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仙占卜算君福 双子情缘 人间天上

楼主:楚楚渴莲 时间:2018-11-06 23:54:20 点击:138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天仙占卜算君福 双子情缘 人间天上
  (天仙子、卜算子)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岁月如酒春风多 时间:2018-11-07 06:00:29
  天仙占卜算君福 双子情缘 人间天上
  池藕点头许汝能 红萼义气 春日云中
作者:归舟无舵2015 时间:2018-11-07 07:57:29
  相当难哈
作者:归舟无舵2015 时间:2018-11-07 07:59:34
  @貓不貳 最近怎么不见了啦。来,玩玩这个~~~
楼主楚楚渴莲 时间:2018-11-08 14:48:17
  好春三笑一桃红 红桃一笑三春好
  (顺、倒)
楼主楚楚渴莲 时间:2018-11-21 18:02:34
  他来自氧吧

  楔子
  今天是这座山的大日子——一年一度的帐篷节。
  这座山志愿者协会全员出动。楚淇元这队负责山上的帐篷营地,重点是分配帐篷和睡袋。
  上午8时,这座山管委会组织驴友在山脚下进行趣味比赛。楚淇元宣布:涂鹄和她先上山;剩下的队员留下来帮忙,一个小时之后再上山。
  下了缆车,还得徒步四十多分钟。半路上,涂鹄突然喊道:“报告楚队!医药箱落在索道上站卫生间的洗手台上了。我保证半个小时来回!”
  “世界那么美好,空气那么清新……”楚淇元在做了几次深呼吸后,微笑着点了点头。
  涂鹄临走之前,很贴心地安排她在路边的松亭里等着,顺便守着他的手提袋和登山包。
  楚淇元也放下大袋小袋,卸下背包,然后坐在石凳上,独赏奇松挺拔、鸟声婉转。她突然露出酒窝,笑吟道:“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这时传来一阵清亮的女声:“姐姐,好久不见!前段时间怎么不见你来学舞?姐姐又到哪儿游玩去了?”紧接着又有一个柔美的女声伴随着细碎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我在雅舍玩呢。”
  对话的人被亭子右边大片繁密的树叶挡住了,隐隐约约地只能看到一绿一黄两个身影。
  嗓音清亮的女子笑道:“姐姐真是好雅兴。”
  音色柔美的女子叹道:“可惜最近真败兴!”
  “清亮”问道:“怎么了姐姐?”
  “柔美”回道: “众所周知,雅舍来往者皆饱读诗书、温文尔雅。怎料上周来了个年轻人,背着一把剑,带着一箱书。姐妹们都被这个亦烟亦酒、亦嗔亦怒的男人吓得躲得远远的,以确保香魂儿附体。”
  “清亮”笑道:“雅舍如若少了佳人,恐怕就得更名为牙科了。”
  “柔美”冷笑道:“人执剑,则无敌!他说自己写的诗美不究律,他的每一个作品本身就是那万花丛中的一点绿!”
  “清亮”惊道:“奇葩!”
  “柔美”又怨恨道:“最可气的是——他厨艺精湛,有一道拿手菜,叫作‘爆炒人参公鸡’。我们素来口味清淡,一时半会儿竟想不出应招的菜品。”
  “清亮”叫道:“人参公鸡!姐妹们只闻其味便会花容失色!”
  “柔美”叹道:“现如今,只有几位或是洁白如雪,或是素香如梅,或是淡华如月般的女子偶顾,害得我在雅舍好不孤独!不过,昨天我无意中得到一个上联,今天就要他好看!”
  “清亮”笑道:“姐姐快快说来,先让我品味一番。”
  “柔美”吟道:“天仙占卜算君福,双子情缘……”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楚淇元忙侧耳倾听,最后“人间天上”四字依稀可辨。
  “是谁带来远古的呼唤
  是谁留下千年的祈盼
  ……”
  楚淇元被一段《青藏高原》唤醒——原来只是一场梦,自己刚刚趴在石桌上睡着了。
  这是琴儿的来电,相约明晚看电影。她挂了电话,正要回味梦中情节,突然听到头顶上方传来呼喊声:“天上人间……美不胜收!喂——。” 
楼主楚楚渴莲 时间:2018-11-21 18:09:50

