?还有大约200多名外杂工(厂合同制)只交了一年左右的养老金,就没有再上交。该厂破产后,工人们因为既没有得到保险手册等证明,又不被合理的安置,于2003年2月7日上午8点30分正式全体员工自愿停机停产,并于2003年2月3日向省委、省政府、省中院、省检察院、省公安厅、清算组、省工会等相关部门及县有关部门递交了检举材料,至今无人处理及过问。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牛角尖尖 时间:2004-04-16 22:33:00
  
    水深火热,寻找公正
    一个拥有46年的历史、注册资金2700多万远的国有企业就在腐败分子的黑箱操作下宣告结束,而曾经为之奋斗贡献了一辈子的工人们就这样被明目张胆的欺压诈骗。为了捍卫自己的生存权,为了保护国有资产不被不法分子肆意吞噬,工人们愤然而起。他们四处奔波,上递材料到相关部门,并多次走访法院、审计局等部门。由于缺乏相关的法律知识,且反抗对象的力量之大,他们遭到了更加无情的拒绝和嘲讽,而被揭发检举的人更是利用手中职权以恶劣的手段报复工人,使职工代表无家可归,四处流浪。
    自1996年6月郭仁卿上任海南省叉河水泥厂厂长后,为巩固好自己的权利及方便其利用手中权利中饱私囊,他不但排除异己,利用执法部门的朋友以恐怖、威胁甚至软禁的手段来打击报复不忠于自己的职工干部。
    1999年,马鞍山(海南叉河水泥厂的矿区)有一土方工程,用一部铲车和几辆大车,只施工5天左右就停下来了,却虚报了100多万元。当时的技术员不肯签名验收,而被其排挤报复,不得不全家几口流浪在外至今,有家不能回,不能正常地工作,生活无法维持。
    老干部叶日春,在2004年的春节前后共接了威胁电话4次,上报到当地派出所,只得到了待查的答复。而为了此次事件四处奔波的职工代表陈伟本人接的威胁电话不下十次,又被当地有黑势力的人直接恐吓,并被人有意识地跟踪和调查,已经无法维持正常的生活秩序。
    在该厂生活区里,职工家属们的日常生活及安全不被重视。长年开设的公开赌场常发生打架斗殴的现象,造成了社会的不安定,而当地公安部门却不管,甚至为赌场“保驾护航”和“招商”。这些赌场现有七、八个,每月上交保护费粗计为2万元。特别是昌江县公安局局长简某人亲戚开设的赌场得到特别的关照,现场生意更是异常火爆。
    该厂工人王碌玉,其妻(农民)在上班时不慎烧伤,长达半年多的时间没有得到解决,他多次向厂里有关部门和负责人反应及求助,海南琥珀水泥有限公司是一拖再拖,除了给一些营养费外,其他任何形式的合理赔偿都没有,使他们的生活陷入了无法生存的困境。另有一名1980年退休老工人张廷芳,因工伤有病,无钱医治而走上了绝路,在2004年2月6日含冤自杀。
    正义与邪恶的较量
    2004年2月10日下午4点30分左右,四名身穿警服自报是海南省昌江县公安局的人员来到该厂要带走两名员工(其中一名残疾)。因为这四人既无工作证,身着的警服无警徽和警号,也没有传讯或拘留等证明,全厂员工家属坚决不允许他们非法捉人,并拨打了报警电话110,在遭到拒绝后又拨通了县公安局负责人的手提电话,却无人接听。最后,工人们又拨通了省公安厅及省检察院的电话,但至今没有给出个结论或是否已处理的答复。
    这件事引起了全厂的公愤,后经过查实,带头的是昌江县刑警队大队长陈东是,与海南叉河水泥厂厂长郭仁卿私交甚好,常在一起聚会赌钱玩乐,因此发生上述的一幕也就不让人感到奇怪了。
    2月13日,由海南省海南中级人民法院出示了强制工人开工的文件,宣称在破产清算期间,继续执行海南省叉河水泥厂与海南琥珀水泥有限公司资产租赁合同,维持海南琥珀水泥有限公司的生产经营活动,租赁期限延续到破产程序终结,破产财产依法移交。海南琥珀水泥有限公司的租赁期限终于2003年9月31日,而2003年6月9日海南省叉河水泥厂已经宣告破产,并已经拍卖给海南叉河水泥有限公司。长达半年的时间没有处理好企业破产的问题,为什么至今还维持与海南琥珀水泥有限公司的租赁而强迫工人开工生产?
    以上所述都有材料证明,希望能引起大家的关注并给予支持和帮助。
    截止这份材料递交之日起(2004年3月),海南省叉河水泥厂的所有职工和家属们仍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并没有得到合法合理的安置。
作者:黎山 时间:2004-04-17 01:29:00
  看来是高手!佩服昌江有这等资本运作人才!
作者:海南小猪 时间:2004-04-17 12:15:00
  叉河水泥厂职工,生活贫富差距特别大的!
作者:hmily3738 时间:2004-04-22 04:23:00
  社会黑暗啊
作者:hn_papaya 时间:2004-05-02 18:36:00
  我前几天也是转载了这篇文章,没想到有人已经抢在前面转载了。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04-05-03 22:12:00
  可苦了叉河水泥厂的工人
  
