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人物之 二——那美

楼主:把剑当歌 时间:2016-05-04 23:10:44 点击:634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酒后是有感觉的,想着的,又疑问的,祖上孙下也好,人都是有劣根性,好或者不好,哪怕一点点,记忆还在,恩也好,仇也罢。 村还是,但不再是我的记忆,不想回忆,还得回去,村边的山茶树,屋后的刺竹林。让我一时说不清,童年的青砖大帮(临高话)去哪了,旁边的刺桐还在吗?我无语,大帮杨桃树,又响起了,啊喽虎!四啊,哥我来锅刚啊,那美在我家大帮里对着好几个买迈说开了。你不要说你的改过(粪便)啦。村里小的不知道你,我老近百了不知道你吗?难看啊难看啊,婆朗驼着咳着说,村里就我们几个老的了,不说以后那小的都不知道了。
  哎哎,你那美家最差啊,你们祖上公爹都是担夫,美湖么,今天我就刚刚么那美,让你知道,那也知道,你也上年纪了,我再过一年就百岁了,临高话说,吃九十九都要问一百岁的呢。你不该问我吗?你该吗?欺负他们不懂是吗,还是你想什么,么呢蓝该呆了,美啊美。婆朗,不说了,我接话。告诉你们的下代,不该的就不要争了,那美,你还要听我说说吗?你家,解放前被赶出村,是什么。你知道吗?婆朗的拐杖敲着,湖闷?一说一道,你公爹报(日本台湾崽)说我们村的人要攻打敦木炮楼,才害了啊,呆(死)了多少人啊,阴积啊,美啊美。事不在,记忆中的那美,高高的个子,印象最深还是他,一脸一笑的鳏夫,但不知道是怎样,村里人都不谈这个话题,也不敢谈。到了九十年代末,那美才回来村里,一个人在村里动不动找族里有没有做神事的啊,好有酒喝。喝也好不喝也罢,那美一天到晚在村里逛着,嘴里老说着,村里的土地全是他祖上的,碰到村里有盖新房的,那美都要去闹一番,都说是他祖上的地,闹多了,村里人也明白,就让他闹个酒喝吧。那美有俩男孩,最小的儿子当真了,回来村里要地,人家盖新房那美的小儿子就去闹,被打个半死,没像那美一样好运。那美现在也是好生活,独门独户的,爱喝就喝,没酒喝在屋里唱一段骂一辈。好让村里人知道他还活着!
  你老婆是怎么死的,是你那美打了招九(临高话)死的。你还有理,美啊美,错一次不要错一生咯!村里谁还待见你,吃百岁错百次。婆朗说着。
  嘿嘿,你们知道什么,我公爹(祖上)是有钱的,全村都是我家的地,那美嘿嘿着!都是我公爹的地,都是。。。。。。 都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东临山庄 时间:2016-05-05 14:46:00
  那美的公爹是地主吗?
  好像每个村总这样的一两个人,我们村也是有一个地主的后代总说村里的地都是他祖上的,别人一盖房他总爱去闹一闹,闹不过了就说你盖这块是盖了,剩下的不要盖了,留给我的儿子要盖!
楼主把剑当歌 时间:2016-05-05 15:10:00
  那美是无赖,他祖上是未定性的汉奸。也是无业游民。无赖加拳头大,哪里都想抢。他祖上可以说是连草屋都没有的,就是帮人家挑东西的。像重庆的棒棒。没有贬的意思,他祖上说过一句话,你三更半夜读书,比不了我一扁担挑够吃。祖宗的地,那美没有,就做赖罢了。
作者:飘零一粟 时间:2016-05-07 09:59:00
  临高话好难学
我要评论
作者:我是yzwx116 时间:2016-05-07 22:46:00
  临高方言有意思。
  • 小名不二: 举报  2018-02-13 15:20:35  评论

    评论 我是yzwx116:方言的文化含量
  • 小名不二: 举报  2018-02-13 15:52:05  评论

    评论 我是yzwx116: 我不知道当今中国的那些作家专家与所谓的文化学者们是如何去这一类的文章的!是乡土的?还是原生态的?怎么个乡土法如何才是质朴的原生态的?有多少个作家专家学者们懂临高话?而就算他们也都懂临高话,还是慎重一点来评论此类的文章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凑个祺数 时间:2016-05-08 23:39:00
  欣赏了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