  之一:
  这座山和那只猴


  夏日暖暖,清风习习,林游步赞叹道:“这座山虽然名字有点怪。但是……真的好美!难怪梅姨时常梦见。”
  这座山被誉为“云中草原”,高山之巅有着先天的10万余亩草甸和后天的星空帐篷营地。除去阴雨天,山上非云海即云雾,宛若仙境。正所谓——
  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
  云如海浪草如涛,任我遨游!
  就是今天!风力合适,能见度高,很适合飞!
  林游步复查装备、奔跑起飞。滑过高山草甸,拥抱蓝天白云,他忍不住大声呼喊:
  “天上人间……美不胜收!喂——。” 
  “哎——”有个女声回应他。
  他低头寻找声源,只见一亭一松一人——正挥舞着双手。
  “傻得可爱!”他乐出了酒窝。
  继续飞翔,远处农舍梯田,美如油画!……掠过树林时,他突然两眼放光,兴奋地叫喊:“红豆杉!等着我!”
  安全着陆后,他先收拾好装备,又钻进车内,换上便装、扣上腰包、直奔索道;下了缆车,觅一小径,手脚并用,一会儿就置身于红豆杉群。
  直拍得手机提示内存不足,他才走上游步道,往下没走几步,便看见一个指示牌上印着箭头,上有文字“帐篷营地由此上”,他心想:“帐篷营地?飞的时候倒没留意呢。”于是转身往上爬。
  游步道的尽头就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他松了口气,坐在最后一个台阶上,解开腰包放在一旁。正擦拭汗水,听到身后传来动静,他忙侧身,和一只身穿背心的小猕猴来了个大眼瞪小眼。他正懵圈……那猴小手一抖,抓起腰包,转身就逃;他大惊失色,跳转身子,拔腿就追。
  那猴似草上飞,忽而往左窜,忽而往右跳;林游步穷追不舍,他喘着粗气,意志坚定:“不能放弃!我的手机、钱包……”
  跑飞了一只鞋,他心想:“一低头,不见猴。”又追了一会儿,成百上千顶帐篷映入眼帘,犹如百花怒放。
  那猴撒欢似的奔向“花丛”。林游步心中大急:“不好!它想躲进帐篷堆里!” 他本就精疲力尽,终于丧失斗志,干脆停下脚步,弯腰撑膝,盯着那猴。只见它跑到第一排右二的紫色帐篷前停了下来,打开拉链、钻了进去。林游步仰天大笑:“哈哈哈!猴崽子自投罗网……”突然眼前一白一黑,晕倒在地。
  ……
  十分钟后。
  “好痒!”林游步醒了。他睡眼惺忪地用手遮光,坐起身子,这才发现衣裤刮破了。他眉头紧锁,若有所思……突然一跃而起、直奔帐篷。
  这个紫色帐篷篷身上印着“512”,他打开帐篷——连根猴毛也没有。内有一个医药箱和一套冲锋服,前者银色半新半旧,后者蓝色全新带吊牌;还有几袋零食。
  他打开医药箱,喝了一支“十滴水”;又拿过冲锋服,里里外外查看了3遍,上上下下抖动了5遍,这才换上——衣服合适,裤子稍短。他从T恤口袋里掏出一个备用车钥匙,一边放在身上一边想:“幸亏听从了梅姨的建议——出远门儿,身上带备用车钥匙,车里放备用手机。”
  他钻出帐篷,随手将破衣裤投进垃圾桶,然后面向帐篷群,竖起耳朵、集中精力。
  第一排……“好安静!”
  往前走。
  第二排……“没声音!”
  再往前走。
  第三排……他脸上一红——有个帐篷,不可描述。
  又往前走。
  第四排……这时远处传来热情洋溢的男声:
  “亲爱的朋友们!上午好!欢迎来到云中草原!我是暑哥,寒暑往来的暑。咱们上午场的演出由白狐户外独家赞助!请欣赏开场舞《我从草原来》!”
  音乐在草原上燃烧起来。
  “好吵!”林游步剑眉一挑,忽又恍然大悟:“凑热闹去了!”接着心情起伏:“回头再找你们算账!还是先下山买鞋……可惜没钱坐缆车……算了……还是先找水喝。”最后苦笑道:
  “人观美景遭猴戏
  鞋落高原令我凄”
楼主楚楚渴莲 时间:2018-11-21 23:04:14
  差点忘了:
  本故事内容一周一更。
  如有雷同,纯属有缘。
  预告:
  之二 猪头和木头
作者:归舟无舵2015 时间:2018-11-22 15:50:07
  涂鹄突然喊道
  ===========
  鹄,这个字读什么呀,听说北大校长都读错了。不过当时如果不是读“鸿鹄之志”,而是读名字,恐怕没人会笑话了~~~~
楼主楚楚渴莲 时间:2018-12-07 12:30:01
  上回《他来自氧吧》之一“这座山和那只猴”剧情扼要:林游步游山玩水时,被猴戏弄一番。