作者:therestar 时间:2004-05-04 14:42:00
  楼上说的极对,现在的企业中的官看到我就倒胃口!!
  恶心~~~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04-05-04 17:30:00
  这是没法子的事,官官相护
  当官的总有这心里,不贪白不贪,过了这一村就没那个店了
作者:visic_06 时间:2004-05-05 07:45:00
  人一辈子为的不就是吃香的喝辣的么?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04-05-05 12:14:00
  吃香喝辣的是靠自已所得,才会吃得心安理得。
  
作者:papaya_hn 时间:2004-05-06 07:53:00
  这样的事情没有省里领导的暗箱操作是办不成的,正因为此,海南有关的媒体不敢揭露事实,省得得罪大人物。
楼主牛角尖尖 时间:2004-06-26 00:40:00
  后续新闻~~~~
  ————————————
  我县采取有力措施协助叉河水泥厂恢复生产
  2004-06-25 09:32:49
  我县在原叉河水泥厂破产后,迅速制定恢复生产的相关方案,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加强宣传教育,健全沟通机制,稳定了全厂职工的情绪,有效地制止矛盾的产生和激化。通过不懈的努力,停产两个多月的叉河水泥厂目前已恢复生产。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04-06-26 10:20:00
  目前虽然是灰复生产了,可那是强制性的。

作者:棋子湾之恋 时间:2004-07-17 19:13:00
  楼主不用太愤愤不平了,有什么呢,太正常了,海南这里,不管是哪个角落,只是一些人的钱包没有饱,是不可以会让生产正常运作的,里面有多少黑暗多少光,我们又能看透几分,能只等,再等,接着等,最后还是等,等中国所有的国企倒了,换成是私企,才有可能会有什么公正存在,但是也少得可怜!
作者:摄郎411 时间:2008-08-17 02:36:00
  我的明天会怎样?
  
作者:钢琴情人 时间:2008-08-17 10:31:00
  典型的国有企业“改制”模式,典型的国有资产流失方式。
作者:南华摄影 时间:2008-08-17 11:27:00
  如情况属实,希望主要领导们能看到此贴并予以重视,尽快地还工人们一片生活阳光!
作者:海军岭 时间:2008-08-17 11:42:00
  来啊!给我把这些蛀虫拉出去砍了!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08-08-17 12:01:00
  这么老的帖子都被你们翻出来,唉,资产已经流失,再怎么的也回不到从前了。
作者:摄郎411 时间:2008-08-17 12:24:00
  有人知道叉河职工到县政府请愿的事吗?还有特警带着防毒面具从屋顶绳降到带头职工家里抓人......
作者:-霜露霏霏雾霰霰- 时间:2008-08-17 12:53:00
  摄郎可否告知?
作者:shizaishizai 时间:2008-08-17 13:28:00
  叹!哎!现在我最担心的是叉河水泥厂的那些贪污人,他们是跑不了的,会有一天共产党把他们楸出来的.哈哈到那时后他们不是吐钱是吐血.
  
作者:雨夜抓猪 时间:2008-08-17 22:40:00
  叉河的天空始终是灰色的,永远都不可能看得到湛蓝的天!
作者:漂泊儋州 时间:2008-08-17 23:30:00
  在心情比教浮躁的今天,这篇帖,难得我一字不漏地看完了!因为,叉河对我来说可谓是再生之地,对那里的一切倍感熟悉和亲切,包括叉河水泥厂.
  很清晰地记得,叉河曾经是西部的一个重镇,敢称重镇,因为这里工业较发达,人口密集,工业产值较高.特别是水泥长首当其冲.水泥厂是整个叉河的中心,特别是夜晚,是全镇的文化乐园.小时候,几乎每晚都溜到水泥厂去,或是看电影,或是图书馆看书,或是溜冰,打台球,宵夜等等.那时的水泥厂电影院可以县城电影院媲美,我还记得<少林寺>就是爬树翻墙进去看的,而且是连看二遍.图书馆比同期中学\甚至是一些大中院校的图书馆设备设施还齐全,一栋四层大楼拔地而起,各类报纸\杂志\书籍应有尽有!当时,多想自己是一名厂里的子弟啊,可以自由自在地在这里翻阅或借阅书籍.可惜,我不是,我只能悄悄地来,一旦被看守阿姨发现了,就得乖乖地走人.真有点凿壁偷光\映雪读书的味道!
  