  之二:

  猪头和木头

  林游步前行,先后看到两块区域牌,上面分别印着——

  “工作人员、演职人员营区 编号 001-400”

  “志愿者营区 编号401-550”

  他止步皱眉,心里暗笑道:“512竟然住的是志愿者?呵呵!‘披着羊皮的狼’和‘穿着马甲的猴’,真乃绝配!”

  他继续前行,又陆续看到两块区域牌,印着——

  “嘉宾营区 编号551-700”

  “安保营区 编号701-1000”

  他环顾四周:以舞台及周边为一环,帐篷布满了二环及以上——那1000顶样式统一、颜色各异的帐篷仅仅占据了一个方位,更有成千上万的帐篷遍布其他方位,各色各样。

  此情此景,令他想起一幅有关紫藤的联——

  藤架数重香雾合

  花光一片紫云堆

  于是吟道:

  “山色数重云雾合

  花光一片帐篷堆。”

  林游步正感慨着,有人进入眼帘,只见她——

  不高不低,一身蓝衣;圆脸像苹果,圆眼似葡萄;微微一胖也动人。

  打大老远,她就一直盯着林游步上下打量,眼睛扑闪扑闪,疑惑满满;待走近些,她又不时抬眼偷瞄他的脸,眼睛眨巴眨巴,似笑非笑。

  林游步的脸一时奇痒难耐,他边抓挠耳后根边想:“可真要命!痒上加痒!没见过‘我这么帅’的人多了去,别人也没这样啊!目光像刷子似的刷脸——你至于吗?”

  他握拳掩嘴干咳了一声,她脸上瞬时飞起桃花,连忙移开目光,侧身便走。

  林游步赶紧大步上前,朗声问道:“你有水吗?我干坏了。”

  她两眼放光,拼命点头,相当乖巧地打开背包,拿水给他。

  “非常感谢!”林游步笑道,他接过矿泉水瓶,拧开瓶盖——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呼唤声。他一边润着唇喉一边暗忖道:“Chǔ qí yuán……苹果脸的名字挺有趣!Chǔ qí yuán……‘楚楚动人’的楚。奇圆?……的确挺圆!……有可能是奇缘?……”

  很快她也听到喊声了,立马转身,扯嗓回应道:“我回趟帐篷!马上就过来!”说完侧头一笑,露出酒窝,指着前方对林游步大声说道:“舞台右边有个户外驿站,离这儿十分钟路程。”

  林游步再次道谢。两人挥手道别。

  她已走远;剩下他,玉树临风。正所谓——

  萍水相逢苹果脸

  微风一悦天蓬头

  音乐突然暂停,传来暑哥中气十足的声音:“亲爱的朋友们,下面是游戏时间!……咱们来玩绕口令好不好!游戏奖品是——太棒了!是由白狐户外独家赞助的——户外运动装备!大家踊跃举手,我请十个人上台好吗?”

  林游步闻言大喜,赶往舞台;他挤到台前,挥舞双手,顺利登台。

  站在台上,林游步感觉有无数目光聚焦在身上和脸上——直到大屏幕上显示出数排绕口令:

  初入江湖:化肥会挥发

  小有名气:黑化肥发灰,灰化肥发黑

  名动一方:黑化肥发灰会挥发;灰化肥挥发会发黑

  天下闻名:黑化肥挥发发灰会花飞;灰化肥挥发发黑会飞花

  一代宗师:黑灰化肥会挥发发灰黑讳为花飞;灰黑化肥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

  超凡入圣: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飞;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化为灰

  天外飞仙: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灰

  暑哥宣布游戏规则:每人有三次闯关机会,每次挑选屏幕上任意一条绕口令进行闯关,念错一个字即算本次闯关失败,取最好成绩为最终成绩。

  闯关者们开始表演——有的将 “化肥”说成了“化回”,有的将“挥发”说成“飞花”;有的说 “黑化肥挥发花飞会花飞”……大家笑得前仰后合。

  轮到9号了,下一个就是10号林游步。9号是位身材匀称,神采奕奕的阿姨,她未曾开口,自个儿就先对着话筒“噗嗤”一声笑炸了……惹得众人爆笑。

  截至目前,最好成绩是闯过了第五关。林游步寻思着:“从一代宗师开始呢?……太浪费时间。直接天外飞仙呢?……会不会太高调?……”

  他刚打定主意,暑哥已至跟前,笑道:“哈哈,小伙子好福相啊!好好表现!祝你有福拿大奖!”

  林游步一时无语,他接过话筒,气沉丹田、以气带声,脱口而出:

  “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灰。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灰。黑化黑灰化肥灰会挥发发灰黑讳为黑灰花会回飞;灰化灰黑化肥会会挥发发黑灰为讳飞花回化为灰。”

  一气呵成!

  人海中,掌声、惊叹声和喝彩声一浪接着一浪,海面上还飘扬着七八声口哨……

  暑哥的大方脸上眉开眼笑,他先字正腔圆地宣布获胜者,再请冠军发表获奖感言。

  林游步淡定地说道:“这座山真美!”

  “好!”暑哥大声喝彩,振臂高呼:“这座山真美!”又顺势将话筒举向台下,众人为之一振,举手欢呼:“这座山真美!这座山真美!……”高潮迭起!

  高潮过后,开始颁奖。林游步得到了一套冲锋服。之后,他来到后台很顺利地换成了一双鞋袜、一个急救包外加一条面巾,然后赶至空旷之地。

  林游步正穿着鞋袜,突然听到细碎的脚步声以及耳熟的说话声:“请问你是天外飞仙?……还是天外飞贼呢?”

  他抬头一看——果然是苹果脸,便笑道:“嗨!”

  “嗨你个头!”

  “啊?!……呵呵!请问我何时得罪你了?难道是——我喝了你的水,弄得你反倒没水喝了?”

  “大猪头,少装蒜!”

  “咦?!……奇怪!你为何要施展人身攻击呢?”

  “哈哈——!”她大笑道,“爆炒人参公鸡!”

  “什么人身攻击?……嗯!楚姑娘!假如……假如我叫你木头,你还笑吗?”

  “你……你骂人!”苹果红了。

  “这可不算骂。你想想……楚字,不正是木头吗?左边和右边都是木头——纯木头!”

  “你——!”苹果更红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猪头也好,木头也罢……楚姑娘,恕我失陪。实不相瞒:我没穿内衣,身上巨痒!我今天可真倒霉死……”

  “啊——死变态!”她尖叫着打断他,跑开了。

  林游步挑挑眉,无奈地望着她的背影——蓝衣白字。“这座山志愿者协会”几个字,犹如蓝天上飘着的白云。他自言自语道:“我是说了‘死’字,但不代表着我是‘死变态’啊!”

  他突然大声喊道:“哎——小志愿者——你的东西——掉——了——!”

  她越跑越远。

  “跑得还挺快。”他笑道,于是小跑上前,弯腰捡起一本厚实的证件。

  “志愿者工作证……” 他心里默念,嘴角上扬。

  根据景区指示牌,要到索道站,得先经过一条3000余米长的观景栈道,再下一段游步道。不一会儿他便来到了栈道出入口,只见一条长长的栈道绕山而建,宛如山腰系了一条丝带,愈显山秀。

  附近有一洗手间,他进去方便了一下;洗手时一照镜子,差点又吓尿:“老天!我要得心脏病!怎么肿成了猪头?!……刚才真冤枉木头了!”于是赶紧戴上面巾。
我要评论
楼主楚楚渴莲 时间:2018-12-27 12:20:18
  上回《他来自氧吧》之二“猪头和木头”剧情扼要:林游步人穷水尽,林楚相遇。

  之三

  好孩子和《道德经》

  林游步走上栈道,四周景色优美,鸟声呖呖。行至一观景台,可望远处松亭,他心情愉悦,随口吟道:

  “景美人闲,风月长空听鸟语 

  天高云秀,松亭栈道抱山眠”

  不知不觉已走出栈道,他又沿着游步道一路下行,不久便来到了松亭前,只见亭内有三人:一个7、8岁大的小男孩光着左脚坐于石凳,浓眉大眼,肉嘟嘟脸;一位目测30岁出头的女子和一位貌似50岁左右的妇人绕其左右,前者眉目如画,后者慈眉善目,都是衣着体面。

  小男孩一看见林游步便大声喊道:“大哥哥!很高兴见到您!请问您的急救包里有消肿止痛的药吗?”