  真的很感谢叉河水泥厂,伴我度过了快乐的童年,它所赋予我的文化素养在我脑海里根深蒂固.在此,衷心祝福叉河水泥厂早日走出困境,谋得大发展.全体职工和家属都丰衣足食\过上好日子!
  
  寥寥数语,谨以铭记.
作者:掌心里没有永恒 时间:2008-08-18 12:59:00
  大叔,额也好怀念,那的校园,电影院、图书馆、还有那一排排低矮房屋,多少欢笑如今也只有怀念了。
作者:lzjwqp 时间:2008-08-18 20:41:00
  那也许就是我们的明天。
作者:无戈之战 时间:2008-08-20 12:25:00
  俺89-92年也呆在叉河,不过那时人小,再说住在火车站,没有好好的看看那里,只是有几次跑去水泥厂玩.说出来不怕你们笑,我和一个好朋友还到水泥厂里的那个水池里洗澡,呵呵
  
作者:秋文飘雪 时间:2009-07-04 01:01:00
  好久没回去了
作者:摄郎411 时间:2009-07-04 01:54:00
  带头‘‘扰乱社会治安’’的职工还在监狱改造。
作者:爱的泪光 时间:2009-07-04 10:52:00
  别说了~~~~有用吗~~~~现在开了又怎么样呢?
作者:大剑雷龙 时间:2009-07-04 11:57:00
  原来的那个厂长现在调到哪里了?
  政府干什么还不把他揪出来。
作者:铿本一家 时间:2009-07-06 18:02:00
  情况属实,关注。。。。。。
作者:流音驿站 时间:2009-07-06 19:06:00
  好老的帖子,不过一看到心就揪着,,那些人什么时候才抓起来呀,那个厂长现在好象还是什么海南水泥协会的秘书长呢,真是,老天无眼啊~~~~~
作者:8秒 时间:2009-07-07 15:43:00
  叉河水泥厂在叉河啊!
作者:树熊兜兜 时间:2009-07-08 22:51:00
  楼主现在叉河水泥厂怎么样了,告知!
作者:caiyihao150 时间:2019-01-11 12:57:58
  身为厂子弟,很多的内幕都不知晓,只知道那段日子里,生活忽然变苦了,下岗,安置从电视走进生活,父母双亲被草草清退,退休都不能正常办理,父亲只能到处去打工,还不慎摔伤了腰。更讽刺的是其实父亲的是特殊工种其实已经到了正式退休的年纪,但是却没能办理,直到补交几年社保后才偶尔从社保办事人员那里得知,莫大的讽刺。一个退伍军人,一生都奉献给国有企业,人至中老年,孩子读大学,双亲却下岗没有了收入来源,这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能体会吗?那时是绝望的,武警都直接开进厂里维持秩序了,工人代表有两个直接抓去坐牢了,无法抗争。身边,有多少家庭因此破落,多少人颠沛流离。。。
  • 至来县使: 举报  2019-03-12 14:41:19  评论

    你父亲这种情况可以去申请县双特救助的,每个月县官网都会在网上公示的,你可以去民政局了解下。
我要评论
作者:ty_酒鬼长毛 时间:2019-03-11 23:53:23
  这些人要法办,害了一代人,连害两代人
作者:ty_酒鬼长毛 时间:2019-03-11 23:54:15
  这些事实谁追究
作者:ty_酒鬼长毛 时间:2019-03-12 00:01:22
  原来是这几个厂里领导把我们变成流氓了,望有关部门追责,本人是厂子弟
  • 至来县使: 举报  2019-03-12 14:44:25  评论

    随着黄鸿发家族的破灭,这二十来年很多事会被挖出来,积极去检举吧。叉河水泥厂这档事,好像是郭祥理(前段时间被抓)的小孩与黄家联合操办的。
我要评论
作者:漂泊儋州 时间:2019-03-14 17:29:13
  在叉河住了很多年,叉河水泥厂成为童年少年最美好的回忆。
  七八十年代的水泥厂很繁华热闹,有电影院、图书馆、灯光球场等等,成为镇上人们最爱去的地方,那时候的叉河镇有很多国企单位,经济发展不错,跟一个小县城差不多。
作者:小猪毕哥 时间:2019-05-05 08:07:14
  昌江还有另一个大国企怎么没人来查啊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