  “这小孩儿虽一脸稚气,但能说会道、观察力强!”林游步心下赞叹,三步并作两步迈入亭内,见他的脚踝肿如小笼包,忙安慰道:“正好我包里有冰袋。”

  小男孩脱口而出道:“大哥哥,您的声音真好听!”

  林游步闻言眉目含笑,他先将小男孩的左脚抬放于石桌上,再从包里拿出一个瞬时冰袋,捏破内袋、抖动一番,用三角巾包好后,又用弹性绷带固定于脚踝,最后说道:“冷敷二十分钟左右。”

  三人连声道谢。

  “不客气!”林游步回道,又指指面巾,笑道:“不好意思,脸过敏了。”

  接着几人坐在石凳上闲聊,妇人笑问道:“小伙子,你贵姓?”

  林游步回道:“阿姨,我小姓林,双木林。”

  妇人说道:“小林,她是我儿媳妇,他是我孙子小满。我退休后,家人经常陪我游山玩水。”

  小满说道:“我是农历小满生的。”

  小满奶奶怜爱地说道:“这孩子半个小时前在猴谷崴伤了脚,一路忍着,现在才说。”

  小满红着脸说道:“妈妈给猴子拍照,我在一旁欢呼雀跃,一不留神,踩到一块松动的石阶。开头没这么疼……”

  林游步起身摸摸他的头,柔声说道:“小满,我从小立志当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所以我乐意和可信任的人分享,确保在我成为真正的男子汉之前,能够获得足够多的生活经验和常识。”

  小满点头说道:“嗯嗯!我记住啦!”又转头说道:“妈妈,能不能让我和大哥哥看看猴子,分散了注意力,就不那么疼了。”

  小满妈微笑着递过相机,林游步双手接过,蹲下身子和小满同看,他边看边说:“小满,我没去过猴谷,那儿的猴子都是这个毛色吗?”

  小满笑道:“连猴王都是,只是个头大些。”

  林游步心想:“不对,毛色不对——马甲猴不是猴谷的猴子。”

  估算着时间,他归还了相机,帮小满取走冰袋,仍用弹性绷带缠好扭伤部位,说道:“来,小满,我背你。”

  三人又连声道谢。几人往索道站走去。

  小满忽然凑到林游步耳边问道:“林哥哥,为什么要冷敷,而不是热敷呢?”

  “林哥哥?……似乎有点不太对劲……”林游步来不及细细品味,便回答道:“ 我们崴脚后呢,局部的小血管破裂出血,血与渗出的组织液相混合,就形成了血肿。冷敷可以使我们的血管收缩,减少出血量。”他稍作停顿,又说道:“而我们的扭伤部位一般要经过24小时左右才能得到修复,停止出血和渗液。所以呢,在我们崴脚后,至少要经过24小时才可以热敷,以达到加快血液循环,促进淤血吸收的目的。”他又顿了顿,才问道:“小满,我解释清楚了吗?”

  小满回道:“嗯嗯!清楚极了!热胀冷缩——爸爸教过我。”

  林游步忍不住夸赞道:“小满爱动脑,你真棒!”

  松亭附近50米处的游步道旁堆着砖头,大煞风景。见此情景,小满又问道:“林哥哥,这里是要再建一个亭子吗?”

  林游步笑道:“可能吧……也可能另作他用。小满,两个亭子挨得太近,视觉上会怎样?”

  小满笑道:“会不好看!大人们常说:‘距离产生美。’”

  林游步哈哈大笑道:“小满善于思考,一点就通!”

  小满奶奶也哈哈大笑道:“小林啊,你以后保准是个好爸爸——你很有耐心,又善于引导。”

  林游步闻言耳根发热,嘿嘿一笑。

  刚到索道站,小满妈便问道:“小林,我们上山时买了索道往返票。你呢?”

  林游步掏出证件,说道:“我有这个。”

  小满奶奶接过证件细看——这只是一张活动工作证,一无照片二无姓名,她笑道:“好孩子!原来你是志愿者啊!这里山美人美!”

  林游步笑而不语。

  出了索道站,林游步又将他们送至汽车站。他放下小满,正要道别,瞧见婆媳二人含笑耳语。

  接下来发生的事,令他九分诧异,一分惊喜——小满妈侧身掏出几张现金,二话不说便往他手里塞。

  林游步极力谢绝,小满见状说道:“林哥哥请您收下吧,您要是不收下,就请您把我再背回去!”惹得众人大笑。

  林游步赶紧收下。走出车站,他数了数,共五百元。

  他赶到停车场,掏出车钥匙,按下圆钮——弹出一条小铁片,上贴纸条,印有六字:“恶作剧,纸知道。”。

  他脑海中瞬时浮现出一张俏丽的脸,正带着狡黠的笑意,他忍不住低吼一声:“吴德馨……我跟你没完!”转念又想:“幸亏有钱!”便径直向购物街走去,买了一盒抗过敏药,打包了一碗小米粥。

  回到包月的酒店时,已过12点。他隔着面巾和前台接待说了两句话,对方笑容灿烂,帮他补了房卡。

  他回到房间,喝粥、洗澡、吃药……从下午一点睡到两点,然后一边按摩足三里一边看书,期间喝了四杯水上了五趟洗手间。时间飞快,转眼六点,换上一套七匹狼休闲服,背上背包,照照镜子——已经好得八九不离十。

  走出酒店,又去喝粥;走出粥店,已有星光。他坐在人行道边上的长椅上,望着天空,眼神明亮……

  “什么?你在山上被偷了?”一个高挑女生边走边打电话,惊讶地问道:“啥被偷了?”

  林游步下意识地侧耳倾听——

  “我在天街买给我爸的冲锋服,还有工作证——害我要换宿舍的锁。对了,我确定是个高高的猪头干的!”手机里传来熟悉的女声。

  林游步眉头紧蹙, 思忖:“这么巧?木头竟然是猴子的同伙!……偷?工作证明明是我捡的!……丢的是工作证——还是帐篷节临时工作证,为什么要换宿舍的锁?……”

  “猪头?你被二师兄给看上了!哈哈哈……”高挑女生兴致勃勃,站在原地,开怀大笑。

  “难为小涂费尽心思给我分个宿舍同号帐篷,现在看来凡事还是顺其自然些好。”

  “哈哈哈……”高挑女生发出一串笑声,突然小声说道:“那边坐着一男生,超超超帅!他正望着我……人家好紧张。啊——唉——他起身离开了。”

  林游步走了一段路,才拿出工作证,掰开夹层一看--果然有一个钥匙。他又照着路牌,找到了这座山志愿者协会大楼——星月楼。大楼周边景致优美,灯光、水光悠悠,树影、人影绰绰。很多居民在此散步,所谓——

  风送花香常伴,怡心怡性

  君携月色悠游,宜旅宜居

  他走进大楼,站在工作人员形象展示栏前露齿笑道:“原来你叫楚淇元!”

  楼层指示牌显示一至三楼是办公区域,四至五楼是员工宿舍。他搭乘电梯上至五楼。

  “女生的宿舍……就这么进去……不太好吧?我可是好孩子……”站在512室门前,林游步稍作迟疑,转念一想:“这叫潜入敌人内部!”

  他开门入室——里面简洁干净:一床一柜一桌椅。床上的被子叠得像块煎破了角的豆腐,一条睡裙软绵绵地趴在上面;桌面上书本不少,其中一本格外显眼——这是一本精装丝绸书,封面印制着 “道德经”三个字,内里采用了高分辨率全彩色真丝印制技术,精美非凡。

  他心念一动,拿了纸笔,写下几行字——

  木头:

  《道德经》(人见人爱)在我手上,拿腰包来换。

  (明晚7点,广场雕塑旁。)

  猪头

  他将书小心翼翼地装进包里,自嘲道:“好孩子偷《道德经》!”然后将椅子摆在床尾,将钥匙放回工作证,再用工作证将纸条压在椅子上,最后关上房门,火速离去。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